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21節

  知道自己要往哪個方向走,柏知就保持著右手對著太陽的姿勢,努力往左手邊走。

  有誤差就有誤差吧,反正柏知就是走個大方向,湖邊是有村民來的,到時候能遇到人求救就好。

  柏知剛才被一池子錦鯉嚇到的情緒依舊平緩,樂顛顛的往西邊走。

  但事實證明,理論和實踐還是有磨合的地方,太陽不可能是正東,柏知拿著手臂比劃的角度,也不能一直保持著西邊,她現在隻能承認,自己迷路了。

  林子安靜了很多,還有一些蟲子或是小動物穿行的悉索聲,柏知有點擔心自己遇到蛇,看到自己身邊一株小綠竹,手腕那麽粗,深呼吸,蓄力,抬頭,踹。

  竹子應聲而斷,柏知又來回踩了一下,得到一個比自己矮一點的竹棍,還帶著點斷裂口的毛刺刺,但是,不影響柏知拿著竹棍打草。

  她是沒有什麽在樹林裏穿行經驗的,還是這幾天聽村子裏老人給她講故事,柏知自己總結的,現學現用,反正沒有魚尾巴,陶大膽重新上線。

  而這邊慢了一步,沒找到柏知的助理小哥,立刻通知南齊,圍在湖邊的村民聽到柏知不見了,也都開始在附近找人。

  “柏知,陶柏知?你在哪裏!”

  找不到路,扛著竹棍走,還哼哼哈哈出個拳,感覺自己武學宗師附體的柏知,和郊遊差不多,並不知道大南齊他們在心焦的找自己,還等著偶遇村民然後問個路呢!

  但沒走幾步,柏知眼神一亮,看到了遠處一個黑色的小影子,等悄聲的湊過去,她看清楚了。

  藍眼睛的小黑貓!

第三十四章

  沒有人知道, 隻要不看到那種會讓她頭皮發麻的漸變色魚尾巴,柏知會變成陶大膽多久。

  這也不怪她啊, 你看鯊魚這種同色係, 沒有什麽變化的尾巴她就不害怕,基本上沒有什麽尾巴的小魚她也不害怕, 就是那種輕柔的、飄逸的、甚至可以呈現出半透明部分的魚尾, 柏知接受不了。

  好在怕的快,平複的也快, 怕過哭過又是一個好崽。

  所以,柏知有著‘大膽’增幅, 放輕呼吸, 正在試圖往小黑貓靠近, 一點不擔心這個突然出現的家夥,給自己幾爪子。

  在夢到過一次藍眼睛小黑貓之後,柏知特意去查了相關的信息, 除了本土的黑貓以外,孟買貓的品種比較貼合‘小黑貓’, 但眼睛的顏色對不上,因為脫離幼貓時期,藍眼睛的黑貓很少。

  貓的眼睛顏色和色素有關, 一般有白化基因的貓會抑製黑色素,也就是,白色的貓比較容易出現藍眼睛。

  黑貓,則多是黃眼睛。

  倒是在一些專門培育出來的寵物種裏, 人為的追求毛色和瞳色,出現藍眼睛小黑貓的特征。

  但是,柏知知道,這才不是呢,她夢到的小黑貓敏捷又警惕,對外界充滿著戒備,和寵物貓萌萌軟軟的樣子,沒有半點關係。

  就像是現在,柏知半蹲在小黑貓兩米遠的位置,不能再往前了,因為一旦越過這個安全距離,小黑貓就可能後退逃走。

  陽光充足,透過樹葉的縫隙帶著暖意,小黑貓蹲坐在半截枯木上,和柏知互相打量。

  這麽近的距離,足以讓柏知看到小黑貓是個小圓臉,側臉立體飽滿,耳朵之間的距離也不小,耳廓很深但耳朵尖尖卻有一點點圓,雖然身形不大,但結實勻稱,四肢長短適中粗壯有力,尾巴比普通的貓要長一點,渾身的毛發厚實有光澤,很凶也很健康漂亮的一隻小黑貓。

