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36節

  嗯,還有星期二小隊。

  雖然卡夫弗說,他們要等積分核查結束,第一時間見證自己小隊奪冠,但是,柏知覺得卡夫夫小隊,分明就是在等他們,要不然,先去坐直升機離開,也能在酒店裏第一時間知道積分排名~

  現在的營地比平時要安靜一些,柏知剛準備拉開被子,也休息一下的時候,梭梭從口袋裏跳出來,很戒備的豎起耳朵。

  帶著點潮濕和冷意的被子,哪有能讓梭梭都警惕的事情有魅力,柏知整理好衣服,把該帶的東西帶好,抱著梭梭挪出了小帳篷,貼近了星期五的大帳篷。

  現在,天已經黑透了,雨也變小了很多,隻有營地中央的燈光,散發著暖黃色的亮度,映襯著細絲般的雨幕,顯得有些孤零零,梭梭戒備的方向,是圖雅村落的地方,而離村落最近的帳篷,是星期二小隊。

  很快,星期三小隊傳來的一些細微聲音,說明獵犬傑夫也發現了異常,喚醒了主人。

  戴正帽子,將外套拉緊,把短靴係好,柏知身上還裝著不少東西,聽著異常安靜的星期二小隊,總覺得有點不對,惡魔角的小人嗷嗷哭的把理智小人抱走,她就不再猶豫,把梭梭揣進兜裏,悄聲離開了大帳篷。

  她不搞事情,她就去看看。

  營地裏已經有一些聲音,打破剛才的寂靜了,但星期二小隊這個時候,仍然保持著安靜,明顯就是有問題的。

  剛下過雨,地上很泥濘,柏知往前走也很困難,等她來到星期二小隊,摸了一下冰涼的帳篷布,就發現問題了。

  這個天氣,帳篷裏麵不點燃火爐,絕對是凍到人受不了的,卡夫夫他們不是會難為自己的人,但帳篷布摸起來,可不像是裏麵有暖源的,柏知經常來星期二小隊,很熟悉這裏的擺設,再靠近了一些,就發現,裏麵的五個隊員,果然都不見了。

  柏知和梭梭對聲音都極為敏銳,剛才還能聽到獵犬傑夫的動靜,現在也聽不到了,她和梭梭看著營地燈光照不到,顯得黑漆漆的圖雅村落,搓搓手緊了緊衣服,“好可怕!”

  然後,毫不猶豫的揣貓前進。

  而這個時候,李亞茹他們已經接到通知,所有參賽人員迅速聚齊,點名核查人員,駐紮在外的部隊發現了幾輛帶著武器的車,已經能聽到槍聲了,營地裏的人抓緊時間離開。

  聚在一起,大家就發現,星期二小隊的五個人,星期三小隊的傑夫和它的主人,以及星期五小隊的柏知,都不見了。

  外麵黑漆漆的,還飄著雨絲,地麵泥濘很難前行,不遠處部隊和突然出現的幾輛車在交火,圖雅的負責人也開始帶著村民往其他地方撤離,寂靜被打破,一切變得亂糟糟的。

  找不到柏知,李亞茹和張易薇都快哭了,其他人也都很著急,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怎麽突然就亂起來了。

  而這個時候,剛進入圖雅村落的柏知,正好遇到了負責人被槍聲驚醒,忙喊著其他人聚齊撤離的時候,慌亂的圖雅人隻顧抱著孩子,茫然的靠近舉著火把的親人身邊,他們是聽過槍聲的,也知道這種密集的槍聲,代表著多麽的危險。

  柏知和梭梭也有點呆,完全沒想到,不到十分鍾,居然有交火的槍聲,而且,營地和圖雅村落都亂了起來。

  雨基本上停了,但是,場麵一片混亂。

  她在旁邊躲著,借著圖雅人舉起的火把,看著這些人的臉,圖雅村落的人不多,柏知亂晃了這麽幾天,每個人都見過,很快,記憶力極好的作用就凸顯出來了,她發現,在這裏的圖雅人,少了幾個。

  而這幾個人住在哪裏,柏知正好知道,沒有猶豫,她現在返回營地肯定就再不能出來了,星期二小隊和獵犬消失的很奇怪,她擔心時間久了,發生什麽不可挽回的事情。

  在黑夜之中,戴著手套的柏知,基本上是連跳帶爬的,像隻貓一樣的輕巧的穿梭黑暗,她避開了營地的燈光,避開了圖雅人圍在一起的火光,全速趕往記憶裏的地點。

  而快要靠近的時候,柏知和梭梭都聞到了一些血腥味,和硝煙的味道,讓自己的動作更輕,有夜視能力的一人一貓,看清了麵前的龐然大物是什麽。

  一輛半開著車廂,高底盤的車。

  而幾個人正在往車裏搬的,是裝著動物的鐵籠子。

  血腥味也是從這裏傳來的。

  柏知抱緊了梭梭,恨不得咬一口貓耳朵,她之前懷疑偷獵者,是胡說八道的,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第四十七章

