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3節

  “媽媽,我可能還能吃點金屬,家裏的小鐵鍋我可以嚐嚐嗎?”

  “可……等等,上次家裏找不到的那個小鐵勺?”

  柏知轉了轉了眼睛,乖巧狀,小鐵勺,嘎嘣脆呢~

  作者有話要說:  柏知:誰說我是熊孩子?熊,能簡單的定義我嗎?(驕傲臉)

第五章

  立刻摸了摸柏知柔軟的小肚皮,淩婭有點緊張,“除了小鐵勺,你還吃過什麽?或者說,還想吃點什麽?”

  小孩子的肚皮有點鼓,軟軟的,根本不像是吃過鐵的呢!

  “就隻有小鐵勺,其他想吃的,太貴了。”柏知說起這個,也有點憂鬱,她不愛吃金屬,就想嚐嚐味道,和食材做類比,越稀有的金屬她就越想舔一口,所以,柏知瞄上巴音的首飾店好久了,就是零花錢攢的太慢,連個銀戒指都買不起。

  淩婭讓柏知張嘴,對著陽光‘啊’,看了小白牙,摸了摸小舌頭,也沒有看出點什麽特別來,但想到柏知能輕鬆抱起家裏任何一件家具的力氣,又覺得可以理解。

  反正,不尋常的事情已經這麽多,再來幾件也沒有什麽。

  隻不過,淩婭掙的錢能讓家裏吃好穿暖,卻沒有什麽餘錢去買金銀首飾,所以,柏知想舔舔金耳環這種想法,還需要再等等。

  還是頭一次,淩婭有一種,養孩子,好貴的感覺。

  看淩婭不生氣了,柏知就笑嘻嘻的跳下沙發,帶了個遮陽帽就跑出門去接姐姐們放學了。

  陶岸和陶汀最後一節課是體育課,老師提前放學了,姐妹兩個站在校門口的大樹下,等著柏知。

  淩婭膚白如雪,兩個女兒也是極為白皙,樹蔭底下也悶熱的不行,讓她們的臉頰微紅,黑色發尾汗濕,漂亮的像是紅蘋果,乖乖的站在這裏,讓路過的不少人都回頭多看幾眼。

  等柏知跑到校門口的時候,就眼尖的看到有個穿大熱天還穿著無袖黑夾克的人在和姐姐們說話,還離得越來越近,讓陶岸和陶汀不斷的往後退。

  小炮彈一樣衝過去,把那個人推開,柏知擋在姐姐們麵前,“你是誰?”

  淩婭教過孩子們,不能讓別人隨意觸碰自己的身體,尤其是陌生人。

  黑夾克看到陶柏知一愣,他本來是個吃瓜路人,正琢磨著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一抬頭就看到兩個特別漂亮的小姑娘,就想過來聊一聊,但小姑娘怕生,防備的看著他,讓他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麽辦。

  然後,就被推開,黑夾克還以為是個大人這麽大的勁兒,結果,竄出來一個小男生。

  穿著海軍藍的白邊短袖,中褲和鞋子都是白底黑狗爪,把遮掩的帽子反戴,擋在兩個小姑娘麵前的眼神,不說他不輸於兩個小姑娘的五官,就是這眼睛,黑亮亮又凶狠,突然就把黑夾克給戳了一下,嘖,這孩子,真有星味,看著都像是在發光。

  二十出頭的黑夾克平時哪裏接觸過這種小孩子,冒冒失失的就湊過來,被柏知轉移注意力之後,沒聽清柏知說什麽,光顧著打量這個小男孩了。

  然後,就看到陶岸和陶汀從背包裏各取出一截棍子,中間的凹陷處一卡一扭,組合成一條成年手臂長的整棍,動作很快,沒有停歇,塞到柏知手上,黑夾克就被棍子威脅了。

  “一分鍾之內說清楚你是誰,從哪裏來,要做什麽,否則,我就喊人了。”這就是校門口附近,哪怕還沒有放學,大喊求救之後保安也會跑出來的。

  再說,柏知的視線掃過黑夾克毫無肌肉線條的手臂,和穿著修身小腳褲的腿,肯定,自己能吊打對方。

  沒有和小孩子相處的經驗,黑夾克隻覺得‘哐當’一個倒計時六十秒的表掛在自己頭上,突然靈機一動,拿出自己的身份證,盡量誠懇,“看,這是證件,我能跟你們家長聊一聊嗎?想參加電視節目嗎?”

