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32節

第四十三章

  柏知看起來就是個身形纖細的少年, 沒有潘雲龍他們的大塊頭,也沒有李亞茹他們那麽嬌小, 根據其他隊伍對聯邦隊往年的經驗, 兩個高大的男生應該擅長實踐方麵,兩個嬌小的女生應該擅長理論方麵, 至於陶柏知, 要麽就是隊伍裏最強的,要麽就是最弱的。

  信任團隊, 專注劃水的陶柏知,任憑其他人打量自己, 和身邊忙碌交談或翻看資料的隊友都不是一個畫風的, 清閑的東張西望, 有時候還會大方坦然的回望過去,看著一點都沒有隊伍中最強者應該有的傲氣。

  所以,應該是最弱的吧?!

  沒有再給這些參賽者互相打量的時間, 賽組委的工作人員很快就把團體賽的賽製公布出來。

  近些年來,這種綜合類的比賽很關注社會問題, 注重理論和實踐的結合,選拔賽的時候,老師們就告訴過柏知他們, 幾年前的比賽中,奪冠的小組關於抗震建築的組合理念,已經被申請保護,多國開始研究使用。

  而這一次的比賽內容, 也是很具有現實意義的,有關農業發展程度較低,零工業基礎地區的發展問題。

  這個大標題,經常在聯合國的多國討論議題中出現,貧窮依然是困擾全球很多地區的問題,賽方並不要求這七支隊伍拿出一個完美的方案,他們考察的是參賽者的理論構想和實踐操作。

  積分製,每個小團隊從交出他們的方案開始,到具體的執行,再到比賽結束時的驗收程度,全部都處在賽方評分組的審核範圍內,最後,總得分第一的,可以拿到第一名。

  也就是說,這些文縐縐的賽製,翻譯成最直白的話就是,昨天晚上住的豪華酒店不能繼續住了,參賽者全部要被帶去陌生的地方,在十天之內,想辦法改善當地的發展狀況。

  不用想,都知道賽方肯定精挑細選了一個窮、偏、苦的地方,讓他們來實踐。

  明明上一次的比賽,還是在正規工廠內,對流水線和相關機械化程序進行優化,這一次比賽,就直接把人送去‘窮大荒’了。

  七架直升機已經在樓頂的停機坪等待參賽者,快節奏的安排讓不少參賽者都有些不滿,但是,應變的心理準備都還是有的,比賽時間緊迫,五人一隊,很快去找到屬於自己的直升機,準備登機離開。

  李亞茹和張易薇也有點苦著臉,兩個女生沒想到這次的賽組委,居然把他們丟去‘窮大荒’改善當地發展,就不能友好的坐在教室裏,比比奧數,下下圍棋嗎?

  潘雲龍和孫星倒沒什麽,他們的集訓內容裏,也包括類似的實踐問題,兩個人精力旺盛,去和他們的領隊老師確認了行李已經裝上飛機,找到屬於他們的直升飛機,就招呼著柏知他們過來。

  七支隊伍,每架直升機上麵都寫著星期的標號,柏知他們對應的是星期五。

  和柏知他們這種有男生有女生的混合式隊伍不同,七支隊伍裏麵,有三支是純男生,一支是純女生,隻有剩下的三支才是混合式,而且,除了柏知他們這隊,其他的兩隊都是隻有一個女生,總體來說,女生比較少。

  直升機準備起飛前,螺旋槳帶起的風吹的人眼睛睜不開,柏知在登上直升機之前,看到了編號星期六的純女生隊伍,動作果敢利落,速度很快,她們的直升機是第一個離開的。

  其他的隊伍反應也很快,柏知沒有再關注其他參賽者,坐在位置上係好安全帶,就要準備起飛了。

  這是柏知第一次坐直升機,當然,平時一般人也沒有什麽機會坐直升機,和飛機完全是兩種概念,但是,一樣的讓柏知心動,甚至駕駛艙離自己近在咫尺,柏知用指尖輕輕的摩挲了一下直升機有些冰冷的內壁,在心底默默的給購物清單加上一個,直升機。

  買!

