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94節

  正式開始之後,身高腿長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梭梭迅速的爬過繩梯翻身而下,然後站在下麵去接應柏知,柔軟的繩梯總是使不上力氣,是一個完整的坡型。爬上去的時候還好,往下爬的時候就有點腿抖,女主持爬的嘴唇都有些發白,柏知一直拉著她的手,讓她先過去,等女主持平穩落地了,才從最高處往下爬。

  剛往下探了一下腿,柏知嫌這樣有點慢,喊了一聲梭梭,然後,想都不想的直接往下跳。

  近三米的高台,沒有任何保護措施,攝影機都差點被柏知的動作嚇到摔下去,可是,柏知被梭梭穩穩的接住,扶住腰放在地上之後,柏知就和沒事人一樣的拉著女主持繼續往前跑,梭梭則伸手幫了一下後麵被繩梯掛住的男主持。

  節目組沒想到柏知這麽虎,說跳就跳,這可是三米高的距離,萬一陶梭接不住怎麽辦?連下麵的‘障礙’工作人員都被嚇到了,隻是,柏知本人不覺得什麽,拉著女主持的手就往前跑,背影美的和帶著富家小姐私奔的少年郎一般,完全沒想到剛才自己的縱身一躍,給身邊的工作人員帶來多麽大的驚嚇。

  女主持的手被柏知牢牢的抓住,溫暖幹燥力道適中,不會被抓痛也不容易滑脫,有的時候她核心力量不足,手腕撐不住或是臂力不足的時候,柏知都會用手圈住她的腰幫忙撐住。

  又是繩梯,又是跳板的,女主持隻覺得自己所有的感知都在手上,被柏知牽住之後,再怎麽危險都能沒有顧慮的向前。

  節目組設置的環節都是有考慮的,一般人麵對的時候需要做做心理準備才行,而且,裏麵一些需要力量的環節,像女主持和小沫她們,必須要別人幫助才能通過。

  而柏知答應保護女主持,一路上就守諾全力幫她,有什麽不好通過的地方,先照顧女主持完成才繼續,梭梭有的時候在前麵開路,接一下柏知,有的時候會留在後麵,幫一下後麵被甩脫的男主持或是柯輪。

  本想和女主持一樣,也讓梭梭幫幫她的小沫,真正進入連爬帶跳的比賽環節時,怕到隻記得緊緊的抱住柯輪,根本沒有機會去找陶梭在哪裏。

  除了柏知和梭梭外,柯輪應該是六個人裏體力最好的那一位,可是被小沫這麽一拖住,就變成最後一位,經常又被身後‘障礙’抓住的威脅。

  在柏知嫌慢慢爬下來比較麻煩,喊梭梭接住自己之後,凡是遇到類似有高度的環節,都會等女主持抓著她的手落地之後,直接跳下去讓梭梭接自己,雖然說,看柏知和梭梭配合得當,但節目組的心還是緊張的一抽一抽的,每次柏知跳的時候,比誰都緊張,生怕梭梭沒接住,就把柏知摔傷了。

  早知道,就不要設置這麽多有高度的環節了,第一次第二次還能說是柏知嫌麻煩,後麵幾次,完全就是柏知發現這麽跳很好玩,樂顛樂顛的往下跳著玩。

  好在梭梭每次都能接住柏知,讓節目組的心終於能放回肚子裏。

  男主持時不時被梭梭拉一下或者幫幫忙,也很快跟上柏知和女主持的速度,來到了終點,隻剩下柯輪和小沫,離結束還有一段距離,小沫怎麽都不願意去上最後一個空中跳板,她站在一半的平台上,自己不往前走,也不肯鬆開柯輪。

  “沒事,這個其實不高的,我們還有安全繩,跳下去就成功了。”柯輪低頭看身後的‘障礙’們已經開始爬這個平台,離他們越來越近有點著急,想安慰一下小沫。

  剛才還願意配合的小沫,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就不肯繼續了,讓柯輪急的都有些冒汗,他和小沫一起跳有什麽害怕的,之前比這個還高的跳板都能做,到最後怎麽就不行了。

  小沫不會是節目組的托吧?

  “就沒有人能在下麵接一下我嗎?像柏知跳下去那樣。”小沫拉著柯輪也不肯讓他走,然後指了一下已經站在終點的梭梭,可憐巴巴的半抱怨半撒嬌一句。

  感情這才是原因。

  柯輪都快服了小沫了,拜托,後麵的‘障礙’都快追上他們了,小沫現在又想學柏知那樣跳下去,被梭梭穩穩的接住,也不想想,剛才柏知跳下去身上可是沒有安全繩的,純憑信任往下跳,小沫身上的安全繩還沒有鬆開,他也說過會陪著小沫一起跳,怎麽還要讓陶梭接?

