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34節

  圖雅是沒有什麽路燈的,天黑之後就隻有天上的星星,柏知是有夜視能力的,但梭梭本身就是黑色的,又隻有一小點,經常跳著跳著,柏知就找不到梭梭了,等梭梭再跳起來,她才能發現。

  找了一會兒,柏知就把梭梭抱起來了,準備帶它往營地走,這附近可是有野生動物的,柏知不想和捕獵者遇到。

  “走,我們回去休息了,明天還要可以去轉轉,看看有沒有罐頭拿。”柏知是真的惦記上那些軍需罐頭了,準備明天再去轉一圈,加個餐。

  早上煮的罐頭,梭梭也吃了一些,小黑貓聽柏知這麽說,甩著尾巴也很期待。

  然後,梭梭猛地回頭,發出了平時很少用的咕嚕聲,而且,還是那種很低沉,帶著威脅性的聲音。

  柏知的手已經摸上她身邊帶著的長匕首,這是她問隊長借用的,說是回來開罐頭,現在可以用來防身,梭梭的夜視能力肯定比她的還好,應該是發現什麽了。

  夜裏的風,有些涼的從身邊卷過,帶走體表的溫度,旁邊的草叢也發出摩擦的聲音,梭梭的聲音慢慢小起來,等到團起來的時候,柏知就知道沒有事情了,應該是剛才讓梭梭覺得有威脅性的東西,已經離開了。

  柏知帶梭梭回去睡覺,猜測剛才那個東西是什麽,能躲過駐紮部隊的視線,有可能是本地的野生動物。

  不過,爛泥塘算一件,讓梭梭感覺到有威脅的東西算一件,柏知覺得,這個部隊應該把獎金分給她和梭梭一點。

  部隊裏訓練有素的兵,其實也很冤枉,他們要保護參賽者的安全,而是,又不能影響和介入比賽,隻能保持距離的駐紮,圖雅這種草原和雨林交界,基本上和無人區差不多的地方,地勢平坦易攻難守,到處都是野生動物,他們又不能和野生動物保護協會作對,隻能每晚示警,守衛,驅趕獵食者,以防野生動物闖入他們身後的營地,其實也很辛苦的。

  柏知第二天早起,又去摸了兩盒罐頭,隊長認出柏知,還給她又拿了一個罐頭,站崗的兩個兵看著柏知抱著三盒罐頭離開,眉頭繼續抽,下次這個時間點,他們要和別人換,不在這裏守著了。

  潘雲龍他們聞到小鍋裏的香味,就知道柏知去了趟駐紮的部隊,其實,他們這些參賽者基本上不和外麵那些兵接觸的,總覺得沒法相處,哪像柏知這樣,還去那裏抱罐頭回來。

  這不僅是個喜歡劃水,專注鼓掌的海豹,還有著社交和改善食譜的能力。

  就在潘雲龍和孫星離開,想看看能不能雇傭一些當地的勞動力,在柏知他們對麵的星期三小隊,一個柏知他們沒有接觸過的隊伍,就來星期五的帳篷裏,想找一下柏知。

  柏知,找你。

  被喊出來的柏知,看著麵前比自己高一個頭的男生,有點茫然,自己不認識啊!

第四十五章

  星期三小隊也是一支純男生的隊伍, 站在帳篷前的,是五個人裏看著最和善的, 但也比柏知高了快一個頭, 體型接近兩倍。

  來者有些不好意思,看到柏知忙做自我介紹, 他們來自一個有著狩獵傳統的國家, 雖然平時的生活是很現代的,但還是會養著獵犬和駿馬, 他們這隊這次來參賽,特意申請獲批, 就帶了一隻獵犬過來。

