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16節

  男主和男二同歲,一個是鄉村小子,一個是皇親國戚,在不同的地方生活著,命格卻罕見的相同,雲遊的高僧離開之後,謠言四起,說王宮裏的小皇子,是轉世的靈童,十世修行的福報於身,其血肉食之可長生不死,返老還童。

  接下來,國破家亡,身中奇毒的李洛被家人掩護著遠逃,去找求仙路,去見仙劫緣,卻撞到了早就等待在旁的“高僧”手中,原來,這是一個魔僧,慌忙逃命之中誤入凡間,看中了李洛的根骨想要施展奪舍之法,故意放出的謠言,設下的陷阱。

  李洛九死一生,從魔僧手中逃出,遇到了真正的佛修,善惡終有報,遇見李洛的佛修不忍這少年背負仇恨,就為他剃度,法號忘洛。

  可是,這一切怎麽能忘得掉,忘洛遇到師父之後,有過一段短暫的安穩時光,他被好好的照顧著,教養著,可惜,仙魔之爭波及到了佛修,師父被人暗算殞命,忘洛再次奔逃。

  而同時,因為村子被仙魔之爭波及,拜入修仙大派的男主,卻有著光明的前途。

  家人,師父以及他的故國,忘洛自己難以複仇,盯上了和自己同命格的男主林洛,他想以身代之,借用男主的身份地位為自己續命,去剿殺魔修。

  但是,命運弄人,忘洛和男主,就像是光和影的兩個人,同樣的命格,卻走向了兩種不同的命運,忘洛是反派,是惡人,卻也有著純善與驕傲,最後,覆滅消亡,不留遺憾。

  可以說,忘洛的性格形象都是很複雜的,柏知隻是翻看了原著的一小部分,肯定沒法理解到位,所以,胡教授讓柏知試的,就是李洛被家人從皇宮之中送出,逃跑之中去尋找仙緣,以求一線生機的時候。

  旁邊過來一個導演助理,暫時飾演小太監,這戲就開始了。

  慌忙的奔逃,李洛呼吸急促,眼淚模糊,卻又死死的咬牙不敢回頭,他不懂,為什麽家國一夜之間覆滅,他不懂,為什麽鄰國會突然進犯,身邊的隨從越來越少,就剩下旁邊一個高個的太監,狼狽的從山坡上滾下,太監看著自家小主子已經血肉模糊的小腿,嗚咽出聲,跪下來要背著李洛繼續逃。

  “讓開。”李洛揮開太監的手,不停歇的繼續往前跑,卻踉蹌了一下,意外躲過了太監在背後的暗手。

  風雨交加,讓天色變得昏暗,山路泥濘難行,狼狽的李洛看著太監手裏泛著寒光的匕首,還有什麽不明白的,自己最後一個隨從,居然相信了那個食他的血肉便能長生的鬼話,皇子都是自小習武,李洛當即就和太監交起手來,雖然年紀尚小,力氣有些不足,但還是艱難的將太監斬殺,繼續奔逃。

  柏知這種打架經驗豐富的家夥,擺幾個動手的姿勢還是可以的,助理也很配合,兩個人交手一番,順勢撲街。

  實際上,殺掉太監之後,李洛已經脫力了,踉踉蹌蹌的滾下山道,隻是不甘和恨意,點燃了他的眼睛,他的心神,這股力量支撐著他,從等候已久的魔僧手中反殺。

  導演不需要柏知把這一段全部演完,他看到柏知斬殺太監之後,努力撐起自己的身體,看著遠方的眼神,就已經很滿意了。

  對,就是這種帶有侵略和戰意的感覺,讓矜貴的皇子,一步步變成不擇手段的反派,對力量的渴望,對任人擺布命運的恨意,將像是火焰一樣,點燃起來。

  這種帶著凶性,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感覺,讓導演一個勁的點頭。

  試鏡結束,導演不知道在紙上寫什麽,還過來摸了一把柏知的腦袋,不錯,這個頭型剃光頭,一定好看。

  然後,被胡老師抽走了紙,輕咳了兩聲,“兩個問題,一是這孩子的家長不一定願意讓她演,二是人家是個小女孩,剃光頭?”

  “啊?”導演手裏的鉛筆差點折斷,家長還不知道這孩子在試鏡?以及,這是小女孩?

