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89節

  以前梭梭就很少“喵”,硬是把柏知練出一門眼神語,一看梭梭自顧自氣鼓鼓的樣子就樂的不行,她看懂了梭梭為什麽生氣,因為他不喜歡自己過於長的腿,這讓梭梭很不習慣。

  梭梭的審美觀,和正常人類沒有半點重合的地方。

  以前能輕易融入黑暗的毛皮,變成現在白皙皮膚,差評。

  以前能快速移動的敏捷四肢,變成腿比手臂長很多,還是差評。

  以前能保持平衡,靈活使用的尾巴,也直接消失,差評差評差評。

  新版的梭梭基本上沒有找到讓他滿意的地方,本貓也不太清楚為什麽會變換形態,不知道該怎麽回到小黑貓狀態,所以,不和自己生氣才怪。

  可是柏知卻覺得新形態挺好的,以前梭梭是小黑貓的時候,太愛睡覺了,基本上都在她的口袋裏呼呼呼,現在,變成普通人的模樣,就不能再隨意揣在兜裏睡覺,要去體驗不同的生活。

  很多事情,隻有人才能去體驗,柏知一直覺得,受限於小黑貓的外形,很多柏知體驗過的樂趣梭梭都沒辦法感知,現在,這個遺憾就可以得到彌補了。

  簡直激動到搓手手。

  柏知腦海裏如何讓梭梭體驗新人生的計劃都已經羅列不少,當務之急,先教梭梭習慣自己的新外形,不要再留戀小小隻,總是呼呼大睡的日子了。

  “梭梭,是不是還不太會說話,來,我教你說話啊,不隻是中文,想學外語也可以啊,小精靈語和大精靈語也能教你!”柏知給梭梭教過不少東西,以前還試圖教梭梭演講,可是,小黑貓的喵完成不了這個課程,現在好了,柏知恨不得給梭梭教如何講相聲。

  太熟悉柏知這個上課的畫風,梭梭看著在自己旁邊嘚啵嘚啵不停的柏知,做了一件小黑貓的時候,就很想做的事情,伸手,用指尖捏住了柏知的嘴。

  嗯,世界安靜了。

  柏知總覺得,這個場麵似曾相識,隻是,那個被捏住嘴的人,上次不是自己。

  一般的話癆,被這樣捏住嘴就消停了,但柏知不是一般的話癆,她可是加強版的話癆,被捏住嘴之後也擋不住她比劃的動作。

  梭梭,要不要我教你用餐具吃飯啊?

  梭梭,要不要我教你……

  實在是受不了柏知的教學熱情,梭梭敗退了,往後退了兩步,整個人都變得淺淡起來,很快消失不見。

  小黑貓形態時,梭梭不想聽課也會被柏知壓住尾巴,隻能用爪墊蓋住耳朵,假裝自己聽不到,現在變成人形,沒有可以讓柏知壓住的尾巴,梭梭想躲就躲起來了。

  看來,新身體也是有好處的。

  柏知:“……”

  很好,這很梭梭。

  隻是,柏知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梭梭,完全不在意這點小不配合,反正任務結束可以回地球了,柏知就把相關的數據傳輸拍攝工作交給其他候選者,自己滿世界的找梭梭教課。

  在柏知的碎碎念裏,沒有人能戰勝她。

  岩皮巨龍解決了,大精靈們兌現諾言,為候選者們調養身體,出於星海聯盟的成員情誼,還附送了地球一些研究資料。

  雖然近幾十年內,地球靠自己的科技水平還追不上其他成員,但是,地球終歸是未來可期的,大精靈們也很看好這個星球。

  這一次,是真的要回家了。

  候選者們會被大精靈們送回地球,在等待離開的短暫幾天裏,其他候選者卻圍著鏡頭和拍攝器材發愁。

  之前沒注意過這個問題,等到柏知把這些事情交給他們,兵王他們才意識到,這個拍攝的工作也不簡單。

  慢慢和植物是幫不上什麽忙,院士和亞布克都是長者,也不適合扛著鏡頭帶著器材到處跑,於是,剩下五個候選者輪流執鏡。

  兵王、烏卡還有哈特,向地球充分展示了什麽叫做直男拍攝角度,高糊到接收信號的工作人員懷疑人生,隱世高手和妮樂還好一些,隻是兩個人也不太擅長出鏡,經常把拍攝角度卡在奇怪的地方。