  團體賽結束, 柏知他們的小團隊取得第一的好成績,就即時登入新聞的播報之中。

  這和之前的新聞聯播不一樣, 不再是一閃而過的畫麵, 而是詳細的介紹每一位參賽者,五個年紀不超過十四歲的孩子, 除了讓不少觀眾感慨了一句, 江山輩有才人出,這些優秀的別人家孩子能成為不少學生新的噩夢之外, 眼尖的粉絲們,捂著心口發現了柏知的影子。

  都是追星的粉絲, 別家的粉絲可能不理解, 她們是怎麽知道自家愛豆消息的。

  “閨女, 你上次是不是守著新聞,看一個叫柏知的半大孩子?我今天在新聞裏看到了,可優秀了!”

  “女兒, 出門在外好好學習,你的偶像陶柏知同學, 已經在國際大賽之中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績,希望你也再接再厲。”

  “狗砸!哦不是,丫頭, 你上次給我安利的柏知,又出現啦,上新聞了,老厲害了!”

  這些來自爸爸, 或者媽媽們的信息,讓這些粉絲們,一邊為愛豆哐哐撞大牆,一邊深感自己這個粉絲,還沒有路人粉的爸媽盡職,心裏的複雜之感實在不知道該怎麽表達。

  但是,沒等他們驚訝多久,柏知他們參加的那個比賽,就出事了。

  不是官方消息,是微博上,有關注外網的博主截圖,說部分參賽者疑似失蹤,但沒等他們去確認這條信息,不僅是國內的相關微博,連外網的相關信息都已經撤了。

  這種反常,讓關注柏知的粉絲們,心裏都咯噔一下。

  實際上,咯噔,是對的。

  淩婭她們不關注微博,和柏知通完話,就去等著新聞聯播,把這一段和柏知有關的新聞錄下來,還沒有一會兒,家裏的門就被敲響了。

  是兩個女警,通知柏知的家人,參賽者失蹤的消息,以及,安撫柏知家人的情緒和暫時保護她們的安全。

  和外界亂成一團不一樣,距離雨停的夜晚已經過去好幾個小時,柏知和梭梭,現在也早就換了位置。

  事發突然,等各方知道消息,確定部分參賽者的失蹤和一夥盜獵團隊有關,裝著鐵籠子和參賽者們的車,早就借著同伴的掩護離開了圖雅。

  柏知看到的那輛車,裝完籠子和打昏的參賽者就迅速離開了,駐紮的部隊那邊有槍聲,圖雅的村落裏也有一些人的嗚咽哭聲,嘈雜一片,誰也沒注意到這裏的動靜。

  等遠離之前的槍聲,沒過多久,有三輛小吉普追上來向大車靠攏,悄悄躲上大車的柏知,能清楚的看到小車裏麵,固定在車頂上的槍管,或者說,炮筒。

  咽了口口水,柏知看到這個火力配置,知道自己這次,膽子大到玩脫了。

  聯邦禁槍,很多武器種類也不是普通人能接觸到的,但是,這種固定在車上,口徑有拳頭那麽粗,隻代表兩件事情,一是這個武器的後坐力極大,普通人承受不了,所以需要車載,二是通過拳頭那麽大的口徑出來的彈藥,肯定不是普通的子彈。

  柏知抱緊了梭梭,把自己像軟糖一樣的貼在大車的角落裏,內心的理智小人把惡魔角小人抓著一頓狂打,叫你搞事情搞事情,現在怎麽辦?

