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81節

  這就能讓柏知身邊,多出現一顆小光點的。

  而有了小光點的幫助,柏知也很快找到了慢慢。

  在出發之前,慢慢也是在聯邦食堂裏蹭吃蹭喝,溜光水滑的怪,但是,在這個畫麵裏,被人類當成救援隊使用,折騰的慢慢疲憊不堪,它還不太懂,為什麽之前給它抓魚的人類,現在要勒住它的尾巴,讓它做很多事情,拽的鰭都痛。

  “走吧,傻慢慢,叫你臉盲,這又不是當初給你喂魚的小兵們。”柏知是知道慢慢很喜歡當時出發前,給它專業捕魚的那幾隊小兵,一群年輕人還都摸過慢慢的鰭,所以現在,慢慢被人類的繩索捆住,被勞役著也沒有掙紮,就是繞不過這個彎。

  當時你們都給我魚吃的啊,為什麽現在總在拽我的鰭和尾巴?

  所以,臉盲是病,要治。

  慢慢那麽大的一隻,委委屈屈的趴在地上,邊挨柏知的訓,邊任柏知解開自己身上的鎖套,然後,身邊有一群新的小光點,湧向了慢慢。

  這些小光點就是來自慢慢很喜歡的那些小兵們,他們也依然記得慢慢這個大家夥,海怪不太在意什麽地球危機,有魚吃的時候,總是會很開心的‘呦——’一聲,然後噴他們一身的海水做感謝。

  很多感情都是相互的,慢慢就是想著他們,才願意被那些壞心意的人勞役,畫麵之外,這些接觸過慢慢的小兵們,也在攥緊拳頭盯著慢慢的鏡頭,憤怒於慢慢被船員欺負,也感動於慢慢是記得他們,才願意被別人擺布。

  現在,柏知告訴慢慢,那些它喜歡的小兵們不是壞人,沒有欺負它,是慢慢自己認錯了臉,慢慢就不委屈了,甩甩尾巴‘呦——’了一聲,雙方的信任感建立,來自這些小兵的光點們就立刻暖洋洋的團住了慢慢。

  那些小兵們在掛念著慢慢,慢慢也願意相信這些小兵們,所以,慢慢也被奶了一口。

  “梭梭,你相不相信戰友情?”看著狀態全滿的慢慢,柏知把眼神轉到了兵王身上。

  這個小光點簡直是負麵狀態接觸的最佳品,兵王現在昏迷不醒的,基本上沒有什麽戰鬥能力,把他弄醒,也召喚一次小光點如何。

  柏知想到的,地球自然也早就想到了,兵王有一群過命交情的戰友,在畫麵裏兵王被設局時,就已經有不少戰友憤怒到不行,這是他們的戰友,憑什麽被構陷誣賴,在柏知成功得到小光點之後,這群戰友就已經一起鄭重的交過保證書,拿自己為兵王做擔保,承諾兵王不會這樣做的,他們也不會允許這種犧牲兵王的事情發生。

  和淩婭她們這種家人的愛,粉絲的應援和小兵們的心疼慢慢不同,這些戰友是以自己做擔保,給了鄭重的承諾,不隻給了兵王信任,還帶有自我約束。

  於是,柏知想辦法弄醒兵王,問兵王還信不信自己的戰友時,身邊出現的不是光點,而是大大的光團,直接給兵王刷滿了狀態。

  兵王的記憶還是有些渙散,他記得自己回到了聯邦之後,被設局陷害,後來就是折磨研究,記憶出現了斷層,再醒來看到柏知,還沒有反應過來,先被問了這麽一個問題。

  為什麽不信,他當然信,都是交付過後背,真正時刻敢用自己的命搭救的戰友,他為什麽不信,隻是狀態欠佳,兵王想提醒柏知這一切有詐,都很難說出口。

  然後,大大的光團包裹了兵王,讓兵王立刻回到了全盛時期,也讓柏知圈緊了梭梭難以置信,“這個光點居然還有質量之分?為什麽我們和慢慢的是光點,這個就是光團?”

