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33節

  然後,剛才也是假裝離開的柏知,直接從後麵借力挑起,直接用膝蓋去頂了一個男人的太陽穴。

  普通人的腿部力量和膝蓋的硬度,就極為可觀,柏知的,大概是次方式翻倍。

  她的打架姿勢,分為大佬溫和式切磋,和快準狠碾壓,前者是她跑去收服小弟,和玩鬧似得,後者,就像是身體裏自帶的,明白人體的弱點,懂得發揮自己的力量,然後在最快速度之內,幹掉對方。

  幾個女生還沒有反應過來,幾個抱著頭或者捂住肚子的大男人,就七橫八豎的躺在地上,離幾個女生最近的那個男生,就是被柏知的新寵物小一,直接從後麵砸暈的。

  “柏、柏知。”李亞茹緊張的口水都沒有咽下去,差點嗆到。

  “沒沒沒事了~”學李亞茹的語氣,柏知攤手緩和氣氛,讓幾個女生不要那麽緊繃。

  “小心!”離柏知很近的女生,是星期六的隊員,她也被柏知的話逗笑,但是離得近,看到了一個趴下的男人,正要起來偷襲的動作。

  柏知頭都沒轉,回旋後踢外加用力踩下去,哢擦一聲,偷襲的男人手臂被踩骨折,痛嚎起來。

  “都說了,偷襲不是好習慣,嚇著我怎麽辦?”柏知讓幾個女生過來,先離開這裏,然後,就跑去找部隊的人來收拾殘局。

  這裏麵被她打傷和骨折的人不少,但是,這也是她驚慌之下,怕怕的小反應,應該可以原諒的!

第四十四章

  駐紮在參賽者外圍的部隊, 反複提醒過安全問題的賽組委,叮囑自己本國隊伍的領隊老師, 這些讓每位參賽者都明白, 比賽中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可是,剛才用幾句話概括的突發事件, 實際上並沒有那麽的簡單。

  星期六小隊和柏知她們, 在爛泥塘旁邊取樣,然後過來七個語言不通, 身強力壯的成年男性,不懷好意的靠近她們, 能來參加比賽的參賽者, 都不會是遇到什麽事情就嚇到大哭的性格, 但七個大男人對上五個小姑娘,能戒備的圍起來找東西防身,已經是很鎮定了。

  如果不是柏知打破這種對峙, 出聲讓幾個女生到她這裏來,可能幾個成年男人就已經對星期六小隊下手了。

  一方是防備, 一方卻是傷害,氣勢上就會輸一截。

  而且,當地的男人是狩獵的, 平時能圍殺動物,除非五個女生都是拳王,要不然,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

  同樣, 柏知隻是扛了兩個長棍,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嚇走七個男人的。

  所以,她篤定,這幾個人隻是假裝離開了而已,想等會兒殺個回馬槍,畢竟,他們也知道,動靜鬧大了會引來其他人。

  正巧,柏知也是這麽想的,她不怵和七個人正麵動手,但身後還有幾個女生,被撲住一個扯掉衣服,或是被他們摸一下,都是參賽者吃虧。

  淳樸,是一種很罕見的品質,尤其不會發生在德育水平高的地方,窮山僻壤良民少。

  不要忘記,圖雅除了想和外界接觸,發展當地種植業,學習文化提高生活水平的一方,還有主張返回雨林,繼續漁獵的部落生活,抗拒現代化生活的一方,這些人,很可能還保留一些很原始的習俗,比如說輕視女人,看上誰就搶過來生孩子,沒有一對一的忠貞觀,偏好對少女下手。

  衣著整潔,皮膚白皙,身形纖細的參賽者,在這種人眼裏,就是可口的獵物。

  柏知讓李亞茹張易薇和星期六小隊站一起,七個女生圍在一起也底氣足一點,她就帶著長棍先隱藏起來,一對多的時候,偷襲能帶來最大的效果。

  和她預想的沒錯,那幾個男人根本不想放棄這幾個美味的少女,他們呈包圍的方式返回,還沒有動手,就直接被柏知從背後暴擊。

  能往頭上招呼的,絕對不往身上落,能上長棍的,絕對不用拳頭砸,柏知平時收斂的力量,在每一次揮棍,踢腿還有提膝上頂的時候,都發揮的淋漓盡致。

  這幾個能圍獵獅子的男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砸了後腦或是踢中腹部,柏知的身上的衣服是聯邦為他們特製的,除了衣服的纖維密集有一定的防刺效果,短靴的鞋麵也是塞了鋼板的。

