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男色擔當性別女

第1節

本書由 偽裝愛你 整理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

男色擔當性別女

作者:羽小樹

  文案:

  →→在偏遠的小地方,沒有男人的家庭總會被小流氓騷擾。

  養著三個女兒的淩婭迫於無奈,將最小的孩子偽裝成“男孩子”。

  誰想,軟萌的小家夥,硬是在全家柔弱美豔的畫風裏,越長越往“雄性荷爾蒙”方向靠。

  媽媽,妹妹壁咚我怎麽辦?

  媽媽,妹妹越長越帥怎麽辦?

  於是,陶柏知就開始了她的“男色擔當”人生。

  內容標簽:豪門世家 娛樂圈 女強 甜文

  主角:陶柏知 ┃ 配角:淩婭、陶岸、陶汀 ┃ 其它:

  作品簡評:

  在偏遠的小地方,沒有男人的家庭總會被小流氓騷擾。養著三個女兒的淩婭迫於無奈,將最小的孩子偽裝成“男孩子”。誰想,軟萌的小家夥,硬是在全家柔弱美豔的畫風裏,越長越往“雄性荷爾蒙”方向靠。本文由主角陶柏知的成長為脈絡,歡脫高甜,文風詼諧,讀者可以和柏知一起征服世界。

=================

第一章

  塔爾是聯邦西北的一個小地方,多山多沙漠,氣候幹旱全年少雨,溫差大多風暴,常住人口很少,窮到走投無路的人才會被迫來到這裏。

  但有傳言,塔爾有著聯邦最先進的實驗基地和研究所,隻不過地點保密,內容保密,一切保密再保密,讓這裏平添幾分神秘。

  當然,這些對於淩婭,一個帶著孩子的年輕媽媽來說,並不算是好事,因為塔爾發布了為期一周的緊急避災公告,所有常住於此的人都要抓緊時間離開。

  官方信息是塔爾的地質活動頻繁,火山噴發會有致命物質飄散在空氣中,所以塔爾全員撤離,淩婭住的地方比較偏,附近的幾家人知道這個公告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天。

  “岸岸,汀汀,我們要搬家了,時間比較緊急,一定要跟緊媽媽好嗎?”跑回家之後淩婭也顧不上別的,蹲下和女兒們囑咐。

  陶岸和陶汀是一對四歲的雙胞胎,兩個人都很乖巧懂事,有些被外麵的嘈雜聲嚇到,但還是拉緊了對方的小手,穿好外套帶上帽子,緊緊的跟著媽媽。

  她們住的地方很簡陋,也沒有什麽好帶走的,淩婭收拾了一個背包就裝滿了,一手一個女兒趕緊追上了離開的隊伍。

  母女三個人穿著灰撲撲的外套,頭發也亂七八糟的,在周圍因為突發的撤離而慌張怒罵的人之中,一點也不顯眼,淩婭還弄來一個小推車,讓兩個女兒坐進去,勉強跟在隊伍的末尾。

  兩個小姑娘有點害怕,縮在車裏變成一小團,還知道拿出水壺來,讓淩婭喝點水,年輕的媽媽很敏銳,看著周圍全副武裝的兵,總覺得事情有點不對,這不像是在護送民眾撤離,更像是在找些什麽。

  但她什麽也沒有說,喝完水趁著隊伍休息,帶著兩個女兒吃點東西,去周圍方便一下,危急時刻女人和小孩可是誰都能欺負的弱勢群體,淩婭很警惕,整個神經都是緊繃的。

  好在這支撤退的隊伍裏人數不多,剛才還很多的兵很快就撤離了,淩婭剛想帶著女兒回到小推車,準備準備繼續趕路,就被陶岸和陶汀悄悄的拉了拉袖子。

  “媽媽你看,有個小寶寶。”兩個孩子在媽媽身邊,就很安心,還有心情四處看看,姐妹兩個眼睛尖,很快就看到不遠處的廢棄堆裏麵,好像有個小寶寶,隻不過是被破袋子和報廢的電器外殼遮住了一大半,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淩婭之前也看到了附近的廢棄堆,塔爾也沒有什麽正規的環衛公司,生活垃圾還好處理,就是這種大體積的廢物沒地方送,幹脆就堆在一起扔到戈壁裏,大部分都是些不容易腐爛的化纖或塑料,沒什麽特別的。

  隻不過,裏麵居然有個小孩子?

