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13節

  還能不能好了!

第二十六章

  南齊痛定思痛,覺得柏知這個崽可能是老天派來坑他的,不能一起好好玩耍了。

  但林哥和他持相反意見,表演課上的事情他也聽了,南齊的演技不開竅是硬傷,有柏知在說不定還真的能幫南齊提高一下演技,起碼把鏡頭一懟過來,渾身就不自在這個毛病改掉。

  於是,強硬的經紀人下令,讓南齊每周去陶家借一次孩子。

  事實證明,林哥是對的,南齊還是很有實力的,演技卡殼純粹是因為想太多,鏡頭的放大感會讓很多人都不適應,拍戲的時候南齊總會閃過一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比如說剛才那個動作會不會顯得他下巴短,這個表情會不會撐圓鼻孔,能自然流暢的演戲才怪了。

  柏知不一樣,她沒有半點偶像包袱,老師上課講什麽,她就認真的演什麽,一張漂亮好看的小臉隨便折騰,把注意力投入在角色的表達上,這種簡單慢慢感染了南齊,終於讓他開竅了。

  同為課友,開始進入影視牆的南齊行程全滿,忙得幾乎見不著人,柏知卻無聊到,趴在家裏的地板上當毛毛蟲,一拱一拱從臥室爬去客廳,再從客廳爬到陽台。

  淩婭很愛幹淨,家裏的地板永遠都是亮閃閃的,但回家看著地板上的柏知,還是眉頭一抽,開始思量,拖地麻煩還是洗衣服麻煩。

  “媽媽!”搬到京都之後,淩婭出於安全考慮,暫時停了柏知的外出活動,學校和家兩點一線,放學之後也不能出去。

  她和兩個姐姐不一樣,活動量很大,在家裏東跑西跑一會兒,就覺得伸展不開,掛在陽台上就是想跑出去玩,現在淩婭買菜回來了,她就星星眼的湊過去,問媽媽能不能出去了。

  歎口氣,淩婭沒辦法,能關柏知一個月已經很不錯了,她蹲下來給柏知戴上能定位的安全手環,允許她往外跑了,“不能跑出小區,不能跑到偏僻的角落,如果有陌生人和你搭話怎麽辦?”

  “說嗨?”柏知躍躍欲試的往外跑,接了這麽一句之後屁股上就挨了一巴掌,隻能揉揉之後認真的回答媽媽,“要警惕,去人多的地方,保護好自己。”

  指了指牆上掛著的表,淩婭隻允許柏知出去玩兩個小時,得到柏知的承諾才放她出去。

  京都的天氣沒有巴音好,柏知喜歡的藍天都少了很多,但小區裏的住戶卻很多,比巴音熱鬧,柏知急著跑下樓就是因為這棟樓的一層,有個養狗的老太太,每天這個時候都會去遛狗,柏知在陽台上蹲守了好幾天,就想去摸摸狗。

  實際上,外出遛狗的老太太很心累,她是個正經的老年宅,好不容易退休了,在家上上網看看電視多悠閑,但兒女太孝順,害怕老人家活動量不夠,就送過來一隻幼犬陪著她。

  還特意挑了一隻每天都要遛,不出去就撓門的哈士奇。

  有兩天她沒有出門,結果這隻叫皮皮的狗精力過剩,差點把客廳拆掉,狗舍不得打,就把兒女叫回家一頓捶,不過以後,每天出門遛狗倒是沒停過。

  和往常一樣,老太太先用力氣拽住皮皮的繩子,幼犬長得快,力氣也大了不少,一出門就想撒歡跑起來,她要控製一下,“皮皮,皮皮,穩重、穩重!”

