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17節

  拯救柏知的審美觀,是當務之急。

  於是,陶岸和陶汀被媽媽拜托了重要任務,每天找些美少女和美少年的照片,給柏知看。

  記住,美少女,美少年!

  秀發飄飄,膚白貌美的那種!

  不美不是陶家人的那種!

第三十一章

  淩婭是典型的東方美人臉, 膚白如玉,氣質如仙, 用柏知的話來說, 那就是媽媽好看,好看到指尖上仿佛都有星光。

  陶岸和陶汀也是容貌出挑的小美人, 黑潤的眼神, 秀挺的鼻子,嫣紅的小嘴, 一個學舞一個學畫,年紀不大也能看得出以後出眾的模樣。

  一家四口, 三位美人, 都沒有潛移默化的拉回柏知的審美觀, 可想而知事情的緊迫感,以及淩婭和兩個姐姐的壓力。

  成,則美噠噠的柏知。

  不成, 則壯哈哈的巨石。

  之前三個孩子睡一個大房間,各有一張帶梯子的組合木床, 互相獨立的空間擺著每個孩子自己喜歡的東西,互不打擾又挨在一起,整體裝修風格也是原木色的自然風。

  但現在, 特殊時期特殊對待,淩婭給家裏換上了粉色的,帶著蕾絲的窗簾,牆壁上也貼了一些夢幻版的小花花。

  不方便直接把柏知的床單被套換掉, 淩婭就給柏知的床上擺了幾個小玩偶,又萌又軟的那種。

  兩個姐姐也展示了手工天賦,給柏知經常玩的那個有半人高的戰甲模型,織了一個毛絨絨帽子,還有配套的小圍巾。

  柏知同時有著心大的優點和缺點,哪怕媽媽和姐姐都把花快擺到她碗裏了,依然能熟視無睹,不受半點粉色氣息的影響。

  這讓布置好一切,等柏知回家就開始暗中觀察的媽媽姐姐們,表示很心累。

  少女心的終極大殺器,就是粗神經。

  好在,柏知跑去玩自己的模型時,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酷炫戰甲人偶上麵,為什麽多了一套粉色係的帽子圍巾。

  灰黑色、銀金色和暗紅色構成的冰冷模型,被毛絨絨裹住一半,柏知呆了幾秒,“這是?”

  陶岸和陶汀輕咳了一聲,“降溫了,給它也保暖一下。”

  居然找不到任何理由來反駁,柏知眨眨眼睛,好像也隻能接受這種理由。

  趕在柏知滿七歲,準備進組之前,淩婭和陶岸陶汀的努力還是有作用的,不僅成功阻攔柏知演變成‘巨石’版本,而且,她差不多都快超脫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還有了一個美好的誤會——

  那就是,以媽媽和姐姐們的顏值為標準線,在這個前提之下,放眼望去,大家基本上都是不及格的,偶爾一兩個,好看一點,也是姿色平平的程度。

  是,審美觀就是突然拔高了這麽多。

  所以時隔半年,再進到星海的時候,柏知就已經對身邊的俊男美女表示熟視無睹了。

  目不斜視,半點心神都不分的。

  哪怕是多少次進公司,都會被年輕的美麗麵龐晃一下眼,誠懇的當一隻顏狗的南齊,本來是抽空圍觀柏知剃光光頭過程的,一起上樓的時候,發現柏知平靜的小眼神,就隨意問了句,“柏知,你剛才看到穿紅色外套的那個女生沒?是公司準備新推出的美少女,真人和洋娃娃差不多,簡直好看的不可思議。”

  娛樂公司最不缺好看的人,南齊每次從最遠的一條路上樓,就是圍觀好看的人之中,更好看的那批人。

  他剛才說的紅外套女生,就是有幾分混血兒的深輪廓,臉還沒有巴掌大,五官精致皮膚白皙,和正常人的顏值都不是一個流水線標準的那種。

  顏狗也喜歡分享,所以,一進直達高層的專用電梯,南齊就扔掉自己剛才高冷的外皮,樂顛顛的向柏知安利起,剛才那個女生的美貌來。

  結果,柏知沒有像以前那樣,點頭或是搖頭,反而丟出一句,“一般吧。”

  “這還一般?”南齊差點摔倒,問柏知怎麽評價自己。

  他覺得,自己的審美觀可能和小孩子有了代溝,不,沒有可能二字,肯定是有代溝,南齊不服,他要問清楚這個問題。

  “五官端正,健康。”柏知給了這個評價之後,還很中肯的點了點頭,以示自我鼓勵。

  扶穩牆壁,南齊不可思議的盯著柏知,“你是不是被什麽奇怪東西附體了?”明明之前柏知,走的都是厚臉皮風格,對大南齊誇她的話高度讚同,對自己滿意的不得了。

  怎麽現在就降級成,五官端正,健康這個標準了。

  “我的崽兒啊,那你覺得誰是好看的?”

