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4節

第七章

  想選好房子,就要完成任務,因為規則把主導權交給孩子,所以任務卡是發到柏知手裏的。

  兩行字,還標了拚音,柏知讀給南齊聽,“在這個村子裏,找到線索,完成下列詞句的填空。”

  南齊一聽這任務,就有點頭大,這個在風景區裏的村子,和幾個曆史典故有關,節目組出的詞句也是相關的文言文,沒有句讀,很多字還不認識的那種,更別說,他中學是在國外讀的,文言文是高位截癱。

  “他們都已經去找線索了,我們也跟著去嗎?”本來就是個大男生,南齊和柏知相處的時候,總忘記自己是個掛職‘爸爸’。

  “嗯。”點頭之後,柏知突然覺得這個語氣有點熟悉,試探的問了一下南齊,“你是不是看不懂這個?”

  一點也不顧忌大人的顏麵,南齊猛點頭,“而且,我方向感不好。”

  按理說,身強力壯的小鮮肉,正是能跑能跳的時候,不應該在前兩期墊底,但他方向感太差,別的爸爸跑五十米就完成目標,南齊能帶著攝影師跑個兩千米,然後迷路。

  陶岸和陶汀也是出門就不知道方向的,柏知理解的點點頭,“那你跟著我吧,我來帶路。”

  節目組也沒有給他們村子的地圖,別的組都已經出發一會兒了,隻有柏知和南齊還留在出發點,這時,跟拍導演說了一下,已經有兩個組完成了一半任務,他們要趕緊出發了。

  完蛋了,又要住最差的房子了,南齊表示很絕望,跟著柏知往前走。

  “這個村子的牆,很新還很漂亮啊!”柏知指了指路邊,和南齊分享,村子的建築多是白牆烏瓦,路邊很多像是展板一樣的牆麵,畫著水墨畫或是寫著很多字,按照柏知的識字範圍,能看得出大部分都是‘修身’、‘齊家’這些關於思想道德建設的詞句。

  南齊不明所以,他們是看到了幾堵這樣的牆,但是,上麵要麽畫個看書的胖娃娃,要麽來兩個蓮花一句詩的,和他們要找的詞句有關係嗎?

  柏知想了想,把手裏的線索指引圖一丟,攔住了旁邊的一個村民,問這個叔叔,哪裏是村子裏的文化活動中心。

  “文化活動中心?”南齊是典型的大都市生活經驗,根本不清楚文化活動中心是什麽東西。

  “可以開會,放廣播,舉行一些小活動,還能跳廣場舞,農忙有的還會被借出去曬糧食。”這些是柏知從電視劇裏看的,鄉村劇裏都有這些設定。

  最重要的是,柏知看到了印著畫和字的牆,都有一個‘宣’落款,應該是整個村子開展的宣傳,那文化活動中心一定能找到最多量的宣傳板。

  套用電視劇經驗的柏知還太小,南齊也沒有什麽鄉村常識,隻有旁邊的節目組工作人員臉僵了,這、這應該是巧合吧!

  沒有用他們精心設計的線索引導,反而惦記上了村子裏的文化活動中心,讓設計任務環節的工作組簡直‘汪’的一聲哭出來,搞什麽啊,現在想個點子這麽難,好不容易從村子裏的文化活動展得到靈感,讓爸爸和孩子們熟悉村子的同時,找到各個線索,完成詞句的填寫,還能宣傳一把古詩古詞的教育意義。

  結果,被柏知一鍋端,直接找到老巢去了。

  是的,節目組也不能憑空捏造一些詞,挑的都是文化活動中心的宣傳板上,看起來最拗口,一般來說沒有人能完整背下來,但是又和孝、親之類相關的詞句。

  但是,還能怎麽辦,總不能攔住柏知他們,不讓走吧!

  這的確是節目組的疏忽,隻不過,他們也沒有想到,怎麽會有人放棄線索引導,釜底抽薪的找到活動中心,而且,其他爸爸和孩子們,根本都不知道村子裏還有個活動中心負責文化宣傳這件事情的,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怎麽這麽懂?

  小陳哥被幾個人幽幽的盯了一眼,騙子,你還說柏知是個地地道道的城市孩子,怎麽可能?