  大型寬體飛機都已經擺在購物清單上了,再加個直升機也沒有什麽問題。

  直升機內的位置有限,風聲和螺旋槳的聲音讓人耳邊嗡嗡作響,李亞茹和張易薇抿住嘴角,板正的坐直壓住略微的不適感,潘雲龍和孫星也在閉目養神,為等會兒麵對的新情況蓄力。

  隻有柏知,盯著駕駛艙裏的飛行員動作,默默把他的操作方法記下來,有的按鈕柏知沒有見過也不知道上麵的簡寫是什麽意思,但是,先記下來再說。

  七支隊伍到達的地方是圖雅,一個靠近雨林,但是在前幾年被偷伐濫伐,破壞了植被,導致水土流失嚴重,環境退化,原本茂密的綠色,現在就隻有幾棵不足手腕粗的小樹,穿過其中的幾條小河,也都是渾黃色的。

  而圖雅的當地居民,也是環境破壞的受害者,這些深色皮膚的原住民原本是漁獵為生,少部分種植業,生活方式較為原始,但偷伐濫伐的大機器開進來的時候,賴以為生的家園被破壞,他們生活了百年的森林就這麽消失了。

  等到這些事情被曝光,伐木的工廠被罰時,也已經晚了,樹要百年才成林,但毀滅隻需要短短的幾個星期。

  圖雅人就是參賽者需要打交道的對象,他們的積分,也在於如何改善圖雅人的生活條件。

  直升機快要落地的時候,柏知還是能看到遠處的綠色,那是還沒有被破壞的雨林,但距離圖雅人生活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但從殘留的一些木樁來看,能想象到有多少樹木被砍伐帶走,綠色的海洋被迫減退。

  參賽者來的時候,正好遇到圖雅人內部發生爭議,一方是保留著原本的生活習慣,提議內遷到那些還沒有被破壞的雨林裏,另一方是已經和外界有接觸,希望借此機會改變生活方式,從漁獵定居成種植業,提高生活水平,接受教育。

  和賽組委見麵,負責接待參賽者的也是後者。

  七支隊伍穿著不同的衣服,站在直升機前打量著附近的環境,十天之內,他們能在這裏改變多少,決定著他們的積分排名,而被直升機的聲音驚動,不少當地的孩子則躲在一邊,偷偷的看著他們。

  一方極為現代化,穿著合體修身的衣服,神情肅然,另一方極為部落化,沒有上衣帶著誇張的項鏈,圓溜溜的眼睛充滿了好奇。

  柏知他們都在等待賽組委的交涉,多摸了兩把直升機,心情還不錯的柏知,就發現了離她很近,藏在一株灌木後麵的兩個小孩子。

  短而卷的頭發,皮膚曬得很黑,要不是柏知對視線很敏感,都發現不了他們,不過,等柏知看過去,兩個小孩子就跑掉不見了。

  “那裏有什麽嗎?”潘雲龍他們沒有發現灌木叢的異常,看柏知扭頭就問了一句。

  “有兩個當地的小孩子。”柏知簡單的解釋了一句,就沒有再說話,她的視線越過正在交涉的賽組委和幾個當地圖雅人,望向了圖雅人居住的地方。

  搭建沒多久的草屋和木棚,以及站在門邊遠遠的觀望他們的當地人,多是一些年輕人,柏知的視力極好,看得到這些人裏,表情都不太一樣,除了一些對於陌生人帶著不安的,還有幾個明顯帶著排斥感的。

  看來,堅持返回雨林生活的當地人,也有不少。

  柏知他們不住在圖雅的村落裏,直升機離開之後,他們全部住在剛才充當停機坪的空地上,帳篷都是提前備好的。

  雖然白天的溫度很高,但柏知不確定夜裏的溫度,在搭帳篷之前,她和孫星去附近撿了些枯木,兩個人一腳一踩,抱回來一些合適的木材,墊在帳篷下防潮。

  “這麽多木頭?”李亞茹有點驚訝,這種有小碗那麽粗的木頭,有的是沒長成的小樹,有的是大樹上的支幹,偷伐的機器看不上這些,就隨意丟在原地,被太陽暴曬,再被雨水澆淋,這些木材會慢慢的腐爛,當地圖雅人也不需要。

  在腐爛之前,柏知先去撿回來一些他們可以用的,剛才梭梭在口袋裏扭了扭,柏知還拿回來一截小樹枝,不知道是什麽品種,但聞起來味道不錯,梭梭很喜歡。

  柏知猜測,應該是能驅蚊的。

  搭帳篷整理生活物資,等柏知和潘雲龍孫星把屬於隊伍的大帳篷,於是裏麵分別的五個小帳篷搭好,李亞茹和張易薇把一些桌子和折疊椅都弄好了,還不知道從哪裏弄出來一個小爐子,去問當地人找到打水的地方,現在正在過濾消毒。

  “這些是可以洗手的,你們先休息一會兒。”別的隊伍怎麽樣柏知不知道,反正李亞茹和張易薇在處理生活小細節方麵,簡直堪稱完美,三個人排排坐在小板凳上,幫李亞茹和張易薇看著小爐子裏的火,沒過多久,就能吃飯了。

