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91節

第九十三章

  柏知不在的‘軒楊柏知’, 是一個嚴肅正經的龍頭老大,雖然和其他老牌公司比起來, 成立的年數並不長, 但是,作為行業大哥, ‘軒楊柏知’有著相當良好的企業形象, 充滿活力和人文情懷,有著競爭感十足又不失協同合作的氛圍。

  等柏知回來了, ‘軒楊柏知’的畫風也就變了。

  穩重端莊?不存在的。

  從以前正經臉的官博君,經常被柏知蹂躪, 躺槍賣萌就已經看出來, 柏知一回來, ‘軒楊柏知’就有點端不住穩重了。

  搞事情,搞起來啊~

  候選者們回到地球之後,受到的關注度絕對是空前的高漲, 兵王他們大多選擇回歸原職位,想要低調的淡出公眾視線, 隻有柏知的職業特殊,她從來不擔心自己身上的關注度多,拜托, 愛豆本來就是在粉絲偏愛下茁壯成長的生物,誰會嫌粉絲多?

  可是,高關注的同時,也是相應的壓力, 不少粉絲自己都在擔心,柏知接下來的職業規劃。

  因為,候選者身份實在太難以超越了,隻要柏知的臉出現,基本上大家都會想到,哇,這是當時候選者們裏,年紀最小的那個,最後懟岩皮巨龍的英姿難以忘記呢~

  普通的演員,都很害怕自己被固定在某個角色裏,以後演誰都像之前的角色,然後把自己的事業越走越窄,想要突破極其的困難。

  更別說柏知的候選者形象,這種能載入地球史的大事,難度係數可比什麽固定角色高多了,正常情況下,根本就沒有辦法突破。

  “我為什麽要和自己過不去?”柏知卻沒有其他人那麽擔心,候選者身份本來就是她的一部分,為什麽要回避和躲開,她一如既往的都是陶柏知,沒有什麽標簽能高過她自己本身。

  就是聽了大魔王的這句話,全部迷弟迷妹的編劇部就給出了新的劇本,量身打造,不僅力保梭梭可以本色出演,連柏知在劇中都能釋放天性。

  幾個經理摸著小心心,看著編劇部送過來的以後羅劇本之後,都快給這群人跪了,編劇部裏一定有柏知粉混入的臥底吧,要不然,平時催個稿能要所有人眼神捶打的編劇部,怎麽這麽快就出了一套完整的劇本?還附帶了很多備用意見,包君滿意。

  扔掉貼在劇本上‘歡迎聯係編輯部隨時修改啊,笑臉~’的便利貼,經理們紛紛揉了揉太陽穴。

  果然,隻有為大魔王服務的時候,編劇部的諸位才會化身小可愛,哪裏不滿意都可以改改改,根本沒有平時那種,誰敢動他的劇本就等著被他劈死的凶煞之氣。

  柏知坐在會議桌旁邊,陷在柔軟的椅子之中,等著公司負責投資的團隊來初審劇本,眼神亮晶晶的一臉期待。

  “你們隨便看,絕對是充滿著夢想和奮鬥的正能量,奏響生命樂章的主旋律風格。”柏知這句話,完全不知道是從那份報紙上借過來的,說的負責初審的工作人員都亮起了警惕的小雷達,大魔王監工出來的劇本,怎麽可能是根正苗紅的傻白甜,還這麽浩然正氣?

