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42節

  “以前我和柏知一起上課,準確來說,是我在上課,柏知當我的陪練。”南齊想到他剛開始接觸演戲,怎麽也消除不掉那份鏡頭懟過來的尷尬感,讓柏知和他一起上課的經曆。

  演技課上,南齊總覺得別扭,在老師的引導之下,自己要和個神經病一樣,或崩潰或欣喜,要不然,就是說難過就要難過,入戲要快,他最開始沒法這麽從容的表現自己,有的時候會笑場,有的時候演著演著就演不下去了。

  宋導聽到這裏,也點點頭表示理解,很多演員剛開始入行的時候,都有這個問題,演戲沒有大眾所想象的簡單,隨便抓個人到禮堂演講都需要勇氣,更別說在一堆工作人員之中,或深情或悲傷的表達自己。

  把自己代入不進去,就很像是神經病。

  “但是柏知不一樣,她一直覺得演戲,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當時柏知也就小不點一個,瞄上了隔壁教室老師送她的瑜伽球,拍著拍著就咻咻咻跑去追球,可一旦被老師喊過來,把戲說明白,柏知就很專注的去表達,什麽也不想,她就是戲裏的人。

  這個角色,為什麽會哭?因為她的家人都被戰火波及,什麽都沒有了,世間僅留角色一人伶仃;這個角色,為什麽會笑?因為他數十年謀劃付出,終於不負有心人,得到了回報。

  演戲,是需要把衝突的濃烈表達出來,柏知很喜歡這種情緒的集中,一旦沉浸進去,就竭盡所能的去飾演。

  “後來我出國,有的時候看到一些頂尖的演員,覺得自己和他們差距太大,遙不可及。但是,有一點,他們身上都和柏知一樣,有著那種純粹勁兒,可以說是敬業,也可以說是專注,讓我看到,走向他們那個高度的一條路。”南齊不是沒有摔倒過,低落到想要放棄的時候,柏知就和個小太陽一樣,不知愁的在發光。

  這種正麵的溫暖很容易帶動其他人,南齊也是受益者,再堅持再努力一些,他慢慢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而且,南齊這種大寫的柏吹,很快指著畫麵給宋導嘚瑟,你看,同樣是表情扭曲,柏知就是好看款的表情包,厲不厲害~

  話題很快就跑偏,宋導頭痛的捂住臉,他到底是為什麽,要和南齊兩個人偷偷摸摸在角落裏麵,誇柏知啊!

  比起增肌,柏知的暴瘦還是比較快的,要想短時間內減掉體重,少吃以及傷身體是沒法避免的,隻能在醫生的指導下,控製這個傷害的程度。

  最開始,宋導他們也討論過,能不能用化妝的技術,把這種蒼白和虛弱感描繪出來,但柏知試拍了一下,怎麽都覺得自己透著一股活力健康勁兒,自己都看不過去,必須要減重。

  沒有什麽,再比斷食更減重了,柏知也是接受輕度的、暫時性的身體傷害,但南齊還會皺著眉按時按點的帶著柏知去體檢,隻要醫生說跌破健康水平線,立刻停止減重。

  柏知的身體條件比預計的要好,不到三個月內增肌再減重,檢查完身體也沒有造成什麽隱患,宋導也不敢為了拍攝真的把柏知折騰出什麽胃病來,看到醫生點頭才繼續拍攝。

  之前增肌的時候,柏知是吃的東西實在太單一,味道很淡,想吃其他東西的餓,減重的時候,則是基本上沒什麽吃的,還要細嚼慢咽多餐,讓柏知餓的網購了一批優質小鐵勺,晚上洗幹淨晾好,哢擦哢擦的啃。

  食物,會對減重不利,但是,金屬,又不含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總能解解饞。

  宋導之前說,自己需要意氣風發的活力少年,和死氣沉沉的病癆鬼,讓柏知錯誤的認為,主角後期的形象賣相頗差,畢竟,病癆鬼哪有好看的。

  但是,等她被化妝師帶走,用比以前更長時間上妝,柏知才發現,自己實在是低估了這個‘顏值即正義’的時代。

  病癆鬼,用美化的說法,還可以叫做,病嬌。

  蒼白到沒有血色,透出瓷質感的皮膚,眉眼被特意修飾過,柏知還被摁住畫了眼線,唇色是化妝師拿不同口紅特意調出來的,介於濃紅色和粉白之間,有點過於濃烈,放在整體蒼白的臉上又很和諧的顏色。

