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95節

  結果,挺浪漫的一件事情,後來都快變成搞笑視頻了,因為很多人真的難以克服自己的恐懼,會下意識在空中蜷起身體,或是手臂慌忙的去抓什麽東西來阻止自己下落,結果,就撓到了下麵接自己的那個人。

  後來,大家把這個動作簡化,變成一個人站在台階上向前倒,愛人或是閨蜜哥們站在台階下接住,然後,欣賞下麵那個人是怎麽被上麵這個人本能攻擊。

  同時,隨著《和貓走下去》的繼續播放,很多主線和設定更為清晰後,連葉和荷田身陷不同世界,相互依靠的劇情也變得更有趣起來,裏麵還出現了很多熟麵孔,不隻是大南齊他們,還有慢慢和植物,白鹿和金獅它們,都有自己的小角色,在劇中露了一張臉。

  慢慢的,連葉也不再總是想著如何變回貓,他開始牽掛起荷田來,沒有他,這個家夥該怎麽生活下去呢?

  而荷田也開始發現,這是自己的夢境,連葉隻是被無辜的卷進來而已,她害怕自己如果掛了,是不是連葉也會被困在這裏,比連葉還要積極的去尋找怎麽離開夢境,或是如何變回貓的方法,總是喜歡抱大腿的荷田,這個時候,並不想拖累連葉。

  在兩個人還沒有發現很多事情之前,改變已經發生。

  第一季並沒有拍完,留在了荷田找到向未來的自己求助,可是,對方卻給她留下,拜托她珍惜現在,尤其是身邊的人的紙條,連葉也發現了自己身在荷田的夢境之中,由貓變成人的原因可能也和荷田有關。

  九個世界,將過去和現在勾連,觀眾對下一季的期待值還是挺高的,討論的熱潮也證明著柏知和梭梭的合作是成功的。

  “我有的時候真的覺得你挺神奇的。”大南齊把柏知拖出來吃飯,想想時間過得真的太快,他認識這個崽崽的時候,小家夥隻有四歲,他也是二十出頭的小鮮肉,可現在,他已經四十一枝花,除了還是單身之外簡直是魅力男人的標配。

  和以前比起來,南齊以演員身份參與的作品在減少,《罪滅》時南齊的導演夢也在逐漸實現著,事業重心也開始調整,清閑的時候就喊柏知出來吃飯。

  “怎麽了?”柏知熟練的將南齊麵前的肉換成菜,四十再怎麽一枝花,也不能像以前那麽吃很多肉了,否則會胖的,每次南齊麵前堆滿了肉,都是柏知去換下來的。

  心痛的看著肉被拿走,南齊用筷子夾起生菜葉,邊咬邊和柏知聊到《和貓走下去》。

  “柏知你好像不會停下。”想了想,南齊組織了一下語言,“一般來說,每個人會給自己定個目標,不管有沒有實現,都會經曆過煎熬、退縮或是猶豫,終歸會休息的,但你沒有,你一直都在往前走。”

  這個,其實也是柏知從新星球回來,很多人不解的。

  試問,柏知難道還有什麽遺憾的事情沒有完成嗎?她的夢想也早就實現,普世價值觀下的人生贏家一個,為什麽還會不斷去嚐試新的挑戰,好像永遠都不會停。

  《和貓走下去》這種日常溫情風的電視劇是,聽說‘軒楊柏知’即將接下來的科普向星際動畫也是,都是柏知之前沒有接觸過的,卻願意去嚐試。

  南齊真的很感慨,柏知就和上了發條一樣,總是對未知保持著新鮮感。

  “有嗎?”柏知把生菜葉放在盤子中央,上麵摞三塊烤好的肉,然後筷子一別一折,卷好之後塞到嘴裏。

  邊吃邊思考,柏知順著大南齊的話想了想,好像真的是這樣,《和貓走下去》的第二季即將開拍,和聯邦官方合作的科普向星際動畫項目組也開始籌建,齊軒和石楊最近又看上了一個科研公司,想拉她入夥去投資買下來。

