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72節

  被一個他不放在眼裏的孩子影響他的演講興致,這位候選者很不滿,給了手下一個眼神,示意他們先解決掉柏知,給周圍的人一個威懾。

  然後,就看到柏知翻身而起,幾下跳躍爬到了慢慢的頭上,“不早說!慢慢,懟他們!”

  聯邦的官方工作人員,在會議開始之前就反複叮囑柏知,心平氣和,溫柔微笑,很好,重複前麵八個字。

  她心心念的抽簽也沒有被會議正式提出來,讓柏知失落的趴在慢慢身上。

  結果,這兩個候選者跳出來,擺明了要主導這次候選者的名額,順他者昌逆他者亡,這個台詞,簡直深得柏知心。

  看看看,這不是她砸的場子,所以,剩下的讓柏知上場,聯邦負責她的工作人員也沒有理由蹲牆角大哭。

  慢慢一改之前的溫順模樣,直接從平地一躍而起,漂浮在半空之中,龐大的身軀卻格外的靈活,都不需要尾巴登場,單獨一個魚鰭就能把兩個站在最高點,搶占了柏知很眼饞地位的家夥呼了下來。

  然後,柏知指著兩個人,“你們以為,‘保護’模式下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慢慢,對他們吐口水!”

  害羞的“呦——”了一聲,慢慢將多年流出的口水變成的固體物拿了出來,然後投擲過去,香香的,砸不死人,但是,耐不住體積大分量多,沒一會兒就把他們埋起來不見人影了。

  柏知仔細觀察過,‘保護’模式對人類的限製是最大的,其他動植物正常的捕食獵殺都沒有問題,她也不是讓慢慢出發之前幹掉兩個人練練鰭,用口水攻擊還是給他們留了一命,把這兩個討厭的家夥清理出去,自有人接手。

  那麽,現在會場的主動權重回各國手中,準確來說,重回來自聯邦,現在借著慢慢跳到最中央的柏知手中,“按照實力來分配話語權這件事情大家沒有異議的對不對?”

  不需要直播新聞前的民眾給她反應,柏知自己先點點頭。

  所以,清理了兩個討人厭的家夥,如何決定名額是不是也能讓她發表一下意見了?

  “抽簽!”柏知對抽簽,一直都有著蜜汁執著。

  慢慢就在半空之中飄著,要不是現場很多燈光來自地下,估計就天黑了一半,柏知有慢慢撐腰,提議說抽簽,也得到了一致的同意。

  民眾們是被柏知的運氣論說服,的確,運氣好的候選者總比運氣差的候選者要好,而在場的各國官員,看著身邊把海怪口水回收回來的聯邦工作人員,也不想再掙紮什麽的拒絕,同意同意,現在能讓海怪從空中下來了嗎?

  這家夥,總是在時不時下點小雨,抖抖海水啊!

  主意是柏知提的,簽卻是各國代表在鏡頭前,所有民眾的見證下製作的,連簽的具體的克數都精確到小數點後兩位,以保證抽簽的公平性。

  不是來自聯邦,其他國家的候選者也不是太懂,柏知為什麽要提一個對自己也沒什麽把握的事情,但是,十一位候選者之中,已經有兩位算是出局,剩下九個人爭八個名額,他們的信心也多了不少。

  柏知是第一個抽簽的,聯邦的候選者都把她當小朋友照顧,不和她爭這個,非聯邦的候選者是打不過慢慢,隻能讓她先來。

  終於心滿意足抽簽的柏知,在伸手之前,突然問了其他候選者一個問題,“你們看過一檔叫做《男神小分隊》的節目嗎?”

