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87節

  就像之前參加過的團體賽,柏知明明就是最喜歡劃水躺贏的那個,這次的救援兵當的也很幸福,可是,關鍵時刻,如果柏知能行,那她也絕對不退縮,大精靈們的頹勢已經顯露,柏知不能讓岩皮巨龍的優勢再繼續下去。

  否則,在這裏的所有大精靈,也包括她和梭梭,都會被岩皮巨龍撕碎。

  想當一個明星,想當一個睡大覺的懶貓,那是她和梭梭的夢想。

  而夢想,不代表著柏知和梭梭隻能做到這個地步,就像在這個時候,柏知和梭梭都不會讓任何存在,阻礙他們回家,哪怕是岩皮巨龍也不行。

  大精靈們反應很快,在柏知和梭梭能對岩皮巨龍造成傷害的時候,他們也紛紛跟緊柏知的動作,將這個傷害擴大,為岩皮巨龍造成麻煩。

  而柏知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旁邊,也出現了院士他們的身影,帶著更有效的星點捕捉器,一行人努力想辦法為柏知他們分擔著危險,正麵懟岩皮巨龍可能不行,但是,阻斷這些治愈岩皮巨龍的星點還是可以的。

  如果柏知看到這裏,一定能發現,這個巨大版的星點捕捉器是小精靈們趕工做出來的,連著好幾個擺在旁邊,就和風力發電的機器差不多,旁邊還有幾個小箱子,分明就是嚇到暈來暈去,還非要跟過來的沙古他們。

  什麽時候,都不會隻讓柏知一個人去麵對。

  她身邊有著梭梭,身後是大精靈們,不遠處是院士他們和小精靈,一個人做不到的事情,很多很多人,一定是可以完成的。

  從最開始,柏知就不是單槍匹馬的獨行俠。

  地球一方也在時刻監控著柏知他們的戰鬥,尤其是柏知每次攻擊時的不同傷害,能讓地球快速羅列出一張攻擊圖紙,防禦再強的生物,也總是有相對的弱點,哪怕是一堵密不透風的牆,地球都能給你分析出來,裏麵某塊磚的用料少了幾克,可以變成攻擊的弱點。

  更比說柏知的攻擊有效下的岩皮巨龍,配合著大精靈們的撕裂傷口效果,總會暴露出問題的。

  這個時候,也不需要想別的,怎麽解決掉岩皮巨龍就是所有問題。

  柏知和梭梭也開始掛彩,哪怕有機械化的金屬防禦,也難免會撞傷或被擊中,尤其是最危險的一次,是柏知被岩皮巨龍的尾部一甩,在高速移動之中從梭梭的身上掉下去,差點被岩皮巨龍的爪子抓到前,梭梭憑空扭身,轉頭叼住柏知的右臂,又把人拽了回來。

  咳了兩聲壓了一下背部被重擊之後的惡心感,柏知給自己握住刀的手重新纏了一段布條,免得被龍血浸濕之後,掌心會打滑。

  梭梭和柏知配合默契,為岩皮巨龍帶來不小的困擾,讓柏知成功拿出片魚的技術,把岩皮巨龍劃出大大小小無數的傷口。

  而院士他們也不是守在旁邊,隻負責摁下星點捕捉器開關的,他們想到岩皮巨龍大量的血液和超過一定大小的身體組織,能變成新的岩皮巨龍的特點,帶來很多吸納器,就是為了現在這個時候,讓大精靈們能把岩皮巨龍不斷添加的傷口中,滴落下來的血液或是其他部分收起來,當即銷毀。

  連原材料都沒有了,任你岩皮巨龍再怎麽分裂,都很難組成新的岩皮巨龍。

  這個吸納器是由地球設計,小精靈們趕工完成的,沙古他們來到大精靈這裏後,別的沒有做什麽,除了暈倒就是在加班加點的趕工製作。

  而現在,辛苦是值得的,因為院士他們帶來的這些小東西,派上用場之後效果不錯,讓岩皮巨龍身上的傷口都多到不行,新的岩皮巨龍卻隻出現了一兩次,還是很小隻,就地被大精靈解決的。

