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28節

  但柏知的籃球技術,還是挺不錯的,兩個人和柏知的風格不同,但不妨礙他們認可柏知,隻是,他們更懷疑了,陶柏知,你真的不是來參加選好看比賽的嗎?

  現在的男孩子,都長得這麽帥了嗎?

  尤其是柏知打籃球有點熱,把略長的頭發全部反攏到後麵,略帶汗濕,露出整張臉,外套搭在肩膀上,晃晃悠悠走出校門,引得旁邊本校的過往同學,不少人都拉著同伴假裝回頭或是路過,來看柏知,就和拍偶像劇差不多,自帶BGM那種,讓旁邊的兩位也猶豫了一下,學著柏知的動作,反攏了一下自己的短寸。

  然後,毛刺刺的短寸紮手,告訴他們想模仿柏知,硬件太不符合。

  說請吃飯就來真的,三個人二話不說,搜到附近美食排名就去了一家烤肉自助,兩個男生站在飯店門口,大言不慚,“隨便吃,吃到撐,我們買單!”

  柏知沒接這個話,默默的往旁邊走一步,裝作不認識這兩位的樣子,讓這兩個男生覺得背後一涼,一扭頭,果然,是烤肉店的店員小姐姐,聽到這話,正陰測測的看著他們。

  哦,隨便吃,吃到撐?

  雖然他們是自助餐,但能不能不要這麽囂張?很好,你們兩個,已經成功的引起了店員小姐姐的注意。

  身高和外形已經向歐美風格靠攏,超過十四歲這個年齡段,但兩個大男生麵對小姐姐的眼神,還是很羞澀和不好意思的,灰溜溜的進店找位置,在牆邊的四人桌坐下,一臉的乖巧。

  小姐姐過來幫他們調桌子上的烤盤溫度,然後看著柏知笑了笑,“不好意思,現在店裏的客人比較多,麻煩你和這二位拚桌了,等會兒多送你一份店內限量的楊梅水。”

  烤盤是每兩個座位一個,這家烤肉店的桌子都很大,有的時候客流量比較多,也會這樣拚一下桌。

  但是,兩個男生目瞪狗呆,這位小姐姐,你到底從哪裏看出來,陶柏知是和他們拚桌的?不能大家的畫風不太一樣,就說他們不是一起來的啊!

  而且,這個楊梅水是店家根據時節自釀的,並不對外銷售,偶爾會給客人提供一小杯嚐嚐味道,他們來了好幾次,可都是沒有喝到的。

  好氣。

  柏知當然不會說不,飯是別人請的,飲品也是店家送的,她沒有任何異議的,對店員小姐姐說了聲謝謝,去拿好幾盤肉過來等著烤盤變熱,柏知想起來什麽似得,很誠懇的問了兩位男生,“對了,我是陶柏知,還不知道你們兩位的名字。”

  共用一個烤盤,正在往上麵擺肉的兩個男生,差點把盤子扔出去。

  感情我們一起參加比賽,相處這麽幾天,還打了籃球,現在坐在一起吃烤肉,你還不知道我們兩位叫什麽。

  但想想,他們好像還真的沒有做過自我介紹。

  因為陶柏知在參賽者之中,躺贏的名聲實在太大,他們知道對方的名字,下意識也忘記主動提一下自己的名字了。

  “我是潘雲龍,他是孫星。”把空盤子摞到一邊,方便店員等會收走的潘雲龍補充一句,“我們可是一直都知道你的名字的。”

  柏知攤手,覺得自己應該禮貌的回應一下,“那,二位久仰久仰?”