  可是, 昨天晚上的時候, 這隻獵犬不知道發現了什麽,意外掙脫了繩索,離開了營地, 現在還沒有回來。

  柏知晚上煮完甜湯,在附近轉轉的事情, 一問巡邏的兵就可以知道,當然,他們是沒有看到梭梭的, 來找柏知的男生,就是想問問柏知,昨天晚上有沒有聽到什麽動靜。

  圖雅的傳輸信號很差,星期三小隊隻能從獵犬的項圈上確定獵犬還活著, 卻沒有辦法用定位找到它,所以,他們想來問問柏知,昨晚有沒有發現些什麽。

  雖然,他們已經詢問過巡邏的兵,獵犬平時也很乖巧,如果不是遇到什麽情況,是不會離開的,但是,作為主人,獵犬失蹤的情況下,肯定會窮盡一切辦法,去尋找消息的。

  柏知挺能理解這種心情的,加上梭梭昨天也發現了些不對勁的地方,她就和星期三的小隊,去他們的帳篷附近轉轉。

  幾個人忙活了一圈,在草地邊靠近泥塘的地方,發現了幾個腳印,認不清具體是什麽動物,反正體型不小,而且,不是食草的那種。

  獵犬可能昨天就是被這個動物吸引注意,守護營地或是驅逐對方的時候,掙脫繩索的。

  周圍沒有血跡和被扯下的動物毛發,應該是沒有發生正麵對抗。

  能配合主人狩獵,還被星期三小隊特意帶過來的獵犬,絕對是很聰明的,繩索都是平時套著做個警示作用,如果獵犬想要掙脫,也很輕鬆就能做到,所以,獵犬離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驚動他們。

  “好在傑夫還活著,肯定能回來的。”獵犬是極為戀家和忠心的,可能會因為一些意外牽絆住腳步,但總會找到主人,返回營地的,星期三小隊謝過幫他們找了很久的柏知,隻能暫時壓下心裏的擔心,把注意力拉回比賽上。

  在部隊駐紮的外側,他們這些參賽者就和甜甜的糖葫蘆一樣,在野生動物和複雜的生態環境裏,脆皮的不行,一圍攻就撲街,沒辦法隨意離開去尋找傑夫的。

  柏知不知道怎麽安慰這幾個自責的家夥,但是離開之前,還是說了一聲,如果有需要,可以去找她幫忙。

  潘雲龍和孫星那邊,也雇傭到了一些當地人,每支隊伍的資金有限,他們帶著好不容易找到的這幾個人,抓緊時間完成一些類似挖坑、運泥之類的基礎工作。

  比賽時間有限,把基礎的農田環境整理好,賽組委會直接提供他們成株的作物,但沒有做過農活的人,可能不清楚,要規整出來一塊品相好的田,需要多少勞動力。

  被雇過來的幾個當地人,不知道是語言不通還是怎麽樣,學東西學的很慢,勞動沒多久就不肯動了,要休息,還沒有李亞茹他們自己效率高。

  李亞茹她們很著急,加工資,用煮好的食物獎勵,不少辦法都著試了一遍,效果卻一般。

  柏知是五個人裏,當地語言學的最快的,才過了幾天,就能跟著一起嘰嘰咕咕一些簡單的話,她這是吉祥物小海豹就沒法消停了,李亞茹和張易薇想采用‘分組分酬’製,讓柏知幫忙監督,提高工作效率。

  “這、這不太合適吧?”一向劃水,但是很配合團隊工作的柏知,少見的麵帶猶豫。

  “沒事,你來監督一下就行,用他們當地的語言會比較好溝通,要不然,這個工作效率實在是太差了。”雇傭的十個當地人,每天就勞動三個小時,剩下的時間就開始休息了,怎麽獎勵或是勸說都不行,剛來的一兩天還可以被高工資和美食誘惑一下,繼續工作一會兒,但是,沒等第三天,他們就比劃著要更多的工資了。

  因為長發小王子的星期二隊伍,就是用不斷提高工資這一個簡單粗暴的辦法,來應對雇傭的當地人過於疲懶問題的。

  雖然當地人剛接觸雇傭關係,但是,很快就熟悉起來,還知道為自己增加籌碼,把李亞茹她們氣到不行。

  被李亞茹她們拜托的柏知,就在雇傭的當地人麵前,摸出了兩個長棍,一把刀,一把匕首,甩甩袖子,還掉出來一個小的流星錘。

  這,就是柏知覺得她監工不太合適的原因。

  李亞茹和張易薇差點沒站穩,想知道,這麽多東西柏知是怎麽隨身帶著的,而且,讓柏知監工是因為她對當地語言適應的最快,這些刀刀棍棍是亂入的吧?