  疼痛和星點的減少,讓岩皮巨龍憤怒而狂躁著,它是認清楚了,目前為止,大精靈根本對它構不成什麽威脅,讓它最難受的存在,就是柏知和梭梭。

  於是,一直處於挨打狀態的岩皮巨龍,再一次發生變化,龐大的身軀縮小了不少,甚至,還又變出一條尾巴來。

  和梭梭這種毛絨絨的小可愛尾巴不同,岩皮巨龍的尾部帶著腐蝕性,沾上之後能讓柏知痛到忍不住抖一下。

  而且,岩皮巨龍的尾巴很靈活,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卷住或是被抽打。

  縮水之後的岩皮巨龍身上的傷口也小了很多,多出來的尾巴當即就抽飛了幾個大精靈,而且,縮水之後對柏知他們來說,依舊龐大的身形,居然提高了反應速度和敏捷,讓梭梭有幾次都被岩皮巨龍擊中了。

  文明禮貌近二十年的柏知,都很想指著岩皮巨龍罵一句,有沒有這麽玩的,不僅能合體變大,還可以控製自己縮小提高敏捷,如果不是柏知發現,每變化一次身形,岩皮巨龍就會疲憊很多,她都覺得今天肯定要玩完了。

  地球一方也快被岩皮巨龍氣到咬牙切齒了,如果眼神能轉化成實質力量,那麽岩皮巨龍肯定要先受到一波地球的眼神射線攻擊。

  但可惜,現在能幫柏知的隻有自己,她和梭梭的體力也有限,一改之前的猛攻風格,也開始變得謹慎小心起來。

  大精靈們也沒有退縮,依舊努力的擴大著柏知給岩皮巨龍帶來的傷害,他們被岩皮巨龍相克,無法造成什麽具體的傷害,但也不是輕易認輸,會把一切交給柏知來承擔的。

  雙方互相支持守候,對彼此都是分擔壓力,不會輕易的讓柏知或大精靈任意一方,陷入危境。

  隻是,現在岩皮巨龍專挑柏知和梭梭來攻擊,哪怕是送到麵前的大精靈都無法吸引它的注意力了,讓柏知和梭梭躲閃的也很辛苦。

  然後,在地球一方緊張的守著這一切,恨不得咬住指節來舒緩自己的忐忑心情時,柏知的右腿被岩皮巨龍抓住,死死的攥住,另一隻爪子過來,恨不得要當場撕碎柏知。

  除了柏知自己,梭梭是最快發現這個問題的,他奈何不了抓住柏知的爪子,當即就想另一隻爪子撲過去,為柏知的掙脫留足時間。

  而終於把柏知和梭梭分開的岩皮巨龍,狡猾的發出一聲嘶吼,用突然冒出的第三條尾巴當頭向梭梭甩去,哪怕梭梭盡力躲閃,也被抽到了身上。

  柏知都能聽到,梭梭的骨頭哢擦斷裂的聲音。

  但是,梭梭沒有停,哪怕身形有些塌陷,也沒有影響他的速度,依舊全力撲向了岩皮巨龍另一隻爪子,不給它撕碎柏知的機會。

  獸態與獸態對戰,哪怕有大小之分,也是不容小覷的,不用隨時照顧柏知的梭梭,明顯被岩皮巨龍低估了,這個黑色的影子,猶如一道利刃,劈向了岩皮巨龍,哪怕被尾巴擊中幾次,都沒有阻擋他的衝勢。

  而給岩皮巨龍造成不小麻煩的梭梭,也讓柏知有了逃脫的機會,右腿的斷裂痛的柏知冒汗,但她顧不上這些,反手握刀就近紮向了岩皮巨龍,然後身體憑空快速的旋轉,硬是給岩皮巨龍旋出一個坑。