  甚至,化妝師還找來一瓶黑色指甲油,準備到了後期,給柏知塗上。

  “為什麽還要塗這個?”淩婭和陶岸陶汀最多就塗個護甲油,柏知第一次看到化妝師,從裝滿指甲油的櫃子裏,拿出純黑色小瓶的時候,總覺得自己是不是後半期呆錯了劇組。

  “後期的妝容,會更抑鬱和深沉。”而且,被毒癮折磨的人,指尖會有消散不掉的暗紫色血點,主角後半期就符合這個設定,再加上有個小劇情需要,化妝師就拿出了一瓶黑色的指甲油。

  在妝容方麵,化妝師是專業的,柏知爛泥坑裏都能隨便滾的人,被拎著化個妝換個像浴袍一樣的戲服,也沒有什麽的。

  宋導對柏知的新形象很滿意,《罪滅》的劇情之中,毒品一直都是充滿誘惑的,讓人迷失的,主角被多種過量毒品改造身體,被毒癮折磨的同時,反而讓自己的身體變成一種新的毒品,自然也要充滿著這種絕望和詭異的美感。

  手腕和鎖骨露出清晰的弧度,蒼白精致的皮膚,鴉黑色的中長發,還有身上一旦碰觸,很難消散的青痕,柏知拿繃帶纏住一半的手臂,轉身出來的時候,聽到不少咽口水的聲音。

  這是,要開飯了嗎?

  宋導對柏知的可塑性特別的滿意,還特意拍了好幾處柏知的特寫,越是有美感的存在,最後的毀滅,越讓人印象深刻,柏知現在的形象,就是陰鬱和絕望之中,組合而成的詭異美感,但這種濃烈的對比,卻意外的惹人注意,總是移不開眼神。

  主角的身體被毒品改造之後,重傷也很快恢複,隻是,他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在意外的發現,自己的血液能讓花草枯萎,主角就隻能驚慌失措的躲在離家不遠,能看到母親卻又不被發現的地方。

  沒有進食,也沒有飲水,主角抱著自我折磨的心態,靜靜的藏在陰暗的角落,可是,他現在的身體,有著植物般頑強的生命力,直到他被母親發現,帶回了家。

  拆掉繃帶,換上以前的衣服,周圍的一切又好像回到了之前,主角和母親好像又過上了之前平靜幸福的生活,可是,主角發現,自己身邊的東西,基本上都是一天一換,連吃的飯菜,都是每餐都會改變。

  因為,任何經常出現在他身邊的東西,都會讓他上癮。

  在主角自己還沒有發現這個異常之前,他的母親就已經發現不對勁了,主角之前很喜歡吃菠蘿,但現在如果多吃一口,就會立刻陷入毒癮複發,渾身抽搐,失去意識,主角既變成了移動的毒品源也變成飽受折磨的受害者。

  所以,等發現這件事情之後,主角會讓他上癮的東西慢慢離開,最後他隻能呆在一個空白的房間裏,連和母親見麵的機會都很少。

  他不知道,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母親該有多麽傷心,但是,主角知道,自己不能隨意靠近別人,和他近距離接觸的人,都有可能染上毒癮,他不能害了母親。

  本以為,此生就要見不得光,像陰影一樣苟延殘喘,但是,轉機很快出現。

  在主角母親的行蹤被毒販們發現,想要報複的時候,主角發現了對方,在和對方打鬥的過程之中,意外讓自己的血液沾到了對方的傷口上。

  毒販們行動受阻,帶傷離開,回去之後無一例外犯起了毒癮,甚至直接跳過了輕度症狀,變成中後期的毒癮狀態。

  說來諷刺,這些從事生產、運輸、銷售,甚至引誘他人吸毒的家夥,反毒意識都很強,平時會很小心的避開毒品,哪怕有必要接觸也會控製住量,免得深陷泥潭,偶爾有幾個被毒品毀掉的人,也是個別現象,很快會從隊伍裏被淘汰出去。

  所以,這幾個人突如其來的異常,很快就引起頭目的注意,他們抽取了血液分析,發現了這種新型毒品,具有極強的毒副反應和依賴性。

  主角,也很快進入他們的視線之中。

  而此時,主角聯係到了父親的同事,想和這群緝毒警察合作,以自己為餌,來一次剿毒行動。

  被關在空房間裏,情緒都不能有著太大起伏的主角,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複仇方式。