  沒有什麽花裏胡哨的動作,也不會留給對方還擊的機會,柏知從後方竄出來,瞬間踹倒兩個人,直接借力飛踹,先把迎麵的兩個人踹了個鼻血橫流,她手裏的長棍也脫手甩出,照著頭就是重擊。

  頭部,是所有動物的弱點,柏知這種專暴擊弱點的人,就是一晃神解決掉七個人。

  至於想偷襲,被踩斷手臂的,也不能說是柏知故意。

  雖然時間短暫,但這樣的爆發體力的方式,就像是讓賽車瞬間提速,整個身體處在一種高消耗的狀態,高速行駛的車沒辦法立刻停下,這樣狀態下的柏知也收不住力氣,哢擦,就踩的有點重了。

  讓李亞茹她們先離開爛泥塘,柏知收尾然後去找不遠處的駐紮部隊。

  站崗的兵正巧就是早上守在軍需帳篷前,眼睜睜看著柏知摸走兩個肉罐頭的那兩位,一看到柏知跑過來就眉頭一跳。

  亮出自己的參賽證,柏知連忙說出自己的來意,“我們剛才被七個當地人襲擊了,求救!”

  七個,當地人,襲擊。

  這三個關鍵詞,立刻就讓這些兵跟著柏知走了,一隊十人的兵快速前進,以為柏知是被襲擊的參賽者裏,僥幸跑出來求救的,他們的職責就是保衛參賽者的安全,眼皮子之下發生襲擊簡直是打臉,爛泥塘離駐地有些遠,小隊是用衝刺的速度扛著槍跑去的。

  然後,他們看到七個躺在爛泥塘邊,現在還沒有站起來的當地男人。

  “你的同伴呢?”隊長讓隊員去把這幾個人先控製住,然後問柏知她的同伴呢?

  “先回去了。”柏知做出一副很怕怕的樣子,“剛才很可怕的,然後我們就抵抗了一下,僥幸跑掉了。”

  抵抗了一下?

  幾個隊員在隊長耳邊輕聲的說了一下這幾個人的傷勢,要不然就是被迎麵踹頭,要不然就是被重物擊打後腦,要不然就是柔軟的腹部被踢的現在都爬不起來。

  隊長:“……”

  這位參賽者,我覺得,你可能需要解釋一下,什麽叫做抵抗了一下。

  如何告訴賽組委,讓他們找圖雅負責接洽的人討回公道,這是李亞茹她們的任務,柏知就是負責把部隊拽過來,告訴她們,這些人受傷是正當防衛的結果,緊急情況下,總有點小爆發。

  柏知攤手,特別坦然問隊長,不知道他有沒有看過一個新聞,弱女子被蟑螂嚇到兩拳把牆壁打穿,害怕這種情緒,有的時候跟大力水手的菠菜一樣,她們剛才一群小可憐就是奮力反抗,現在讓這些兵過來收個尾。

  來自七個國家的隊伍,哪個參賽者出問題,都是大麻煩,這些兵的任務就是保護參賽者,但出現了一個意外,柏知她們自己解決掉意外,剩下的,他們接手也沒有問題。

  七個男人被部隊帶回去,在這些正規裝備的兵麵前,幾個人就被拎走了,柏知跟著部隊回去,路上隊長還是想知道,這些參賽者是怎麽把這七個男人揍翻的。

  “是什麽給了你力量?”隊長見到七個男人的傷口,就大概能猜到這是用多大的力氣才能造成的效果,他覺得,麵前這個身形纖細的少年,不可能有這個力量的。

  “肯定是你們的肉罐頭,晚上我還能再拿走兩盒嗎?”軍用罐頭果然好吃,滿滿的大肉塊兒,煮在小鍋裏麵再加幾塊土豆或是紅薯,簡直下飯佳品。

  隊長沒有懂柏知這話是什麽意思,但是旁邊兩個知道柏知早上抱走兩個罐頭的兵,眼角一直都在抽。

  他們也沒少吃罐頭,怎麽不見力氣見漲?!

