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37節

  這個,就是他們的機會。

  如果找不到逃離的工具,卡夫弗他們就要幹掉這些偷獵者,要不然,在大草原上麵臨開車帶槍的追捕,絕對是死路一條。

  原計劃,他們是想搶車的,但是,在柏知聽到直升機的聲音,補充了信息,幾個人決定搶直升飛機。

  柏知,是這個意見的主要提議者。

  算上柏知,七個參賽者和三隻動物以及傑夫,就是全部戰鬥力了,梭梭,依舊藏在了柏知的兜裏,傑夫和三隻動物有點好奇,為什麽小黑貓不見了,但是,它們也不會說話,一張嘴想打個哈欠都會被柏知看過來,卡夫弗他們自然就不知道,這個車廂裏,還有一隻小黑貓的存在。

  他們先互相告知了彼此的戰鬥力,徒手格鬥還有點可能,但是對方持槍,這個戰鬥力就很微弱了,最多就是抓住出其不意的機會,給對方造成傷害,所以,三隻動物和傑夫就是主要戰鬥力,偷獵者當時是設下陷阱圍堵才成功抓到金獅它們的,現在,三隻動物的狀態恢複了七成,也是很恐怖的力量。

  要快,快到讓槍反應不過來,要狠,狠到讓對方迅速喪失行動力。

  簡單的布置,剩下的就要靠隨機應變和運氣了,緊張的等待之中,卡夫弗他們早就見識過柏知的戰鬥力,還不算太驚訝,但是,看她能和三隻動物簡單的溝通,就很詫異了。

  結果,柏知一臉神秘的告訴他們,這是圖雅當地人信仰的保護神,隻要誠心的用油彩塗抹,做出啊嗚嗚的祈禱,這些動物就不會傷害他們,可以溝通的。

  哦,這麽封建迷信,就是你昨天裝扮成當地人的樣子,請來孩子們當水軍的原因?

  與其聽柏知胡說八道,他們更願意相信,這三隻實力不凡的動物,能分辨出現在的形勢,知道敵人是車廂外的那些家夥,現在是蓄力過程。

  柏知就喜歡,他們這些幫自己找理由解釋的習慣。

  和上次的綁架,偷偷摸摸放個火,帶著齊軒和石楊就跑路不一樣,這一次,柏知要和身後的同伴們,直麵偷獵者,她還是緊張的,萬一出點什麽意外,媽媽和姐姐們能讓自己挑選,屁股開花的類型。

  下意識收緊扶著鐵籠子的手,直到手裏的雙指寬的鋼筋被捏變形,柏知才反應過來悄悄鬆手,把鋼筋複原。

  嗯,意外意外。

  梭梭用尾巴卷住柏知的手腕,從口袋裏露出一個耳朵尖,讓柏知伸手把貓耳朵塞回去,摸了一摸。

  搞事情,她沒有怕的。

  四輛車很快停到停機坪附近,大車的車廂正對著直升機,方便偷獵者他們搬鐵籠子,兩個偷獵者沒想到,剛打開車廂,就直接被巨大的獅爪拍的不省人事,等待貨物裝運完畢離開的飛行員,剛想回頭催促同伴們快點,就被一道黑影子踢下了飛機。

  這個時候,各國已經出動警力去尋找參賽者,來追捕這些偷獵者了,時間緊急,忙著離開的偷獵者根本沒想到,車廂裏竄出來三隻動物和一條狗,還有幾個參賽者。

  三隻動物一爪一個,參賽者也能兩個人圍住一個迅速解決,柏知的速度最快,目標就是小車上的武器。

  她的速度極快,梭梭跳上直升飛機幹掉兩個飛行員的時候,她就已經衝到了一輛車裏,從上方的車窗跳進去,一拳掄飛守在武器旁的偷獵者,用手撐著半開放的車頂,旋腿踢過去,把司機和副駕駛的人摁倒在座位上,然後立刻矮身下竄,半跪在車座上給了後座剛才給了她一槍的偷獵者,當麵一拳。