  演完之後就跑到南齊身邊,柏知坐上小板凳繼續看自己手裏的書,南齊有點好奇,“剛才的眼神為什麽那麽凶啊?”他能看出柏知演得好,但不明白,小家夥是怎麽想著,用那麽凶狠的眼神表達情感的。

  “被小弟背叛的大哥,都是要血洗尊嚴的,唉,大南齊你不懂,這很殘酷的。”胡老師就簡單的說了一下皇子、太監和背叛這幾個關鍵詞,柏知又沒有看過原著,不可能有太強的代入感的,所以,她就是按照,一個被挑釁的大哥,如何在地盤上立威的劇情來演的。

  南齊:“……”嗬嗬,可能是我太年輕了。

第三十章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講, 童年時光會很大程度上影響性格,自信和充滿陽光的人, 一定也有著足夠安全感和被愛感。

  不過, 南齊覺得,按照柏知這個性格, 恐怕是淩婭和陶岸陶汀每天要誇她一百遍, 再說一萬遍柏知最棒,最愛柏知才有的。

  要不然, 怎麽解釋柏知這種與生俱來,無所畏忌的坦然勁?

  至於柏知的‘大哥論’, 南齊也沒有從成年人的角度, 給一個幼稚或是可笑的所謂成熟評價, 反倒是想了想,覺得柏知這個小孩子真的很有趣,同樣, 也很可愛,不過, 他有點好奇,淩婭知道柏知一顆紅心向大佬嗎?

  實際上,淩婭是知道的。

  從當初撞到柏知和小弟們遊街, 彼此尷尬了片刻之後,她就發現柏知這方麵天生的組織領導範,和搞事情能力了。

  作為一個未經升級的普通媽媽,淩婭第一反應就是, 阻止柏知,並教導她拉幫結派使喚小弟是不對的。

  可是,淩婭很快發現一件小事,讓她獲得新手經驗包,變成了升級版的媽媽,她看到柏知拿出自己攢了很久的錢,跑去買了很多牛奶。

  大哥和小弟們,是需要定時開個派對,飲酒狂歡的。

  柏知因地製宜,適當更改,買來很多的牛奶,和小弟們開啟了大型醉奶現場。

  偷偷摸摸跟過去的淩婭發現,經常留在柏知身邊的‘小弟’,其實都是一些衣著樸素甚至破損,過於瘦小,很像是校園欺淩受害者的學生,他們跟在柏知身邊,不僅不用被別的學生欺負嘲笑,還能時不時分袋牛奶喝。

  貧窮,仍然是巴音一些家庭沒有辦法回避的問題,沒有嶄新的衣服,也沒有豐盛的食物,這些不屬於孩子們的錯誤,卻容易給孩子們帶來一些歧視和傷害,愈貧愈弱,最開始還單槍匹馬的柏知就是遇到了好幾次欺淩現場,攢到了一批可憐巴巴的小弟,後來人數碾壓誤打誤撞,新小弟的實力也不斷提高,就成為大哥了。

  但最開始那批孩子,差不多都比柏知大兩三歲,身形卻都和柏知差不多,他們被柏知壓著當小弟,先從恐懼膽怯,慢慢變成疑惑茫然,因為,在柏知身邊,雖然還是會遇到別人的冷眼和嘲笑,但是,沒有人敢直接欺負他們了,甚至,有些人挑釁他們會被柏知摁到地上揍。

  再後來,柏知會給他們分發一些遊街的報酬,算是大哥送給小弟的喝酒錢,有的時候是快餐店聞起來就很好吃的雞翅雞腿,有的時候是蛋糕房擺在櫥窗邊的泡芙小蛋糕,還有定期的喝牛奶福利。

  淩婭是知道柏知有多財迷的,很小一點就知道自己上網,對比好幾家店找出最低價,然後心痛的繼續在自己的購物清單上刪刪改改,雖然柏知的零花錢和拍節目的工資,都在她自己那裏,但淩婭知道,柏知給她們買過很多禮物,基本上剩不下多少了。

  然後,小家夥可憐巴巴的放棄大金鏈子,給小弟們買吃的。

  如果不是淩婭偷偷的跟著出去了好幾次,她不會發現,柏知還做過這樣的事情,不過,淩婭總算明白,為什麽柏知比其他孩子小好幾歲還能在街上橫著走,連次鐵板都沒有踢到過。

  因為這個小家夥,無意之間得到的,是很多孩子真心的感謝,哪怕是好欺負的愛哭鬼,也有保護別人的心的。

  他們沒有柏知打架厲害,口袋裏的錢也沒有柏知的多,但是,總會想著念著柏知,發現什麽對柏知不好的事情,要麽提前通風報信,要麽努力扼殺苗頭,大哥之所以是大哥,肯定是得到小弟崇拜和信任的。

