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31節

  抱著梭梭,柏知覺得,如果媽媽和姐姐們實在太生氣,自己替梭梭挨打也可以。

  這絕對是最高境界的感情。

  不過,繼梭梭能聽懂他們說話,啃兩口金鏈子之後,這又出現的能控製身體大小,讓柏知摸著梭梭的尾巴尖,肯定著一件事情,那就是不能再讓其他人知道梭梭的存在了,小黑貓一直團在她身邊就夠了,尤其是這次比賽中,不能讓任何人發現梭梭。

  人類會掩飾,小黑貓卻不會,在沒有遇到柏知之前,梭梭是生活在山裏,避開人群的,但現在,梭梭要是被發現了些什麽,是不能像以前那樣,躲起來就好。

  正睡得肚皮微微起伏的梭梭,不知道柏知在為它愁什麽,反正找到柏知,梭梭就放鬆下來,睡得誰也吵不醒。

  等飛機落地,和柏知預想的一樣,淩婭她們的電話立刻就打了過來,對麵很著急,說在家裏找不到梭梭,秦阿姨家皮皮那裏也沒有見過梭梭。

  柏知他們還在等托運的行李,走到一邊安靜的地方解釋了一下,讓媽媽和姐姐們放心,梭梭藏到她的背包裏,也被帶過來了。

  知道梭梭在柏知身邊,淩婭和陶岸陶汀就鬆了口氣,當時柏知逃學遇到綁架,膽子賊大的爬上車第一天夜不歸宿,再見到媽媽姐姐們的時候,在警察局裏,淩婭她們可是差點把柏知的屁股打開花。

  但現在,曆史重現,梭梭跟著柏知直接出國,淩婭和陶岸陶汀卻沒有責備,感性的三個人反而覺得梭梭特別聰明,特別厲害,也顧不上問柏知坐飛機這麽長時間累不累,國外冷不冷,就叮囑起來,平時記得讓梭梭喝點水,在外麵人生地不熟的,就不要讓梭梭走路了,能裝在口袋裏或書包裏就裝起來,照顧好梭梭別讓它在外麵嚇著了。

  柏知穿在外套裏麵的衛衣,肚子的地方是個大口袋,左右手都能同時塞進去的那種,現在梭梭就躺在大口袋裏麵,柏知一隻手拿著手機,另一隻手放進大口袋裏,聽到媽媽和姐姐的話時,有一句喵喵喵,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喵喵喵,這個差別待遇也太大了吧!

  梭梭高冷是真的,黏柏知也是真的,放在柏知身上的調皮搗蛋,放在梭梭身上就隻剩下可愛和讓人心疼了,這兩天在家裏沒少掀翻掃地機器人的梭梭,偷偷的跟著柏知走,也不是什麽太讓人驚訝的事情。

  淩婭和陶岸陶汀反而覺得,這是一隻很好的貓,簡直不能再好了~

  柏知:“……”

  等柏知走回隊伍裏,李亞茹他們也都和父母報過平安,看著柏知略帶複雜的表情,有點好奇,“怎麽了?”

  “沒事,就是剛睡醒,還有點心碎。”柏知他們都是在飛機上睡醒了一覺的,但是,這個心碎是什麽鬼?

  潘雲龍和孫星支著耳朵偷聽,還沒有接話就看到李亞茹和張易薇問柏知,是不是睡醒之後有點頭疼?所以不舒服?

  等等,這有點心碎明顯就是開玩笑的,為什麽被柏知說出來,就和真的一樣?

  陶柏知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功力,又明顯見漲啊!

  原本還想向柏知學兩招,以後追女孩子的潘雲龍和孫星,想要掀桌,教練,這道題超綱犯規啊!