  梭梭也因此能逃脫岩皮巨龍的利爪和尾巴,隻是,看上去受傷不輕,有一半的骨頭可能都被打碎了。

  “該死!”柏知眼底通紅,憤怒的盯著岩皮巨龍。

第九十章

  梭梭和柏知同屬星辰二代, 但性格完全不同。

  和人形的柏知不同,星辰一代將小黑貓送到了偏僻的山林, 過著完全回避人群的生活, 自由自在的,不被注意的, 像個影子一樣, 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生活。

  這和性子明亮樂觀,喜歡搞事情, 精力旺盛,要當個閃閃發光愛豆的柏知, 完全相反。

  平時在家裏, 淩婭會限製孩子們吃零食, 如果柏知和梭梭都想吃牛肉幹,柏知是真的可以在地上打滾耍賴,然後左扭右扭去摸兩個牛肉幹來吃, 而梭梭不會,小黑貓矜貴的舒展身體, 蹲坐在放牛肉幹的櫃子旁,憂鬱的自顧自蹲著。

  一般來說,淩婭會無視柏知, 然後,為小黑貓的儀態滿分送上牛肉幹。

  所以,這麽一個不喜歡出現在眾人麵前,保持優雅, 時刻幹淨的小黑貓,現在為了柏知,拋開了自己習慣的黑影,衝在了最前方,哪怕骨頭碎裂也要固執的向前。

  柏知沒有見過梭梭,猶如黑色綢緞的皮毛被血液打濕成縷,矯健的四肢碎裂後變得塌軟無力,最漂亮的藍色眼睛,被抓傷了一隻,剩下的那一隻,也被血液慢慢侵染著。

  這一切,還是建立在梭梭極強的自愈能力之上,否則,柏知都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見到活的梭梭。

  她的梭梭,什麽時候受過這麽重的傷?

  總是吐槽梭梭是大爺,偶像包袱幾噸重,愛幹淨還講究,個貓形象管理滿分,可是,柏知跑去刷浴缸,跑去攪泡泡的時候比誰速度都快。

  她也喜歡看到梭梭保持著優雅矜貴的模樣,那個不會被別的東西打擾,自由舒展的小黑貓。

  隻是,世事不由人,從梭梭變成很小隻,躲在柏知的背包裏被她帶出國開始,對於梭梭來說,自由的分量就慢慢讓位於柏知了,他也喜歡圈在家裏睡大覺,也喜歡狀似路過的守在廚房邊,被淩婭和陶岸陶汀投喂,還喜歡和家裏的掃地機器人死坑,一爪掀翻,再掀回來。

  但柏知比這些喜歡,還要再重要一點,於是,柏知出現的地方,一定能找到一隻小黑貓,直到天幕事件發生,候選者的名單出現,梭梭依舊沒有離開柏知。

  她去哪裏,他也去哪裏。

  柏知的世界裏有很多很多,可是,梭梭的世界裏隻有柏知,他和這一切的關聯點就是柏知,怎麽會輕易離開?

  現在,最漂亮的那隻小黑貓,後半身無力的拖在地上,流出來的血液打濕了順滑的毛毛,掙脫岩皮巨龍之後的梭梭下意識往柏知這邊走,可是,隻有前爪可以用力氣了,不再輕巧的動作,更像是拖行。

  柏知是個非關鍵時刻,眼淚和不要錢一樣的慫包,尤其是在淩婭和陶岸陶汀麵前,眼淚和借來的水包一樣,打滾大哭求原諒,沒有柏知這個小厚臉皮做不出來的。

  可是,真正的關鍵時刻,尤其是柏知感覺到壓力、疼痛或是悲傷時,她是不哭的,在問題麵前眼淚不起任何作用,柏知能把眼淚當成耍賴的工具,卻不會把它當成自己示弱的妥協。

  但,但她看到梭梭擋在她的麵前,努力向她靠近的時候,哪怕柏知在心底告訴自己,這個時候要鎮定,要冷靜,可是,梭梭湊過來的時候,還是從她的臉頰上舔到了眼淚。

  藍色的眼睛眨了眨,將快要流到眼眶裏的血甩去,梭梭有點困惑,柏知怎麽哭了呢?

