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8節

“是。”

良九望著窗外,麵色難辨。

“不行!不能同意!”良九剛走到寧儉的院子外,就聽到有人在高聲說話。

良九停步仔細去聽,“二哥,那可是你妹妹,你不能把她往火坑裏推!那個姓柳的一沒錢二沒權,就一家牧原堂,而且還是無父無母的孤兒,我說什麽都不能同意你把九妹妹嫁到柳家去!”

“柳公子的為人與才華都是有目共睹的,日後的成就定是不凡,不能單憑現在的窮困就拒絕他。”寧謙的聲音聽起來淡淡的,“二哥,你說呢?”

“四弟所言甚是,寧善,我們該為長遠考慮。憑四弟的本事,將柳公子推薦給太醫院不是難事。”

“嗬,反正這家裏婚姻嫁娶也得過我這關,這事,說什麽都不能同意!”寧善的態度堅決,到是讓陪在一旁演戲的寧儉寧謙有些訝然。

良九聽罷院子裏的對話,心裏也拿好了主意,此時進入寧儉院子的步子也更加輕快。

“求二位哥哥做主,妹妹此生,非柳公子不嫁!”

寧善此時早就抓心撓肺的難受,他現在算是被良九正式記恨上了。早知道剛剛就不說那麽重的話了。

“求二位哥哥做主,妹妹此生,非柳公子不嫁!”良九一個頭磕到了寧儉與寧謙麵前,寧儉與寧謙知道此事能成,寧儉竟然還給寧善使眼色,讓他再添把火。

“妹妹怎如此糊塗!嫁過去那就意味著荊釵布裙的過生活,這些美飾華服可就再也見不到了!”

“我豈是那種膚淺之人,荊釵布裙如何,美飾華服又如何,我看上的是柳公子的人品才華,而不是家世錢財!”良九說的義正言辭。寧善心中暗笑,仿佛上午猶豫的不是她一般。

“說的什麽胡話!柳家與我家門不當戶不對,他們配不上我們寧家,我都已經打聽好了,城西汪家的大夫人正替汪二公子選妻,改日我就為你上門說親去。你隻管在家等著做汪家妻,莫在妄想什麽柳牧原了!”

寧善甩袖而去,寧儉與寧謙麵麵相覷。

良九正在暗暗垂淚,寧安在一旁看得心急。

“小姐,您好歹吃一口,哭壞了身子可如何是好?”

“妹妹在屋裏嗎?”寧儉站在院子裏,“二爺?二爺可算是來了,小姐自從回來就一直哭,飯也吃不上一口,二爺好生勸勸小姐才是。”

寧安掀了簾子,寧儉邁步進屋。

良九的眼圈又紅又腫。

“良九,今日柳兄來了一趟,他托我把這個給你。”寧儉從腰間拿出一塊玉佩。

“他隻說這是定情信物,讓你收好。你,可有什麽能回贈他的嗎?”良九眼神一亮,玉佩雖然是坊間常見的樣式,絡子配的也不是多麽精美,但良九仍舊愛不釋手的捧著。

“有,二哥稍等。”

半晌,“二哥,勞你把這信送給柳公子。”

寧儉捏著薄薄的信封,“你也知道,家中這些事都是善六操持,我和你四哥向來不得過問,過些日子我會想想辦法,你隻管好生等著,莫哭了。”

寧儉如此一說,良九的淚珠子更是收刹不住,“二哥……”

“小姐,您說二爺能說服六爺同意您的婚事嗎?”寧儉前腳剛走。寧安給良九倒了一杯水,良九稍稍抿了一口。

“二哥疼我,他自是會想辦法說服善六。這個善六,怕是心裏打著什麽小算盤,才會這麽不計代價的阻止我的婚事。”

寧安遞給良九一塊手帕,“想不到六爺竟是這樣的人,怕是他也中意柳公子,想把自己的妹妹嫁給柳公子吧!”

