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81節

  聖上因著這句話,麵色稍有和緩。“行了,都起來吧。”趙安倫與寧謙畢恭畢敬的站起,退至一邊。

  “十三,你拿著朕的手諭去驃騎營,調動驃騎營的軍馬前往陽關將那逆子捉拿回來。”驃騎營是駐紮在京郊外的一支鐵軍,隸屬於方老將軍手下,一切調度都需經過聖上的手諭與方老將軍的虎符才可。

  趙安倫領命。寧謙隻管袖手旁觀,他要做的向來都不在明麵上。

  趙安諾也進了宮,卻隻是在靈霄宮內等待寧謙,並沒有驚動聖上與皇後張氏。寧謙自乾元殿出來,趙安倫麵帶笑意,“原本還想著邀你去府裏喝一杯,怕是不能了。”

  “辦差要緊。安諾還在靈霄宮等我,就不隨著王爺出宮了。”寧謙從袖間掏出一方令牌,“此去怕是少不得要遭遇趙安錫的死士頑強抵抗,王爺自去名劍莊持此令牌,便有人可保王爺一行無憂。”

  趙安倫瞧著令牌乃是青銅所鑄,紋飾古樸,“名劍令?”

  “正是。若是王爺此行順利,將趙安錫捉拿歸案,不如順帶著也查一查趙安謨的行蹤,將她們兄弟二人一並捉了,興許聖上見此大功,直接下旨賜了東宮,也為未可知。”

  寧謙這話雖是玩笑,卻也一直是趙安倫的心頭大患。他們二人一日不除,他距儲君之位就一日無果。

  “若是能有他們的消息就再好不過,京中之事還靠你多多籌謀。”趙安倫歎了口氣,“行了,既然你不與我同去,我這就要走了。若是方便,順道去一趟王府,叫王妃不要掛念。”

  寧謙點點頭,“王爺一切保重。”二人略一抱拳,在乾元殿外別過。

  趙安諾遣了宮人將靈霄宮後麵的一株柿樹上的柿子悉數摘了。因著“柿”與“逝”同音,太不吉利,宮中便定了規矩,是不許種植柿樹的。還是趙安諾偷偷買通了內務府的總管鳳慶,揀了個偏僻的地方,偷偷栽種了一棵。上麵的甜柿凍了一整個冬天,又硬又紅,趙安諾在樹下瞧著,見到宮人扔下來一個甜柿,便著急上前撿了,在衣袖上擦了擦張口便咬。

  宮人慌忙上前來阻,“公主,髒的很,萬萬使不得!”趙安諾擺擺手,“我自個兒種的我能不知道?得了,趕緊把上麵的柿子都摘了,咱們就回府去。待到曬幹了,就要壓成柿餅兒吃,落上一層糖霜,用來甜嘴兒最好。”

  寧謙在後麵笑道,“哪年你不是貪嘴吃的太多柿餅子,結果直喊不舒服的。柿餅兒好吃,你脾胃不好,也不能多食。”趙安諾轉身回望,“這就出來了?還以為聖上會留你道很晚呢!”

  “聖上遣了平固王爺前去陽關捉拿趙安錫,段西風說,在陽關見過他。”趙安諾吃甜柿的手一滯,“我皇兄他……”

  寧謙搖搖頭,“聖上已動了殺機,平固王爺領了驃騎營的兵,前去捉拿。”驃騎營以“凶殘狠辣”聞名,在西北各地,常常使敵人聞風喪膽,西北駐軍之地因此常年安生,未有禍亂。

  “是皇兄要帶人殺回來了?”趙安諾知曉寧謙手中,一張情報網四通八達,就算是遠在突厥,他都能夠了如指掌,更遑論趙安錫身邊又豈能不埋下一個兩個眼線。

  寧謙搖搖頭,“趙安錫一直想在突厥借兵,以助他能重回京城。可惜,突厥王也是想要利用他手中的死士,為他統一突厥。二人想是談不攏,分道揚鑣了罷。”納剌英衛前些日子來了信,他已將姬鷹揚並姬無方拘在王庭,勒令姬鷹揚舉族助他。趙安錫一直被圈在王庭中,偶有“放風”。想是就是“放風”之時,叫段西風瞧了去,才會有密信傳到聖上手中。

  趙安諾雖與一母同胞的趙安錫有所不和,但到底手足情深,“皇兄他,也隻是可憐人。若是,還請十三皇兄放他一馬。”

  寧謙笑道,“你以前不還是與平固王爺烏眼雞似的,一直見麵就吵嗎?這會兒怎麽知道求人家了?”

