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2節

  陶柏知戲精上身,描述了一下她身高兩米,手臂有她腰那麽粗,能一口氣跳到三樓的爸爸,然後壞笑的把小胖子的上衣卷起來,一巴掌拍到他肚皮上,“怎麽樣?還讓不讓你爸爸來了?”

  小胖子都快嚇哭了,他是知道自己很胖的,平時爸爸媽媽把他抱起來都嫌沉,可是這個小男孩能把自己輕鬆的舉起來掛在樹上,明顯就已經比他爸爸媽媽厲害了,更別說,他還有個和怪獸一樣的爸爸,他慫了。

  不知所措的小胖子,隻想大哭,可是又被臉前麵的毛蟲嚇得不敢動,肚皮上的肉都一抖一抖的。

  陶柏知把小胖子從樹上取下來,然後搶走他的書包威脅他,“哼,知道怕了吧,以後你再敢欺負我姐姐,我就把你的作業扔掉,讓老師懲罰你,再把你掛在樹上。”說完,還知道給個結尾升華一下主題,笑眯眯的蹲下把小胖子的上衣拉好,“當然,你要是在學校,保護我姐姐,我就給你當大哥,以後罩著你,怎麽樣?”

  “可、可是你比我小。”剛弱氣的說了這麽一句,小胖子就看到陶柏知的拳頭亮了出來,立刻嚷起來,“大哥大哥,我懂得我懂得。”

  “很好,現在背書包去上學吧。”滿意的拍拍手,陶柏知放小胖子離開,繼續去送姐姐上學。

  陶岸和陶汀有點擔心,小胖子有很多也喜歡欺負人的朋友的,萬一他們來堵妹妹怎麽辦?

  “沒關係的,等放學了我還在這裏等你們。”陶柏知揮揮手讓姐姐趕緊進學校,然後開始美滋滋的往家跑,如果按照電視劇裏麵那麽演,她很快就能有一幫小弟了,棒~

  事實證明,姐妹倆的擔心沒問題,陶柏知的預計也沒有問題,一群小學的‘惡霸’在放學後,堵住了來接姐姐的陶柏知,半個小時之後,陶柏知成為了這群孩子的老大。

  被拳頭揍服的這群孩子裏麵,最大的都已經三年級了,比陶柏知高兩個頭,還是被按在地上摩擦著打,心悅誠服的喊完大哥之後,忍不住問,“我們人這麽多,大哥你萬一打不過怎麽辦?”

  這話剛說完,其他孩子也豎著耳朵,他們也算是附近小學的一霸了,居然這麽被揍了,肉痛加心痛。

  陶柏知很驚訝的看著他,一臉的欠打,“我會輸?開什麽玩笑。”

  頗有王者風範的陶柏知遣散小弟們,立刻竄出巷子接姐姐們回家,等淩婭晚上給孩子們洗澡的時候,發現柏知的衣服髒兮兮的都是土,有點奇怪,“柏知,你今天去哪裏玩了啊?”小區裏哪能蹭到這麽多土。

  當然是和一群小孩打完架,蹭到的啊!

  陶柏知耳朵一抖,立刻趴在浴缸旁邊無辜的眨眼,我隻是一個什麽都不懂的小寶寶,喵~

第三章

  哪怕生活的環境一樣,每個孩子也是不同的,淩婭知道,她應該尊重,甚至保護小孩子天性裏,自帶的一些特質。

  但是,誰能想到,還不到五歲的陶柏知,簡直是個戲多多。

  這還是身邊的鄰居,和淩婭聊天的時候,問起她丈夫陶武迪的時候,淩婭發現的。

  小孩子總是天真爛漫,藏不住話的,淩婭帶著三個孩子,外加柔弱貌美,總是引人關注的,陶柏知就反套路,硬是在有意無意的,給自己加載了‘陶武迪’的劇本。

  淩婭也是從身邊的鄰裏口中,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個怎麽樣的人。

  陶武迪,脾性霸烈,身高兩米,肩寬臂粗,剃短的頭發露出青頭皮,在外工作每年回來一兩個月,因為外表過於駭人,淩婭也不怎麽讓陶武迪出門,所以鄰裏也沒有見過他,但是,在陶柏知的描述裏,這個親爸,可是又凶殘又親切的呢~