  更別說那對藍到剔透的圓眼睛,好看到犯規。

  現在,小黑貓正打量著柏知,尾巴尖輕輕的翹起,好奇卻又保持距離的模樣。

  想開口和小黑貓介紹一下自己,但柏知有點卡殼,該怎麽稱呼這隻貓,直接喊“貓?”,她有點想把小黑貓帶回家養。

  但是,已經從枯木上輕輕躍下的小黑貓沒有給柏知這個機會,它毫無聲響的落在地上,往前走了兩步之後扭頭看柏知,意思是讓柏知跟上。

  立刻站起來跟著小黑貓,等柏知能聽到有人喊自己名字的時候,她才明白,小黑貓在給自己帶路。

  尋找柏知的南齊和村民們離的很近,小黑貓也不願意再往外走了,看著柏知停住,就準備返回樹林。

  “等等。”柏知有點著急,總覺得小黑貓有個名字,可是她是第一次來到這裏,小黑貓一看也不是家養的,怎麽可能會有名字呢?

  離開的黑色身影停頓了一下,小黑貓疑惑的扭頭,看柏知向自己揮手,才躍向林子的深處消失不見。

  柏知苦惱的抓了抓臉,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去找大南齊他們,但是,離開的時候又不甘心的望了一眼林子的深處,安慰自己,下次肯定能再見到小黑貓的。

  到時候,再問問小黑貓要不要和自己一起生活。

  別擔心,自己會有貓的。

  雖然這次小黑貓的反應很冷淡,但是柏知這種有著迷之自信的家夥,根本沒有受到半點打擊,反而躍躍欲試的開始琢磨,怎麽樣再次見到小黑貓,然後,揉了揉臉,跑出去和大南齊認錯了。

  她跑到林子裏差點沒出來,讓周圍的人很擔心的在找她,柏知鞠躬道歉,很認真的感謝大南齊和劇組的工作人員以及村民。

  小孩子太懂事,也有不好的地方,就像是現在,柏知的態度太過積極配合,導致南齊想嚴肅的說兩句都繃不住臉,劇組的工作人員和村民們看到柏知向他們鞠躬感謝,忙擺手說沒什麽,隻要柏知安全就好,下次可不能自己往林子裏跑了。

  得到了原諒,柏知就乖乖的跑到南齊身邊,一副‘我哪兒都不亂跑’的表情,小眼神時不時的瞄一下故意不理她的南齊。

  等一行人原路返回,經過養錦鯉的池子時,南齊像是牛魔王一樣,故意在柏知麵前噴氣哼了一聲,把搗蛋鬼的眼睛擋上,免得她再看到活魚飄飄軟軟的尾巴。

  柏知這就明白,大南齊不生氣了,樂顛樂顛的和他一起回去。

  劇組沒有留幾天,就殺青可以返程了,柏知被大南齊看的很嚴,根本找不到機會再去一趟樹林,連人帶行李被塞到車裏要回家的時候,柏知還眼巴巴的望著湖邊的位置。

  她的貓!

  可能是實在太惦記這隻還不屬於自己,但已經被厚臉皮的柏知劃成所有物的貓,柏知回家之後,少見的又做起了夢。

  和上次那個模糊的,被一個溫暖的懷抱包裹,身邊還有一隻藍眼睛小黑貓的夢不太一樣,柏知在夢裏,聽到一個很溫柔的聲音在說,柏知、梭梭你們看,這是高山、這是流水、這是湖泊、這是樹木……

  但是,沒有等這些話繼續說下去,就被搖籃曲一樣的哼嚀取代,同樣的聲音阻止了柏知夢到更多的東西,卻格外的安心和溫暖,讓柏知酣睡到天明。

  等第二天起床,柏知打了個哈欠,迷迷糊糊的,“梭梭?”

  嗯?從床上一躍而起,柏知也不困了,立刻反應過來,小黑貓是有名字的,叫梭梭?

  這好像是一種樹?柏知記得齊軒媽媽用手機收什麽能量的時候,說過這個。

  等柏知去查了一下梭梭樹,發現這是一種生長在幹旱少雨的荒漠土壤上,防風固沙,適應能力極強的優質樹種,“叫梭梭的樹,這麽好啊?那叫梭梭的貓,肯定也很好!”

