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第204節

薑元還強點兒,有精氣神撐著,看著女兒好好的回來,沒缺胳膊少腿,臉上還總掛著牡丹花似的笑容。他中了風,之前歪著一張嘴說話隻能用哼哼,現在已經都斷斷續續地吐出幾個字了,手剛能使點勁兒就要自己端著碗吃飯。

薑如意笑笑說:“得了,以後有的是功夫讓您去逞能,現在就讓我來伺候你。”

薑元穿著新作的軟乎乎的衣裳,睡在曬過了的被子上,屋子從早到晚都能見著太陽,裏頭的地熱燒得也旺,他從頭到腳都是熱乎乎的,骨頭筋脈全活了,他笑起來嘴巴咧到耳朵根兒:“忙你的去,我自己能行!”

紀氏就要差一點兒,薑如意覺得她應該是得了老年癡呆了,記憶力一天不如一天,今天剛教她自己是誰,第二天一睜眼又瞪著一雙茫然的眼珠子,懵懂地看著她。

有一天紀氏不在自己的屋子,薑如意找遍了才在她小時候睡得那個小屋子找到她,她就坐在薑如意小時候睡得那張小床上,手裏抱著小棉被,拆開了線看裏頭的棉絮。

紀氏成了小老太太,皺紋沒有讓她變得蒼老,反而更加慈祥了,她專心致誌地摘著小棉被上有的線頭,聽見薑如意過來了,就讓個道兒,讓她挨著自己坐下。

她不認得薑如意是誰,但是知道她肯定是個熟人,她不想讓人發現她又把昨兒個的事兒忘得幹幹淨淨,就客氣有禮地對薑如意點點頭,這就算是打過招呼了。

薑如意笑著說:“老太太,又在給你閨女縫小被子呢?”

紀氏嘴裏振振有詞著:“下人一個個都是吃幹飯的,連個線頭都剪不幹淨。”她兩隻手抓住被子的兩個角,放在空中抖了抖,抖出一層厚厚的灰,兩個人在灰裏頭咳嗽老半天。

紀氏抱歉道:“勞累你了,跟我在這兒受這罪。”

紀氏把自己當成剛生薑如意的那會兒,把薑如意當成了一個鄰居家的小妹,跟她嘮家常說閨女命苦,這麽小就腿腳就壞了,以後肯定得受婆家的氣。

薑如意看看屏風那頭端著酒杯和薑元碰杯的錢昱。

晚上,錢昱主動跟她聊起了宮裏的娘娘,說娘娘人是個和善的人,就是性子有些淡泊,你往後見了就知道了。

薑如意心裏在打鼓,憑借自己的身份地位,應該是輪不上進宮拜見的吧?

錢昱笑:“你生了爺的長女,娘娘肯定會好好賞你的。”

薑如意煩惱了一陣兒,好像真的不久以後就會和未來婆婆照臉,這是天底下做人媳婦都會有的緊張心態吧?

比如穿什麽衣服啊,會不會被人當成妖豔賤貨給收拾了?畢竟人兒子不遠千裏南下,是來打仗來的,她半路殺出來算個什麽意思?

穿太素了會不會顯得不夠重視啊?要準備些什麽禮物呢?

錢昱一邊在那兒記賬,一邊回答她的自言自語:“不會,娘娘沒那個閑工夫。”

薑如意說也是,每天遞牌子進宮去給娘娘請安,順便托人辦事兒的命婦太太估計也不少,娘娘雖然是皇帝的小老婆,可論資排輩起來,還真是不一樣。

而且都是妃位了,兒子雖然現在不景氣,很明顯是被人算計了,但是娘娘肯定也是風光過一陣子了吧?管理著一個宮的人,前前後後幾百個人,用現代的思維想,那不亞於股份製公司裏的董事長了啊,萬歲爺是股東。

作為兒子的錢昱是總經理。

總經理去搞項目做業績,董事長直接管理總經理,那些朝廷命婦官員太太,侯爵家裏的夫人就相當於董事長的朋友親戚,如果想讓人在錢昱總經理的手底下幹活兒,就得天天去董事長耳朵底下磨。

娘娘一天得見多少人啊。

所以說嘛,不是一個階層真不一樣,薑如意想到自己上班的日子,每天是打打文件打打合同,打款收款,做表。他們老板的工作就是每天見人,開會,見不同的人,見著見著就把事兒給辦了。