  “一碼歸一碼。求人家辦事,總得有個求人的態度不是。”趙安諾牽起寧謙的手,“應該還趕得上十三皇兄,現在咱們就快去。”

  說罷,拎起裙擺就要往宮外跑。“急什麽?大不了我托人給王爺捎個話就好。”寧謙一身官服,怎好不顧形象的在宮中疾奔。

  “那是你與他的交情,興許他一聽是給我幫忙辦事,他不答應怎麽辦,我還是親自去說好一些。”

作者有話要說:  更新了還掉收藏……

現在恢複每天更新了~

求個收藏啊!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上京與王庭

  婕珠與福珠行了多日,總算是回了上京。一路上二人餐風露宿,加之婕珠剛剛生產,還未出月子,便如此長途跋涉,舟車勞頓。

  一會到上京,婕珠便病倒了。福珠一邊照顧著婕珠,一邊打聽了教引嬤嬤所說的那處宅院地址,三天後總算是打聽了大概。

  “婕珠姐姐!婕珠姐姐,快醒醒!”福珠剛烤好了一條羊腿,灑了些鹽巴,又去四處尋了清水,這才叫婕珠起來用些吃食。

  婕珠臉色煞白,緩緩睜開眼睛,原本有神的眸子,現在也暗淡了下去。“姐姐原本可是突厥草原上最美的百靈鳥,哪個勇士不是擠破了腦袋想要獲得姐姐的一顧。也隻有大王那般神勇的男子,才能獲得姐姐的芳心。可看看現在的姐姐,哪裏還有當初的神采?”

  福珠歎息一聲,“好歹起來吃些東西,咱們都堅持到這裏了,可不能就這麽放棄了!”

  婕珠艱難的掙紮起身,抬手去接那碗清水。衣袖滑下,手腕子上瘦的骨頭都清晰可見。一副金鐲子都再也戴不住,輕易就能從腕子上滑落下來。

  福珠心中甚是悲苦,一張臉雖也是泛黃,卻比起婕珠來,好上許多。婕珠搖了搖頭,“我喝些水就行,吃的卻是吃不下。”

  “那怎麽成!姐姐身子虛弱,若是再不吃些東西,可怎麽熬下去?”福珠跪在婕珠麵前,“姐姐可是說過絕不拋下妹妹的,不能把我一個人留在上京。”福珠將羊腿往前湊了湊,“我把肉烤熟了,還撒了鹽巴,絕對好吃的!姐姐快嚐嚐!”

  婕珠望著福珠一臉焦急的樣子,心中有愧,“都是姐姐不好,將你也拖入了這個泥潭裏來。”看著福珠已然瘦脫了相的小臉,婕珠長出了口氣,“我本在這個世上造了太多的冤孽,老天要罰我,卻不該將你也牽扯其中。”福珠伏在婕珠的腿上哭了起來,“上京繁華,滿是富貴人家,待到教引嬤嬤回來,你隻管求她教你去一戶好人家裏,不要再去王庭,那裏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別看大王神勇,在王庭不也是步步維艱,左右思量。”

  “不,是姐姐將我帶到了王庭,從小到大,我學的都是伺候大王的本事,哪裏能去旁處做活。姐姐,你快些好起來,咱們還去教引嬤嬤那裏,哪怕就是打個下手,都比死在這裏強!”福珠的話引來婕珠的一陣咳嗽,“都是姐姐的錯,萬不該將你親手推進火坑去。聽我說,你長得好看,性子又活潑,那時姐姐也是這樣想著,才帶你入王庭,若是你能叫大王瞧上了,姐姐好歹也能沾沾你的光。想不到,反而是姐姐拖了你的後腿,連你的前路都被我堵死了。別再想著大王了,找個殷實的人家就嫁了吧。”

  婕珠將水碗放下,“讓我睡一會兒,這幾天真的很累了。”

  “姐姐……”福珠擦幹了眼淚,“我已經找到教引嬤嬤說的那處了。聽說那宅院的主人很好,經常給窮人施舍財物,你再堅持一下,咱們這就去好不好?”