  哈士奇實際上是工作犬出身,每天需要一定的運動量,否則就容易亢奮過度神經質,皮皮估計已經忘記自己不再是幼犬了,一個不注意力道過大,掙脫了老太太的手,樂顛顛的就準備往前衝。

  老太太沒控住場,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旁邊有個小孩子,咻的撲過來抱住了皮皮的身子,把牽引繩抓住了。

  小孩子正是想摸摸狗的柏知,在老太太看來,是皮皮差點跑出去的時候,柏知眼疾手快的抓住了繩子,讓皮皮停住了,但實際上,皮皮隻覺得自己被一個很大的力道強行刹車,差點來個馬踏飛燕的造型。

  皮皮傻乎乎的轉頭,就看到一個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孩,有點慫,二哈其實很聰明,它長得好看精神,以前小區裏有不少小孩子想摸摸它,手上的力道控製不住,要麽就揪了它的毛,要麽就拽了它的尾巴,可是痛了想齜牙,又會被嗬斥,所以皮皮是有點怕小孩子的。

  第一反應想跑,可是,皮皮沒掙脫柏知的力道,就被乖乖的拖到老太太身邊了。

  “阿姨,給你繩子。”剛才撲狗的時候,柏知趁機摸了一把,狗毛比家裏的毛絨玩具硬一點,但皮皮有溫度還胖乎乎的,她喜歡這隻狗。

  老太太一聽阿姨兩個字,笑眯眯的哪裏顧得上皮皮,就問柏知,“你怎麽喊我阿姨啊?應該喊奶奶。”說是退休老太太,實際上人家潮著呢,頭發染黑燙卷,六十多歲的人了,還喜歡穿裙子和小皮鞋,畫點淡妝,平時被喊奶奶也隻能心哆嗦一下的應下,今天被喊阿姨,老太太隻覺得神清氣爽。

  “不是啊,比媽媽大一點的女士,要喊阿姨。”柏知的字典裏,對陌生女性的稱呼差不多隻有阿姨和姐姐,和淩婭年齡相仿的,以及年輕一點的,會喊姐姐,比淩婭大很多的,才會喊阿姨,隻有頭發花白走路蹣跚的女士,她才會喊奶奶。

  小崽解釋的模樣可認真了,讓聽著的老太太心花怒放,現在早就不是二十出頭就已經是孩子他娘的時代了,她也不用幫孩子養孫輩,憑什麽喊六十多歲的女士為奶奶,她和八十多歲的女士比起來,年輕著呢!

  於是,被稱呼為秦阿姨的老太太就和柏知聊了起來,這麽懂事嘴甜的孩子,誰不喜歡,柏知一手勾著皮皮的脖子,一邊和秦阿姨說話,沒一會兒,就成功爭取到皮皮的遛彎權。

  “就在這個小區裏遛彎,皮皮識路,柏知小心點別摔倒了!”放心的把皮皮交給柏知,秦阿姨美滋滋的幫柏知理了理衣服,去找小區裏的老姐妹說說話。

  她就在涼亭裏,總能看到圍著綠化區的柏知和皮皮,就讓柏知和皮皮跑著玩了。

  “走吧皮皮~”牽引繩在手腕上繞了兩圈,柏知興奮的蹦了蹦,摸了摸皮皮耳朵,就撒歡的往前跑。

  皮皮不太懂,為什麽陪自己玩的人換成了這個小崽,但是柏知比主人跑的快多了,二哈也樂嗬嗬的往前衝。

  圍著小區的綠化部分曲折重疊,外層兜圈左繞右繞,不走捷徑跑一次差不多有兩千米,平時秦阿姨都會抄近道,自己走上一半,讓皮皮自己跑,結果今天換柏知,皮皮怎麽跑,她就怎麽跑。

  而且,在陽台上蹲守皮皮的時候,柏知在家查過這種狗,知道皮皮的品種運動量很大,一圈跑完不過癮,就樂顛顛的帶著皮皮繼續兜圈。

  二哈號稱撒手沒,最快時速能到一小時五十千米,但中途肯定要喝喝水喘喘氣的,速度打折再打折,而人類跑步的時速大概在一小時十千米左右,柏知這個體質輕鬆翻倍,這麽一中和,一人一狗的跑速差不多。