  用常識想一想都知道,偷獵者的火力配置絕對不可能這麽高端,柏知不清楚這一夥人具體是什麽,但是,卻很清楚,這是大麻煩。

  一輛大車和三輛小車,大車上是司機和兩個配槍人員,車廂裏裝了三個鐵籠子,和六個昏倒的參賽者以及傑夫,三輛小車裏,除了司機,每輛應該還有四個人,也就是說,柏知要是想帶著其他參賽者逃離,需要麵對十四個甚至更多的持槍者,四個拿上槍也是武力威脅的司機,以及三輛小車上寒光閃閃的武器。

  天已經蒙蒙亮了,柏知借著車廂縫隙漏進來的光,看清楚了鐵籠子裏的三隻動物。

  純白色的鹿,金色的獅子和毛發略紅的豹子。

  偷獵者為什麽屢禁不止,就是因為對野生動物的貪婪,依舊有市場,柏知不太明白這些人,為什麽要用其他動物來彰顯自己的虛榮心,但是,看著眼前的白鹿,金獅以及紅豹,她大概能想到這夥人為什麽不惜和駐紮的部隊發生衝突,也要強衝出去。

  純白到沒有瑕疵的鹿,金色閃耀的獅子,帶著紅色的凶性豹子,柏知不懂這三隻動物為什麽發生了毛色異化,但是,她知道,這些動物的特殊,足以讓它們被人類所注意,尤其是,被那些喜歡用野生動物來裝點自己的有錢人,惦記。

  一般來說,白化或是紅化都是動物群體之中,不算少見的現象,但是在野外,這樣的特殊個體很難生存下來,白色的鹿,會變成捕食者的首要目標,金色到發光的獅子和紅色的凶性豹子,都失去了毛發對自己的隱藏能力,降低捕獵的成功率,但是隻要這些動物,成功的戰勝自身帶來的弊端,就會成為群體之中的強者。

  柏知看三個動物身上的傷,以及幹涸的傷口裏,掩在血腥味裏的藥味,就知道這群人為了抓住這三隻動物,沒少下功夫。

  為了賣出更好的價錢,三隻動物隻是虛弱無力,身上倒沒有多少傷,流血的傷口也得到了處理,但是,柏知湊近鐵籠子的時候,不知道被多少動物血液浸染過得味道,嗆的她皺起眉。

  梭梭很小隻,輕鬆的鑽進鐵籠子裏,跳到三隻動物身上,檢查一下它們的狀態,隻是麻醉效果未過,其他還好,而柏知也跑去檢查了一下其他參賽者的狀態,可能是偷獵者出於節省麻醉針的考慮,幾個身體素質很好的,才是被麻醉針紮中,身體素質不太好的,則是直接被打暈,她現在也檢查不了什麽具體的問題,但摸摸脈搏,都還算穩。

  所以,問題來了,怎麽逃出去?

  光線越來越亮,柏知也大概能聽到這些人的一些聲音,夾雜著一些聽不懂的語言,但大體還是能猜到的,這夥人為了大車上的東西,損失了不少人手,就剩下這四輛車,他們要趕往最近的據點,棄車離開。

  能拖住部隊的注意,掩護大車離開,這些早有準備的亡命之徒,也就剩下三輛小車追上來,而且,裏麵還有人負傷,這對柏知來說是好消息,所以現在,先把身邊的有生力量喚醒。

  柏知和梭梭麵對麵,一人一貓猜拳決定,最後,參賽者這邊由柏知負責,三隻動物和傑夫由梭梭負責。

  離開營地追上來之前,柏知是帶了不少東西的,包括水和能量棒,她把能量棒掰碎,把指尖往貼身衣服上蹭了蹭,然後狠狠心,咬破了手指。

  而梭梭的動作利索的多,爪子一劃,就沾了點自己的血。

  把梭梭接回來之後,柏知除了帶著貓搞事情,還是仔細研究過,她和梭梭身上一些比較特殊的能力,除了都能啃金鏈子,還有,自愈能力。

  而且,在有意識的控製之下,柏知和梭梭的血液,也會有著類似的功能。

  現在,不要求參賽者們和三隻動物完全治愈,隻要能擺脫麻醉劑的幹擾就行。

  距半夜離開已經過了幾個小時,參賽者和三隻動物身上的藥效可能也很快消失,但是,那個時候,外麵那些人一定會進車廂裏再補上一針的,柏知做的,就是讓清醒的時間提前。

  一點點血,就能加速這個清醒的過程。

  柏知就當自己去醫院,戳了幾滴指尖血。

  把水給情況最嚴重的幾個參賽者灌進去,意識半模糊的他們隨著車輛的顛簸,很快就會清醒,而鐵籠子裏的三隻動物,也睜開了眼睛,勉強的站起來,在有限的空間內舒展身體。

  柏知眼疾手快,衝過去把金獅要吼叫的嘴捏住,讓梭梭好好教金獅做獅。

  這個時候,一聲吼就能讓她和梭梭前功盡棄,柏知單手捏獅嘴,根本沒注意到,自己的動作給三隻動物帶來多大的震撼。

  柏知滴的血並不多,卡夫弗他們的藥效本來就要過去,這麽一加速,很快就醒了,被麻醉捆住扔上車顛簸幾個小時的感覺,讓幾個人都很難受,但他們看著麵前昏暗的車廂,以及示意他們安靜的柏知,立刻壓製住自己的不適,不發出任何聲音。