“哼,他打什麽主意我不知道,也不瞧瞧他自己的妹妹,就算是想嫁,人家倒是能瞧得上她。柳公子為太後診病,當初聖上對他也是讚不絕口。要是四哥在聖上麵前為他美言幾句,柳公子怕是太醫院院正也做得。雅七和賢八不過才是嫁個武夫,除了帶兵打仗,就是吃苦賣命的活計,哪裏比得上太醫,處處受人尊敬,人人都想討好。”

“小姐英明啊!”

作者有話要說:  良九這種性子的女生我不喜歡,看起來很可怕的樣子~

☆、第十七章 我教你爬牆

寧善想盡了一切辦法,阻止了良九與柳牧原見麵。

這幾日,德十一直沒有睡好。第二天與寧善一起跑步都是腫著兩個眼睛,無精打采的模樣,讓善六皺緊了眉頭。

“大半夜不睡覺,又去小廚房了?”

德十擺擺手,“別提了,你不是一直阻撓九姐與柳公子見麵,她這幾天日日在院子裏彈琴,我院子離她又近,我都快煩死了。”

寧善啞然失笑,“別急,就快成了。”

兩人繞著寧府跑步,幾日下來,德十的身材以可喜的速度初現了“凹凸有致”。

“爺,柳公子又來遞了帖子,要見二爺。您看……”寧福匆匆跑來,“小的讓門房先攔下了。”

“嗯,就說二哥不在家,讓他回去。”寧善擦了擦臉上的汗珠,“就跟他說,這段時間都讓他別來了。”

寧福唱了個喏,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寧儉背著手從院子裏出來,“可是柳公子?”

寧善點點頭,“正是。”

沉吟半晌,“總不見麵也不是辦法,如此,這封信你讓人帶給柳公子,就說是九妹親手所書,請他務必珍藏。”

寧善看著信箋上娟秀的字體,儼然是良九親筆。

“這,不是說讓我一定要阻撓到底嗎?作何又……”看寧善呆呆愣愣的模樣,德十掩嘴偷笑,“還說你聰明,我看你也不過如此!‘打一巴掌,給一甜棗’的道理懂不懂?”

寧儉讚賞的對著德十笑,“原來十妹還是很聰慧的。”

寧善恍然大悟。

柳牧原坐在門房裏,小王恭恭敬敬的上了茶,“柳公子莫急,已經著人去通報了。”

“多謝這位小哥。”柳牧原伸長了脖子,左等右等不見人來,心裏正煩躁不已。

“柳公子,”寧福跑了回來,“您來的不巧,我家二爺不在,還請您改日再來。對了,這是九小姐托我給您的,還說請柳公子務必仔細珍藏。”

柳牧原接過信,“柳牧原親啟”五個字娟秀大方,像極了良九平日裏在人前的模樣,溫溫婉婉,落落大方。

“今日九小姐在家?”柳牧原自那日將定情玉佩遞送給良九,他便日日盼著有一日能收到她的回禮。一封訴滿情誼的手書,豈不是比那些勞什子的信物更有意義。

柳牧原匆匆謝過了寧福,還未到家,便迫不及待的拆開了信。

良九用的是江南獨有的梨花箋。簡潔婉約,還有著淡淡的梨花香氣。柳牧原一字一句的將良九的信反複閱讀。

“小姐,我剛剛聽說,今日柳公子來過府裏了。說是來求見二爺的,二爺沒在,就讓人給打發回去了。”良九正對著窗戶發呆,寧安關了窗戶,“夜裏風涼,小姐小心別凍著了。”

“柳公子來過了?為何沒人來報?”寧安嚇了一跳,“是六爺交代的,不許下人給您通報。”

良九咬碎了銀牙,“寧善!你阻我好事,究竟是何居心!”

“九姐!”德十的聲音從院子裏傳來,“九姐開門啊!”

寧安吃了一驚,“小姐,十小姐怎麽來了?”

“莫慌,你去開門問問。”良九整整衣裳,“若沒什麽事,就讓她回去。”

“是”

“九姐在嗎?我想到了一法子,能讓九姐去見柳公子。”寧安原本堵著院門,可一聽德十如此說,不知不覺就把院門打開,請她進了去。

良九聽到德十的話,心頭一動,“是妹妹嗎?寧安快請進來。”

德十見到良九正在對窗撫琴,窗外,月色正好。

“九姐,還傷心呢?”德十坐在小茶幾對麵,在甜果子盒裏挑挑揀揀,“你說六哥也真是,柳公子相貌人品都是上佳之選,為何就是憋著勁兒不讓你們見麵?”