  簡潔的和兵王解釋了一下始末,柏知苦大仇深的蹲在大光團旁邊,再看看自己身邊的小光點,隻覺得紮心了。

  放在娛樂報紙上,就是大咖被新人逆襲,她不再是大家最偏愛縱容的愛豆了。

  ——發生了什麽?為什麽我們的光點多歸多,沒有兵王的光團大?

  ——第一次應援,沒別人家強,心情複雜。

  ——啊,我們柏知眼巴巴蹲在兵王光團前的表情好可愛,想給她舉花花。

  兵王也對光團一頭霧水,按理說,柏知的應援絕對是第一強,之前的光點多到下雨就能看出來了,可現在,自己的數量是不多,也奈不住這是大光團啊!

  “我覺得,這其中應該是出了什麽差錯。”兵王看著柏知恨不得揉揉光團的表情,覺得還是要解釋一下。

  柏知幽幽的給了一個小眼神,然後讓兵王恨不得吐血表示清白,他們真的都是戰友,純純的戰友情!

  “你們會不會說一些特定的話?”軍隊裏是有一些慣用口號的,柏知想知道,兵王他們會不會說類似的。

  “有。”兵王挑了一個他們執行危險任務之前,隊裏最常用的宣誓詞,念給柏知聽。

  “等等,剛才那句是什麽?”柏知聽著聽著,突然要求暫停,想讓兵王再重複一遍之前那句。

  “勇氣化為利劍,所向披靡;責任化為劍鞘,庇護無辜。”兵王不太懂,這句為什麽讓柏知暫停了。

  “如果你們其中一個被誣陷了,其他人做擔保的時候,會寫一個類似保證書的東西是不是?”柏知看兵王點點頭,然後抓過來梭梭的尾巴,像是教鞭一樣在手心輕拍,“如果我是星海聯盟的成員,那麽我最喜歡這句話。”

  “從我們進入大精靈的城市,考驗就開始了。”柏知向兵王解釋,“傲慢是大精靈給我們的直觀印象,帶著寵物攀比是源於妒忌,你們擋住我不讓我看的地方是色欲,快到議事廳飄著香味和吵鬧聲不斷的,是暴食和憤怒,像是遊樂場一樣的荒誕遊樂場無人工作是懶惰,還有,我們所有人的貪婪。”

  “傲慢,妒忌,色欲,暴食,憤怒,懶惰和貪婪。”柏知很正經,“你看,七宗罪,完全是我們公司編劇部當年的創作熱點。”

  “所以,考驗星海聯盟的成員,有沒有實力開拓探索,是否有足夠勇氣麵對危險和未知,同時,也要看這份強大是否會自我約束,會自我控製。”

  柏知給自己鼓了鼓掌,“剛才那句話,就是這個意思,現在做個小實驗。”

