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19節

  知道柏知剃了光頭,齊軒和石楊就和打了雞血一樣,跑過去問問柏知原因,哪怕這個光光頭是為了愛與和平,他們都信。

  所以,柏知說這隻是為了拍戲的解釋,齊軒和石楊才不信呢,既然柏知要繼續保持神秘感,那他們也想剃光光頭,和柏知保持一致步調。

  齊總和石總是有錢人之中的顧家類型,工作一整天晚上回家陪家人,還沒放鬆幾分鍾,就被兒子一句話撞的頭暈。

  “爸爸,我要剃光光頭,你幫我說服媽媽行不行?”綁架之後,兩個男孩子受到的影響不小,都沒有之前那麽活潑了,更別說湊到父母身邊要求點什麽。

  心理醫生也說過,這是一個恢複期,急不得。

  但現在看到兒子願意親近自己,兩個爸爸不行也要行,硬著頭皮答應下來說服工作,也好奇起來,為什麽兒子突然要剃光光頭,尤其是齊軒和石楊,都向家裏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等問清楚,是柏知為了拍戲剃光光頭,兩個男孩子不相信,總覺得這理由有不為人知的驚天大秘密,所以,要求和柏知保持同款,以求解密。

  齊軒和石楊總是對柏知有著迷之信任濾鏡,齊總和石總覺得很有趣,特意去查了一下,想看看柏知拍戲他們有沒有什麽能幫忙的地方。

  當時淩婭拒絕了齊家和石家的物質感謝,隻是在孩子入學的時候,讓他們幫忙寫了一封推薦信而已,這在兩家人看來,實在太對不起救命之恩了,現在,新投資商想用投資刪減柏知的戲份,這讓齊總和石總卷起袖子,終於找到可以發揮的地方了。

  哎呀,這個年頭,想表達個感謝之恩,都要把握時機,眼疾手快。

  所以,來自齊總和石總的投資,就這麽出現了。

  錢,不是問題,夠不夠,我們什麽都不多,就是這該死的鈔票很多。

  至於秦阿姨,這份投資是她給柏知的回禮。

  到了換毛的季節,皮皮就和移動脫毛機一樣,而且,比往年的掉落頻率明顯增加,秦阿姨買了三個掃地機器人才堪堪保持地板的整潔,而且,不隻是秦阿姨很愁,害怕皮皮變成壯年禿狗,皮皮也被自己的脫毛嚇了一跳,最近都不怎麽精神,連最愛的咬沙發運動都喚不起它的興致了。

  出門遛彎都自帶憂鬱之風,跑累了也不要坐小推車回來,非要柏知抱著哄著才回來。

  柏知不太明白皮皮對自己毛毛的擔憂,她看著秦阿姨收集起來的狗毛,覺得很有趣,就把這些都要走了,回家和兩個姐姐,用毛氈玩偶的做法,做了兩個小隻的皮皮。

  而且,就是用的皮皮掉的毛毛,顏色都一模一樣。

  柏知在家裏留了一個,送給秦阿姨了一個,她看這個可愛又精巧,就擺在了客廳的櫃子上。

  結果,皮皮也不憂鬱了,重回賤兮兮的本色,還經常自我欣賞起來櫃子上的玩偶,看,英俊瀟灑的自己。

  走過狗生低穀期,重拾對自我美貌的肯定,皮皮又是一條浪裏小二哈的好狗。

  秦阿姨和老伴快被皮皮笑死了,簡直能樂一年,她想著柏知是沒辦法帶回自家了,那就做點別的,柏知要拍戲這件事情她也知道。

  一般的粉絲會給愛豆支持票房,有錢的粉絲會給愛豆包場應援,像秦阿姨這種優雅和有錢並存的,迷姨,就是很簡單粗暴,給柏知的劇組注資。

  當時聽到有個小投資商威脅劇組,要刪減柏知的戲份時,秦阿姨高貴冷豔的一笑,投資和‘誰敢動柏知的戲份’這句話,就這麽同時抵達。

  普通人是惹不起,柏知是惹不起惹不起惹不起,乘以三的那種。

  比預計更為寬裕的投資,砸的導演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

  讓他隻想著一句話,這哪裏是男二的演員,分明就是頂著幸運草的招財貓。

  不行,他要拜一拜,沾沾財氣。

  柏知畢竟還是個小孩子,哪怕淩婭給她的零花錢很多,之前拍節目的工資也讓柏知自由支配,她對錢的概念,其實還是挺模糊的,對十萬以下的金額還有一些具體認知,但百萬以上,甚至千萬以上,她就沒有什麽認知了,隻是通通認為,很多錢。