  不讓他在小區裏露臉,那就帶著小兒子出去體驗男人的生活,哦不是,據淩婭說,柏知是女孩子。

  對此表示懷疑的鄰居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好像看到陶武迪帶著兒子去附近獵場殺野豬,一個人就能製服一頭帶著獠牙的野豬,刀子捅進豬頸的時候,嘿,那血濺出來兩米高,好像他們都見到了一樣。

  但柏知也說,爸爸特別好,在家還讓姐姐們坐在他肩膀上,玩飛的遊戲,過段時間,還會送她條獵犬當小狗,到時候,她把小狗帶出來給叔叔阿姨們看~

  陶柏知的記憶力很好,邏輯感也很強,故事也越編越順,根本沒有什麽情節硬傷,結合她最近看的動物世界和電視劇,連野豬倒地怎麽抽搐都說的明明白白,簡直毫無破綻。

  鄰裏們也知道,陶家的夫妻兩個就是美女與野獸,雖然陶武迪經常在外,但還是很疼媳婦和孩子的,但長得太猙獰,就不怎麽露麵了。

  好在柏知這孩子像媽媽,以後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歡。

  等淩婭聽全所有的故事之後,就知道柏知的劇本內容量有多大了,這個家夥還給自己加戲,和鄰居們解釋了一下,為什麽她長得不像女孩子。

  因為爸爸的基因實在太強了,哪怕媽媽的貌美基因已經很努力了,還是讓她長成這個樣子了~

  總之,陶柏知的宗旨就是,鍋都丟給陶武迪就行,反正這是自己虛構的人。

  隻是沒想到,這些事情被淩婭知道後,她還是心情很複雜的喊來陶柏知,“來,柏知,媽媽問你幾個問題。”

  淩婭是很溫柔的媽媽,很少會這麽嚴肅的說話,陶岸和陶汀有點緊張,拉住了妹妹的手,一起和陶柏知坐在了媽媽對麵。

  “媽媽怎麽啦?”陶柏知在外麵野,在家裏和小貓咪一樣,根本看不出叱吒附近小學幼兒園的風範來。

  “能告訴媽媽,陶武迪是誰嗎?”淩婭的婚姻有點複雜,和早逝的丈夫陶嶺沒有什麽感情,但是,冷不丁加個戲是怎麽回事。

  陶柏知有些心虛,眼神飄了飄,然後啪嘰撲過去抱住淩婭的小腿,坐在地毯上可憐巴巴的仰頭,“媽媽,你生氣了嗎?”

  “沒有,媽媽隻是想問問你。”淩婭一如既往的好脾氣,俯身把柏知抱起來,然後就看著滿血複活的柏知,從褲兜裏掏出一個小本子,上麵寫著很多她都看不懂的符號,“媽媽,給,這是爸爸的各種信息。”

  陶柏知可是很有理有據的,她發現附近的小孩子都有爸爸媽媽,而且,爸爸的存在,差不多是保護這個家的,她知道自己在小孩子裏還能當大哥,但對上成年人就不行了,所以,她就編了一個“陶無敵”當自家的男主人。

  淩婭聽著陶柏知的講解,不禁驚訝,小家夥居然連人設都寫全了,編了這麽多故事還不偏離主線,這個表達能力,也有點太好了吧。

  她還不知道陶柏知在附近收攏小弟的事情,又驕傲又擔心的親了親柏知的臉,“柏知真厲害,但是這種事情,一定要回來也告訴媽媽和姐姐好嗎?”

  “恩。”柏知點頭應下,把自己的小本本教給淩婭,就和姐姐們一起玩過家家了,她當王子,姐姐們當小仙女。

  淩婭翻了翻柏知塗畫的各種符號,想了想還是下了決定,柏知的確是不同的,她要好好的教才行。

  但萬萬沒想到,柏知熊的,遠超她的想象。

  一個不到五歲的小女孩,還沒有正式上學,能做什麽呢?