  本來以為,隨便舉個攝像頭,帶好相關器材就能解決的問題,真正從柏知手中轉交出去後,才發現並不簡單。

  地球一方也隻想召喚柏知回來,最後的幾天星際拍攝,請讓專業人士回來執掌鏡頭,他們要被高糊的畫麵和亂晃的角度弄暈了。

  隻是,這幾天在四處找梭梭的柏知,根本見不到影子,候選者和地球兩方商量了一下,決定讓地球一方提供想看的地方,兵王他們再去拍攝。

  這樣劃定了目的地,兵王他們就隻需要把鏡頭和相關器材帶過去,‘哐’的杵在那裏就行,沒有任何技術含量。

  等候選者們回來,誰也不知道下一次地球和其他智慧種族接觸的時間,所以,兵王他們以為,地球一方會想看看大精靈的城市,或是加餐肉它們生活的荒外,領略一下外星風光。

  結果,依靠網友投票,處在征集意見榜第一名的,居然是要去看梭梭。

  從候選者們將畫麵傳回地球,他們就已經看了很多外星風景了,院士他們也帶回來了大量的研究資料,所以,那些光禿禿的小土包和昏黃色的天空沒什麽好看的,他們有生之年估計也去不了,不如看看很快能見到的梭梭和柏知。

  嗯,尤其是梭梭。

  可以說,梭梭的新形象是在地球近九成人類的眼皮下變出來的,哪怕柏知拿著慢慢的‘手絹’裹住梭梭的速度再快,渾身灰土,衣著破破爛爛卻不掩五官輪廓的截圖,還是被網友們瘋狂轉發。

  看,大變活貓。

  不對,是活貓大變。

  這份關注,在梭梭洗漱完畢換好衣服,抿緊唇的出現後,達到了頂峰。

  像是畫筆專注深情地描繪出的臉龐,完全取代小黑貓的形象,梭梭站在大精靈之中,毫無違和感,和兵王他們也不像是一個畫風的,甚至不少民眾有點緊張,等等,這就是我們地球崽吧?大精靈不會冒出來認親吧?

  好在,這就是柏知的梭梭,如假包換的地球崽,沒等民眾們接受梭梭的身份,鏡頭之中就再也看不到梭梭了。

  這怎麽可以?

  於是,在地球錄入相關資料的研究性鏡頭結束後,屬於民眾們的這點娛樂時間裏,想看梭梭和柏知的畫麵,變成了投票的第一名。

  看到這個投票結果的時候,拿著鏡頭帶著器材的人是兵王,他想了想,先說明了一下,現在不一定能找到柏知和梭梭,因為晚上吃飯的時候,兩個人差點打了一架,所以,兵王也不確定,柏知和梭梭現在是不是呆在一起,以及,能不能被他找到。

  ——哈哈哈,居然是差點打了一架,我怎麽對這個畫風一點也不意外。

  ——兵王可以說一下,為什麽打架嗎?

  ——噗,很難想象,柏知和梭梭差點打起來的場麵。

  很快要離開,現在的鏡頭也不用考慮到能源有限問題,完全留給守著畫麵的民眾,兩極基站的相關工作人員隻負責調整時間差和推送文字等工作,哪怕畫麵兩側並不是完全同步發生,也已經很滿足了。

  邊扛著器材邊尋找柏知和梭梭的痕跡,兵王過了好一陣才看到地球的回複,然後解釋了一下柏知和梭梭為什麽差點打起來。

  梭梭不太習慣自己的人形,柏知就樂顛樂顛的準備教他用餐具,結果,誰知道在吃飯方麵,技能是相通的,梭梭的用餐姿態比柏知還優雅,實力向柏知發送了一波挑釁。

  然後,柏知沒有怕的,和梭梭默默的懟起來用餐速度,兵王也忘掉梭梭是吃了柏知碗裏一塊肉,還是柏知把不喜歡的菜丟到了梭梭碗裏,反正,兩個是差點打起來。

  ——愛豆行為不上升粉絲,嗯。

  ——這是我家愛豆,捂臉。

  ——但是想歪個樓,要看梭梭吃飯~

  兵王最後還是找到了柏知和梭梭,兩個人坐在一個比較高的建築上,外凸的牆壁上,等兵王把鏡頭掛在身上,身手靈活的攀上去,才發現這應該是梭梭過來看星星,柏知也跑過來,嘚啵嘚啵說著說著,就歪在梭梭身上睡著了。

  梭梭還是不太習慣雙腿的長度,有點別扭的收起一隻腿,坐在牆壁邊,另一條腿輕鬆的搭下去,聽到兵王的動靜,微微抬頭看過來的時候,硬是讓兵王也想試試這個姿勢,感覺有點帥。

  而柏知則是小混混蹲,就差手臂上貼個刺青扛個棒球棍那種,身上還披了一件略大的外套,看著更像是放學後蹲在圍牆邊的不良學生,隻是,這個總是活力滿滿的家夥,正歪在梭梭身上睡得很香,看得出,她這段時間很累了,跑過來和梭梭一起看星星,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對於兵王他們來說,梭梭是個挺陌生的存在,尤其是切換新外形後,更像是個陌生人,侵略感十足。

