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65節

  而且,這還是一項剛開始得到正式審批,後來實驗情況愈發不理想,被中途喊停的實驗。

  人體實驗,絕對是能牽動普通人敏感神經的字眼,他們在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第一反應是不相信的,怎麽可能有這麽多國家同意這個實驗?不是違反人類道德和基本底線嗎?

  可是,在信息被各國迅速刪除,相關檢索毫無痕跡之後,網友們愈發肯定,這個消息是真的。

  而泄露信息的一方,就在和各國做抗爭,對方刪除信息,他們就想辦法恢複和重新發布,這已經變成一件瞞不住的事情了。

  這項實驗是源於地球附近的宇宙射線波動近百年來異常,不少科學家提出,地球的環境會突變,而人類目前的生理素質是無法適應這個變化的。

  所以,這項實驗就是分為兩大方向,讓人類往‘生物多體化’和‘半機械化’轉換。

  簡單來說,就是想研究出,匯集多種動物優點生存能力更強的‘獸態人類’以及和金屬融合轉化的‘機械人類’。

  簽署了秘密協議的科學家們,前期是很順利的,甚至得到了兩個效果良好的實驗體——星辰I代。

  一個完全獸態,能根據不同環境調整自身,提高生存能力的實驗品,一個能從切換機械狀態,擁有金屬化能力,改變生命體部分特征的實驗品。

  隻可惜,這兩個實驗品有著很大的缺陷,她們的強大是用細胞的加速再生換來的,也就是說,細胞無法再生的時候,兩個實驗品就自然死亡了,科學家預測,這個時間換算成人類壽命,大概就是實驗品二十七至三十歲左右。

  人類希望要更強的能力,而不是以自己的壽命為代價,科學家們認為星辰Ⅰ代缺陷太過明顯,想要研究第二代的實驗品。

  但這個時候,實驗受到了各種外界因素影響,有聯邦的科學家撤出,有實驗方向的分歧,還有實驗品的大批量死亡,總之,這個實驗繼續不下去了,各國帶著對自己有用的資料撤離,地下試驗所一下子就冷清了很多,管理也相應的疏忽起來。

  這給了唯二的星辰I代僅存的實驗品α和β交流的機會。

  兩個實驗品是正常接受過人類智商測試的,有溝通和表達能力,也有著好奇這個天性,她們在管理鬆懈的時候,抓緊機會去翻看資料,或是偷著接觸新事物,想看看實驗室外麵的世界。

  β沒法切換成人形,隻能用獸態活動,但敏銳和感知比電子監控還要優秀,為人形的α望風,與機械極為親近的α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知識,兩個實驗品在僅剩的科學家不注意的時候,快速的充實著她們的知識,也慢慢察覺到她們的實驗品身份。

  而第二批實驗品,在她們的基因上改進的小家夥們,大批量的死亡,最後,隻剩下兩個,一隻弱小的黑貓,一個比別人小很多的嬰兒,他們是星辰Ⅱ代。

  在星辰Ⅱ代剛出現的時候,還是有一些實驗品表現出優秀的異變,讓科學家們期待關注的,可是,很快這些實驗品承受不了改變的基因鏈帶來的強行進化,紛紛死去,隻剩下編號07和41的兩個,檢查不出任何特別,隻是最後活下來了而已。

  科學家們不得不承認,這兩個實驗品是因為改造失敗,和普通的貓與人類沒差別,才活到最後的,隻是這兩個也是實驗失敗品,要被送去處理之前,α和β對兩隻幼崽表現出異常的關注,這讓科學家們改變主意,想用這兩個失敗品,測試一下星辰Ⅰ代的群體屬性,會不會擁有感情之類的。

  半裝傻的兩個實驗品,就這麽把07和41留在了身邊。

  α和β實際上是沒有生育能力的,甚至從基因的角度,也並不是完全的女性體,但是,兩個擁有自己想法的實驗品,對這兩個失敗品關注很高,會摸索著照顧他們。

  如果按照普通人類的劃分,小黑貓就是β的孩子,人類小嬰兒就是α的孩子,兩個小幼崽經常共用一個保溫箱,睡得小肚皮一起一伏,被α和β保護起來。

  實驗室最後還是被迫關閉了,實驗品和相關資料都要被銷毀,α和β早就從資料裏知道,她們很快就會機體衰退而停止生理活動,但是,07和41不是,沒有得到進化的兩個小幼崽就是普普通通的生命體,他們的壽命應該和普通人類一樣。