  從一個旁觀的角度,淩婭作為一個成年人,也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什麽理由去阻止柏知的大哥之路了,偶爾,條件允許的時候,她還會默默的給柏知漲一漲零花錢,沒辦法,有小弟要養的大哥,都特別的窮。

  承擔責任,收獲感謝,是正麵的性格塑造並不可少的過程,柏知隻是隨心做的一些小事,卻讓她獲得了大部分人都不會得到的寶貴經曆——能力帶來改變,改變帶來影響,而影響能回饋自身。

  導演一眼就發現柏知這孩子,眼神就比其他試鏡者更亮一點,就是因為柏知的‘自我力量’是足夠穩定和強大的,她相信自己,不會輕易被外界所打擾,這就是無法模仿的‘氣質’的雛形。

  南齊不會知道這些小事,柏知作為當事人也不覺得她的大哥之路有什麽問題,在感受到大南齊對自己表演方式的讚揚之後,當即表示讚同附議的柏知毫不臉紅的,就和大南齊商量起來,等會兒去吃什麽。

  柏知很喜歡和大南齊出來的原因之一,就是大南齊會帶她去找好吃的,哪怕自己減肥不能吃,看看柏知吃也是心滿意足的。

  於是,等暴走的導演要求見柏知的監護人,誰也不能阻止他為男二打call應援比小心心,堅持選角結果的時候,柏知和南齊正在刷手機,找附近的美食排行。

  不要低估,任何一個中年男人的固執,在遇到柏知之前,導演誓死維護男二,就能看出他迷叔的自我修養了,現在還不容易遇到一個合適的小演員,誰也不能攔著他。

  胡教授實在攔不住這家夥,無奈隻能找南齊的經紀人,讓林哥聯係一下柏知的監護人,爭取有個溝通的機會。

  淩婭接到電話之後,也沒有細問,就熟練的應下準備出門過來了,沒辦法,一回生二回熟,她也不是第一次處理這種事情了。

  南齊和柏知也暫時不能離開,他們兩個商量出來的烤肉,也隻能遺憾的失之交臂了。

  “小李?過來,把這孩子剛才看的外賣,全部點一遍。”導演這種倔強的老boy可是下了血本了,給柏知弄來一大桌子,然後笑眯眯的向柏知安利起,光頭的優點來。

  什麽在人群之中熠熠生輝,什麽洗完頭一擦就幹,沒說出來第三句,就被胡教授和助理小李聯手拖走了。

  不要再進行這種反效果的誤導了!再這麽說下去,別說小女孩,就是成年人都不怎麽想剃光頭了好不好!

  南齊也有點愁,讓他剃個光頭他都會考慮一下,更別說柏知一個小孩子了,她還是要正常上學社交的,可以想象,一顆亮閃閃的光頭,在小學生之中能掀起多大的議論熱潮。

  他也有點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了,剛才推薦柏知試試戲,純粹是因為這部戲很不錯,倒沒有想太多,現在導演確定了柏知,南齊又有點擔心起柏知了。

  至於當事人柏知,不,吃飯中,請勿打擾。

  等淩婭過來,雙方開始細談很多問題的時候,導演就冷靜多了,他看淩婭問了問柏知的意願才考慮起來合同,就知道小演員家很民主,起碼尊重孩子自己的意見。

  但是,小光頭就不一定能辦到了。

  如果父母強硬一點,讓孩子參演,把頭發剃光,家長的威信力能一定程度上減少孩子的反抗情緒,但父母要是把選擇權交給孩子,這裏麵的不確定因素就多了,導演也覺得,小光頭這一點可能懸了。

  不能指望一個孩子,明白為藝術獻身這句話的意義。

  但是,沒有小光頭的男二,怎麽能圓滿呢,導演默默的轉身,心痛的去旁邊抽根煙冷靜一下。

  淩婭把剃頭發的事情,也和柏知說了,想問問她的意見。

  “光光頭?”柏知用手指在頭頂比劃了一圈,問淩婭,“媽媽,那我是不是還要在頭上畫點點?”

  “點點?”

  劇組這邊的人有些不理解,還是淩婭給他們翻譯,說柏知指的是燙戒疤。

  “不不不,我們不用那麽疼的。”助理小李忙擺手,示意他們隻是想要個光光頭,不必真的來一次燃頂,而且,聯邦的僧人受戒時,燃頂燙戒疤這一項已經被禁止了,他們劇組也不會折騰演員的。

  “哦——”柏知有點可惜的拉長尾調應了一聲,不用畫點點啊,她還想趁著光光頭的機會,在頭上畫個五角星,或是小貓爪圖案呢!