不提還好,一提這話,良九的淚珠子像是斷了線似的往下掉,“妹妹莫說了,我曉得六哥是為了我好,可是……”

良九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連寧安也跟著哭的傷心。

“好了九姐,莫哭了。我叫你爬牆好不好?”良九原本聳動的肩膀一頓,淚珠掛在臉上,“你說什麽?”

良九吃了一驚,“我,這不好吧?”

“怕什麽,往日我去二哥四哥的小廚房都是爬牆過去的,你也別怕,保證讓你今晚見到你的情哥哥!”

良九用手帕揩了揩眼角,“渾說什麽,這話豈能隨意拿來說嘴。”

“那成,不說了。明晚酉時正,我在東跨院等你。”德十臨走不忘順手抱走了良九的甜果子盒。

寧安送德十出了門,“小姐,您不會真要和十小姐去胡鬧吧?”

“看德十的樣子,就知道她還不知道善六的心思。既然德十想要幫我,咱們何不承了她的情,若是不成,善六也隻能怪德十多事,怪不到咱們頭上。”良九此時心情大好,“鎖了院門就去休息吧。”

德十半路就解決了盒子裏的甜果兒,等回到院子,善六還在。

“還沒回去?”寧善急忙湊上來,“說了?”

德十吃甜果兒覺得嗓子甜得發膩,寧喜忙倒了杯清茶,“說了,她也答應了。”

寧善鬆了口氣,“如此,甚好。”

“不就是撮合他倆成事嘛,看你們一個個勞師動眾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要鐵了心的從中作梗呢。”

寧善歎了口氣,“若不是為了你,我哪裏想做個小人!”

良九在寧安服侍下,匆匆吃了兩口。眼見著天黑了,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走。”

德十早早的就等在東跨院靠牆根的樹下。養在那裏的兩隻哈巴狗一見到德十就吠個不停。

“噓,小東西,你們也不看看是什麽時候就叫!乖乖的,回來姐姐給你們骨頭吃。”良九緩緩過來,“十妹妹,你來了?”

德十抱著哈巴狗正耐心哄著,聽見良九的聲音忙扔了狗,“九姐,我在這兒!”

“剛剛可是妹妹在說話?”良九怕狗,一看見有兩隻話把狗正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嚇了一跳,“這,這兩隻狗怎麽在這兒?不是死了嗎!”

德十一怔,“九姐,你說什麽呢?”

“沒,我記錯了。你都布置好了嗎?不會被人發現吧?”良九心有餘悸地往四處看看,唯恐自己做這麽掉身份的事會被旁人看見。

“我敢打保票,東跨院向來沒人過來,僻靜的很。”德十一指良九身後的樹,“隻要從這棵樹爬到牆上去,後麵就是寧府外直通大街的小巷,九姐,你隻要出了巷子,一直往東走,城東第二棵老槐樹下的那家醫館就是柳公子的家。你隻管去,我幫你在這兒看著。”

良九一望身後的樹,兩人合抱那麽粗,樹冠參天,枝繁葉茂的。咽了口口水,“十妹妹,這也太高了,我,怕是不行。”

寧安也拉著良九,“是啊,十小姐,我家小姐身體不好,萬一出點什麽事,奴婢可擔待不起。”

德十白了一眼寧安,“九姐,是你想要見柳公子的,妹妹好心好意的想幫你,難不成還會害你不成!你這丫頭真是好沒規矩!”

寧安喏喏縮在良九身後,“是奴婢僭越了,請十小姐恕罪。”

“罷了,時間不多,九姐考慮清楚就趕緊走,萬一被哥哥發現了,想走可就走不了了。”良九看了看樹,心裏又一直惦念著柳公子,索性心一橫,就要往樹上爬。

“慢著!”一時之間,東跨院裏火光四起。領頭之人赫然就是寧善。

“兩位妹妹好雅興,不如帶著哥哥一個如何?”德十驚叫,“寧,寧善!”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