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47節

  和以前《仙劫緣》的小光頭男二,《罪滅》前後反差極大的男主不一樣,柏知這次終於能演一個女性角色了。

  《美食狂想曲》講的是一對身懷美食秘笈的兄妹,守著一個小鋪子,卻意外的引來多方人士的關注,在保護美食秘笈的過程之中,發生的一些有趣事兒。

  南齊自然就是兄妹之中的哥哥,絕對的男主,聰明機靈廚藝好,但是又很膽小怕事的宅男,妹妹則是有點呆,什麽事情都做不好,表麵上很膽小,但是小拳拳能錘死對方的萌妹。

  兄妹兩個相依為命,共同經營者名為‘美食狂想曲’的小鋪子,平淡又普通的生活隨著美食秘笈的暴露而打破,最後走位風騷成功控場。

  南齊和林哥選中《美食狂想曲》的時候,就是很看好這個劇本,雖然出自新人之手,但在裏麵,兄妹之間的親情,為了守衛夢想的純粹,以及多方人士對秘笈的別有苦衷,笑點密集也有很多讓人感動的地方。

  雖然說,南齊拿到了一次影帝,但這不代表他的演戲之路就此自滿停止,相反,這會鞭策他繼續挑戰自己,突破固有形象,這次的喜劇試水,就是不錯的機會。

  主角是個有點沒誌氣的宅男,有著機靈勁卻又太膽小,守著小鋪子和妹妹,身懷秘笈卻不利用,被有心人惦記上,發生了很多事情之後,才奮起翻盤,向著一代名廚努力。

  柏知到劇組的時候,南齊正在拍攝,很灰撲撲的裝扮,舉止之間也有點不自信,看著慫萌慫萌。

  沒有立刻離開,柏知就在旁邊站著看,和南齊認識很多年了,連南齊哭到吹鼻涕泡她都見過,對大南齊可以說是很了解了。

  但是,演戲的狀態下,差異感還是很明顯的,柏知上一次和南齊一起拍戲,是《仙劫緣》劇組,南齊是裏麵俊朗硬氣的主角,形象很正麵,和南齊本人相差不大。

  這幾年,柏知也看過南齊挑戰不同角色的片子,知道南齊的實力絕對擔得起影帝之稱,可現場看來,這種衝擊力更直觀。

  剛開始的時候,男主是偏向於抖機靈的聰明,慫慫的,每天都是喪喪的一天,明明手藝好到不行,小鋪子裏的生意卻一般。

  整個人透露出一種‘今天又是頹頹的一天呢~’氣息,還有著宅男特有的蒼白和缺乏運動。

  雞窩一樣的頭發,路邊攤批發的大T恤和褲衩,主角踩著人字拖出來倒垃圾,被正午的陽光照了一下眼,然後,左右觀察,沿著牆邊的陰影走,生怕曬到自己。

  可一旦有街坊路過,主角又立刻從陰影之中彈跳出來,精神抖擻的和對方打招呼,切換活潑臉,這麽躲兩步跳出來活力一下,讓主角倒完垃圾,回家都是扶牆的,社交好累,讓他躺會兒。

  雖然柏知之前也看過劇本,笑過一次,但現場看著大南齊的表演,還是覺得很有趣。

  她暫時離開去安頓行李,順便把梭梭從書包裏倒出來,摁著爪子走兩步。

  除了平時上學離開家的時候,像柏知這種外出拍戲住劇組,梭梭都會跟著一起去,而且,還貫徹著‘出門就睡,哪兒都能睡’的原則,柏知不吃飯,梭梭就不醒。

  “梭梭,你是不是又胖了?”柏知平舉了一下梭梭,覺得不好,有點沉手,果然,光吃不動愛睡覺,是增肥的第一妙計。

  小黑貓沒有搭理柏知,剛才林導叮囑柏知把臉吃圓點,好貼近一下主角妹妹的形象,她就是在羨慕自己的肉。

  梭梭的胖,都是淩婭和陶岸陶汀辛辛苦苦的勞動成果。

  當然,林導的話也不用太當真,開拍之前,他就已經和柏知聯係過了,讓柏知把臉吃圓點,增加一些萌感,剛才嫌柏知的臉不夠圓,也有在開玩笑,說柏知很難胖臉的意思。

  把梭梭安頓好,柏知就去化妝間定造型了。

  近幾年,化妝水平可以用突飛猛進來形容,尤其是在鏡頭前,化妝和整容差不多是一個效果,柏知在《罪滅》後半期蒼白皮膚上的青色血管,繃帶也擋不住的潰爛,都是化妝師和造型師的功勞。

  但是,等她在《美食狂想曲》劇組,換好衣服整理好妝容,柏知才發現,自己對化妝造型,還是了解的太少。

  鏡子裏,眼睛水汪汪,丸子頭櫻花唇,白色襯衫背帶裙,看著又萌又呆的家夥,是她?