  和柏知戲稱,梭梭的本體是樹袋熊一樣,等柏知他們拿好行李坐上車,笑笑鬧鬧到達賽方安排的酒店,口袋裏的梭梭都沒有醒,倒是換了幾個姿勢,接著睡。

  柏知他們五個參賽者都是單人單間,環境很不錯,陽台打開能看到樓下的花園和遊泳池,他們到的時候已經下午了,比賽是第二天早上開始,領隊老師就不再打擾他們,讓每個人回房間好好休息。

  隻是,不能隨便離開酒店,要出去必須和領隊老師們說一聲。

  這裏不比國內,幾個半大的孩子出去,人生地不熟總不放心。

  “你們實在覺得無聊,就上網,在酒店裏爬樓梯都行,但不能隨便出去,對了,記得去看昨天的新聞聯播,你們還露了一下臉。”

  潘雲龍和孫星準備去酒店的健身房看看,問柏知要不要一起去,柏知拒絕了,口袋裏的梭梭睡到現在,還沒有吃東西,她要回房間看看梭梭。

  如果不是有事情,梭梭基本上都不發出聲音的,在口袋裏呆到現在都沒有被發現,等柏知回到房間,把口袋裏的梭梭捧出來放在枕頭上,她提前鋪了自己的外套,免得讓梭梭不習慣陌生的地方。

  小黑貓裹在外套裏睡覺,柏知開始訂餐,讓服務生送到房間裏,賽方還是很大方的,酒店的規格很高,穿著製服的服務生很快就推著餐車過來了。

  除了她訂的餐以外,還有四套餐具,把三套餐具和餐車還給服務生,柏知轉身就發現,梭梭睡醒了,蹲坐在她的外套上,四處打量著房間。

  “梭梭你醒了?”柏知把飯菜擺在桌子上,然後帶梭梭去洗洗爪子,然後,舉起梭梭的一隻前爪,衝著鏡子搖了搖,“好,今天以後,你就不是一般的小黑貓了,你可是出國吃西餐的小黑貓。”

  繼上物理課,學英語之後,梭梭再次達成出國成就,以後,也是有學識有閱曆的貓了。

  梭梭這麽十幾個小時,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中途就吃了幾個水煮蛋,被柏知放到桌子上的時候,已經餓成貓紙了。

  柏知對菜單上的很多名字都是一知半解,剛才領隊老師給他們推薦了幾款食物,她都點了,然後本著‘肉多,醬少,配料簡單’的原則,再點了一些。

  和淩婭以及陶岸陶汀的手藝,差距還是不小的,而且,醬汁的口味也不太能吃得慣,但柏知和梭梭都不是特別挑剔,喜歡的就吃掉,不喜歡的就涮涮水,或是用叉子刮掉醬汁再吃掉。

  大南齊還給她打了個電話,這兩年南齊大部分都在國外,很少見柏知,但電話倒是經常打。

  “柏知,你出國居然不告訴我?!”而且,南齊是翻自己的粉絲評論,看到有粉絲問她,新聞聯播上麵那個陶柏知是不是就是柏知。

  因為畫麵太短暫,而且還有點糊,粉絲們有點拿不準,那個身形有點纖細,半長的頭發隨便紮著,笑起來有點壞的少年,是不是柏知。

  這和當初的光頭小和尚,相距太大了,氣質都變了。

  南齊順著粉絲給的鏈接,點到新聞聯播的截圖裏麵,一眼就認出來這是柏知。

  去參加這麽厲害的比賽,而且到的地方離他也挺近的,南齊就嗷嗷叫打電話過來了。

  說好的做彼此的小可愛呢?他現在居然要依靠新聞聯播,才知道柏知的動態,傷心。

  柏知不知道大南齊這兩年演技有沒有見漲,但戲是多了不少,她比賽期間也不能自由活動,就算離大南齊挺近的,也見不到麵,而且,她也沒有想到,新聞上麵一閃而過的畫麵,居然能被粉絲找到。

  大南齊聽到這個解釋,沉默了兩秒,突然有點心疼喜歡柏知的粉絲,有一天,很久沒有露臉的愛豆,在新聞聯播裏冒了個泡,而且,還是代表聯邦參加國際性比賽的那種,優秀的粉絲都恍恍惚惚,不知道這是不是她們家的愛豆。

