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82節

眾人齊聲,聲音久久在驃騎營上空回蕩,經久不息。

寧謙與趙安諾站在校場外,駐足觀看。“他能得如此多將士的愛戴,也是有道理的。”趙安諾將馬韁繩係在木樁上,“以前,母妃因著不喜十三皇兄的生母,便順帶著不許我們與十三皇兄有所來往。有時在宮中偶然碰麵,我皇兄脾氣不好,還常常毆打十三皇兄。十三皇兄的眼神很凶,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正因如此,我不喜他。任誰被那麽凶的眼睛看過,心裏都會不舒服罷?”寧謙點點頭,圈著趙安諾揀了條無人的小徑,往大帳走去。

“你說的,我倒是有所耳聞。後來他離開皇宮,我在豐城第一次見到他。他那個時候,哪裏像個皇子,就跟剛從狼窩回來的人一般。但若不是他的眼睛裏充滿了不屈,讓我下定決心扶持他,怕是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再回京城,更別說現在的局麵。”大帳外站著兩名守門的士兵,見到寧謙行禮示意。

“如今邊境安穩,百姓安居樂業,因此朝中也漸漸生起貪圖安逸,奢侈腐敗之風。近些年,各地每遇大事,朝中就算撥下不少款項,都會有層層官吏盤剝,能夠送到百姓手中的,更是少之又少。聖上年事已高,很多事情早已生了中庸平和之心,不複當年一心要除積弊,治沉屙的雄心。平固王爺如今正值壯年,又勵精圖治,想來整頓朝綱已經勢在必行,非他莫屬。”二人入了大帳,邊聊邊等待趙安倫回來,“你皇兄齊王雖是神勇,卻是並無良謀。性情暴虐,雜念過多。實在不是為君的人選。你母妃也是心高氣傲,身為宮婦,竟也想著幹涉朝政,若是任由他們發展,不僅害了你,怕是連整個江山都要跟著賠進去。”寧謙歎了口氣,“此番你來為齊王說情,也隻是能說動平固王留齊王一個全屍,能夠帶回京城來厚葬。連聖上都已經下定的決心,你卻不能違逆了聖意。”

趙安諾點點頭,“我自然是省得,可到底是我一母同胞的兄長,我卻不能棄之不顧。”

正說著,就見帳門被掀開。“難不成聖上終是體恤本王了一回,遣你這個相爺大人來,為我壓陣?”趙安倫聽聞身邊人說寧相爺在大帳中等候,見趙安諾也在,趙安倫心中隱約曉得他們前來,所為何事。

“若是能遠離京城,我自然是願意,可也得王爺親自來請我才行。”寧謙無奈道,“今日來卻是要王爺賣我一個麵子。”

趙安倫擺擺手,“曉得你要說什麽,但也要相求的人來求。你的麵子我自然是給,但也要看相求的人心誠不誠。”趙安倫嘴角噙著一絲笑,丹鳳眼望向趙安諾時隱有若有所思。

寧謙隻得坐在一旁,剩下的也隻得她自己來說。

求人要有求人的態度。趙安諾自知以往與趙安倫結下的梁子過多,態度就不由放軟了許多。“皇兄……”這聲“皇兄”以往隻對著趙安錫如此叫過,想不到竟還有一日會對著趙安倫喊出來。自小,母妃總說趙安倫是“賤人所生的賤種”,平日裏連見到都要繞著走的,想不到有一日,竟也會低聲下氣的喊一聲“皇兄”。

若說造化弄人,想來也不過如此了。

趙安諾起身,向趙安倫福了福身,“求皇兄幫我。”這一禮既算是對過往的致歉,又是誠心誠意求他為自己辦事。趙安倫低聲笑道,“既受了這禮,又有寧相在一旁說和,你也不用說你所求之事,我心中自然有數。十皇兄到底也是皇親貴胄,不能平白就死在外頭,倒是我會將他帶回,交給聖上裁決。”

“如此,便多謝皇兄。”

作者有話要說:  睡不著,爬起來更新~

又到了周末,祝好夢,祝開心!

☆、第一百四十九章 無心之失

寧善在寧府呆了足有兩日,日日帶著寧福往寧儉的院子跑。不吭聲,也不動彈,直愣愣地盯著寧儉,饒是寧儉這麽一個“風雨欲來,我自巋然不動”的人,都覺得心裏發毛。

這日,寧儉正與賬房先生在賬房抽查府內近來賬目,就見寧善又帶著寧福“翩然而至”。見賬房先生在場,寧善隻木然坐在一旁。

寧儉忍無可忍,“你過來。”

寧善一步一挪的過去。“你與傅京打架了?”寧儉看了看寧善的臉上,光滑細嫩,哪裏有被打的痕跡。

寧善搖頭。

“那就是傅京厭棄你了?”一想到這種可能,寧儉的眉梢一挑。

寧善依舊搖頭。

“你那鋪子遇到麻煩了?”

