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27節

  唯一的一次,五個人都不怎麽擅長的時候,柏知剛好抓到了輪空機會,跳過了。

  於是,其他人說自己躺贏,柏知是真的找不到理由反駁。

  她也沒有想到,臨時組成的小團隊,實力這麽強。

  這已經不是劃水了,分明就是自由自在的遊泳。

  評審老師也都認識柏知了,比賽的規則是早就定好的,第一關之後就能刷掉很多不適合團隊合作的人,這是團隊的基礎能力考驗,剩下的關卡,就是從不同角度,近乎刁鑽的考察每個小團隊的最高能力。

  可他們沒有預料到,頗為看好的四個女生,居然和柏知組成了一個團隊,而且,經過第一關之後,對彼此的認同感居然提高了不少,小團隊就保持著這樣的高配置。

  導致後來的關卡,柏知就經常的劃水,劃的評審老師看著都覺得欠揍手癢,而且,好不容易有一關能難為一下這個小團隊了,還被柏知抓鬮抽到輪空機會了。

  嗬嗬,評審老師們的心,就像是第一關被摔碎的茶杯蓋,哢擦。

  站在這裏,坦然接受眾人目光的柏知攤手,隊友太神,怪她咯?

  不過,現在的團體形式結束,變成個人考驗時,和看向她羨慕或嫉妒的眼神不同,身邊的四個女生,可是被不少挑釁,甚至有一道帶著惡意的眼神觀察著。

  三天之中,每個團隊的表現都是公開的,留在這裏的參賽者都知道,想要拿到名額,柏知身邊的四個女生,是很強的競爭者。

  柏知掃了一眼讓她挺不舒服的惡意眼神方向,沒找到眼神的主人,就走在邊上,用自己擋住了其他人看向四個女生的視線,再看也不能把對方喝掉,有什麽好看的。

  四個女生被柏知的動作逗笑了,從小接受國學的女生和已經拿到大學錄取資格的女生,兩個人悄聲和柏知說,接下來的比賽要加油,她們就先撤退了。

  她們兩個並不準備參加接下來的比賽了,一個人不習慣國際化比賽的氛圍,一個人想要去體驗一下大學生活,最初就是為了陪另外兩個女生來參加的,現在認識了柏知,叮囑的人就多了一個。

  雖然相處的時間不算長,但柏知的性格真的很討人喜歡,相處起來舒服又放鬆,團隊合作裏麵也是值得交付信任的夥伴,兩個人離開之前,還和柏知交換了聯係方式,以後還可以約著見麵。

  在場的參賽者各有各的想法,很快,重新排序的考號也發到了每個人的手裏,柏知拿的號碼是08號。

  之前和她一個小團隊,留下來的那兩個女生分別是10號和12號。

  按照號碼的順序,參賽者單獨進入了考場,柏知推門進去的時候,隻看到了一個評審老師,以及一位她之前見過的肌肉鼓鼓的西裝保安。

  評審老師可算是逮到柏知落單了,特別興奮的把手裏的規則遞給柏知,看看她該怎麽應對。

  因為國內選拔賽的組織者,也並不知道今年的比賽內容,他們隻能參照往年的比賽,盡量考察學生們的靈活度。

  柏知看到的,就是讓她在二十分鍾之內,使這種保安離開這個房間。

  “方法不限?”柏知問了一句,看到評審老師點了點頭。

  戴著墨鏡的保安估計有一米九,沉默的站在那裏像座小山,柏知圍著他轉了兩圈,挽起袖子,準備用最原始的方法。

  把這位,拎出去。

  在比賽開始之前,引導老師已經提醒過各位,隨身物品是可以帶的,柏知也知道,有些參賽者還裝著錢包,麵對這樣的比賽內容,他們可能會選擇‘錢帛動人心’,甚至其他灰色的手段,選拔賽的組織者就是看各位的‘計謀’。

  但柏知這種財迷,怎麽可能會貢獻出自己的錢包,她也懶得去試試,能不能勸一下保安,直接從背後扛起保安,運出去就行。

  整個過程,不過三秒,保安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

  評審老師手裏的筆掉到地上,伸手扶著牆勉強站穩,這不是他們預想的答案啊!

