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67節

  按照《新星球發現公約》,地球在一定的時限內,可以采用交換的方式,獲取一些信息。

  這些文字代表的信息,讓完全茫然的人類總算找到點方向了,他們現在最缺的就是信息,換東西?可以。

  充斥在全球的天幕顯示,回縮到兩級上空,各國的極地監控站現在擔任著轉播的職責,而那些還沒有成功擠入極地研究開發的小國,則不滿的抗議,要求以聯合國的方式來討論交換方案,幾個大國沒有權利代表全人類。

  政治的扯皮,是很耗時的,但極地上空的天幕上,掛在兌換名單旁有兩個圓形圖案,一個是倒計時,一個是認可度,也就是要求人類,在有限的時間內盡快統一出足夠比例的認可意見。

  高壓之下,動力是無窮的,一向磨磨唧唧講究技巧的國際會議,以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召開,得到會議結果,結果,兌換失敗。

  倒計時的要求滿足了,認可度卻沒有滿足。

  “去找哪裏出了差錯?誰敢在這個時候拖後腿?”這是很多權力階層的官員第一反應,為了湊夠這個認可度,各國都快速的征集著民眾們的意見,可以說,這次的兌換全球有七成人口都是同意的,這已經是有史以來最高的同意比例了,哪裏出了問題?

  緊張的等待新聞直播的民眾們,也有點慌?這個兌換是不是假的,為什麽湊不夠認可度?

  “會不會還包括地球上,其他的生物啊?”各種猜測之中,這個說話很快就被推到了討論熱點之中,仔細想想,居然還有點道理,因為他們之前兌換的東西,都是完全來自自然界,可能和人類關聯不大,或是人類需求不多的,但對一些動物植物來說,就是賴以生存的東西,要是它們能發表意見,肯定不會同意兌換的。

  人類隻是地球的大多數,而不是它的主人,還有其他生命存在著。

  沒有時間去討論這個猜測是否正確,兌換物被緊急更替,全部變成隻對人類有用,完全出自人類的一些機械或是其他產品,這一次,認可度果然被滿足,兌換成功,可以得到三個問題的解答。

  這個也是會議之前討論的內容,三個問題,是什麽,為什麽,怎麽辦?

  數量極其龐大的機械鋼材和產品憑空消失,兩極的上空也快速給出這三個問題的答案。

  星海聯盟是宇宙之中,多個智慧種族為了共處合作結成的組織,專門針對新發現的小星球以及生命體,因為經曆過小星球資源豐富,剛被發現就被撕裂爭搶,導致智慧種族新增的速度極慢,最後影響既有的智慧種族生存的時期,所以,這個公約就是為了給新星球一個為自己爭取籌碼的機會。

  至於說,為什麽是爭取籌碼。

  因為,非星海聯盟的智慧種族,依然遵循著找到新的星球,不顧上麵的智慧種族,先開始掠奪和吞噬的習慣,像地球這種過早打碎枷鎖的新星球,毫無自衛能力。

  而新星球沒有順利的度過這個期限,就被評定為無資格加入現有的智慧種族隊列,這一切的一切,就能被星海聯盟的智慧種族接手了。

  如果星海聯盟不為新星球的適應期提供任何幫助,那麽這個條約也如同一張廢紙,所以,問題來到了怎麽辦上麵。

  依然是交換,讓地球用相對應價值的東西,去和星海聯盟交換‘枷鎖能力’的延長,為地球生命的適應緩衝爭取時間。

  而這個交換,隻有一個途徑,就是讓地球本土的生命體去挑戰其他智慧種族的生存環境,體現他們的價值,活下來的時間能折算成緩衝的年份。

  星海聯盟,隻幫助他們認可的智慧種族度過適應期。

  隻是,這個生存充滿著意外,可能會被宇宙射線滅殺,可能會被粒子風暴吞噬,也有可能剛好就是其他智慧種族的食物,還沒有做什麽,就被吃掉了。

  十個名額,哪怕是這種充滿著意外,生存率極低的挑戰,也隻有十個名額。

  這是星海聯盟為新星球提供的機會。

  問題回答完畢,代表倒計時和認可度的圓形就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寫著‘保護’二字的特殊符號。