  別說其他國家的候選者茫然了,就是沒怎麽關注過年輕人動態的兵王和隱世高手他們都不知道。

  看到在場的人疑惑或搖頭,柏知抓緊時間安利了一波,“那你們回去一定要看看哦~”

  說完,伸手拿簽,默默的功成名退。

  此時,聯邦很多地方的直播畫麵,被一排又一排的‘啊啊啊啊啊啊’刷屏。

  有些不明所以的吃瓜群眾想問問,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突然激動起來了,結果這些粉絲暫時不肯說,等抽簽結果完全出來她們再解釋。

  十個名額,海怪慢慢和植物各占一個,聯邦的候選者占四個,剩下四個名額,分別代表其他四個國家,而且比較巧的是,每位候選者的強項能力都避開了重複,讓淘汰掉的那位能力和別人重複,但實力卻沒有對方強的候選者也誠心接受。

  聯邦這邊,剛才說要等到抽簽結果出現之後再解釋的粉絲們,言而有信的甩了一個小視頻過來。

  裏麵正是截自《男神小分隊》裏,柏知和其他四個男孩子抽簽決定舞台劇角色,她打賭預測抽簽結果為自己贏得一頓午飯的片段。

  怪不得要事先問問別人,看過《男神小分隊》沒有,粉絲們一聽柏知這個問題,就笑而不語了,隻是很多路人看完小視頻,還是有點難以置信,這些簽可都是精確測量過的,怎麽又會被柏知摸出來?

  這種事情不宜聲張,信的人可以信,不信的人也可以不信,反正,名額柏知他們是拿到了,這就夠了。

  而分別也很快來到,聯邦官方也專門為柏知他們舉辦了一次送別會議。

  是的,不是送別會,是送別會議。

  平時柏知很喜歡蹭會議室的桌椅,總是出現在各部門的會議上,舉著小爪爪提議或搗亂,可是,時間沒過去多久,柏知他們就即將出發,再也沒有人會跟著負責人出現在會議上,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來一大堆文件,然後笑眯眯的讓參會人員哭笑不得。

  總是氣柏知這個小祖宗搞事情的工作人員,也有幾分離開的難過,坐在會議上麵都有些傷感,他們不知道柏知他們會在挑戰之中遇到什麽,有多麽危險,以及能否順利回到地球。

  於是,會議氣氛更沉悶了,未知是個讓所有人沉重的話題。

  然而,這個時候,柏知跑到會議室的角落,用自拍取全景的方式,把所有人都框了進來,還跑去給每個人合影,拒絕那種官方的板正姿勢。

  “你們肯定沒有留意過近代史課本裏的配圖,現在就是曆史時刻啊,把畫麵拍的好看一點,以後也可以有最好看的配圖。”現在,就是下一秒的曆史,尤其是聯邦為候選者們送別的會議,以後肯定會出現在曆史書的某一頁,然後,配張圖。

  柏知覺得,還是配張好看一點的圖吧~

  至於單人合影,當然和簽名一樣,以後可以攢著升值,這都是當年參與過拯救地球項目的相關工作人員呢~

  被柏知這麽一說明,大家坐在椅子上總覺得有點別扭,還有的會專門認真的考慮一下,等會自己哪個角度最好看,方便留存照片。

  等會議結束,很多工作人員發掘了自己最好看的角度,準備以後拍照使用的時候,他們怒而摔桌,柏知,你賠我們的難過!

  而這邊,已經回家和親人朋友告別完畢的柏知,揣好梭梭,就準備出發了。

  聯邦所屬的候選者身上的衣服都是特製的,款式也能看出來是一個係列,八個人類和一個海怪,一株植物整裝待發,比之前的決定名額會議還要受關注。

  “為了聯邦。”鏡頭輕掃過每一位候選者時,兵王對著祖國的方向,鄭重的輕聲允諾。

  “為了榮耀。”隱世高手握拳置於心口。

  院士也點頭,“為了人類。”

  等鏡頭移到柏知麵前,她也有點欲哭無淚,都第四個了,想不出什麽好詞來增強這個排比效果了,那就,“為了自由吃肉和大哭大笑。”

  慢慢:“呦——”

  不少被兵王他們逼出眼淚,緊張難過到有些發抖的觀眾,看到柏知這裏突然就破涕為笑,抹了把眼淚,好吧,為了自由吃肉和大哭大笑。

  他們還等著柏知把挑戰的畫麵,想辦法傳輸回地球呢!

