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24節

  塑料親子情!

  但實際上,柏知和齊軒石楊還真的沒有想到這麽多,三個孩子想想房貸也是很憂愁的,齊軒和石楊想辦法的時候,就瞄準經常帶來各種各樣信息的助理叔叔,他們就想著,每次把這些東西說給爸爸的時候,能給他們也說一下嗎?

  還不太明白,這些消息背後的價值,反正,三個孩子借了,齊總和石總也是捂著心口的願意借。

  沒事,孩子願意接觸投資理財這些知識,總比染上一些二代的壞習慣,小小年紀就玩車辦派的好,齊總和石總這麽一想,心情就好多了。

  三個孩子邊合作邊懵懵懂懂的學,齊總和石總也在邊合作,邊給三個孩子教,談生意不是簡單的買入賣出,需要眼光,需要大局觀,還需要一定的謀略和心理素質。

  虧,要穩,賺,也不能飄。

  兩個老狐狸在慢慢的教著三個小狐狸,給過甜頭也挖過陷阱,三個孩子有賠有賺,但慢慢的也有了積攢,等到柏知讀初一的時候,首付和房貸就都妥了。

  齊軒和石楊的媽媽們,還是給兒子添了一些錢的,算是他們的獎勵,買的是戶型比較大的別墅,而柏知對大戶型要求不高,她看上了一個位於角落,比周圍的別墅小一點,但背後有著大片樹林和小河上遊部分的房子。

  柏知拿到宣傳冊的時候,開發才剛開始,等首付到位,山水別墅區的基本格局已經出來了,柏知看的這套房子本來是要修一個涼亭的,但設計圖考慮到整體風水就把這裏改了,變成一個比周圍別墅都小的房子。

