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80節

  冷著臉,柏知抱著梭梭站在二樓看著一切,眼神放空,好像和觀看畫麵的地球上諸位相對。

  慚愧嗎?羞惱嗎?一切的惡意就像是窺伺在旁的豺狼,終於露出爪牙,將你撲殺。

  現在,柏知他們到底去了哪裏,就很明顯了。

  他們在來自地球的惡意之中,深陷泥沼。

  得到過地球一方的支持,那麽,現在體會一下來自地球的惡意。

  畫麵裏,淩婭和陶岸陶汀擋在了柏知麵前,柔柔弱弱的三個人,不讓這些衝進來的家夥靠近柏知一步,隻是,她們怎麽能擋住這些暴徒,像是花枝一樣的美人,被破碎的撞在牆上和地上,還死死的抓住他們,讓柏知快跑。

  “我討厭這個。”柏知用指尖狠狠的掐住了掌心,強壓眼底的淚意,明明這都是假的,媽媽和姐姐們為什麽還要拚死護住她,既然是假的,她寧願淩婭和陶岸陶汀也放棄她,傷害她,而不是這樣的保護她,救她。

  梭梭從柏知肩頭跳下來,對著那些傷害了淩婭和陶岸陶汀的人撲過去,柏知也從虛空拿出一把刀,不甘的抬眼,“這是一個死局,我們不反抗,就會任由你們擺布,我們反抗,會讓你們警惕害怕,隻是,選擇權,什麽時候在你們手上了?”

  屬於柏知的鏡頭,第一次產生扭曲和破碎,地球上所有人,則為柏知剛才的話深思。

  從一開始,柏知就知道這些是假的,甚至猜到,這一切地球在看,可是,她什麽都不做,候選者們則是全滅,她做些什麽,又會讓地球警惕,擔心柏知回到地球之後真的這麽對待他們。

  隻是,選擇權從來不在看客身上,而一直都在柏知手裏。

  她要做的,她要保護的,她要憎惡的,一切都由她來決定,誰也無法幹涉。

  而此時,一封聯名信,則在地球傳來。

  來自參與柏知他們信號對接處理的一線工作人員,來自‘軒楊柏知’的高層,來自不同候選者的粉絲管理員。

  《你們,會這麽想嗎?》

  柏知他們遇到的一切,來自想法的惡,那麽,他們能做些什麽,幫幫畫麵裏那個與全世界為敵的她?

第八十四章

  柏知和梭梭, 作為星辰二代僅有的兩個成功實驗品,本身就有著‘戰爭機器’的特性, 畢竟, 適應能力和整體實力是直接掛鉤的,違規實驗室怎麽可能會研製出溫和無刺激的實驗品。

  隻是, 兩個小家夥很幸運, 除了星辰一代的保護,還又陰差陽錯的逃過實驗室追查。

  被淩婭和陶岸陶汀撿到, 再被很溫暖的撫養長大後,柏知又找到了梭梭, 一人一貓有著自己的生活, 家人、朋友一樣不缺, 而不是被既定的命運左右。

  把命運捏在自己手裏的柏知和梭梭,現在做了他們的選擇,哪怕知道淩婭和陶岸陶汀是假的, 也要保護下去,擋在她們身前, 真真假假,隨心而已。

  所以,梭梭像是道黑色的影子跳下去, 身形拉大,一直被淩婭和陶岸陶汀說是長不胖的小黑貓,直到伸展為身長近兩米,筋肉分明, 蘊含著爆發式力量的捕食者,和黑豹類似,但更具威脅性的身軀,寒光閃閃的爪牙和利齒又有著其他的區別。

  柏知也握緊了手裏的武器,冷著臉一腳踹翻了麵前的人,揮刀而下,等地球屬於她的鏡頭裏,突然出現的扭曲和破裂結束後,隻見柏知站在一隻比腰還高的黑色巨獸旁,一人一獸身邊都是被砍碎飄散的黑煙,而淩婭和陶岸陶汀所在的位置,也變成了三顆亮晶晶的光點,迅速融近了柏知的身邊,溫暖了柏知臉上的冷凝之色。

  而與此同時,地球能看到的畫麵旁,有一個下降的柱狀圖,和一個微微上升的柱狀圖,很明顯,前者是目前為止具有壓倒性優勢的惡意,而前者則是隻有一點點,但卻不容忽視的善意。

  淩婭,陶岸陶汀,這三個人是什麽時候,都不會放棄柏知的,不管是在虛假的投影之中,還是在真實的地球上,柏知相信這一點,淩婭和陶岸陶汀也相信這一點,所以,她們被柏知守護後,就變成了暖暖的星光,融在了柏知身邊,告訴她,她們陪著她。

  摸摸小光點,柏知有點委屈的皺眉,看著身邊第一次露出戰鬥狀態的梭梭,抱著蹭了蹭,然後,被梭梭堪稱鎧甲的毛發紮了一臉,痛到埋頭蹲下來,“梭梭,我的臉!”