  與星海聯盟的接洽已經結束,柏知他們已經能看到遠處的光圈放大,是來接他們離開的航空器,最後一遍和慢慢確認它的狀態,院士他們已經進入了慢慢專屬安全屋內,而柏知則想起什麽似的,從口袋裏摸出一個手彩筆,在手心畫了一個星星,然後親了一下指尖,把這個吻蹲下來貼到了地麵上。

  聲音通過所有的媒體傳遞到民眾耳中,“你乖乖的,等我們回來。”

  地球才不會這麽輕易的玩完呢~

  而柏知,帶著手上的星辰和兜裏的梭梭,也要出發啦!

第七十七章

  離開之前, 所有的候選者裏,除了海怪和植物, 都被詢問過一個有點羞羞的, 但是又有點認真的問題——有後代嗎?需要留下自己的基因片段嗎?

  候選者此次出發,總共有三個結果, 一個是團滅, 一個是全員勝利,還有一個卡在中間的, 就是候選者們堅持到了最後,給地球爭取了足夠的時間, 他們卻回不來了。

  有可能中途死亡, 有可能身體嚴重損傷堅持不到最後, 也有可能因為各種意外,可以成功離開,卻無法成功返回。

  所以, 有些候選者也仔細考慮過這個問題,想在地球上再留點屬於自己的痕跡。

  可是, 工作人員問到柏知麵前時,反被柏知盯的有點不好意思,這是候選者裏年紀最小的一位, 剛過十八歲而已,連法定的結婚年齡都不到,讓她怎麽把話說出口?

  柏知不太懂,為什麽工作人員分別給每一位候選者耳語完之後, 到她這裏就停了,難道講秘密活動到自己結束?

  這怎麽可以?!

  於是,柏知特別配合的湊過來耳朵,表示工作人員可以放心的說秘密了。

  工作人員:“……”

  等她和柏知說完這些的時候,柏知還反應了幾秒,才抓緊自己的衣領有點詫異,“這個要求,怎麽看著那麽像是‘等我這次回來就結婚’、這種插了必倒的flag?我不要!我肯定要回來的!”

  這個問題全憑意願,雖然柏知的關注點有點歪,但還是給了她的答案,也沒有人強求。

  而柏知他們離開的時候,哭到眼睛通紅卻還麵帶微笑,不想讓柏知擔心的淩婭和陶岸陶汀,在努力的向柏知揮手,讓站在高處最後轉頭往回看的柏知,能一眼就注意到她們。

  她們三個是知道梭梭陪著柏知一起離開的,從來隻讓柏知抱的小黑貓,離開之前跳到桌子上,伸出一隻前爪,和淩婭陶岸陶汀每個都拍了拍,然後,才竄上柏知的肩膀。

  小黑貓的意思很簡單,給你們摸摸爪,在家等我們回來。

  所以,和以前每一次送別一樣,媽媽和姐姐們等著她回家,柏知和梭梭你們也一定要回來。

  離別的時間總是更不舍一些,難過也顯得格外綿長,柏知在邁出步子消失在眾人視野之後,一片黑暗之中,摸到了兜裏的梭梭,沒有聲音,隻是做了嘴型。

  她,也有一點點的害怕。

  絕對不多,隻有很少很少的一點點。

  隻是,她沒法和任何人說,柏知還擔任著一個給予希望,陽光滿滿的形象,如果她怕了,其他人怎麽辦?