  不止如此,陶岸和陶汀一個要出國去參加舞蹈比賽,一個要去舉辦畫展,柏知都已經寫到了日程安排裏,淩婭最近在了解寵物相關的知識,她和秦阿姨一起商量,要不要再往家裏養隻小動物,還問過柏知一些建議。

  T&M組合有成立十周年的巡回演唱會,柏知答應了當他們的嘉賓。

  當時參加過比賽,還在聯係的星期小隊,也有見麵,卡夫卡他們也沒有失去聯係。

  如果說,普通人的精力值是一百,隨著時間的變化有增有減,那柏知的精力值肯定是乘以十,隨著時間的變化越增越多。

  這麽一想,南齊說自己不會停,對任何事情保持著一如既往的熱情和好奇心,也沒有錯。

  柏知端走了大南齊麵前烤好的一盤肉,語氣很嘚瑟,“沒辦法啊,畢竟我是被偏愛的那個~”

  被家人偏愛著,被朋友偏愛著,還被很多粉絲偏愛著,誰都知道柏知搞事情還欠揍的性格,可是,卻又很愛很愛她身上的活力和衝勁,願意陪她鬧看她笑。

  而且,柏知覺得自己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完成,除了詩和遠方,還有星海聯盟他們一眾星辰未知,怎麽能現在就停下。

  南齊聽完這話,也笑著點點頭,是啊,這才是柏知,不會輕易停下來,一直都自由自在想往前跑的家夥。

  很多人研究過柏知,以及她身邊的朋友人脈,發現柏知身邊的親朋好友,取得高成就的幾率很大,難道,柏知是個看對方實力才考慮交朋友的性格?

  開始,仔細分析每個朋友的相識經曆和時間,他們也不難發現,柏知和他們相識時,彼此都還沒有那麽高的名氣,努力的往前走,不斷的去挑戰,才慢慢積累著成就。

  可能,一種良好積極的精神狀態,也會在朋友之間相互感染,起碼南齊看完這個研究之後,也想了想自己和柏知認識的這些年,他的確也有受到柏知的影響,清醒而理智,多次逃離過高的讚譽,跳出安逸圈去走向更高的地方。

  所以,大家偏愛柏知,其實也是有道理的,因為給大家光芒的小太陽,沒有人不愛的。

  南齊想了想,覺得自己之前想要進修讀書的念頭可以開始準備了,任何時間都不晚,他也想給自己新的挑戰,保持這種新鮮感和學習心態。

  柏知還不清楚,自己一頓烤肉就幫大南齊下定了一個決心,等和大南齊告別,她又打包了一些食材帶走,這家店的味道很不錯,她可以往家裏帶一點,往公司送一些。

  回去的時候,家裏的燈是黑的,淩婭和陶岸給柏知打過電話,說她們在陪陶汀忙畫展的事情,隻是,柏知開門進來,“梭梭?”

  陶梭可是標準宅,除了有工作出門外,基本上不願意離開家的,所以,貓呢?

  去廚房把東西放好,柏知抱了一個厚披肩去樓頂,果然,發現了和黑暗融到一半的梭梭。

  小黑貓喜歡看星星,變成新版之後,還是喜歡看星星,柏知還帶來些零食上來,把厚披肩丟給陶梭之後,把零食挨個拿出來。

  “又來看星星?”柏知也教過梭梭如何用網絡,找一些視頻看或是玩玩遊戲,隻是梭梭對這些好像不太感興趣,哪怕很歐也不怎麽繼續玩。

  陶梭點點頭,結果柏知丟給他的厚披肩和一些零食,把厚披肩展開披給了柏知,然後,看著這個家夥摸出手機,示意他繼續看星星,借手給她就行。

  柏知的購物清單上還在添新的東西,哪怕梭梭時不時用工資支援她一下,也不一定能清空購物單,所以,還是很財迷的柏知基本上不給遊戲充錢,想玩遊戲的時候,就借一下梭梭的手。