  “可能,在山的那邊海的那邊,有更好看的人吧。”聳聳肩,反正及格線都變成淩婭和岸岸汀汀這種了,柏知已經失去了對美的探索欲望。

  大家都是凡世之中,普普通通的一顆白菜,哦不是,一副長相,何必太在意呢。

  南齊噎了半天,很想解釋一下,特麽的在山的那邊海的那邊,住的不是更好看的人,是藍精靈啊!

  但作為一個成年人,加上南齊和柏知多次交流的失敗經驗,第六感告訴南齊,還是捂住小心心,不要問話,默默的去圍觀完柏知光光頭現場,再趕緊撤場就對了。

  柏知和南齊要去的,是星海的高級化妝間,當然,這還是導演仗著劇組沒人敢打他,發揮迷叔之力,特意為柏知請的專業發型師。

  也不知道,光光頭為什麽要讓專業發型師出馬,但是,導演買單沒有人會有什麽異議,柏知也準時出現在星海。

  發型師姓苗,大家一般喊她苗姐,摸了摸柏知的頭發還有點可惜,小孩子的頭發沒有經過燙染,淩婭平時也很注意孩子們的頭發保養,這麽好的發質,剃成光光頭,她都有點舍不得。

  苗姐還準備了點糖,以防柏知等會兒看到自己的光光頭,一時有點接受不了開始大哭。

  但實際上,坐好之後挺直腰背,等著苗姐給自己替光光頭的柏知,美滋滋的,除了動漫和電影裏麵,她很少見到身邊有光光頭,更別說剃一個了。

  現在,機會來了,柏知滿懷期待的等著。

  導演當時摸的沒錯,這小家夥的頭型很好,剃光光頭應該很好看,等苗姐輕柔又快速的把柏知的頭發剃光,再將她臉上的小碎發清理幹淨,讓柏知可以睜開眼睛的時候,柏知看著自己,一下子就樂了。

  用手摸了一圈自己的頭,圓圓的,有點涼,再加上化妝鏡的燈光,柏知眼睛彎彎的,“像個大燈泡。”

  發型,占了顏值的百分之四十,分量其實是很大的,所以,光頭差不多是人們嚐試頻率最少的發型之一,這對五官、頭型和氣質的要求太高。

  別說光頭,就是半光頭的‘辮子頭’,都很少有明星能撐得住。

  這一點,經常和圈裏明星打交道的苗姐很清楚,被自己光頭醜到的人,絕對不止一個兩個。

  但柏知,幸運的不屬於這一掛,她的五官輪廓相當的漂亮,頭、眉、鼻和唇的比例也很標準合適,剃了光光頭之後,沒有什麽能放大的瑕疵,反倒是突出了這個孩子的五官,好看。

  是的,之前有頭發做裝飾,柏知的五官整體看起來其實是偏男孩子氣的,所以總是被誤認性別,但變成光光頭之後,圓圓的腦袋亮亮的,可愛多了,也讓五官的好看,完全顯露出來。

  任誰看到現在的柏知,都會誇一句,這孩子長得真好。

  而且,這還是沒有經過妝容和燈光修飾的,苗姐都能想到,柏知的這個樣子,在修眉、打光等等作用之下,將會呈現出多麽驚豔的一種效果。

  旁邊的南齊,以一條顏狗的自我修養,也覺得很好看,他沒有苗姐想的那麽專業,就是覺得這小光頭看起來很好摸,再加上柏知的眼睛總是亮晶晶的,幹淨又純然,想讓人伸手去捏兩把。

  苗姐和南齊在旁邊滿意著,摸完自己的亮腦袋,柏知卻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來早就準備好的貼畫,照著鏡子,貼在了光頭上。

  興奮到搓手手,柏知終於能對自己的頭頂,動手了。

  她準備了好多東西,能每天換著往頭上招呼。

  苗姐被柏知的動作逗樂了,她還沒有見過性格這麽可愛的小家夥,而南齊抽了抽嘴角,知道他帶柏知離開之前,淩婭為什麽要搜柏知的口袋了。

  那些什麽犄角或鳥窩,是不能往頭上戴的。

  沒想到,還讓柏知偷偷的留了一張貼畫下來,如願貼在了腦袋上。

  告別苗姐,南齊把柏知送回家,路上看到柏知樂顛顛的摸著自己的光光頭,這讓南齊很不解,“明天就是星期一,柏知你要這樣去學校嗎?”