  兩個實驗品,做了她們最大膽的一個決定——偷偷的把07和41送出去。

  β的獸態在外過於明顯,α隨時可以切換機械化的狀態比較合適,在即將封鎖實驗室,銷毀相關痕跡的時候,依舊是兩個實驗品合作,β望風,α行動,將07和41偷運了出去。

  分別之前,α和β重新替換了小幼崽的名字,實驗室處在地下,地表全是荒漠,裏麵有一種叫梭梭樹的植物,生命力頑強,可以給小黑貓,而一直追不上正常人類發育水平的小嬰兒,則被寄期望於‘搏之’,與柔弱的身體,與特殊的身世‘搏之’,α和β用了‘搏之’的諧音‘柏知’,希望這兩個小家夥有了新名字,也可以有新的生活。

  雖然小黑貓是人類基因改造的,但沒有顯露出相關特征,就是進化失敗,和普通的小動物差不多,α避開人群在聯邦範圍內奔走,最後為小黑貓選了一個遠離人跡的山林,等它可以獨自生活,抹去它的記憶帶著柏知離開。

  而柏知則是個普通的人類,還是最脆弱的幼崽期,α不知道該怎麽把柏知送出去,隻能暫時帶在身邊,最後,找不到合適辦法返回實驗室所在地的時候,意外遇到一個年輕的母親和兩個小女孩。

  這個時候,實驗室的α外逃已經被發現了,整個塔爾的士兵就是在搜找α的蹤跡,α看著母女們的相處,突然有了主意,將柏知放到了她們路過的地方。

  同樣,讓柏知忘掉之前的一切,留下一張紙條,躲在遠處看著淩婭她們小心翼翼的帶走柏知,才放心的回到實驗室。

  這個實驗,本身就是有問題的,α和β不隻是實驗品,她們還是人類,麵對沒法回避的消亡,兩個實驗品聯手,將這一切毀滅,免得有些資料再被帶出去禍害其他人。

  她們作為實驗品的一生,隻做了兩個決定,一個是給了柏知和梭梭開始,一個是對這一切畫了句號。

  當然,這次泄露的就是提前帶走的資料,有α和β兩個實驗品包括照片的具體資料,星辰Ⅱ代則是隻有文字記載,冷冰冰的書寫著時間,地點,以及某一編號實驗體因為什麽死亡。

  大部分人的關注點都被星辰Ⅰ代奪走,驚訝於兩個實驗品堪稱完美的外形,以及公布的相關生理數據,而隻有部分人注意到大批量死亡的星辰Ⅱ代,接連記錄的失敗實驗品裏,少了07號和41號的死因。

  本來,這些新聞和柏知沒有任何關係,屬於科研界的醜聞,可是,有人仔細研究了這些資料,根據α和β的資料,推測出星辰Ⅱ代如果成功,將會是什麽模樣,畫了一些構想圖。

  跳過那些數據分析,網友們比較關注的是‘半機械化’這個方向下的實驗品外形,共五種的外貌擬圖,都堪稱完美,而翻到最後一張的時候,網友們憤然掀桌,這是誰在惡搞?!

  這張臉太熟悉了,是沒有幾個人不認識的柏知啊~

第七十一章

  很快, 五張擬圖被證明是網友惡搞,他們分別來自二次元、曆史記載以及現實生活之中, 審美認可度極高的麵孔, 可以一一找到原型,而所謂的推測數據也是假的, 就是有些人為了蹭熱度而已。

  要不然, 這麽多年過去,網友都能隨便推測出來的東西, 拿著這些數據的科學家早就研究出來成功的實驗體了。

  柏知作為五張圖裏,唯一一個現實存在, 且仍在世的原型人物, 完全就是躺槍, 別人占她高人氣的便宜。

  可是,世上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最不可能的推測也有可能是真的, 反正柏知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有點懵圈。

  星辰Ⅱ代沒有多少記載的資料, 可是星辰Ⅰ代的相關信息很全,她仔細對比了一下自己和α的一些生理數據,把梭梭抱過來對比了一下β的生理數據, 再想想她以前似是而非的夢,有一個溫柔的聲音陪著她,告訴她這是陽光,這是山, 這是小溪……

  答案,很明顯。

  她和梭梭就是07和41號失敗實驗品。

  而與此同時,聯邦的相關部門也開展了激烈的討論,他們是知道這個實驗也參與過的,甚至實驗地點塔爾也在聯邦之內,隻是,實驗前期就已經違反了他們之前的一些約定,聯邦撤出科學家,反對了這個實驗。

  本以為,這一切都在塔爾十幾年前的毀滅式爆炸中結束,沒想到,當年合作的幾個國家信息泄露,往事被曝光在網絡之上,震驚世人。

  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有相信過那五張外貌擬圖,可是隻掌握前期資料的聯邦沒想到,這次曝光的資料裏,居然沒有星辰Ⅱ代的07和41號的後續處理記錄。