  這明明就是惦記上他們的肉罐頭了。

  等柏知回去,看到自家隊伍的大帳篷裏麵,坐著星期六小隊,幾個女孩子手裏都拿了一個小碗,裏麵是一些湯,柏知看了一下,當地的一種淺綠色的植物,種子有點像是西米,但是聞起來很甜,不知道李亞茹和張易薇是怎麽做的。

  可能,廚藝好的人,連發現新食材的能力都很好,柏知準備等會兒看看李亞茹她們怎麽煮,晚上再煮個小鍋,給兜裏的梭梭嚐嚐。

  星期六小隊是留下來想要感謝柏知的,她們回來把被襲擊的事情告訴了賽組委,由他們去和圖雅的當地人交涉,幾個人本來是留在這裏,想要和柏知說聲謝謝就離開,但等了一會兒柏知沒回來,李亞茹她們則給每個人盛了一小碗甜湯。

  和加了白糖的米湯一樣,但裏麵的顆粒口感更有嚼勁兒一些,七個女生剛才爛泥塘回來,圍在一起喝點甜湯,彼此關係也親近了很多。

  柏知也坐過去被分到一碗甜湯,她吹著熱氣,發現幾個和她說完謝謝,準備離開的女生,都有一些低落,李亞茹和張易薇坐在身邊,也沒有早上剛出去的活力勁兒了。

  “怎麽了?剛才賽組委的人說什麽了嗎?”不應該啊,喝甜湯還能喝到憂鬱,肯定是發生什麽了。

  星期六小隊的幾個女孩子,把帽子摘掉之後露出編的很好看的辮子,很深邃的眉眼,哪怕心情不佳也努力向柏知示意,她們沒事,準備先離開了。

  “等等,是不是剛才的事情。”柏知看看星期六小隊,再看看李亞茹和張易薇,覺得自己大概能猜到一些原因。

  善良的人,有的時候很脆弱。

  柏知他們是參賽者,但來到圖雅,其實也是一種幫助者,幾個女孩子忍受蠅蟲和爛泥塘的味道,想找找有助於種植業發展的泥肥,盡心盡力的想為圖雅做點什麽,有積分的原因,也和善良有關,可是,也是在圖雅,她們卻差點被當地人傷害。

  付出善意,卻收到了惡意,是一件讓人很傷心的事情。

  星期六小隊和李亞茹她們,難免有些情緒低落。

  她們來到這裏,是想幫生活在圖雅的當地人,過上好一點的生活,漁獵的部落方式早晚會被現代社會擠壓和侵吞,與其那個時候被迫放棄漁獵,不如她們現在來幫一把,起碼讓圖雅的小孩子,嚐一嚐巧克力的味道,見一下直升機,知道外麵還有很大的世界。

  圖雅原本是雨林裏,物資很富饒的一個地方,但這裏的當地居民卻人數有限,就是和醫療條件差,生活方式過於原始,導致新生兒的存活率很低,當地人的平均壽命也不高的緣故。

  這些,其實和參賽者沒關係的,隻不過是個比賽而已,她們可以隨時抽身離開,圖雅發生什麽都不會影響到她們,獲得積分的方式有很多,她們跑去爛泥塘,想看看這裏適合什麽樣的農作物生長,取樣研究,不就是為圖雅的當地人考慮嗎?

  那七個衣不蔽體,帶著獰笑和惡意,散發著奇怪味道的男人,靠近她們的樣子,讓她們很難忘卻,如果今天沒有柏知介入,她們可能會在掙紮和求救之中被駐紮的部隊發現,但在獲救之前的這段時間裏,會發生什麽,她們不敢想象。

  “所有的地方,包括我們的身邊,都是這樣的。”柏知繼續和碗裏有點燙的甜湯作鬥爭,然後,先給她們灌了一碗毒雞湯,“在你們可能沒有注意的時候,就有很多讓人作嘔的事情發生,很多壞事做盡的人還過的很好,每個地方都是這樣的。”

  柏知還準備舉幾個例子,但是考慮到聽眾的心理承受能力,還是再補兩顆糖,“但是,很好的人也有很多,先不說站在黑暗的最前線,為普通人負重前行的那些人,就昨天晚上你們可能都沒有注意到,每隊的帳篷前都擺了一些草和樹枝,是當地的人摘的一些驅蚊驅蟲的植物,放到這裏的。”