  本來黑夾克隻是被陶岸和陶汀的長相吸引,兩個一模一樣的小美人臉,參加節目肯定有話題,但是,小朋友對他很陌生,讓他不知道怎麽辦才好,後來的這個小男孩,讓他更感興趣了,尤其是小男孩護著身後,比他還高的兩個小姑娘時,小姑娘也一改之前的抗拒,緊張的挨在一起盯著他,生怕他會傷害小男孩。

  三個孩子應該是親人,彼此保護著,勇氣卻疊加的增長。

  雖然,這個小男孩看自己的眼神很囂張,好像能分分鍾撂倒他一樣,黑夾克不僅挺了挺胸,好歹他也是個成年人,怎麽可能會被小朋友嚇到。

  陶柏知還在識字階段,拿到身份證還有兩個生字不認識,裝模作樣的看過去之後,倒是眼尖的看到了黑夾克戴的項鏈和戒指。

  看著平凡無奇,但感覺很好吃,而對於陶柏知來說,越好吃,就代表著越貴,黑夾克應該很有錢。

  陶柏知看看自己,窮,看看黑夾克,富,然後讓姐姐們打電話給媽媽,約在隔壁的甜品店見麵。

  “小弟弟,你還真不怕生耶!”拉著姐姐們的手,陶柏知和黑夾克進了甜品店,就嘴甜的讓服務生小姐姐給她們找個靠窗的位置,很主動的拿上菜單先唰唰唰點了幾個甜品,然後,幫黑夾克多了點冰水。

  當然,黑夾克付賬,還被柏知感動了一把,不知道他有什麽喜好,先點杯冰水解解渴,真貼心。

  嘶,就是哪裏不太對勁的感覺。

  三個孩子坐在一邊,黑夾克坐在另一邊,柏知邊挖甜品邊和黑夾克聊天,“大哥哥,你從哪裏來啊?”

  “我從京都來的。”看,買過甜品之後,都可以喊大哥哥了,黑夾克也點了份甜品,邊回答邊吃,也沒多想柏知的問題。

  按照時間、地點和人物的三要素,通過了解對方的表麵目的,從而推論出深層目的,柏知套話套半天,黑夾克也唰唰唰的回答半天,信息透露了大半還覺得,嘿,這孩子好玩,特健談。

  等淩婭趕過來的時候,黑夾克差不多才反應過來,不對啊,自己叫什麽,家裏幾口人,住在哪裏,在哪畢業的,工作幾年了,有沒有男女朋友這些問題,他都回答了,可是,對麵三個小孩的名字,他都不知道。

  “你好,我是柏知她們的媽媽,淩婭。”單身的媽媽總是更有警惕心的,直到看到三個嘴邊沾著奶油,衝她招小手的孩子,淩婭心裏才鬆口氣,先和黑夾克互相介紹了一下。

  等媽媽來了,柏知就再也不吭氣了,默默的吃甜品,這家店的東西很好吃,但是,甜品傷牙,淩婭很少買給她們吃,不管媽媽他們談的是什麽,三個崽崽的甜品是賺到了。

  而這邊,黑夾克向淩婭說明了來意,他想讓三個孩子參加一款親子類節目,當孩子裏的嘉賓。

  巴音雖然地方偏僻,但附近有個很不錯的風景區,常常有節目組過來取景拍攝,黑夾克所在的節目製作團隊,最近就要來巴音一趟,他也是和同事剛到這裏,正巧想找找當地的小朋友參演,就看到了淩婭的三個孩子。

  畢竟,觀眾們都是很耿直的顏狗,對於電視上出現的陌生小孩,他們的要求就很單純——要好看。

  淩婭把三個孩子臉上蹭到的果醬擦了擦,問她們的意見,陶岸和陶汀不太意外的搖了搖頭,她們的性格安靜又內斂,不喜歡和很多陌生人呆在一起。

  柏知想了想,問黑夾克,參加節目有什麽好處嗎?

