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25節

  皮皮秒慫,一臉乖巧可愛的鋪展自己,任由梭梭躺著。

  等柏知把皮皮帶回秦阿姨家裏的時候,皮皮就已經習慣自己的新身份了,“貓騎士”。

  解釋一下,小黑貓專用坐騎哈士奇,的簡稱。

  皮皮發現,不隻自己害怕梭梭,小區裏平時很凶的幾隻狗都有點怕梭梭,平時梭梭懶洋洋的趴著還沒有什麽的,隻要蹲坐盯著挑釁的狗,對方就秒慫。

  於是,皮皮找到新樂子了,每天遛彎的時候主動來找梭梭,順便找一下柏知,然後美滋滋的帶著梭梭去嚇唬小區裏其他的狗狗。

  樂此不疲,很快就讓梭梭成為柏知之後,小區寵物界的一霸。

  導致小區裏經常看到貓貓狗狗的小孩子,總是認為,貓比狗厲害,小隻的比大隻的厲害,被不明所以的父母糾正的時候,還很委屈的大哭。

  真的啊,小貓就是比大狗厲害的,他們親眼看到的。

第三十七章

  搬到新家之後, 柏知和兩個姐姐並沒有完全分開住,二樓最大的臥室被拆掉一麵牆, 做成了三個半開放的小房間, 一人一間,淩婭住二樓另一個小房間, 一家人還是住在同一層, 一樓變成客廳、廚房、餐廳和書房,三樓變成玻璃陽台、露台以及梭梭的地盤。

  接回來梭梭之後, 淩婭不覺得家裏多了一隻貓,反倒像多了一個小朋友, 不太愛搭理人但相處起來卻意外的不賴。

  早上起來, 淩婭打開窗戶通風, 準備早餐的時候,梭梭就會跑到一樓,對淩婭甩甩尾巴, 然後就跑到牆邊,用爪子關掉掃地機器人的睡眠模式, 蹲在上麵被帶著四處清潔。

  淩婭在廚房做飯,探出頭就能看到梭梭坐著掃地機器人滿屋子的晃。

  等到快吃飯,淩婭讓梭梭去喊柏知她們下樓, 小黑貓就幾個跳躍跑上二樓,到陶岸和陶汀麵前刷個貓臉,兩個姐姐就知道要吃飯了,但柏知不行, 她一般會睡懶覺,要在床上多留一會兒才醒。

  梭梭來之前,陶岸和陶汀都會等等柏知,梭梭來之後,就由小黑貓來叫柏知起床了,把柏知喚醒的過程還算溫柔,但對付賴床裝睡的柏知,就是很威脅的喵一聲,亮出了爪子。

  “起起起,我馬上就起!”

  等三個孩子去上學,就是梭梭在家裏陪著淩婭,沒有什麽黏人習慣的梭梭,自顧自的玩,卻總能保持著淩婭不管在做什麽,都能在視線所及的地方看到梭梭。

  這是屬於高冷派小黑貓的陪伴。

  初中之後,柏知她們放學的時間也晚了很多,梭梭不去親近人,但也不會離開淩婭的身邊,有的時候淩婭要去趟菜市場或超市,出門前問問梭梭,小黑貓也會主動跳到淩婭隨身帶的環保袋裏。

  梭梭藏在袋子團成一圈閉眼休息,並不幹涉淩婭的購物活動,但總能讓淩婭看到的一隻時不時動一動的貓耳朵,以示存在感。

  和其他的寵物貓相比,梭梭絕對是大佬型,誰的賬也不買的那種,淩婭願意帶梭梭出門買東西,純粹是因為小黑貓實在太輕了,和一顆圓生菜差不多重,而且梭梭很乖,就算是進人來人往的菜市場,都不會冒出頭,讓別人發現,淩婭也就習慣帶貓出行。

  但有一次回去的路上,淩婭一時沒注意,差點被背後騎得很快的送餐電動車撞到,小黑貓突然從環保袋裏跳出來,以反身踩在地上的力量為蓄力,把淩婭撞了一個踉蹌,偏離了擦身而過的電動車。

  梭梭很愛幹淨,平時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坐在掃地機器人身上,轉來轉去的看機器人清潔地板,每次出門寧願懶洋洋的當一個貓玩具,都不會下地落爪的,這次從環保袋裏跳出來,和團影子一樣的讓淩婭避免了撞傷,卻沒有再跳回環保袋,反而走在淩婭身邊,還是靠馬路的那一側,有什麽車從身邊經過,都會往淩婭這個方向靠一些,示意她往路邊走。

  等回到家裏,梭梭蹲坐在門口,直到淩婭拿了毛巾過來,擦幹淨爪子才回自己的貓床上休息了。

  簡直是,甩甩尾巴尖,深藏功與名。

  淩婭這才算明白,梭梭每次和自己出門,是在陪著她,保護她?