  還停留在其他智慧種族存在,以及什麽星海聯盟和非星海聯盟的衝擊之中,眾人還不太懂這個‘保護’是什麽意思,但很快,他們就明白了。

  這些消息,根本就不是幾個領導人能壓的住的,普通民眾知道這個消息後,不是每一個都有足夠的鎮定去思考和想辦法,很多人情緒崩潰,極端到上街想要實行暴行,奸淫擄掠沒有他們做不出來的。

  結果,刀貼到受害人皮膚的瞬間,行凶者憑空消失,刀也掉到了地上;剛被抓住的女性或是兒童,眼淚還沒有掉下來,就看到麵前的魔鬼不見了,慌忙的逃離;抓起幼貓或是其他動物,想要虐待泄憤的人,還沒有動手,就隻剩下一個空地。

  這種情況,發生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行凶者全部消失。

  不止如此,很多精神崩潰想自殺的人,也沒有死成,絕症病人的生理數據也暫停,沒有恢複卻也不再惡化。

  ‘保護’模式的意思呼之欲出,為了地球上現存生命體的穩定,任何影響其延續的因素都將得到抹殺。

  那些消失的行凶者,可能已經被哪個智慧種族拖上餐桌了。

  同時,一些負責人流的醫生,執行死刑的警員甚至一些其他類似職業,都全部停業,要不然,本人掛的比誰都早。

  這個‘保護’模式,並不是為了保護地球生命體,而是在兌換失敗,地球上的智慧種族抵不過危險的時候,條約保護失敗,為順理成章能分享這一切的星海聯盟成員,最大限度的保留成果。

  於是,人類陷入了進退兩難的處境。

  答應和星海聯盟交換,體現自身價值,一旦挑戰失敗,地球上的一切包括人類,都不再是自己能說了算的,一切由星海聯盟的智慧種族瓜分。

  不答應和星海聯盟交換,隨時有被非星海聯盟發現的可能,這個時候,麵臨的危險更高,也是地球連帶其上的生命體,全部玩完的節奏。

  也就是說,第一個選擇隻是比第二個選擇多一個機會,人類現在像是被圈起來養肥的羊,不知道什麽時候會被咬一口,別說這有一個機會擺在前麵,就是沒有,他們也要創造出一個機會來。

  這是關乎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未來,沒有人能逃得過去,必須要爭一把。

  至於具體的討論,就交由各國以及一些組織團體討論了,民眾們被兩極上空顯示的信息,震的都有些恍惚。

  世界末日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很多人都設想過,會不會有喪屍產生,會不會有什麽自然災害,來兩隻異形之類的,但沒有想到,居然是人類自己打碎了地球的保護傘,引來了宇宙其他智慧種族的關注。

  證明自己的價值,和他們當朋友;還是證明不了自己的價值,變成具有食用和研究價值的名詞,這個問題,擺在了所有人麵前。

  簡直是想死的心情,但是,目前來說,想死還變成了一件無法完成的事情。

  無論你是重病、衰老還是想自殺,都先老老實實活著等待評判,而且,誰也不知道那些消失的行凶者,是死亡還是被帶走食用或遭受其他對待,哪怕想自殺的人,也不想用這種方式給自己做結局。

  “果然,破壞環境是會遭到報應的。”看完這些新聞,柏知隻有這麽一個感慨。

  然後,把家裏驚慌不安的氣氛消滅的一幹二淨。

  淩婭和陶岸陶汀又好氣又好笑的揪了一把柏知的臉,“這個關注點,難道不是在地球危機上麵嗎?”

  誰會很認真的點點頭,說‘破壞環境是會遭到報應的’這句話得到了事實的證明啊?!