  答案,當一個小弟眾多的大哥。

  不隻是成年人的性格很多麵,小孩子的性格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在淩婭麵前,柏知就是個無辜的小貓咪,經常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媽媽,努力散發著萌之攻勢;在兩個姐姐麵前,柏知就是個跑跑跳跳的保護神,三個人可以分享小秘密,她也會派小弟保護姐姐們。

  至於在小弟麵前,柏知就是個高冷又神秘,談笑間能收攏隔壁小學對手的大哥。

  不在家人麵前,柏知不愛說話也不愛笑,有的時候帶頭翻牆爬樹,坐在樹杈上揮斥方遒,或者帶著一群人嘩啦啦的穿過巷子,跑去隔壁小學的地盤找麻煩,一群背著書包的小學生,把柏知眾星拱月的圍在中間,在路人看來,也就是一群小孩子在鬧著玩。

  但是,小弟們可有使命感了,學著電視裏的幫派禮節,每次都會喊柏知大哥,還會鞠躬,柏知欣然受之,偶爾還指點一下小弟們的身手。

  當然,沒有人知道,柏知的身手就像是係統自帶,自己琢磨出來的。

  作威作福的柏知每次都會規避開淩婭的行動路線,但百密一疏,還是讓淩婭正撞上這大佬遊街的場麵。

  看到自家小女兒,被一群起碼高一個頭的男孩子,崇拜的圍在中間,淩婭的內心還是很複雜的,甚至不知道該不該打聲招呼,破壞這種場麵。

  柏知眼尖,看到了淩婭之後僵硬三秒,還沒有說話,就被小胖子搶白。

  向大哥表忠心的時候終於來了,認識淩婭的小胖子賊機靈,有模有樣的朝著淩婭鞠躬,“夫人好。”

  旁邊的小弟們立刻恍然,也不懂‘夫人’這個稱呼是從哪部戲裏學出來的,一聲比一聲洪亮的喊,“夫人好。”

  這動靜,讓附近的路人全部齊刷刷的看過來。

  如果尷尬能具象,柏知覺得,自己還沒有尷尬高。

  不巧,淩婭也是這麽想的。

第四章

  不怪小胖子,隻能說電視劇裏麵,幫派大哥的角色都太單一了,小弟們要麽喊大嫂,要麽喊夫人,用頭發尖想想都知道,要是衝著淩婭喊大嫂,陶柏知能分分鍾把這幾個家夥扒光丟河裏。

  雖然,陶柏知現在就有點想收拾豬隊友。

  小弟們的求生雷達還是很靈敏的,鞠完躬之後立刻跑走,徒留淩婭和陶柏知對視。

  默默的從旁邊一個丟下的背包裏,拿出一條蓬蓬紗的粉裙子套在腰間,擺出一張萌萌臉,陶柏知試圖再掙紮一下。

  淩婭摁住自己抽痛的眼尾,深吸一口氣,把陶柏知拎回家了。

  攔腰懸空夾在手臂下,有的不好受,但積極認錯的態度很重要,軟趴趴成一張拉長的餅,引得周圍路過的鄰裏都露出友善的笑容,“小柏知調皮終於被逮到了啊?”

  等等,你們這群幸災樂禍的圍觀群眾是怎麽一回事?!

  實際上遠沒有外表那麽柔弱的淩婭,拎著陶柏知一口氣回來,進門之後還是累得扶牆三秒,喘氣。

  團在菜籃子旁邊,陶柏知試圖把自己偽裝成一顆大白菜,頭頂還擺了兩根蔥葉。

  扭頭一看,淩婭差點一個趔趄摔倒,“剛才不還是大哥嗎?現在又開始裝蔥!”雖然她知道,柏知在家裏格外乖巧可能是假象,但是,她沒有想到柏知還兼職著幫派大哥。

  不要笑,小學生的幫派,也是幫派。

  “不是蔥,是大白菜。”弱弱的為自己辯解一句,陶柏知咬咬牙,轉過身半坐,背對著媽媽,屁股悄咪咪的抬起了一公分,然後捂臉團起來,“媽媽,我錯啦,你打我屁股吧,狠狠打吧,隻要不把你的手打疼,我不哭的。”

  哦,淩婭沉默一秒,摸到了門口櫃子上放的雞毛撣子,然後,就聽到陶柏知的音調猛地拉高,“不,媽媽,我是真心認錯的,你狠狠揍我屁股吧。”說著,還伸過來一隻小爪子,把雞毛撣子摸走,藏到肚子下麵,很真誠,“我們母女之間的事情,不要讓這種外物介入了吧!”