  不止如此,陶岸陶汀的舞蹈和繪畫課一直沒有斷,難度和對練習的要求也逐漸提高,結束的時間會延後,大部分時間,是柏知去找兩個姐姐,三個人一起回家,但偶爾柏知被老師留下參加個競賽輔導,沒法去接岸岸汀汀的時候,柏知都會給家裏打電話。

  嗯,家裏唯一的座機,屬於梭梭。

  “梭梭,我今天要晚點才能回家,你幫我去接一下姐姐!”

  於是,梭梭戴好柏知特意給它做的,能刷小區門禁的項圈,蹲坐在門口的櫃子上,對淩婭伸出右爪,平舉,然後就出門了。

  淩婭也伸出右手,手掌立起,這才明白,梭梭讓她不用出門。

  陶岸和陶汀上課的地方挺遠的,柏知也不會讓梭梭跑太遠,隻是讓梭梭守在離小區最近的地鐵站就行,這一段到小區的路隻有幾百米,但是沒有公交,周圍也沒有什麽住戶,晚上更是隻有來往的私家車和兩旁亮著的路燈。

  柏知是完全杜絕意外的性格,平時她和姐姐們一起回來,自己有事耽誤沒回來的時候,就讓梭梭去接。

  小黑貓不看尾巴,其實和大兔子差不多,但可能貓隨主人,也有一種柏知有的安全感,陶岸和陶汀離開地鐵,就聽到了一聲喵,然後梭梭從旁邊的陰影裏跳出來,走到她們身前帶路。

  “柏知還沒有回來啊?”看到梭梭,兩個姐姐就知道柏知留在學校,要晚點回家了。

  梭梭扭頭,卷了一下尾巴尖,算是回答。

  陶岸和陶汀跟著梭梭走,身邊的路燈是暖暖的橘黃色,小黑貓也不會說話,走路更沒有什麽聲音,但是,兩個姐姐可是知道,小黑貓真正殺傷力的,柏知能徒手劈碎的厚木板,梭梭一爪子過去,也能碎。

  不會說話,也不太親近人,經常還霸占家裏的掃地機器人,梭梭依然是那隻我行我素、高冷又小毛病多多的小黑貓,可已經得到淩婭和陶岸陶汀的接納了。

  而柏知在美滋滋的攢錢買了一條不怎麽粗的金鏈子,差點和梭梭打架。

  因為,柏知還沒有欣賞這美好的金屬光澤幾秒鍾,看梭梭蹲在她身邊,就手賤的給梭梭戴上。

  小黑貓不舒服的想掙脫金鏈子,用爪子巴拉的時候,動作一頓,湊過去咬了一口金鏈子,居然是嘎嘣脆,那再咬兩口。

  剛到手,擦得幹幹淨淨,連拿出來都是小心翼翼的戴手套,舍不得碰傷金鏈子的柏知,就這麽看著金鏈子被梭梭幾口吃沒,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

  “陶梭梭!”小財迷柏知差不多都要心碎了,她的金鏈子,她從四歲,還沒有上學的時候,念叨到現在的金鏈子,終於舍得給自己買一條了,還沒有舔一口,就被梭梭吃掉了。

  絕交五分鍾!

  陶岸和陶汀剛出門,淩婭在客廳想倒杯水,就聽到柏知怒喊了一聲梭梭,緊接著,就看到柏知追著梭梭,從樓上衝到樓下,再從樓下跑上樓上,柏知一副要和梭梭拚命的模樣。

  “怎麽了?”淩婭嚇一跳,完全不知道柏知為什麽這麽激動,剛才不是還抱著一個長條盒子,走路輕飄飄的上樓,小模樣一本滿足嗎?

  三樓屬於梭梭,靠近房頂的地方都被安裝了孫阿姨推薦的貓道,一種管道和貓爬架的組合體,梭梭在這上麵跑來跑去,自然是不會被柏知抓到的。

  淩婭跑上樓拉住柏知,忙問發生什麽的時候,隻見柏知舉著空盒子,向她控訴梭梭,“我剛買回來的金鏈子,還冒著嶄新的香味,就被梭梭哢擦哢擦吃掉了。”

  蹲坐在貓道上,梭梭也很無辜的歪頭,都把金鏈子戴到它身上了,為什麽不能吃?

  “金鏈子?被吃了!”淩婭是記得的,柏知可以吃金屬,以前小的時候惦記過家裏的小鐵鍋,和她坦白之後,偶爾嘴饞,也會咬兩個小鐵勺,但沒想到,梭梭也可以。

  這主人和寵物,牙口都還挺好的啊!