寧善木然的樣子,讓寧儉覺得十分可憎。“那就說話!做這副樣子給誰看呢!”寧儉懶得再理他,轉過頭去看自己的賬本。

半晌,“二哥,你平日裏管家就是這副樣子,有沒有覺得我學的挺像?”寧善笑吟吟湊上前來,“平威總說我待下人太過寬厚,讓我多跟二哥學學。我瞧著二哥平日裏都板著一張臉,所以自己也琢磨了兩日。”

寧儉額角一陣猛跳。“出去!”

“別呀!二哥好歹傳授點兒經驗,叫弟弟好生學學……”話未說完,就被寧儉提溜著衣領子扔出了賬房門外。

“下次再見你在這兒搗亂,就叫人把你扔出府去!”賬房門“砰”的一聲在眼前被人粗暴閉上。寧善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灰。

寧福從頭至尾都是戰戰兢兢的。“爺,咱們這是做什麽呢?”

寧善哼著不知名的小調,被人扔出來還能開心成這樣?“做什麽?沒聽我說要跟儉二學管家呢!”

“可爺,您……”寧福沒敢說他這副樣子實在是太欠打。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兒了,唯恐旁人不知道他近來過的順風順水似的。

“你說我這當了皇商,誰家不得給我送些東西,好表示親近親近,可偏偏儉二怎麽還是沒動靜?”寧福一個趔趄。感情您這幾日在這兒耗著,是打算收二爺的禮!

趕巧兒,這日是柳翩翩的生辰。柳翩翩特意給自己做了一身嶄新的灑金百褶裙,外頭罩了一件時新花樣兒的攢花暗紋的菱子襖,配上一水兒的碧璽頭麵並上一串珊瑚手串,瞧著格外的端莊柔婉。

寧儉特意著人在外頭置辦了一桌子的酒席。看著一隊的下人流水似的提著食盒子往府裏進,寧善不由咂咂嘴。這麽一頓飯,都抵得上傅府裏頭幾個月的飯錢了!

難得的一桌子酒席,寧善幹脆徑直在寧府裏頭住了下來。“二嫂的生辰,當弟弟的怎麽著也得表示表示不是!”

寧善的院子裏頭藏了不少好東西,不是往日裏老太爺賞下來的,就是德十偷偷著人往他院子裏塞的。加上寧善平日裏結識的那一幫子的“狐朋狗友”,說什麽都不會短了他的“好東西”。

因著前陣子柳翩翩小產的事並未鬧得人盡皆知,寧儉也不過打發了幾個涉事的丫頭婆子,剩下來的,哪個不是對翩翩、寧儉衷心耿耿的。寧善倒是不曉得這一茬,兀自在房裏挑揀了一件“送子觀音”。瞧著玉胎瑩白,還有上好的雕工,也不管頭前兒是誰送他的玩意兒,隨意找了塊帕子裹了,往寧儉的院子裏來。

柳翩翩領著丫頭在院子裏站了,幾個人瞧著一株茶花笑語。

“二嫂嫂多好的興致!喲,這花倒是奇了。誰不知道二哥院子裏栽的全是蘭花,今日竟能見到一株茶花!”寧善笑的肆意,眾人見了,紛紛與寧善見禮。

寧善擺擺手,“今兒的主角兒可是壽星,雖不是大操大辦的整歲生辰,到底也算是件兒喜事。你們該拜的是壽星才對!”

柳翩翩掩著嘴,笑的合不攏嘴。“怪道二爺都說六爺長了一副巧嘴。今日可算是領教了!哪裏什麽壽星不壽星的,打小兒就沒過過生辰,偏生二爺惦記著六爺在府裏,這是二爺變著法兒的想跟六爺喝上一盅,才拿我做筏子呢!”

自打翩翩做了這寧府的當家主母,往常裏不聲不響的悶性子被磨沒了,倒練就了一張口就十分討喜的本事。就見寧儉都歎,柳翩翩這“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倒是比當初的何姨娘還要高上一等。

話總不能站在院子裏說。這廂二人在院子裏略說了兩句話,便有丫頭來請了二人進屋去。

屋內攏了地龍,又燃了香爐。溫香軟玉的往屋子裏一坐,便覺得通體的舒坦。“嫂嫂這屋裏燃的是什麽香?竟這般的好聞!”