  柏知捂住臉,有點委屈,她說的也沒有錯啊。

  “肯定會有辦法解決的,我們有這麽多人類呢?”柏知拍了拍淩婭和陶岸陶汀的肩膀,安慰媽媽和姐姐們。

  陶岸陶汀抱緊了手裏的小枕頭,還是有點低落,“萬一想不到辦法呢?”

  在今天之前,誰會想到人類自己能作個大死,認識什麽星海聯盟,麵臨著不成功則成食物的結局。

  “那、那大家都撲街了,也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柏知試圖安慰一句,不用陶岸陶汀動手,先被梭梭一爪子摁回沙發。

  請‘flag小能手’閉嘴少言,安靜如雪就夠了。

  柏知有點不死心,她比較關心的是,以後還能不能吃到肉了?

  而且,這都已經到了地球危急存亡的關頭,會不會有什麽各國暗自研究的武器登場,然後讓他們上戰場打外星人之類的事情?

  “萬一外星人都滑膩膩的,長尾巴怎麽辦?”柏知想象了一下,然後被惡心的渾身一個激靈,舉起梭梭上下揮了揮,還念念有詞,“黑貓顯靈黑貓顯靈,惡魚退散惡魚退散。”

  被柏知這麽一打岔,淩婭和陶岸陶汀也不覺得現在有什麽危急了,總覺得一大波海魚蝦蟹即將登陸而已,她們還是先去做個飯,把家裏之前買來的物資整理一下。

  在什麽地球大危機來臨之前,最害怕社會先亂了,供水、供電以及糧食蔬菜,這都是麻煩。

  而且,柏知剛才也說過,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吃到肉,那先做幾頓葷的,抓緊時間吃一吃。

  淩婭和陶岸陶汀去廚房忙,柏知失去觀眾,隻能坐在客廳試圖和梭梭碎碎念,小黑貓也受不了了,拽著尾巴逃不走,那就團起來把耳朵藏在抱枕下麵擋住。

  柏知看著小黑貓瀕臨崩潰的邊緣,快要暴起撓她了,忙有顏色的急刹車,去給大南齊他們一一打個電話。

  這個時候,估計隻有柏知的電話和以前沒有什麽兩樣,大南齊一聽柏知的聲音還是明朗且不靠譜的,剛想勸這個崽兒有點危機感的話,沒兩分鍾就被柏知說服,換成了,“對對對,柏知你說的很對,這沒有什麽的。”

  以前‘軒楊柏知’的經理說過,柏知這個口才不去做員工培訓都是可惜的話,絕對不是假的。

  柏知給朋友長輩們挨個去打了個電話,不一定都像和大南齊說話那樣滿嘴跑火車,來讓緊張過度的大南齊放鬆一點,主要還是想互相報個平安,確定一下對方的狀態。

  不要地球還在堅持,人類先自己玩完,雖然‘保護’模式目前還沒有發現什麽漏洞可鑽,但永遠不要低估人類崩潰和絕望之下的力量。

  而聯邦是最快做出官方回應,要參加挑戰的國家,隨著公告的產生,很多部隊被派下□□,保證社會基本機能的運轉,再想到辦法之前,整個國家不能崩潰。

  與此同時,各國還在湊資源去兌換另一個問題,他們想讓星海聯盟給一個評估預測,從全球範圍來選,給一份最有可能代表地球挑戰成功的名單。

  在第一次兌換之後,極地上空的天幕就公開了兌換物的範圍,隻不過,裏麵九成九都不是地球現在能識別出來的,那些幾十億人類性命的兌換選項更是想都不要想。

  而且,每次兌換的量都能讓地球元氣大傷一次,很明顯是在減少新星球對星海聯盟的依賴。

  單上一次兌換所耗的機械以及其他產品,已經是現有的六成,地球還需要防護力量,這些鋼材之類的東西不能無限度的用於兌換,各國就按照兌換範圍裏能識別出來的東西,盡量多湊一下,用種類來減少這裏麵不可再生的資源。