  躲了一槍,最快速度幹掉四個人,這是柏知自上次揍翻七個圖雅男人,去駐紮的部隊,和那些兵改進出腿方式的成果。

  柏知的力量和敏捷,是天生的優勢,但這也代表著很消耗體力,駐紮的兵,就是和柏知聊一聊,他們平時搏鬥的時候,如何更為省力和精準的擊打對手。

  這樣,能在短時間內,將爆發力延長時間。

  所以,柏知一口氣還沒有喘穩,就掉轉車頂的槍口,對著離自己比較遠的小車放了一槍,整輛車都抖了一下,柏知差點被晃倒,三輛小車離得很久,離柏知最遠的那倆車,這麽近的距離準頭再差,也被掀翻了車頂,擠到駕駛座,抓穩方向盤,踩下油門,柏知也不會開車,但是,把車往其他車上全力一撞,還是很簡單的。

  柏知竄進來的時間太短暫,車頂的槍是調整好的,車也是啟動中的,還沒有發揮作用,就被柏知幹掉了四個,托裏麵有兩個傷員的福,柏知的速度極快,等這輛車撞上身邊那倆車時,柏知已經從駕駛座裏滾下來,立刻爬起來往直升機上跑。

  卡夫弗他們的戰略是,在最快時間內,剝奪離自己最近的偷獵者的槍,然後借著大車的車廂掩護,往直升機上逃。

  計劃順利,連三隻動物,其實已經有大半都上了直升機,而超常發揮的柏知,毀了一輛車,讓剩下的兩倆車相撞,也為他們爭取了剩下的時間。

  不過,等柏知爬上直升機,參賽者和動物們都離開地麵,剩下的偷獵者也立刻恢複了戰鬥狀態,把被撞歪的那輛車上,槍口調整好,對準了直升機。

  誰也逃不了。

  “誰會開飛機?”直升機的艙門不知道怎麽關,柏知很清楚的看到地麵上那輛,被自己最後撞了一下的車已經調整好槍口,二話不說,撲到駕駛艙,立刻操作起來。

  隻有一次圍觀經驗的柏知,讓直升機和吃了跳跳糖一樣,猛地竄起來,然後滯空哆嗦了兩下,才晃晃悠悠的飛遠,雖然看得出駕駛水平很爛,但是,這已經不是地麵上的車輛能追上的了。

  “往哪裏開?這些按鈕是做什麽的?”柏知邊駕駛邊尋求指點,直升飛機離地麵並不遠,就這麽左右擺著往前飛。

  別說卡夫弗他們了,就是三隻動物都把自己固定在座位上,一動也不動。

  柏知提議搶直升機的時候,幾個人的神經繃的太緊,下意識就沒有考慮到,誰來開直升飛機,像柏知這種能讓直升機飛起來的水平,已經是他們之中最高水準了。

  隻是,柏知邊開邊摸索,興奮的往前飛的模樣,怎麽這麽讓他們生無可戀?

  而提前竄上直升機,幹掉飛行員之後,藏起來等待柏知的梭梭,則帶著和柏知同款的興奮,盯著直升機眾多的操作鍵睜圓眼睛。

  上天啦~

第四十八章

  在直升機上的參賽者, 有兩個被彈片擦到,受了些輕傷, 傑夫的前爪為了主人擋了一下, 撞的有些腫,三隻毛發特殊的動物也都極為機敏, 沒有受傷, 總體上,直升機裏的乘客, 現在的身體健康都還在線。

  但是,在高高低低, 快快慢慢的直升機裏, 精神狀態就不太好了, 要不是站不穩,金獅都有點撲過來給柏知一爪子,把這個家夥拍醒。

  這是閉著眼睛在駕駛吧?