自有丫頭上前伺候著柳翩翩將罩衣褪了,隻著了一身見客時的短襖。豎起的立領子,襯得柳翩翩格外的螓首蛾眉,別有一番韻味。

“不過就是普通的鵝黃帳中香,女孩兒家愛點的香,六爺平日裏哪裏能聞得著!若是六爺喜歡,不若叫人包上一包去,拿回去慢慢點了聞。”寧善忙擺手,“罷了,這種東西到了傅府也是糟踐了。平威那個呆子,平日裏除了檀香,哪裏還有興致辨別旁的香氣。倒不如給他做上頓飯來的舒心。”

柳翩翩聽得寧善說話盡是詼諧之語,暗道以前還做姑娘的時候竟沒能發現,白白的錯過了許多樂趣。

往常德十倒是常拉著她往寧善那裏去,到底是顧忌著男女有別、禮教大防之類的,從不曾與寧善多多交談。

“來晚了,可等焦急了?”寧儉挑了門簾兒,挾了點兒風進來,引得柳翩翩偏頭掩唇打了個噴嚏。寧儉忙叫人放了簾子,容不得一絲風兒進來才作罷。“可是又往院子裏去了?這些丫頭是怎麽做事的,竟不知道攔著些!”寧儉臉色有些微怒。

柳翩翩忙拉住了寧儉的衣袖,“怨不得她們。我見今日院子裏一株花兒開的好看,便略略往院子裏站了一站。原不礙事的,二爺莫嚇到人了。”

寧善隻當他們二人視做不見,歪歪斜斜的倚著椅子靠背上來回把玩著腰間掛著的一塊玉蟬。

“這麽大的人了,總該坐有個坐樣兒。”因著有柳翩翩在此,寧儉的語氣稍稍有所緩和。寧善也不計較,隻推了推手邊用一塊帕子裹著的“送子觀音”,“這可是好東西,嫂嫂生辰沒什麽貴重東西,這個權當做個心意。”

寧儉冷哼了一聲,“你還知道往外拿東西?”

柳翩翩也從中笑著調和。“六爺怎麽說都是個心意。”有丫頭上前將那座羊脂玉的“送子觀音”遞過去,柳翩翩原本含笑的臉,在打開帕子的一刹那,頓時再掛不住那笑意。

寧儉待看清那尊送子觀音,麵色微變,“翩翩……”

柳翩翩嘴角牽了牽,“不礙事。”

寧善也覺得這氛圍不太對勁兒,一時之間有些戰戰兢兢。

“二哥……”

柳翩翩拭了拭眼角,“不關六爺的事,六爺有心了。”

再傻的人都看出來其中定是有事。寧善心裏暗暗將自己唾棄了一番。寧善啊寧善,枉你平日裏自詡最會猜度人心!

寧儉對著寧善擺擺手,“天也晚了,今日都累了一天,早些回去歇了罷。”他自知寧善是無心之失,本不願與他嚴厲。但見寧善畏畏縮縮的樣子,也不禁動了氣。

“傻站著幹嘛,還不趕緊滾!”柳翩翩麵色微變,寧儉從來都是溫文爾雅的樣子,難得今日動了肝火,卻是這麽一副可怕的樣子。“二爺,您實在不該與六爺計較。”見寧善被唬的走遠了,出言相勸道。

寧儉將那尊送子觀音拿在手上,“叫人把這個送回去,看著眼煩。”柳翩翩眼圈微紅,似是下了決定一般,“二爺,趕明兒我便做主給你納房妾侍。我進這寧府有些日子了,一直無有所出,內心實在是惶恐。”

“亂說什麽!”寧儉原本消了大半的怒火,輕而易舉被這一句話又複挑起了。“隻要你敢給我送什麽亂七八糟的女人進門,我便一輩子不再涉足這後院一步。你盡管試試看!”

柳翩翩心裏一邊是因著寧儉的體貼二覺得甜蜜,一邊又為自己肚子的不爭氣而感到氣惱。為什麽,她身懷醫術,能救旁人,為何連自己都救不了?

——

寧善憤憤回了自己的院子,寧福剛剛用罷晚飯,見寧善氣衝衝回來,忙上前詢問,“六爺可用過晚飯了?”