  所以,柏知隻敢對梭梭說,她有一點點的害怕,隻有一秒鍾,很快就過去了。

  而梭梭用微涼的鼻尖蹭了蹭柏知的臉,很少見親昵的舔了舔柏知的下巴,不要怕,梭梭也在。

  抱緊了小黑貓,柏知他們就開始了暫時失去意識的星際跳躍。

  可能是半機械特性,和其他候選者不同,柏知的抗暈眩能力會更好一些,沒有完全的失去意識,牢牢的圈緊了懷裏的小黑貓,有點沉手,卻意外的安心。

  等周圍的晃動感消失,候選者們開始恢複意識之後,墜空感出現,他們直直的往下掉落。

  很好,這個掉落的力度和風速,證明此處的重力和地球接近,早有準備的候選者們紛紛平安落地,快速確認了安全之後,戒備的看著四周。

  荒涼到呈現出帶著鐵鏽色的枯黃四周,分不清是岩石還是其他物質,被風暴卷起拍在防護服上,總有一種要把人打穿的錯覺。

  如何度過剛著陸的危險期,是各個候選者都早有準備的事情,柏知他們的運氣簡直好到不行,沒有強烈的宇宙射線,風暴也在接受範圍之內,更沒有直接掉落在其他智慧種族的餐桌上,一個相對安靜空闊的地方,可以讓他們就地探索,有為他們增加籌碼的時間。

  院士穿的防護服最厚,舍棄了敏捷提高了防禦,著陸之後的第一反應,就是拿出剛才的路途之中,記錄的一些數據,有關於他們乘坐的交通工具,也有離開地球的時間估量,和這次短暫接觸,完善地球對星海聯盟的一些猜測。

  柏知和院士承擔著候選者們的年齡上限和下限,一個負責尋找信號點,努力將有用數據傳輸回來,另一個負責勘探測量,將所見所聞變成數據。

  慢慢有點懵,這裏的環境讓它很不舒服,好在身上恒溫保濕的戰衣還挺舒服的,讓慢慢有點委屈的想‘呦——’一聲,結果,沒發出聲音來。

  柏知使勁拍了拍慢慢,讓海怪被輕柔的安撫了,這個情況也在預計之內,新環境不一定有空氣的存在,聲音可能是無法傳遞的。

  候選者每個人攜帶的物資有限,大部分都在慢慢和植物那裏,柏知看著植物枝條飛舞的在操作器材,再看看海怪舒服的趴在旁邊適應新環境,莫名就覺得,植物給實驗室長臉了,看看這個技術水平的差別。

  每個候選者都有著不同的角色,柏知正在調試慢慢帶的信號台,想看看能不能連接到地球已經建在兩極的基站,隻是懷裏緊貼著她的梭梭突然探出一隻貓爪拍她,小黑貓沒有預警到什麽不會有這個反應,柏知立刻做了危險的手勢,全員撤離。

  別的候選者並不清楚柏知發現了什麽,但他們認出事先商量好的警示動作,最快速度收走麵前的設備,跳上慢慢的尾巴快速撤離,不知道跑了多久,柏知拍了拍慢慢讓它停下,梭梭不拍她了,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其他候選者還沒有問柏知,為什麽要放棄剛才那個勘測條件相對良好的地點,要轉而奔逃,就感覺到明顯的震動,在此之前,他們覺得慢慢已經是很大隻的生物了,結果,現在他們看到了一個更為龐大猙獰的生物。

  就在他們剛才停留的方向,出現一隻外表類似岩石,身上還有一些巨刺的動物,和地球的兩棲動物有些類似,如果忽略龐大的體型和從地底爬出的動作,有點像是西方的巨龍。

  慢慢也被這個動靜卷起的沙塵糊了一身,隻是,它看到這種比自己還要大好幾倍的家夥,也有點怵,小可憐一樣的趴緊地麵,以防這個大怪物注意到它。

  姑且認為岩皮巨龍的生物可能剛睡醒,還不知道是不是本地的智慧生物,爬出地麵之後就離開了,隨著震動的消失,柏知他們卻沒有鬆口氣。

  因為柏知轉頭看向兵王,發現他對自己點點頭,就知道自己感覺的沒錯,她覺得這個岩皮巨龍注意到他們了,隻是沒有搭理而已。

  這代表什麽?

  星海聯盟的適應計劃,可能是對參加挑戰的新智慧種族,和被隨機抽空的智慧種族都公開的,也就是說,他們的到來,是被當地智慧種族事先知曉的。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