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18節

柏知的頭型真的很好,圓圓的,特別好看,但耐不住,柏知自己把光光頭當寫字板。

往上麵貼一個貼畫也就算了,看媽媽要寫便利貼,立刻殷勤的拿著筆跑過來,指著自己的光光頭,眼神亮晶晶的期待媽媽寫在她的腦袋上。

被淩婭拒絕之後,柏知毫不氣餒,又在岸岸和汀汀身邊晃,隻要看到兩個姐姐想寫點什麽東西,立刻跑去湊熱鬧,想給自己的腦袋上麵加點東西。

讓陶岸和陶汀一聽到柏知靠近,就下意識開始藏筆。

但汀汀每天是要畫畫的,這個實在躲不過,柏知把畫板藏起來,幫姐姐把畫筆拿過來,就開始期待。

媽媽和姐姐們被柏知纏的沒辦法,實在不能理解柏知想折騰自己光光頭的心,最後妥協,用淩婭的眼影和粉底調了色,拿筆在柏知的頭頂畫了一個簡筆小女孩。

對著鏡子很滿意的柏知,又跑過來讓姐姐再加三個,要有媽媽和姐姐啊。

當天下樓去遛皮皮的時候,柏知基本上是拖著皮皮去強行偶遇認識的叔叔阿姨們,然後嘚瑟,看,她的光光頭,以及上麵好看的畫哦~

皮皮:這根本不是我平時跑的路!

可是,它作為一條身強力壯的成年犬,又拽不動柏知,隻能生無可戀的被她拖走。

秦阿姨知道柏知要去劇組拍戲,剃光光頭是角色需要的,但是沒想到,柏知這麽喜歡自己的新造型,還給秦阿姨看,她頭頂有四個小女孩,是媽媽姐姐和她呢!

“柏知你怎麽這麽可愛。”秦阿姨看著柏知笑眯眯的樣子,也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光光頭,簡直是被可愛擊中,恨不得把柏知接到自家養。

皮皮被柏知拖回來,遛彎結束,見到主人委屈壞了,結果,秦阿姨都顧不上搭理皮皮,一個勁兒的看柏知,越看越喜歡,這讓皮皮,深感狗生之冷漠。

在小區裏嘚瑟完光光頭,柏知拒絕了淩婭給她準備的帽子,樂顛樂顛的去上學了。

還特意提前半個小時出門,給她從保安嘚瑟到老師辦公室,留出充裕的時間。

小學對孩子們的發型要求沒有太嚴格,但光光頭還是獨一份,淩婭已經和老師溝通過了,很快就要期末放假了,柏知剃光頭是方便拍戲。

老師和孩子們相處的時間長,考慮問題也更細致,她還有點擔心柏知頂著光光頭來到學校,會不會被其他孩子笑,可能這種笑沒有惡意,隻是好奇和有趣而已,但是,對小孩子來說,就是傷害。

所以,下課之後她沒有直接回辦公室,而是在門口等了一下,想看看班裏同學的反應。

剛才她在的時候,班裏的同學哪怕好奇柏知的光光頭,也不會湊過來看看,現在第一節 課結束,老師離開,同學們就好奇的湊過來了。

大部分學生,想問柏知為什麽剃光光頭,還有幾個想摸摸。

柏知就大大方方的回答,光光頭多好看,亮閃閃的,還能在上麵畫畫。

同學們:分明是你好看,哪裏是光光頭的功勞?!

之前笑柏知是矮冬瓜的幾個男孩子,也擠過來,剛想預備開始笑,但看著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們,笑眯眯的圍著柏知,還伸手輕輕摸一下光光頭,使勁誇,一看就很喜歡那種,就卡殼了。

莫非,光光頭是真的好看?