  柏知對小黑貓,也是這麽自信。

  當然,自認為已經是有貓人士的柏知,還是考慮到這件大事,貓還不知道,柏知還是老老實實去問淩婭,可不可以讓她占用一點家裏的空間,養貓。

  之前柏知遛皮皮的時候,淩婭就問過柏知,想不想養寵物,但是柏知當時沒有找到自己喜歡的貓,這個話題就暫時擱置了,現在柏知問她這個問題,是找到自己想養的貓了?

  “和岸岸汀汀說過嗎?”淩婭沒有直接說同意或是不同意,問問柏知,有沒有和兩個姐姐說過。

  柏知點頭,“說過,姐姐們同意我養貓,但是,不能讓貓撓破我們的衣服。”

  “那可以。”

  淩婭也不是什麽天生自帶教孩子技能點的父母,一個單身媽媽總是會遇到常人想不到的困難,更別說她還需要照顧三個女兒,家裏事事做主是很難做到的,所以精力有限的淩婭也不難為自己,會給三個孩子很大的自由度,像柏知想養貓這件事情,隻要說通了其他的家人,就可以。

  至於該如何養貓就是柏知需要操心的事情了,淩婭和陶岸陶汀則需要對養貓帶來的一些生活小麻煩,多一些包容度。

  彼此妥協,各擔責任,淩婭也是慢慢的發現,自己管的少一點,效果反倒會更好一點。

  蹦蹦跳跳的跑回房間,柏知向姐姐們宣布這個好消息,“媽媽答應我養梭梭了!”

  陶岸和陶汀喜歡小動物的方式比較內斂,不像是柏知這樣敢抱著皮皮在草地上打滾,她們摸一下小動物,或是做一個好看的窩就很滿足了。

  柏知想養一隻貓,連名字都已經提前訂好了,她們就準備幫梭梭做一張貓床。

  其實是柏知之前用過的嬰兒床,比學生的書桌大一點,搬到京都的時候也被帶過來了,柏知把沒有布料和墊子的空床架在樓下洗幹淨,就把它拖上樓了。

  兩個姐姐就做了一個牌子,上麵畫著一個簡單的貓頭,寫著‘梭梭’,這個牌子三個孩子都有,寫著自己的名字,現在,她們正在做第四塊牌子。

  從這裏就可以看出,柏知和姐姐們把養貓這件事情,看成和歡迎新的家庭成員一樣重要,她們有自己的餐盤和組合床,那麽梭梭也可以得到它的餐盤和組合床,就是小上幾號,擺在柏知的旁邊。

  淩婭友情提供了嬰兒床用的被褥,但是她並不能保證,如果被褥被貓撓花了,還可以提供替換的。

  於是,在梭梭本貓完全不知情的時候,柏知就已經把家裏梭梭的這份東西,全部準備好了。

  但是,問題也出來了,戶型不大的家裏,原本合適的空間,一下子多了不少東西,有點擠,可柏知也沒有辦法憑空變出來一些地方,隻能繼續想辦法解決。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到電影準備上映。

  宣傳期柏知是沒有參加的,這可以理解,和普通的明星不一樣,在網絡宣傳和線下互動的時候,童星在裏麵的作用是受限的,而柏知又專注小黑貓,覺得自己拍完電影就完成工作了,不想去全國各地跑宣傳。