  這很正常,柏知的購物清單上麵,除了飛機這一項,基本上都在十萬以下,飛機一項就上億,遠的和星星一樣。處在十萬和億之間,沒接觸過的百萬和千萬有什麽區別,和柏知又沒有關係,自然也不知道。

  齊總、石總和秦阿姨這三位的投資,已經超過了柏知的認知概念,她知道這些事情,卻沒有意識到什麽,也不太理解這裏麵的分量。

  但是,淩婭不一樣,她實在是服了柏知的社交圈,之前她不知道也就算了,但現在聽柏知這麽說,她還是要感謝的。

  雖然投資的三位隻是想給柏知應援一下,對他們來說也是經濟實力之內的小事,可對方是對方,淩婭則需要讓柏知明白,這三位的雪中送炭。

  哪怕是別人的舉手之勞,也不應該變成理所當然,淩婭不希望柏知變成一個傲慢的人。

  就像是在家裏,淩婭也經常和孩子們互相感謝,明白對方的幫助,然後表達謝意,哪怕是家人都不能例外,這是淩婭的教育方式。

  所以,陶岸和陶汀以及柏知,都還算是禮貌懂事,知理感恩的孩子。

  柏知是在淩婭的解釋之下,總算明白齊軒和石楊的爸爸,以及秦阿姨是幫助了自己,“那我也要準備禮物謝謝他們。”

  淩婭隻是點一下柏知,剩下的她也就不幹涉柏知了,畢竟,柏知的社交能力已經得到認可了,到時候她陪柏知去一趟就行。

  秦阿姨和柏知很熟,看到淩婭和柏知一起來她家感謝的時候,沒有太意外,但心裏更滿意了,幫柏知注資是出於她自己的意願,可這不影響她收到柏知的回饋時的滿意,她還和淩婭開玩笑,“謝什麽,小淩,要不然你把柏知送給我家吧!”

  淩婭攤手,別的感謝可以,送孩子是不可能的,迅速撈走柏知上樓回家。

  總有人天天惦記著她家柏知,心累。

  淩婭和齊總石總沒什麽聯係,倒和齊太太石太太關係不錯,聽到淩婭說帶柏知感謝一下他們,忙說不用,但好久沒見,三家剛好能聚一下。

  交情,就是在互幫互助,彼此感謝之中增加的。

  淩婭在京都也就孤身一人,和齊家石家相處的不錯,多兩個說話的朋友也挺好的,就帶著三個孩子應約了。

  出門之前,柏知抱著自己的飛機模樣存錢罐,看樣子是要帶去。

  “柏知,你拿這個做什麽?”淩婭有點好奇,柏知這個小財迷,平時可是很寶貝她的存錢罐的,連擦灰都是小心翼翼的,這次出門居然要帶去?

  “是,齊軒和石楊讓我帶的。”柏知也不知道理由,但在學校的時候,已經剃成光光頭的齊軒石楊跑來找她了好幾次,一定讓她帶上自己的存錢罐。

  沒辦法,不帶,那兩個小光頭會哭給自己看的,柏知就把存錢罐抱上了。

  等三家碰麵,淩婭被在場的三個光光頭晃了一下眼,有點詫異的問齊太太和石太太,“這是?”