  直升機上是有一些定位地圖的, 卡夫弗對這個還算了解,拆掉了偷獵者他們內部的定位器, 自帶的信號聯絡沒辦法使用,但仍然努力想辦法,用其他方式向已知的軍方發送消息。

  身為王室, 還是知道很多事情的。

  隻是卡夫弗沒想到,柏知是現學的直升機,能飛,但是, 體驗效果這麽不好。

  要不是地心引力拽著,他們可能要彈出去了。

  這還不是最坑的,讓卡夫弗最想幹脆跳機的,是柏知轉頭問他,“卡夫夫,你知不知道,這個直升機該怎麽停下來?”不同的直升機,還有點不太一樣,柏知記得,當時送他們來的駕駛員,很輕鬆的就把直升機停下來了,但柏知在這個直升機上,沒找到類似的按鈕。

  卡夫弗不想和柏知說話,他想去找找直升機裏,有沒有降落傘,可是,柏知的飛行高度已經算是低空前進,還沒有打開降落傘,估計就已經落地了。

  “現在有兩個辦法,一是等它沒有燃料自己落下去,二是繼續聯係軍方,先來個指導。”直升機不可能長時間飛行,柏知給卡夫夫指了一下燃料低的警告,然後,給了一道送命題。

  環境,是能讓人成長的,三個動物盡量往旁邊挪,給參賽者們騰出空間。

  直升機內自帶的信號聯絡不能用,但沒有條件創造條件,卡夫弗他們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收拾艙內的材料,做了一個簡單的信號發射台,趕在直升機掉下去之前,聯絡到了軍方。

  卡夫弗根本顧不上說明自己這邊的情況,立刻讓對方提供一個直升機飛行員,和柏知通話。

  小王子的說話分量還是很足的,柏知很快就得到了場外指導。

  對麵的軍方聯絡員都快掀桌了,他們根據信號發射台的定位,用衛星定位放大,發現了一架和跳跳糖一樣在空中扭來扭去的直升機。

  不管是跳跳糖,還是直升機,重要的是,裏麵的參賽者除了柏知,都是頗有身份背景的,磕著碰著他們肯定要擔責的。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讓直升機先停下來。

  要不然,大家都玩完。

  卡夫弗他們緊張的盯著柏知,恨不得現在通話之中拽過來一個飛行員。

  柏知繼續操作著直升機磕磕碰碰的往前飛,等傳輸的雜音小了些,可以開始通話的時候,還打了聲招呼。

  對麵經驗豐富的飛行員,卻沒有麵對柏知的豐富經驗,咳了一聲算回應,開始用最簡潔的語句,讓柏知開始描述一下機上的一些按鈕。

  “我第一次開直升機,很多按鈕也不知道是什麽。”柏知讓對麵找來紙筆,她描述一下按鈕的分布和數量,以及上麵的顏色圖案。

  直升機可能型號有所差異,但是操作台的大體分布都是一樣的,聯絡的飛行員壓住自己心塞,立刻判斷出這架直升機的型號,一聽柏知又是燃料不足,又是電路受損,情況嚴重的差點讓他吐口血。

  柏知還有閑心,安慰對方,“你別慌,沒事的。”

  飛行員:“……”

  到底是誰在指導誰?

  好在飛行員的場外指導靠譜,柏知也沒有掉鏈子,飛機抖抖抖,還算是平安落地了,早就等在附近的軍方,立刻把他們接走,要不然,在這個大草原上吹風?

  三隻動物很厭惡帶槍的人類,它們沒有傷害柏知他們,一是因為梭梭,二是一起從鐵籠子裏跑出來,但是,對於其他人,就沒有這份容忍了。

  柏知眼疾手快,拽住了金獅的尾巴,“等等!”先別撲。

  卡夫弗在聯係軍方的時候,就讓他們隨行安排醫生了,隻是,在快速的幫兩個受傷的參賽者包紮好傷口,醫生又被卡夫弗派去檢查一下傑夫和三隻動物。

  這題,超綱了。

  醫生很想告訴小王子,他沒有獸醫資質,但是,都是隨軍的醫生,見過的東西多了,挽起袖子,也能給動物檢查一下。

  三隻動物在柏知的捏嘴之下,暫時壓抑凶性,傑夫有主人在身邊,不會對陌生人那麽抗拒,讓醫生給它也處理了爪子,還綁了一個大蝴蝶結。

  柏知和卡夫弗他們,在飛機上的時候就商量過,這三隻動物該怎麽辦。

  誠然,三隻動物在自然界都是強者,是群體的最優力量,但是,麵對人類的槍炮,就不是同一個層次的概念了,他們想在放歸三隻動物之前,做點什麽。

  現在的機會,正好。

  賽組委在團體賽結束,個人賽開始之前,出現這種事情,失蹤的參賽者就占了國際強國的三個,尤其是卡夫弗他們,星期二小隊全部被卷入,要不是這還是在大草原上,別的國家領土之內,卡夫弗都能看到自家軍隊來找自己。