  南齊一開始還沒有懂柏知的意思,等到了地方,一看到各個宣傳板,立刻跑過去拿著紙筆開始抄,認不得沒關係,看不懂也沒關係,找準一樣的字,畫畫一樣抄下來。

  但是,柏知往南齊那裏看了一下,眼睛瞪的溜圓,好家夥,這字醜的,她都沒看出來是字。

  問旁邊的工作人員要了紙筆,她也跟著抄一遍,免得南齊那份識別不出來。

  等五組家庭都回到出發點,名次就出來了,南齊看了一下柏知抄的字,默默的把他手裏的紙筆藏到了口袋裏,然後,兩個人拿到了第二。

  “第二名?我們可以選第二好的房子?”南齊一臉不可思議,看了看節目組,又看了看四周,得到周圍四個爸爸友善的肯定之後,高興的想在原地轉圈,看著柏知,就想把人抱起來轉。

  南齊一米八五,算上臂長,把柏知舉到兩米高多的位置,飛了好一陣才想起來,等等,這是個‘女兒’,不能和個皮小子一樣的隨便舉著玩。

  “柏、柏知啊,沒嚇著吧?”有點高興過頭的南齊立刻乖巧認錯,一邊給柏知扯平衣服褶皺,一邊觀察小姑娘有沒有生氣,隨便被唰的舉兩米高,剛認識沒多久的小孩子,會翻臉哭的吧!

  “再來一次?”開玩笑,這點高度能嚇著她?陶柏知一下子又軟又甜,蹦蹦跳跳的跟著南齊往新家走,還一直攛掇著再來一次。

  一個傻白高力氣足,一個萌小壞飛高高,兩個人配合得當,讓身後的攝影師和抽風了一樣,一會兒抬高拍陶柏知,一會兒拉低拍南齊,身邊的跟拍導演也捏把汗,生怕南齊一失手,把柏知摔下來。

  但小熊孩子帶著大熊孩子玩的開心,午休之前柏知還看到了南齊帶的蛋白粉,主動當南齊的健身器材,一會兒被拎著舉,一會兒坐在南齊的背上當負重,相處的很愉快。

  可是,樂極生悲是有道理的,南齊剛立起自己的‘健身達人’形象,午休之後,就因為手臂肌肉拉傷,手臂控製不住的哆哆嗦嗦,成了半殘廢。

  家的重擔,果然都要交給她了呢。

第八章

  南齊的健身用品是經紀人讓帶過來的,很快要開演唱會了,公司需要南齊的體力跟上。

  但是,手臂肌肉拉傷?

  經紀人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讓工作人員拿著藥油過來,邊用力揉搓邊嘲諷,“厲害啊,強壯啊,下次是不是要飛上天啊?”太丟人了,柏知一個小孩子才多重,舉一會兒就肌肉拉傷,回去就鍛煉量翻倍。

  南齊忍住哀嚎,感覺手臂都不是自己的了,淚唧唧的咬衣角。

  好在藥油很管用,南齊的恢複能力也不錯,他休息幾個小時也不耽誤拍攝,就是下午的任務,隻能讓柏知自己來了。

  南齊想著,剛才柏知和兩個雙胞胎相處的挺好的,下意識認為這也是個貼心好相處的小棉襖,很放心的讓柏知去闖蕩了。

  節目組雖然說是把主導權交給了孩子們,但實際上,爸爸們都是一群老奸巨猾的,根據南齊的觀察,前兩期節目,爸爸們經常把自己的任務坑給自家孩子,打著培養責任心的旗號,讓孩子們去操心,爸爸們負責在後麵當啦啦隊就行。

  坑孩子,坑的不著痕跡。

  於是,南齊想象中,又軟又甜的柏知,拉著小夥伴的手,努力的代替自己完成了任務,為她手臂暫時要休息一下午的實習爸爸,帶來了豐富的任務獎勵,他躺在竹椅上負責感動的熱淚盈眶就行,然後,今天就能愉快的結束了。

  事實證明,南齊不是想的太好了,他是想的太美了。

  夕陽西下,基本上沒怎麽離開家裏,恢複手臂的南齊坐在門口東張西望,等著任務完成的柏知回家,隻不過,工作人員幹嘛看著他笑啊?