  衝著天空揮了揮手,柏知做了一個經常在粉絲前的起勢動作,然後,關注畫麵的粉絲很懂的重複了那句話,接著,就是柏知差點被身邊冒出來的光團撞倒。

  而柏知說給兵王的解釋,也很快被地球各方接受。

  也是,就算一國加入新組織或新聯盟,都要遵守規則,表現自己積極的一麵和相應的責任感,更別說地球正式進入星際時代。

  戰勝未知的,隻有勇敢。

  戰勝惡意的,隻有約束。

  成,在自己手裏,敗,也在自己手裏。

  “如果這是真的,記得給我們公司的編輯部加工資!”繼續對著天空比劃,柏知很清楚,地球一方肯定能看到這些的。

  然後,被再次冒出來的光團壓倒。

  這,一定是來自編輯部員工,對老板這個時候還不忘給自己爭取福利的感謝。

  “梭梭,扶我一把。”光團太多,柏知掙紮著伸出一條手臂,向梭梭求救。

第八十五章

  不太知情的路人看‘軒楊柏知’, 隻覺得這是個很迷的公司。

  剛開始,公司是柏知和兩個朋友籌資設立的, 大家都覺得, 這是小明星劃水闖闖商業圈,公司絕對撐不過三個月。

  結果, 柏知的兩個小夥伴有點特別, 自帶大集團支持,公司不止撐過了三個月, 還有點新起之秀的趨勢。

  但娛樂圈裏幾個龍頭大哥擋在前麵,‘軒楊柏知’很難從中殺出一條血路的, 眾人覺得, 這個就是公司的極限了。

  沒想到, 柏知他們四處跑去挖幕後人員,給他們五險一金,給他們穩定待遇, 給他們業務培訓,還給他們積分製的獎勵和幫助。

  這個, 可比藝人明星便宜的多,同樣,長遠看, 效果也好得多。

  ‘軒楊柏知’慢慢的攢了好幾套質量過硬的製作班底,很多明星或個人工作室都會第一反應想到這個公司。

  畢竟,這年頭,自助式來挑選不同級別的幕後人員, 來為自己服務的公司,估計也就‘軒楊柏知’了。

  再後來,‘軒楊柏知’這個公司的老板之一,陶柏知發展的勢頭過猛,一人之力完成了很多龍頭大哥的公司也做不到的事情,更多的新人也願意考慮柏知的公司,直到天幕事件,大家都以為要玩完的時候,‘軒楊柏知’的公司官博居然還在更新。

  世界危機之前,居然還能出策劃,柏知到底給了多少工資,他們出雙倍行不行。

  ‘保護’模式之下,人和人之間無法直接傷害,但是,很多公司裏都發生過員工對老板大罵一頓的事情,什麽不要臉的老板年終獎都是逼著他們辦信用卡的贈品,什麽一到下班的時候老板就僵著臉守在打卡機旁邊,什麽老板總是找借口克扣獎金給漂亮的小秘書使勁發福利。

  反正,把這些黑心老板臭罵一頓,才揚長而去。

  良心的企業家是有的,可惜,黑心的老板更多,天幕事件之後,哪怕有官方在鼓勵就業,很多公司都招不到人的原因就在這個地方。

  誰知道地球什麽時候玩完,那自己還有什麽必要為了點破工資被老板拚命使喚。

  在這種對比之下,很多人就盯著‘軒楊柏知’,想看笑話。

  他們就覺得‘軒楊柏知’的崛起速度過快,裏麵肯定有不為人知的肮髒,還積分製,怎麽不上天呢?

  萬萬沒想到,人家公司的老板還真的上天給他們看,在候選者消息公布之前,最不穩定的一段時間裏,還有躺在家裏的員工被柏知一個電話打過來,跑回去加班寫策劃。

  反正事情不能再差了,員工也挺願意回公司呆在一起,給柏知出計劃書。

  等候選者計劃公布,‘軒楊柏知’就結束了之前的假期,能返回公司的員工可以回來了,公司要開始新的發展期,忙起來了。

  在柏知他們離開地球之後,‘軒楊柏知’差不多是聯邦非官方宣傳之首,憑借正麵的、積極的形象,在民眾心中狠刷了一波存在感。

  這些員工,簡直優秀到其他老板都眼紅的那種,他們一直都很想知道,柏知和齊軒石楊,都是怎麽培訓員工的向心力和執行力的。

  直到看到畫麵裏,柏知這個時候還不忘給自家編輯部爭取公司,暗中觀察的老板們好像有點明白了。

  柏知有著很適合當團隊領導的形象,很閃閃發光的,很讓人信服的,小方向不計較,大方向有威信,別說這些員工死心塌地了,就是很多老板想到不管什麽時候,隻要跟著柏知往前走,自己不用擔心未來或是危險的感覺,他們都有點想入股‘軒楊柏知’,呆在柏知的團隊裏。

  就是‘軒楊柏知’最近的市值漲的太快,柏知和齊軒石楊也沒有接納新的合夥人的打算,他們隻能放棄。

  而被光團壓到爬不起來的柏知,終於借著梭梭站起來,抹把汗拍拍大光團,“各位要含蓄一點,穩重一點,太熱情了!”