  看到梭梭的時候,兵王總是下意識的繃緊肌肉,因為他感到了一種威脅,相信其他的候選者,也有類似‘梭梭很難接近’的感覺。

  但柏知是全然信任梭梭的,有她在中間,梭梭不會對其他候選者表露出敵意,其他候選者們也不會對梭梭太過防備。

  現在,兵王和鏡頭都站在不遠處,看著梭梭繼續抬頭看星星,手臂卻擋住了半蹲著都能睡著,翻個身四仰八叉差點摔下去的柏知。

  在梭梭身邊,扭成麻花都不影響睡眠質量的柏知,難得的安靜。

  而鏡頭另一方的民眾,也是少見的看到了柏知這麽乖的樣子,他們的評論也變得溫柔和緩了很多,好像害怕吵醒柏知一樣。

  ——柏知睡覺的時候,好像是小寶寶,雙手舉起來放在臉旁邊。

  ——真的很少看到柏知這麽安靜這麽乖的模樣的,好想抱抱她~

  ——梭梭一直用手臂擋住柏知,免得她掉下去,睡在高空都能這麽安心,柏知是真的很信任很信任梭梭了。

  兵王沒有繼續靠近,而是帶著鏡頭和設備安靜的離開,已經看到了柏知和梭梭,那麽,現在趁著最後一點時間,去拍拍其他的地方。

  回到地麵,兵王以仰拍的角度重新將鏡頭對準半空,那兩個背影,外星的夜晚也有著點點光亮,安然而靜謐。

  這個鏡頭,應該就是兵王執鏡的水平巔峰了。

  夜深了,看到這一幕的地球一方也覺得有些困,有些粉絲打了個哈欠,覺得這個畫麵有點眼熟,就是一時之間想不太起來了。

  隻有一個聲音,釋懷似的歎息,“電影裏屬於我的小機器人,在現實生活之中,也找到了她的小機器人。”

  彼此依靠,相互陪伴,永遠沒有分離。

第九十二章

  與大精靈和沙古他們告別, 候選者們再次回到了地球。

  如果沒有分離,可能體會不到回家有多麽重要, 柏知他們再一次被卷入時空跳躍的眩暈時, 沒有上一次那麽忐忑和不安,有的隻有滿心的期待。

  他們要回家了。

  地球一方也早就做好相關的準備, 候選者們此次歸來, 除了接應的官方工作人員,還有很多自發前來的民眾, 他們早早的等候著,想第一時間告訴候選者們, 歡迎回家。

  候選者們離開的時候, 沒有人知道前方是福是禍, 還有沒有機會回來,他們用自己去賭這個未知。

  現在,候選者們和地球一方共同經曆這麽多事情, 有過絕望也有過憤怒,但最終都挺過來了, 候選者們沒有讓地球一方失望,地球一方也沒有讓候選者們失望,他們平安歸來。

  總有人要承擔負重前行這個角色, 但是,這份壓力不是誰應該承受的,或是特定一些人的責任。

  經曆過這麽多事情,地球一方也漸漸懂得共同守望的含義, 有人在前方付出,就要有人在後方支持,他們角色不同,但肩上都需要承擔著一切,才能等到曙光降臨。

  所以,民眾自發組織的等候,不需要任何組織出麵協調維持,都更為有序,更為安靜,甚至,還準備好指示牌,為官方工作人員留出進出的路。

  看來,考驗並不隻是針對候選者,地球每一位,都在這次考驗範圍內學到了很多的東西。

  麵對這種高關注,其他候選者可能還不太適應,隻有柏知很快從眩暈感中清醒,眼神亮晶晶的等待艙門打開,對她來說,這種“粉絲接機”的場景才是正常生活,她回來啦。

  等候選者們回到地球,航空器會立即返回離開,柏知比鏡頭找她的速度還快,先衝著鏡頭揮了揮爪。

  看,這就是十幾年愛豆的職業素養。

  而粉絲也很專業,第一時間舉起小燈牌對著柏知揮起來。

  柏知的粉絲群體龐大到不可思議,內部的管理也一直和‘軒楊柏知’積極溝通,像這次來‘接機’的粉絲都是各個小分站的代表,其他粉絲想見柏知可以等到公司日後安排的見麵後,要不然,今天等在這裏的人能把附近全部擠滿。

  所以,記憶力很好的柏知一眼掃過去,發現好幾個熟悉的麵孔,以前經常看到這些小姐姐們給自己應援。

  隻是,柏知看了一下這些小姐姐們的身邊,總覺得好像有哪裏,和以前不太一樣。

  對於候選者們自己來說,這一次離開其實隻有大半年,但對於地球來說,已經過去五年了,足夠讓喜歡柏知的小姐姐們,變成大姐姐們,不隻是自己來了,有的還把丈夫甚至孩子帶來了。

  離柏知最近的大燈牌旁,就站著一個激動到捂嘴哭的小姐姐,她的丈夫抱著四歲的兒子在旁邊,一邊幫妻子遞紙巾,一邊幫粉絲站扛穩大燈牌。

  家裏有個柏知粉的媽媽,小朋友也經常在電視上看到柏知,現在發現真人站在自己麵前,很好奇的伸出小手向柏知探去。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