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9節

寧善臉色驟黑,“你們兩個,把十小姐請回院子去,嚴加看管。”

寧歡和寧樂站了出來,“是,六爺。”

德十被她們一左一右架回了院子,良九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六,六哥……”

“九妹妹,我原本以為你一直都是最讓人放心的,想不到你也會跟著老十胡鬧。幸好今晚我發現的早,要是被二哥或是四哥知道了,他們該多失望啊!”寧善搖搖頭,“寧吉,去看看九小姐受傷沒有,然後送她們回院子。”

良九向後退了一步,“不,不用,我沒事。我可以自己回去。”

“那好,寧安,照看好你家小姐。”寧善歎了口氣,“九妹妹,我曉得你是想去見那個柳牧原吧?你怎麽這麽糊塗,柳牧原究竟哪點兒好,你就認定了他一個呢?你看看人家汪二公子,樣樣都比柳牧原強,你為什麽就不能考慮考慮他呢?”

良九頓住了腳步,“六哥,柳公子他今後的前途不可限量,你不能用一時的落魄就否定他一輩子。”

寧善擺擺手,“他哪裏能有前途,就算是你嫁了他,他也不過是靠著咱們家的四哥,到聖上那裏求個小官兒做做,比不上汪二公子的禦前帶刀侍衛,受聖上提攜。”

“就不勞六哥為我操心了,哪怕是跟著柳公子吃糠咽菜,我也非他不嫁!”

寧善望著良九的身影,“果然,還是二哥了解她的性子。”

搖頭晃腦的想說點什麽,又發覺自己無話可說。

“嘿,幸好不是老十,否則看我不打斷她的腿!”

作者有話要說:  非要和別人擰著來,良九就是栽在這上麵啊~

☆、第十八章 鬥智

“九小姐和十小姐不顧禮法,藐視家規,責罰抄錄 女訓 女誡 各百遍,並禁足一月,以示懲戒。”

德十扒著院子門,大呼“冤枉”。

“妄圖翻牆去廚房偷吃,還敢叫冤枉?”寧善一邊說,一邊鎖上了德十院子的門,“除了跑步,誰都別想出來。”

“明明是你讓我引誘良九爬牆的,你別太過分!”院門開了條小縫,德十貼著門縫衝寧善齜牙咧嘴。

寧善拋著手中的鑰匙,“為了你九姐的終身大事,必須得委屈你一下。放心,很快就放你出來。”

“真的?”德十眼神閃亮,寧善得意一笑,“先去把女訓和女誡抄完就放你出去。”

“小人行徑!”德十關了院門,坐在走廊上生悶氣。

良九的大丫頭寧安眼看著院門落了鎖,心中滿是焦急。

“小姐,這個六爺也太欺負人了!不由分說就鎖了咱們院子,好歹十小姐那裏每天還能借著跑步的由頭放放風。”良九麵無表情往屋裏走,“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這麽做。怕是二哥或者四哥得了風聲,他們授意的。”

寧安瞪大了眼睛,“二爺哪裏會這麽懲罰小姐,肯定是四爺。”

良九坐在書案前,鋪開紙卷,兩側用紙鎮壓好。

“小姐,你這是做什麽呀?”眼見著良九倒了些水在端硯中,“磨墨。”

寧安撅著嘴,“小姐,你還真打算照著六爺的話,抄百遍的女訓啊?”

“磨墨。”

第二日晚,德十趁著守院子的家丁困頓了,爬了出去。

“九姐,九姐!”良九還在抄女訓,一聽見德十的聲音嚇了一跳。

“你怎麽出來的?”德十順著窗戶跳進院子裏,“外麵的看守都去睡覺了,我看沒人就爬進來了。”

寧安給德十端了茶就躬身出去了,還順手關上了房門。

“九姐,你想不想再試一次?”良九握著毛筆的手一抖,一大滴墨汁便如綻放的墨色花朵一般,暈染了一片。良九歎了口氣,放下了手中的筆。

“你也看到了,現在六哥在院子外不知的守衛森嚴,憑你我之力,哪裏能偷跑出去。”

德十眨眨眼,“噓,九姐,給你看樣好東西,保準這次讓你見到柳公子!”德十撩開外麵的罩衣,她的腰上纏著繩索,上麵還係著一個小巧的龍虎爪。

“這可是我以前去偷偷求了四哥身邊的寧祥,他從皇宮大內侍衛那裏借來的。有這麽一個寶貝在手,我哪次都沒被善六逮到過!”德十拍拍腰上的“寶貝”,“九姐隻管放心。”

月黑,風高。依舊是東跨院。

德十將四周觀察了個仔細,確定無人看守之後,從腰上解下繩索。

手上一使力,龍虎爪被拋上了牆頭,德十還特意試了試繩索是否結實。

德十拍拍手,“成了。九姐,出了府沿著巷子一直往東走就成。”良九縮在一邊卡德十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這樣,能成嗎?”

良九怯怯的看了看四周黑黢黢的,像是有潛伏著怪物似的,她總覺得背後有眼睛偷窺著她一般。

“當然能成!上次是善六出來的太快,不然你早爬出去了。他禁了咱們的足,絕對想不到咱們能偷偷跑出來爬牆。況且,現在咱們又有大內侍衛的寶貝,保證沒問題!”

德十退到一邊,笑著鼓勵良九。

看她多偉大,多講情誼啊!幫姐姐尋找幸福,成就佳話一段。這萬一要是載入史冊,她可不就得千古流芳,名垂青史啊!