  不算梭梭,當時出發的十個候選者裏,現在隻找到了三個,柏知和兵王決定,先去找院士和隱世高手。

  既然這一切都是假的,那麽,死去的候選者是不是還有複活的可能?大光團可是很厲害的,柏知不相信候選者就這麽輕易的畫上句號。

  進入遊樂場似的議事廳後,每個候選者都提高了警惕,哪怕有一句‘恭喜你們,完成任務’也不會讓他們全然相信,所以,柏知不相信那些候選者被害身亡的消息都是真的,哪怕對方還有一口氣,她都要把人帶回來。

  離開地球的時候,他們可都是宣過誓的,多少人離開,就多少人回來,一個都不能少。

  來自不同地區,之前素不相識的十個候選者,在離開地球之後彼此照顧,互相守護,這種感情不能有缺少的部分。

  “走。”兵王狀態恢複,讓柏知的壓力直接下降了一個等級,再多的惡意撲來,也有一個強輸出擋在前麵,柏知和梭梭都輕鬆了很多。

  又解決了一次小的追捕,兵王活動一下手腕,轉頭找柏知和梭梭的時候,發現柏知不知道從哪裏拖來一個大浴缸,伸著手在水裏攪泡泡。

  這是在做什麽?

  柏知被問的時候,苦著臉指了指旁邊的梭大爺。

  她家公司的藝人都沒有梭梭注重個人形象,貓科動物的愛幹淨在梭梭身上發揮的淋漓盡致,條件不允許的時候,梭梭安靜的像個影子,條件允許的時候,梭梭就是個亮爪子的大爺。

  尤其是,在兵王和柏知他們準備休息的地方,梭梭發現了自己常用的沐浴液和大浴缸,立刻就卷著尾巴把柏知發配去攪泡泡了。

  期間,柏知一直試圖勸說梭梭變小一點,節約用水,環保方便,然後,被梭梭的尾巴懟回去了。

  梭梭又不傻,在杯子裏洗泡泡,哪有在浴缸裏洗泡泡舒服。

  於是,柏知跑去刷浴缸,跑去調水溫,再伸手攪泡泡。

  大隻果然也有大隻的不好,以前梭梭一小點的時候,拿個盆攪兩下就好,現在,近兩米長,浴缸放滿水,能把柏知攪到崩潰。

  兵王:“……”

  他是知道柏知和梭梭真實身份的,但看看這兩個家夥,哪裏和實驗品沾邊,誰家實驗品會挑沐浴液的香味,還要用浴鹽洗泡泡的。

  柏知在旁邊攪泡泡快攪到手殘,在旁邊衝過澡的梭梭伸了個懶腰,舒舒服服潛進浴缸裏,溢出來的泡泡糊了柏知一臉。

  “梭梭,你知不知道我這張臉被多少粉絲投過保!”柏知抹掉臉上的泡泡,指著自己的臉控訴,她可是霸占聯邦神顏榜多年第一的愛豆,連眉尖都有粉絲要投保,絕對是含金量很高的麵孔。

  現在,被泡泡糊一點,顏霸的尊嚴何在。

  ——雖然我也很吃柏知的顏,連化妝師不小心刮到柏知的臉都會暴怒,但是,現在我站梭梭~

  ——哈哈哈,是是是,之前就有帖子,說柏知的臉要是受到什麽傷害,能讓多少家保險公司賠到心碎!

  ——樓上等等,那個是段子啦,五官不一定都能投保成功的,不過柏知的臉的確該上保險,好看到簡直是大眾福利。

  然後,梭梭斜眯了柏知一眼,遞過去尾巴尖讓柏知捏著玩。

  小貓崽的時候,梭梭的尾巴就比其他同體型的貓科動物胖一點,現在變成大隻版梭梭,尾巴捏起來的手感就更好了,隻是梭梭平時很少主動給柏知遞尾巴尖。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特殊占有 他在看著你 卻綠 你笑起來很甜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