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11節

  她們兩個是普通飯量,喝點甜湯吃幾口菜,再夾兩個烤排骨就吃飽了,沒有從頭吃到尾不停的柏知戰鬥力這麽強,所以,就開始照顧柏知,幫她夾喜歡吃的東西。

  齊軒和石楊趁媽媽不注意,又都擠過來,有一搭沒一搭的吃口飯,主要是來和柏知說話。

  “柏知,你要不要和我們去京都上學?那裏可好了,我們學校還有電磁小車。”小孩子表達喜歡,就是想湊在一起,齊軒和石楊都是京都人,讀的私立學校,哪怕是小學,也有一些和電磁、智能化相關的興趣小組,兩個男孩子看柏知收下了他們的模型,就連忙推薦。

  “電磁小車?”柏知的眼睛唰的亮起來,“那有沒有機器人?”

  少兒頻道每周末都會播出一些青少年興趣大賽,發明設計和機器人都是熱點,柏知才看過一場機器人之間的足球比賽,說到電磁小車,第一反應就是比賽的機器人。

  兩個男孩忙點頭,“有的,之前還出現了會跳舞的機器人呢!”

  這些興趣小組的開展都是極為耽誤時間和耗費金錢的,也就是齊軒石楊他們這種非富即貴的私立學校,有這個條件開展這樣的興趣小組,柏知聽著他們說到軌道賽車模型、智能分揀機器人和懸浮盤之類的東西時,羨慕的眨巴眼睛。

  普通的小學根本沒有這個條件,陶岸和陶汀聽了之後,也有點好奇的湊過來,“那你們也上興趣班嗎?”

  “我學鋼琴,楊楊學架子鼓,老師會隔天來上課。”齊軒點頭,他們除了學校的興趣小組,家裏也會讓他們學點東西的。

  陶岸和陶汀一個在學舞蹈,一個在學繪畫,聽到這裏,也進入了話題,和兩個男孩子分享了一下自己的學校。

  對比很明顯,齊軒他們的學校師資力量雄厚又先進,單外語課程,就有英、法、德三種,更別說各自學校引導的興趣小組,連插花和烹飪都包括,自然而然,基礎學科的作業量就會變得精簡,起碼齊軒他們是沒有把課文抄三遍這種作業的。

  陶岸和陶汀她們的學校相比之下,還是很主流的,老師和家長都很重視分數,基礎學科的教學量和作業量都很大,課餘時間基本上也都有興趣班要去上,時不時還有什麽古詩詞比賽、繪畫大賽,家長們會帶著孩子們去開開眼界,當然,這些興趣也都是為學習生活服務的,烹飪這種的,想都不要想。

  兩所學校不能說是好壞,隻能說是適合的學生群體不一樣,柏知他們的學校在巴音是重點,不少家長攢錢想把孩子往裏送,以求以後讀好初中,好高中再考好大學,齊軒他們的學校在京都很有名氣,普通家庭根本負擔不起,基本上被中上階層的家長壟斷。

  但這些是成年人考慮的問題,四個孩子的年紀差不多,對彼此的校園生活還挺好奇的,聊了一會兒,還覺得挺有趣的。

  然而,重點永遠歪的柏知,放下自己的杯子,用手撐著臉頰,很認真的問,“那你們放學的時間是什麽時候?”

  因為是校方組織,會留學生們在學校參加不同的興趣小組,所以正式放學的時間很早,如果當天完成課程任務,能更早的放學,等齊軒說完這句,就看到柏知整個人都亮起來了。

  “姐姐,我們去上這個學校好不好?”跳級算什麽,柏知想跳學校。

  她很容易在低效率的重複動作中感到厭煩,低年級的老師又要加強學生們的記憶,講課和布置作業的時候,都會要求‘多遍’,柏知逃學就和這個有關,她不明白,老師們為什麽反反複複的要念叨同一件事情,就不能快速的繼續講嗎?