娘娘一天見那麽多人,肯定不會針對自己兒子千萬個小老婆中的一個咯。

她想通了就看見錢昱在那兒揉眉頭,她走過去看看密密麻麻的賬目,想著要是把數字全都換成阿拉伯數字就好了。

要不說人家十七歲就敢帶兵打仗呢,薑如意把阿羅伯數字用加減的方式說給錢昱聽,他一開始隻是隨便聽聽,等到後來眼睛逐漸亮了,一個人拿著紙筆在那兒算了起來。

沒一會兒就能夠熟練地進行阿拉伯數字和漢子版的數字切換了。

挖掘出新方法的錢昱就像是被上了馬達,開始廢寢忘食地工作,薑如意甚至覺得他把讓薑家成為江南第一大財主,作為了終極目標。

一開始她還被他把自己給累著,不用這麽拚,賬是算不完的,隻是也是學不完的。她以為錢昱是強撐著幹活,是為了給她分憂艱難,後來才知道,這位同學是真的喜歡操心啊,他不但不嫌累,還享受的很。

薑如意可算想明白為什麽太子要搞他了,他一直這麽勞模下去,指不定哪天萬歲爺都看不下去,捂著皇位怕他搶自己的位置。

她以為他們以後的日子會富得流油,成為金陵城新一代崛起的地主,擁有大片的水田旱地,擁有成排的四合院,數以萬計的首飾鋪子、糧油鋪子、綢緞莊子。她可以一隻胳膊戴上二十個沉甸甸的金鐲子,從頭到腳都是純金打造,坐在金子做的馬車裏,掀開簾子對底下的吃瓜群眾說:“怎麽?老娘就是有錢,羨慕啊?你也找個這麽出息的爺兒們做你男人唄?”

過年的這幾天,錢昱就已經讓垂死掙紮的薑家又重新站了起來,不僅喂肥了薑家的口袋,還把薑家大大小小的下人都喂飽了。

錢昱為人大方的很,對下人還是對生意夥伴,好酒好肉伺候,最上等的青樓歌姬,聽首曲子五百兩,錢昱眼皮都不眨一下買人姑娘從頭到腳買下來,當天送到對方床上。

錢昱的慷慨和為人贏得了金陵城一眾富人圈的認可,他們都自詡是上等人,可誰都沒真正見過多大世麵,撐死就是去南方靠海的地方倒賣過海鮮,碰見過幾次流寇海盜。等在外頭賺夠了錢,他們就把外頭的鋪子賣了,回來父慈子孝享受天倫之樂,置辦田地、房產、鋪子,給子孫後代留下夠花的銀子。

所以說富不過三代,這樣的人家養出來的紈絝最多,紈絝最喜歡和錢昱打交道。

錢昱見識寬廣,為人溫和,你在誇誇其談家裏的產業,自己的本事的時候,他就捧著杯茶碗坐在那兒安安靜靜地聽。

富人圈從來沒出現過這麽號人,他們隻知道錢昱是薑家的遠房娘舅,是薑家太太紀氏那邊的親戚,別的一概不知。

他們也沒必要知道這個,他們隻關心今兒個能夠一個子兒沒花地睡到萬花樓的姑娘,明兒能得一匹正宗蒙古血統的汗血種馬。

錢昱像是個會變戲法的人,他總是能不動聲色地變出任何人的需求,他讓所有人跟他合作都感覺到踏實、安心。

出了正月,喜慶的紅色終於從金陵城被一場春雨帶走,出了帶走的年味,還有去年冰火交融的戰爭。金陵城總是不停地打仗,縣太爺一年能換好幾個,今兒姓蒙古人,明兒就是南朝廷的,北朝庭裏內鬥,誰死了誰活了沒人關心,第二年開春開耙地的還得耙,該招長工的照樣地發人工錢。

隻是金陵城的鄉紳名流圈兒裏多了個三爺,沒人知道他到底姓啥,有人說姓紀,有人說姓薑。要是去問人家貴姓啊?錢昱露出一個沒什麽表情的笑,他是個不怎麽發脾氣的人,往往這種人要是突然有一天惱了,就十分嚇人。

別人問了一次就不敢問了,連連擺手:“得罪得罪。”

原本駐紮在八十裏開外的大軍,是不關心鄉紳圈子裏頭突然發跡起來的新人物的,這個年頭大發戰爭財的人一抓一大把。除非是你專程要跟朝廷對著幹,不然朝廷也不會主動挑事兒來動你。

可惜隨著百花吐露,疫情也盯著了春風下黑壓壓的這一批營帳。

一開始發病的是夥房裏燒火的夥頭兵,他照常起了個大早,往熄得隻剩下一點火星子的灶裏添了點幹柴火,一下就死灰複燃,他麻木地抽動著柴火讓火燒得更旺,一竄火苗飛起來竄到他的袍子角,他劈裏啪啦幾下拍下來,幾腳踩滅了。

外頭人聽見動靜,側著耳朵喊他:“怎麽回事兒?”

他也拉長聲音回他,說:“火星子飛上來,差點兒燒著。”

外頭說:“別犯驢,身子不好就回去歇著,耽誤了大人們的早膳,要你的狗命!”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皇家媳婦生存手冊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章節目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作者:南北小公子  所寫的皇家媳婦生存手冊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皇家媳婦生存手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