  梭梭很無奈的甩甩尾巴,能蹲在柏知肩頭的迷你狀態,當然是軟乎乎和小玩偶一樣,毛毛也很柔軟,現在它看著就很猙獰可怕,柏知還敢往自己身上蹭,這不是找紮嗎?

  好在柏知的皮膚構造也不太一樣,被紮痛也沒什麽事,伸手揉揉梭梭的耳朵尖,柏知圈住梭梭的脖子,“沒關係,雖然這個世界都是假的,但我們可以去找找其他人。”

  雖然說,隻有梭梭是真的,但是,變成星辰點點的淩婭和陶岸陶汀飄到她身邊,讓她溫暖的同時,柏知想到,這是不是就是死局的翻盤之處。

  有像是貪婪的豺狗一般,在暗中窺伺著她,恨不得一看到柏知露出疲態就撲過來撕咬的惡意,也有堅定到能橫跨時空阻礙,閃閃發光的,溫暖人心的,支持她保護她的善意。

  伸手一捏,手裏的武器重新消失,柏知拍拍梭梭,對著虛空做了一個齜牙的表情,“我超凶的!”

  然後,喊了一聲媽媽和姐姐們的名字,比了一個小愛心的手勢。

  這簡直能讓柏知嘚瑟五分鍾,看,媽媽和姐姐們哪怕在假的地方,也是超級愛她的。

  而地球一方,凝重的氣氛也被柏知的超凶發言緩和了幾秒,從淩婭和陶岸陶汀身上,人們也發現了翻盤的機會,這不是死局。

  有那些躲在陰暗之處,醞釀著讓人作嘔壞念頭的家夥,自然也有站在陽光之中,一顆真心善良而柔軟的人。

  柏知要去找他們。

  雖然不知道攢夠很多星星會不會召喚神龍,但是,星星總比那種充滿著惡意的黑煙好。

  可惜,在這個被惡意統治的世界裏,柏知剛得到的善意數量有限,還不足以發揮什麽作用,她隻能先帶著梭梭躲起來。

  自從吃了幾次小精靈的應急包,柏知也可以控製自己擁有排斥生物的特性,能完美的避開很多監控和追蹤,一向愛睡覺喜歡藏在柏知肩膀上的梭梭,也沒有變回原本的樣子,像是個黑色的哨兵,守在柏知身邊。

  就是這個哨兵,總是被旁邊的柏知惦記,試圖風馳電掣一把。

  “梭梭,我們交換一下怎麽樣?”柏知把臉湊在梭梭麵前,提出互換條件,既然要趕路,她背梭梭跑一會兒,梭梭背她跑一會兒多好。

  梭梭實力拒絕,用眼神看向了旁邊的重型摩托車,然後,柏知伸手捏斷了摩托車的前軸,“哎呀,壞掉啦~”

  普通的貓科動物因為骨架問題,很難載物,可是,梭梭不一樣,融合了多種獸態基因,背柏知跑跑完全沒有問題。

  梭梭現在這個模樣,簡直就是彰顯大佬氣質的最好代表,重型摩托車比起來根本就和玩具一樣。

  而且,柏知很好奇,梭梭的速度到底有多快,是一溜煙就消失的那種嗎?

  被纏的沒辦法,梭梭隻能妥協,看了一下目的地,然後壓下耳朵,讓柏知立刻爬上來抱緊他的脖頸,“嗚—”

  一聲短暫低沉的喉音,梭梭讓柏知圈緊自己,然後,輕巧的躍出去。

  梭梭想躲的時候,連柏知都找不到,所以,前行速度絕對是很可怕的,柏知隻覺得要不是自己全身都貼在梭梭身上,自己就要懸空了,梭梭像一把刀,劃開了空氣,以離弦之箭的速度衝出去。

  酷到沒朋友的那種。

  沒等多久,梭梭跑到目的地,就看著柏知從自己身上爬下來,然後撐著地體驗‘暈車’的感覺,梭梭湊過去用尾巴圈住柏知的手臂,試圖把她拉起來,看看有沒有事情,結果,暈成這個樣子的柏知還舉起手,說自己還能來一次。

  從地球離開,坐星際跳躍的航空器都沒有暈成這個樣子,柏知摸出表看看時間,簡直要給梭梭的速度跪了。

  這可比開飛機刺激多了。

  然後,柏知就挽起袖子,準備背著梭梭跑一段,被梭梭強烈拒絕,立刻跑走。

  柏知跟在後麵追,一直安利自己跑的又快又穩,讓她背一下啊!