  賽組委還是支持國際人道主義的,用鞭打等武力監督的方法,還是不太合適的,李亞茹和張易薇哭笑不得,讓柏知把這些東西收起來,監工的方式簡單點,搬個小板凳坐在旁邊,看著這些當地人就好。

  但可能真的和那些閃著寒光,有些猙獰的流星錘、匕首有關係,等柏知出現在旁邊,不用李亞茹和張易薇好言相勸的比劃,也不需要高工資和美食供應,沒等柏知說話,工作效率比平時高了三成。

  平時的做不好和勞累不想動?都消失了。

  李亞茹和張易薇對這群吃軟不吃硬的家夥,氣的差點摔倒。

  懶惰,是原罪,避不開的,但是,能壓倒邪惡的,除了光明,還有大魔王。

  在旁邊有些可惜,沒有向李亞茹和張易薇成功展示自己的縮小版流星錘,柏知是隻失落的小海豹。

  潘雲龍和孫星一直在忙於作物的選擇,和一些很需要體力的任務,他們回來之後知道今天的事情,也無奈的點頭,“現在才發現,我們真的是很勤勞的民族,其他小隊也遇到了類似的問題,甚至有一支隊伍因為這個,差點還和當地人發生衝突。”

  沒有付出相應的勞動,但這些被雇傭過來的人,已經開始學著坐地起價和偷懶了,柏知在旁邊聽著,問潘雲龍他們,知不知道上次那七個男人怎麽處理的。

  賽組委和圖雅負責和他們接洽的人,溝通了這件事情之後,給柏知和星期六小隊彌補了相應的積分,而圖雅他們也綁住了七個男人,送去部落很偏的地方去守衛。

  這七個人就是支持部落返回雨林,平時遊手好閑,類似混混的家夥,家裏有女兒的圖雅人都會躲著這些人,他們平時不怎麽出現,沒想到剛好撞到了參賽者,差點發生意外。

  而部落很偏的地方,野生動物很多,守衛的工作極為危險,讓這七個人去那裏,也是懲罰。

  柏知和潘雲龍他們說,明天準備去一趟圖雅的負責人那裏,把這七個人截過來。

  “要他們做什麽?”李亞茹和張易薇想到那七個男人,都覺得渾身不舒服。

  “明天能按時來的圖雅人可能不多,我們現在還需要不少勞動力。”柏知很清楚,今天被雇傭過來的人超常發揮,不代表明天他們還肯來,和星期二長發小王子的隊伍不同,他們沒有那麽雄厚的財力,根本滿足不了不斷加價的當地人要求。

  所以,不如問負責人把那七個男的截過來。

  “我去找負責人,部落對我們應該也是有所表示的,你們兩個明天就和潘雲龍他們去,我看著他們就行。”把這七個犯錯的人喊過來,高工資和美食供應?想都不要想,李亞茹和張易薇有點怕他們,柏知就不讓她們跟著去地那邊了,她一個人就夠了。

  潘雲龍和孫星也覺得這可以試試,他們明天和柏知一起去,那七個人是混蛋,但也是部落裏正經的青壯年,現成的勞動力。

  圖雅的負責人也沒有想到,柏知他們居然會問自己討要那七個人,隻是在部落附近平整土地,可比去很偏的地方守衛好很多,負責人覺得這要達不到懲罰的意義,就交給柏知一把帶著幾分反光的長鞭,如果七個人不聽話,用這個抽就行。

