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60節

  很多柏知的粉絲看著這個除了最後一句,全在誇柏知的說法,感覺到很無語,隻能回複對方,職業不分高低貴賤,自由選擇未來是每個人的權力。

  柏知更是很直接的跑去問淩婭和陶岸陶汀,她現在這個樣子,會讓她們覺得失望嗎?

  “不會,你這樣已經很好了。”媽媽和姐姐們揪了把柏知的臉頰,自家小可愛,不需要別人來指手畫腳。

第六十六章

  柏知不軟也不萌, 沒有乖巧聽話,也沒有安靜內斂, 小的時候和吃了跳跳糖一樣, 東跑西跑在家裏呆不住,爬樹遊街當大佬, 勢必要把小學附近的兩條街劃做自己的地盤。

  長大一點, 行動力提高的同時,搞事情能力翻倍增長, 爬過綁匪的車廂,翻過學校的圍牆, 抓過高空掛著的皮球, 也在泥裏滾成一小團, 嘻嘻笑的扭來扭去。

  等更懂事一些,就敢和小夥伴去坑兩個老總,抱著存錢罐眼巴巴的盯著買別墅, 拍過電影參加過節目,也認真的準備過國際化的比賽。

  閃閃發光, 無法複製,獨一無二的陶柏知。

  淩婭和陶岸陶汀還清楚的記得,當時在塔爾的戈壁旁邊, 一堆破舊廢棄的塑料殼版下,有一個裹在毯子裏的小寶寶,肚子上貼著一張紙,看著隻有幾個月大。

  而現在, 柏知已經是家裏的海拔最高點,可以輕易的把姐姐托舉起來,承擔著家裏一切需要力氣的任務,從小的時候開始,每年還不忘的買禮物送給她們。

  追著瑜伽球開心的跑一整天的小可愛,已經變成盤腿坐在客廳,安靜的看書學習,或是對著鏡子練習演技的大可愛。

  作為家人,淩婭和陶岸陶汀已經覺得,柏知優秀的速度太快,恨不得讓她重新回去讀一年級,結果,現在網上還有人給柏知施壓,想讓她再好一點?

  三個人都快炸毛了,麻煩這些人不要鞭策別人寬容自己好嗎?有什麽人生理想就自己實現,不要寄托給柏知,這是她們家的小崽兒,別人不能隨便插手。

  於是,柏知發現這幾天,家裏的氣氛有點過於溫暖了。

  以前她起床不疊被子,喜歡盤腿坐在地板上,都會被媽媽姐姐們念叨的,結果,現在自己起床想疊個被子,都會被旁邊探個腦袋的陶岸或陶汀製止,“放下,不用疊!”

  柏知的挑食是間歇性毫無規律發作的,有的時候隻吃葷菜一口素菜都不吃,以前淩婭都會單獨給柏知挑一小碗菜,看著她吃掉,結果現在,不吃菜就不吃菜,來,多吃肉~

  不止如此,柏知攤在客廳地毯上的劇本也不用收拾了,突發奇想在屋頂上綁的氣球也不用取下來,連點三天錫紙烤排骨也能得到滿足,幸福來得有點猛烈,柏知扶牆才能站穩。

  “梭梭,我掐指一算,怎麽感覺有點不太對勁呢?”小黑貓這幾天夥食也直線上升,體型沒變體重猛漲,柏知抱著抱著,就拿梭梭鍛煉起身體來,然後,被小黑貓一頓打,略慫的將小黑貓放回地麵。

  她月底就要出國拍戲了,這幾天在家生活的有點過於愜意,讓柏知有點得意忘形,精力旺盛的在家開始嗨。

  “媽媽,我可以在陽台邊裝一個軟梯爬著玩嗎?”

  “岸岸,我們來教梭梭跳芭蕾吧~”

  “汀汀,你幫我在臉上畫個狼頭好不好,酷炫的那種!”

  孩子,果然是不能慣的。

  在淩婭,陶岸陶汀和梭梭耐著脾氣惹了兩天,柏知已經琢磨著給家裏的小別墅挖個地道的時候,溫暖和寬容如同煙花般易冷,家裏的媽媽姐姐以及小黑貓受不了了,讓柏知捂著屁股滿屋子的逃竄,“嗷嗷嗷,我錯了我錯了!”

