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30節

  多是一些常備藥、紙巾和平時用的東西,淩婭還把柏知最喜歡的一個床單也裝進去了,讓柏知到時候可以用,兩個姐姐也把柏知要去的地方,近期溫度查了一下,濕冷多雨,讓柏知多帶幾件厚外套和毛衣過去。

  之前去集訓的時候,柏知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回家住,但是,淩婭和陶岸陶汀是可以過去看看她的,現在去正式比賽,中途是不能隨便探望的,淩婭和陶岸陶汀就難免有點舍不得了,坐在旁邊叮囑,總擔心柏知少帶了什麽東西,在外麵過得不好。

  哪怕帶著柏知他們出去的老師,肯定會考慮到這些的,淩婭她們也想再周全一些。

  這是屬於家人之間的關心,柏知吃完蛋糕也沒有離開座位,繼續聽媽媽和姐姐說話,梭梭在旁邊團成一圈,耳朵一動一動的,也在聽。

  梭梭是能聽懂這些話的,作為一隻之前生活在山裏的小黑貓,它聽不懂出國,安檢托運行李這些話,但是,它聽著聽著就大概明白,柏知又要不回家一段時間了。

  小黑貓有點著急,跳到柏知麵前,甩尾巴示意她看自己。

  雖然梭梭依舊隻親近柏知,但淩婭和陶岸陶汀這段時間和梭梭生活在一起,還是明白一些梭梭的動作,代表什麽意思的。

  她們看著小黑貓著急的甩尾巴,就知道梭梭這是知道柏知要離開,想讓她把自己也帶走的意思。

  可是,這是去比賽,沒法帶貓前進啊!

  柏知看懂了梭梭的意思,剛想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就被輕笑出聲的媽媽和姐姐拆台,小黑貓看柏知不看它的樣子,有點急了,喵嗚了一聲,讓柏知看它。

  淩婭和陶岸陶汀圍觀看熱鬧,舍不得柏知的心情都被衝淡了好幾分,還代梭梭開口,逗柏知,“是啊,你可是我們梭梭的主人,怎麽出去不帶梭梭?”

  柏知在媽媽和姐姐們麵前求饒,伸出食指點了點梭梭的腦袋,“對不起,梭梭我沒辦法帶你去,你太大了,別人不讓帶。”

  梭梭踩在柏知麵前的餐桌上,有點著急的轉了兩圈,試圖把自己縮小一點,成為一小團,這樣能帶走嗎?

  柏知很抱歉,但隻能搖頭,“不行。”

  說梭梭太大隻,隻是理由之一,最重要的是,她是比賽,沒辦法隨行帶一隻貓,到時候照顧不好梭梭,對小黑貓也不好。

  而且,柏知並不信任國際航空寵物托運,萬一再傷著梭梭,或者是讓梭梭恐懼不安之下,逃脫去找她,受傷或是跑丟了怎麽辦?