  有點辣的湯底煮了牛肉卷和火腿,還有青菜和豆腐,兩個女生盛出來一小碗,自己配麵包片吃之後,剩下的就用湯底煮麵,給忙著搭帳篷找木頭,很耗費體力的柏知他們分。

  太陽開始下降,七支隊伍中間的空地也升起了篝火,柏知他們的大帳篷裏也有點著火的爐子,三個人圍在一起吃麵,帶著肉香和辣味的湯底,是這種有點涼的夜裏,最佳的撫慰品。

  柏知看李亞茹和張易薇就隻吃一小碗,去自己背包裏摸出幾個大番茄,一人分了一個。

  “等等,我們也備了糧食。”潘雲龍和孫星舉手,跑去拿過來一些吃的,看來五個人都很有默契,來之前,都提前購物一番。

  要不然,圖雅怎麽可能會有牛肉卷,火腿和豆腐這種東西。

  辣味,是一種很有侵略性的味道,尤其是柏知他們的這個湯底,還是用肉和豆腐勾出來的,讓旁邊幾個隊伍都有些忍不了,忙完手裏的事情就趕緊準備吃的。

  李亞茹和張易薇的飯量很小,再加上今天奔波了一天沒有什麽胃口,幾個麵包片和一小碗湯就吃飽了,柏知從潘雲龍和孫星那裏找到兩個能量棒,給她們,“晚上還是多吃點,第一天住在這裏,容易凍著。”

  拿甜過頭的能量棒當零食慢慢吃,李亞茹和張易薇很快就去休息了,潘雲龍和孫星整理好東西,和柏知聊了一會兒也去休息,柏知坐在火爐旁,拿出旁邊的小鍋,煮點東西,梭梭伸了個懶腰從口袋裏爬出來,蹲坐在柏知的膝頭,藍色的眼睛盯著自己的晚飯。

  柏知,是沒有做過飯的。

  這個,不是她會不會的問題,而是,身邊高手太多,她根本就沒有實踐的機會。

  作為新手,柏知最擅長照葫蘆畫瓢,她從口袋裏摸出一張紙,上麵是淩婭和兩個姐姐給她電話講述的菜譜。

  具體到,鍋大概熱到多少度的時候,倒入幾毫升的油,然後幾分幾秒之後,再加入多少克的什麽食材,不同的食材應該切成長寬高多少的形狀。

  和數學應用題一樣。

  淩婭她們也知道,和柏知說鹽少許、油熱這種很憑感覺的詞語,根本是不可能的,柏知是沒有這方麵直覺的。

  她們接到柏知的電話,說想學兩道菜給梭梭加個餐,以及免得餓到自己,就一個人做飯,一個人具體量數據,一個人記錄,才把這樣的菜譜說給柏知的。

  最了解柏知的人,果然還是淩婭和姐姐們,等梭梭聞到小鍋裏“複製出來”的香味,有點疑惑的四處看看,可能就是在找淩婭她們。

  一模一樣的飯香味,隻在家裏出現過,那淩婭她們也來了嗎?

  小鍋端下來吹涼,柏知讓梭梭吃晚飯,順便再偶爾偷吃兩口,然後,被小黑貓用爪子擋住,才收回自己的筷子,“好好好,你吃你吃。”

  賽組委不可能就這麽把參賽者丟到圖雅,帳篷的外圍是有一支部隊駐紮,作為守護的,柏知把火用木頭壓住,免得沒有人注意的時候,火星燒到其他的東西,就回帳篷裏休息了。

  圖雅的夜晚,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樣,這周邊是有野生動物的,晚上漆黑一片的時候,就是這些動物捕食進餐,以及嚎叫的時候。

  柏知也說不清這是狼還是獅子,但看著精神抖擻的梭梭,也想張嘴嚎,立刻把小黑貓拿外套卷住,“梭梭,我喊你大佬,咱不嚎行不行?”

  現在這種和手掌差不多長的小身板,送給那些野生肉食動物塞牙縫都不夠,柏知把小黑貓抱好,免得這個家夥一時激動,就跑出去了。

  小黑貓掙紮,被柏知鎮壓,隻能團起來睡覺。

  它不怕外麵那些吼叫的動物。

  帳篷裏很黑,沒有燈光,但柏知不用看梭梭的眼神,都知道這個動作是什麽意思,然後一本正經的對梭梭說,“你看我這麽可愛,這麽弱小,多害怕,所以你不要往外跑,免得那些動物咬我。”

  這麽一說,也挺有道理的。

  梭梭被柏知誆了一次,團起來睡覺的時候也沒有完全睡著,頗有守護精神的在柏知身邊,有什麽異動就會警惕起來。

  然後,柏知在旁邊睡得四仰八叉。

  大清早,神清氣爽的柏知把守了一整夜的梭梭裝在口袋裏,去附近轉轉,遠處駐紮的部隊早就起了,柏知還聞到了飯香,這些部隊隻為參賽者的安全負責,除了發生生命威脅或是和當地人衝突,否則參賽者做什麽,他們都不會搭理。