第三十九章

  聯邦教育界近幾年, 總是接收到來自社會的投訴,指控他們不盡職, 批評現在的教育製度不完善, 基本上沒有什麽肯定或誇獎的聲音。

  但實際,這些負麵評價之中, 有一半的都是聯邦自己人的寬外苛內。

  對自家孩子, 要求太高了。

  如何在五分鍾之內將水煮沸到100℃?國外的孩子把水放在太陽下,國內的孩子把水放在電磁爐上, 這些人評價,對, 國外的孩子童趣又有創新意識, 不墨守成規, 國內的孩子太死板;

  如果調換,國內的孩子把水放在太陽下,好了, 不管國外的孩子做什麽,這些人都會憤怒, 都是怎麽教孩子的,這麽低智的舉動是怎麽來的?

  這些人如此激動,純粹是欺負被評價的孩子們不怎麽刷微博或是一些新聞評論, 躲在網絡之後,也挨不到打而已。

  像柏知參加的這個比賽,也會吸引很多這種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大部分的評論都是說聯邦的孩子不夠靈活, 讀書讀傻了,所以,這次國內選拔賽的組織者,大膽的創設新的關卡,看看這些學生,急中生智,扭轉局麵的能力如何。

  每個參賽者遇到的保安,都會提前寫出一條動搖的標準,有的是‘許諾一萬塊錢’,有的是‘稱讚他長得帥氣’,還有的是‘就和他普普通通聊聊天,因為他在外工作,沒多少時間陪自己的孩子’,如果參賽者能找到這個標準,就會很容易過關,否則,保安就像是塊磐石,沉默的立在原地,動也不動。

  而評審老師在旁邊,就是記錄參賽者的表現,包括處理細節和情緒變化。

  可想而知,柏知身邊扶牆的評審老師,大概隻能寫一句話了——08號參賽者進入房間,扛起了保安,完成任務。

  沒有任何外露的情緒,連點反應時間都沒有的,評審老師還沒有發揮自己引以為傲的觀察力,一切就結束了。

  保安渾身的肌肉塊又不是棉花糖,一百一十公斤重,就這麽被拎出去放門口,柏知和沒事人一樣,甩了甩手臂放鬆一下,回房間問評審老師,下一關去哪裏參加?

  “你等等,第二關的評審老師還沒有到位。”評審老師實在忍不住好氣,想問問柏知,“你,練過?”

  “乾坤大挪移?”柏知順口接了一句之後,在評審老師的震驚臉之中,忙搖頭,“沒沒沒,我就是著力點選的好,你看以手肘為支點,用大臂和小臂組成角度差,然後拿肩膀做支點,其實真正舉起的力量,沒有保安實際體重多的。”

  評審老師抽抽嘴角,“那個,我是物理老師。”所以,不要胡說八道啊,他都看到保安被扛起來的時候,雙腳是離地的,再怎麽完美的力學組合,也不能憑空減重啊!

  柏知這種不知道不好意思是何物的家夥,完全沒有被抓包吹牛的感覺,點點頭,“侯賽因-拉紮紮德,挺舉263公斤刷新世界紀錄,老師,平時不關注體育賽事?”和比賽用的抓舉、挺舉相比,她這種用肩膀和手臂抵住省力,已經是很犯規偷懶了。

  評審老師作為一個物理老師,並不想和柏知聊體育,指了一下第二關的測試地點,拒絕和柏知共處一室了。

  好在他沒有順口多問一句,為什麽柏知沒有考慮收買或是其他技巧性的辦法,要不然,讓財迷掏錢,他可是要麵對來自柏知的殺氣的。

  等柏知離開房間,其他的參賽者也陸續出來,10號看到柏知就跑過來,也就是之前看到柏知莫名臉紅的女生,自從知道柏知性別女之後,沒有再臉紅但也挺喜歡湊過來和柏知說話。

  旁邊已經出來的參賽者,也有的圍在一起,聊一聊他們剛才用了什麽方法,讓保安離開房間的,10號自己是和保安聊,使勁聊,從保安十七歲參軍,後來轉業,再聊到他不識大字卻溫柔善良的母親,最後聊到保安熱淚盈眶,離開了房間。

  和柏知說這些的時候,10號還擰開了水瓶,一口一口的喝水,明顯是說話說得太多,然後,聽到柏知說她是把保安扛出來的,10號就‘噗’的把水嗆出去了。

  扛?