  “我真的很累……”福珠不由分說的扶起婕珠,“姐姐能認命,我決不認命!說什麽你都不能拋下我!若是你敢先走,我大不了也去尋把刀,陪著姐姐一同抹了脖子算了,黃泉路上還能有個照應!”

  ——

  英喬在王帳的茶坊裏伺候,日日守著紅泥茶爐,或是抱著整個王帳的侍女們的衣裳,到河邊去洗衣裳。倒是英衛,像是忘了這個在中原收的侍女,再不見與英喬有任何交集。

  這日,英喬收了衣裳,要往河邊去,就聽見有幾個侍女圍在一處,偷偷說著小話。

  “聽說了嗎?大王今晚要召瓊珠姐姐侍寢呢!教引嬤嬤親自去宣的詔命,我當時就在帳子裏呢!”英喬不由駐足聽了兩耳朵,侍寢?他沒有妃子嗎?

  另一個侍女滿臉的嫌棄,“瓊珠平日裏看著就趾高氣昂的,總以為自己不過仗著有幾分姿色,就想與旁人爭寵。也不看看自己的斤兩,還不是托了婕珠姐姐的福,要不是長得像幾分婕珠姐姐,大王也不會找她侍寢!”

  英喬聽到“婕珠”二字有些耳熟。

  “說到底,婕珠姐姐也是可惜了。好好的一個人,怎麽就給了中原來的那個男人,白白生了個孩子不說,還叫那個男人害了性命!”有人驚道,“害了性命?不是說失蹤了嗎?”

  有侍女不屑道,“失蹤?那是專門說來蒙你們這樣的。婕珠和福珠都失蹤了,當時除了中原男人沒有旁人,定是那男人見婕珠姐姐生下了孩子,沒了用處,幹脆害死了,還能再找一個。估摸著當時福珠發現了那男人的詭計,想救婕珠姐姐,也被男人給……”那侍女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英喬挑眉,那晚,她可是在的。婕珠和福珠到底死沒死她還是曉得的。但這事與她無關,還是少惹為妙。想罷,轉身出了王帳,不再理會那些侍女的小話。

  正巧遇到前來烹茶的福桑姑姑,英喬忙放下了手上的衣裳,“福桑姑姑萬安。”聲音稍大,算是給帳子裏的侍女們提了個醒。

  福桑看了英喬一眼,“起來罷,洗衣裳去?”聽到帳子裏傳來一陣騷亂聲,便曉得那些侍女們又湊在一處說閑話了,“罷了,今日不用你,青珠。”帳子裏立刻跑出來一個神色慌張的侍女,“姑姑。”

  福桑一指英喬手裏的木盆,“去找兩個人,洗衣裳去。英喬,你跟我來。”英喬暗暗笑那個青珠是個笨的,若是神色泰然的出來,福桑姑姑定然抓不到把柄,又怎麽能罰她去洗衣裳。

  “是。”青珠麵色戚戚,她身為福桑姑姑手裏的一等侍女,竟然被罰了做低等侍女的活計,簡直就是奇恥大辱。那二人相比青珠也好不到哪裏去,雖及不上青珠身份,卻也是個有頭有臉的,哪裏能做低等侍女的活兒。

作者有話要說:  更新來了~這是個美好的周六,你們覺得呢?

啦啦啦~求收藏~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亂嚼舌頭的下場

  照理說,寧善是傅京的“男妻”之事,該是整個京城裏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更遑論連聖上都知曉三分,更別提京城百姓那些喜愛嚼名門富戶裏,那點子隱秘小事舌根子的百姓們。

  可偏偏,就是有一些“不信邪”的紅娘子們,不知緣何,認定了寧府裏出來的盡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會出現這種不要臉麵的事。就更是熱衷於往寧府跑,一副“誓要給誤入歧途的寧家六爺領回正道來”的架勢,常常叫寧府的門房小王哭笑不得。

  “鄭大娘,都跟您說了,我們六爺人不在,您要找他倒不如去‘群賢畢至’去。”門房裏,小王端著一盞熱茶放到了鄭紅娘子的手邊,“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家六爺他……連聖上都許了的事,您又何苦從中間踩一腳?”鄭紅娘子原本要端起熱茶,聞聽小王這麽一說,頓時放下手裏的茶盞,“此話當真?原本隻是聽旁人家的夫人像個玩笑似的說起過,若是連王小哥兒都這麽說了,看來是十成十的真事兒了。”