  不清楚是數據丟失還是什麽其他原因,聯邦的相關人員立刻和當年的合作國聯係,要求得知這兩個失敗實驗品的處理記錄。

  當年塔爾實驗室的爆炸來的太突然,不少資料都沒有帶出來,這些國家當然沒有辦法回答聯邦的問題,隻能肯定α和β都已經失去生理特征,推測07和41號也在那場爆炸之中畫上句號。

  科學實驗,最害怕推測兩個字,其他國家認為這兩個實驗品肯定也覆滅在那場爆炸裏,塔爾又不是他們的國土,一個模糊的答案就足夠了,但聯邦不行,他們重新調取數據,開始排查實驗室爆炸前後的各項數據,尤其是當年撤離塔爾的所有人,從出生到現在的所有資料,在緊急命令之下由各地送了過來,甚至一些堆積在當地的老舊紙質檔案,都被重兵加急護送找了出來。

  從這些人具體出生的醫院、經手醫護人員,相關視頻資料,到他們現在生活的地方,家庭、交友甚至一些個人健康檢查記錄,這個時候沒有什麽隱私權,在當事人不知情的時候,他們的一切在排查過程之中,像是被聚光燈照射一樣的被別人看到。

  最後,在撤離的幾千人之中,有五十二名可疑人員,每個人的基礎資料後麵跟著起碼來自三個審查員的懷疑原因。

  裏麵,有陶柏知。

  在相關懷疑標準對比排序之後,沒有塔爾的出生記錄卻在巴音辦理了戶籍手續的柏知,更是排在了五十二個人裏麵的前十。

  為了更詳細的確認,相關部門又調出當年出入塔爾的人員資料,他們已經查出來陶岸陶汀是淩婭體外受孕生下來的,柏知是被她們撿到的,隻是,找不到任何符合柏知信息的孕婦,那麽這個孩子是怎麽出現在塔爾的?

  柏知的懷疑度,一下子列到了第一。

  這些看似繁瑣的排查過程,在官方的強大執行力和組織力之下,並沒有浪費太久的時間,等這份懷疑的名單出現,就已經有相關的人去接近他們,繼續確認身份。

  隻有柏知,被參會人員開始討論。

  分為三方,強硬一派是支持直接扣留柏知,強製檢查,她的懷疑度比名單上其他人高出好幾倍,是重點審查人物,反對一派則冷笑,摔出了柏知的現今成就,不說她名下的公司、產業,就是說明星這個身份,不隻是聯邦,國際上有多少人關注著柏知,她的粉絲量加起來,能和人口總量排名第三或第四的國家差不多,說抓就抓?

  溫和一派,則負責勸架,太過強硬的手段不合適,不作為也不合適,不如和柏知理性溝通,柏知以一己之力帶動聯邦慈善事業發展的事情還沒有過去多久,很多領導人物對柏知的印象都很好。

  這樣的公眾人物不能硬來,要拿出友好態度來。

  最後,專門成立特派小組,來接觸柏知本人。

  而在此之前,柏知還需要和淩婭陶岸陶汀簡單的聊一下。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情,柏知能把自己和星辰係列實驗品對上,最了解柏知的媽媽和姐姐們也能,隻是三個人看到新聞之後,就沉默的坐在客廳,不知道在想什麽。

  柏知蹲在樓梯口,把梭梭撈了過來,給它做了一個前進的姿勢,探探風頭,梭梭都沒有機會拒絕,就被柏知摁了啟動的掃地機器人載到客廳中央,兜了個圈又轉回來了。

  梭梭:“……”

  成功吸引媽媽和姐姐們的注意力,柏知也沒有得到什麽有用情報,隻能乖巧的跑過去坐在旁邊,拿出帶來的平板,點出剛才她截圖的新聞頁。

  ‘失敗的實驗品’五個字,被柏知用紅筆圈出來。

  四個人同時開口,隻不過,淩婭和陶岸陶汀是強壓著難過和憤怒,“你不是實驗品!”

  柏知則是理直氣壯的順帶加上梭梭發言,“我們是成功的!”