  但是,皮皮這種年少無知的哈,哪裏見過柏知這種體質恐怖的人,剛開始它還快一點,需要柏知追著它,明明就是跑步衝刺,根本就不是遛狗,等它跑跑歇歇,再左聞聞右蹦蹦的時候,柏知就開始提速了,它開始追著柏知跑。

  沒想到,越跑差距越明顯,柏知好像都不知道累的,硬是把皮皮跑的沒勁,趴在地上不肯動了。

  受不了了,跑死狗了!

  這哪裏是遛彎,分明是拚命!

  皮皮罷工了,賴在地上不肯走,柏知試圖把皮皮抱起來,可是狗很大,她的手臂圈不住,幹脆就跑到小區邊的超市,問老板借了小推車。

  秦阿姨看了一會兒柏知和皮皮,確定兩個小家夥沒有跑出小區,就轉頭和老姐妹說起話來了,沒想到柏知和皮皮同時提速,讓遛彎這個活動在一個小時內結束,她看著柏知推著購物的小車,車裏趴著皮皮,有點詫異,“這是怎麽了?”

  “我們遛彎結束了,皮皮跑累了就把它推回來。”柏知沒出多少汗,但臉跑的有點紅,秦阿姨剛從老姐妹那裏拿來兩個椰子,分給柏知一個,還摸了摸她的後背,免得出汗被風吹感冒。

  “你們跑了幾圈?皮皮是不是耍賴了?”讓柏知先坐在一邊休息,秦阿姨就揪了把皮皮的耳朵,人家小朋友都沒有累,你開始賴皮,好意思嗎?

  皮皮簡直冤枉,灰溜溜的跳下小推車,恨不得向主人控訴,但平時賤兮兮多動的印象太深刻,沒有得到秦阿姨的理解。

  隻是晚上回家,秦阿姨的老伴有點奇怪,“今天皮皮怎麽這麽乖?不咬玩具也不去夠籠子裏的八哥?”

  “可能是遛彎遛舒坦了?”秦阿姨想了想,隻能這麽解釋,總不能是柏知把皮皮跑到趴下吧?她還答應小家夥,下次繼續讓她遛皮皮的。

  抱了個椰子回家,柏知元氣滿滿的,“我認識了樓下秦阿姨家的皮皮,它很乖還讓我抱!”

  殊不知,旁邊的淩婭看著定位手環反饋回來的步數有點呆,這個步數,怕是手環抽風了吧?

第二十七章

  淩婭覺得,她買的安全定位手環質量應該是過關的,所以第二天柏知跑出去玩的時候,她把手機點開流量,放在了柏知的兜兜裏。

  總不能手環抽風,運動步數也抽風吧?

  皮皮大概是三秒記憶,昨天累得半死回家乖得和小天使一樣,今天被秦阿姨帶出門,記憶立刻被刷新,看到柏知就賊兮兮的跑過去,又蹭又搖尾巴的。

  用手勾住皮皮,不讓它給自己洗臉,柏知抓好牽引繩,和秦阿姨說了一聲,就樂顛顛的帶著皮皮去遛彎了。

  秦阿姨把皮皮養的很好,成年犬體態壯實勻稱,毛發幹淨柔順,不犯傻的時候頗有幾分狼的威嚴和凶性,一動就破功,二的不忍直視。

  有昨天和皮皮遛彎的經驗,柏知今天換好了運動服和跑鞋,皮皮跑多快,她就跑多快,從兩個小家夥並排跑,慢慢就變成皮皮追著柏知跑了。

  超市的老板似有所感,抬頭一看,果然,昨天來的小朋友,今天又來借小推車了。

  “老板,我想借一下這個小車。”