  有對比才有美好,這麽一想,南齊就不紮心了,給柏知加油,還問她到時候比賽讓不讓進觀眾,他去給她應援。

  柏知看了看表,然後在心裏倒計時,三,二,一,果然,南齊那邊換人了,林哥把南齊拎走,和柏知說了一會兒,就抓南齊繼續去工作了。

  想到大南齊說,喜歡自己的粉絲太久沒看到她,發現新聞截圖都不知道該不該認自家愛豆,也覺得自己應該適當露露臉,免得時間太長,粉絲們都在坑底淚汪汪的等她的動態。

  柏知很少玩手機,點開社交軟件想注冊一個賬號,發現和自己相關的名字,都被注冊了。

  連‘知柏陶’都被占了。

  最後,柏知注冊了一個‘木白矢口’,關注了一下大南齊和林哥,然後發現自己的粉絲數一直沒變化,覺得自己要耐心的多等等,就關掉手機繼續吃飯了。

  一人一貓吃飽飯,把餐盤端給服務生收走,柏知攤平在床上之前,被梭梭鬧騰的不行,隻能任勞任怨的爬起來,去給梭大爺調水溫。

  前幾天掀翻掃地機器人鬧脾氣搗蛋,到昨天偷爬進背包裏藏起來,再到今天飛機終於落地,來到陌生的地方,愛幹淨的梭梭要洗澡。

  把洗漱池打掃一遍,裝滿溫水加點自己的沐浴液進去,梭梭就露出個腦袋,巴在池邊舒服的泡著澡,柏知一隻手放進去讓縮小之後的梭梭踩著,免得淹水,另一隻手在給梭梭攪和泡泡。

  都是在家裏,淩婭和陶岸陶汀給梭梭養成的習慣,知道小黑貓不是普通貓之後,她們每次都會給梭梭弄個帶泡泡和小鴨子的洗澡盆當浴缸。

  現在小鴨子沒有帶過來,泡泡水還是需要的。

  對此,柏知隻能想到一個標題——震驚,昔日大佬,居然變成如今的攪泡泡工,到底是幫派的沒落,還是人性的呼喚?

  和梭梭比起來,柏知就洗了一個戰鬥澡,把頭發擦幹之後,就用被子卷著梭梭關燈睡覺了,閉上眼睛之後,伸手把梭梭撈到了枕頭上,免得她壓到梭梭。

  和其他剛到酒店聚齊,就在大廳出現,彼此之間暗流湧動的參賽者不同,柏知揣著貓睡得很好,完全就是一貓在手,天下我有的狀態。

  等領隊老師第二天見到柏知,就發現隊伍裏,柏知的精神狀態好的簡直在發光,為首的老師昨天剛到這裏就開始水土不服,折騰到半夜才睡下,這麽一看柏知,羨慕到不行。

  李亞茹他們也被柏知晃了眼,剛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重要比賽開始的前一晚,柏知沒有多想,也不認床,適應力良好,這心態已經不是健康,而是強悍了。

  前去會場的時候,柏知也見到了其他六支來自不同國家的隊伍,不同膚色、不同樣貌,名字還都比較長,領隊老師在旁邊輕聲介紹今年的參賽規模時,柏知還在分辨每支隊伍的差異。

  而李亞茹他們已經在談論,昨天晚上在大廳,彼此交談得來的一些信息,讓柏知聽的一頭霧水,“等一下,你們都認識?”

  “你昨天晚上沒去大廳?”不能離開酒店,比賽在即,李亞茹她們坐在房間裏也呆不住,就戴著參賽證去了大廳,基本上每支隊伍都有人在大廳裏用餐,彼此之間簡單的溝通了一下。

  潘雲龍和孫星也是在健身房遇到了其他隊伍的人,和李亞茹他們差不多,有初步的交流。

  麵對完全陌生和未知的對手,比賽實際上已經提前開始了。

  像柏知這種心大到一點不緊張,早早休息什麽也不想的參賽者,基本上沒幾個。

  “咳咳,昨天睡得有點早。”

  四個人從早上醒來,就有些繃住的情緒,被柏知有點心虛的解釋緩和下來,他們笑了一下,和柏知分享有關其他隊伍參賽者的信息。

  總共來自七個國家的隊伍,三十五位參賽者,除了他們以外,其他六個隊伍,都有一些值得注意的人。

  每支隊伍的領隊老師們,都要去更新信息卡片,核對一些資料,所以每支隊伍都先坐電梯上樓,柏知他們等電梯的時候,就遇到了另一支隊伍。

  柏知在聽其他人講話,所以站在中間,而對麵的隊伍,每個人都算的上冷若冰霜,尤其是中間那個高挑的白金色長發的參賽者,眼神詮釋著兩個字,睥睨。

  李亞茹的聲音停住了,柏知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在這種對峙且安靜的環境下,潘雲龍和孫星也站直了身體,準備擋在李亞茹他們前麵。