  於是,柏知試著過去,分走了一個軍用罐頭,兩個站崗的兵抖了抖眉毛,沒動。

  然後,拿走一個肉罐頭不過癮,柏知看著帳篷縫隙裏擺著的軍需品,又摸走了一個軍用罐頭。

  兩個站崗的兵在心裏默念,如果敢摸第三個肉罐頭,他們就把柏知扔出去。

  柏知的小雷達一亮,收回自己伸向第三個肉罐頭的邪惡之手,抱著兩個肉罐頭美滋滋的回去加餐。

  軍用罐頭一向都是高質高熱量,而且,很難打開,柏知摸了一把刀出來,反挑勾開罐頭,然後倒到小鍋裏麵,等李亞茹他們都起來,就是一頓豐盛的早飯。

  新的一天開始,就意味著參賽者的準備時間到此結束,正式的十天比賽也開始了。

  評分組的老師從每個隊伍的帳篷前經過,柏知他們正在吃飯,猜測昨天搭建的帳篷,是不是也算在積分評比裏麵,但這些老師身邊都跟著有持械的兵,參賽者也不敢貿然打擾,隻能去想辦法開始自己的比賽。

  被破壞的雨林,生活方式驟然改變的當地居民,這是很多熱帶國家遇到的發展問題,編號星期一的隊伍就是來自熱帶國家,對這種問題還頗有心得,一大早就離開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裏。

  柏知沒有愧對劃水擔當的名號,潘雲龍和孫星去找當地人交涉,她就跟著李亞茹和張易薇,兩個女生對昨天發現的一些爛泥塘比較感興趣,今天想去看看。

  到了地方,全是女生的星期六小隊已經到了,五個女生把辮子收進帽子裏,麵對爛泥塘的味道和飛舞的蠅蟲沒有半點異色,看來,她們對這個爛泥塘也很感興趣。

  淤泥,充滿著腐殖質的淤泥,一向都是種植業很青睞的肥料,有改善土壤品質的妙用,這個爛泥塘麵積不小,星期六小隊看到柏知她們過來,有點戒備,但沒有出聲,李亞茹她們就在爛泥塘的另一邊,去采樣找找自己想要的東西。

  柏知在後麵就和來郊遊的一樣,她負責幫李亞茹和張易薇提東西,幾個人圍在爛泥塘旁邊沒有多久,就有幾個當地的成年男人過來了,不知道他們是路過還是如何,看到身形倩麗的星期六小隊,這幾個男人的聲音就突然嘈雜了起來。

  參賽者都不超過十四歲,正是少女最美好的年紀,但也代表著,很脆弱。

  星期六小隊整體偏移了一些,不想和這幾個本地男人打交道,但是,躲不代表躲得過,幾個說著聽不懂語言的成年男人靠近,讓這幾個女孩子有些不適應。

  不知道是善意還是惡意,但在這裏陌生的環境,她們很不適應。

  “你們幾個,過來。”柏知撿起旁邊一個石頭,丟到爛泥塘裏,然後招招手,讓星期六小隊都過來。

  五個女生被幾個成年男人逼的不斷後退,聽柏知喊她們,立刻都跑了過來。

  然後,柏知從手裏抱得一堆東西裏麵,拿出了兩個像是棒球棍,又像是狼牙棒的東西,笑的很燦爛。

  “來,介紹一下我的寵物,小一,和小二。”然後,以很不符合外形的力氣,反手轉了兩下這兩個長棍。

  幾個男人有點猶豫,看著柏知擋在前麵的樣子,暫時退開,然後,柏知冷下臉,讓李亞茹和張易薇先和這五個女生呆在一起,她去找點東西。

  這個時候,星期六小隊的女生和李亞茹她們,都意識到事情有點不對勁,她們想去喊駐紮在旁邊的部隊,但是,爛泥塘被類似蘆葦叢的植物包圍,還很偏,她們的求救不一定能被聽到。

  而柏知這個時候離開,讓幾個女生有些不安,靠在一起,很戒備的看著周圍,還握緊了身邊能找到的樹枝或是石頭當武器。

  枯黃茂密的植物裏,悉悉索索的冒出了兩個男人,正是剛才離開的那幾個成年男人,他們是假裝離開的,雖然語言不通,但是對方不懷好意的眼神,讓幾個女生又害怕又緊張,攥緊手裏的東西,想幾個人背靠背的圍在一起,離開這裏。

  但是,身後,也有人圍過來了,她們被包圍了。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特殊占有 他在看著你 卻綠 你笑起來很甜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