  順著女兒的提示,淩婭這才發現點不對勁,亂七八糟的雜物堆裏,的確有個灰撲撲,時不時還輕輕動一動的小家夥,小小的一點,但不仔細看,還真的發現不了這是個活物,和旁邊被風沙吹起來的空袋子差不多。

  這個時候,在廢棄堆裏的孩子,應該是被父母拋棄的吧?淩婭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走過去看看,如果不是在緊急撤離,她肯定會過去的,但現在,她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在養活兩個女兒的同時,再多加一個小家夥,而且,淩婭想到剛才那些冷冰冰的兵,就更猶豫了。

  陶岸和陶汀不知道媽媽在想什麽,姐妹兩個有點擔心,小寶寶的動靜越來越小,會不會出事啊?

  暗自咬牙,淩婭蹲下來請求兩個女兒幫忙,“岸岸,汀汀,我們去看看那個小寶寶好不好?但是,你們兩個要幫幫我,把小寶寶藏在背包裏,不要讓別人發現好不好?如果小寶寶哭了,你們一定要立刻跟著大哭,讓媽媽有機會安慰你們好嗎?”

  直覺告訴淩婭,這個小寶寶的存在,最好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兩個小姑娘點頭,知道媽媽的意思,不能讓別人發現小寶寶的存在,必要的時候,她們兩個要打掩護,這些她們都在書裏看過的,知道的,肯定能配合好的。

  於是,母女三人趁著別人不注意,跑去廢棄堆邊,撿了一個小寶寶塞到了背包裏。

  渾身沾滿沙土,髒兮兮的小寶寶隻有一小點,背包裏墊著毯子再塞進去,都沒有把包填滿,估計隻有幾個月大,然後旁邊扔著一個包,上麵係了個布條——她叫柏知,已經一歲了,如果可以,救救她好嗎?還有,媽媽很愛她。

  淩婭來不及細想,把小寶寶和她身邊的包帶上,確定沒有什麽關於小寶寶的東西落下,就帶著孩子們返回隊伍。

  陶岸和陶汀繼續縮進小推車,借著掩護,偷偷的給背包裏的小寶寶喂了奶粉,不哭不鬧的小寶寶抱著奶瓶,邊喝還邊蹬蹬腿,很有力氣的樣子,讓淩婭心底鬆口氣。

  既然決定要帶走,那小寶寶健健康康再好不過了。

  好運還是很眷顧淩婭她們的,除了淩婭被單獨檢查了一下,她們很順利的得到車廂角落的座位。

  這節車廂除了幾個跟著媽媽的小孩子,差不多都是二十五歲到三十歲這個範圍的女性,淩婭注意到,車廂的兩端還有兵,她們這些人也都被采過血檢查,看來,這些兵要找的人,是一個年輕女人,而且,還沒有找到。

  但這些,已經和淩婭沒有關係了,列車很快開動,她們離開了塔爾,陶岸和陶汀趴在窗戶上,看著倒退的風景,往媽媽身邊蹭了蹭,坐了一會兒就和淩婭說要去上廁所。

  淩婭看著兩個女兒抱緊背包,立刻就明白這意思了,她們想讓小寶寶透透氣。

  “麻煩讓一下,我帶兩個孩子去趟衛生間。”基本上帶孩子的媽媽,身邊都有個背包,裏麵裝著替換的衣物、紙巾、水瓶什麽的,淩婭把背包帶著,也不顯得奇怪。

  列車剛開動,衛生間沒有什麽人用,裏麵的空間還很大,陶岸和陶汀讓媽媽把門扣好,立刻把背包拉開,讓媽媽把小寶寶抱出來。

  “這是小妹妹啊!”小寶寶旁邊扔著的背包裏,是有不少紙尿褲和小衣服的,淩婭現在就在幫小寶寶換紙尿褲,旁邊圍觀的陶岸和陶汀恍然,原來小寶寶是小妹妹~

  淩婭在看到布條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小寶寶是女孩,她和陶岸陶汀說,“以後她當你們的妹妹好不好?”