  黑夾克害怕三個孩子都不參加,立刻開始誇節目,什麽能有玩具和好吃的,認識新朋友之類的,最後順嘴提了句工資高。

  不到三天的拍攝,就可以掙五千塊。

  “去參加!”就是這麽被金錢所動搖的柏知舉手,然後抓了抓臉,對黑夾克說,“對了,大哥哥,忘記告訴你了,我不是小弟弟,我是女孩子。”

  黑夾克:“?”那你剛才和我稱兄道弟那麽久?注意力完全歪的黑夾克,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女孩子?

  難道,他居然是個小孩子性別都分不清的常識廢嗎?

第六章

  事實證明,黑夾克小陳哥不僅對小孩子的性別認知有誤,對小孩子的屬性認知,也有誤。

  作為牽頭人,小陳哥美滋滋的讓淩婭和他們導演見了麵,簽了個簡單的合同,柏知就被留到節目組了,陶岸和陶汀還要上學,淩婭沒辦法一直陪柏知在這裏呆著,隻能把她拉過來囑咐,順便拜托負責的工作人員多費點心。

  “沒關係的,媽媽你放心。”柏知是第一次不在家裏住,也沒有哭鬧,乖乖的和淩婭揮揮手,然後,拉緊了身邊工作人員的手。

  負責陪著柏知的年輕女孩子,以為小家夥舍不得媽媽,立刻抱起來她,帶著她去吃東西。

  這一幕讓小陳哥看到,他就特放心的向導演提議,“這孩子不錯吧,絕對可以用乖巧懂事的當地小孩子人設,沒問題的。”

  離開媽媽和姐姐的柏知,沒有之前那麽愛笑,也不怎麽愛說話,吃飽肚子就挨著負責她的小姐姐坐好,看起來溝通度很高,也很小天使。

  然後,節目嘉賓帶著自家孩子來到巴音,柏知也被告知,她暫時的爸爸是誰。

  親子類的節目是近年來的綜藝新寵,小陳哥他們的團隊是第一個吃螃蟹的正麵例子,這個節目都已經做過好幾季了,觀眾緣極好。

  但類似的節目也湧現了不少,所以創新是必須的,每年節目都會有一些變動,在最近幾季,由親爸爸帶孩子,到親爸爸和實習爸爸分別帶孩子之後,今年這一季終於變成彈幕一直期待的,由孩子帶親爸爸和實習爸爸了。

  把主導的地位交給孩子,評分製將爸爸們和孩子們打亂,來決定下一期的搭配,考慮到過小的孩子不太理解規則,這一季的孩子都在六至九歲之間,比以往的孩子平均年齡大。

  正是熊的時候呢~

  可前兩期參加拍攝的素人孩子,最近感冒發高燒,小孩子的身體健康比較重要,不能來參加這一期的錄製,所以,小陳哥就找了柏知來當孩子的嘉賓,頂了這期的班,就任務完成。

  柏知頂替的孩子是上一期得分最低的,就要匹配得分最低的實習爸爸,一個唱歌的小鮮肉,南齊,剛滿二十。

  南齊表示要被掏空了,拍過兩期之後他發現,評分製裏親爸有著天然優勢,他這個實習爸爸很難拿到其他孩子的高分,雖然說節目規則改變了,但孩子們還是更願意跟著自己爸爸的。

  好在他是五個爸爸裏,唯一一個實習的,紅是紅,但在其他爸爸麵前,還是年紀小資曆淺,配上素人孩子也好,隻不過,前兩期剛摸清楚素人孩子的性格,這一期就要更換了,南齊隻能提前做工作,來和柏知熟悉一下。

  南齊和小陳哥關係不錯,一聽他的新崽乖巧又懂事,立刻給小陳哥微信發了個六塊六的紅包,樂顛樂顛的來見柏知,剛見麵,就被小家夥帥一臉。

  “跟我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啊!”南齊剛感慨完,就收獲了身旁經紀人的白眼,這是他表哥,和南齊一起長大,肯定的給出評價,“切,人家小孩子比你小時候帥一萬倍好不好!”