  等這個節目拍完了,柯輪一定要和經紀人說,以後小沫出現的地方,請提前告訴他,他要躲開避開藏起來,簡直太坑了。

  小沫不想直接和陶梭開這個口,和柯輪半抱怨半撒嬌一句,就是想讓柯輪幫她開這個口,讓陶梭接住她。

  跟在柏知他們身後這麽久,小沫也是發現,柏知每次跳下來的時候,梭梭都會穩穩的接住她然後把她放在地上,那麽,最後一個環節了,她也要接一下,要知道,六個人裏一個被抓,都算是全員失敗,所以,小沫有自信陶梭是不會拒絕的。

  要不是節目還正在拍,柯輪都想把小沫從平台上一腳踹下去,這都是哪裏來的黑心女,利用關乎所有人的勝利來威脅他,還非要陶梭去接她,你這麽厲害,怎麽不上天,有本事你也拆掉安全繩,像柏知那樣跳下去啊!

  柏知他們也有點奇怪,為什麽小沫和柯輪就停在原地不肯走了,後麵的‘障礙’都快抓到他們了,“你們還好嗎?”

  有的時候,人在激動或是體能高速消耗時,會出現肌肉痙攣或是小腿發麻,柏知以為小沫或是柯輪有一個不太舒服。

  “陶梭,麻煩接一下我們吧!”柯輪被小沫煩的沒辦法,再不表態身後的人就要抓住他們了,隻能忙點頭答應,半拖起小沫就往高處衝,然後眼睛一閉的往下跳,反正有安全繩,就不慢慢爬了,安全繩就吊住他的,至於小沫,最好期待她也被安全繩吊住,不要被陶梭接到。

  要不然,總覺得坑了這哥們。

  結果,柯輪隻覺得自己繼續下墜之後,被一雙手穩穩的接住,然後,放在地上。

  詫異的睜開眼睛,柯輪看著麵前的陶梭,再扭頭看著被安全繩繃緊,停在離地麵一米的位置,瘋狂尖叫的小沫,陶梭接的是自己,而不是小沫?

  等等,哥們你也太義氣了吧,這個時候,大家不是第一反應去接女孩子嗎?

  柯輪這麽想著,也這麽問了,結果陶梭反而很不解,“是你說,讓我接一下的。”所以,他為什麽要去接小沫?

  梭梭其實不介意去幫別人,隻是,他不太喜歡別人和他玩套路,尤其是小沫這種總在惦記他的,讓梭梭很不舒服。

  這邊也算是平安著陸,但沒有被梭梭接到的小沫,已經尖叫了好久,等工作人員過來讓她冷靜,將安全繩拆掉的時候,小沫借著低頭的動作,恨恨的瞪了一眼柯輪和柏知。

  自認為隱蔽的動作,在男主持和女主持兩個見多識廣的人眼裏,實在算不上隱蔽,對目瞪口呆正在盯著小沫的柯輪來說,更是看了個正著。

  至於柏知和梭梭,兩個人敏銳度和正常人不能比的,自然也發現了這個眼刀。

  對此隻能評價為,莫名其妙。

  他們兩個完全不懂,為什麽小沫會露出這樣的敵意來,當然,也不在意就是了,柏知比了一下高台,和梭梭討論要不要下次再試著玩一下,柯輪也借著感謝陶梭的機會,成功和柏知梭梭說了幾句話,果然,這兩個人都挺好玩的,就是柯輪聽他們兩個說話,還想‘汪——’。

  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任務,節目組就能讓三隊自己挑任務,男主持和女主持和之前比起來,對小沫也沒有那麽親近了,反而會多把話題往陶梭身上帶。

  人本來就是有偏好的,節目剛開場,他們兩個一視同仁是職業素養,但經過一個時間並不短的熱身賽之後,互幫互助過,也被小沫坑過,他們肯定是有變化的,尤其是最開始往前跑的時候,小沫下意識反推了男主持一把,差點讓他摔下去,實在是讓人很不舒服。

  而小沫此時站在柯輪身邊還有點不太高興,嘟嘟囔囔的說剛才嚇到她了,柯輪等會兒要多照顧她一下,話裏話外就是在指責柯輪剛才沒有照顧好她。

  柯輪在和陶梭說話,聽著這種話中話也很不舒服,假裝自己沒有聽見,稍微往柏知和陶梭身邊靠了靠。

  大家都是出來工作的,誰也不是誰的義務,人家陶梭每次都能穩穩的接住柏知,是因為柏知先給了足夠的信任,這是誰都比不了的感情,小沫一個工作場合的暫時同事,哪裏來的臉要求誰都對她好。

