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38節

  不過,事情還沒有結束。

  這次偷獵團隊,在摧毀小據點的時候,意外牽扯出一條國際走私線,追捕還在進行中,出於安全考慮,柏知他們都被保護起來了,連卡夫弗他們的父母,都點頭同意了。

  畢竟,這一切的開始,就是因為柏知他們意外搶到的那架直升機,暴露了據點信息,那些還沒有被抓到的亡命之徒,現在肯定已經盯上柏知他們了。

  一是出於報複,二是出於挾持,如果能抓住柏知他們,尤其是卡夫弗幾個,能威脅對方父母,減輕不少被追捕的壓力。

  於是,柏知他們沒有離開,就地被保護起來,以防那些亡命之徒反撲。

  這次的偷獵團隊牽扯的事情很廣,多國參與之下的斬草除根行動危險性很高,李亞茹他們這些不參加團體賽的參賽者,為了安全早就送回去了,個人賽結束之後,和這次失蹤無關的參賽者也被各國帶走,留下的,是受到保護的柏知他們。

  而被圈在酒店裏,除了不能外出,生活也挺好的,但等柏知接到李亞茹他們的電話,報了平安之後,一人一貓才驚恐的對視,完蛋了!

  尤其是,聯邦的軍方人員,告訴柏知,讓她放心,在出事的第一天,國內就已經派出警力,保護淩婭她們的安全,保持雙方的信息通暢。

  也就是說,從柏知攛掇著搶直升飛機,再到現在個人賽結束,淩婭和陶岸陶汀那邊,都很了解情況。

  至於,為什麽在個人賽結束之前,柏知安然無恙,肯定是媽媽和姐姐們,等著比賽結束秋後算賬。

  柏知立刻去找留下來陪她的領隊老師,想知道,這個時間段有沒有什麽大型比賽,或是重量級的考驗,請讓她去,她要為聯邦爭光,她要去為聯邦添磚加瓦!

  不知道為什麽,柏知一下子燃燒起來的愛聯邦熱情,簡直要閃瞎領隊老師的眼睛,但是,他也知道這次比賽,把柏知折騰的夠嗆,現在還處在被保護限製行動的階段,當然不會讓她再去折騰什麽別的比賽。

  “沒事,你好好休息就行,之前肯定也累壞了。”少年人就是有熱情,領隊老師讓柏知不用太逼迫自己,她可以安心的放鬆休息。

  不,她就是想去找個什麽比賽,擋擋風頭。

  領隊老師剛想告訴柏知,聯邦把她的家人也接過來了,但是,柏知已經恍恍惚惚的走了,領隊老師笑了笑,那就給柏知一個驚喜吧。

  這次柏知的表現有目共睹,聯邦為柏知送點福利,也很樂意。

  推開房門,柏知聞到了一股有點甜的清淡香味,她很熟悉這個味道,因為,家裏人用的都是這款沐浴液,梭梭也是用這個洗泡泡浴的,但是,自己這邊一人一貓,怎麽可能會有這麽清晰的味道。

  不好,柏知轉身就跑,然後,一隻很柔軟纖細,白皙細膩的手,搭在了柏知的肩膀上,“柏知,去哪裏?”

  柏知都不用回頭,就知道,說話的人是姐姐陶汀。

  “嗨、嗨~”梭梭立刻溜走,為淩婭和陶岸陶汀騰出戰場,柏知轉頭的時候,看著淩婭和陶岸陶汀,三個人對她笑的溫柔,隻能僵硬的打個招呼。

  “剛回來就出門,有事情嗎?”

  “沒、沒有。”柏知苦瓜臉。

  五分鍾之後,傳來一聲悲慘的嗷嗷叫。

  “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上躥下跳的嗷嗷叫,來自柏知,還夾雜著一些,“我不應該跑去追車的!”

  “嗷,不是追車,我是被綁走的,痛痛痛!”

  “我沒有撞壞直升機,不是不是,直升機不是我開的!”