  兩個媽媽也無奈攤手,“可能是看柏知剃了光頭好看,回家之後直接先斬後奏,讓他們爸爸頂鍋,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雖然自家孩子有著愛的濾鏡,但齊軒和石楊的媽媽,還是覺得柏知的光光頭好看,過去摸了兩把,喜歡的不得了。

  一個光光頭是亮的,三個光光頭湊在一起,是亮閃閃的,陶岸和陶汀也在旁邊,都覺得光線都明亮了不少。

  柏知把自己的飛機存錢罐拿出來,給齊軒石楊看,“喏,這是我的存錢罐。”

  齊軒和石楊也從帶過來的書包裏拿出了他們的存錢罐,一個是機器人形狀,一個是籃球形狀,都很好看,但是沒有柏知的飛機存錢罐精致,因為,他們還看到飛機的駕駛艙裏,有一個和柏知沒剃頭之前,很像的小人偶,當機長。

  “這個是你嗎?好厲害!”兩個男孩子立刻覺得,自己的存錢罐被比下來了。

  柏知得意的不行,那當然啊,這是兩個姐姐送給她的生日禮物,是陶岸和陶汀學了好久的手工課,做出來的呢~

  兩個姐姐的手工天賦很強,但做這個飛機存錢罐也忙活了近一個月,可想而知這個存錢罐的技術難度,而且,駕駛艙裏麵的小人偶就是比照柏知做的,她平時小心翼翼的看護著放在家裏,生怕碰壞了,都沒有什麽機會炫耀,現在帶出來,那就使勁向齊軒石楊炫耀。

  齊軒和石楊好氣,有姐姐了不起啊,好吧,還真的了不起,哪怕他們打滾耍賴,爸爸媽媽也沒辦法給他們生個姐姐啊!

  但是,兩個男孩子讓柏知把存錢罐帶來,是有別的原因的。

  “柏知,我們一起來談大生意吧!”齊軒和石楊故作商務範兒的,向柏知詳細的解釋起來。

  和《仙劫緣》的投資有關係,齊總和石總被自家兒子的光頭晃得眼花,一回家還會被齊軒和石楊問,“爸爸,你確定柏知的光光頭,真的隻是為了拍戲嗎?”

  兩個孩子不相信,事情就這麽簡單。

  齊總和石總被纏的沒辦法,幹脆想了個辦法,轉移兒子的注意力,既然你們兩個很喜歡柏知,還剃光光頭表示支持的,那也來投資這部戲吧!

  兩個孩子每年的壓歲錢是存入教育基金,暫時動不了,但是,放在存錢罐裏的零花錢有不少,兩個爸爸答應齊軒和石楊,用這些錢從他們那裏換取相應的比例,投資賺錢了就連本帶利的還給他們,投資不賺錢也沒有關係,本錢會還給他們,不需要他們承擔風險。

  這就是齊軒和石楊說的,大生意。

  家裏經商,齊軒和石楊也是有所了解的,但受限於年齡,他們是沒法接觸到投資賺錢的,現在有一個機會,讓他們參與進來,兩個男孩子要求,也讓柏知來。

  “可以,你們讓柏知把存錢罐也帶來。”本來就是鍛煉一下孩子,逗他們開心的,齊總和石總也沒有多想,反正他們覺得,讓孩子早一點接觸一下這些事情,挺好的。

  但現在,兩位坐在一起,看著對麵的三個光光頭,以及麵前三個存錢罐,不禁感慨,縱橫生意場這麽多年,還是第一次談這樣的生意。

  是時候讓三個孩子看看,他們這種商圈巨巨的魅力了。

  淩婭和齊軒石楊的媽媽在旁邊說話,聚餐的地方是個休閑度假的小山莊,有一款特色的梅子酒味道不錯,她們準備等會兒嚐嚐,看到遠處柏知把存錢罐擺到桌子上,和齊軒石楊坐在一起,對麵的齊總和石總摩拳擦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

  齊軒的媽媽覺得這個場景很好笑,還特意拍了下來,三個孩子第一次談生意,都嚴肅的不得了,而且石楊硬要爸爸打上領帶,要不然不正式。

  而這邊聽明白存錢罐裏的零花錢換投資額,淩婭立刻想過去攔一下,她不太清楚柏知的小飛機存錢罐裏具體有多少錢,但是,她知道這些錢是柏知攢著買飛機的,一直沒舍得花,肯定有不少,這未免太占便宜了。