  小李看到柏知的表情,一時之間也有點不懂,自己剛才那話,難道有什麽地方說錯了?

  淩婭看著柏知的小表情,就歎口氣簽了合同,都已經盤算著在頭上畫什麽圖案了,怎麽可能介意光光頭。

  不過,這合同簽完並不是立刻就開始拍攝,場地的選擇搭建,演員的檔期安排調整,這都是需要等待的,淩婭聽到小李說,柏知的正式拍攝應該要等到年底,這戲的殺青可能要到明年後半年的時候,她想了想,還是建議,“要不然,讓柏知的戲份壓後拍。”

  小李以為,淩婭有別的安排,剛想解釋一下,越到後期拍攝的壓力越大。

  “不,是柏知最近在長個子,我怕你們殺青的時候,柏知的戲份要重拍。”根據淩婭近一年來,記錄柏知的身高變化,她覺得這事還是主動和劇組說一聲。

  聽完這話,小李一開始也沒有太當真,小演員的身體數據波動明顯,戲服設計的時候也會考慮到這個因素的,這個是他們的預料之中。

  但是,等一個月後,柏知的第一版戲服製作出來,還沒有正式拍攝隻是來試衣服的柏知,就讓導演怒摔了兩個杯子,“小李,仙俠劇懂不懂,你找來條九分褲是想氣死我嗎?”

  小李:“……”

  我以前見過的六歲孩子都是假的吧!

  而且,這還完全是小李的鍋,誰讓淩婭提醒過他,他沒有太在意的。

  好在戲服就出來了一套,剩下的尺寸還能改,有了這次的教訓,小李把男二的戲份全部找出來,看看能不能最大限度的往後壓。

  不壓,不行啊,總不能快殺青的時候,男二的戲服又露手腕又露腳踝的,不用導演殺掉他,觀眾就先把劇組罵死了。

  男二的人設矜貴霸氣,戲服也都偏華麗繁瑣,哪怕是僧袍都是有暗紋的那種。

  每一件都是經費在燃燒,根本禁不起推翻重新做一遍。

  好在男二的對手戲主要集中在男主身上,南齊那邊也很配合,小李就鬆口氣,認真的聽取了淩婭的建議,延後進組,延後!

  等柏知七歲了,再愉快的進組。

  柏知是五歲遇到綁架事件,搞事情玩脫了,被淩婭拎去跳級讀三年級,和兩個姐姐一個班,也就是說,她比同班孩子,普遍小上三四歲。

  等到柏知七歲,已經是五年級的小朋友時,淩婭去了幾次家長會,也慢慢琢磨過來柏知這兩年竄高的原因了。

  這種情況,以前也出現過,剛開始撿到柏知的時候,要不是紙條上麵說,這孩子滿一歲了,她肯定覺得小貓崽一樣的柏知,隻有幾個月大。

  可是,接回家好好養了一段時間,小家夥就吹氣球一樣長大了,不僅趕超了同年齡段小孩子的生長速度,還有點向兩個姐姐看齊的趨勢。

  淩婭當時還沒有覺得什麽不對,偶爾感歎了一句,柏知長的太快了,小家夥的生長速度才開始慢下來。

  這種屬於一些因為生活環境複雜多變,需要幼崽調整自身來提高存活率的本能,才被淩婭發現。

  而五年級已經是小學裏的高年級,十歲左右的女孩子也開始了新的發育期,柏知可能就是受這個影響,開始長太快。

  這種連柏知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生物偽裝本能,一度讓淩婭憂心到夜不能寐,但後來看看每天樂嗬嗬的柏知,又釋然了,怎麽的,還不允許啃金屬的家夥有點特異功能了?!

  然而,這樣的不幹預態度,在淩婭發現,柏知的網絡瀏覽記錄裏麵,高頻率的出現一個身高兩米,手臂比腰粗的光頭壯漢,有著“巨石”之稱的一位外國男明星時,顫抖了。

  柏知知道自己進組之後要剃光光頭,整個人就很興奮,跑去找了好多優秀的光頭案例,“巨石”是裏麵的典型。

  但是,淩婭真的很害怕,柏知認可了這樣的審美,也往“巨石”方向靠攏。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屠龍狗砸,點擊就送 溫水煮甜椒 男主總是在裝逼 情敵都在等我分手 17 Again 他那麽撩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