  這個動詞,和她理解的不太一樣吧?

  10號沒等柏知繼續說話,先跑到正在一旁站成排,繼續工作的保安隊伍中,找到剛才從08號房間出來的保安,伸手拍了拍,梆梆響的腱子肉,是真實的,不是塑料保安啊!

  被拍了一下的保安,也是內心淚流滿麵,他的體重,可都是一口一口吃,一下一下練出來的,誰的肉不是認認真真來的,被個半大的孩子直接拎出去了,他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但不管怎麽樣,三十個參賽者,扣點任務在時限內沒有完成和行為過激場麵失控的,還剩下十二位。

  柏知看了一下,10號和12號都留下來了,發現她的目光,還朝她揮揮手,意思是加油。

  在文鬥、智鬥了這麽幾天,評審老師終於把剩下的人帶去了田徑場。

  正巧,站在前麵宣布接下來比賽規則的人,就是之前考察柏知的那位評審老師,他說道比賽對體力也有要求的時候,目光情不自禁的繞過了柏知。

  能扛起來保安的人,不用談體力。

  他這個物理老師可能不太適合接下來的指引工作,要不然,去聯係一下體育組的老師?

  在場的十二個參賽者之中,有五位男生,七位女生,從外觀上來看,是六六分,聽完評審老師的話,有近一半的參賽者表情都有點苦。

  在中學階段,想要智力和體力雙贏,其實是件挺難的事情。

  而且,體育之中的優秀和及格,完全是兩種概念。

  很多輕視體育運動的人,其實是有認知誤區的,那就是,體力的培養也看天賦,就說最常見的短跑,沒有見過係統的科學訓練之前,純憑天賦跑,經過係統的科學訓練之後,還是憑借天賦跑,這個,強求不來。

  一些運動員的選材和培養一樣重要,也是因為這個,每個人天生的紅白肌分布,骨骼承受度都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就是更適合運動。

  被天賦踢出去,剩下的人裏麵,練、努力的練才能讓狀態達到優秀,運動是半點投機取巧都不行的事情,長時間的投入和堅持也是必不可少的。

  而在場的十二位參賽者,已經通過之前的比賽,證明了他們的智商以及情商,現在,簡單粗暴的比拚方式來了,看他們的體能。

  因為,曆時十天的正式比賽,肯定需要參賽者一定的體力,選拔賽肯定會考慮這個問題的。

  簡單的做了熱身,就準備測驗一下參賽者的長跑成績,跑步是最能看出身體素質的運動了。

  但德智體美勞全麵發展的中學生,是理想狀態,現實是參賽者有幾個女生,連八百米都跑不了及格分。

  平時體育課能躲就躲,考試也都盡量選擇跳遠、坐位體前屈這種運動量小的項目,爆發力和耐力都不怎麽樣。

  在場的男生倒還都不錯,能跑能跳,還有兩個十四歲的男生,已經過一米八的身高,有著籃球二級運動員的實力。

  至於柏知,小學的時候,就能把哈士奇遛到裝死的人,會怕跑步?

  比賽規則之中,也沒有說參賽者能不能互幫互助,男女生的長跑是分開的,柏知站在女生之間,有點像是亂入的,輕輕鬆鬆跑起來更和散步一樣,她隨便跑跑,看到大喘氣實在要摔倒的10號和12號,還能過去推一會兒,讓她們省省力。

  不怎麽保持體育鍛煉的人,猛地長跑會肌肉拉傷,壓迫心髒的,柏知推了兩個女生大半圈,看她們的呼吸沒有那麽喘了,就跑到前麵,先到終點休息了。

  這個運動量,皮皮都能閉著眼睛跑三趟,柏知在終點等了一會兒不見第二名,就往回走,去看看有沒有實在堅持不住的女生,在旁邊陪跑一下,免得對方一時心率過快供血不足,摔倒或是暈過去。