  然後,等初審團隊翻完劇本,隻覺得這個把生命樂章砸的咣咣響的劇本,哪裏是充滿著夢想和奮鬥的正能量,分明虐到肝疼。

  和普通人類變成貓,然後努力想變回人的套路不同,劇本裏有著由貓變成人,卻還在努力想辦法變回貓的主角,沒等主角找到變回貓的方法,他就被卷入一個女孩子的夢裏。

  這是一個瀕臨死亡的女孩,最後的掙紮。

  看看,這個設定就已經充斥著悲傷氣息了。

  繼續看下去,果然。

  夢境之中有九個世界,如果女孩全部順利逃脫,那麽,現實生活之中,女孩也是可以獲救的,如果死在了任意一個世界,那麽女孩現實生活之中的身體,也會立即死亡。

  主角被意外卷入這個夢境,從旁觀到靠近,從不在乎到付出生命。

  初審團隊還沒有從每個世界的設定之中回過神,偷偷翻到最後一頁看完結局,就恨不得吐血給柏知看。

  貓是有九條命的,可是,最後的最後,主角沒有給自己留一條命,將女孩推離了最後一個夢境世界,他失去了再變回貓的機會,也失去了最後一條命。

  女孩在現實生活之中醒來,分不清真與假,痛苦至極,很快也隨著主角而去。

  在一派團滅之中,初審團隊恨不得摁著柏知揍一頓。

  讓柏知自己說,她出演的電影或是電視劇,有幾部是喜劇收場的,要麽就是自己掛,要麽就是自己拉著別人掛,要麽就是別人拉著自己掛,掛來掛去的,柏知你是想讓粉絲收集愛豆的一百種掛法嗎?

  別的粉絲給愛豆剪輯視頻,都是結局圓滿感人的,柏知粉給自家愛豆剪輯視頻,開頭波瀾壯闊,中部感人至深,結尾妥妥的要掛。

  現在想想,這不怪粉絲們,完全就是愛豆自己作的,誰讓愛豆總演悲劇,她們也找不到幾個喜劇收場的素材啊。

  而且,看看這個柏知自己監工的劇本,九個世界設定緊密銜接,可看性很強,裏麵的各種設定也都不錯,就是最後,貓掛了,女孩也掛了。

  能不能對粉絲友好一點?讓她們看一次圓滿結局不行嗎?

  繼柏知上次被粉絲“醜什麽醜,你最好看知不知道”懟了一次,又被初審團隊懟了一次,說什麽都不讓這個劇本拍成團滅,誰家主旋律是團滅啊,就不能皆大歡喜一次嗎?

  柏知:“……”

  你們變了,之前你們還說皆大歡喜的結局沒有亮點,藝術表現力不足,沒有足夠的深度,對觀眾一點都不尊重。為此還擋了好幾個劇本,怎麽到她這裏,就非皆大歡喜不行了呢?

  她也要表現力,她也要足夠的深度,她也要尊重觀眾!

  “不,你隻要在影片裏活蹦亂跳的,就已經是對觀眾們最大的尊重和愛護了。”工作人員恨不得抓著柏知的領子晃,說,是誰誤導你,認為電影是怎麽難過怎麽拍,就不能友好一點,大家都活下來嗎?

  編輯部的諸位往會議室裏探頭,紛紛讚同點頭,是啊是啊,這個劇本之前還沒有這麽虐,就是被大魔王監工監的,變成現在這種要多虐有多虐風格的,他們根本不想讓主角和女孩都掛掉的。

  不愧是投資審查團隊,這個眼光,比心。

  員工們紛紛拖住柏知撒歡衝向團滅結局的步伐,一副‘老板你敢虐,我就敢把自己掐死在你麵前’的威脅臉,讓柏知看著激動到踩上會議桌的幾個經理,默默咽口口水妥協了。

  她、她好像把自家員工折騰的有點狠,硬是把三十多歲,背頭西裝金絲眼鏡的精英經理們,逼到站在桌子上要掐死他們自己,以威脅老板改劇本。

  好好好,不團滅不團滅,幾位先從桌子上下來?

  蹲在門口圍觀的一些新員工目瞪口呆,這還是他們雷厲風行的幾個boss級經理嗎?難道職場精英都是假象,一言不合就激動到爬桌子才是正確打開方式?