  在接下來的任務裏,小沫好像和陶梭懟上了,不管怎麽樣都想往他身邊湊,一會兒需要幫助,一會兒需要他拉一下自己。

  然後,都被陶梭無視了。

  “你這個人怎麽這麽沒有紳士風度啊?”小沫撒嬌多過抱怨的問陶梭,可能她是真的奇怪,為什麽這個人總在拒絕自己,可是看他對柏知,卻好的讓人羨慕。

  “紳士風度是什麽?”陶梭記得,他看的書裏麵隻說過紳士風度是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風姿優雅,顯得彬彬有禮和富有教養,沒有必須讓每一位女士都滿意的要求。

  小沫沒聽出陶梭的反問,理直氣壯的告訴他,“對每個女士都要照顧,伸出援助之手。”

  然後,得到梭梭依舊冷淡的一句,“哦,那我不要。”

  哦——那——我——不——要——

  一句話,懟的小沫都不知道該怎麽接。

  在接下來的任務裏,陶梭依舊會順手幫一下其他的嘉賓,隻是,跳過小沫,將沒有紳士風度執行的很好,哪怕在最後一個環節裏,小沫都要往他身上跳了,陶梭還是麵不改色的後退一步,任由小沫掉入了泥潭之中。

  還輕輕躲閃了一下,避開了重物砸在泥潭裏,濺起的泥點,他實在是受不了這個泥。

  努力保持自己的衣著幹淨,以為自己可以優雅的保持到最後的小沫,趴在泥潭裏快要崩潰了,她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麽搞定這個陶梭了,結果,這個時候渾身都是泥,在泥潭裏玩的相當開心的柏知,從背後想要撲梭梭一下,被梭梭的手臂穩穩的接住,哪怕身上沾滿了泥都沒有生氣,任柏知用小泥手給他往臉上畫了三道胡子。

  小沫從泥潭裏爬起來,爆了一句粗口。

  等這檔節目收工後,柯輪心滿意足的和男女主持,以及柏知梭梭交換了聯係方式,小沫則黑著臉摔門而去,留下她的助理一個勁的道歉。

  拍攝的時間遠比播出的時間長,這個節目結束之後也到晚上了,連跑帶跳玩了一天的柏知他們也挺累的,沒想到小沫當晚就黑了他們所有人。

  在類似和粉絲們的聊天中,有意無意的透露出在節目被別人欺負,哪怕她都摔倒了,也沒有人扶。

  小沫平時就是楚楚可憐的形象,她的粉絲也覺得世界上總有刁民想要害愛豆,一聽小沫受欺負了,立刻去罪魁禍首,要給小沫出氣。

  柏知和梭梭同一天錄製的消息很好查,梭梭沒有什麽官方賬號,開始柏知有,小沫的粉絲就衝過去一頓罵,總之就是覺得柏知仗著自己名氣大,隨便欺負新人。

  柏知的粉絲,已經很多年沒見過這麽天真的小黑子了,她們順著這些粉絲號反過去找,很快就把事情的始末弄清楚。

  這些小粉絲可能沒有想到,自己是在怒斥什麽樣的存在,柏知粉和過年一樣,超開心的扔掉自己的佛係外衣,化身鬥戰勝佛,先把小沫是個什麽樣的愛豆,過往扒了個幹幹淨淨。

  小沫的那些小心機和手段並不算太高明,也沒有厲害到哪裏去,分分鍾就被柏知粉掀了個底。

  既然要賣小仙女人設,那就把黑曆史掃幹淨,反黑經驗豐富的柏知粉還沒有怎麽大展身手,就把小沫以前的兩麵三刀,欺辱新人之類的過往找出來了。

  隻不過,小沫粉絲就是不相信這個,哪怕路人都能分辨的事實,她們還是要想辦法洗白,總之,愛豆就是天上的小仙女,一切都是假的,她們不聽她們也不信。

  柏知的粉絲也不逼她們,隨便這些小家夥不接受現實,反正她們把這個事實擺出來,不要影響路人或公眾對柏知和梭梭的印象就好,這種熱度的質量不高,她們柏知粉也不想用這個給愛豆加戲。

  小沫的粉絲則是抗拒事實,直到節目真正播出那天,勢必要仔細的盯著節目,找出她們的小仙女被欺負的真相來。

  不巧的是,粉圈內眾多視頻大手的柏知粉,也在這麽等著節目。

  她們倒想看看,是哪一路的小仙女,剛這麽往柏知身上潑髒水,然後,邊分析邊舔舔屏,這可是陶梭第一次的綜藝節目,除了《和貓走下去》之外,少有的舔屏機會。

  柏知和梭梭穿的是黑邊白底的運動服,遠看兩個人挺拔的像是小白楊,靜靜的站在那裏像是畫報,跑動起來,我去,這麽快?