  “哇——”管它的示弱還是妥協,柏知圈住梭梭,聞到濃鬱的血腥味時,已經想不了太多了,簡直和小朋友爆哭一樣的嗚咽出聲,拿袖子蹭了蹭梭梭眼睛周圍的血,給他灌了一瓶大精靈出品的療傷劑,讓梭梭休息片刻,握著刀就站了起來。

  從柏知被抓住,梭梭去攻擊岩皮巨龍,然後柏知掙脫後,梭梭也逃離出岩皮巨龍的爪子,再到柏知給梭梭灌了一瓶療傷劑,時間並沒有過去多久,甚至柏知哭出來的聲音也才剛剛開始。

  但是,不隻是岩皮巨龍會暴走的,邊哭邊揮刀而向的柏知也是會暴走的。

  柏知的哭,沒有半點梨花帶雨的美感,完全就是眼眶通紅,小孩子要抱去醫院打針,哭到脫力的那種嗚咽,不美不嬌也不軟,可是,就是很傷心,很難過,同時,破壞欲還很強。

  討厭的東西,那就直接摧毀,岩皮巨龍就在這個範圍之內。

  開大又不是岩皮巨龍的特權,柏知厲害起來自己都怕。

  哭的比誰都可憐,但是,動作卻也比誰都凶,柏知一刀一步,哪怕岩皮巨龍再怎麽掙紮去抓她,都沒有被搖晃下來,直到她把自己固定在岩皮巨龍的後腦部分,拿著刀和鑽機一樣的使勁往下紮,手臂因為過於用力繃的很緊,渾身沾滿了龍血腐蝕了皮膚,也很快閃過金屬色恢複原樣。

  很痛,尤其是快要被甩脫時,整個人像是要被拽開;很痛,尤其是帶著硬刺的尾巴砸在背上,整個人的呼吸都要被打斷;很痛,尤其是腥臭的龍血澆在身上,還不斷的腐蝕著皮膚,同時又快速自愈著,就像是泡在辣椒水裏的痛。

  但是,再痛也沒有柏知眼睜睜看著梭梭被狠狠摔下來,擋在自己麵前那種無能為力感痛。

  “你,為什麽這麽討厭?”不管岩皮巨龍能不能聽懂,柏知自顧自的嘀咕了一句之後,將手裏的厚刀一分為二,下意識深呼吸一下,然後雙手持刃,拚盡全力的撞向岩皮巨龍的後腦。

  柏知的體型不占優勢,想要大麵積創傷岩皮巨龍很困難,所以,找準弱點,全力攻擊才是正道,被龍血濺滿一身,隻覺得視線都變成紅色的柏知,腦袋裏飄過一個不太相關的想法。

  回去之後,再也不想吃毛血旺這道菜了,看到之後,都覺得胃疼。

  而在灌下去的療傷劑的幫助下,全力發揮作用的自愈能力讓碎裂的骨頭慢慢複原,梭梭也漸漸能站起來了,隻是,他的視線一直都沒有離開柏知,看著柏知在給岩皮巨龍致命一擊的時候,藍色的眼睛充滿了凝重和警惕。

  後腦位置的危險讓岩皮巨龍發狂,摧毀著周圍的一切,想要將柏知從身後甩下去,猙獰而蠕動的皮膚也悄然發生著變化,像是水波一樣不斷的靠近著柏知。

  離得最近的梭梭最先注意到這裏,奮力衝向柏知,想將柏知帶離岩皮巨龍,而不遠處幫忙吸收星點的院士他們,也驚訝的發現岩皮巨龍的變化。

  粗糲的外表,慢慢的發紅,變成像岩漿一樣的流動半固體,慢慢改變著的岩皮巨龍像是給後腦的柏知設了一個陷阱,隻待將她吞噬。

  可正在努力擴大岩皮巨龍後腦的傷口,抓緊時間想給它全力一擊的柏知,根本沒有意識到,之前的物理攻擊還能突然變化,正在暗中等待給她最後一擊。

  不管岩皮巨龍這種變化是不是最後的保命手段,物理攻擊突然變成法術畫風的改變,讓旁邊負傷的大精靈和根本就幫不上忙的候選者,連提醒柏知的機會都沒有。

  等柏知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像是岩漿一樣冒著泡的半固體,已經離她隻有兩把刀的距離了。