  裙子,是個離柏知很遙遠的名次,除了小時候說話還不利索,淩婭給三個女兒買小裙子的時候,柏知就再也沒有穿過裙子,她總覺得穿裙子的時候,風從大腿之間吹過,怪怪的。

  現在,角色需要,柏知不僅要穿裙子,還接了長發,穿著綁著蝴蝶結的那種小皮鞋,造型師還拿出了白色絲襪,準備遞給柏知的時候,被柏知一個眼刀戳回去了。

  寧願光腿穿裙子,也不套白絲,這是柏知最後的堅持。

  柏知的皮膚底子很好,不用過重的粉底,但是眉形過於硬氣,幾個化妝師小姐姐,硬是摁住柏知,把不符合萌妹的眉毛,連拔帶修,改了形狀。

  眼睛很漂亮,但是眼尾過於淩厲,柏知就被巴著眼皮畫眼線塗眼影,重新改變眼型,第一次被畫眼線,總害怕戳到自己的眼睛,緊張的柏知有點想哆嗦。

  至於唇色,則是用很多口紅調出來的,柏知第一次被這麽繁複的上妝,坐在椅子上快兩個小時,從接頭發做造型,到妝容的風格確定,最後柏知的指尖都被修磨,塗了淡粉色的漸變指彩。

  可以說,進化妝室之前,還是個鐵骨錚錚的好漢,出化妝室之後,就變成身嬌體軟的萌妹了。

  柏知以前還以為,自己可能演不了萌妹之類的角色,畢竟自己的長相和身高都不太軟,沒想到,還是她太低估化妝師和造型師了。

  等南齊結束戲份,聽林導說柏知已經到了,正在試妝,就特意跑來找柏知,推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抿住嘴角,有點不太開心,但是,腰細腿長,睫毛彎彎的萌妹。

  荷葉領的白色襯衫,帶著暗格子的背帶半身裙,平底的小皮鞋和露出一點點的短襪,有點偏向日係的清新感,丸子頭和有點小無辜的妝容,也是格外的契合風格,南齊眼神一亮,凹了一個酷帥的造型,抓了抓自己的雞窩頭,走進萌妹,想搭訕兩句。

  然後,萌妹看他了,萌妹還笑了,萌妹站起身走近他,距離越來越近,然後手臂勒住自己的脖子,差點讓南齊噎住,這個力道,這個熟悉的鎖喉,“柏知!!!”

  “嗨,大南齊~”穿了裙子之後,就要注意自己的坐姿,柏知僵挺挺的乖巧狀坐在沙發上,還沒有坐穩,就看到南齊進來了。

  剛想打招呼,柏知就發現南齊很嘚瑟的裝酷向自己走來,居然沒有認出自己,很好,那就接受來自萌妹的鎖喉暴擊吧!

  但是,鎖喉暴擊怎麽比得上南齊內心受到的衝擊,他仔細看麵前的女孩子,五官還是柏知的,可是,換了衣服外加妝容修飾,完全就是另一個人啊!

  南齊捂心口,感覺自己以後要對萌噠噠的妹子,有心理陰影了。

  化妝師們和南齊也挺熟的,看南齊的驚訝臉,就知道柏知的新造型得到了肯定,她們也很滿意,還和南齊開玩笑,讓他經常提醒柏知一下,走路的步子不要邁的太大,坐下的時候要注意裙子之類的問題。