  你也知道,用手拍屁股不痛,雞毛撣子抽的疼啊!

  淩婭是不體罰孩子的,她摸雞毛撣子也是被柏知氣笑,差點破功想找點什麽東西轉移注意力,看著小女兒團成一個球,一邊捂臉一邊悄咪咪的觀察她的反應,看到淩婭不像是生氣了,立刻一咕嚕爬起來,把雞毛撣子先藏起來,然後再去給淩婭端杯水過來。

  “媽媽你喝水呀~”雖然養了三個女兒,但實際上最貼心最嘴甜的,就是陶柏知。

  淩婭喝了口水,去客廳坐著,準備和柏知好好談談,“媽媽不生氣,但柏知你要告訴我,最近你都做了些什麽事情?”

  “啊?全部說嗎?”陶柏知也端了杯水過來,看淩婭不生氣了,整個人又活泛起來,估計是大佬的一麵都被媽媽撞破了,也懶得裝乖乖小貓咪了。

  還、還全部?淩婭沉重的點點頭。

  “其實,也沒有幾件,但是,媽媽你不能生氣哦!”得到淩婭的保證,陶柏知開始分享了一下她最近的豐功偉績。

  一般來說,熊孩子的殺傷力走的是小麵積高傷害的單兵路線,但陶柏知把手裏的熊孩子整合了一下,走的就是無差別大麵積的群攻路線,讓淩婭最驚訝的,就是隔壁兩條街的初中,學生們不知道怎麽一回事,懟翻了大半個食堂,還靜坐抗議,事情已經鬧得媒體開始關注了,這裏麵還有陶柏知的影子。

  “你怎麽和初中也有關係?”淩婭以為,陶柏知隻是橫行於小學和幼兒園範圍的。

  “提前踩點去看看。”反正煽風點火很容易的,陶柏知接了這麽一句之後,立刻反應過來改口,“不不不,我隻是出於對學校的好奇和尊重,畢竟,以後我們也要變成初中生嘛~”

  可是,你現在連小學生都不是啊,淩婭看著搞事情小能手的陶柏知,隻覺得自己的心理素質,正在日益提高。

  柏知和岸岸汀汀不一樣,自己有完整的一套邏輯觀念和認知標準,淩婭不覺得這是後天教育的成果,她也無意去探尋柏知的不同源於哪裏,但是,真誠是愛的前提,她該教育的,還是要教育,“柏知,媽媽知道你和其他小孩子不太一樣,但有一點,你是我們家的孩子,媽媽和姐姐們都很愛你,我們願意包容,願意理解,也願意相信你。”

  其實仔細想想,柏知做的這些事情,早熟到會讓成年人都心生恐懼,在合理範圍之內的聰慧是成熟,超乎合理範圍之內的聰慧則讓人不安,就像是柏知在家乖巧,在外大佬,心思和謀略還那麽多,放在不到五歲的孩子身上,不說別的,就說如果柏知當時被其他人撿到,很可能會因為這些而再被遺棄。

  哪怕,柏知的初衷,隻是想做的更好一點,不要被丟下。

  淩婭的關注點不止在柏知的描述上,還在她攥緊的小手,和揉的皺巴巴的褲邊。

  聽起來再輕鬆的話,也掩蓋不住柏知在緊張,她的思維反應再快,接受能力再強,終究也隻是個孩子,小心的等待著淩婭的反應,還是怕的。

  不安,讓柏知下意識的掩藏一些自己的不同,可也是因為不安,讓柏知想去試試淩婭的反應,看看她會不會怕自己。

  然後,淩婭把柏知抱過來,親了親臉之後,溫柔的撫平她汗濕的小手。

  “而且我知道,柏知在外麵,有保護兩個姐姐,也有在保護媽媽,謝謝你啊,小英雄。”淩婭知道三個孩子有自己的小秘密,偶爾也會好奇的偷聽一些,現在想想,就恍然大悟了。

  “嗯,不用謝。”柏知難得害羞的在淩婭腿上扭了扭,靠在媽媽肩頭,撒嬌,“媽媽,我想吃飯,吃兩碗飯。”

  “好的,晚上給你們三個燉骨頭湯喝。”

  “媽媽,我不喜歡穿裙子,下次買褲子好不好?”

  “可以啊,下次買你喜歡的衣服。”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