  雖然淩婭和她解釋過,不是所有小朋友都能看一遍就記住,老師們要照顧大部分的小朋友,但柏知還是想爭取,自己完成任務就能自由離開的權利。

  可現實是,一年級實現不了,三年級估計也實現不了。

  所以,心灰灰中的柏知一聽到齊軒他們說起自己的學校,突然有點心動,覺得這個學校說不定可以。

  淩婭和兩個校友相談甚歡,直到孩子們困了才約好下次見麵的時間分別,回到家,陶岸和陶汀去洗漱準備睡覺,困得腦袋一點一點的柏知抱緊媽媽的腿,迷迷糊糊的念叨著掛在自己心上的事情。

  “媽媽,我有話說。”正巧,淩婭也有話說,不過她讓柏知先說。

  柏知想問問媽媽,能不能去讀齊軒石楊他們的學校。

  但是,說完這句話時候,看到了淩婭有點驚訝的表情。

  “媽媽?”

  “柏知,你真的想換一個學校讀三年級?”淩婭眉頭微揚,眼神有點複雜的抱起柏知。

  忙點頭,柏知想想齊軒他們的話,忙表示自己有一顆堅定向學的心。

  她愛學習,誰也不能攔著她學習。

  比柏知想的更順利,淩婭居然沒怎麽猶豫,就答應她認真考慮一下這件事情。

  耶,眼睛笑成咪月亮,達到目的的柏知軟軟的趴在媽媽的肩膀上,有點好奇,“媽媽,你剛才是不是想和我說什麽啊?”

  “媽媽剛和兩個阿姨聊了聊,覺得你之前跑出學校,可能是不太習慣學校的約束。”淩婭伸手捏捏柏知的後頸,“所以,媽媽本來打算,讓你再在家裏玩兩年,七歲以後再去讀書。”

  “但是,既然你挺喜歡齊軒他們的學校,媽媽就去看看,也讓岸岸和汀汀去看看,喜不喜歡那裏。”

  邊說邊往臥室走,淩婭準備把身上這隻小睡貓送去小床上,結果,就看到柏知猛地坐直腰,眼睛瞪得溜圓,“媽媽,你剛才說什麽?”

  “岸岸和汀汀喜不喜歡那個學校,看你們的意見。”

  “不是不是,再上麵一句。”柏知有點急,也不瞌睡了。

  “哦,媽媽原本想著,要不然再讓你在家裏玩兩年,七歲之後再去學校,但現在你挺喜歡齊軒他們的學校,也挺好的。”

  柏知哇——的一聲哭出來,媽媽,她剛才在說夢話,她沒有喜歡的學校!

  萬惡的學校!

第二十三章

  柏知走過最長的路,大概就是淩婭的套路了。

  小家夥知道,媽媽最討厭出爾反爾,尤其是她剛還信誓旦旦的保證自己愛學校,現在就否認的話,淩婭能把她的屁股打出花。

  “怎麽了?”淩婭看著柏知突然蔫掉的表情,有點奇怪。

  擺了擺頭,像條毛毛蟲一樣的鑽進被子裏,然後裹緊了自己,柏知手氣無力的擺擺手,“晚安。”

  她要獨自消化,這成噸的悲傷。

  淩婭壓下眼底的笑意,幫柏知把小燈關掉,去看看岸岸和汀汀,等三個女兒都睡著了,她輕手輕腳的關上門,去臥室拖出來個小箱子,裏麵裝的是些證件和房本之類的東西。

  她當然清楚柏知的那點小心思,但有一點沒錯,那就是齊軒石楊他們的學校,的確很不錯。

  生為京都人,淩婭的家境也不錯,隻不過父母早逝,遺產被親戚們惦記,她過於出挑的容貌也給自己帶來了不小的麻煩,正巧淩婭的親戚惦記著她那點遺產,表麵柔美嬌弱的淩婭就收拾收拾東西跑路,離開京都了。

  後來走走停停,在塔爾遇到了岸岸和汀汀的爸爸,邊防特警陶嶺,一個笑起來很明朗的青年,兩個人關係不錯,沒產生愛情的火花卻機緣巧合拿了結婚證,但不幸的是,沒多久對方就因公犧牲了。