  “那小寶寶有名字嗎?”姐妹兩個苦惱,總是小寶寶,小寶寶的這樣喊,很容易叫成別人家的呢!

  “有,她叫柏知,陶柏知。”淩婭不知道發生了什麽,讓柏知的媽媽把小孩子藏到廢棄堆裏,但既然決定把柏知帶走,淩婭就會把她當成自己的責任的,家裏的一員的。

  “柏知,你好啊,我是姐姐岸岸。”

  “小柏知,我是姐姐汀汀,你好小好可愛啊!”

  陶岸和陶汀很喜歡陶柏知,因為這是她們發現的小寶寶呀~

  等到列車到達終點站,來自塔爾的這些人被安置在巴音這個小地方的時候,淩婭就變成了三個孩子的母親。

  隻不過,同為偏遠地區,但巴音比塔爾繁華很多,這裏的生活環境也複雜的多,淩婭多留了一個心眼,統一登記信息的時候,把丈夫一欄寫成‘出差未歸’,陶柏知的性別寫成了男。

  她知道自己貌美,獨身帶著三個孩子,簡直是地痞流氓騷擾的首要目標,所以,先用這些虛假信息撐一段時間,給她一個想辦法的緩衝時期。

  於是,陶岸和陶汀有點茫然的捧臉,剛到手的小妹妹,怎麽又變成小弟弟了?

第二章

  剛來到巴音的時候,淩婭和孩子們都很少出門,連工作都是為雜誌上寫稿,她很擅長心靈雞湯稿,什麽《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的十大忠告》、《知道這些才能做一個優雅女性》這種文章,意外的受歡迎,收入不錯,全家就搬到了學校旁邊的小區,安全性很高,周圍的鄰裏也都是白領或老師,她也慢慢願意把孩子帶出門了。

  但是,喜歡出門的,卻隻有陶柏知一個,每天和放風一樣的竄出門。

  最開始見到柏知的時候,小家夥還有一點點,根本不像是布條上說的一歲,等淩婭細心的照顧了一段時間之後,見證吹氣球奇跡的時刻就來了,陶柏知差不多是‘咻——’的追上了同齡人的生長水平,並保持了優勢地位。

  而且,淩婭發現,柏知和普通孩子很有多不一樣的地方。

  照顧過陶岸和陶汀,淩婭很清楚正常的孩子應該是什麽樣的,但柏知不一樣,過快的生長速度,敏銳的思維反應,幾乎超脫常理的身體素質,讓淩婭很擔心,這份不同,會不會太明顯了。

  好在這份擔心沒過多久,柏知就恢複了正常,或者說,她潛意識發現了自己的不同,身體開始調整成普通狀態。

  這讓淩婭壓下吃驚之後,把當時撿到柏知的那個背包藏的更嚴密了,平時也會引導一下岸岸和汀汀,讓她們忽視小寶寶的特別。

  不,不應該是忽視小寶寶的特別,而是陶柏知身上,有著其他更特別的東西,轉移了姐妹兩個的注意力。

  明明小的時候,陶柏知還是個卷睫毛大眼睛的洋娃娃,長著長著,就變了畫風,隻比姐姐矮半個頭的身高,紮手的毛寸,鋒利的眉尾和壞壞的笑,哪怕還是個孩子,五官帶著稚氣和萌態,也能被鄰居誇一句,“小柏知以後肯定不愁找媳婦。”