  事實證明,柏知的禮貌,一般都會懟的人心塞,潘雲龍和孫星忙擺手,讓柏知趕緊吃肉別說話了。

  普通人一天攝入的卡路裏,大概在兩千左右,不少運動量很少的還達不到這個數值,一般運動員的消耗卡路裏在四千到五千,如果處在身體發育期和體能高耗期的,會更多,像是遊泳類的世界冠軍,日消耗卡路裏在一萬以上,也就是飯量是普通人的五到六倍。

  柏知、潘雲龍和孫星處在一般運動員和世界冠軍之間的消耗量,三個人吃烤肉,都是兩個盤子扣在一起算一份,然後擺滿一桌子,吃光算是一次,旁邊桌子的幾位顧客,都在下意識找攝像頭,這場景有點像是網絡吃播,但沒有暖場話也沒有鏡頭,隻有三個在認真吃肉的家夥。

  體力支出,就是在燃燒身體的能量,人類又不能光合作用,隻能依靠食物來補充,柏知他們今天的消耗量都不小,兩三輪這麽吃下來,自助烤肉店的老板臉都黑了。

  柏知看著斯斯文文的,吃幹淨的盤子也默默的擺在了靠近潘雲龍這邊的小推車上麵,還沒有暴露出飯量來,但潘雲龍和孫星,兩個看著就很能吃的小夥子,吃相也挺能吃的,讓老板的心都和一摞一摞的盤子一樣,要空了。

  如果可以,老板來掏錢,下次去對門那個自助火鍋吃如何?

  不要盯上他家這種小店了,脆弱的禁不住這兩位吃幾次的。

  潘雲龍和孫星是神經大條,對視線不敏感,柏知是吃飯的動作極快,速度優雅又具有韻律感,比潘雲龍和孫星的效率高很多,反正在店員眼裏,柏知就是一個拚桌到兩個很能吃的男生旁邊,一個特別好看的男生而已。

  等她吃完,提前收場,拿了一小疊水果在旁邊休息,這導致潘雲龍和孫星沒有趕上趟,離開的時候,都快被店員小姐姐的眼神哀怨到穿出洞。

  兩個人摸摸頭心虛的離開,出來就大呼柏知奸詐,居然把飯量隱藏在他們之中,沒有被店員小姐姐的眼神洗禮,離開前還又帶走了一份楊梅水。

  “都是哥們,這麽不義氣?”打場籃球吃個飯,關係就熱絡起來,潘雲龍嘻嘻哈哈的準備搭柏知的肩膀,想用身高碾壓一下柏知。

  然後,柏知退了一步,躲開了潘雲龍的泰山壓頂,笑的特別欠揍,“男女有別,不要這麽熱情,你矜持一點。”

  “喂,我可是正兒八經的漢子,哪裏是女……”潘雲龍恨不得捶捶胸口,以示自己純爺們的身份,但說到這裏,有點不對勁,“等等,你不會就是這個‘女’吧?”

  剛從口袋裏摸出一把花生米的孫星,花生米都掉了,陶柏知居然是個女的?

  不是說,那個每次都躺贏的小白臉嗎?什麽時候,小白臉也能性別女了?

  難道他對小白臉,可能有什麽理解誤會?

第四十章

  流言, 果然是絲毫不負責任,嚴重混淆視聽的壞家夥。

  要不然, 為什麽把柏知塑造成躺贏的小白臉?

  潘雲龍和孫星覺得, 這、這起碼,也要是個躺贏的好看·運氣好·帥·有魅力·但是性別女·臉啊!

  概括太不準確了。

  被‘小白臉’誤導的兩個人一直以為, 柏知是個男生, 所以剛才圍觀女生長跑的時候,還在等著評審老師過去, 把柏知這個跑錯地方的人拎回來。

  沒想到,人家不是跑錯地方, 是他們想錯地方了。

  但潘雲龍和孫星看了看柏知, 還是有點不信, “難道,你是祝英台她哥?”祝英台女扮男裝,她哥, 應該是男扮女裝吧?