  小王撇撇嘴,“可不是,這都有大半年了,六爺一直住在那家大人的府上,給你人家管著府裏不說,就連那個鋪子。”小王指了指“群賢畢至”所在的東街,“那個鋪子也是幫人家管著。”

  鄭紅娘子咂咂嘴,一副探聽到旁人私事的滿足樣子,“喲,這不就跟人家的當家主母似的嘛!出身又好,相貌又不賴,這要是放在府裏當個倌兒倒也罷了。就這般明目張膽的在人前走動,想想我都替他臊得慌。況且,人家家裏當家的主母還會雇那麽一兩個管事幫忙打理呢,那個大人還真是討了便宜!”

  “瞧大娘您這話說的,誰又說不是的呢!偏偏府裏的二爺和相爺大人,人家可不忌諱這些,照樣當兄弟對待。要說這份心思,一般人兒還真做不出來。”二人這般說了一陣,鄭紅娘子茶也吃了,消息也聽到了,便心滿意足的起身理了理衣裳,“得嘞,王小哥兒,瞧著時辰也不早了,我大孫子還在家等著回去吃飯呢,趕明兒要是有空,就到家去吃頓飯去。頭前兒有一戶人家的女兒要找個郎君,大娘趕明兒給你打聽打聽,若是合適,就給你說說!”

  小王就等著鄭紅娘子這句話,頓時樂不可支,四處尋摸著門房裏能吃的東西,一股腦兒的都往鄭紅娘子的手裏塞,“多謝鄭大娘了,您可不知道,我爹就盼著我能早點娶個媳婦兒。若是改日這事兒成了,讓我爹多給您多包兩個謝媒錢!”

  “嗐,瞧你這個孩子,跟大娘外道啥!正正經經的娶媳婦生孩子,然後多掙些家用才是正理兒,可別學……”鄭紅娘子意有所指,自然是府裏的寧六爺,可別學他,敗壞了門風。

  小王謝過了鄭紅娘子,客客氣氣的將她送出了門房。

  前腳二人剛從角門出了府,待到小王回了門房,就見寧福站在府門口東張西望。小王忙不迭上前堆笑,“這不是福哥兒,今兒怎的有空回來了?”

  寧福原本拿著門房上晾的凍柿子仔細端詳,聽見小王的聲音,轉過頭來,神情肅穆。“小王,平日裏六爺可待你不薄。”

  小王一驚,剛才他與鄭紅娘子的話居然全被人聽了去!

  隻見他連忙跪地求饒,扒著寧福的衣擺,“福哥兒,小的以後再也不敢了。求您高抬貴手,千萬不要告訴六爺,再也不敢了!”寧福一腳踢開小王,指了指府門裏頭,“你求也別求我,六爺剛進去。要跪,也該到六爺麵前跪去。”

  完了。小王心想,他到底是因為管不住這張嘴,怕是這輩子都要毀了。

  ——

  寧善覺得自己最近脾氣變好了。往常他要是知道了誰敢在背後詆毀他,保準能把那人打的連他親娘都不認識。可今日聽罷,不但沒動氣,反而多了一絲氣定神閑。

  隻因他想起那日傅京與他說的,“嘴長在旁人身上,說便說去。難道我還能少疼你一分了不成?”每次想到,寧善隻剩下滿心的甜蜜。

  在外頭,傅京所承受的流言蜚語並不比他少。隻因傅京在朝為官,多少人的眼睛都盯在他的身上,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很可能都會招來禦史台的彈劾,他在暗中使了多少勁兒。寧善心裏暗暗掂量著,怕是日夜操碎了心。每次下了朝,都是一身疲憊,可想而知承受了多少的壓力。

  自己這點兒婦人家的嚼舌根子又算得了什麽呢?