  淩婭和陶岸陶汀,本來還不知道柏知具體做了什麽,一卷袖子,柏知就邊跑邊露完底。

  梭梭蹲在角落的櫃子底,用爪子不忍直視的捂住自己的眼睛。

  這保密工作,實在是太差了。

  “很好,你是自己追上偷獵者,然後還摸了槍?”淩婭努力平複自己的呼吸,總結了一下柏知剛才的話,裏麵略大的信息量。

  陶岸陶汀也是深呼吸,讓自己的聲音盡量平穩一些,“還撞了一次車,去開了直升機?”

  積極認錯,堅決不改的柏知,也反應過來,自己的認錯態度,好像有點太積極了,媽媽和姐姐們,沒有她想象的知道的那麽多。

  可能,自己的錯誤,沒有她想象的那麽嚴重?

  但是,這也是她嗷嗷叫認錯之前的事情了。

  現在,柏知又開始滿房間亂竄。

  “我錯了我錯了!真的,嗷——”

  上天一時爽,下地火葬場,媽媽姐姐牌修羅場,你,值得擁有。

  淩婭和陶岸陶汀的心理承受能力,是隨著柏知長大,也在呈次方的提高,從小短腿年紀就敢爬綁匪的皮卡車開始,到現在半大少年模樣,敢開直升機,她們再不控一下場,鬼知道成年之後,柏知會不會去手摸大氣層。

  柏知是個喜歡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家夥,惡魔角小人嚶嚶嚶的趴地哭,也擋不住尖尾巴還在不死心的一甩一甩。

  媽媽和姐姐們提袋米上樓都累的臉漲紅,用這點力氣的屁股開花對於柏知來說,更具有認錯意義,但這些,不能直白的表述出來,柏知把演技的技能點全部戳亮,向淩婭和陶岸陶汀,表達出自己痛到淚花冒出來,但仍然誠心悔改,再也不惦記直升機的決心,小模樣賊真誠。

  還能怎麽辦,當然是原諒她!

  等追捕告一段落,相關人員已經落網,柏知他們就自由了,全家出國一趟不容易,很快又生龍活虎好漢一條的柏知,就已經舉起全家旅遊的旗子了。

  不涉及什麽原則性大事,淩婭和陶岸陶汀基本上不會拒絕柏知,但她們三個都很宅,對出門旅遊這件事情,其實都是比較茫然的,這次出國,是擔心柏知的安全,她們連行李都沒有帶。

  於是,柏知跑去問卡夫夫借走了管家,半天之內,內行人出手指點,迅速的打點好柏知她們要用的東西,然後,告別其他人,互換聯係方式。

  拿著旅遊路線圖,帶著個帽子,上麵還插了截小樹枝,‘柏知旅遊團’就出動了。

  比賽的獎金很快到賬,學校都已經請了那麽長時間假,也不缺這麽一天兩天,陶岸和陶汀也是第一次請長假,被開始了旅遊。

  淩婭和陶岸陶汀都很宅,一是不擅長和陌生人打交道,二是在外不知道去哪裏玩,柏知就不一樣了,把她丟到大草原上,她都能和當地動物聊起來,更別說,在各個城市轉著玩。

  柏知的語言能力和肢體表達都很好,沒有任何交流障礙,柏知帶著家人去坐很舊的小火車,走透明的玻璃長廊,自備眼罩去看海底遊來遊去的魚,身邊沒有其他人,梭梭就蹲坐在柏知的背包上麵,仰著頭,看著玻璃幕牆後麵的白鯨,臉擠在上麵,貼成一張小圓餅。

  “這個的尾巴不可怕,可以摘眼罩了。”淩婭她們都很清楚,柏知怕的是那種呈現出半透明,顏色材質和魚身明顯不同的尾巴,像白鯨海豚這種,身尾如一的動物,就沒有關係。

  小的時候,柏知能在海洋館裏哭到淚崩,現在,她已經不再是小的時候的自己了,會帶個眼罩進來,有魚尾巴的部分就戴眼罩,沒有,就正常觀看。

  檢票的時候,工作人員還很可惜的看了一眼柏知,這麽好看的男孩子,居然看不到東西。

  “要不然,你在外麵等我們?”柏知她們現在呆的地方,就對柏知這種怕魚尾巴的人很不友好了,成群的魚甩著漂亮的尾巴穿過,色彩斑斕,飄逸柔軟,陶岸和陶汀邊看邊帶路,看著戴著眼罩還非要下來的柏知,伸手去戳她的臉。