實際上,美醜,對錯,都掌握在更強勢一方的人手裏,再加上柏知本來就很受歡迎,好看的人,說什麽都對。

身為高冬瓜的幾個同學,也隻能默默閉嘴,開始琢磨,要不然回家也剃個頭。

反正男孩子頭發長的快,對光光頭的排斥沒有那麽大,看柏知亮閃閃的吸引著比平時更多的女生,好勝心就上來了。

周五的時候,南齊有點劇組上的事情找淩婭,就幹脆讓助理拐個彎去學校接一下柏知,他到的時候還沒有放學,帶好帽子和口罩,偽裝一番的南齊就去教室找柏知了。

他還沒有見過上課狀態的小家夥呢~

好在天冷,帽子和口罩都裹嚴實的人也不太奇怪,用助理的名字在保安那裏登記,再和淩婭打個電話確認身份,南齊就成功進去了。

教室外麵的牆壁上,貼的有優秀學生的作業展覽,南齊一眼看到柏知的名字,就過去看看。

小家夥的字跡很特別,沒有孩童的柔軟和稚嫩,筆鋒之中看得出力量和氣度,南齊是沒有什麽書法功底的,但不妨礙他欣賞。

不過,這真的是同一批作業嗎?

別的孩子寫好幾張,柏知就一張半,多一個字都不肯寫,南齊可以肯定,這個崽,懶是真的,估計要不是字好看,老師都不願意貼她的作業。

放學鈴聲一響,柏知也是第一個衝出來的,陶岸和陶汀今天要去上興趣班,她就撒歡溜出來了,還沒跑下樓就被人拎起來了。

懸空蹬腿,扭頭一看,是大南齊。

“你簡直比放學鈴聲還要快,屬兔子的嗎?”要不是南齊眼疾手快,都逮不住柏知。

嘻嘻笑的柏知被南齊放下,拍了拍自己的光光頭,準備往校門口走,“等等,大南齊你別動。”

突然想起來什麽,柏知停住腳步讓南齊不要動,自己往樓梯口走了幾步。

正是放學的時候,下來的都是要回家的學生,成群結隊的衝下樓,自然看到柏知這個‘小燈泡’,還招呼同伴來看,都是小學生,也不太會掩飾自己的想法,直白的眼神和笑的動作讓南齊皺起了眉頭。

但是,柏知找了兩個笑起來牙露最多的,從人群之中拽出來,“你幹嘛指我,還笑?”

被抓出來的兩個男生是六年級的孩子,比柏知高一個頭,很壯實,被柏知這麽問,很理直氣壯的反駁,“你是光頭,為什麽不能笑。”

“那你是嘲笑我嗎?”柏知指了指自己的光光頭,很認真的問。

笑的時候,兩個男生沒想那麽多,隻是覺得好玩,但被柏知這麽拉過來問,是不是嘲笑的時候,他們就意識到問題有點嚴重了,嘲笑這個詞的分量多重,所以,被柏知這麽直麵的問,反倒讓他們心虛起來,忙道了個歉就跑了。

南齊有點明白,柏知為什麽讓他等等了。

讓他介意到現在的光光頭經曆,就是有著很多笑他的聲音和動作,這讓南齊沒辦法釋懷,柏知現在也是光光頭,遇到了同樣的事情,卻做了南齊當時沒有勇氣做的事情,她直接攔下笑的最歡的兩個人,問他們,你們是不是在嘲笑我?

這個問題,讓剛才還理直氣壯的兩個男生,臉突然燒起來,忙道歉跑走,就好像給了南齊一個圓滿的結局,不用那麽介意的,其實當時笑他的那些人,根本不算什麽的,如果被他問了同樣的問題,理虧的是他們,感覺到羞愧的是他們,而不是他這個光光頭哭著回家。

南齊想到經常在自己麵前活躍的那幾個黑粉,突然覺得,道理差不多,別看那些人天天跳腳,覺得南齊簡直是社會渣滓那種,但如果被南齊找到,直麵的問一句,你是在看不起我,傷害我嗎?那些人,肯定就像現在一樣,心虛到落荒而逃。