  被表哥打擊習慣了,南齊拿出自己買的玩具獻寶,又是變形金剛又是吉普模型,卻被工作人員告知,“柏知,是女孩子。”

  咦?小陳哥這個缺心眼的,隻給南齊拍了張柏知的照片,還高糊,根本沒說這是小女孩啊!

  好在柏知挺喜歡這些玩具的,收下禮物之後還和南齊說了一會兒話,把小年輕感動的一塌糊塗,他終於有孩子緣一次了!

  小陳哥和南齊的經紀人也過來和柏知說話,想多了解了解孩子,看南齊在旁邊沒出息的感動臉,把人擠開,逗柏知,“等節目開始拍攝了,柏知你就隨便使喚新爸爸,讓他努力把分數拚的高一點。”

  讓分數高低決定爸爸和孩子的搭配,是個玩起來就挺有新意的規則,但這兩期孩子們還在彼此磨合,沒有太多的亮點,節目組以為柏知也是乖巧懂事的孩子,就鼓勵她,搞事情。

  “好的。”不太理解,但還是點點頭的柏知,隻能在心底和媽媽說聲抱歉了。

  媽媽,你看,不是我不乖,是這些叔叔阿姨要求我搞事情的。

  等節目正式開拍,南齊早上過來和柏知打招呼的時候,就看到小家夥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旁邊的小姐姐正逗她,還給她喂著果盤,看到南齊過來,大佬一般的揮手示意。

  不隻是這小表情,連衣服都變了,昨天還是清新係的,今天就變成花T恤和大短褲了,還不知道從哪裏搞來了發蠟,把有點長的頭發抹到了後麵去。

  這身衣服也不是淩婭給她帶的,而是柏知自己去服裝師那裏找到的,昨天晚上洗幹淨,今天就能穿了。

  嘻嘻,不在媽媽身邊,她想自己搭配衣服好久了~

  南齊恍恍惚惚的走出去,有一種舉目四望,自己還是食物鏈低端的即視感。

  節目組也發現,今天的柏知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小陳哥靈機一動,攔住了準備不斷給柏知提示,引導她拍攝的工作人員,先讓柏知自己發揮。

  於是,和南齊並肩出現的柏知,剛露臉,就讓身邊的三個小男生側目了,紛紛拿過爸爸的墨鏡戴上,時尚感不認輸。

  五個爸爸,六個孩子,三個男孩,一對雙胞胎女孩,剩下的柏知是最小的,但陶大膽也不知道什麽叫怯場,和南齊一起打了招呼,就高冷的在旁邊站著了。

  其他幾個小孩子聽完介紹,都有些困惑,這是,妹妹?

  離柏知最近的是雙胞胎女孩,兩個人都是丸子頭,好奇的看向柏知,然後小聲的問她,“你能猜出,我們哪個是姐姐,哪個是妹妹嗎?”

  同卵雙胞胎都喜歡玩這個遊戲,柏知也和姐姐們玩過這個遊戲,區分姐姐妹妹有著自己的方法。

  等南齊再回頭的時候,就發現柏知不見了,跑去人家雙胞胎姐妹中間,不知道說了些什麽,讓兩個小女孩捂著嘴笑。

  “柏知,我們要開始做任務了,要不然晚上沒地方住啊!”南齊很愁的聽完分房子的任務,覺得他可能又要睡最差的那個了。

  被點名的柏知和姐妹倆個告別,跑回南齊身邊,然後伸出小手,示意南齊拉上。

  南齊:“?”

  柏知歎氣,“真拿你沒辦法,走吧,我帶你去做任務。”真是離不開人。

  南齊:“?”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