  但柏知沒答應,她指了指踩在自己背包上的梭梭,“沒事,我們鄉下小梭梭可以看回我的票價。”她戴著眼罩也要下來,一是想陪著家人同行,二是讓梭梭這個沒見過這麽多魚的山裏貓,看一看。

  粉色像櫻花一樣的蝦,淺藍色有飄帶的魚,有著猙獰牙齒的海底動物,這些都是梭梭以前接觸不到的東西,如果沒有柏知她們,以後估計也看不到,蹲坐在背包上,梭梭緊靠著柏知的後頸,仰頭看的整隻貓都呆呆的。

  頭頂上不再是天空,而是被玻璃阻隔的大海,除了人類,其他的陸生動物還沒有機會看看海底的風景。

  大海,和天空一樣浩瀚。

  親眼看到,和電視裏看到完全是兩種概念,梭梭覺得,自己都要被幽藍色的海水包圍了,萬一玻璃破了,海水都淹進來怎麽辦?但挨著柏知,看著淩婭和陶岸陶汀在旁邊,它又一點都不怕。

  和柏知屁股開花不一樣,變小之後,現在還沒有變回原本大小的梭梭,讓淩婭她們可心疼了,本來就是小貓一隻,現在變成小小貓,縮水縮的太嚴重。

  導致這幾天,淩婭她們點餐的時候,都會讓梭梭加道喜歡的菜。

  柏知:“……”我還是不是你們最愛的崽兒了?

第四十九章

  後天的環境會影響性格, 但是,先天才是決定因素。

  和柏知朝夕相處的淩婭和陶岸陶汀, 最有發言權。

  同樣的生活環境, 柏知卻是家裏最有趣的家夥。

  有趣,是超越美麗、帥氣之類, 更高級的魅力專用詞, 可能剛接觸柏知的時候,會覺得這是個坦蕩又特別, 還很好看的人,但是, 相處久了, 會發現柏知很有趣, 閉著眼睛不看柏知,都會笑出來那種。

  同樣在陌生的城市,柏知查攻略當導遊, 帶家人去按照地址找好吃的,看過麥田之中磨坊的簡樸, 聽過山澗之中瀑布的聲音,也去過有著白鴿的廣場,看著柏知四處跑著追鴿子。

  廣場很大, 人來人往,還有一些畫畫或是唱歌的人,為自己掙得一些錢幣,柏知覺得很有意思, 把帽子摘下來倒放在地上,將梭梭放在了地上,“來吧,梭梭,我們一起賣藝。”

  小黑貓剛想轉身逃跑,就被柏知抓住,放在了頭上,“好了,逗你的,不表演胸口碎大石。”她跑去陶岸陶汀身邊,“岸岸汀汀,你們要不要也來?”

  陶岸和陶汀兩個人待在淩婭身邊,笑著看柏知在前麵鬧,沒看到一人一貓賣藝成功,就被柏知跑來找同夥了。

  “我和岸岸跳舞,汀汀能畫畫,梭梭在旁邊收錢。”等淩婭發現,柏知從自己一直不離身的背包裏拿出音響和畫板顏料,就知道這個家夥,早有預謀。

  周圍很多人都在畫畫,陶汀坐在其中也不算太突兀,但是,陶岸就有點不好意思了,陌生的國度,廣場上也都是眼睛和膚色不同的路人,她有點害羞。

  “沒事,我和你一起跳。”柏知向陶岸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淩婭笑著摁開了音樂,陶岸看著已經比自己高一些的柏知,還是伸出了手。