  優秀都是假象,欠收拾才是本質。

  到了月底,柏知把梭梭揣上拎著行李箱離開,她和女導演溝通過自己感情戲空白的短板,表演老師怎麽教都教不明白,最後還看愛情片犯困,看偶像劇茫然的時候,少有的給了反對意見,她並不認同柏知表演老師的做法。

  “愛情不是看的,而是感受的,柏知,這個方法並不適合你。”能指導演員演技水平提高的人,基本上是兩種,一種是教表演的老師,另一種就是真才實學的導演。

  她沒有和柏知談什麽愛情的意義,而是為她收拾出一間簡潔舒適的客房,讓她好好休息,見過劇組的工作人員,也和其他演員打過招呼,唯獨不見男主。

  “文森特?”柏知有點奇怪,之前拍戲的時候,男女主作為合作最多的兩個人,肯定要提前交流見個麵的,沒想到,這次都已經準備開拍了,她還沒有見到男主。

  孫姐和她說,文森特是這幾年躥紅的一個男演員,頗有實力,話劇出身,簡直是文藝片小王子,風評也都是敬業和投入,現在為什麽還沒有出現?

  女導演解釋了一下,這是她和文森特商量的決定,劇中男主和女主的感情,一直處於一種求而不得的狀態,文森特想要體會這種感覺,提前入戲,會減少戲下和柏知的接觸,這種體驗派的做法可以理解。

  柏知不知道這是女導演的主意還是文森特的主意,反正女導演對她的要求很簡單,機器人是被男主啟動的,記住他是她的唯一就行。

  這、這莫非是知遇之恩?柏知還沒有再詳細的和導演討論一下,這個唯一是什麽意思,就換好衣服開拍了。

  男主和女主見麵的時候並不愉快,因為機器人是男主很少出現的父母,在一次科研活動之中雙雙遇難,留給他的遺物,陰鬱憤怒的男主並不需要這個,他從墓園回來之後,醉酒失控將機器人的盒子打破,意外喚醒了機器人的程序。

  機器人的內置程序,是從男主出生的時候就開始編寫的,寄托著夫妻兩個對孩子的一切感情,等到這些過載的情緒化成程序,機器人就已經開始不同。

  柏知就是這個人形機器人,如同一張白紙被男主從盒子裏喚醒,他是她見到的第一眼,清澈而懵懂的雙眼,小心翼翼的碰觸,卻被男主不耐煩的甩開。

  他不要什麽智能機器人,他就隻想要父母的陪伴。

  男主在劇中,是一個不到二十歲,高中剛結束的大男生,突逢巨變情緒很難控製,將機器人喚醒之後就煩躁的離開,沒有再理會新生兒一樣的機器人。

  可是,機器人隻熟悉男主一個,亦步亦趨的跟著他,看著他蒙在家裏,看著他摔碎杯子,也看著他拉緊窗簾暗自哭泣。

  “走開,滾遠點!”男主實在被這個緊緊的跟著自己的機器人煩的不行,將身邊的東西砸在機器人身邊,想要嚇退她。

  結果,機器人伸手接穩了扔過來的東西,帶著點小驕傲,“你傷害不了我的,我可是機器人。”

  在內置程序的運行之下,機器人輕而易舉的將男主從陰暗的屋子裏抱出來,將窗簾打開,地麵上的碎玻璃掃幹淨,去廚房做了男主媽媽的拿手菜。

  機器人是可以完美複製的,她的程序又都是父母寫的,男主每次都想狠狠的推開機器人,可是,又被這種熟悉感迷惑,猶豫了起來。

  一人一機器人,暫時進入和平相處期。

  柏知是在開拍之後,才見到文森特的,和文藝片小王子的外號一樣,文森特本人的長相的確很小王子,深情而優雅,哪怕在劇中失控崩潰的時候,也能看出來良好的修養,符合劇中男主被父母悉心教導,明朗友善的人設。

  而且,文森特入戲的感染力很強,柏知之前接觸的演員,很多都是講感情收斂然後細水長流,慢慢顯露的,而文森特不一樣,他的感情很強烈,怒如火,悲如海,出現在柏知麵前的時候,沒有他本人的影子,隻有一個悲傷之中難掩憤怒的大男生,將自己包裹起來的模樣。

  對手基本上就是角色本人出現,讓柏知頗受挑戰,以最快速度入戲,將氣勢追平。

  女導演也有點驚訝,她對男女主磨合的過程是有預期的,男主的狀態侵略感很強的時候,女主如果把握不好機會,很容易氣勢愈演愈弱,而且,這部戲剛開始拍攝的時候,男主的形象本來就比女主更有衝突性和張力,柏知稍有不慎就會被比下去。