  梭梭沒有跑的太快,保持著讓柏知追,卻追不到的速度,讓柏知氣到臉鼓鼓。

  但臉鼓鼓總比一人麵對無數惡意,桀驁不屈的表情好,梭梭拿著柏知以前遛皮皮的方法,遛著活蹦亂跳的柏知。

  已經不是小黑貓的梭梭,更像是一個戰士,經常懶懶的圓眼睛也變得銳利清醒,星塵係列的實驗品全都是以人類為母本,情緒表達完整,哪怕不知道梭梭有沒有機會變成人形,內在也是‘他’,而不是‘它’。

  同是實驗品,柏知有著完整的人際關係和社會角色,可是梭梭不一樣,他的世界裏隻有柏知,最多就是以此為基點,淩婭和陶岸陶汀也能被他圈入保護範圍而已,這也是柏知去哪裏,小黑貓都會跟上,睡成一團也要陪在柏知身邊的原因。

  梭梭隻有柏知。

  而柏知也沒有辜負這份唯一,對她來說,梭梭也是不同於家人、朋友的存在,可以完全交付信任,不用掩藏自己的特別,也不會擔心彼此分別。

  畢竟,梭梭和她同出實驗室,在被星辰一代α抹掉的記憶裏,就是他們兩個相依為命,蜷縮在同一個觀察箱裏,偷偷的分享了彼此的能力,然後,隱藏自己活了下去。等到再次相遇的時候,柏知喊出了小黑貓的名字,把自己的梭梭找到了,哪怕忘掉,也能再次相聚。

  所以,不要露出難過或是失望的表情,這樣活力滿滿試圖把他抱起來的樣子就很好,梭梭不想看到蔫蔫的柏知。

  而時刻跟著柏知的鏡頭,也讓梭梭第一次出現在公眾麵前。

  和柏知親近的人都知道,柏知是養了一隻小黑貓,隻是這隻小黑貓神秘到不行,根本見不到幾次,‘軒楊柏知’的logo就是柏知畫的自家小貓,讓很多粉絲也猜測過,柏知家裏有個貓主子。

  現在,看到小黑貓從柏知的肩頭跳下來,變成另外一副模樣,義無反顧的保護著柏知,都經曆過之前實驗品風波的民眾們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隻是,可能沒有一次,他們會這麽慶幸柏知和梭梭的不同,要不然,柏知沒有足夠的實力保護自己,會像其他的候選者一樣,被控製甚至被害,那最後一點生機都要失去了。

  能看到所有鏡頭畫麵的地球,比柏知看到的東西多,他們已經明白了,這個才是星海聯盟的真正考驗,代表人類希望的候選者們,能在來自人類的惡意之中堅持多久,柏知他們團滅,就是地球要玩完的節奏,人類算是真正毀在自己手裏。

  所以,現在別說柏知和梭梭是實驗品,就是外星人,地球的民眾都隻能祈禱柏知可以再強大一點,守住最後的希望。

  不斷有代表惡意的人前來傷害柏知和梭梭,有叫囂這是成功的實驗品,能拿來研究長生不老藥的;有舉著柏知和梭梭非人類,就是社會隱患應該消除大旗子的;還有的,沒別的理由,就是想讓柏知和梭梭死。