  導演對柏知的要求格外的低,一想到這個小家夥帶來的投資,他什麽意見都沒有,就這麽放柏知偷閑。

  直到首映的時候,才集齊主要演員召喚柏知的。

  這裏麵,柏知最熟的就是大南齊,被媽媽送過來之後當然來找他,但劇組的主演都在,裏麵有幾個還是第一次見柏知這個男二。

  對啊,沒有和男二的對手戲,又在前半期拍完,這幾個演員當然沒見過柏知。

  兩女一男總共三個人,帶著笑和柏知打招呼,做自我介紹,柏知禮節性回應了一下,沒有多說什麽,就跑去坐在大南齊身邊了。

  本來就是初識,對方又是個小孩子,三個人之中,有兩個人已經完成日常寒暄,坐回去和身邊的人低聲交談,隻有坐的很近的一位女演員,繼續和柏知搭話。

  南齊對柏知的社交能力一向很放心,這個家夥總是和別人相處的很好,但是,被這個女演員搭話的時候,柏知卻一反常態的很冷淡。

  而且,這和柏知在同齡人麵前的小高冷不一樣,她的小高冷純粹是有大佬包袱,內心戲比較多,但這個時候的冷淡,則是帶著排斥的。

  南齊伸手摸了摸自家崽的耳朵,有點不滿的提醒麵前這個快要貼在他臉上的女演員,首映很快就要開始了,請坐回去。

  女演員還想和南齊說點什麽,就已經被故意走過來和南齊說話的助理小哥擠到一邊,再也湊不過來了。

  借著南齊的遮擋,柏知笑眯眯的伸出一隻手,偷偷的和助理小哥來了一個give me five。

  果然,助理小哥在開啟安靜如雪派之後,又向著善解人意派邁進。

  “你不喜歡她?”南齊小聲的問,柏知這種連毛毛蟲都覺得花色很好看的家夥,很難第一反應討厭什麽,這個女演員讓柏知露出了少有的抗拒,讓南齊很好奇。

  “眼神黏黏的,而且,看我的時候,還盯著你,動物世界裏麵,蛇要吞青蛙的時候就這樣的。”反正,這種感覺讓柏知很不舒服。

  社交能力好不代表柏知是個長袖善舞,委曲求全的人,喜歡是喜歡,不喜歡是不喜歡,她走的不是技巧派,而是真心派,因果關係也是她喜歡身邊的人,願意給身邊的人帶來陽光,得到了回饋,擁有了讓一般人想不到的交際圈,而不是柏知為了認識身邊更多的人,會放棄自己的感覺,讓她不舒服。

  大佬的任性不是任性,是人格魅力和眼光獨到。

  對,就是這麽理直氣壯。

  助理小哥也低聲和南齊說了兩句,這個女明星在業內的一些秘聞,演技不錯但人品堪憂,和柏知說話的時候也是一個勁兒的拿眼神撩南齊,隻是南齊的注意力都在柏知的情緒異常上,沒有發現而已。

  被當成‘青蛙’一回的南齊聽完這些,也覺得後背有點涼,連柏知帶沙發,往一邊挪了挪才舒服些,他對圈內一些規則不發表意見,都是個人選擇,陷進去就沒有完全無辜的人,不值得同情,但這不代表著南齊願意成為別人往上的墊腳石,剛入圈的時候南齊資源好,潛力高,也差點上過當,要不是林哥機敏,南齊絕對是一身髒水,所以,南齊對找上自己的這種人異常反感。

  隻是,南齊比較鬱悶的是,為什麽自己沒有柏知這種反應度?

  “是不是小孩子對情緒都比較敏銳?”南齊這麽想著,就直接問柏知了,畢竟不是還有一種說法,小孩子的眼睛幹淨,能看到一些非正常的東西嗎?

  沒想到,柏知給了南齊一個小眼尾,很嫌棄,“大南齊,你是不是還覺得,我可能見過鬼?”

  南齊一噎,要不要這麽準確的猜到他剛才在想什麽?!

  “唉,這是封建迷信知不知道?”柏知拍拍南齊的手臂,教育大南齊,要相信唯物主義,物質守恒定律。

  “這和守恒定律有什麽關係!我把我的團員證給你看行不行!”南齊急了,上學的時候,他也是優秀的團員呢!

  “有好就有壞,平衡、守恒。”柏知才不是胡說八道的,她可是知道辯證法的,有善良勇敢的人存在,就一定有邪惡自私的人存在,“所以,要多在陽光下行走,也要警惕黑暗的邪惡,嗯,我也不知道這是誰說的,反正聽起來很有道理,也很厲害的樣子。”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