  長鞭估計就是用來懲罰人的,要不然,這種浸透了油光和血跡,提在手裏還有點沉的鞭子,不可能拿到手時,讓旁邊的七個男人臉色一變,哆嗦起來。

  柏知滿意的扛著鞭子就走,他們之前雇傭的當地人果然都沒有來,還有幾個在田邊徘徊,可能是特意來看看柏知他們什麽反應,然後跑回去通風報信的人,柏知也沒有搭理這些人,把要做的事情簡單的和七個人示範了一下,柏知就搬著小板凳,開始磨刀,給流星錘打蠟,要不然就是試試鞭子的手感。

  七個人簡直是這些天來,最聰明的勞動者,不僅學得快,效率高,還不願意休息,潘雲龍和孫星他們帶來水和食物的時候,望著眼前平整的差不多的田地,總覺得,柏知不是截了七個人過來,這、這應該是十七個人吧?

  前進的道路可能曲折,或是跑偏,但是,結果還是很好的。

  潘雲龍和孫星提出方向,李亞茹和張易薇補充改進,四個人能充分代表著聯邦在農業方麵的成就,將基塘農業方案基本完成,他們用一年三熟,類似水稻的當地作物為基礎,田裏的魚也是圖雅人以前經常捕撈的,就是有點凶,咬一口還挺疼,周圍栽種的果樹也是當地常吃的,給點水栽種下來就能活。

  而且,這些農業循環的附帶品,如一些草籽葉子之類的東西,還能養雞。

  雖然雇傭的壯勞動力都很懶,但實際上,圖雅的女性很勤勞,學東西也很快,她們還會編一些手工藝品,李亞茹她們把比較笨重辛苦的任務交給七個人,細致一些的任務就雇傭的當地女性,效果很好。

  柏知這隻小海豹,大概就是團隊裏的萬能磚,哪裏需要哪裏搬,每天去七個人旁邊活動一下身體,磨磨刀甩甩鞭子,中午去找潘雲龍他們,在其他小隊晃一晃,偶爾還能蹭個飯,下午去和李亞茹她們匯合,柏知負責和當地的婦女聊天,她們做事情高效又優質,但還是有些怕生的,有的時候把孩子放在身邊,都不敢接李亞茹她們煮的甜湯。

  柏知就負責和她們說話,聊天,然後,給跟著媽媽們過來的小孩子們分甜湯。

  本來就是來自熱帶,對這種雨林和草原交接部分的發展,有獨到看法的星期一小隊,基本上是全程神秘,很少出現在其他隊伍麵前,長發小王子的隊伍依然是高傲冷淡款,但沾著泥巴和草葉子,氣勢還是大打折扣的,星期三小隊和星期六小隊,和柏知他們的關係最好,如果李亞茹她們找不到柏知了,去這兩個小隊看看,就能把蹭飯的柏知找到。

  至於星期四小隊和星期日小隊,離柏知他們的帳篷很遠,接觸不太多,但也沒有什麽衝突。

  柏知很喜歡這種,能輕鬆劃水的團體賽,她這裏跑跑那裏跑跑,還學會了好幾道菜,晚上煮給梭梭和自己加餐,連駐紮在外側的部隊,帶來的罐頭種類她都摸清楚了。

  有一款醬牛肉的,最好吃。

  潘雲龍們依舊保持著神隊友的風格,連簡單的農具都能做出來,還有什麽能難倒他們,這四個人的理論和實踐能力都很強,每天在田地裏帶著灰撲撲的,但方案的推進卻是很快的。

  雖然柏知總覺得自己在劃水,但是,他們倒覺得柏知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每天帳篷裏最早起的,和最晚睡的人全是柏知,爐子需要的燃料也全是柏知找的,更別說時不時帶回來的加餐,柏知的當地語言越說越順,本身也有武力威懾,李亞茹和張易薇隻要帶上柏知,去辦的事情就會順利很多,讓潘雲龍和孫星能放心的拆成兩個小隊,雙線並進。