  他的存在,讓毒梟們很感興趣,主角也順勢而為,憑借自己的特殊,開始接觸這個黑暗腐爛的圈子。

  金錢、女人、權力和沒有束縛,亡命之徒的狂歡充滿了誘惑,各個背地裏的毒梟們並不信任主角,可是,有對於這個‘活毒品’很感興趣,他們不斷試探主角,不斷誘惑主角,之前讓主角痛苦不已的身體,卻成為了此時最佳的抵禦。

  為了清醒的控製自己,他無法長時間接觸一件東西,任何想要接近他的人,隻要碰到他的體液就會染上毒癮,而且,毒品把他的身體改造的更像是植物,再生能力極強,普通的子彈奈主角不能。

  慢慢的,主角從這些毒梟們眼裏的‘稀罕物’變成了新的合作者,一身綢緞長衫,赤足裹住繃帶,鴉黑的眼和發,以及掩在袖口之中,露出點點黑色的指尖,詭異到誘惑,代表著沉淪和陷落,像是一抹黑色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環境,他認識的毒梟越來越多,也漸漸開始接觸,那些躲在毒梟身後,偽裝在陽光之下的人。

  不可控的事情,也越來越多。

  主角和緝毒大隊的合作,在主角不斷發現一些‘大人物’之後,變得不定因素多起來,這些戰在一線的緝毒警察,不敢確定他們之中,會不會存有叛徒。

  而主角和毒梟們的合作,也因為主角所帶的毒性愈來愈強,已經讓兩個不慎中招的毒梟死亡,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當初隻是想當一個緝毒警察,誰知造化弄人,主角一步一步走到現在。

  最後,主角選擇了一個他可以控製的最好結局。

  帶著所有的毒梟,同歸於盡。

  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有限了,但是,一個想要毀滅一切不在乎自己的人,力量卻強大到不可思議。

  多年前,主角的父親留給妻兒了一塊牌子,上麵寫著他的名字,和警號,被主角的母親小心的藏了起來,現在,主角也在這塊牌子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及,他曾經的高考誌願。

  從變成“活毒品”開始,主角就和正常的生活徹底脫離,他的老師和同學根本不清楚,為什麽人生前景一派大好的主角會突然消失,決定和毒梟們同歸於盡的時候,剛好是他的同學們參加高考,要準備報誌願。

  如果沒有這些意外,主角也是其中一員。

  可惜,他的誌願交不出去了,夢想,卻也算是提前達成了。

  主角依然是長衫和繃帶,出席在他精心準備的一場晚宴之中,大火和鮮血就是最後的結局,火光之中,再生能力也抵不過這樣的灼燒,就像是出自美麗花朵的毒品,主角坐在火花之中,為蒼白的臉上帶來溫度,死氣沉沉的眼神也重新有了波動,可惜,這驚人的美麗無人欣賞。

  罪起,罪滅。

  殺青的那一天,柏知換了最好看的那套長衫,衣擺都被服裝組過來重新展了好幾遍,要不是宋導拒絕,他們都準備把柏知身上的繃帶綁出個造型。

  有多隆重和豔麗,最後的毀滅就有多麽扼腕和憤怒。

  柏知最後掩在一片焦土之中,一切不複存在,留下添上他的名字的牌子,和父親一起,被放在了烈士追悼會上。

  想當緝毒警察的那個少年,還是圓夢了。

  戲份結束,剩下的就是導演和後期他們的工作了,柏知被工作人員從焦土之中刨出來,還沒有去擦擦臉上的土和灰,就看到有幾個小姐姐圍著她,蹲成一圈在痛哭。

  這戲,太虐了,她們明知道這是演戲,還是難過到不行。

  看到柏知穿著長衫手足裹著繃帶,一身灰的從焦土之中爬出來,她們真的覺得,主角沒有死去,他活下去了,從絕望之中爬出來,繼續自己的人生。

  為這個角色牽動感情,為這個角色憤怒感動,這證明柏知演繹的很成功,但是,這種場麵實在不適合柏知來頂包,於是,她拖來了源頭——宋導和編劇,來承受來自劇組工作人員觀影的悲痛。