  淩婭最開始帶著孩子住的地方,環境不太好,周圍碎嘴的人也多,沒有兒子的家庭總會被說閑話,她出於多種考慮,把柏知的性別登記成男,但在家裏,也和孩子們解釋過了,柏知是妹妹,現在搬家之後,也已經把性別信息更改回來了。

  小孩子正是對性別認知模糊的時期,引導很關鍵,淩婭不希望給柏知什麽誤導,給三個女兒買的小裙子都是一個畫風的粉嫩嫩,沒什麽偏向。

  但是,兩個姐姐穿裙子就是乖巧可愛,柏知穿裙子就像是弟弟套了姐姐的衣服,不知情的鄰居還以為,淩婭家經濟條件比較差,隻能讓最小的孩子穿姐姐的衣服。

  淩婭無奈背鍋,看著性格也很外向活潑的柏知,慢慢調整小家夥的穿衣風格,按照她的喜好,不再專挑著粉色小裙子買。

  兩個小姐姐也從‘我們要保護小妹妹’,慢慢的變成‘我家柏知無所不能’,她們不太喜歡外出,每次出門上學都要在門口上演一番生死離別,淩婭沒辦法,隻能順著孩子們的意思,讓柏知送姐姐去上學。

  把鑰匙掛在脖子上,柏知咽掉嘴裏的雞蛋就跑出來,在衣服上蹭了蹭小爪子,一手牽住一個姐姐,和淩婭說再見,“媽媽,我去送姐姐了,包子等會兒再吃!”

  “路上小心,早點回來。”小學就在隔壁,淩婭送過幾次就被姐妹倆屬於小學生的驕傲拒絕了,替換成柏知每天陪著她們上學。

  站在陽台上看著三個孩子手牽手的離開,淩婭把桌上柏知惦記的包子放回鍋裏熱著,準備寫今天的稿子。

  等出了小區,柏知回頭看了看自家的陽台,沒有發現媽媽,立刻拉著姐姐們快跑起來,“岸岸,昨天是不是有小胖子揪你辮子?”

  一般來說,雙胞胎的性格都不太一樣,但陶岸和陶汀都是害羞敏感的性子,說話柔聲柔氣,穿的也漂漂亮亮的,再加上長得好看,經常其他男生揪辮子或是放蟲子。

  柏知也是才知道這些事情的,她才不會讓姐姐被欺負,這不,就在路上堵人了。

  陶岸和陶汀攥緊衣角,拉著柏知想息事寧人,小胖子可胖了,有柏知兩個那麽胖,她們害怕柏知打不過小胖子,大不了以後她們都躲著小胖子走好了。

  “沒事,你們在這裏待著。”說完,還從汀汀的書包裏摸出個蘋果,一掰為二,讓兩個姐姐在旁觀當吃蘋果群眾。

  小胖子也住附近,手裏還拿著兩個包子,背著書包撩貓逗狗的走過來,就被柏知從背後勒住了。

  “不許動。”柏知沒有小胖子高,力氣卻很大,抓著小胖子的書包帶就把人掛在旁邊的樹杈上了,“不許喊,再喊我就喂你吃蟲子。”

  搬了塊石頭墊腳,柏知從旁觀的樹上摘下來一隻花花綠綠的毛蟲,就放在小胖子的麵前,威脅他再尖叫就把蟲子塞他嘴裏。

  小胖子嚇得包子都掉了,要哭不哭的鬥雞眼盯著花蟲子,看著麵前這個眼生的小男孩,也不知道怎麽惹著他了。

  “你、你是誰,敢欺負我,我讓我爸打你。”

  在旁邊吃蘋果的陶岸和陶汀,一聽小胖子讓他爸爸來,就很緊張的跑過來,還沒有說話就被柏知攔住,“切,我還讓我爸爸打你爸爸呢!”

男色擔當性別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羽小樹  所寫的男色擔當性別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男色擔當性別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