  手裏的金屬是柏知半機械化的產物,融合著她吃過所有金屬的特性,現在,也是柏知和岩皮巨龍抗衡的唯一屏障,隔著雙刀,一邊是苦苦支撐的柏知,一邊是疼痛難忍卻還要柏知命的岩皮巨龍。

  該怎麽幫柏知?

  負傷的大精靈和候選者紛紛想辦法幹擾岩皮巨龍,哪怕能削弱一分,都能給柏知帶來優勢,連沙古他們都爬出應急包,邊抖邊拿出彈藥往岩皮巨龍身上丟,走開,討厭的壞蛋,不準你傷害柏知。

  猶如岩漿一樣的半固體,讓岩皮巨龍遠看像是燃燒著火焰一樣的巨龍,任何的傷害都被這種像是火光一樣的赤紅色吞噬,而柏知手裏的雙刀,也慢慢的開始支撐不住了。

  就像是被高溫烤化一樣,雙刀的邊緣開始變薄,發軟,柏知和岩皮巨龍的距離也越來越近,‘呦——’的一聲,慢慢被植物裹緊,試圖用龐大的身體撞歪岩皮巨龍,讓柏知有機會翻盤,也沒有成功,反而被岩皮巨龍的外皮灼燒。

  柏知也不好受,麵前的空氣愈發稀薄,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類似於硫磺的味道,她和岩皮巨龍太近了,近到根本看不到其他的東西,眼前隻有雙刀和岩皮巨龍,身後是她被迫後退,不斷踩出的深坑。

  雖然能感覺到,岩皮巨龍也在苦苦支撐,但是,柏知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解決岩皮巨龍了,雙方陷入了僵持,隻是,柏知並不一定有岩皮巨龍堅持的時間長。

  這個時候,隻聽到岩皮巨龍一聲痛苦的嘶吼,柏知敏銳的發現雙刀那邊傳來的力量變弱,迅速退離,準備再次前衝找到自己之前在岩皮巨龍後腦標記的傷口時,她看到了梭梭。

  黑色的影子撞向火紅色的岩皮巨龍時,由一小點黑色,不斷的吞噬著對方的火紅色,然後,黑色不斷的擴大,火紅色不斷的縮小,最後,一隻和岩皮巨龍體型相當的黑色怪物,在火光之中與岩皮巨龍撲殺起來。

  柏知連靠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一股並不會傷害到她的力道送遠,葉子已經焦卷的植物很快卷起掉在附近的柏知,攀住慢慢立刻遠離了岩皮巨龍。

  而黑色的怪物,擋在了岩皮巨龍想要前進的方向,用獸態最原始的撕咬撲殺,於一片火海之中,變成一黑一紅兩道拚命的光團。

  被植物卷起立刻遠離的柏知,隻覺得指尖都冰涼到發抖,沒有誰比她更快的反應過來,這個黑色的影子是誰。

  她可以吞食各種各樣的金屬,以獲得相應的金屬特性,同理,梭梭實際上也是能吞食各種各樣的獸類,來得到相應的血肉力量。

  隻是,柏知的機械化能力具現於身體之外,讓她可以憑空拿出厚刀或是其他武器,並不會對柏知產生什麽不利影響。

  梭梭相反,吞食的血肉力量將集中爆發在他的身體裏,更具有毀滅性,更具有殺傷力,同樣,更不可控。

  所以,梭梭從沒有用過這個能力,他不確定自己吞掉什麽之後,會不會就變成什麽小怪物。

  越強大的力量,需要付出的越多,帶來的不可控性也越高,就像是個一次性的大招,用完可能自己都要撲街那種。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