  柏知的舞蹈,都是南齊他們教的,這種舒緩優雅的雙人舞,她其實不太會,但是,自小就和姐姐們一起去才藝班,柏知很會幫舞伴轉圈圈,托舉也沒有問題。

  陶岸在家的時候,也經常讓柏知陪她練習,兩個人配合的很好,穿著中長裙子的陶岸,裙擺像一朵盛開的花,在旋轉的過程中,慢慢忘掉害羞。

  她喜歡跳舞的,要不然,也不會堅持學那麽多年,可是因為性格內向,很少願意登上舞台演出,這種視線焦點的獨舞或是雙人舞,就更少了。

  柏知不會和陶岸說,岸岸你應該再勇敢一些,多一些勇氣來展示自己。

  她就很樂嗬,陶岸需要舞伴,她就去陪練,陶岸不願意上台,她就陪陶岸當觀眾,一起給台上的舞者海豹拍掌,但是,有的時候在陶岸還缺點勇氣就能往前走一步的時候,柏知會先站出來,對陶岸做出邀請,伸出手。

  柏知喜歡帶著陶岸轉圈圈,細細的腰肢被攬住,然後放鬆身體,轉出美好的弧度,陶岸從來不擔心,柏知會在這種旋轉之中失手,把自己摔出去,她很放心柏知,慢慢的就忘掉身邊的觀眾,專注在舞蹈之上。

  同樣,也就隻有陶岸敢這麽相信柏知,讓她伸展手臂這種用力甩出去再帶回來的轉圈,普通的舞者,基本上兩圈就要被柏知嚇死了。

  等一曲結束,柏知和陶岸對身邊圍過來的觀眾謝幕,梭梭旁邊的帽子就被錢幣填滿了,財迷柏知為了不讓風吹跑紙幣,就近把梭梭放進帽子,壓住錢。

  梭梭:“……”

  陶岸又跳了一會兒獨舞,結束的時候,對觀眾大方的謝幕,退場之後用手臂半擋住臉頰,很興奮的小跑到淩婭身邊,慢慢平複氣息,尤其是看到梭梭亮出爪子,要對錢幣下手,給柏知點顏色看看的時候,更是笑的不行。

  淩婭去當陶汀的第一個顧客,坐在不遠處當模特,柏知把錢幣從梭梭爪子下救下來,交給陶岸之後,也拿了個畫板坐在陶汀身邊,開始畫畫。

  她用梭梭當模特。

  畫畫也是技不離手,陶汀畫了這麽多年,素描的功底極強,拿上畫筆的時候,一切就穩。

  柏知用和汀汀同款的自信臉,用鉛筆開始畫梭梭,一個圈,兩個角,圓圈鼻子黑點眼,然後,左三右三的小胡子,再來一張‘w’型嘴。

  不能再簡單的,簡筆畫了。

  梭梭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陶汀在畫淩婭,栩栩如生,和照片差不多的畫像,慢慢的出現在紙張上,它有點好奇,想知道柏知把自己畫成什麽樣子了。

  然後,看著柏知一臉炫耀的把畫拿給它看,差點吐口血給柏知看。

  陶汀的素描,需要的時間比較長,不像是柏知這種三十秒搞定的畫技,旁邊一些路過的女孩子,捂著嘴看著柏知手裏的簡筆貓偷笑,看她已經停筆,也走過來,問柏知能不能畫她們。

  然後,柏知就很認真的和她們解釋,“不行的,我是專注畫貓的,隻能給你們畫它。”

  如果不看這畫技,柏知和特別專注執著的大師一樣。

  好好好,你這麽好看,畫什麽都好。

  柏知不到一分鍾就能完成一幅大作,售價就是買瓶水的價格,幾個圍觀的女孩子買走畫,覺得,柏知的署名都比畫要複雜一點。

  陶汀的畫是高端的精品路線,柏知完全就是印刷機一樣的畫簡筆畫,周圍來看熱鬧的路人越來越多,有的來柏知這裏買走一張簡筆貓,有的會去陶汀那裏等著,畫一張素描。

  等柏知把手裏的一疊紙畫完,她就可以收工了,把帽子裏的錢幣倒出來,和模特梭梭一人一半,柏知就拿著手裏分來的錢,跑去買了些糖和喂鴿子的食物,路過的小孩子可以抓走幾顆糖,身邊的鴿子也都圍過來找吃的。

  柏知給梭梭剝了一顆奶糖,坐在旁邊發糖果喂鴿子,等陶汀畫完最後一個顧客。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屠龍狗砸,點擊就送 溫水煮甜椒 男主總是在裝逼 情敵都在等我分手 17 Again 他那麽撩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