  和梭梭喜歡的小樹枝一個味道,柏知一聞,就聞出來了。

  “所以,別那麽失望,我們問心無愧就好,下次保護好自己就行。”平常心,堅強點,以後注意安全。

  柏知把甜湯喝完,覺得這已經是自己安慰別人的最高水平了,要是再沒有效果,她隻能喊潘雲龍和孫星回來,讓他們表演個小品或是二人轉了。

  情緒有所恢複的李亞茹把小鍋裏剩下的甜湯都盛給柏知了,然後,輕聲的說了一聲謝謝。

  一次小意外,沒有什麽的,她們還要比賽,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下次注意保護好自己就行,不用因為一次意外,就完全的失望。

  捧著第二碗,心滿意足繼續吹熱氣的柏知,接二連三的又被謝了一番,可能是出於對柏知的好感度比較高,星期六小隊邀請她們一起去取樣,還要去爛泥塘,繼續她們之前沒做完的事情。

  李亞茹她們當然同意,星期六小隊的思路和她們的有很大部分重疊,對方開始取樣研究的時間比較早,現在願意和自己分享經驗,有什麽拒絕的理由,當然,柏知作為劃水人員,隊友答應了就是她答應了。

  等潘雲龍和孫星回來,看到的就是柏知坐在爐子旁邊捧著小碗,身邊圍了七個女生在說話,看隊服,這是星期六小隊。

  退後一步,兩個人確認了一下,這是自家的帳篷啊!

  怎麽柏知身邊又多了幾個女生?

  看潘雲龍她們回來,星期六小隊和李亞茹約好時間,就先離開了,去把手洗幹淨,潘雲龍和孫星一人從爐子上的小鍋裏倒了些水,吹吹之後喝一口,“這是什麽水啊?還有點甜。”

  柏知剛喝掉甜湯的最後一口,發現倒進去,以防剛煮了甜湯的小鍋煮幹的熱水,少了一截,再看看正在驚喜鍋裏的水有點甜的兩個人,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張易薇過來準備把小鍋拿去洗,看到潘雲龍和孫星回來,剛想打招呼,告訴他們等會兒煮甜湯給他們喝,就被兩個人問了這麽一句,哪裏來的水,還有點甜?

  這實在是不好解釋,張易薇也保持了沉默。

  讓潘雲龍和孫星還挺滿意的,回來之後,帳篷裏能喝到甜水,殊不知,柏知她們喝的是甜湯。

  晚上吃飯的時候,潘雲龍和孫星,還不明所以的被多分了兩塊肉,歡樂的和皮皮一樣。

  五個人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彼此的收獲,潘雲龍他們知道今天在爛泥塘發生的事情時,拍桌怒起,還是李亞茹和張易薇忙說,這件事情已經解決了,才把兩個人拽回來的。

  “我明天還會去的,沒事。”柏知的話就很有份量了,潘雲龍和孫星緩了緩情緒,開始說他們關於比賽的想法。

  高熱、降水多以及不適合大機械工作,讓潘雲龍他們想借用稻田農業的相關經驗,最好能引入類似於‘基塘農業’裏,果基魚塘這種概念,解決多水患,先把水控製住,再讓土固定下來,否則突然失去植被的土壤,流失情況會更嚴重的。

  李亞茹和張易薇也挺認同這種思路的,也在提出建議,彼此完善,然後,柏知在旁邊當一隻海豹就行。

  鼓掌。

  潘雲龍和孫星明天還要去和當地人交涉一下,最好能雇傭一些幫手,柏知當個小海豹也挺好的,起碼她在,李亞茹和張易薇的安全能保證,他們的後方很穩,而且,柏知這個社交技能點亮閃閃的家夥,總能帶來些驚喜。

  就像剛才,星期六小隊願意和她們分享一些,有關爛泥塘的一些信息,對他們的幫助很大。

  晚上等隊友都睡了,柏知開始坐在爐子邊煮湯,把李亞茹和張易薇的動作完整的複製下來,梭梭看著一大鍋的甜湯,扭頭看著柏知,這麽多?

  “咳,比較多,但是可以分著喝。”沒辦法,李亞茹和張易薇做的時候,就是按照十人份煮的,她本想相應的縮減一下分量,但是,誰知道十人份的煮湯時間,以及火候大小,是不是適用於兩人份的,柏知就幹脆也煮了十人份的。

  梭梭白天都在睡覺,喝了甜湯之後就有點想在附近轉轉,柏知也是一肚子甜湯,就陪梭梭在附近走走。

  她沒有去靠近其他隊伍帳篷的地方,在參賽者和駐紮隊伍之間的位置,任由梭梭和團影子一樣的跳來跳去。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