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5節

  至於為什麽拿南齊的玻璃水杯,當然是因為,近啊!

  然後,柏知拿上南齊的任務卡,讓他乖乖躺著,等她的早飯。

  “辛苦、咳咳、咳——辛苦柏知了。”看著柏知一小點出門的背影,南齊不忘給自己收個尾。

  耶,完美!瞅著柏知離開,南齊立刻從兩層厚被子裏爬出來,太熱了,本來就是拿熱水給自己的額頭增溫,又蓋著兩層被子演了好久的戲,他也是很拚的。

  愉快的拍了拍枕頭,南齊知道有工作人員跟著柏知,就愉快的繼續睡覺啦!

  嘿,回去之後他一定要看這一段的播出,嘖嘖,肯定是滿屏幕寫滿了演技二字。

  別看柏知蟬聯著附近幾所小學的大哥之職,但實際上,她不太會和同齡人相處,反而,和成年人相處的很好,從昨天她主動跑去和其他爸爸交換東西,就能看出來,她的這種交際能力和溝通能力了。

  再次代表著自己和南齊出現在任務點,幾個爸爸都有些驚訝,今天的任務時間太早了,其他孩子根本喊不醒,他們就自己來,沒想到是柏知自己來的。

  “你南齊爸爸呢?”問話的是豆豆爸爸,他是個霸屏十幾年的影帝,兒子是孩子裏最大的,平時也很習慣早起,第一個發現柏知跑過來,走過去接她的同時詢問。

  “早上好呀~他生病了,頭很燙,我來代替他。”看著豆豆爸爸伸過來想牽她的手,柏知不明所以的給了一個擊掌,“嗨?”

  不解風情的柏知蹦蹦跳跳的跑過去,和其他的爸爸也打了招呼,站到了第五個位置,準備開始比賽了。

  吸取昨天的教訓,南齊特意叮囑柏知,不能交換他的勞動力,要親力親為才行。

  正巧,今天早晨是考驗爸爸們柔韌性的,別看柏知的個子最矮,但爸爸們下腰劈叉都僵硬的不行。

  無借力繃緊腳尖抬腿這個動作,其他爸爸還在為90°做努力,柏知和拿起假腿一樣,唰的就把腿舉起來了,首殺。

  下腰的同時用下巴去夠籃子,其他爸爸基本上隻能麵朝天,下巴根本沒有做夠這個動作,柏知不僅能下腰,還能用下巴把籃子往前推推,擺整齊,雙殺。

  至於工作人員送來第三張任務卡的時候,其他爸爸看著躍躍欲試的柏知,紛紛把第一先讓出來,“不比了不比了,第二到第五我們看著分一下就行。”

  這個真的比不過比不過,早知道柏知這麽厲害,他們就把自家孩子從床上拎起來了。

  讓孩子,去和孩子比拚韌帶。

  籃子又大又沉,柏知不嫌重隻是提著走路總是撞腿,就抻著手臂勾著籃子,讓它離自己的腿遠一點,快步走一會兒,再換手,讓一直想幫忙提籃子的工作人員,白等了一路。

  快到家門口的時候,柏知停住了正準備興衝衝往裏走的步子,拐到了鄰居家裏,沒一會兒,又拎著籃子回來。

  南齊聽著門口的動靜,立刻鑽回花棉被裏,繼續虛弱狀,眯著眼睛看著柏知把籃子放到桌子上,跑過來摸他的頭,戲精上線,“咳、咳咳,嗓子好痛啊!”他看到早餐裏有豆漿還有稀飯。

  “我去倒水。”拿上玻璃杯,柏知跑回桌邊,不過沒有倒水,也沒有倒豆漿,而是從一個青瓷杯子倒出了些淡橙色的液體。

  這是什麽?當地的早茶嗎?南齊聞了聞味道,有點像是麥茶的苦澀味,就半靠在枕頭上,借著柏知的手喝掉了,然後愉快的開始吃早飯,一會兒喝稀飯,一會兒吃燒麥的,滿足的不得了。

  等兩個人都吃飽喝足了,柏知又伸過來小爪子摸南齊的額頭,很驚喜,“不熱了,看來藥茶是管用的!”

  喜滋滋的跑出去,柏知準備謝謝鄰居家的奶奶,這是她特意借來的,專門治發燒的。

  咂了咂嘴,吃飽摸肚皮的南齊有點好奇,“藥茶?哪裏來的?”

  跟拍柏知的攝影師又出去了,身邊的工作人員也是出去了解了一下情況,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然後,不打算詳說。

  但偏偏南齊追問,他隻能坦白。

  村子裏有些老人有個治高熱的土法子,童子尿和一種蟲糞粉混合衝茶,就是藥茶,成品是沒有什麽異味的,柏知是昨天聽鄰居家有人發燒,家裏有藥茶,早上特意去借了一杯,她也不知道這裏麵有什麽。

  於是,這藥茶治不治高熱,沒人清楚,反正,專治南戲精。

  雖然知道,童子尿和某些蟲糞的確能入藥,但是,根本就沒有發燒,隻是偷懶的南齊還是扶著門框開始吐。

  他發現了,柏知簡直是無意識,都會坑他!