  淩婭莫名都想到了這裏,看著柏知欲哭無淚的模樣,才把這個亂七八糟的想法忘到腦後,想安慰一下?但是,從金鏈子能冒出嶄新的香味到哢擦哢擦吃掉,這實在不是她能理解的範疇了。

  等五分鍾絕交時間結束,柏知把梭梭從貓道上抱下來,去揉揉它的肚子,確定金鏈子不會給它帶來傷害,然後才哭唧唧跑走。

  好不容易舍得花錢給自己買條金鏈子了,還沒有舔一口,就被梭梭吃掉了,她養的不是貓,養的完全就是銷金窟。

  梭梭可以聽懂柏知她們正常的生活用語,一些類似掃地機器人的詞也能在柏知解釋之後弄明白,但是,它是不清楚現在的金價,以及柏知為了買這個金鏈子,那一段漫長的、屬於財迷的自我心理建設。

  沒想到,金鏈子還沒有嚐口味道,就被梭梭吃掉了,讓柏知表示很心痛。

  等她去廚房,拿來一個親測,口感還挺好的小鐵勺,看看梭梭吃不吃的時候,小黑貓聞了聞就不感興趣的背過身,尾巴一甩一甩的休息了。

  淩婭眼疾手快,拉住暴走的柏知,然後,舉著小鐵勺悲憤的柏知轉過頭,指著梭梭向淩婭控訴,“媽媽你看,這個小壞貓隻吃我的金鏈子,根本不吃小鐵勺,我的金鏈子!”

  這個,實在是超綱題,既不吃小鐵勺,也不啃金鏈子的淩婭,並不是太懂柏知和梭梭。

  等柏知不信邪,用小鐵勺、銀戒指等等金屬製品,挨個試過去之後,終於得出了梭梭對金屬的需求並不大,但是,金製品還是願意啃一啃的真相。

  而淩婭卻想到,剛遇到皮皮的時候,柏知還問過她,有沒有見過一隻藍眼睛的小黑貓,現在,家裏養了梭梭之後,與其說梭梭符合藍眼睛的小黑貓,不如說,柏知當時說的,就是梭梭的長相。

  現在,柏知和梭梭都能攝入金屬,隻是一多一少的區別,這難免讓淩婭有些擔憂,在撿到柏知之前,發生過什麽,以及,柏知去接梭梭的地方,可是離塔爾很遠,差不多一西北一東南,這會有什麽關係嗎?

  財迷陶卻拿著筆,在自己的購物清單上麵單獨列出一行來,上麵的分類是‘貓糧’,思考了兩秒之後,在前麵加了定語,‘昂貴的貓糧’,柏知會定期給家人買小禮物,梭梭也一樣,但是,這個小禮物好貴,好讓她心碎。

  “柏知,梭梭沒有事情吧?”淩婭看著柏知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來的購物清單,隻覺得自己的擔憂直接消失了一半,還是問了這麽一句。

  “有問題,我以後可以不用單獨給梭梭做沒有鹽的貓飯了,既然都能啃金鏈子了,那麽,我們吃的飯它也可以吃。”柏知一本正經的把梭梭的夥食問題,變成淩婭以後做飯的時候,多買一些食材,算梭梭的那份。

  淩婭被這個糟心孩子的答案一噎,好了好了,去忙她自己的事情了,柏知就是柏知,梭梭也就是梭梭,惦記一下金鏈子也沒有關係,新聞上還有喜歡吃土的人呢!

  等媽媽下樓,柏知把梭梭抱在懷裏,檢查一下它的耳朵和爪子,還攥著梭梭的一隻前爪,讓梭梭掙脫,感受了一下這個力度,和以前一樣的力量讓柏知點點頭,“看來真的沒什麽問題。”

  能啃金鏈子就啃吧,反正她攢攢錢,還是可以負擔這個支出的。

  梭梭又跳回柏知的肩頭,長長的尾巴掉在柏知的後背,用身體蹭了蹭柏知的側臉,就團成一團眯住了眼睛。

  “梭梭,你的本體其實不是貓,是樹袋熊吧?”怎麽又睡下了?柏知故意顛了顛肩膀,也沒有驚動梭梭半分,看來,還掌握了岩羊攀爬和保持平衡的技能,要不然,這種每次趴在哪裏都不會掉下來的能力是哪裏來的?