  自然也有人質疑過,星海聯盟是不是本身就是虛假的,誘騙地球的組織,隻是,各國在外太空的監測數據,已經告訴他們危險已經潛伏在地球四周,他們這個時候,隻能選擇相信。

  收下兌換物,星海聯盟給了一份擁有十五位候選者的名單。

  扣除兩株認不出來的植物、一隻疑似海怪的生物,一坨分不清植物、動物還是微生物的東西,人類隻有十一位。

  這十一位候選者,國籍、性別、身高等等因素都是不同的,屬於聯邦的有四位。

  這份名單,出於安全考慮,是幾個提供兌換物的國家不對外公開,共同持有的,去聯係植物、海怪或是不明生物體拯救地球的難度過高,共同持有名單的國家還是把關注放在了十一位候選者身上,聯邦十一位裏麵占了四位,是候選者最多的國家,連第二名也隻有兩位,優勢十分明顯。

  此時,和梭梭在樓頂吹完風,突然‘阿啾’一聲,疑似感冒的柏知揉揉臉,“不會吧,要生病了嗎?”

  她還以為,自己是要拯救世界的那款體質,不會被感冒病毒打敗的呢~

  美滋滋抱著梭梭下樓,柏知一臉小嬌弱的掛在廚房門口,“媽媽,我感覺自己要生病了,需要喝點湯補補?放很多肉的那種湯。”

第七十三章

  柏知可是身強體壯十八年, 從沒有生過病的,淩婭聽到柏知的話嚇了一跳, 伸手去摸她的額頭, 剛想去找體溫計時,多問了一句, “想吃清燉的肉湯, 還是肉和骨頭分離,把肉單獨再做個菜的那種湯?”

  “單獨做菜的那種湯, 燉的酥酥爛爛的肉撕碎,重新回鍋再炒一次那種~”淩婭經常燉的湯有兩種, 一種就是純喝湯, 把肉和骨頭都剁成小塊, 燉上好幾個小時的那種濃白色湯,另一種就是把湯燉的清亮,但是肉可以撈出來重新炒個菜換個味道那種。

  柏知喜歡吃第二種, 巴著廚房門口給出自己理想化的菜單。

  淩婭聽到這裏,就可以確定柏知就是為了吃肉, 沒有生病,點頭進廚房,給柏知端了一碗白粥出來, “生病不能喝肉湯,吃粥。”

  柏知指著電視,試圖再次掙紮,“電視裏那些病人都是要喝雞湯的!”

  “所以電視劇裏演的不對, 來,把這碗白粥喝掉。”製止住柏知想去拿牛肉粒和榨菜的手,淩婭就讓裝病的柏知單喝這碗白粥。

  裝病的家夥,都隻配喝白粥。

  陶岸和陶汀在旁邊笑的很沒有姐姐愛,看著柏知幽怨的小眼神,把自己的碗推給柏知看,“我們也是白粥,大早上吃的清淡一點。”

  梭梭是吃加餐的,默默的用腦袋抵住裝牛肉幹的小碗,在餐桌上前進,推到了淩婭身邊,和柏知相隔比較遠才放心,以防柏知偷吃它碗裏的吃的。

  柏知:“……”

  於是,當家人心中的幼稚鬼再次被相關部門找上來,柏知自己都有點不相信。

  哪有要去拯救世界的英雄,為了吃點肉還可憐巴巴裝病,最後隻能得到一碗白粥的?

  而前來邀請柏知的相關部門,也是拿出了最友善的態度。

  沒辦法,所有的候選者,都是需要自己同意才可以參加挑戰的,聯邦對手裏的四位候選者,都是極其禮遇和尊重的,從上次兌換之中的認可度就可以看出來,這個意願是很重要的,如果候選者自己不想去,他們也左右不了對方。

  而在四位之中,邀請難度最高的就是柏知。

  其他三位,分別是部隊內部的兵王,和國家安保部門有聯係的隱世高手,以及一位年紀頗大現今人類智商最高記錄保持者的院士。

  他們每一位,都有足夠的理由證明候選者的身份,隻有柏知這個像是亂入的家夥,讓聯邦官方也摸不著頭腦。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