  還是人比較好溝通,柏知看看被梭梭收拾了一番,才配合她的三隻動物,再看看麵前幾個不用自己解釋,就已經合作的參賽者,覺得自己的計劃,成功的幾率又增加了一下。

  星期二小隊五個隊員,現在都是壓著心裏的火,他們撞上這群裝備特殊的狩獵者,純粹是運氣不好。

  卡夫弗自己養過大型猛獸當寵物,雖然也就是幼年時期,等猛獸成年之後會放歸山林,但是,他對一些食肉動物的聲音,還挺敏感的。

  圖雅當地的負責人肯定沒有想到,反對他接觸外界,主張返回雨林的這些人裏,有幾個也在接觸外界,隻不過,他們選擇的對象,是偷獵者。

  偷獵的利潤,實在太高,高到讓他們這些當地人,都為之心動,同樣是獵殺動物,為什麽不和偷獵者合作?

  白鹿和金獅的消息,就是他們賣給偷獵者的,這些被圖雅的獵人當成保護神尊重的動物,就這麽敗在了槍和麻醉劑之下。

  這兩隻毛發特殊的動物能讓他們大賺一筆,而且,這些偷獵者本身還有著一個小武裝的身份,用這些動物,能和大人物搭上線,換回更好的裝備。

  但大人物要完整的,活的東西,他們剛把兩隻動物抓到,就撞到了柏知他們這些參賽者來圖雅比賽,外圍駐紮的部隊不是好惹的,偷獵者也隻能暗暗心急,等著這些人離開。

  紅色的豹子,也是偷獵者們在等待的時候,意外撞到,也抓過來的,它就是當時引起梭梭注意的家夥,隻是,在遠離營地的時候,正好撞到麻醉槍。

  卡夫弗就是偶爾發現了金獅的動靜,他們小隊循聲前去,就發現了離村落不遠處,一個類似地窖的地方關押的動物,還沒有返回,就被趁著大雨增派人手準備突破離開的偷獵者包圓。

  本來是想直接殺掉卡夫弗他們的,但是,小武裝裏,有人認出來卡夫弗的皇室身份,身邊的幾個隊員也都很有背景,他們想綁走人順勢再敲一筆錢,最快趕來的傑夫和它的主人,也是出去索要贖金的目的,打暈帶走的。

  在亡命之徒眼裏,這些少年們,就是成捆的鈔票,和鐵籠子裏的三隻動物一樣,而且,還沒有什麽殺傷力,打暈扔到車裏帶走就行。

  已經在圖雅多呆了這麽多天,總算等到團體賽結束,有離開的跡象,這些偷獵者也等不下去了,當夜就突圍,和駐紮的部隊交火損失了不少人手,最後,讓大車和三輛小車逃出去。

  要不然,也不會給柏知一個偷偷摸上大車的機會。

  而卡夫弗他們,也不會想到,柏知敢自己爬上車跟著他們,星期二小隊以為,柏知和傑夫的主人一樣,是聽到動靜趕過來,被要撤離的偷獵者順便打暈帶走,隻是醒的比較早而已。

  柏知又不是第一次跳這種‘車’,她也樂的卡夫夫他們誤會,但這不耽誤她把自己的計劃,和幾個人講。

  就算外麵的小車裏,有人受傷,彼此的實力差別還是太大了,而且,柏知和其他人強調過,那三輛小車的炮筒狀武器。

  卡夫弗對武器更了解一些,一聽柏知的描述,就知道這次的事情嚴重了,他們遇到的不是個簡單的盜獵團隊,但身上能聯係外界的東西,都被經驗豐富的偷獵者損壞,除了柏知提議的趁其不備突圍,他也想不到什麽好辦法。

  其實,柏知的計劃,比趁其不備突圍,還要詳細一些。

  在參賽者他們和三隻動物都做好準備,等大車的車廂被打開的瞬間,給這些偷獵者一個措手不及之後,迅速分散逃開避免火力集中傷害,柏知和梭梭,都聽到了一種很熟悉的響動。

  是直升機。

  在場的,隻有柏知和動物們能聽到這種聲音,好在動物們不會說話,柏知就一本正經的和卡夫弗他們補充,“剛才我們不是在擔心,拿什麽當做掩體和逃離工具嗎?我想起來,他們剛才說,要坐直升飛機棄車離開。”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特殊占有 他在看著你 卻綠 你笑起來很甜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