  孫阿姨的公司原計劃是這套房子賣不出去就留下自用,變成物業服務點或是其他的小站都可以,但沒想到,柏知一眼就看中這個了,背後有山還有小河,她喜歡這裏。

  於是,柏知就拿到這套因為位置不算太好,所以又打了愛心折扣的房子,省下好幾條金鏈子那種。

  雖然比其他別墅小一點,但是,三層基礎層外加閣樓,對柏知她們來說已經很大了。

  而且,柏知選的房子附近住戶,基本上都是她認識的,秦阿姨就在隔壁,皮皮搬來第一天,就跑來串門了。

  摸著皮皮的耳朵,柏知跑來找淩婭,可憐巴巴的要求第三次去找貓。

  是的,房子都搬了,貓還沒有到位。

  當時拍攝的地方,柏知都已經去過兩次了,但沒有看到梭梭,隻能失望而歸,現在是鍥而不舍的卷土重去。

  “要不然我們去買一隻小貓?”淩婭不太理解柏知的固執,去年柏知把家裏的貓床布置好的時候,她就準備帶柏知去寵物店了,結果柏知和她說,貓已經選好了,不在寵物店。

  一問,是柏知在拍戲的地方,見到的一隻小黑貓。

  當時淩婭還以為,小黑貓是本地村民家養的貓崽,就陪柏知去了一趟,結果到了地方,柏知撒歡的往湖邊的樹林裏跑,不知道是不是身邊的人很多,並沒有看到小黑貓。

  等小學畢業,初中也定好之後,柏知又去了一趟,可這次天氣不好,樹林裏泥土被雨水衝刷,村民們考慮到柏知的安全,沒有讓她進山。

  這一次,柏知都已經查好了,天時地利人和,貓一定能找到的。

  淩婭也不知道,柏知為什麽對小黑貓那麽執念,名字都還取好了,但柏知就認定了梭梭,她還是答應了。

  小孩子的成長,是很有階段性特征的,小學的時候,柏知就和個活蹦亂跳的兔子一樣,根本停不下來,東摸摸西看看,根本坐不住。

  等到初中,可能是接觸的同學都已經進入青春期,身體和心理進入了新的發育期,柏知就穩重了很多,表麵上沒有以前那麽活泛了,內在也斯文敗類,哦不是,乖巧安靜了很多。

  當然,這個改變是和她相比的,搞事情本質並沒有變。

  她看身邊很多同學都近視戴眼鏡了,也有點蠢蠢欲動,還是淩婭和兩個姐姐警告,要是她敢為了戴眼鏡,故意把眼睛折騰近視,以後吃飯就隻給一盤小青菜。

  媽媽和姐姐們都惹不起,柏知隻能暗搓搓的放棄眼鏡。

  以前明著搞事情,現在暗著搞事情,讓淩婭和陶岸陶汀都要多關注一下這個家夥。

  所以,這次柏知來找貓,但是媽媽和姐姐都陪著過來了,不看著不行,要不然貓沒有帶回來,柏知都不知道撒歡跑哪裏去了。

  事實證明,淩婭和陶岸陶汀的預感是對的。

  柏知這次準備趁他們不注意,偷偷摸摸一個人進山。

  總結前兩次的失敗經驗,柏知發現,梭梭可能有點害怕生人,第一次見到小黑貓的時候,梭梭都和她保持著安全距離,並不靠近,要是自己身邊再跟著幾個人,梭梭肯定不會出現的。

  但是,柏知不用想,自己一個人進山的主意,都會被媽媽和姐姐毫不猶豫的否定的。

  果然,革命的道路是曲折艱辛的。

  為了營造出自己乖巧聽話的假象,柏知把課本都裝到書包裏了,隻要淩婭和姐姐們看她,就立刻做出一副‘我愛學習,誰也不能擋著我預習和複習’的表情。

  陶岸看著柏知手裏八年級的課本,有點想歎氣,柏知是不是忘掉,她們現在還在讀七年級?

  淩婭問柏知,“你在看語文書?”

  “對,這裏麵還有一篇很好的古文。”柏知很認真的點頭,然後一本正經的背詩,“山不在高,有貓則名,水不在深,沒魚就行。”

  陶岸和陶汀還沒有學過《陋室銘》,隻覺得這個古文真的好接地氣,而淩婭抽抽嘴角,捂住額頭問柏知,“說吧,你是不是準備偷偷摸摸去做點什麽?”

  這古文的作者棺材板都快壓不住了好嗎?!

  山不在高,有貓則名,水不在深,沒魚就行,誰給你一本正經胡說八道勇氣的?

  柏知捂心口裝暈,戲有點過,居然被發現了。

  最後,柏知還是老老實實承認,自己準備獨自進山找貓。

  “要是不答應你,是不是就找機會瞞著我們去?”淩婭一看柏知聽到這話,立刻望天,東看西看就是不看她的模樣,就知道這小崽子真的這麽想。

  還能怎麽辦,隻能原諒她!

  淩婭氣的扭了一把柏知的臉頰肉,然後和她約定了什麽時候去,什麽時候回,身上帶著開著定位的手機才行,她們在湖邊等她。

  “好的好的。”柏知猛點頭,然後到了地方就直接往目的地跑。

  上次見到梭梭,是自己在林子裏找不到方向,小黑貓悄聲出現的,柏知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再情景重現一下,戲很足的一臉茫然,裝作自己找不到路的往林子深處走。

  除了剛才在淩婭麵前,戲有點過以外,柏知的演技還是得到了幾十億票房認可的,起碼,梭梭是被蒙騙了。

  貓也很愁的,知道這個地方找不到路,為什麽這個人又跑進來了?