  “你用小車做什麽?”昨天借車的時候,老板在忙著收銀,反正小區有保安守著,他家的小推車也推不出去,平日裏住戶借車推貨物也挺常見的,沒細問就點頭了。

  今天看到柏知又來了,他就有點好奇了。

  “皮皮跑累了,不肯走,我把它推回去。”柏知把小車車推出來,皮皮就很懂的往車裏跳,不像昨天那樣被柏知連捏帶拽的塞進車裏。

  老板抽抽嘴角,就看著和推車差不多高的柏知,一蹦一跳的推著二哈跑遠了,一時不知道自己該感慨這狗真懶,還是這小孩力氣真大。

  活蹦亂跳的皮皮帶出門,累成乖巧狀的皮皮帶回家,秦阿姨不知不覺中,好像也接受了這種設定。

  手裏抱了兩個秦阿姨給的大梨子,柏知蹬蹬蹬跑上樓。

  淩婭把她身上的運動服換下來,帶她去洗手洗臉,柏知讓媽媽檢驗了一下,身上沒有樹葉子也沒有土,是幹淨的崽兒之後,就跑去客廳看電視了。

  讓拿著手機的淩婭陷入了沉默,這才不到兩個小時,運動步數就從五百多位好友中榮居第一,甩第二名好幾萬步。

  還有兩個朋友發信息問她,是不是把手機綁到狗身上了,怎麽步數那麽多?

  眉心跳了跳,默默的把運動步數暫時關閉,淩婭總算是知道,柏知說樓下那隻挺鬧騰的狗狗特別乖是什麽意思了,把哈士奇跑到趴下,能不乖嗎?

  甚至,淩婭還想去捏一捏柏知,看看這個小家夥身體裏是不是裝了一個發動機,但想想柏知還能啃小鐵勺,心理承受能力極強的淩婭就淡定的把手機丟到一邊,去廚房端飯了,都能吃金屬了,體能好一點也不稀奇。

  知道柏知每天下午跑出去是遛狗的,淩婭也放心了一些,每次日常叮囑她出門前記得喝水,在外注意安全,也就不再限製柏知的外出了。

  和‘不出門渾身難受’星人陶柏知不一樣,淩婭除了買菜和下樓拿快遞,基本上不怎麽出門,京都這幾年的房價飆升,手裏還有套門麵房的淩婭靠著租金和自己的稿費就能把三個孩子照顧好了。

  她不太會和陌生人打交道,每次必須要外出辦點事情時,都要提起積攢一下能量條,充滿了才可以正常社交,以前讀書的時候,還能逼迫一下自己去充能量條,現在自己過日子,淩婭就放飛自己,不想出門就不出門了。

  陶岸和陶汀這一點很像她,除了上學和去興趣班,兩個小姑娘也對出門興趣缺缺,在家裏幫媽媽拖拖地,洗洗菜都很開心,隻要不出門什麽都好說。

  但是,生活中總是有點小麻煩,需要淩婭出麵解決的,家裏的水卡沒有水了,淩婭正準備電子充值,卻發現小區的管道升級,住戶信息需要去物業那裏重新錄入。

  頭痛的皺皺眉,帶上身份證和鑰匙,淩婭穿好外套拿著手機和水卡出門,正走到一樓,就被喊住了,“是柏知媽媽吧?”

  回頭,是一樓的秦阿姨,她也出門去辦水卡,正好看到淩婭,就把人喊住了。

  淩婭很少出門也不是能主動攀談的性格,之前隻是見過秦阿姨,也沒有打過交道,這還是第一次和對方說話。

  但秦阿姨很健談,聲音柔柔的,又很會找話題,沒一會兒就和淩婭聊起來了。

  “上次你讓柏知拿來的紅薯,真甜,我和我老伴都特別喜歡。”秦阿姨是第一次和淩婭說話,但不是第一次認識柏知,小家夥幫她遛皮皮,她都會在柏知回家之前,拿點水果給她,柏知也會投桃報李,有什麽好吃的東西,下樓的時候會給秦阿姨分一些。