  粉絲們很詫異陶梭和柏知的敏捷,隻感覺節目組設置的障礙就和玩具一樣,唰的就被陶梭躍過,而柏知的速度也不慢,不僅是自己能輕鬆完成,還幫著女主持一起。

  女主持也是三十多歲的姐姐了,被柏知很好的照顧著,尤其是跑動的過程之中,被柏知拉住手看向柏知的眼神,簡直和少女一樣亮晶晶的,粉絲們紛紛點頭,是是是,她們很懂女主持的心理活動,要是她們在現場,被柏知牽住手往前跑的時候,天涯海角她們都義無反顧。

  等柏知站在第一個小高台,喊了梭梭直接往下跳的時候,粉絲們快被嚇死了,這個崽居然玩真的,什麽保護措施也沒有,說跳就跳,關鍵是,梭梭還穩穩的接住了。

  ——我的媽,柏知跳下去的時候,我差點把手機扔出去。

  ——嚇死了,這應該有三米多吧,柏知還是站直身體這樣跳下去的,連半蹲的姿勢都不帶準備的。

  ——麵膜都被嚇掉了,不過,梭梭的反應也好快,你們把視頻往回拉,他基本上是聽到柏知的聲音就下意識做好了接住的準備。

  人有一些恐懼的本能,是很難克服的,這種往前空跨一步的跳法,基本上沒幾個人敢嚐試,一是不確定對方能不能接住自己,二是在下麵接的人,要是不小心,反倒會被上麵跳下來的人傷到。

  可柏知和梭梭不僅僅是跳了一次,還和找到樂子一樣跳了一次又一次,讓粉絲們的心和當時的節目組一樣,跟著抖了一次又一次。

  好在,陶梭每一次都接住了柏知,沒有讓她受到任何傷害,下一次往下跳的膽子也是越來越足。

  簡直想日常揍柏知一頓,看柏知平安落地的粉絲們鬆口氣,看著節目在繼續,也開始發現很多有意思的片段,也就是小沫所謂的‘被欺負’。

  這哪裏是被欺負,分明就是一個想要套路別人,卻總被無視和破梗的現場,柏知的粉絲們看小沫想要撩陶梭,卻沒想到陶梭和個仙人球一樣,不僅不能撩,還會被紮的滿手是刺。

  就像是節目裏,小沫質問陶梭為什麽沒有紳士風度一樣,柏知的粉絲都特別歡快,如果這是沒有紳士風度,請她們的男朋友,以及廣大男青年們,都把自己的紳士風度克製一點。

  起碼,不要所有的撒嬌都來者不拒,給‘小仙女’發嗲的機會。

第九十六章

  有的時候, 名氣是個很奇怪的東西。

  比如這一次,柏知和梭梭隻是和小沫共同參加了一個節目, 全程都是小沫自己在加戲, 可就有一些人覺得,柏知名氣那麽大, 肯定就是盛氣淩人的欺負小沫了。

  小沫的粉絲, 也總是拿著這一條不放。

  柏知的候選者身份好像被她們遺忘,在小沫這個愛豆麵前, 別說柏知了,可能是親爸親媽她們都敢懟。

  可能是還不太懂事, 或是太容易被迷惑, 柏知的粉絲不太願意和這種類型的黑子掐, 直接用其他的標題蓋過去,讓小沫的粉絲連露臉的機會都沒有。

  柏知的粉絲群體極為龐大,一直為小沫不平的粉絲就那麽幾個, 這種對手不用搭理,無視就好。

  路人也不會去信這麽幾個過於固執的小沫粉, 一邊是圖文並茂的理智證據,一邊是捂著頭說我不聽我不聽,誰都知道選擇信誰, 而且,他們也對陶梭沒有紳士風度的剪輯很感興趣。

  大家對小仙女一詞還是很友好的,不允許小沫去拉真的小仙女下水,而且, 陶梭的舉動在廣大女朋友和妻子之中,備受好評。

  對於那種就喜歡撩有主的草,感覺世上誰都要被她所傾倒的家夥,陶梭的做法簡直是教科書式的回答。

  而且,陶梭也不是不幫別人,粉絲們很心細,把梭梭幫過別人的片段都剪下來,還挺多的,尤其是柯輪被陶梭接住的震驚臉,還被做成了表情包,柯輪自己都保存下來準備用了。

  人生之中第一次被公主抱,直男的少女心立刻爆炸。

  ‘不說就是do’的性格,也是最近的大勢性格,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都對別嗶嗶,先去做的性格的人很有好感,所以,梭梭第一次的綜藝節目,比公司預計的還要受關注一些。

  而且,柏知和梭梭很多互動,也被單獨轉發出來,有一些情侶想要嚐試一下,他們換一個低一點的高度,戴上保護措施,然後模仿柏知跳下去。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屠龍狗砸,點擊就送 溫水煮甜椒 男主總是在裝逼 情敵都在等我分手 17 Again 他那麽撩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