第十章

  愛心藥茶讓南齊從假虛弱變成真虛弱,柏知從隔壁跑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南齊弱柳扶風一般的倚在門框邊,臉色有點蒼白,眼睛也因為胃酸上衝變得有點濕漉漉。

  這是怎麽一回事?

  “還是不舒服嗎?鄰居家的奶奶還有藥……”關心的跑到南齊身邊,柏知簡直和鄰居家奶奶的安利小隊員一樣,想繼續推薦一些神奇的藥茶。

  還有藥茶?

  南齊立刻截住柏知的話,生龍活虎的站直身子,“和你開玩笑呢,我可舒服了!”

  在前兩期節目裏,南齊一直在努力完成任務,做一個懂事又努力的實習爸爸,畫風正常但沒有什麽點,節目組剪輯的時候也很愁,都不知道該怎麽給南齊留鏡頭。

  但這一期節目裏,南齊全程偷懶,和柏知開啟互坑模式,又一一失敗被坑到不行,反而畫風清奇起來,滿滿都是梗。

  別說剪輯的取舍,就是現場守著攝像畫麵的工作人員,都笑翻了好幾次。

  人和人之間的磁場,是很玄妙的,兩期節目下來南齊還是和之前的小朋友客客氣氣,沒什麽相處的火花,不溫不火。

  一期節目下來,和柏知交戰幾次紛紛敗退,卻意外的投南齊的眼,節目拍攝結束之後,他還和小陳哥一起,把柏知送到淩婭身邊。

  “你要不要來我家做客?”柏知也很喜歡南齊,這個實習爸爸可柔弱了,風一吹感冒,藥一喝還偷偷摸摸哭,她其實都發現了,但是,柏知是不嫌棄南齊的。

  身為小嬌弱,又不是南齊的錯。

  一直以活潑帥氣形象活躍的南齊,當然不知道自己的人設在柏知這裏崩的一塌糊塗,他還挺依依不舍的,但聽到柏知的邀請,求生欲讓他拒絕了。

  “咳,柏知你要是和媽媽姐姐來京都,我帶你們去玩啊!”南齊很尊敬的喊淩婭姐,對待柏知卻和同齡人一樣,心裏還在盤算,回去之後給柏知寄點什麽好玩的。

  說話的時候,小陳哥把柏知這一次的工資裝在信封裏,交給淩婭,柏知眼神不離信封,對南齊的話抖了抖爪子,以示聽到了。

  “喂,我們都要分別了,能真情實感一點嗎?”南齊捧住自己的小心心,難道他還沒有幾千塊重要。

  柏知沒有什麽別緒,指了指在門外等著南齊的經紀人,幹脆利落的拜拜,“好啦,你不要這麽黏人了,要學會自己長大知道嗎?”

  這話,是柏知在小學門口聽到的,一般還會附帶一個哭唧唧不想上學的崽,和一個頭痛的家長。

  再見!

  果然,就不應該期待著什麽,柏知特別舍不得自己,抱著自己大腿不讓自己走的場景,南齊灑淚奔走,戲可以說是很足了。

  經紀人對南戲精熟視無睹,他也挺喜歡柏知的,還和淩婭互留了聯係方式,也是結個善緣。

  陶岸和陶汀快三天沒見到柏知了,等淩婭把柏知帶回家,兩個人特別親熱的圍過來,摸摸小手摸摸小臉,看看別人有沒有照顧好柏知。

  淩婭洗手準備去做飯,去之前,把信封給了柏知,“這是你自己的工資,媽媽不收了,你自己留著用,但是不能亂花知不知道?”