  門口也找不到鏡子,南齊懶得抬手臂,就湊到攝像機前麵,利用反光麵照了照自己的臉,嗯,完美,是看到就要笑的帥氣。

  和南齊預想的差不多,柏知果然擔起了家庭的重擔,拖著一個小玩具桶回來了,就那種孩子在沙灘堆沙子用的小桶,滿滿的,全是食材,還有張紙,上麵寫著大大的三個字,‘第一名’。

  也顧不上手臂了,南齊趴在小桶旁邊看,“肉,菜,水果還有兩盒奶。柏知,這都是你的任務獎勵?”

  “嗯,不是我的,是我們噠~”柏知遲疑了一秒之後,才給的答案。

  但是,之前節目都是鹽水涮菜的南齊,簡直受寵若驚,圍著柏知打轉,“太厲害了,我們有這麽多食材?”

  柏知伸手拍了拍南齊的膝蓋,讓他平靜一下。

  嘻嘻嘻的南齊坐在一邊的小木凳上,一邊抱著塑料小桶一邊問柏知,下午的比賽經曆,他後悔了,早知道柏知得第一,別說手臂拉傷了,就是手斷了,也要去見證柏知為他們爭取的勝利。

  柏知的表達能力很好,繪聲繪色的給南齊講述了一下,她下午爬樹翻牆,摸魚踩泥巴的活泛勁兒,然後看著南齊的經紀人過來,咻的跑過去藏在了對方的腿後麵,探出個腦袋來,坦白,“但是,這和任務獎勵沒有什麽關係。”

  “啊?”南齊沒聽明白,然後看著工作人員忍著笑,為他遞過來今天下午真正的任務卡。

  尋找樹下和牆底的小白菇,在泥巴地裏挖蓮藕。

  所以,爬樹翻牆,摸魚踩泥巴和任務完全沒有關係。

  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南齊僵硬的問柏知,“那,那這個小桶裏的東西,是哪裏來的?”

  “嗯,我和其他的爸爸交換的。”柏知一臉乖巧,“晚上磨麵的任務,歸你,晚上做飯的任務,歸……你。”

  “啊!表哥你放開,讓我抓住這個小混蛋!”南齊張牙舞爪的撲過去,被經紀人攔腰截住,並用眼神示意,柏知快點躲起來。

  下午的任務挺辛苦的,柏知摘了朵蘑菇就累了,把籃子倒扣在頭上當帽子,一會兒去爬個樹,一會兒去幫別的孩子找找蘑菇,其他爸爸看著小不點一個跑來跑去,挺可愛的,也不強求讓她摘蘑菇。

  到泥巴地裏找蓮藕,也是小孩子不願意下去,嫌髒,結果柏知挽起褲腿就跳下去蹦躂了,還摸到一隻泥鰍,歡脫的跑著追,追追追,讓其他孩子也好奇的踩進來,一起摸魚。

  玩著玩著,就徹底忘記任務了,等太陽快下山的時候,拎著隻有一朵蘑菇和一條泥鰍的小籃子,柏知站在一堆蘑菇和一堆蓮藕之中,也是有點懵的。

  其他爸爸擔心年紀最小的柏知,拎著空籃子哭,畢竟別的孩子都有爸爸陪著,也有蘑菇和蓮藕,隻有她沒有南齊也沒有蘑菇和蓮藕,他們都已經做好分點食材過去,安慰柏知的準備了。

  結果,柏知看了看遠處放的任務獎勵,又看看旁邊屬於別家的蘑菇和蓮藕,聽了一會兒今天晚上的任務,就跑去和其他爸爸做交換了。

  拿南齊的勞動力,交換任務獎勵和蘑菇蓮藕,換滿了一個小桶之後,把一邊掉在地上的‘第一名’撿起來,還邀請其他家晚上去他家吃飯。

  雙胞胎的爸爸特別喜歡柏知,覺得小姑娘簡直和小精靈一樣,就逗她,“柏知拿第一名的牌子做什麽?”