  可能是以前睡得覺太多,變成黑豹模樣的梭梭再也沒有睡過,一直守在柏知身邊,陪她戰鬥,陪她奔逃,陪她去救別人,在柏知該休息的時候,陪在她身邊戒備。

  這種包含了人類對未知的猜測和放大變成的貪婪,一波又一波,給柏知和梭梭還是帶來了些麻煩,有的時候,還會掛彩,躲在野外休息。

  沒什麽毯子,也沒有什麽帳篷,柏知就隻有梭梭,變成大隻也有變成大隻的好處,抱緊梭梭被黑豹圈起來,柏知就能得到很好的休息。

  而地球一方,看著相依為命的柏知和梭梭,也即將開始他們的第一次團體性實驗,看看除了惡意之外,地球還能不能在善意方麵影響柏知所在的世界。

  要不然,柏知遲早被那個世界裏積壓的惡意壓垮。

  不是每一個人都充滿著嫉妒、貪婪和毀滅的惡意,還是有更多的人心裏有善良,充滿著陽光,願意付出甚至犧牲,現在,這些站在柏知這邊,想像淩婭和陶岸陶汀那樣,一直支持柏知,保護柏知,不會傷害柏知的人,聚集在一起,希望給柏知一些幫助。

  從畫麵裏,淩婭和陶岸陶汀變成小光點貼近柏知可以看出來,這個信任要是相互的,柏知知道家人永遠站在自己這邊,地球上真實的淩婭和陶岸陶汀也的確如此,才能讓代表善意的柱狀圖微微上漲。

  那麽現在,地球已經有很多人做好準備,他們想要幫助柏知,會站在柏知身後,所以,隻待柏知也相信他們一次。

  畫麵裏,柏知和梭梭找到了關押兵王的地方,不管這個兵王是真是假,她總要一探究竟,趴在遠處,柏知看著森嚴的守衛緊張的咽了咽口水,她這邊隻有自己和梭梭,但是對麵,可全是嚴陣以待的火力準備,稍有不慎,自己就能被包圍的那種。

  梭梭也一臉嚴肅,這個情況過於危險,超出了預計,他不準備讓柏知先去試試。

  “有沒有救兵啊?按照星海聯盟的習慣,地球應該可以看到的啊,各位給點力,現在boss血條太厚,治療和牧師快奶我一口!”柏知碎碎念,算是在梭梭旁邊給自己鼓勁,願自己積攢了這麽多年的好運氣,顯靈一次。

  然後,話音剛落,像是下雨一樣的光點憑空出現,和之前淩婭陶岸陶汀化作的光點一樣,溫暖的,帶有力量的融在柏知身邊,甚至像光一樣,開始驅散著黑暗。

  對麵的那些武器,也被光點沾染化為黑煙消散,按照boss血量來說,這一場光點雨,不止把柏知和梭梭的狀態奶到全盛,對麵高難度boss的血量也直接打掉一半,還堆了不少削弱狀態,變成可推的小boss。

  柏知和地球諸位同時眼神一亮,可行!

  雖然沒法直接溝通,但是,柏知還是願意相信很多人,而現在,這些人沒有辜負柏知,讓自己的善意變成光點雨,奶了柏知一大口。

  很多光點圍著柏知在跳躍,亮閃閃的很可愛,柏知的指尖在空中畫了個圈,小光點們也跟著她的指尖動,“比個笑臉?”

  柏知戳了戳最近的小光點,想看看可不可以聲控,然後,小光點晃晃晃,拚了一個笑臉。

  厲害了!

  這個戰鬥奶讓柏知眼神一亮,帶著小光點就推平了前麵的建築,撿到一個狀態欠佳,但還可以恢複的兵王。

  “梭梭,我覺得這是真的,你覺得呢?”柏知摸摸下巴,看著兵王被關押這麽久依舊黝黑的皮膚,總覺得,這個膚色,絕對是她兵哥本人了。

  梭梭也點點頭,示意這真的是兵王本人,然後,看著柏知從旁邊推出一輛戰地摩托,以為柏知終於要自己找個交通工具,不再惦記自己了,沒想到,這家夥把兵王放在摩托上,讓小光點們來當司機,自己又很歡快的跑來圈緊了梭梭。

  “小梭梭我們走!”

  梭梭&小光點:“……”

  解救出來兵王後,追捕柏知的人數更多了,但小光點的成功出現,也讓地球發現了如何幫柏知擺脫這些惡意。

  ——別說給柏知支持了,就是天天說麽麽噠,給柏知比小愛心都可以。

  ——以前不是柏知的粉絲,但是,如果能給柏知支援一顆小光點,算我一個!

  ——柏知柏知,我這裏有很多支持和愛的,你隨便拿去用啊~

  柏知的粉絲是最先行動的一批,雖然不知道這種唯心的支持和信任是怎麽傳遞到柏知身邊的,但是,她們很熟悉如何向柏知應援,就像以前那樣,不管發生什麽,相信愛豆,給愛豆打call,就足夠了。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