  看看,這個歐氣十足的手,比不少氪金玩家的運氣都好。

  柏知自己不是歐不起來,隻是,借著梭梭的手來抽牌或是選擇,總有一種開著人工掛的小快樂。

  “看,厲不厲害。”柏知最近在玩一款收集類遊戲,借著梭梭的手,很快就集滿了一整套,然後給梭梭炫耀。

  她把梭梭也裹緊厚披肩裏,梭梭能順利披在肩膀上的高度,在柏知這裏,能讓她蓋住半個腦袋,讓柏知像個小地鼠,露出半張臉在努力的滑屏幕。

  梭梭不玩這個遊戲,但經常借手借多了,也能大概明白遊戲規則,可以聽懂柏知在嘚瑟她的新成就。

  柏知總是忍不住嘚啵嘚啵說話,讓梭梭也沒有辦法繼續安心的看星星,幹脆就收回視線聽柏知說話,平時在家人麵前靠譜又欠揍的崽崽,在朋友麵前活力十足的柏知,還有在員工和粉絲麵前靠譜的老板和愛豆,在梭梭麵前就是個碎碎念。

  “梭梭,你說汀汀的畫展開在哪裏比較合適,要離市區近一點還是遠一點。”

  “梭梭,你說秦阿姨會不會再養一隻小狗,她還是很想皮皮,我也想皮皮。”

  “梭梭,你說我要不要也去進修什麽,大南齊明年就要去讀書,再繼續當學生了。”

  “梭梭……”

  除此之外,柏知有什麽不高興的事情也會通通說給梭梭。

  什麽上次拍攝的時候,遇到一個總是盯著她,忘記辦事情的工作人員,把資料都給錯了,讓公司的對接人員浪費了好幾天在找問題。

  什麽之前參加慈善募捐,她跟著誌願者去給需要幫助的人送東西,遇到兩個眼睛天生無法感光的小朋友,現在還沒有辦法去治愈這種疾病,她覺得很難過。

  梭梭幫柏知拿著零食,看她半卷住披肩裹住自己,邊擠在自己身邊,露出半張臉在說著,別人眼裏超有個性的柏知,其實牽掛的東西,想的事情不比別人少。

  接受了太多旁人的善意和優待,柏知也想把這些溫暖傳遞給別人。

  梭梭一直聽著柏知在說,還伸手幫柏知把披肩理了一下,免得把人都埋起來了。

  “新的一年快要開始了,你想去哪裏?”梭梭幫柏知拆了一包零食,遞過去的時候問她有沒有什麽新年計劃。

  柏知最近在玩的遊戲裏,全部都有什麽新年充值的優惠活動,還推出了相關的節目特別款,讓柏知念了好幾次,所以,梭梭聽到後記下來,問柏知有沒有什麽新年計劃。

  “有!”柏知有點詫異的看了一下梭梭,還伸手捏了梭梭的手臂,確認這是真的梭梭,向來不理凡事的小黑貓,居然也開始關心新年了?

  “是什麽?”回答的這麽快,應該是已經有想法了,梭梭有點好奇。

  但是,好像又有點能猜到。

  果然,柏知從口袋裏摸出隨時能拿出來的小本本,和梭梭朗讀了一下自己的願望清單,還很期待的給梭梭小眼神,好了,她已經說完新年願望了,問這個問題的人是不是可以幫著實現一下了?

  梭梭拒絕這個套路,聽著柏知越來越難完成的願望清單,覺得這個還是停留在願望層麵比較好。

  “有沒有想去的地方?”梭梭看了一下夜空的星星,轉過來有點認真的看著柏知,“我們回一次塔爾怎麽樣?”