“那,那你呢?”良九猶自不放心。她總覺得德十這麽熱心的幫她逃出去,這背後定有陰謀。說不定就是寧善和德十合起來害她。

“我?我去四哥的小廚房啊!裏麵大師傅的白案做的極好,聽說今晚大師傅做的是豌豆黃的糕點,我最喜歡吃豌豆黃了。”德十隨口胡謅,良九將信將疑。

寧善正在院子裏邊聽寧歡寧樂唱戲邊吃炒豆,這是寧吉突然跑了進來,“六爺,不好了!十小姐不見了!”

“什麽?”一把炒豆被寧善隨手撒了一地,“趕緊去各個小廚房去找!”

“慢著,”寧善像是想起什麽似的,“先去九小姐院子裏瞧瞧,看看九小姐在不在。”

寧吉慌忙應了。

果不其然,良九也不在。床上哆哆嗦嗦藏在被子底下的是寧安。

“你家小姐呢?”寧善拎起寧安,“敢瞞我,就讓二哥做主,把你這個看不好主子的奴才給發賣出去!”

寧安早嚇得如雞啄米似的,不停磕頭,“六爺饒我,小姐被十小姐帶走了。是十小姐說如果奴婢敢阻攔,就……”

寧善懶得聽她廢話,“去追。”

良九摩挲著袖中的玉佩。那玉佩良九日日拿在手中,看到它就像看見柳公子那俊秀的臉龐一般。

咬咬牙,良九打定了主意。

提起裙邊,踩著樹樁。繩索粗糙,良九細嫩的手掌心被勒出了一道紅痕。

“嗖!”什麽東西打中了良九的左肩。良九吃痛鬆了手。

原本爬到了半空中的良九滾了下來,與德十滾作了一團。

“哎喲!”德十痛呼出聲。

寧善收了手,負手踱步過去。笑眯眯的看著狼狽不堪的兩人。

“好巧,我出來賞個月竟又見到兩位妹妹。”

“……”良九沒有說話,借著月光,她看清了寧善剛剛出手打她的東西是什麽。

竟是一粒小小的炒豆。而寧善現在手裏握有一大把炒豆。

良九隻覺得自己半邊的肩膀酸麻,心下暗暗吃驚,寧善的功夫竟有如此進益。

“怎麽又是你?”德十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又扶起良九。

寧善一邊往自己嘴巴裏送炒豆,一邊兀自笑嘻嘻去扯牆上掛著的“大內寶貝”,“怪不得前段時間祥哥兒還跟我說,他身邊的龍虎爪怎麽丟了,原來是丟到了這裏。既然東西兩位妹妹幫忙找到了,也可以回去休息了。”

德十一觸及寧善的眼神,嚇得一個激靈,“我這就回去。”說著就跑了個沒影兒。

寧善歎了口氣,“寧歡寧樂,送十小姐回去。”

“是”

寧善轉身,也不看良九,自顧自的回了院子。

柳牧原收到了雲霧老人的回信。言他如今正在診治一位病人,人手不夠,脫不開身。如果他能回山幫忙,那他就能在一月之內結束診治,來到京城為寧儉施術。

柳牧原收到來信,心中五味雜陳。

他與九小姐的事情還未有定數,這一去便是大半個月,兩人見不到麵,萬一九小姐忘了他,又萬一九小姐嫁了他人……

這樣想著,柳牧原便覺得氣悶。手裏握著醫書,不知不覺竟又發起呆來。

醫館門外有人來敲門,說是有人家生了急病,讓柳大夫趕緊看看。

童子著急忙慌的來請柳牧原,敲了半天的書房門也不見有人應聲。屋中的油燈還燃著,想是又看書看入迷了。無奈之下,童子隻得又去請柳翩翩出馬。

“女先生,有人生了急病,請您到前麵醫館去。”柳翩翩剛睡下,聽到童子叫喊,披了件外衣坐起。

“先生呢?怎得不叫他?”童子一指柳牧原的院子,“先生又發起呆來了,小的隻好來請女先生。”

“知道了,你去吧。”

柳翩翩換了衣裳,到了前堂給病人問診。待到病人安然睡下,東邊已經初現了魚肚白。

還未回到自己院子,就看見柳牧原屋裏的油燈還燃著。

“難不成一夜未睡?”柳翩翩徑自推門進去,就看見柳牧原正盤腿坐在席上,油燈裏的油都快幹涸了。

“哥!”柳翩翩推了推柳牧原,他猛然回神。

柳牧原一夜未睡,下巴上冒出了一層細密的胡茬,“啊?怎麽了?”

柳翩翩無奈,“想什麽呢?你又是一夜未睡。”

“哦,收到了師父他老人家的信,讓我回山一趟。”柳牧原揉揉眉頭,“回去要大半個月,我怕你一個人應付不了醫館裏的事。”

“應付不了,關了醫館便是。等你從山裏回來再開張也行。”柳翩翩將他手邊茶壺的剩茶悉數倒了個幹淨,又重新打了水來,放到了茶爐上。

“哥哥打算何時起程?”柳牧原猶豫半晌,“不急於這一時,還有些事要做。”

良九一再被寧善的看守惹出了火氣。

寧安終日戰戰兢兢的,唯恐哪裏說錯做錯,再觸了小姐的黴頭。

“今天是第幾日了?”良九摔了手邊的茶盞,“你我難道是囚犯嗎?日日被人這麽看管著!”

寧安跪在一堆碎瓷旁,嚇得大氣不敢出。

“為何這麽久了,二哥也不來看我?好你個寧善,阻了我見柳公子,竟還敢阻了我見二哥,誰給了他這麽大膽子?”

“啪”又是一個倒黴的茶盞粉身碎骨。

寧安瑟縮著,都快鑽到地縫裏去了。

“小姐,奴婢有要事見九小姐。”門口,跪著一個小丫頭。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