  但不管怎麽說,這個時候,柏知所在的聯邦,卡夫弗星期二小隊的國家,還有傑夫的主人所在的國家,以及賽組委和其他一些關注到這次綁架和偷獵案的國際組織,都在尋找著柏知他們,眾多目光之下,反而能找到平衡點保護這三隻動物。

  特殊,是這三個動物吸引注意力的原罪,但要是沒有圖雅那幾個當地人泄密,偷獵者也不可能找到它們,三隻動物的隱藏手段還是不錯的。

  而且,柏知發現,紅色豹子可能就是去尋找白鹿和金獅,才被偷獵者抓到,這三隻動物一直相處的很好,在此之前應該就認識。

  不被束縛,才是三隻動物最喜歡的生活,柏知不希望,等他們都離開之後,三隻動物繼續被抓捕,所以,幾個參賽者共同商議之後,決定讓野生動物保護協會來介入,在各國代表見證之下,為三隻動物建立檔案,定期追蹤,如果檢測到偷獵團隊,可以前去保護。

  柏知他們沒有辦法保護大草原和雨林裏所有的動物,遠離偷獵者,但是,為這三隻動物爭取這個權利,還是可以的,尤其是在多國介入之下,這三隻動物不會落入某一方,反而能在平衡點彼此監督之下,度過餘生。

  共同逃跑過,還一起合作過,雖然幾個參賽者不像柏知那樣,敢去捏這三隻動物的嘴,拽它們的尾巴,但他們也不肯走,要等協會的人為三隻動物建立檔案,目送它們離開才行。

  能為三隻動物做的,隻有這麽多了,柏知摸摸口袋裏的梭梭,看著三隻動物很快消失不見的背影,隻希望,它們能餘生順遂,不要再被人類傷害。

  有點垂頭喪氣的柏知,蔫蔫的坐在一邊,卡夫弗他們也沒有安慰柏知,隻是坐在她身邊,陪著她。

  等軍用的多架直升機趕過來,接走柏知他們,這裏的一切就暫時結束,參賽者們也返回了最初的城市。

  遇到這種事情,個人賽自然延期,也改成了三天後的筆試,柏知從卡夫弗那裏,也聽到了一些後續的事情,在他們撲撲騰騰的那架直升機裏,從信息係統裏反推,軍方找到了這個偷獵團隊的一些駐點,一舉搗毀,抓捕了不少人,估計他們也沒有想到,一架直升機會完好的落入軍方手裏。

  柏知他們這次被涉及的參賽者,也算是為此做出貢獻,出於補償和獎勵,他們都能得到一份不錯的禮物。

  聽到這話的時候,柏知瞄上了她開過的那架直升機,不如,把這個給她吧~

  軍方的代表看到柏知興衝衝的準備跑向直升機時,立刻把柏知拽住,拿出了他們早就準備好的,直升機模型。

  和普通的模型不同,這個直升機是概念版,可以飛,差不多和一輛摩托車那麽大,但是,隻有這麽大,不能進去駕駛,隻能操控。

  就是高配版的玩具飛機。

  這還是卡夫弗他們幾個參賽者提醒他們的,看來,果然很有遠見。

  柏知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把一架直升機帶回家,別說駕駛了,就是燃料她都補充不了,更別說維修和養護了,有個軍用的模型,能當補償,也很滿意了。

  自己玩不了,能讓梭梭飛啊~

  卡夫夫他們是有專線物流運輸的,柏知把自己的運單也遞了過去,享受一下國際派送,把直升機模型運回去。

  柏知不太清楚,個人賽原本是要比什麽,但是,有偷獵團隊這一件事情打斷,臨時改的筆試倒沒有什麽出彩的地方,和普通的考試一樣,交完卷子就沒事了。

  成績不錯,可哪有開直升機來的刺激。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特殊占有 他在看著你 卻綠 你笑起來很甜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