  其實,南齊也是剃過光頭的,小學的時候比較調皮,有一次和表哥鬧著玩,把膠水倒到頭發上了,盤結在一塊隻能剃掉,當時南齊和現在的柏知差不多大,滿心不願意的頂著光頭去學校,當天是哭著回家的。

  因為,光光頭在學校實在太顯眼了,哪怕別人隻是好奇,沒有多少惡意,南齊也受不了走到哪裏,都有人在背後議論他,喊他‘那個小光頭’。

  小孩子也是有很強的羞恥心和自尊感,南齊覺得自己被冒犯了,覺得自己被傷害了,可是,當時他除了哭著跑回家,以後戴帽子才出門以外,想不出別的什麽好方法。

  挫敗又失落,還有點委屈,是南齊變成光光頭的直接感受,所以,這導致,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嚐試過光頭,連貼頭皮的那種短寸都很排斥。

  哪怕南齊現在都是二十多歲的大男人了,也經曆過很多風浪和困難,但是,小的時候發生的這件事情,還是讓他回想起來,覺得有些不舒服。

  南齊用盡量輕鬆和幽默的詞句,簡單的敘述了一遍自己的親身經曆,想給柏知提個醒。

  柏知對情緒的細微變化多麽敏感,哪怕大南齊的語調再歡快,總還是能感受到一些很苦澀的味道。

  剛才還在車上左扭右扭的小家夥,立刻坐直,擠到南齊身邊,用力拍拍自己的肩膀。

  南齊:“?”

  幹嘛,這是什麽反應?都把自己的童年陰影說給柏知聽了,拍肩膀是幾個意思?

  “來,大南齊,想哭就哭吧,大寶寶也是寶寶。”柏知總是聽南齊說,她是宇宙第一大可愛寶寶,才不是咧,自覺已經脫離寶寶行列的柏知,認為南齊才是寶寶,還是大號的那種。

  有人欺負大南齊,柏知好氣,但還是想先安慰一下大南齊。

  正在開車的助理,猛然出現一個“S”抖動,然後默默擺正方向繼續開,他什麽也沒有聽到,他是安靜如雪派助理的掌門人。

  南齊被柏知這麽一打岔,陰影早就消失了,抽抽嘴角看著柏知的肩膀,總覺得自己有義務給柏知送點動畫片什麽的優秀影視資源。

  別被偶像劇給荼毒了。

  看到大南齊拒絕了自己的肩膀安慰,那柏知隻能出動方案B了,“走,誰笑過你,我去幫你出氣!”

  大南齊捂住額頭,“這都十幾年前的事情了,柏知你要一個一個找過去嗎?”

  “對啊,大南齊你小學畢業照還在嗎?背麵肯定有姓名的。”柏知才沒有開玩笑,事情都過去這麽久了,大南齊提起來還是很不開心,這肯定是還在介意,還很難過。

  這簡直是給柏知一張照片,她能翹起一個班級。

  可能這就是小孩子吧,有著閃閃亮內心的小孩子,不用因為困難或麻煩就“理智”的提前放棄。

  南齊看著柏知認真的眼神,突然就有點壓抑不住的委屈,是啊,這些話除了和柏知說,別人就算聽到了,也就是勸一勸‘你都是成年人了,要看開一點’或者幹脆笑起來‘哈哈哈不會吧,小的時候發生的事情你難受到現在?’,不會有人為他憤怒拍桌,哪怕時間已經隔了十幾年,也要為他出氣的。

  用手擋住臉,南齊深呼吸幾下,平複自己的心情,把柏知攔住了,“沒事,已經有人替我出過氣了。”

  就是坐在他身邊的小家夥啊~

  “真的不需要我也幫你出氣嗎?”既然已經有人幫大南齊出氣了,柏知出於江湖道義,也不好再次出氣,隻是再和南齊確認一下。

  搖搖頭,南齊幫柏知調整好安全帶,“不用了,幫我出氣的人特別厲害,一下子就擺平了。”

  可能柏知最招人疼的地方,就在於她在乎你,就想保護你,會當你的小英雄。

  南齊決定了,等他以後結婚準備生孩子的時候,一定要多去拜訪一下淩婭,打探一下,怎麽才能生一個柏知這樣孩子的秘訣。

  等把柏知送回家,南齊準備離開之前,柏知忙摸出一支記號筆跑過來,“大南齊,你往這裏寫個名字。”

  柏知指的,可是她新出品的光光頭。

  南齊手腕一哆嗦,這要是把他的簽名寫在柏知的腦袋上,淩婭能把他扔下樓,所以,雖然不知道柏知要自己的簽名做什麽,但還是迅速抽出一張紙寫上就撤。

  免得柏知等會兒還要對光光頭做什麽,讓他也躺槍。

  淩婭和陶岸陶汀圍觀了柏知的亮腦袋,沒忍住,伸手去摸摸。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