  而且,潘雲龍和孫星也知道,很多需要體力消耗的事情,像是提水和搬東西,柏知都已經做了,他們每天負責把任務完成,回來就不用操心什麽。

  對比起其他幾支隊伍,有的甚至忙到很難吃上熱飯,潘雲龍他們就知道,隊裏有一海豹,哦不是,有一柏知,如有一寶。

  彼此需要,發揮所長,不衝突卻又充分的展示才能,這是一個團隊最優化狀態的前提。

  柏知總覺得自己就是揣貓亂晃,但實際上,在潘雲龍他們看來,柏知簡直就是團隊氛圍促進小能手,她在這裏呆著,潘雲龍孫星和李亞茹張易薇相處的也很好,星期三小隊和星期六小隊也和他們互幫互助,連駐紮在外麵的部隊和圖雅當地的負責人,都和柏知很熟,這是任何隊伍都比不過的優勢。

  這家夥,屬催化劑的吧?

  比賽繼續,柏知他們星期五小隊的積分也都是靠前的,柏知在和經常站崗的兩個兵聊天的時候,聽到星期三小隊的聲音,獵犬傑夫回來了。

  “下次再聊~”站崗的時候,是不能說話的,兩個兵就聽著柏知在旁邊單方麵的聊天,看柏知要去星期三小隊轉轉,他們默默鬆口氣,走走走,惦記完他們的罐頭,又開始找他們聊天,下次是不是要帶著瓜子來?

  揣著梭梭,柏知見到了傑夫,黑色的皮毛,粗壯的身體以及鋒利的齒爪,對得起獵犬兩個字,此處應該拍張照片,帶回去給皮皮看看。

  但是,傑夫的狀態不是很好,身上還帶著幾分血跡,趴在一邊閉著眼睛,任由主人幫他清理。

  柏知經常來星期三小隊,和這五個隊員也比較熟,他們告訴柏知,傑夫是早上回來的,帶著傷走路也不太穩,但好在檢查之後隻是輕傷,虛弱是因為長時間未進食而已,沒有什麽大問題,現在向賽組委要了一些藥品,讓傑夫好好休息一下。

  現在獵犬回來了,而且隻是受了些輕傷,星期三小隊已經很慶幸了。

  柏知是第一次見獵犬,這種能撲殺獵物的狗,和皮皮這種動不動就犯二的家夥不同,安靜卻又不容忽視,疲憊的趴著休息,但整體的線條仍然能看出來有力威武。

  蹲在傑夫旁邊,星期三小隊離柏知最近的男生,剛想伸手擋一下,免得生病狀態抗拒生人的傑夫,傷害到柏知,結果,傑夫隻是抬眼看了一下柏知,沒有躲,也沒有動,任由柏知一點一點的挪過去,摸了把毛。

  皮皮摸起來,肥肥的,傑夫摸起來,就是肌肉塊,這就是狗中的宅男和健身男區別。

  星期三小隊的隊員有點驚訝,傑夫並不是親近人的犬種,為了獵犬的凶性和血性,它其實是對不熟的人類有攻擊性的,平時他們都不敢讓傑夫接觸到陌生人,沒想到,柏知過去摸摸它,傑夫沒有任何敵意,也沒有抗拒。

  可能,人緣好的家夥,獵犬也挺喜歡的?

  柏知蹲在傑夫旁邊,梭梭也從口袋裏爬出來,藏在柏知的懷裏,一人一貓圍觀傑夫,準備回家督促皮皮減肥,讓傑夫抖了抖尾巴,默默換了個背對柏知的姿勢。

  傑夫安全回來了,星期三小隊的氛圍都歡快了不少,柏知帶走了一塊風幹牛肉,準備回去讓李亞茹她們加餐。

  晚上的時候,梭梭就想往外跑,柏知也早就準備好,跟著梭梭悄聲的避開巡邏的兵,翻到星期三小隊的帳篷裏時,還去戳梭梭的尾巴。

  “梭梭,你就天天帶我不學好,晚上翻人家的帳篷。”

  柏知就是欺負梭梭沒法說話反駁她,根本不看看她,為了晚上潛入特意換好的衣服和準備的東西。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屠龍狗砸,點擊就送 溫水煮甜椒 男主總是在裝逼 情敵都在等我分手 17 Again 他那麽撩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