  輕輕的撓了撓梭梭的貓下巴,柏知沒有再逗梭梭,把手裏的購物清單放好,開始準備自己的競賽材料。

  其實學校的老師推薦柏知去參加競賽,她最開始是拒絕的,但後來她發現,參加競賽可以免去部分家庭作業,以及逃一部分的課,柏知就愉快的出現在競賽老師的麵前了。

  和普通學生最多參加兩門不同,柏知把能報名的競賽都報上了,尤其是那種有獎金的,誰都不能攔著她參加。

  她是在和齊軒石楊一起學著投資,但慢慢的不再那麽依靠齊總和石總的力量,時賠時賺,收益能把房貸解決掉,但餘錢就沒有了。

  以前,柏知還是有十萬塊存款留著買飛機的,現在,首付交了之後,留下投資裏麵的本金不能動,再把每月的房貸還完,柏知的存款基本上保持在三位數到四位數,之前那條金鏈子,就是柏知攢了一段時間的錢,買下來的,結果被哢擦哢擦啃掉,存款就毫不意外的掉到了二位數。

  雖然說,淩婭不會讓三個孩子缺衣少吃,但柏知的購物清單實在是,放誰身上,都覺得壓力很大,柏知沒有點存款在手裏,也是很心痛。

  所以,誰都不能擋著柏知去參加有獎金的競賽。

  老師和同學們看柏知的衣服質量,用的東西以及家庭住址,都覺得柏知家境不錯,也不會把柏知積極參加比賽這件事情,和獎金聯係在一起,所以,美好的誤會就產生了,柏知在學校就立起了‘迎難而上、不斷挑戰’的迷之人設。

  隻有陶岸陶汀聽到這些話,默默的捂臉轉過頭,她們是最清楚柏知有多麽懶散,平時連家庭作業都能省一個字就省一個字,參加競賽完全是柏知衝著免寫作業和獎金去的。

  不過,兩個人也沒有解釋什麽,有些時候,真相並不重要,結果很不錯就足夠了。

  但在這個誤會下,柏知身邊的同學,發現什麽新的比賽或是挑戰,都會跑去和柏知說一聲,問問她要不要參加。

  “柏知,最近有一個選拔賽,你要不要參加?綜合類的,學術考驗和野外求生。”中學生麵臨的各類比賽,遠比常人想象的豐富多彩,除了學科類的理論考試,從機器人設計到航模展示,從軌道模擬到小鐵球實驗,隻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比賽設計者做不出來的。

  素質教育,其實也挺折騰孩子的。

  跑來找柏知的同學,就是說的這種比賽,選拔是依靠考試成績,但真正比賽就要加入實踐,也就是戲說的荒野求生。

  每年聯邦的教育界,都會對國內外學子進行經驗交流,考驗創新能力,應變能力甚至身體素質,這些考察標準具體到學生身上,就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比賽。

  個人賽專注展示學生的綜合實力,從學識到視野,從才能到自理能力,甚至連想象力都會被測試;團體賽則是考驗合作能力,溝通能力以及解決問題的協調能力,難度也比個人賽更高一些。

  這種比賽的選拔,都是國際化的,能拿到最後比賽名額,代表國家參賽的,一定是在聯邦內經過層層選拔優勝的孩子。

  柏知聽完這個不明覺厲的比賽,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繼續去忙自己的事情。

  跑來和柏知分享這個爆炸性消息的同學,並沒有得到他認為的爆炸性效果,“這個消息很快就要被學校公布了,我這可是獨家,第一手資料啊!”

  放在娛樂圈,他可能要被稱為狗仔,但在校內學術圈,他好歹也是個小野狼啊!

  這麽冷淡的反應,太傷害小野狼的積極性了。

  小野狼不是被風浪輕易拍下的狼,總覺得是自己的介紹不到位,導致柏知還不清楚這個比賽有多麽重要。

  普通比賽,隻要和國際沾邊,就已經能增加不少分量了,更別說這個比賽,是每三年一次,幾大國的教育界共同參與,算是對各國教育現狀的一個交流。

  這種交流,已經不算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理想階段了,分明就進入了‘強者為尊,第一才有話語權’的現實階段,所以,在這種比賽裏拿到名次,不僅給聯邦掙得麵子,能得到日後國內外知名大學的優先錄取,還可以得到名師的青睞和教導,甚至,多方的獎金都能拿到手軟。

  “等等,你剛才說什麽?”柏知突然抬頭,問自封小野狼的同學。

  “國內外知名大學的優先錄取?名師的青睞和教導?”小野狼同學聽到柏知這麽問,很滿意的點點頭,他就說嘛,柏知這種喜歡挑戰的同學,怎麽可能會對這種比賽沒有興趣。

  沒在小野狼同學這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柏知就扭頭看向了兩個姐姐,問問她們有沒有聽到‘多方的獎金都能拿到手軟’這句話。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屠龍狗砸,點擊就送 溫水煮甜椒 男主總是在裝逼 情敵都在等我分手 17 Again 他那麽撩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