  說完之後,潘雲龍和孫星也有點心虛, 總覺得祝英台會跳出來捶他們,讓他們編排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祝大哥。

  玩笑話歸玩笑話,潘雲龍和孫星還是覺得柏知和他們挺投緣的, 籃球玩的轉,吃飯不輸陣,至於性別,反正平時他們也看不出來~

  第二天還有最後一場選拔賽, 回去之後柏知他們就各自分開回去休息了,柏知進宿舍樓之前,轉頭看了一下,一點也不意外的發現,潘雲龍和孫星兩個人,和皮皮一樣樂嗬嗬的在門口杵著,好像要確認,她是真的能進女生宿舍而不被宿管阿姨打出來。

  柏知這張臉實在太有辨識度,第一天和引導老師一起來辦暫住的時候,就已經被宿管阿姨認下,看柏知準備上樓,還和她打了聲招呼,“今天回來的挺晚的啊?快回去休息吧!”

  回去之後和淩婭她們打了個電話,梭梭也很給麵子的在旁觀咕嚕咕嚕了幾聲,它也不太明白,為什麽這幾天看不到柏知,但能聽到柏知的聲音,也蹲坐在淩婭身邊,還想伸爪子去動一下手機。

  掛了電話,柏知就早早的休息了,第二天去晨跑的時候,還遇到了潘雲龍和孫星,三個人很默契的吃完食堂早飯,又出去找了家牛肉麵館續了個攤。

  等剩下的八位參賽者再次聚齊時,引導老師就先給他們發了一疊資料,裏麵是每個人從第一關開始的評分,從評審角度的分析以及綜合實力的評估,然後,告訴了他們這一關的淘汰規則。

  讓這八個人,自己來決定。

  到了真正的賽場上,剩下的五個人就是團隊,就是一體的,評審老師們的分析再怎麽精確,再怎麽客觀,都不能保證人員的安排上,會讓五個人最為默契,結果是最優。

  磨合,是團隊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情,剩下的八個參賽者能走到這一步,就已經可以肯定彼此的能力了,剩下這五個名額,不如就讓他們自己決定。

  每個人被帶到單獨的房間裏,兩個小時內給出最終答複,其間可以打電話聯係其他房間裏的參賽者,但隻有一次撥出電話的機會,最後要交出來一份五個人的名單。

  自己來決定隊友,評審老師們選拔了這麽多關卡,最後一關,留給參賽者自己,隻不過,若是兩個小時之內還沒有結果,他們就要直接根據綜合實力排名,擇優選擇了。

  柏知進了自己的小房間,拿起手裏的資料翻了翻,有點意外,自己的綜合實力居然排到了第二?

  仔細看了一下,果然,是之前團體形的選拔裏麵,托神隊友的福,分數拔高了很多,她在女生的長跑成績裏又是絕對性的優勢,這個排名,也可以理解。

  柏知看了一下總排名,潘雲龍是第一,孫星是第三,10號李亞茹是第五,12號張易薇是第八,其他還有兩個男生和一個女生,柏知也沒有細看他們的實力分析,直接提筆就把她的五人團隊名單寫出來了,她,潘雲龍,孫星,李亞茹,張易薇。

  沒有別的理由,因為,她剛好認識這四個人,相處起來也挺不錯的。

  不需要考慮時間,也沒有和誰打電話,柏知等了五分鍾,看自己的電話還沒有響,就提前交卷離開房間了。

  評審老師們沒想到,柏知的速度這麽快,進去還不到五分鍾,就出來了?

  但是之前記錄過柏知成績的那個物理老師,很有經驗,還給柏知分了一把椅子,讓她坐在這裏等,桌子上的大果盤也給了她一個。

  柏知不知道她離開之後,電話還會不會響起來,反正這種彼此選擇的關卡,不可控因素實在太多了,她也懶得繼續等。

  她是有一次打電話的機會,如果動作夠快,打給她認識的四個人其中一個,說服對方,然後利用這個每人一次的機會,定下來五個名額,也是可以的,但是,為什麽要這麽麻煩?