見自家六爺一聲不吭進了內室,駭了一跳。“爺,誰惹您生氣了?您開開門!”寧善打小兒生氣都喜歡把自己鎖在房裏。寧福耳朵覆上房門,裏頭靜靜的,並未有亂砸亂扔的聲音。寧福稍稍放了心。

“爺,小廚房的灶上還燉著一碗芙蓉蛋,您若是餓了,知會一聲,小的這就給您端去。”寧福聽了半晌,並未有應答,連一絲動靜也無。

心中嘀咕半晌,寧福心中猶是不太放心。暗中遣了院子裏侍候的寧歡與寧樂到寧儉院子裏打聽打聽,在那邊發生了什麽,竟惹得這個爺將自己鎖在房裏不出來。

寧歡寧樂得了差遣,忙不迭要往前頭院子去。

作者有話要說:  當當當當~本寶寶更新啦~麽麽噠^3^

☆、第一百五十章 回府去

見趙安倫親自應下,會留趙安錫一個全屍,趙安諾才算是真真切切的鬆了口氣。

身為一母同胞的兄妹,趙安諾算是盡到了自己的責任,一時之間,因著對趙安倫的感激之情,趙安諾竟覺得趙安倫順眼至極。

寧謙自然是樂見兄妹和睦的,眼下他們卻是在郊外大營不便多待。三人略略說了些話,無非是保重、平安歸來之類的。

“來人!”趙安倫喚來一人,抬頭一看,不是唐俊星有是誰。唐俊星從點將台回來之後,徑直被趙安倫收在身邊做了個參將,唐俊星正想尋個由頭去感謝趙安倫一番。聽見趙安倫在大帳中喚人,正是唐俊星求之不得的機會。

“主帥,您吩咐。”趙安倫正要找個心腹之人送他們二人出營。既然是唐俊星,這孩子雖然大大咧咧,卻也是個忠心耿耿之人。“好生送相爺與公主出營,不要驚動旁人。”

唐俊星心道這不正是個表現的機會嗎?二話不說便拍了胸脯,“主帥隻管放心,屬下定然不驚動任何人的送二位出去。”

寧謙與趙安倫略抱了抱拳,“早去早回。”二人多年的交情,一切盡在不言中。當下也不多說,各自奔往該去的地方。

德十在趙安倫開拔之後才從公主府得了消息。揮揮手叫寧喜將公主府的下人帶下去,賞了些散碎銀兩打發出府。德十雙手合十,念了聲佛號,“阿彌陀佛,回頭真該在府裏建一個佛堂來才好。這整日裏東征西討的,哪裏還有一個清靜時候!”

寧喜自外頭回來,恰巧聽到德十要迎佛像建佛堂的事,笑道,“王妃難道不知,王爺向來不忌神鬼之說。甭說佛堂,往日裏這府裏要是有誰焚香燒紙,都是要罰的!”

德十皺眉,“竟還有如此規矩?我竟是不知。”

“王妃不知原是應當。這些事,也不過是當初管家順口提點的一句罷了。本就是約束著丫頭婆子們不得犯禁,哪裏還有人在王妃麵前拿這事胡亂說嘴的。”德十自點頭應了,恰巧一早叫小廚房燉的合歡如意湯現今正好,寧喜接過小丫頭手裏的纏枝牡丹紋的湯盅,自盛了一碗奉到德十手邊。

“王爺不在,王妃更須顧念身子。若是王爺回來見到王妃再瘦了,可就要治奴婢一個照顧不周之罪。奴婢可是萬萬承擔不起的。”

德十靠在一對繡著戲水鴛鴦的迎枕上,就著寧喜的手略略用了兩口那合歡如意湯,“覺得倒是不錯,就是過甜了些。今日飯食想來是吃絮了,再配上這湯甚是失了胃口。”

寧喜將湯碗放了回去,“不若叫小廚房熱熱的熬一碗酸角湯來,開胃消食,此時用正好。”

此時卻有一個小丫頭著急忙慌的往德十的房內跑來,撞上了剛要出門的寧喜。寧喜作為平固王妃的貼身大丫頭,相當於王府裏的半個姑娘。小丫頭眼見自己闖了禍,急急的跪在地上,“寧喜姑娘,求您萬萬救我們一遭罷!”

——

寧善尚不知在房中是個什麽情況,寧福在屋外幹著急。卻見寧歡寧樂匆匆趕來。

“可知是個什麽情況?沒什麽大事吧?”見寧歡一臉平靜的搖頭,便知不是什麽大事。這才將將鬆了口氣。“這就好這就好。若是出了事情,回去又怎麽交代!”

半晌,終於聽見屋內有了細微的動靜。卻是寧善昨晚在屋內懊悔,夜深了,不用旁人伺候,便徑直睡了過去,不曾聽見寧福在門外等候。現在剛剛起身,有些口幹舌燥,正喚人進去伺候洗漱倒水。

寧福喜出望外,趕忙叫寧歡寧樂下去準備熱水,自己推了門就要進去。

寧善睡眼惺忪,一身的錦袍鬆鬆散散的掛在身上,露出一片玉一般的胸膛。“爺,可有吩咐?”寧善指了指桌上的茶壺,“換點熱茶來,裏頭是隔夜的茶水,你昨夜裏怎麽辦事的?”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