在旁邊看著南齊的表情,柏知終於等到大南齊對她笑了,明白她的意思了,就樂顛顛的收工回家,哎呀,要哄大南齊開心,還挺簡單的~

第三十二章

被柏知發射了暖心光波之後, 南齊愈發堅定了自己來的目的,他想以自己的片酬來投資劇組, 為柏知的戲份增加籌碼。

是的, 娛樂圈經常見的糟心事,就這麽發生在《仙劫緣》劇組了。

這部戲是大投資, 導演之前也因為錢多底氣足可勁兒浪了幾天, 但是沒想到,這些投資商出了點問題。

資本的投入和影片的藝術沒有任何關係, 導演和觀眾講情懷,講藝術, 但投資人隻講收益和風險。

有一個占額頗多的投資商因為公司運營的資金鏈問題, 從投資隊伍之中撤出, 新的投資商頂上,但這位和之前那種拿錢不說話,坐等票房收益的投資商不一樣, 他格外的活躍,還盯上了男二的角色。

導演力爭, 不允許這個投資商幹涉自己的選角決定,但這個新投資商也很執著,誰讓想出演男二的人, 是他的親兒子呢?

等南齊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新投資商就提出了新的折中方案,讓兩個人來演男二,定好的演員不是才七歲嗎?那就演小皇子那一段, 他兒子剛好十五歲,正好演國破家亡之後的一段。

導演隻想冷笑,男二小皇子的戲份大概就是回憶而已,這個新投資商是多大臉,要讓他兒子占九成九的戲份?

南齊聽到之後也氣的肝疼,自家崽被欺負了,尤其是這種財大氣粗的,淩婭根本沒有經濟實力與之對抗,但是他又是高收入高支出群體,手裏攢下來的錢不算太多,南齊就想把自己的片酬也算上。

反正,他就是看不得這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新投資商,減少柏知的戲份。

難得強硬的南齊讓林哥也很愁,演員的片酬並不是南齊自己一個人就能決定的,還關係到公司和經紀人的分成,他是南齊的表哥還比較好說話,公司那邊就需要他去交涉了。

出於理性考慮,林哥應該拒絕南齊的提議,但是,感情上他也知道,柏知和南齊不一樣,這是小家夥第一次接觸電影,如果機會被別人搶走了,除了南齊,沒有人會願意為她出頭的。

哪怕導演現在為柏知頂住新投資商的壓力,但是,劇組裏麵不是隻有導演一個人的,副導演、助理、攝影、燈光、化妝等等,這些幕後人員都是要發工資吃飯的,一旦開拍,場地、服裝和特效組,時刻都在燒錢,導演又不能憑空變出來這些。

導演能頂到現在,已經是很義氣了,但林哥不得不做出最壞的打算,劇組和投資兩傷還是犧牲柏知,恐怕是後者。

柏知的光光頭,他也見過,圓溜溜的特別可愛,最終,林哥的感情戰勝了理智,不就是錢嗎?我們也往裏麵砸錢,看看誰敢欺負柏知。

於是,他站在南齊這邊,準備和新投資商懟,而南齊去找淩婭,也是和她說一聲這件事情,通個氣。

但是,剛見到淩婭,南齊就接到了林哥的電話。

“不用投資了。”林哥直接來了這麽一句,讓南齊老老實實拿自己的片酬。

居然阻止我?之前不是都答應我了嗎?南齊剛想反駁表哥,卻被那邊的經紀人打斷了。

“你就不能聽我說完嗎?”很明顯,林哥是猜到南齊的想法了,不過他也不在意,自己弟弟有點傻,這又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了,認識這麽二十多年來,他都習慣了。

讓他在意的是,柏知真的是一個普通家庭的孩子嗎?

南齊聽到表哥的解釋時,也很驚訝。

在經紀人前去和公司溝通南齊片酬轉成投資的問題時,他坐在老板的辦公室,還沒有開口,就聽到一向很少把小事放在心上的老板,問他陶柏知是誰?