  梭梭知道林子外麵,有很多人的,他們有的還會進林子抓一些野雞或是挖竹筍,作為一隻貓,梭梭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知道什麽是人類,什麽是野雞,什麽是竹筍的,反正,它很抗拒人類,不會讓任何人發現它。

  黑色的小身影就和陰影一樣,躲藏在山林之中。

  至於為什麽出現在柏知麵前,隻是梭梭覺得這個人很熟悉,看她在原地轉圈圈,爪子的動作比思考還快,就從遠處現出了身形,給柏知引了路再消失。

  沒想到,這個很熟悉的人,又出現在這裏,走不出去了。

  梭梭確定周圍隻有柏知一個人的時候,才從一株很粗的竹子身後,探出了腦袋。

  柏知一眼就看到了,一點一點的靠近,甚至都快要摸到梭梭了,小黑貓有些不適應的想往後退,但聽到柏知輕輕的喊了一聲,“梭梭,我找到你了。”

  小黑貓的耳朵動了動,沒有躲,圓圓的藍眼睛看著柏知,然後,柏知慢慢挪過去,伸手摸了摸梭梭的耳朵尖。

  “要不要和我走?我叫陶柏知,家裏有媽媽和兩個姐姐,都很好哦~”

  小黑貓沒有動,隻是每次柏知喊它梭梭的時候,耳朵就抖一下,明顯是在聽這兩個字。

  柏知看小黑貓沒有跑,就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團在一起墊著,把小黑貓抱起來。

  近距離抱起來梭梭,就會發現這隻貓真的很小,遠看的身影裏麵,尾巴占了一半的便宜,但被柏知抱起來的時候,想跳下去卻又忍住了,踩著柏知的肩膀伸了個懶腰,就和尾巴團成一個圈,任由柏知把它抱出去了。

  等快出林子,柏知抖開自己的外套,把梭梭包起來就露個腦袋,她害怕見到太多的生人嚇到梭梭。

  好不容易逮住的貓,不能跑。

  淩婭和陶岸陶汀並沒有等待多久,就看到柏知抱著外套出來了,湊近看才能發現,外套裏麵露出了兩隻黑色的貓耳朵。

  掀開外套,柏知握住梭梭的一隻前爪,給媽媽和姐姐們看了看梭梭,淩婭和兩個姐姐都是很溫柔的人,靠近小黑貓也不會讓梭梭覺得不舒服,隻是瞪圓眼睛略帶防備的看了看她們。

  “這小貓很漂亮。”淩婭在柏知說想養貓的時候,就去認真的了解過相關的知識,也看過很多貓,但看到小黑貓,也要說一句這隻貓很好看。

  黑色的皮毛油亮般的順滑,四肢有力粗壯,小圓臉一副超凶的模樣,也是萌到不行,藍色的眼睛是少有的剔透,看著純淨又神秘。

  而且,這隻小貓比她想象的,要幹淨很多。

  淩婭自從知道柏知盯上了一隻山裏跑來跑去的小貓時,就已經把驅蟲藥粉準備好了,但看著柏知在摸梭梭的耳朵,翻爪子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什麽跳蚤。

  但是,驅蟲的藥粉還是要塗的,該有的檢查也是必須的,小黑貓被外套一裹,就直接送去了寵物醫院。

  與看到柏知和淩婭她們不同,小黑貓對陌生人的排斥感特別高,還是柏知自己動手,在醫生的指點之下給梭梭做了檢查,才帶回家的。

  醫生也不是第一次見很凶的貓,她笑著和淩婭說,“你們家的貓照顧的挺好的,身體很健康,驅蟲也做得很好。”

  淩婭笑笑沒說話,並沒有告訴醫生,半天之前,這貓還不屬於她家,嗯,柏知單方麵宣布所有權不算數。

  於是,柏知也變成有貓有房的人生贏家,回家沒呆幾分鍾,就撈起梭梭出門嘚瑟了。

  搬到新小區之後,住戶沒有以前那麽多,但是遛彎的環境好了很多,皮皮定時定點守在家門口等著柏知,還沒有趴在柵欄邊吐舌頭,就被柏知肩膀上的小黑貓嚇得扭頭就竄回家了。

  “皮——”還沒有喊完,皮皮就沒有影子了,柏知也不知道皮皮為什麽這麽激動,隻不過,她還沒有開始炫耀自己有貓呢,觀眾就跑了?

  秦阿姨一開門就被紮進來的皮皮嚇了一跳,“皮皮,怎麽了?”