  梭梭是和其他的小貓不太一樣,甚至說有很多不同,但是,柏知不敢賭,梭梭能在異國他鄉找到橫渡大洋,回來的路,或是遇到人類的惡意,能完全躲開。

  所以,綜合考慮,柏知不會帶梭梭去。

  被柏知的手指抵住腦門,梭梭沒辦法往前衝靠近柏知,也明白柏知對於拒絕它的堅決。

  於是,梭梭有小脾氣了,梭梭不開心了。

  它氣鼓鼓的跳下餐桌,要回三樓平複一下心情。

  亂入的自動掃地機器人,跑來跑去剛好擋住梭梭上樓的路,然後,梭梭轉頭看了一眼柏知,伸爪,掀翻了掃地機器人,然後格外傲嬌的卷著尾巴尖,幾個跳躍跑上樓了。

  無辜的掃地機器人沒辦法翻身,隻能嘀嘀嘀的發出警報,讓主人來救自己,淩婭和陶岸陶汀被梭梭剛才的小脾氣,笑到不行,然後留柏知攤手,跑去解救了翻麵的掃地機器人。

  直到柏知離開家,拉著行李箱背著一個包,和淩婭以及姐姐們告別的時候,梭梭都隻是在樓梯口露了一個臉,然後又掀翻了掃地機器人,上樓去了。

  這兩天,一言不合就被梭梭掀翻的圓盤掃地機器人,就是梭梭在向柏知抗議。

  柏知跑去解救掃地機器人,隻能對梭梭說了聲抱歉,和媽媽姐姐告別,坐上了去機場的車。

  行李箱托運,背包隨身帶上飛機,柏知坐在機場等著登機的時候,摸到背包裏媽媽和姐姐塞進來的保溫盒,已經有點開始想家了。

  離別,是一種有點酸,又有點黏的愁緒,柏知以前並不太能理解這個,她覺得要是想念,那就去相見,有什麽舍不得的,但現在,柏知的心情已經有點低落了,保溫盒裏是淩婭做的大飯團,海苔和米飯不多,裏麵包的料倒是分量十足。

  有她喜歡的照燒雞腿肉,陶岸陶汀做的叉燒,還有昨天買回家的排骨,也被剔骨包了進來,配合一些青豆和玉米粒,裹著淩婭調的醬汁,讓柏知吃著吃著,就有點想媽媽和姐姐了。

  旁邊也在等著登記的潘雲龍和孫星,聞了聞之後就有點坐不住了,貼近柏知,眼巴巴的盯著她保溫盒裏的飯團。

  保溫盒是正方形的,裏麵放了四個呈橢圓的大飯團,柏知咬開了一個照燒雞腿肉的,吃掉了一個叉燒的,再啃掉一個排骨的,剩下的飯團躺在保溫盒裏,沒舍得吃。

  這是淩婭和兩個姐姐裝給她當加餐的,不能現在就吃完。

  至於眼巴巴的潘雲龍和孫星,拒絕。

  什麽都可以分享,媽媽和姐姐給她裝的保溫盒不能分。

  李亞茹和張易薇也聞到香味了,但她們隻是多看了兩眼,沒有潘雲龍和孫星這麽想吃,旁邊的帶隊老師看著潘雲龍和孫星被柏知一個眼刀戳在原地的模樣,也有點好笑,“我先去買點東西來,你們想吃點什麽?”

  等會兒的飛行時間很長,買一些東西現在加個餐就行,他也是從半大少年過來的,知道這種‘沒過一會兒就有點餓’的感覺。

  在登機之前,幾個人去旁邊的拉麵店吃了點東西,李亞茹和張易薇不餓,就去旁邊買了些水果,她們不太喜歡店家裝好的果盤,但一個人又吃不完一個大蘋果,最後還是柏知幫她們把蘋果哢擦掰開,一人一半。

  潘雲龍和孫星看柏知掰蘋果的動作特別輕鬆,兩個心機狗看了一眼李亞茹和張易薇,也去買了個蘋果回來掰一下。

  結果,得到了兩手的蘋果汁,以及破碎了一小半的蘋果。

  “這蘋果,是不是品種不一樣?”潘雲龍和孫星想為自己挽尊一下,看柏知輕輕鬆鬆的就掰開了,他們掰是掰了,但是,沒掰開,掰碎了。

  帶隊的老師都不想說,這兩個人的蘋果,就是在李亞茹和張易薇買水果同一家店,同一個貨架上拿的,“掰蘋果看的是巧勁兒,手勁大掌握不好力,也掰不開。”

  柏知倒沒有見過,別人掰蘋果掰到碎的,在家的時候,陶岸和陶汀吃水果也是胃口不大,整個蘋果吃不完,半個蘋果差不多,她就一直幫姐姐掰蘋果的。

  動作快準狠,零失誤,哢擦一聲,完美解決。

  而掰蘋果失敗的潘雲龍和孫星,隻能看著李亞茹和張易薇拿著一半的蘋果,圍著柏知問,掰蘋果該怎麽用力氣,她們每次都掰不開,完全沒有看向他們這兩個掰碎蘋果的家夥。

  這年頭,掰個蘋果都能順便撩一下了嗎?