  拍攝現場,已經達到有人想怒捶導演編劇的效果,經過剪輯和後期製作之後,影片帶來的震撼隻會更好。

  但這些,暫時和柏知沒有關係了,在劇組折騰了這麽幾個月,梭梭胖了一圈,她倒是纖細到要被風吹折了。

  淩婭和陶岸陶汀也來劇組看過柏知,她們見得是帶妝的柏知,被好看的病嬌感掩飾,還看不出柏知本人到底減重減了多少,等回家之後,洗幹淨臉換上之前的衣服,媽媽和姐姐們看著柏知身上空蕩蕩的睡衣,二話不說,把柏知扣在家裏,什麽事情都可以放一放,先養回來原本的體重再說。

  柏知減重的時候,吃的都給了梭梭,所以讓小黑貓在劇組這麽幾個月,胖了一圈,回家之後,淩婭和陶岸陶汀換著菜譜的做飯,投喂柏知和梭梭,讓柏知回歸正常體重之後,梭梭又胖了一圈。

  敏捷依舊,但是,看著和個黑色小圓球差不多。

  光長肉不見變大,柏知這兩天抱起梭梭,都覺得沉手,早上梭梭都不用喊柏知起床,往她肩頸和鎖骨的地方一蹲,立刻把柏知壓得快要喘不過來氣,秒起床。

  “梭梭,你其實是隻橘貓吧?”活動一下肩頸和手腕,柏知舉起梭梭,認真的詢問。

  然後,被武力值不減的梭梭一頓撓,才笑嘻嘻的肯定,還好,梭梭是靈活的小胖貓。

  但和柏知清閑的在家養肉不同,宋導和南齊要開始考慮電影的宣傳了。

  這年頭,不管酒香不香,宣傳是很關鍵的環節,《仙劫緣》的宣傳期,柏知還能以年紀小,男二戲份不多,自帶投資的招財貓形象躲過去,現在的《罪滅》就不行了,身為戲份最多的主角,年紀也不再是小孩子,哪怕柏知也是投資商,她也要來參加宣傳。

  《罪滅》是全劇組的心血,柏知也是其中一員,不想讓電影摔在宣傳這一環節,也就接了南齊發給她的通告。

  和以前拍《仙劫緣》的時候一樣,柏知還是很不要臉的蹭南齊的車,蹭南齊的助理,蹭南齊的經紀人,林哥和助理也算是看著柏知長大的,如果說他們對南齊如寒冬般冷峻理智,那對柏知就是暖春般溫柔貼心。

  讓南齊默默的抱緊最年輕的國際影帝的自己,不哭。

  這次,柏知跟著南齊,外加劇組另外兩個演員,四個人去參加一個綜藝節目。

  南齊雖然沒有參演《罪滅》,但他又是投資人又是見習導演,帶著柏知他們來參加節目,還有影帝少有的綜藝秀做噱頭,節目組很歡迎的。

  這檔戶外綜藝節目還是很紅的,柏知也在電視上看過幾集,固定的嘉賓有六位,算上他們四個飛行嘉賓,總共十個人。

  八男兩女,除了柏知,還有固定嘉賓裏的一個女嘉賓。

  南齊事先和柏知說過,綜藝節目是需要梗的,可能她的長相,以及為什麽要參演男主角,就會被固定嘉賓當成梗,讓柏知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可是,應該有個什麽樣的心理準備?

  柏知覺得,大南齊這話還是太委婉了,她需要再具體明白一點。

  可是,節目很快要開拍了,彼此簡單介紹之後,柏知沒找到繼續問南齊的機會。

  那就,讓她隨機應變?

  固定嘉賓日常暖場之後,就請出了柏知他們,娛樂圈按照咖位算,南齊是節目組關注的重點,柏知和另外兩個演員完全是陪襯,好在南齊總是說話的時候提到柏知他們,讓固定嘉賓也順勢,介紹起柏知他們三個來。

  比起另外兩個嘉賓,柏知是繼《仙劫緣》之後,第一次在公眾前露麵,離她最近的女嘉賓表示痛惜,為什麽這麽好看的男孩子,現在才出現在公眾麵前。

  然後,梗來了。

  其他固定嘉賓立刻很配合,調侃女嘉賓柏知不是男孩子,快收斂一下怪姐姐的形象。

  柏知:“……”

  這節目,看起來好傻。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屠龍狗砸,點擊就送 溫水煮甜椒 男主總是在裝逼 情敵都在等我分手 17 Again 他那麽撩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