  這時,電梯停在一樓,叮一聲,打開了。

  對麵五個人絲毫不讓,柏知和高挑的長發參賽者對視一眼,沒接收到對方的戰意和挑釁,反而有點疑惑,做了一個‘女士優先’的手勢試一試。

  結果,對麵的參賽者臉色一沉,一步跨在柏知麵前,讓柏知看清楚,他是男的。

  男的就男的,幹嘛一言不合就挺胸?

  柏知伸手把他輕鬆擋住,讓李亞茹和張易薇先上電梯,然後拿出自己的參賽證,指了一下性別欄,揮手拜拜,步入了電梯。

  等潘雲龍和孫星進來,這支隊伍也沒有進電梯的意思,除了中間的長發男以外,其他的參賽者有點看好戲的樣子盯著陶柏知,然後,沒等長發男說話,電梯門就關上了,柏知摁了上行。

  不進電梯那就先上去,有什麽好對視的。

  電梯還有,不要著急。

  等上了樓,李亞茹和張易薇想到兩支隊伍剛才對峙的場景,有點擔心的和柏知解釋,這個高挑的長發男就是一個需要注意的參賽者,他來自歐洲一個國家的皇室,高傲的性子和出色的能力一樣有名,實力很強。

  孫星補充了一句,他聽別人說,這個長發小王子還養了一頭熊。

  “真的是熊?”李亞茹和張易薇很驚訝,總覺得這種動物,除了戰鬥民族,應該很少有人會養來當寵物的。

  想想長發小王子,再想想熊,總覺得畫風不符。

  而柏知倒不覺得什麽,她還養貓呢,而且,梭梭現在就揣在她的口袋裏,一伸手就能摸到。

  梭梭能藏到背包裏隨身帶著,熊總不能吧?

  比賽還沒有開始,隻不過是等了個電梯的時間,就已經有一支隊伍對他們有了敵意,這讓李亞茹他們都有點發愁。

  柏知倒是不覺得什麽,剛才在電梯口,對方根本不讓,明顯就是找事情,比眼神和比氣勢,她還沒有怕過誰,而且,最後事情的解決方式也很國際化——先來後到,女士優先。

  長發小王子又不是先來的,也不是女士,憑什麽讓?

  “沒關係的,比賽本來就做不到和對手和睦相處,我們也沒有錯。”柏知倒不擔心,比賽的本質就是有我沒你,競爭關係下,每支隊伍是天然的敵人,有敵意或有善意都改變不了這個基礎立場。

  潘雲龍和孫星立刻拿出小本本,記下來柏知這話,看看,這麽一說,李亞茹和張易薇的表情就緩和很多。

  是啊,本來就是來比賽的,競爭和敵意,他們不怕的。

  等長發小王子隊伍上樓,這種寫滿了‘欠打’二字的隊伍,很快就拉了好幾支其他隊伍的仇恨,柏知邊聽李亞茹他們繼續介紹其他參賽者,邊頗為有趣的盯著場內,各個隊伍之間的摩擦。

  有帶著笑容溝通良好的隊伍,有冷著臉雙手抱臂的隊伍,還有長發小王子那種透著欠打氣息的隊伍,柏知一一掃過去的同時,其他人也在打量著柏知他們這支隊伍。

  從潘雲龍和孫星身上看過去,再打量了一下李亞茹和張易薇,分別預估完對方的實力之後,他們和柏知的視線對視了。

  一邊是暗中觀察,一邊是正大光明,柏知還很友好的揮揮手,“嗨~”

  這個時候,就是誰臉皮薄,誰就尷尬的退走,誰臉皮厚,就理直氣壯的打招呼。

  柏知在臉皮方麵,可是沒有怕的。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特殊占有 他在看著你 卻綠 你笑起來很甜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