  小黑貓抖了一下耳朵尖,用前爪不忍直視的捂住眼睛,這種重點錯的事情,柏知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淩婭和陶岸陶汀差點被這個熊孩子噎到,一口氣嗆到,什麽難過的心情都沒有了。

  柏知的來曆,是她們三個的秘密,不管柏知自己有沒有懷疑過她的特別,淩婭和陶岸陶汀一直都把柏知當自家孩子,她們也猜想過柏知的來曆,隻是沒有想到,是失敗的實驗品。

  一想到實驗品,尤其是失敗的實驗品,媽媽和姐姐們的心都要揪起來了,從生理意義上來說,柏知是沒有父母的,而躺在觀察箱內的時候,又因為沒有進化成功的表征,差點就要被銷毀了。

  想到那張布條,淩婭大概能猜到,將柏知送出來的‘媽媽’,就是星辰Ⅰ代,當時塔爾搜捕尋找的年輕女性,就是α。

  在陶岸陶汀驚訝的發現柏知之前,小家夥熬過了身上基因篩選帶來的死亡率,避開了失敗品的銷毀結局,最後又萬幸的被送出來,這麽多步驟之中,差一點點,就不會被淩婭和陶岸陶汀撿回家。

  所以,一看到實驗品三個字,淩婭和陶岸陶汀內心不是不慌張的,她們擔心柏知被抓走,被別人傷害,也害怕自己保護不了柏知。

  結果,柏知這個熊崽兒,居然關注點在自己不是失敗的實驗品,而是成功的實驗品。

  她和梭梭,都是實驗成功的,才不是沒有任何進化表征的失敗品,隻是適應環境的偽裝技能是被動款,剛出生點的過亮,把她和梭梭保護起來了而已。

  但是,這完全就是重點錯,成功反而意味著更危險好不好?!

  淩婭和陶岸陶汀磨練了十幾年的溫和脾氣,在這個時候也有點忍不住,恨不得先把柏知抓過來打一頓再說。

  “沒事的,真的,我保證!”柏知覺得,她和梭梭的偽裝本能可以比她想象的還要強大,要不然,這麽多年的體檢、抽血以及相關身體檢查,早就暴露了。

  就拿她可以食用金屬來說,如果真的不是身體機能有掩護作用,每次血檢肯定能看出問題來。

  而且,梭梭也是順利過安檢,沒有一次被發現,像團影子一樣,也是偽裝本能在起作用。

  可是,這些仍然說服不了淩婭和陶岸陶汀,她們還是很緊張,讓柏知推掉了需要外出的工作,留在家裏才安心。

  生怕有人真的把五張圖當真,注意到柏知。

  結果,等特派小組的人前來接觸柏知時,淩婭和陶岸陶汀的不安感達到頂峰,她們沒有讓柏知露麵,而是很防備的站在屋子外麵,連讓這幾個人接近她們家的意思都沒有。

  當年撤離塔爾的群眾之中,凡事涉及過偽造身份證件、更改出生日期或是超生之類問題的,基本上都很防備這些再次靠近他們的公務人員,特派小組也從同事那裏聽過這些話,做了相應的準備,但還是硬著頭皮的微笑,詢問柏知的來曆。

  他們能查到的資料,就是柏知是淩婭她們在塔爾撿到的棄嬰,可是具體是什麽時候撿的,在哪裏撿的就查不到,現在來詢證本人。

  “怎麽,國家不承認收養的關係嗎?我辛辛苦苦養大的孩子,現在要來被你逼問她是從哪裏撿的?”淩婭對這些人極其的不信任,態度少有的尖刻,十分的抗拒。

  她們一直都沒有和柏知說過她的來曆,淩婭也當柏知是自己生的第三個孩子,一家子和樂融融,結果現在有公務人員找上門,告訴她,他們已經知道柏知是撿來的孩子了,這件事情被放到明麵上說了。

  公務人員對淩婭這個反應並不意外,隻是盡自己最大可能的解釋,他們隻是想柏知配合一下調查,並沒有別的意思。

  結果,陶岸陶汀兩個纖細柔弱的美人,在旁邊冷笑了一下,“誰知道呢?”

  對方是權力機關,承諾有什麽約束力嗎?她們根本就不信。

  柏知是懷疑名單的第一位,接觸受阻也隻能繼續進行,他們不想和柏知交惡,可是怎麽說都過不了淩婭和陶岸陶汀這一關,尤其是涉及一些內部消息,需要保密而含糊的時候,戒備就更強了。

  最後,小組接觸失敗,再繼續派人過來。

  這次,派來的公務人員權限更高,可以和淩婭陶岸陶汀說明很多問題,比如說信息暴露的實驗資料裏,聯邦當時是什麽態度,現在聯邦想要排查當年撤離塔爾的可疑人員,又是出於什麽考慮,總之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盡量讓淩婭她們明白,這隻是個常規檢查。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特殊占有 他在看著你 卻綠 你笑起來很甜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