  雖然柏知和梭梭對塔爾的記憶都已經清除了,現在的塔爾也早就恢複荒漠,任何和實驗室相關的東西都不存在了,可是,梭梭想和柏知會去看一看。

  去跟著荒漠綠植的誌願隊伍,做一些事情也可以。

  塔爾,是一個對柏知和梭梭來說,都很特殊的地方,柏知是在塔爾被淩婭一家撿到的,可是梭梭被α送出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塔爾。

  “好啊,到時候我們還可以種梭梭樹。”梭梭樹,就是梭梭名字的由來,柏知欣然答應,還和梭梭開玩笑,說到時候要種梭梭樹。

  “去完塔爾想去哪裏?”梭梭看著被梭梭樹逗樂的柏知,也沒有生氣,問她接下來有沒有想去的地方。

  “我還有點想沙古他們,要是能再有機會去見見小精靈就好了。”柏知也抬頭看著星空,不知道會不會有哪一顆星星上,就生活著小精靈。

  當然,見大精靈也可以。

  “會有機會的。”梭梭伸手摸了摸柏知的耳廓,像是柏知以前摸摸梭梭的耳朵尖一樣,給她安慰。

  梭梭一直在定期收看新聞,關注時事動態,候選者們帶回來的資料對地球研究的幫助極大,人類可能要比預計的時間更短的正式進入星際世界,而他和柏知也肯定是有機會,能再見到小精靈和大精靈們的。

  今年不可以,那就等明年,明年不可以,那就等後年,總可以等到的。

  而在這些等待裏,在這些未知裏,在這些計劃裏,他會一直一直的陪著柏知。

  就像現在,柏知可以安全的擠在梭梭身邊,而不會問他,你會一直陪著我一樣,很多事情的答案,不是簡單的回答,而是需要長久的陪伴,才能告訴。

  “梭梭,你和我講個故事。”靠著梭梭,柏知把手機遊戲退出,抬頭看星星還需要有故事做背景音樂。

  自從小黑貓切換了新版本之後,梭梭的脾氣都好了不少,經常有事沒事逗一把貓的柏知深有體會,在察覺到小黑貓的脾氣愈發好之後,也開始得寸進尺了。

  就像現在,要是柏知拎著小黑貓,讓梭梭講故事,可能就要得到一個貓爪了,但是現在,梭梭深吸一口氣,還是想了想,開始給柏知講故事。

  梭梭的聲音有點低,在夜晚顯得有點涼,可是,仍然是很好聽的音色,為柏知講述一個有點溫馨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兩個善良的女人,她們很喜歡星星,星星也很喜歡她們,所以,星星送給了她們兩個小寶寶。

  一個小寶寶叫柏知,一個小寶寶叫梭梭。

  兩個善良的女人精心的照顧著小寶寶們,告訴他們什麽是高山,什麽是流水,什麽是花草,什麽是樹木,直到有一天,星星對兩個女人說,你們太好啦,現在來和我們一起當星星,閃閃亮亮發光吧。

  當一個星星,是最好的事情了,兩個女人沒有拒絕,隻是離開的時候,將小寶寶們送到了另一個善良人家之中照顧。

  在新的人家裏,柏知和梭梭都在健康快樂的成長,他們遇到過很多人,遇到過很多事情,有好有壞,最後卻都幸運的遇到好的。

  “那兩個善良的女人,最後變成的星星,肯定也很漂亮。”柏知閉上眼睛,知道梭梭說的是星辰一代的α和β,問他這個故事的結局。

  “是,她們都變成最好看的星辰,永恒的閃爍著。”

  “那收養兩個小寶寶的一家人,也會平安喜樂下去對不對?”

  “是,她們的每一天,都充實而幸福。”

  “一切都很好?”

  “對,一切都很好。”

  柏知把手背擋住半張臉,然後藏在厚披肩裏半天沒有吭聲,過了一會兒,伸出手臂抱緊了梭梭,有點哽咽,“眼睛有點不舒服,風太大了。”

  梭梭伸手接住柏知,用手掌輕輕的蓋住柏知的眼睛,“我幫你擋住風。”

  “好。”然後,柏知讓有點燙的眼淚,滴在了梭梭的手心。

  然後,眼淚留給舊的一年,笑容就可以留到新的一年了。

  “梭梭,你這個有點超常發揮了嗷!”柏知沒想到,梭梭講故事的能力這麽厲害,讓她的眼睛都被風吹得有點痛。

  “因為教故事的老師教的很好。”梭梭應下,誇讚了一下柏知小老師。

  “嗯,當然,這個老師超級好。”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