  選她,需要提前商量嗎?那麽電話用不用,都是無意義的。

  大佬的自信,一直都是這麽迷。

  很快,李亞茹出來了,眼神一亮小跑過來坐在柏知身邊,等柏知不認識的三人組裏麵,一個男生出來的時候,還有點氣鼓鼓的‘哼’了一聲。

  評審老師並沒有說,已經交過答案的參賽者能不能開始交談了,李亞茹看著柏知在認真的剝柚子吃,以為不能說話,也過去拿了個蘋果,哢擦哢擦的啃。

  沒一會兒,張易薇也交了自己的答案,和柏知、亞茹眨眼笑了一下,不明所以的她沒有打破這安靜的環境,但看到三人組裏和她同時出來的女生,也很不滿的扭過臉不看她。

  吃柚子占著嘴,柏知是吃東西的時候不怎麽發聲,要不然覺得不禮貌,但她也不明白,後來的幾個參賽者出來之後,為什麽要默契的保持沉默?

  比賽到現在,已經把大家折騰到說不出來話了?

  等她的柚子吃的差不多,潘雲龍和孫星也出來了,兩個大男生跑過來的時候,沒有注意到柏知這邊的沉默,特興奮的直接問柏知,“我們都選你了,你也寫我們了對不對!”

  原來不是不能說話啊!

  李亞茹和張易薇也忙問柏知,“對,我們也是,柏知你呢?”

  “我寫的是你們四個,但是,你們為什麽要瞪著他們?”柏知把剩下的果盤推到前麵,讓潘雲龍、李亞茹他們吃,但不太理解,這四個人為什麽一出來,就怒氣衝衝的看著對麵三個人。

  “他們想收買我!”李亞茹皺起了眉毛,想給她好處左右她的答卷,想得美。

  張易薇也握緊拳頭,有些生氣,“在進房間之前,他們說我排名最低,最好慎重考慮。”這明明就是威脅。

  至於潘雲龍和孫星,實力比那三個人強,接到的電話都是利誘,許諾重金或是其他機會,但是,這兩位是背叛飯友的家夥嗎?

  不,一起吃過自助的,才是有真交情的!

  李亞茹一個,潘雲龍一個,孫星一個,這三個電話聯係的機會,意味著自己不認識的三個人,沒有打電話給她,也沒有想要利誘她?!

  為什麽不對她展示財力的雄厚?

  看不起她這個排名第二嗎?

  感覺自己錯過了好多錢的柏知,突然就沉下臉盯著對麵三位參賽者,想知道,為什麽不拿錢收買她?

  實際上,柏知不認識的三人組,在昨天的比賽結束之後,就對最後一關有了一些猜測,他們覺得,團體到個人,智力情商到體能,這些都已經考驗過一遍了,最後,應該就是看看他們對於團隊人選的個人意見。

  在遠見方麵,三人組做的很不錯。

  都走到這一步了,誰也不想被淘汰,三人組結成同盟,覺得他們在最後一關,還挺占優勢的,剩下的八個人裏,他們也能估計出來大體的排名,潘雲龍和孫星兩個人,是真的硬實力,尤其是體能,強的變態,這就是他們想要爭取過來的隊友。

  兩個加他們三個,剛好五個人。

  至於李亞茹和張易薇,三人組覺得這兩個人的實力應該是偏弱,到時候以利誘混淆和語言幹擾為主,降低她們選擇對最終結果的威脅性。

  剩下的陶柏知?

  這個小白臉是怎麽一步步躺贏過來的,他們三個可是很清楚的,除了昨天長跑的時候,看得出腿長占優勢外,完全就是劃水技術很好,運氣不錯而已,但真實的實力估計也是墊底的家夥,他們又不傻,怎麽會爭取柏知這樣的小白臉。

  於是,在評審老師公布規則後,三人組預料對了大半,難免有幾分喜色的時候,僅有的三次聯絡機會,當然就按照他們的原計劃走,爭取實力最強的潘雲龍和孫星,幹擾李亞茹,至於劃水的柏知,自然就跳過了。

  柏知發現對麵三人組,看著自己的眼神和看小白臉一樣,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自己被低估了。

  但是,長得好看招誰惹誰了,如今,白臉界這麽難混,觀眾緣這麽差嗎?柏知隻是個被波及的小路人,就這麽錯過了一次錢多多的利誘。

  這是偏見。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