  飽受衝擊的南齊,恍恍惚惚的點頭答應。

  沒有想到,衝擊還有2.0版本,第二波。

  “不錯不錯,這個造型很好。”林導過來了一趟,看柏知的妝容和服裝風格定下,表示很滿意,就帶著南齊和柏知,去講一講戲。

  南齊已經進組快半個月,林導和他討論過很多次劇本,所以這次主要是和柏知溝通,主角的妹妹出鏡不算多,但是,人設很豐富也自帶笑點。

  與膽小的哥哥不同,妹妹貌美而呆,總喜歡說自己害怕,實際上‘美食狂想曲’的一些需要暴力才能完成的事情,都是妹妹來做的。

  最典型的就是,主角哥哥膽小到連活雞活魚都不敢殺,雞還能送到活禽店處理,但是魚就算被處理了,放在案板上有的時候還會甩兩下尾巴。

  主角哥哥是受不了,已經開膛破肚的魚,躺在案板上對自己打招呼的,所以,這個時候,都需要妹妹邊喊著好怕,邊拿著菜刀哐哐哐把魚剁成做菜用的魚塊。

  林導說道這裏的時候,柏知和南齊同時舉手。

  “我是真的怕魚。”

  “柏知怕魚。”

  以為自己聽錯了,林導有些詫異的重複,“怕魚?”

  柏知點頭,“對,我是真的害怕魚,或者說,把魚的尾巴去掉就沒問題。”南齊在一旁點頭,以示這是真的。

  平時做飯用的草魚、鯽魚都是有著大尾巴的,正中柏知的雷點。

  林導沒想到,演員居然和角色一樣,是真的怕魚,可是,主角妹妹在戲中,隻是嘴上喊著怕怕怕,手裏的菜刀卻沒有含糊的。

  柏知能接受去掉尾巴的魚,但這個還是會影響拍攝效果的,林導考慮了一下,問柏知,“可以不看魚,拿菜刀亂砍一番嗎?”

  “我可以試試。”拍戲肯定要考慮到最佳的表現效果,柏知改不了怕魚,但是,能改變害怕的方式。

  比如說,怕到拿刀一頓砍。

  南齊在旁邊聽著,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心疼柏知,還是心疼魚。

  林導不清楚柏知怕魚怕到什麽程度,索性就把這場戲提到第一場,柏知的戲服基本上都是小裙子的萌妹風,漂亮的一塌糊塗,坐在小店鋪的二樓看電視,聽到樓下廚房哥哥一聲尖叫,就慌慌忙忙的跑下樓。

  “停!”開拍之前,柏知要先熟悉一下從二樓跑下來,攝像機的位置,林導正在和副導演說話,一抬頭,差點氣暈過去,“柏知,你現在是個表麵嬌氣的妹妹,不能兩步跨下樓梯!軟一點,萌一點,嗲一點知道嗎?!”

  這又不是武打片,動作這麽利落要鬧哪樣?

  沒辦法,柏知邊適應著自己的裙子和小皮鞋,邊嬌裏嬌氣的跑幾趟,等調整好狀態,正式開拍。

  被哥哥的尖叫聲嚇了一跳,柏知哆嗦了一下,慌慌張張的小碎步跑下樓,看著廚房裏哥哥舉著菜刀蹲在門口,靠近之後也被案板上和抽風了一樣,瘋狂甩尾的魚嚇到。

  “好可怕,哥哥哆哆害怕!”主角妹妹的名字是哆哆,一個口頭禪就是‘哥哥哆哆害怕’的萌妹,隻見她邊喊出聲,邊奪過哥哥手裏的菜刀,眼睛緊閉,看都不看魚,唰唰唰把開膛破肚,已經洗幹淨的魚,剁成大小適中的魚塊。

  快準狠,動作標準,頗有大廚之風。

  然後,兄妹兩個淚唧唧的蹲在廚房門口,主角忙安慰妹妹,“沒關係沒關係,今天的灶台燉魚又有著落了。”

  然後,趁著妹妹這股害怕勁兒,主角又很慫的拿來整雞,和丟炸彈一樣的扔在案板上,尖叫一聲,嚇得哆哆給了他一個小拳拳,差點讓主角吐血的時候,哆哆又奪過自己的菜刀,唰唰唰的把雞剁成塊,蹲回門口,說‘哥哥,哆哆害怕’。

  揉了揉胸口順氣,成功存活的主角繼續安慰妹妹,“沒關係沒關係,今天的大盤雞也有著落了。”