  幾千塊錢,不算是小錢,但淩婭覺得這錢很有意義,就讓柏知自己收著。

  “好的。”開心的把信封收起來,柏知都已經想好了,她要用這個錢買禮物。

  給淩婭買真絲的床單,給岸岸買手工的芭蕾舞鞋,給汀汀買個畫板,至於自己,嘻嘻,剩下的錢全買黃金,打成大金鏈子,掛在脖子上,有事沒事哢哢的啃兩口。

  這可是柏知自從知道她能賺一筆錢,就已經在思考的禮物購買計劃,幾十個備選方案中,這個方案脫穎而出。

  沒事看看電視購物節目,路過商場不忘盯門口的大幅廣告,小區阿姨們聊天也會湊上去聽一耳朵的柏知,連淩婭的網上購物賬號都摸來了,還用現金和媽媽交換了網銀。

  邊翻著字典,邊在網上檢索自己想買的禮物,還拿了紙筆過來打草稿,爭取在預算之內買到最好的東西。

  可是,禮物挑好了,錢怎麽算,都不夠,哪怕把她的金鏈子換成金戒指,都不行。

  “原來媽媽養我們,這麽困難?”五千塊的現金也有一小疊,但是,買三份禮物都不夠,柏知對電視新聞裏說的物價二字,有了第一次的直觀認識。

  當然,她也沒有考慮到,自己選的禮物,本來就不便宜。

  趴在電腦上,反複列豎式相加了好幾遍,柏知抓抓頭發,為掙錢大計愁的肚子咕咕叫。

  跳下椅子,跑去廚房拿個大包子吃,淩婭在家做排骨飯,高壓鍋裏冒出的呲呲聲帶著肉香,讓柏知巴在旁邊,陶醉的聞了好一會兒。

  掙錢這麽難,媽媽還努力給她們買好吃的,柏知暗下決心,她要再掙點錢,努力把禮物錢掙出來。

  淩婭還不知道,小不點已經在琢磨如何暴富這種深刻問題,她已經聯係了小學,準備秋天送柏知去小學。

  雖然柏知比入學標準年齡小,但淩婭歎口氣,她要抓緊時間,不能讓柏知都已經躍躍欲試探索附近初中了,還是個沒上學的大哥。

  小學學曆,是大哥的基本尊嚴啊!

  雖然拍了一次當紅節目,但這就像是水波泛起漣漪,很快又恢複平靜,南齊也很忙,沒辦法經常聯係柏知,本以為大家的緣分到此為止,結果,準備拍第四期的時候,之前生病的那個小朋友,父母毀約,沒有如約參加,南齊又沒有娃了。

  比起第三期知道自己沒娃的惆悵,南齊這次歡脫的不行,立刻去找小陳哥,“找柏知啊,走走走,去聯係淩姐!”

  節目組一打聽,發現毀約的小孩子父母,瞞著他們替孩子接了另一檔節目,也氣的不行,看南齊這麽積極,也覺得柏知更好,就讓小陳哥開始聯係淩婭。

  考慮到秋天入學,淩婭本來是想拒絕的,結果,苦於沒法掙錢的柏知,一聽又有錢賺了,立刻舉手答應。

  “這麽想去啊?”淩婭不知道柏知的小算盤,以為她就是喜歡拍節目,覺得很好玩。

  “嗯,要是我不去,大南齊就又要住最差的房子了!”私下裏,柏知不喊南齊哥哥,喊大南齊,節目的第一期已經正式播出了,她還按時看了,一看南齊全程慘兮兮,立刻深表同情。

  所以,媽媽你快答應吧,我很重要的,大南齊沒有我不行的。

  南齊莫名哆嗦了一下,是誰,是誰在念叨英俊帥氣的他?

第十一章

  淩婭這種溫柔派的家長,是拗不過街霸崽柏知的。

  所以,第四期節目開始,簽完整季合同工資直線上升的柏知,拎著自己的行李箱準時出現。

  新合同被淩婭收起來了,來之前的晚上,財迷陶想著一串零,在被窩裏激動的蹬腿,左翻右翻很久,可把自己驕傲壞了。

  而且,節目組這次要在南方水鄉拍攝,柏知還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飛機,從機翼和發動機旁邊經過的時候,簡直把喜歡掛在臉上,心裏毫不猶豫的把買飛機也加上自己的購物單。

  機械、燃油以及啟動帶來的震動,讓柏知一直舍不得離開,尤其是登機的時候,看到一些閃著燈按鈕和線路,更是走不動了。

  節目組的人差不多占了半個飛機,空姐看到柏知想往駕駛艙鑽,立刻笑著把她抱起來送回座位,被攔截的柏知也沒有掙紮,圈住空姐問,“姐姐,這個飛機多少錢啊!”

  她可是剛剛,掙了很多錢的人呢!

  空姐想了想,還挺認真的說了一個數字,讓柏知立刻蔫了,整個人就像是被風吹皺的太陽花,可憐兮兮的。

  南齊把柏知接過來,安全帶扣好,看她生無可戀的小模樣,一下子樂了,“剛才不是還挺開心的嗎?怎麽了?”

  柏知滿腦子都是,掙錢好難啊,自己的所有錢加起來,可能連飛機的起落架都買不起。

  心痛,不能呼吸,金鏈子離她越來越遠了。

  “你不懂。”轉身團成個球,柏知盡可能的抓緊時間多瞅瞅飛機,買不起之前,她要多看看。

  南齊不知道柏知的購物願望如此驚人,他給柏知裹緊毛毯,就戴上眼罩開始睡,他對高空的反應很敏感,坐飛機的時候耳膜總是不舒服,所以上飛機就睡是習慣。

  柏知還沒有從飛機的單價之中緩過神,像條蟲一樣的扭到窗邊,盯著窗外機翼上的焊接部分和骨架,眼睛都舍不得眨。

  汽車的發動機好看,飛機的機翼焊接好看,塔吊的升降也好看,柏知喜歡這種帶著金屬色的機械感。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屠龍狗砸,點擊就送 溫水煮甜椒 男主總是在裝逼 情敵都在等我分手 17 Again 他那麽撩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