  往外看去,柏知站在柵欄邊舉高一隻小黑貓,“秦阿姨你看,我們家的梭梭。”

  皮皮慫慫的躲在秦阿姨身後,探頭探腦的匍匐前進,被秦阿姨揪著耳朵往前拎,“你這麽大一隻狗,有點出息好不好?”

  哈士奇的成年體態很強壯,比梭梭大很多倍,但膽子絕對是呈反比,被梭梭嚇成軟趴趴,被秦阿姨強行拖過去的時候,瞪眼睛吐舌頭,傻的不忍直視。

  柏知這個根本不善解狗意的家夥,不明所以的開始梭吹模式,“果然,皮皮也很喜歡梭梭呢!”

  皮皮並不知道是什麽給了柏知這種美好的誤會,反正,它也要舉高高抱著才不害怕,比秦阿姨腰還高的皮皮,就準備撒歡要抱抱。

  秦阿姨為了自己腰椎著想,很冷酷無情的躲開了,這麽一撲她能住院三個月。

  失去主人愛的抱抱的皮皮,宛如一條失去夢想的鹹狗。

  梭梭終於梭梭也終於把目光定在皮皮身上了,秦阿姨精心照顧的皮皮毛發溜光水滑的,成年犬又壯壯的,看起來很好踩的樣子。

  於是,梭梭從柏知的肩膀上跳下來,輕巧的落在了皮皮身上。

  反應慢半拍的皮皮回頭,和梭梭的藍眼睛對視了三秒,然後瘋了一樣的往前衝,救狗了!

  梭梭也不知道是怎麽保持姿勢的,並沒有用爪子勾住皮皮,卻也沒有從皮皮身上掉下去,於是,馱了一隻小黑貓的二哈,在小區裏勇往直前,驚起一眾貓貓狗狗。

  “秦阿姨,我先去控製一下場麵。”平時遛皮皮的時候,都沒有見過皮皮跑這麽快,柏知驚訝的看著皮皮爆發出來的速度,以及瞬間就沒有的影子,和秦阿姨說一聲,去追皮皮和梭梭了。

  一隻皮皮跑,可以引的很多狗狗追,小區裏遛狗的幾位主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狗繩就被掙脫出手,自家狗湊熱鬧一樣的就追著皮皮去了。

  等皮皮回過神,發現梭梭還在自己身上,後麵還有好幾隻狗在追自己,可是嚇壞狗了,整隻狗都要崩潰了。

  等柏知追上它們的時候,就是一群跑到脫力的傻狗,攤在樹蔭底下裝死,而梭梭甩了甩尾巴,從皮皮身上準備跳下來,但嫌棄了一下地麵比較髒,就很不要臉的踩著其他躺在地上的狗狗,和過河踩石頭一樣的,回到了柏知的肩膀上。

  梭梭很小隻,又很輕,累到吐舌頭的狗狗們也沒有什麽反應,但柏知抽抽嘴角,發現梭梭的真麵目了,出乎意料的愛幹淨以及和柏知如出一轍的搞事情。

  狗主人們跟在後麵跑,等終於找到自家愛犬的時候,就看到地上趴著好幾個吐舌頭的狗,旁邊站著攤手無辜臉的柏知,以及她肩上望天看風景的小黑貓。

  好像,也沒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

  傻乎乎跟跑的狗狗們被主人帶走,留下生無可戀的皮皮,不跑了不跑了,它是一條廢狗了。

  沒有小推車在身邊,柏知也沒有辦法抱皮皮回去,就和梭梭坐在旁邊等皮皮休息好,她出門的時候會帶上水壺,給皮皮倒一點,給梭梭喝一點。

  梭梭還是很喜歡皮皮的,厚實又柔軟,喝好水之後又跳回皮皮身上,破罐子破摔的皮皮也不怕了,還敢扭頭齜牙嚇唬梭梭。

  然後,小黑貓愜意的側趴,‘噌’的亮出了爪子尖。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