  潘雲龍和孫星,捂著小心心,老老實實去一個人吃一個蘋果,不再想著,自己帥氣的掰個蘋果,讓李亞茹和張易薇也圍著他們說話的美好願望了。

  想在柏知身邊,引起其他女生的注意?不存在的。

  等登機開始,柏知坐在靠窗的位置,視線就沒有從窗外的機翼上離開。

  這趟航班是寬體的大飛機,正巧也是國際上最大的民用飛機,機身比普通飛機大兩倍,機翼寬厚巨大,柏知一看到這個飛機,那個想買飛機的願望就有點壓不住了,而且,這種大型的飛機比普通中型飛機,舒適感更高,貴賓艙是可以分隔成獨立的空間,公務艙也是能伸展身體睡覺的那種,柏知他們是公務艙,在等待起飛的時候,空姐就已經為她拿來了枕頭、毛毯和飲品,還拿菜單過來讓她提前點餐。

  讓柏知不禁在自己的購物清單,買飛機的背後,加一個括號備注。

  買飛機(大型寬體的那種)。

  但是,柏知這次不用問空姐,都知道這種飛機的價格後麵,又會有一串的零,她目前是肯定買不起的,調暗燈光蓋著毛毯,買東西總是買不起的柏知,準備睡一會兒。

  她覺得毛毯還是有點薄,就起身去拿行李艙裏的背包,她記得背包裏除了手機充電器和證件之外,還有一件厚外套的。

  隻是,把厚外套拿出來放到座位上,柏知把空了很多的背包再放回行李艙的時候,疊好的厚外套突然小幅度的動了動。

  柏知整個人的動作,都僵住了。

  她是挺大膽的,但對這種非科學的存在,還是報以尊敬態度的,敢問,在她衣服上的這位兄台,該怎麽稱呼?

  鬼兄,你也要坐飛機出國看看嗎?

  旁邊的空姐看柏知保持著放背包的姿勢,一動也不動的,以為她需要什麽幫助,就微笑著走過來,柔聲詢問,飛機很快就要起飛了,是需要什麽幫助嗎?

  給個驅鬼的辦法?

  柏知搖搖頭,讓空姐繼續忙自己的事情,不用管她,把背包放好,柏知將放在座位上,疊好的外套輕輕拿起來,放在腿上,想看看衣服到底是因為什麽會動。

  剛才空姐過來的時候,帶隊的老師就問了柏知,是不是要拿什麽東西,她搖頭示意沒事,坐回座位上的時候,不想驚動其他已經開始戴上眼罩,準備休息的老師和李亞茹他們,就關掉了自己這個座位的燈光,借著小窗外的光線,半側身,打開了外套。

  事實證明,她這種小心翼翼的舉動,是正確的。

  因為,從厚外套的袖子裏,一拱一拱的,露出半張小圓臉,外加一隻貓耳朵。

  是梭梭!

  柏知立刻把外套卷了回去,緊張的看了看周圍,確定沒有人注意到這裏,壓低聲音問,“梭梭,你是什麽時候鑽進我背包裏的?”

  她想起來了,是梭梭露麵掀翻掃地機器人,她過去把機器人扶起來的時候,背包被她放在一邊了。

  梭梭應該就會那個時候,趁她不注意鑽進去的。

  還藏的挺深的,知道鑽進外套裏,剛才她拿保溫盒,抱著背包和別人說話的時候,梭梭躲在裏麵,都沒有讓她發現。

  不過,梭梭,你是怎麽躲過安檢的?