  寧善轉念想著今日府裏新來了兩條肥魚,說什麽都要給平威燉了魚湯,好好補一補。眼瞅著又要換季,回頭叫人開了庫房拿兩匹布出來,好給平威做個涼衫。

  剛回了自己的院子,寧福就帶著小王從外頭進來。

  “六爺,您大人大量,饒恕小的罪過!”小王進門倒頭便拜,倒教寧善措手不及。“你小子平日裏就管不住那張嘴,現在知道怕了?”寧善也是想趁勢敲打敲打小王,別天天跟他娘似的,道東家短西家長,實在不是一個男人所為。

  小王兩股戰戰,“小的知道怕了,小的發誓,以後要是再敢說一句,小的就把這張嘴縫起來!”這賭咒發誓的模樣惹的寧善發笑,“得了,你要有這個決心,倒不如跟著你娘好生學學管莊子上的事。”

  這是要,放過他的意思?小王心裏暗暗鬆了口氣。“不過。”寧善又道,叫小王的心狠狠揪了起來,“你今日所說的話,著實惱人,不懲戒一番實在是難消我這憋了一肚子的氣。”

  這個小王若是除去這碎嘴的毛病,腦子還是夠機靈。巧的是自己正好差一個能夠在寧府與傅府之間來回通消息的人,或許這個小王,倒是利用一番。

  小王心道,若是能保住在寧府的位子,不給爹娘失了麵子,小小懲戒又算得了什麽。

  “六爺……”小王猶豫道。

  “從今往後,這寧府裏事無大小,你都來報於我聽,如何?”

作者有話要說:  更新了~

驚不驚喜?刺不刺激?

☆、第一百四十八章 相求

  趙安倫與方老將軍一道前往驃騎營,二人合了虎符,趙安倫方點了一營的驃騎鐵軍,準備著次日前往陽關,捉拿趙安錫等人。每一次朝中有人持虎符調遣軍隊,都是要調兵的主帥寫成奏章,奏報朝廷。方威算是“功成身退”,樂的清閑,便與趙安倫作別,打算回府去,家裏還有一個小外孫等著他回去抱呢!

  趙安諾與寧謙追至驃騎營,恰好與方老將軍打了個照麵。“方將軍安好,可有見平固王爺?”寧謙與趙安諾略一施禮。方威將軍趕忙還禮,“王爺尚在軍營,二位可往大帳去尋。”

  點將台上,趙安倫持槍而立。他慣使一柄銀槍,在陣中,銀槍所到之處,無不血流成河。之前跟著趙安倫前往豐城打仗的軍中都流傳著“豐城荒野現銀槍,胡虜遠望,我輩誌氣高昂”的民謠。驃騎營中多是從各地軍中挑選的精英,自是有曾跟著趙安倫在豐城一戰中立過軍功的人,一見到那柄熟悉的銀槍,皆是興奮不已。

  “是主帥!”有人高聲喊了出來,“末將誓死追隨主帥!”稀稀落落的幾道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趙安倫望去,皆是熟悉的麵孔。其中有一個,居然是唐家的小少爺,唐俊星。

  原來,自豐城一戰後,趙安倫帶人回了京城,不光趙安倫、寧尚等人收了聖上封賞,連帶著下頭的人也都官升一級,賞銀也拿了不少。唐俊星原本隻是他爹想要塞到軍隊裏攢下一份軍功,日後好襲祖上的爵位的二世祖。哪知唐俊星跟著趙安倫竟真的適應了軍營的生活,回了府,還拍著胸脯說好男兒就該上陣為國殺敵,聽得唐公爺、老太君和唐俊星的娘親俱是熱淚盈眶。都還以為唐俊星這孩子真的要一輩子做個紈絝了,想不到進了軍營還真的給治好了紈絝的毛病。真是謝天謝地!哦不,還得感謝平固王爺。

  趙安倫衝著唐俊星點點頭,“你們中間有些人認識我,有些人不識得我。那我便告訴你們,識得我很容易,隻要是在戰場上,你們的前方必定是我,同敵人作戰,你們的身旁也一定有我。”點將台上,趙安倫沉聲道,不需要高聲,眾人皆聽得分明,並為之瞠目結舌。

  誰人不知,眼前的這人乃是貴為皇胄的平固王,居然在眾人麵前立下這般要與大家共進共退的誓言,簡直就是震撼人心。“誓死追隨主帥!”唐俊星高聲一呼,此時立刻有人跟著,“誓死追隨主帥!”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清溪自悠然 富貴天成 春風十裏有嬌蘭 一品鼠夫人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