  但是,柏知還是出乎意料的穩住了,把一派純然的形象拿捏的很好,甚至,能從一些小細節裏,看出一些不安。

  當然會不安,機器人承載了過多的人類情感導致變化,她不再是單純的程序設定,而是有自己的體會感知,麵對全新的世界,身邊情緒不穩的男主,也有著試探和不安。

  等戲份進入相對平穩期,男主不再被悲傷裹纏恢複明朗友善性格,機器人也越來越了解男主的時候,文森特和柏知終於私下裏打起招呼來。

  兩個人已經開拍這麽久,還欠一個正式的自我介紹,之前為了保證角色的情感,文森特並沒有過多的接觸柏知,現在戲份過去,他很紳士的跑過來,為自己之前的行為感到抱歉。

  而且,在拍攝的時候,機器人能輕易的把男主抱出房間,讓文森特本人也很驚訝,他的體重還是有分量的,絕對不是一個女孩子輕易能抱得起的,導致第一次被公主抱的文森特,一直都有點恍恍惚惚。

  每個演員的體驗方式都不一樣,柏知能理解文森特之前的零交流,擺擺手說沒有關係,聽文森特問道她為什麽能輕而易舉的把自己舉起來,柏知就一本正經的解釋,因為她給舞伴練托舉練的次數有點多,熟能生巧。

  如果文森特沒有記錯,需要托舉的舞者可都是控製體重,很輕巧的,柏知是一次性托舉兩三個人,才練出來這個臂力的嗎?

  舉高高話題之後,兩個人很快的熟悉起來,劇組住的地方離超市有點遠,文森特還經常會給柏知帶一些水果回來,讓孫姐毫無用武之地。

  這到底是外國人的熱情,還是這個文森特有點喜歡自家柏知啊?

  女導演倒是很樂意看到文森特和柏知的相處,劇情已經到了中後段,男主已經完全熟悉機器人,發現這個讓父母準備了十幾年的禮物,真正的魅力。

  和剛開始試探的靠近他,有點新奇和不安的時候不同,機器人本身屬於程序之外的情緒,慢慢的顯露出來,這是一個很喜歡熱鬧,經常會和男主開玩笑,有著小朋友性格的調皮鬼。

  有的時候男主在家裏休息,就能聽到客廳的音響全部打開,機器人在中間蹦躂,嗨的還在揮手,好像在和後排的觀眾們打招呼,男主去把電源關掉,整個人被吵得氣得不行,然後機器人可憐巴巴的蹲在他麵前,雙手合十,“原諒我吧,我隻是一個學習中的可憐小機器人。”

  每次犯錯求原諒,機器人都是這麽裝可憐的。

  這個時候,男主也氣不起來,隻能氣父母把這個機器人做的太擬真,讓他隻能原諒這個家夥。

  有的時候男主心情有些低落,家裏任何有顯示屏,能發出聲音的電器就會啟動,用不同的方式逗男主開心,畢竟,小機器人可是掌握家裏供電係統的關鍵人物,影響一個電器還是很簡單的。

  有了小機器人在身邊,男主的生活質量直線提高,連他的朋友也發現這個變化,紛紛好奇問道,男主是不是談女朋友了?

  轉折,也出現在朋友來家裏做客,小機器人第一次見到其他人的時候。

  雖然小機器人總在家裏耍賴,自己是機器人需要多一點的原諒,但在其他人麵前,小機器人緊緊的抿著嘴,不敢透露出半點自己的不同。

  她有點害怕的躲在男主身邊,讓朋友們誤以為這就是男主的女朋友,還紛紛起哄祝福,直到男主麵紅耳赤,害羞到不行。

  被朋友們調侃過,男主也漸漸發現,小機器人的重要,他準備了很久,向小機器人告白了。

  他,想和她一直生活在一起。

  可是,平時笑眯眯的機器人,第一次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又說起了她最長說的那句,“我隻是一個機器人。”

  男主握緊了拳頭,努力維持臉上的笑容,“沒有關係,我可以慢慢教你……”

  隻是,看到小機器人的表情,男主還是改口,“好了,我是開玩笑的,剛才和他們鬧的時候磕到了腿,你還能不能抱起我了?”