  淩婭本人不太向往婚姻生活,手裏拿的結婚證也是方便她和陶嶺的工作和住宿安排,隻是借個名義而已,但對方的意外離世,讓她還是有些感傷,想要個孩子。

  陶嶺之前是優秀單身狗的標配,他也是父母早逝,加上工作有一定的危險性,就參加過捐精。既然孩子不能從天上憑空掉下來,那淩婭就沒什麽猶豫的瞄上了這個。

  作為烈士家屬,淩婭如願,而且還是雙胞胎,健康的兩個小女孩。

  按照淩婭計劃,她先在塔爾呆幾年,幫陶嶺照顧一下對他有恩情的老鄰居,雖然和陶嶺沒有什麽感情,但對方是個很不錯的朋友,淩婭也願意幫忙照顧一下老人。

  陶岸和陶汀三歲的時候,老人就去世了,在塔爾緊急撤離之前,淩婭就打算帶著孩子們離開了,但計劃不如變化快,帶著岸岸汀汀慌忙離開塔爾,卻意外的撿到了柏知。

  而且,也借著這次緊急撤離,淩婭到了巴音之後,在戶籍資料轉入的重新核對之中,還找了個機會把柏知的信息錄入進去,拿到了新的戶口本。

  畢業之後剛離開京都的淩婭,孤身一人,沒有什麽安定感,現在她身邊有岸岸汀汀,還有柏知,收入穩定,生活充實而踏實。

  齊軒和石楊的媽媽見到淩婭的時候,驚訝之色沒有作假,同為校友,她們當然知道淩婭當年有多出色,容貌、才華和性格都極為出挑,身邊追求者無數,哪怕隨便答應一個,都能過上後生無憂的富太太生活。

  哪裏能想到,在巴音這種小地方,會見到淩婭。

  但在淩婭看來,這種生活簡直不要太好,家裏隻有自己和孩子,不用和另一個成年人相處生活,自己的大床能隨便滾,衣服就隻用洗自己和崽崽的,吃飯也能和崽崽們商量著來,加上她收入穩定,手裏也有點底牌,沒有什麽生活壓力,不想出門就宅在家裏,巴音偏僻是偏僻,物流什麽的也很方便,簡直滿分。

  這才是淩婭她們三個校友坐在一起,兩個保養極好的貴太太反倒沒有淩婭顯得年輕的原因。

  但柏知的話,還是讓她放在心上的,自己是個成年人,零社交無拘束的生活沒什麽問題,但三個孩子如果可以,還是應該離開巴音去外麵看看的。

  有的時候,眼界這種東西比個人能力還重要。

  和齊軒石楊的媽媽聊了聊,淩婭就已經有這種想法了,回來又聽到柏知軟甜甜的撒嬌想換學校,當天晚上拖出來自己的小箱子,核對了一下自己手裏的所有財產,就已經有想法了。

  等這學期結束,京都的那套房子就不再續租了,重新裝修一下,帶崽崽們回京都看看。

  等柏知睡醒,想到自己昨晚的話,不禁悲從中來,由宇宙思考到太陽係,由太陽係思考到地球,由地球再思考到聯邦,想用浩瀚的天文學來安慰自己,卻安慰失敗,哭唧唧的趴在被窩裏不動彈,她就是因為話多嘴快,和兩年的自由時光擦肩而過。

  陶岸和陶汀洗漱完,已經準備吃早飯了,沒想到左等右等沒見到柏知,就跑到臥室找人,看到柏知呈倒栽蔥姿勢的屁股朝天,臉埋在被子裏,這、這是怎麽了?

  兩個姐姐走到床邊,岸岸學著淩婭的動作,伸進柏知的睡衣裏摸摸她的肚子,媽媽說小孩子腸胃不好,有的時候早上難受是因為肚子痛,她也不知道腸胃不好具體是什麽樣,摸一摸,嗯,挺軟的,應該不是肚子痛。

  汀汀趴在一邊,誘惑柏知說,“媽媽早上買了鮮肉生煎,我們一起去吃吧?”