  “這是鼓勵南齊爸爸磨麵的。”看來,柏知也知道自己坑了一把南齊,準備給他帶回去一個精神文明獎。

  免得南齊太崩潰。

  隻不過,好像作用不太大。

  南齊的手臂也好了,整個人也精神了,欲哭無淚的問柏知,“什麽愁什麽怨,為什麽要彼此傷害?”他本來,是準備學著其他爸爸,坑一把柏知的。

  “生活再艱難,也要記得微笑哦。”柏知想了一句淩婭常常寫在稿子裏的話,強行給南齊灌了一碗雞湯。

  南齊汪的一聲哭出來,心痛的抱緊了塑料小桶。

  還能不能好了?

第九章

  參加節目的爸爸們,都很有特色,有的比較凶,吼一聲孩子觀眾能哆嗦一下;有的比較甜,溫柔的把小孩子用愛包裹;還有的就是忙工作,孩子教給家裏的老人或是老婆帶,基本上親子之間都沒什麽互動的,彼此很陌生。

  而通過節目的拍攝,屬於血緣的那種親近和愛,就會被慢慢激發出來,改變的同時,也帶給觀眾們思考,這是節目真正打動人的地方。

  所以,像南齊這種實習爸爸,做不好就會顯得很尷尬,他要努力和小朋友相處好,體現一下成年人和兒童相處的美好,才算是完成目標。

  嗯,前兩期,南齊是朝著這個方向努力的。

  但是,第三期,南齊就端不穩這個目標了,被柏知一搗亂,就像是拿錯劇本走錯片場,控製不住的忘掉什麽友愛和諧,變成‘互坑戲精組’。

  磨麵任務和做飯的勞動量實在太大,南齊是在其他爸爸的幫助下,才哆嗦著手臂完成任務的,想想下午躺在家裏暢想的自己,南齊都覺得臉痛。

  看看在旁邊的小床上,被工作人員洗白白,已經睡著的柏知,再看看自己汗濕的上衣,軟成麵條的四肢,南齊拿毛巾擦了擦臉,就爬上了自己的小床,並生無可戀的發誓,明早,明早打死他,他都不會早起的!

  這哪裏是參加節目,這明明就是勞動改造。

  所以,第二天很早醒來,自己穿衣服洗漱,還去院子裏玩了一會兒的柏知,半天都沒有等到南齊起床,咦,再不去領早飯,就沒有了。

  “早上好,起床啦!”今天又是元氣滿滿的一天呢,昨天晚上吃飽喝足,和小夥伴瘋玩,還被工作人員帶去洗了個熱水澡才睡下的,柏知休息的很好。

  南齊在柏知進來的時候,就已經醒了,現在卻戲很多的裝出一副‘剛被推醒’的模樣,然後掙紮著起身,半途失敗,頹然摔回去,啞著嗓子,聲音顫抖,“柏——知——”

  完全呆住,柏知巴猶豫了半天,學著淩婭平時的樣子,在床邊伸出小爪子探南齊的額頭,然後嚇一跳縮回手,“好熱,你發燒了?”

  如果讓經紀人看到了,他肯定會很欣慰,南齊現在也是有演技的人了,隻見他用萬分不舍,卻又無力病弱的模樣,安慰著柏知,還一個勁的指責自己,說他今天不能陪柏知去領早飯了。

  “啊?可是任務卡上麵說,是爸爸們去比賽領早餐。”柏知十分感動,然後很冷靜的想起了任務卡的內容。

  南齊擋住翹起的嘴角,繼續引導,什麽柏知很有擔當,什麽柏知一看就是有責任心的孩子,什麽柏知最善良了,把柏知哄得笑眯眯,問他,“那我昨天做的是不是很棒?”

  好想吐口血,但是,南齊為了今天的早飯,忍。

  “是的啊,柏知昨天做的特別好,特別照顧我。”可以說,南齊努力戳亮了他所有的演技技能點了。

  “那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參加比賽領早餐。”柏知轉身去旁邊的小床,把自己蓋得農家紅花綠底的厚棉被,仔仔細細的加蓋在了南齊的身上,還拿了個水杯過來,壓住了杯子邊,大概是擔心南齊蹬被子吧。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屠龍狗砸,點擊就送 溫水煮甜椒 男主總是在裝逼 情敵都在等我分手 17 Again 他那麽撩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