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第238節

門外的幾個娘兒們一時半會兒進退不是,她們唯一幹過的潑婦事兒,就是提著掃把去孫寡婦家把自己男人給領出來。

但是自己男人可沒睡在這兒,人家的日子你湊什麽熱鬧去?

人家要討小老婆,人家有爹娘去管教,怎麽也犯不著你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啊?

馬家嬸子有點兒後返勁兒,覺得真是受到了孫寡婦的蠱惑。

主要是,這個給人做姨娘的模樣,長得和想象裏的不大一樣啊。

孫寡婦說:“你當人人都長成咱這樣啊?讓人見著就防賊似的防著?這樣的才害人呢!看著沒病沒災好人一個,偷偷咬你一口,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

張家嬸子深以為然,主要是她曾經見過錢昱幾次,雖然隔得蠻遠,但是整個村子都沒見過這麽個模樣的男人。她自己嫁不好就算了,碰上打仗,從城裏躲到鄉下,然後爹娘逃難去了北方,就把她嫁給了這麽個鄉下佬。

女兒可不能走她的老路。

最好是來個好男人好女婿,把女兒徹底從這個鬼地方帶走。

後來聽說這位錢哥兒買了十幾畝地,張家嬸子更加興奮了,有貌,有才,尤其是舉止行為跟這些泥腿漢子完全不是一個路數。張家嬸子簡直就把他當成自己的準女婿了,反正她有三個閨女,大女兒十六歲年級是大了點,但是模樣不差啊。

二女兒三女兒也都是人才,三個裏頭挑一個,不算難事兒吧?

她一開始正兒八經請了媒婆,讓她揣著幾尺紅布幾包糖果,去人家裏說媒去。

結果媒婆一聽就擺手:“得了,人家早就有主兒了,閨女都有了。你要是不介意姐兒過去給人做小,我倒是樂意去走一趟。”

張家嬸子死心沒多久,就聽見到處在傳,那位錢公子屋子裏的可不是他的什麽夫人太太,就是個暖床的小老婆,花錢就能買著的,專門勾搭男人伺候男人用的。自己生的女兒也不能自己養,就是個玩意兒。

張家嬸子心裏那個念頭死灰複燃,這回怎麽都得把事兒給辦成了。

薑如意就成了她的眼中釘,肉中刺。

你占著茅坑不拉屎,不要臉的狐狸精,霸占著男人,非得把人的精血給掏空了算完?

張家嬸子一門心思把錢昱當成自己的金龜婿,女兒的如意郎君,她非得把那個不要臉的給人做小老婆的賤女人揪出來,當著大街小巷街裏街坊麵,把她的臉皮子給撕下來,叫她明白自己的什麽,就她這樣的,也能霸著別人家的男人?

但是張家嬸子得打著為民除害的旗子,她跟村裏的嬸子嫂子說:“咱村裏可從沒有過這事兒,外頭怎麽樣咱不管,我聽人說,外頭一錢銀子就能買山個如花似玉的女人回去陪男人睡覺。你們琢磨琢磨,家裏要真進來這麽個年輕漂亮的,跟你搶男人,還要給你男人生娃,這算個什麽事兒嘛!”

大家覺得那是有錢人家玩的,咱男人頂多出去嚐個鮮兒,不會把女人往家裏帶的。又不是自己不能生。

張家嬸子說:“還真有人往家裏帶了,那個剛來的錢公子,你們他家那個是什麽幹淨貨色?就是給人做小的!”

這一下就讓村子裏的女人有了危機意識。

有一就有二,村裏但凡有人起了個這麽個頭兒,誰知道會不會有人效仿呢?

她們決定一塊上錢昱家好好罵罵那個小老婆,最好讓她自己收拾東西滾蛋,可別把她們村子裏的男人給帶壞了。

薑如意在屋子裏聽她們說話就覺得好笑。

這個時代乃至這個世界都是這麽搞笑,不管事情真假,單論這件事兒,討小老婆養姨太太也罷,明明是男人的錯。女人從頭到尾都由不得自己去選,可是到頭來,卻還是女人去責難女人。

或許這個世界對男人就是這麽寬容吧。

屋子裏鄧家嫂子正坐在堂屋端著茶喝,薑如意抱歉對她笑笑:“白白把你也給連累了。”

鄧家嫂子哼一聲:“我在這兒陪你才好,你臉皮子淺,讓我去跟這幫潑婦說說。”

薑如意懷疑地看著她,鄧家嫂子身量不高,比薑如意矮了小半截兒,大概一米五五的個子,加上人又瘦,激動起來還帶蹦躂的。

鄧家嫂子急赤白臉的,好像被罵的是自己似的,她說:“妹子你別不信我,當年懷著老二的時候,我從街頭吵到街尾,人稱葵花街第一寡婦。罵的這幫老娘兒們p都不敢放一個!”