  老員工們紛紛把新員工快要掉下來的下巴接住,頗有深意的搖搖頭,不,你們不懂,公司的經理們以前畫風都很正常的,和柏知共事幾年,硬是把好好的精英帶偏成這個畫風,以後看多了就習慣了。

  於是,大背景沒有變,但哀傷惋惜卻被改成歡樂明快,名為《和貓走下去》的電視劇就正式開拍了。

  柏知和梭梭的戲份差不多,一個演病重的女孩,一個演由貓變成的人。

  既然是自家親公司給的劇本,這個“病重”肯定和普通的病重不一樣,身體可以氣若懸絲,嬌弱可憐,但是精神狀態甚至要完全相反,因為,夢境世界的產生,就是源於女孩的不屈與不甘,憑什麽是她,為什麽是她,她還沒有活夠,她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成,她不要就這麽輕易的屈服。

  哪怕是生命力,她也要爭。

  所以,身體被束縛拖拽著,可是女孩卻像團火焰,在夢境世界之中不肯輕易的熄滅。

  可以說,這個不會輕易玩完的人設是給柏知的送分題,她特別適合這種角色。

  而梭梭飾演的角色,更不用說,完全的本色出演,沒有誰能比梭梭更懂,由貓變成人這個設定該怎麽表演了。

  和柏知以往的作品比起來,這個女孩的角色相對來說是比較簡單的,‘軒楊柏知’的編劇部並沒有否認這個事實,所以他們把更多的重點,放在了劇情上。

  在候選者們回歸之後,影視圈掀起了一股以‘新紀元、開拓’為主題的風潮,有的是探索新星球,有的是探索未知,反正,都和地球即將步入星際時代有關。

  按理說,《和貓走下去》也應該迎合一下這個大趨勢,不設定一兩個新星球,也要有什麽新事物產生的背景,但是,有柏知這個‘幺蛾子老板’在監工,故事背景怎麽會被普通人輕易的預料到。

  劇本中的故事就是在兩個主角生活的星球,被過度使用判定為垃圾星球,要被遺棄的最後幾年裏開始的,夢境的世界也是和廢棄星球有關。

  開拍之前,導演和演員們是要提前溝通劇本的,《和貓走下去》的劇組都是‘軒楊柏知’公司裏的人,彼此比較親近,平時溝通起來也更方便,但在一些特定時間裏,大家都裝作自己很忙碌的樣子,就是不肯靠近柏知的休息室。

  比如說,現在。

  沒一會兒,休息室裏麵就傳來掀桌的聲音,“陶梭梭,你真的以為我打不過你是不是!”

  看,這就是原因。

  第一次見柏知暴走,差點和梭梭打起來的時候,他們這些工作人員如同受驚的小可愛,還跑去勸架,看看到底是怎麽回事,結果現在,這樣的場景見多了,他們也就從小可愛變成老淡定,習以為常了。

  偶爾會有一些新來的場務或助理,聽到這個聲音表示驚慌,問身邊的前輩,不去看看嗎?就任由劇組的男主女主扭打起來?

  然後,都會得到一個統一的回答,放心放心,柏知就是單方麵給自己鼓鼓勁,打不起來的。

  一是梭梭不和她打架,二是,她也打不過梭梭。

  虛勢柏知就是嗷一聲,每次掀的桌都是那種不會損壞桌邊,下次還能繼續掀的那種力道,吃瓜群眾就當柏知在練嗓子。

  柏知:“……”

  她每次掀桌都是有理有據,證據充足的好不好。

  這一次,就是梭梭不配合拍攝,堅決不換戲服,讓劇組的化妝師和造型師都沒有找到梭梭,隻在原來的位置上,發現一個被均勻的撕成條條的劇本。

  小黑貓的時候,梭梭可以‘蹭’的彈出爪尖,將不喜歡的東西撓成刨花,但是現在變成人,梭梭就隻有修長有力的手指,根本撓不了東西,於是,梭大爺就動作優雅的,將不喜歡的東西均勻的撕成條條。

  像現在,劇本裏要求梭梭用人形撒嬌賣萌,被梭梭果斷拒絕。

  這麽蠢的動作,他不要做。

  而且,用行動和導演抗議的時候,導演分分鍾把柏知出賣,說這是柏知自己往裏麵加的情節,不是他和編劇的鍋。

  於是,梭梭就慢條斯理,動作優雅的把劇本撕成條條,充分詮釋‘欠揍’二字的讓柏知炸毛。

  “梭梭,我們這是為藝術獻身知道嗎?別說賣個萌撒個嬌了,就是拋頭顱灑熱血我們都要演的!”柏知試圖給梭梭安利賣萌大法,她是沒見過小黑貓賣萌的,現在梭梭變成人形,柏知就正兒八經的以權謀私給自己實現小願望。

  然後,梭梭把眼神從柏知手裏的毛絨絨貓耳朵,移到了柏知的臉上,“你想拋頭顱灑熱血?”