  小孩子的家教,最能反映背後家長的人品,所以,柏知不知不覺在秦阿姨這裏,把淩婭的印象分刷滿。

  淩婭一聽紅薯,就明白是怎麽回事了,這段時間,柏知回來的時候都會抱兩個蘋果,或是拿點荔枝什麽的回來,和淩婭解釋的時候,說這是遛皮皮的感謝費,她當時也沒有多想,就叮囑柏知記得說謝謝,說了句家裏的新鮮水果或吃的東西也可以拿出去分給別人嚐嚐。

  她就說了一次,沒想到,柏知一直在認真貫徹,讓秦阿姨對淩婭很有好感。

  秦阿姨是很會聊天的性格,聲音不急不躁,帶點軟軟的尾音,讓人聽著很舒服,淩婭也很喜歡和這樣的人相處,等到了物業中心,排隊等待的時候,又被打了聲招呼,“柏知媽媽,你也在這兒啊?太好了,等會兒去我們店裏拿點鮮栗子,我們家鄉的特產,熬粥煮菜都好吃。”

  老板娘的家鄉出山貨,都是買都買不到的好東西,她娘家人剛給她送來一些,想著柏知喜歡吃栗子,就讓淩婭等會兒去店裏,拿點栗子走。

  這是超市的老板娘,淩婭以前帶柏知去超市買過雪糕,最近好久沒去了,按理說彼此也沒有什麽交集,這麽熱情的喊她柏知媽媽是怎麽回事?

  而且淩婭有點愣,她記得這個超市隻賣生活用品和零食,是沒有生鮮蔬菜業務的啊?

  實際上,淩婭不知道的是,柏知每次的小推車就是借她家的,每天都來推皮皮,老板和老板娘自然就認識了柏知,有的時候還會招待柏知喝點水,她都會喝一半,留一半給皮皮,然後在皮皮休息的時候,幫老板澆澆門口的花,或是順手做點什麽。

  “之前我家兒子差點從台階上翻下去,是你家柏知攔住了,本來想去登門拜訪的,柏知不肯說你家住在哪裏,好不容易見到你了,等會兒一定要和我去店裏拿點山貨走。”老板娘的兒子剛兩歲,走路還跌跌撞撞著,家長一時沒看住,就跑出店裏差點從台階上滾下去,剛好柏知和皮皮在旁邊,眼疾手快一把就撈住了小朋友。

  皮皮還英狗救崽了一把,當了回墊子。

  老板娘後怕的腿軟,想提點東西去柏知家裏感謝,結果柏知不肯說她家在哪裏,老板和老板娘沒辦法,就在店門口準備個小桌子小板凳,方便柏知每次過來借車車的時候,休息一下,她經常往家裏帶的東西,也有這夫妻倆給的。

  不止如此,淩婭被超市老板娘喊了這麽一聲‘柏知媽媽’,立刻就被旁邊也排著隊的麵食店老板、蛋糕店老板打了招呼,連物業裏的保安也擺擺手,看得出,也和柏知挺熟的。

  整個隊伍十幾個人,知道淩婭是柏知的媽媽,對和她打招呼或點頭笑一下的人,差不多有三分之二,讓淩婭不禁感慨,柏知這個社交能力,簡直以一人之力,拉高了她們家的人均值。

  秦阿姨看著淩婭的表情,笑了笑,“柏知是個很棒的孩子,我們小區裏有好幾個老頭老太太都喜歡她,你要是以後家裏需要搭把手,喊我們一聲就行,鄰裏鄉親的也方便。”

  從物業的經理特意出來和秦阿姨打招呼,就能看出秦阿姨的身份不簡單,恍恍惚惚的淩婭都不記得自己怎麽點頭的。

  反正,她當天是抱著一堆栗子核桃的,還拎了一袋嫩豆腐,滿載而歸回家的。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特殊占有 他在看著你 卻綠 你笑起來很甜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