薑如意笑著擺手:“別,別,別,咱和氣生財,你也當心氣壞身子。”

鄧家嫂子說:“這幫婆子成天在人背後嚼舌根,能把一大好的黃花閨女給說得去上吊我懷老二那回,你鄧大哥也不知抽的什麽風,跟人去外頭跑船,一個月回來一次兩次。她們就去跟我婆婆說我肚子的娃不是你鄧大哥的!哼!等後來老二生出來,他奶奶一看見小子模樣,登時就過來要給我作揖,賠不是。她說,老二這鼻子眼睛就跟你鄧大哥小時候一個樣兒!”

“你就聽這幫婆娘瞎扯吧!她們成天鹹吃蘿卜淡操心,非得把人一家家拆散了,看人家一家老小在那兒哭,她們就一個個躲在樹後麵偷笑。妹子,你說這人心咋能這麽黑呢?咱一個村裏的成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打個噴嚏隔條街都能震三震,你今兒買我家的菜,我明兒就上你家鋪子買肉。她非得這樣去說人是非,就不怕我往她菜裏頭下農藥藥死她全家?”

鄧家嫂子不出去說,扯著嗓子扯大鼓,聲音傳到外頭,好幾個嬸子被說的麵紅耳赤,拉拉張家嬸子的袖子:“我看咱還是走吧。”

張家嬸子不動:“我非得進去瞧瞧!”

薑如意給鄧家嫂子順氣:“嘴長在他們身上,日子是我自己過,由著她們說去,我男人還能被她們給說成她們家的?”

張家嬸子進門就聽見這一句,臉一熱,衝上來對薑如意罵:“喲!山上的狐狸精下凡了,擱這兒唱戲呢!唱的是哪出啊?要勾搭誰家的男人啊?”

馬家嬸子扯著她:“她嬸子,你說話別罵人啊。”馬家嬸子看著這家裏幹幹淨淨的,陳設整齊,擺放地妥妥帖帖的,心裏就有點兒過不去了。總不能全憑人家一張嘴就給人定了罪吧?

張家嬸子抻著脖子:“喲?做了還怕說?咱站了這麽多娘兒們在這兒,大夥兒說說看,到底誰是人姨太太?”

薑如意一點兒不氣,也不為自己辯駁,反而覺得好笑,輕描淡寫道:“哦?姨太太吃你家米糧了?啃你家肉了?要你在這兒鹹吃蘿卜淡操心?”

張家嫂子撇撇薑如意底下的裙子,看她走路都不穩當,呸一聲:“現在做人姨太太都不講究了,連個瘸子也能給人做小老婆。她馬嬸兒,你家這麽多閨女兒,隨便推一個出來,不塞過她?”

馬家嬸子沒接茬,她一進門就聞到屋子裏的清香,她平時也喜歡在家裏養點花花草草,像什麽金錢樹、綠蘿、吊籃之類不開花隻長葉子的養了不少。但是花就怎麽都養不活,養一株死一株,她一眼就掃到了擺在南邊竹台上的那一盆月季,酒紅、杏紅、粉白香得膩死人,她想,做人小老婆的哪有這閑工夫去種花啊?

那不得成天捉摸著怎麽把男人拴在床上?

她在薑如意身上找到了和自己的共同點,就不是怎麽想把她往壞處想了。

她好像請教請教她怎麽養這花兒。

其他的幾個也站在原地不開口,各個伸著脖子四處打量屋子裏的陳設,羨慕又佩服,邊看還邊嘀咕:“我咋沒想到吧東西這麽擺呢!”

馬家嬸子站在一排月季跟前挪不動步,薑如意大方地送她兩盆,馬家嬸子趕緊擺手不敢要:“千萬別,我怕把你給好不容易開花的寶貝給養死了。”

薑如意說:“怕什麽,好好養就死不了。沒事兒你就來我這兒坐坐,我跟你說,這花吃肥,但是不能太吃,你瞧這牙簽小苗就得種在小盆裏,長一圈兒你才能換盆。”這個時候的肥料還沒有現代那麽詳細,分什麽硫酸亞鐵、磷酸二氫鉀之類的催花促花壯枝,大家夥兒飯都吃不飽,田裏的稻穗都不一定能長壯實結穗子,更別提花花草草這些敗家玩意兒了。

薑如意在現代的時候,自己在北京租的那個單間小房子巴掌那邊大,不過帶個小陽台,還朝南!就因為有這個,比旁邊那個次臥貴了足足一千五百塊錢!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皇家媳婦生存手冊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章節目錄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南北小公子  所寫的皇家媳婦生存手冊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皇家媳婦生存手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