  柏知這個時候,也發現問題了,本來就很小隻的梭梭,現在能從她的袖口裏鑽出來,雖然還有一隻貓耳朵被壓住,梭梭也心虛的左看右看就是不看柏知。

  但是,梭梭變小了很多。

  梭梭,縮水了。

  以前和大兔子那麽大,現在就和個普通貓崽差不多大,甚至,更小一點,要不然,怎麽能輕鬆自如的在袖口裏鑽出腦袋。

  說你太大了,沒有辦法帶走,你就縮水藏進背包嗎?

  柏知把梭梭抱出來,看著還沒有自己手掌大的梭梭,歎口氣。

  媽媽和姐姐們要是知道,好不容易胖了一點點的梭梭,一夜回到解放前,甚至又變小了,肯定會很心疼。

  因為不想被我丟下,所以變成小小的梭梭,柏知又好氣又好笑的點了點梭梭的腦袋,柔聲安慰,“沒事了,我不會把你丟下的,想不想睡覺?”

  梭梭一直都很緊張,生怕自己被柏知發現,聽到柏知這麽說,才很困倦的伸了個懶腰,團在柏知手心裏睡覺了。

  變成一小點,也很累呢~

第四十二章

  本來扣除尾巴, 和大兔子一樣的梭梭,就看著比其他的貓小, 現在為了藏進背包, 變成手掌長的梭梭,就更小了, 柏知看成團成一團的梭梭, 就隻有一點點,小毛球一樣, 放在哪裏她都擔心壓到梭梭。

  柏知都能想到,趁她不注意的時候, 梭梭是怎麽偷偷的鑽進背包, 從一點點的小縫隙之中爬進去, 最後卡在拉鏈縫隙進不去,急到縮水變小,最後藏進了外套裏麵。

  至於躲過安檢?

  能長胖變大的貓, 躲不過。

  但是能變小縮水的貓,一定可以躲過。

  躺在座位上的柏知輕輕的順著梭梭身上的毛毛, 幹脆,就把外套蓋在身上,雙方捧著梭梭, 藏在下麵,讓梭梭睡覺。

  可能是掌心的溫度和外套很暖和,梭梭睡著睡著就展開了,睡得四仰八叉, 是一隻小小的貓餅。

  雖然變小了,但淩婭這段時間養出來的肉,還是沒有少,變小之後鋪展,圓滾滾的。

  但看的出,梭梭不是平時的愛睡覺,而是很累,柏知揉它的耳朵尖,卷它的尾巴,都沒有反應。

  等飛機平穩,開始提供用餐的時候,柏知問空姐多要了兩個水煮蛋,然後用肉醬麵裏的醬汁,把水煮蛋弄碎,拌在一起,讓梭梭吃一些。

  等困得眼睛都沒有睜開,吃掉兩個水煮蛋才清醒一點的梭梭,又吃了幾口雞肉,還分了柏知沙拉碗裏的一枚小番茄,吃飽之後狀態好了一些,又團回去睡覺了。

  柏知把剩下的東西吃掉,讓空姐收走餐盤,就抱好梭梭躺回去睡覺了。

  手機已經關掉了,不知道媽媽和姐姐們有沒有發現梭梭不見了,之前柏知不在家,淩婭和陶岸陶汀都在家的時候,梭梭露臉的時間也不多,要麽就在睡覺要麽就自己在三樓玩,一樓的門打開,有人外出或是拿快遞的時候,它才跑下來,要不然,就隻能在吃飯的時候看到梭梭。

  所以,淩婭和陶岸陶汀應該沒有這麽快,就發現梭梭不見了。

  但等到她飛機落地,媽媽和姐姐們肯定是能發現梭梭不見,給她打電話的。

  柏知把毛毯和外套都往上拉,讓梭梭趴在自己的肩頭和鎖骨之間的地方,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上次我這麽玩失蹤的時候,回去之後屁股差點被打開花,梭梭,你這次肯定也要挨揍啦!”

  雖然你是個有小脾氣,總和家裏的掃地機器人過意不去的調皮貓,但是,也謝謝你為了來到我身邊,執著又努力,甚至變成縮水版梭梭的倔強。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