  同樣的場景,基本上每天上演,主角經常宅在家裏,手上的力氣不夠,刀工很差,尤其是剁魚切雞之類的工作,都是早起一杯水,清清嗓子,然後尖叫一聲,讓妹妹哆哆來的。

  也好在哆哆很給麵子,哥哥隻要在廚房尖叫,就立刻跑下樓,然後嚇到爆發高超的刀工技藝。

  現場的劇組工作人員,快被南齊和柏知這對膽小兄妹笑暈,並不清楚柏知是真的怕魚,第一次拍的時候,柏知閉緊眼睛剁魚的時候,力氣有點過大,直接把菜刀卡在案板裏,拔到的時候,直接把魚帶起來,甩在了攝像機上。

  第二次拍的時候,就有經驗了,閉上眼睛剁魚收著點力氣,拍攝完表情特寫之後,劇組會有工作人員把剁好的魚換上來,繼續拍攝。

  效果意外的好。

  就是穿著白襯衫小裙子的柏知,閉著眼睛瘋狂剁魚的時候,離得比較近的幾個人,都有點背後發涼。

  這、這演技,真的很有感染力!

第五十七章

  害怕或恐懼的時候, 腎上腺素飆升,心髒的收縮能力增加, 有的時候, 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力量。

  別人覺得,柏知閉著眼睛剁魚的動作, 是演技, 但是,南齊摸著自己的小心心發誓, 這其中的殺氣,絕對是柏知爆發的本色流露。

  而且, 南齊不自覺的跑神, 用這種方式表達害怕魚的柏知, 在膽量界應該是超神不可超越了吧?

  拍攝還在繼續,林導對南齊和柏知的演技都很滿意,隻是自己回看片子的時候, 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勁,他把副導演喊過來, 兩個人討論一下。

  演員吃透劇本,演技在線不拖遝,簡直就是劇組福音, 和林導合作的工作人員又都是出自‘軒楊柏知’,大家關係也不錯,沒有什麽大的煩心事,副導演這幾天心情也很好, 被林導喊過來,還以為出什麽事情了。

  聽到林導讓他一起回看片子的時候,才放下心來。

  可是,等看完,副導演才發現,自己的心放早了。

  “是柏知的問題。”

  在戲中,柏知是個什麽都做不好,經常說自己害怕膽子小,但實際上爆發起來比誰都可怕的萌妹,柏知的形象在化妝師和造型師的共同努力之下,已經很符合人設了。

  拍攝過程之中,柏知的演技不錯,和南齊配合的也很好,隻是,在回看的時候,就能發現,柏知的感覺不對勁。

  喜劇電影常會用一些誇張元素,柏知的造型就是明顯萌過頭,一看就知道嗲嗲的,配合口頭禪‘哥哥哆哆害怕’,表層形象就很典型了,可是,在林導他們看來,這不像是個女孩子扮演的萌妹,而像個時下流行的花美男,反串的萌妹。

  可是,他們的確是找的女孩子,出演這個角色的啊!

  林導他們仔細一琢磨,發現問題出現在柏知很多肢體細節上,哪怕刻意的小碎步也掩蓋不住,柏知比一般人要直的腰背,走路時肩膀平穩這些很硬氣的習慣,索性這樣的小反差,也不影響拍攝效果,兩個人琢磨了一下,就沒有糾正柏知的這些習慣。

  而柏知是出了名‘你退一步,我跑步前進’的家夥,她發現林導在片場,不再總是喊“柏知,嗲一點,婀娜一點!”的時候,就放飛自我起來了。

  剛開始穿裙子,柏知還覺得挺涼快的,可是,哪怕穿著安全褲,柏知也要隨時保持坐姿,以防走光。

  戲服裏的多套裙子,很多都是有好幾層,貼身純棉還很熱,這讓柏知很苦惱。

  等林導不再要求她時刻嗲嗲的,柏知就把裙子裏的安全褲換成短版運動褲,不拍攝的時候,還能隨時把好幾層的裙子卷起來。

  化妝師她們能給柏知換個風格,卻沒法給柏知換個性格,尤其是片場很熱,南齊經常看到拍攝結束的柏知,把襯衫扣子拆到第三顆,支著兩條長腿,搬著凳子卷起裙子,踢掉小皮鞋去找人字拖,露出運動短褲坐在風扇麵前吹風。

  上半身要多淑女有多淑女,下半身要多糙漢有多糙漢,南齊捂臉,覺得自己以後都不能正視穿裙子的女孩子了。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特殊占有 他在看著你 卻綠 你笑起來很甜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