  一般來說,讓柏知不賴床的,就是好吃的了。

  但今天,柏知受到的打擊有點太嚴重,生煎也沒法拯救,兩個姐姐沒招了。

  本來是來喊柏知起床吃早餐的,但陶岸和陶汀以為柏知不舒服就想陪著她,把吃飯這件事情先放在一邊。

  兩個人待在柏知的小床邊也不知道做什麽好,說話又怕吵到柏知,就一個拿著書過來,一個拿著作業過來,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來陪著柏知。

  在她們看來,陪著柏知總會讓柏知好受一點。

  突然耳邊沒有聲音了,早就不難過,賴在床上就是還想讓姐姐再哄哄自己的柏知,悄咪咪的從被子裏抬頭,看看姐姐在做什麽,結果,發現一個人看書一個人寫作業,還拿她的肚子當書架撐著一個課本。

  哇——

  媽媽不愛我了,姐姐也不愛我了!

第二十四章

  淩婭替柏知做主,拒絕了齊軒和石楊兩家的物質感謝,不過,倒是在三個孩子辦入學的時候,麻煩了兩家幫忙,因為,這個學校居然是需要有其他家長做擔保,引薦製。

  而在已成定局的事情上掙紮,不是明智之舉,柏知再怎麽不願意,也慢慢習慣了學校的生活,換到新地方,也很快能給自己找到樂子。

  京都是聯邦最繁華的地方,有待淩婭解決的事情不少,陶岸和陶汀還能在家裏呆著,柏知就不行了,老實了幾天就巴在陽台上,千言萬語就是想出門。

  正巧南齊知道柏知她們搬家,樂顛顛的跑來請客,淩婭想了想,婉拒了外出,但把柏知打包給南齊了。

  於是,懷裏抱著柏知,身上還背著淩婭給柏知準備的小書包,南齊就美滋滋的出發了。

  他正是事業上升期,在外麵露個臉都能讓粉絲堵上三條街,所以南齊空有一顆地主之誼的心,思來想去也不知道帶柏知去哪裏玩,幹脆把人帶去公司了。

  “走,柏知,讓你南哥帶你去看大明星!”南齊是小孩子心性,坐在車裏就眉飛色舞的向柏知炫耀他的經紀公司,星海。

  作為娛樂夢工廠的巨頭之一,星海有著近三十年的曆史,基本上是隨著聯邦文娛業興起的大勢而產生,旗下的簽約藝人主要是影視圈和音樂圈的,還有很多合作的工作室,進了星海大廈,三四線明星隨處可見,一線明星也有機會見到。

  南齊作為當紅流量,家裏又和星海的高層有點淵源,直接帶著柏知進了高層電梯,嘚瑟的介紹,哪層能去上聲樂課,哪層有著舞蹈室,經常待在公司裏的老師有多麽厲害。

  從大廳進來,柏知就被晃得有點眼花,大廈內部的裝修頗具現代感和小資情調,來往的基本上都是俊男美女,哪怕見多了淩婭和姐姐們的美貌,她也覺得很驚訝。

  不過,沒幾分鍾,柏知就在南齊的肩膀上軟軟的趴下了。

  “大南齊,你們都這麽厲害嗎?”當明星可是很難的,柏知覺得自己要努力的路還有那麽——長,沒想到,這裏都已經有這麽多明星了呢!

  南齊很快反應過來,柏知的明星標準,有點卡殼,“那個,也不是。”

  本來想解釋一下,當個明星沒有那麽難,現在長得不好能整容,資源不好能潛規則,人品不好還有水軍和公關團隊,圈子的大方向都有些浮躁和虛榮,哪還有人要當完科學家、舞蹈家和畫家才出道的?能有個名校的本科學曆,就能學霸人設不倒,讓粉絲們吹很久了。

  南齊家裏是有些能力的,本身天賦也不差,沒有讓他沾這些事情,但類似的事情他也是知曉的,明星早就不是二三十年前,苦練演技和唱功,甚至為了拍攝效果,敢往眼睛裏塞彩玻璃的時代了,魚龍混雜,純憑良心。

  可是,良心又總是被很多人第一時間舍棄。

  但是,柏知的眼神很認真,小爪子貼上電梯,好奇的望著經過的旁人,可能是練習生,可能是已經出道的藝人,也可能是公司的行政人員,但她的眼底,都帶著幾分羨慕和向往。

  明星,可是很厲害的人呢!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