  學生的體質,好能好到人生巔峰,差能差到懷疑人生,柏知聽跑的最慢的女生,喘的比皮皮聲音都大,總擔心她一個踉蹌就摔倒在跑道上。

  體力這種東西,實在是太直觀了,不用成績出來,就已經有三個女生和一個男生主動退出了,他們實在是不擅長跑跑跳跳,為了心髒和小命著想,還是不要難為自己了。

  剩下的八個人,還需要再淘汰三個,但最後一場選拔賽在第二天舉行,柏知他們今天就不用再進行比賽了。

  有幾個熱身沒做好,就開始長跑的參賽者,一聽這話就放鬆下來,表情略猙獰的揉著小腿,運動過度肌肉酸痛,腿僵直的都快不能彎曲了,柏知把剛才脫到一邊的外套拿上,準備先回暫住的宿舍休息一下,就被人喊住了。

  “要不要來場籃球?我們三個。”說話的是那兩個很高的男生,他們之前聽說了柏知‘因為長得好看被隊友帶飛躺贏’的小白臉事件,也沒有太在意,兩個人對長相問題都很不注意的。

  隻是,剛才長跑的時候,兩個人總覺得柏知站錯了跑道,可圍觀了一會兒卻沒有發現老師把陶柏知帶回1000米跑道,就猜測,可能女生跑道需要一個長得好看的男生,帶動士氣吧?

  圍觀的兩個人看了一會兒她的跑步動作,就知道這是經常練的人。

  籃球是中學生的體育選修課,基本上男生都會拍幾下,不過兩個人拿不準柏知會不會,但想著柏知剛才在跑道上,像張拉滿的弓,卷著風的模樣,很合眼緣,就問了這麽一句。

  覺得對方不錯,想彼此了解一下,他們就會用籃球來說話。

  男生之間,沒有那麽多話題來熟絡,打場籃球就勝過語言。

  不過,柏知回頭,很認真的問他們,“喊我?”

  “對,輸的人請吃飯!”兩個男生笑出一口白牙,拿著籃球站在一邊的樣子,好像對柏知請他們吃飯勢在必得。

  參加選拔賽的這幾天,都集中暫住在京都的一所高中,他們在校內的開銷是免費的,但食堂的飯對於柏知這種體力高消耗的家夥,根本吃不飽,她還要出校買點東西。

  這兩個男生明顯也是這種情況,體育運動量大的少年,基本上和大胃王一個食量,尤其是處在訓練階段,身體素質越提升,對食物營養的要求越高,好的運動員基本上都是吃出來的底子。

  他們就是在外訂餐的時候,見過柏知,才開了這麽一句玩笑。

  於是,柏知就把外套丟回去掛在一邊,活動了一下關節,下場開始了。

  正規籃球比賽之中,是沒有辦法三個人打的,但平時練習的時候,尤其是考驗突破和投籃能力時,三個人也能一起打,柏知的籃球技術中上,擋拆一般尤其是對抗性不好,舍不得用勁去和別人撞,但是投籃的準頭很好,偶爾還可以來個漂亮的“後仰跳投”。

  當然,如果是正式比賽,她可能因為個人風格,被對方合作針對的拿不到球,發揮不了什麽優勢,但是這種三個人,打著玩的時候,隻要讓柏知摸到球,她就能弄到籃筐裏。

  柏知比兩個男生要矮大半個頭,身形也是纖細款,不和對方硬拚對抗,動作極為靈活,假動作多的都讓人沒話說,就是她的優勢,半個小時的限製之內,柏知為自己贏到了免費的飯。

  旁邊定好的鬧鍾一響,柏知立刻撤場,“走走走,去吃飯。”

  動作流暢的,讓兩個男生不禁愣一下,難道柏知不是因為籃球的魅力下場的吧?為了吃飯才過來打籃球,一定是錯覺吧!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特殊占有 他在看著你 卻綠 你笑起來很甜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