  要知道,在巴音柏知當大哥的時候,哪怕快要破產,都沒有舍得動存錢罐裏的錢,這是買飛機的,要攢著。

  比銀行的定期還要定期。

  兩個媽媽攔住了淩婭,三個光光頭坐在一起,和兩個成年人談生意多可愛,零花錢換投資額本來就是逗逗孩子的,不算什麽占便宜。

  齊軒和石楊手裏的零花錢也不少,她們兩個為了坑老公,昨天晚上還特意往存錢罐裏麵偷偷添了一些,保證齊總和石總這次投資大出血。

  生意場上無柔情,齊總和石總兩個人傻錢多還樂嗬嗬的,看著對麵三個小光頭努力忍笑,等三個孩子把存錢罐全部清空,點好總額的時候,笑容僵硬了。

  “助理叔叔,給我們打一份合同,上麵寫好齊軒十二萬,石楊九萬,陶柏知十萬塊。”齊軒和石楊發現存錢罐裏麵,多出來幾張支票的時候,也有點呆,但是正是談生意的時候,他們要保持嚴肅,悄咪咪的看了一眼媽媽的方向,沒有聲張。

  而柏知的存錢罐裏麵,都是她以兩萬為單位,讓媽媽存的支票,小心翼翼的向著‘買飛機’的目標攢著。

  基本上來自柏知簽完整季節目的工資,以及淩婭給她的一些壓歲錢,這可是大金鏈子都舍不得買,好不容易積累下來的。

  齊總和石總給孩子們的兌換比,是一比十,也就是說,如果掙錢,齊軒將得到十二萬的本金和一百二十萬的相應利潤,石楊將得到九萬的本金和九十萬的相應利潤,而柏知將得到十萬的本金和一百萬的相應利潤,如果不掙錢,無利潤或虧損,那就把本金還給三個孩子,風險由齊總和石總承擔。

  坑爹,是真的。

  尤其是齊軒要求爸爸的助理,給他們打一份正式的合同,雙方簽字,免得兩個爸爸到時候賴賬。

  實際上,柏知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坐在這裏談起生意來了,但是,十萬塊錢已經投出去了,抱著空空的存錢罐,她和齊軒石楊三個光光頭,拿著占了大便宜的合同,還一起憂心著自己剛交出去的本金。

  “唉,果然,做生意很累的。”柏知感慨了這麽一句,讓齊軒和石楊齊刷刷的點頭,是啊是啊,真是苦惱啊!

  簽完合同,就被丟到一邊的齊總和石總,聽到這句話差點摔倒。

  是他們不懂小孩子,還是不懂生意場?

第三十三章

  進組之後, 柏知拍的不隻是戲,還有她的十萬塊以及買飛機的夢想。

  而南齊表示, 要和這冰冷的物質世界說再見了。

  之前, 柏知還是戲份被投資商威脅的小新人,轉眼之間, 在齊總和石總的投資額兌換之下, 柏知就成為了這部戲,年紀最小的投資商。

  等電影殺青上映之後, 南齊不僅能拿到片酬,還可以分到紅利, 加起來估計比南齊掙得都多。

  自己的掙錢能力, 還不如個七歲的孩子, 實力紮心。

  拍攝進度並不是按照劇本的發展來的,為了匹配柏知的生長速度和戲服的大小,拍攝實際上已經步入後半期了, 不少角色已經殺青,留下的主要就是南齊、柏知和幾個小角色, 而且,取景地不是在京都,柏知是帶著行李箱來劇組的。

  都是能談生意的崽兒了, 柏知做了一個很“成熟”的決定——拒絕了淩婭的陪同,以及請個助理陪她的建議,樂顛樂顛的厚臉皮去蹭南齊的經紀人和助理。

  嗨呀,存錢罐都已經空了, 沒有存款的柏知要節省。

  柏知的自理能力很強,基本上不需要別人操心,林哥和助理小哥紛紛表示,照顧柏知比照顧南齊簡單多了,背台詞一遍過,講明白劇情就不會輕易NG,精力旺盛卻不調皮,不玩手機不熬夜,早早睡覺乖乖吃飯,還不用擔心黑眼圈和長胖,摸摸良心,有比這更省心的藝人嗎?

  南齊:“……”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