在新投資商要用錢給自家兒子鋪路,妄圖擠掉柏知的三天之內,《仙劫緣》的投資商隊伍之中,迎來了三位重量級新人。

齊總、石總和秦女士。

三位通過現金、院線以及場地等等方式的注資,直接占了總投資額的百分之六十,要求隻有一個——誰也不能動陶柏知的戲份,就算是剪輯,也要謹慎小心的剪。

老板和齊總、石總一個圈子的,經常能在京都的一些商業人士聚會上碰麵,至於秦女士,關注藝術圈的肯定聽過她的大名,前兩年在拍賣會上刷新紀錄的畫作,就是出自秦女士之手,隻不過秦女士很低調,有著藝術家特有的清高和簡單,基本上沒有什麽消息的。

現在,這三位同時給自家公司主導的一部電影投資,老板的手,都難得的顫了顫,再一看三位的理由,自然就對陶柏知好奇起來。

這孩子是出身勳貴世家,受寵的小輩嗎?要不然,怎麽這麽多人為她保駕護航?

之前隻聽過齊總和石總,夫人那邊有一些親戚關係,但秦女士這種常年在線對外隱身的存在,怎麽也會參與進來?

唯一的理由,就是交集點陶柏知。

林哥被老板這麽一解釋,也有點呆,他好像還真的能猜到一些。

他和南齊一直都和柏知有聯係,知道柏知當時跳級就是逃學撞到了綁架事件,另外的兩個男孩子好像就姓齊和石,至於秦女士,如果林哥沒有看錯,有一次他和南齊送柏知回家的時候,樓下一位遛狗的太太,就是秦女士。

不過,這些都是林哥的猜測,沒有說出來,隻是和老板攤手,表示自己無能為力,柏知又不是自家簽約的藝人,不知道對方的交際圈很正常。

而且,齊總那邊還帶過來一句話,他這種庸俗的有錢人,就隻會拿錢懟回去,任性~

新投資商就這麽被擠出去,老板沒問出什麽也不準備深究,在京都貿然去調查一個孩子,豈不是給自己找事情。

所以,新投資商這事兒的轉折點出乎意料,林哥從辦公室出來,就直接和南齊打電話說了這件事情。

留南齊站在原地,腦海之中回響著‘我們這種庸俗的有錢人,就隻會拿錢懟回去,任性~’這句話,事情就這麽簡單的被解決,他都沒有幫上忙。

雖然不知道這三位投資者為什麽要懟那個要搶角色的投資者,但是,南齊的想法很單純,也做一個這樣庸俗的有錢人就好。

等南齊把這件事情的始末說給淩婭聽得時候,她也有點茫然,搬來京都之後,淩婭的確和齊軒石楊的媽媽有聯係,但並沒有提到柏知要拍戲啊,至於秦女士,她更是想不明白了。

有錢人又不是大白菜,一出門就摘上三大顆,淩婭下意識找了找柏知亮閃閃的腦袋,覺得把這件事給柏知說一下,柏知肯定是知道的。

從上次去物業那裏登記水卡信息,淩婭就已經認識到,家裏最有人脈關係,社交圈最廣泛的人是柏知了。

被媽媽喊過來,柏知的確是知道點內情的,她還跑去給齊軒石楊打了個電話,求證一下。

所以,事情是這樣的。

不要忘記,齊軒石楊和柏知一個學校,雖然他們和柏知不同班,但光光頭引起的轟動絕對不局限於班級。

自從巴音的綁架事件之後,兩個男孩子也後知後覺感覺出來了點什麽,隻是一直壓在心裏,當成彼此的小秘密,也讓他們愈發的認為柏知很神秘。

一舉一動,都自帶深意的那種。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男色擔當性別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她甜軟可口閃婚深寵:席先生,輕一點!你要乖一點鍾愛成婚,一往情深係統種田:調教黑化男主豪門遇狐:寵妻戾夫太虛偽旺夫小廚娘你是我的獨家珍寶小蠢貨敢不敢像你說過那樣愛我冷王,醫妃要私奔紅袖傾天虞美人浪漫的冬天神棍的道係日常古代農家日常顧先生,我勸你善良軍婚九零:小甜媳,受寵吧偷偷愛你好多年我的狗子頓悟了帥哥,推個油唄?重生之嬌娘軍嫂不良痞妻,束手就寢我把被窩分給你肥宅影後萬人迷親愛的程先生情話微微甜嬌女有毒:腹黑王爺輕輕撩太後,你的節操掉了一生一世笑皇途烽火佳人:少帥的神秘嬌妻
  作者:羽小樹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