  立刻恢複笑眯眯表情的小機器人,輕鬆的把男主抱起來,送回了房間。

  用這種方式,才能換一次近距離接觸的男主,躺在床上回想著之前的一切,輾轉反側很久都難以入眠。

  而另一邊,坐在客廳的沙發之中,並不需要睡眠的小機器人,繼續解碼著男主父母留下的程序信息,沒有半點笑眯眯的模樣,反而充斥著一種機械感的冰冷。

  男主父母的工作,比他預想的還要危險,小機器人的內置程序裏有一部分是夫妻兩個最新的研發成果,因為不可控危險過高,他們並沒有公開,可是,資料被泄露,這段程序轉碼使用於武器的前景性很好,夫妻兩個因此遇害。

  對此早有心理準備的他們,隻是還放不下唯一的兒子,於是,緊急之下,將這段程序編入了小機器人的芯片裏,留在男主身邊,由他喚醒,然後保護他,等到危險消除,小機器人自動開啟銷毀模式。

  因為,這段程序是不能被公開的,男主父母留給他的禮物,就是為了一次性解決問題,等到那些尋找這段程序的人被小機器人解決,程序連帶芯片就可以自我清楚,小機器人的使命結束。

  可是,男主的父母沒有想到,機器人產生了變化,擁有了自我情緒,剛開始啟動的時候,為了保護自己的程序,小機器人沒有解碼父母留下的這段程序。

  隻要不解碼這段程序,她就不用承擔保護男主的責任,也不會進入銷毀命令執行。

  小機器人喜歡這個世界,新奇的,有趣的,想一直的陪伴在男主身邊,所以,她省略了部分解碼,想當一個普通的小機器人。

  可是,事情不由人,也不由機器人,那些謀害了男主父母的人,還是找到了男主,他們隱秘而迅速的侵入著男主的生活,連這次來男主家裏的朋友,都有兩個不太對勁的家夥。

  不解碼男主父母留下的程序,小機器人就沒有能力保護男主,可是,解碼了程序小機器人就注定被銷毀,無法再繼續陪伴男主,猶豫起來的小機器人,猝不及防的被男主表露了心意。

  他想一直和她生活在一起。

  於是,小機器人不再猶豫,下定決心,開始解碼男主父母留下的程序。

  她沒有辦法和他一直生活在一起,但是,她可以讓他繼續活下去。

  在男主在為自己告白失敗而悲傷時,小機器人已經將所有程序解碼,開始了自我銷毀的倒計時。

  那些找不到程序的人,也都聚在附近,準備暴力解決問題,男主一頭霧水的被小機器人從背後抱住,一隻柔軟的手蓋在了他的眼睛上,下一秒,他的家就已經被爆炸淹沒,成為一片火海。

  呼嘯而過的風,濃重到反胃的硝煙味,失去視線的男主用力拽下眼睛上的手,卻紋絲不動,任何喊小機器人的話,也沒有得到回應,逃亡、伏擊和反殺,小機器人開始真正的展現出那段程序被編入使用之後,堪稱殺戮機器的可怕。

  文森特和柏知最後一場戲,就是小機器人帶著男主逃亡,不斷扭轉勝利,最後把對方剿滅幹淨的時候,成熟很多的男主抓著小機器人的手,近乎嘶吼的再次問小機器人,可不可以和他一直在一起。

  他沒有父母了,也沒有家了,這段時間的逃亡奔波也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現在,男主隻剩下小機器人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判定危機解除之後,小機器人的自我銷毀程序正式啟動,倒計時已經開始,小機器人帶著和哭泣一樣的笑容,很抱歉的對男主再次搖頭,“對不起,我是機器人。”

  然後,男主失去意識,爆炸聲第二次響起。

  等到醫院的護士輕柔的將男主喚醒,問他還有沒有什麽不適的時候,男主有點反應不過來,這裏是哪裏?他不是剛從墓園回來嗎?

  風從窗戶之中吹過,掀動白色的窗簾,桌子上放了一株白色的小花,男主茫然的坐起來,伸手摸到了掛在身上的項鏈,用繩子穿的一小塊殘片,摸起來有點金屬質感,卻想不起來這是哪裏來的。

  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吧,男主這麽想著,摸到了臉上濕漉漉的眼淚。

  整部戲,隻有最後這個鏡頭,是很安靜的、傷感的,其他的,全都是經常炸毛,氣到不行的男主,以及活潑調皮,喜歡打小算盤的小機器人之間的互動。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