  聽聽,這低沉絲滑像是巧克力一樣的聲音,威脅別人的時候,都帶著貓科動物特有的矜貴。

  在‘拋頭顱灑熱血’六個字麵前敗退的柏知,能屈能伸,“當然,演員自己的意見也很重要,那個,我再去給你找個劇本來。”

  說完,一溜煙跑走。

  這次,她要助理去幼兒教材買那種小手撕不破的畫卡,來給梭梭印新劇本。

  雖然柏知總是跑去和梭梭撩架,但談到專業能力時,柏知的演技從沒有讓人失望,梭梭的戲份對普通人來說可能有點難,但對於一個真的是由貓變成人的演員來說,沒有半點難度,於是,《和貓走下去》的第一季就正式上線了。

  集數不多,邊播邊拍。

  按理說,正常的影視作品走完審查程序,是要提交完整版,沒法拍一些播一些,但《和貓走下去》是被柏知抱去送審的,郊遊一樣的跑過去重遊故地了兩天,批準的章就被送過來,好好好,播播播,還帶上一句殷切期盼——讓你們家老板好好去拍戲,不要總在他們麵前晃啊!

  所以,《和貓走下去》的第一季,就這麽推送出來。

  劇照上,是柏知清瘦了很多,穿著病號服靠在窗邊,低著頭玩抓石子,遠處有一張側臉,皺著眉垂下眼看著自己的掌心,正是梭梭,兩個人一遠一近,像是彼此擁抱,又像是彼此依靠。

  為了貼合角色形象,柏知回家之後養出來的點肉,又被減下去,有點囂張的短發也被剪成乖順的學生頭,隻是頭頂用小皮筋紮了個小揪,顯得有點叛逆,穿在病號服裏,露出清晰的鎖骨和明顯的骨節,皮膚透著一種常年不見陽光的白,低頭玩石子的時候,眼神亮的驚人,像是火焰點活了這個小身體一般。

  梭梭的臉沒有柏知這麽清晰,但是,哪怕糊成一團都擋不住的鬱悶,能讓看到海報的人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他很不適應自己的身體,充滿著矛盾感。

  雖然說,劇照和影片水平並不直接掛鉤,但是,好看的劇照總會吸引人想要看看,《和貓走下去》是電視劇形式,除了電視台的劇場播放外,還有‘軒楊柏知’旗下的視頻網站推送。

  很多被海報吸引來的觀眾,已經等到電視前或是電腦前了,柏知這張臉辨識度太高,之前可是連看了近五年,現在候選者們回來了,一時見不到柏知他們了,大家還有點想念。

  所以,看到《和貓走下去》的宣傳,就有不少人期待的等待開播了。

  但柏知的粉絲們則紛紛跑去問公司的官博君,嗨,小夥伴,能透露一下柏知這個劇,還是老規矩嗎?

  官博君很懂這個‘老規矩’是什麽,回複粉絲,讓她們放心,這次在公司的力阻之下,劇情是歡快輕鬆的。

  ——還是我們官博君最靠譜,咪啾~

  ——哈哈哈,公司辛苦了,把跑偏的老板拽回來也挺不容易的。

  ——官博君果然是我們這邊的,好的,現在就去蹲守開播。

  雖然說,作為柏知的真愛粉,她演的什麽角色,粉絲們都挺喜歡的,可是,這崽崽之前的幾部戲實在是太虐了,虐的人心肝脾肺腎都痛,粉絲都是顫抖著小心心說愛柏知的。

  現在,終於守到了一部不虐的,粉絲們都想心疼的抱抱自己。

  柏知也在公司,看著身邊幾個負責宣傳的工作人員,也就是‘官博君’背後的團隊,和過年一樣興高采烈的抱著電腦過來讓她看評論,以證明粉絲真的要被柏知虐到不行了,現在都不要求什麽喜劇,隻要不團滅就好。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