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79節

傅京不由多看了兩眼。傅甲會意,上前去問,“敢問這位公子,可是有事?”

看樣子是個小廝模樣的,見到傅甲,畢恭畢敬,“麻煩小哥兒給寧六爺遞句話,我家老爺邀請六爺過府一敘,有事相求。”

傅甲看了一眼傅京,“敢問貴老爺是哪家府上?”

那小廝回道,“我家老爺是城南的畢昇,今早跟六爺約好了見麵,卻不見六爺赴宴,便遣了小的來問問。”

傅京今早臨走時寧善還睡得沉,怕是睡過了頭,忘了吧?

“六爺興許是有事耽擱了,我這就找人去問一問。”這個時辰,寧善一般都呆在“群賢畢至”裏,傅甲便要立刻打發了門房去,那小廝卻是道了謝,“不必麻煩小哥兒,若是六爺在店中,小的自個兒過去便好。”

傅甲點頭應了。

“過去跟著看看。這個畢昇,我倒是在那張紙上見到過。”傅京也是知曉生意上那些心照不宣的規則,卻也總是怕寧善一個不留神被人抓住了把柄,所以時時刻刻耳提麵命,奈何寧善卻是這個耳朵進那個耳朵出,毫不在意的模樣讓傅京有些生氣。

作者有話要說:  中午居然要開月評會?我餓死了好嘛!

班主任,我要吃飯!

☆、第一百四十一章 虛與委蛇

傅甲跟著那個小廝一路尾隨,見那小廝到了“群賢畢至”,方才一個閃身,躲在暗處察看。

不大一會兒,寧善從中走了出來,臉色似不大好看。

“六爺和那個人沒說幾句話,便讓寧福備了馬車,往東郊去了。”傅甲回了傅府,緊趕慢趕的來給傅京回話。

東郊?傅京有些不解。不少名門富戶都喜歡給家裏的中公屯些地產、莊園的不動產,但大多數都是買西郊的地,那兒景色宜人,東郊多是一些農戶村舍,哪裏有備下宴席的地方?

在大理寺案子審多了,傅京就養成了什麽事都要揣摩一番的習慣。

“東郊那裏可有咱們安排的線人?”傅甲略一思量,“有,那出有戶農莊,裏麵的管事是咱們的線人。”

傅京趕忙寫了封信,遞了過去,“讓他四處打聽一下寧善的在東郊的行蹤,給我看住了。”傅甲點頭稱是。

——

寧善隨著那個小廝下了馬車,“六爺稍等,小的這就去支會我家老爺。”

做了個“請”的手勢,寧善與寧福便負手站在門外等候。

他們所在的地方,位於東郊一處農莊正門口。據說這家農莊主人姓畢,是個樂善好施的小富戶。人品上倒沒有多大問題,這次請他來,也不過是想求他關照一下京城的生意。順帶著,還想借著寧善這棵“大樹”攀上京中貴族們。

寧善倒是樂意做這“大樹或是橋梁。畢竟他從畢昇這裏得到了不少好處,僅是每年的紙張訂量,除了皇宮和各處衙門府台,也就數這個畢昇了。

畢昇一路小跑的出了農莊,肥碩的臉頰隨著奔跑而上下抖動。見到寧善,更是笑得見牙不見眼,“哎喲,我的好六爺,怎麽才來呀,讓老哥一通好等呀!”

寧善向來是個打蛇隨杆上的,立刻笑容滿麵,“讓畢老哥久等了,小弟手頭有些事處理,來晚了,給老哥賠個不是。”

“那一會兒可要多喝兩杯,老哥這裏可是有上好的梨花醉,保證你喝一次想兩次。”

二人談笑風生的往農莊裏麵走。

“怎樣,這處是我平日裏用來避暑的農莊。這東郊人人都說景致不如西郊,可是這裏可都是未經雕琢的璞玉,不似西郊全是假景兒,看多了就膩味得緊。那一片,才剛剛開始動工,稍加修飾,保管比西郊還漂亮!”畢昇指著一處尚在動工的地方,滿麵的春風得意。

寧善哪裏懂什麽園林鑒賞,西郊倒是有寧家一處莊園,但他常常在商行裏呆著,後來又進了傅府,就整日周旋與京城那些人傻錢多的土財主之間,根本沒有機會道西郊那出看看。

嘴上附和著畢昇,心裏暗暗歎息,想不到又是一個附庸風雅的。

寧善有些無奈,他見多了從貧窮小老百姓經商發了小財,搖身一變成了小富戶,這個時候他們就總是花了大量的銀子去買一些字畫或是枯燥乏味的書籍,還有的就是像畢昇這般的,假裝對品鑒很懂行的,以此來提高自己的身份地位。

何必呢!寧善暗地裏搖搖頭,跟著畢昇的腳步往裏麵走。

如今寧善受封皇商,不論是傅京還是寧謙,私下裏都明裏暗裏警告過多次,不許作妖不許興風作浪……所以寧善還是一如往昔的兢兢業業賺錢,一心一意做生意,唯恐叫旁人挑出個不是來。現在跟這個畢昇一比,自己還是太謹慎了。

在外頭,根本看不出這個農莊有任何異常,進去了才知道,原來這裏麵的屋舍才是真正值錢之處。地上的地磚據說是摻了金子的,一應用具盡數是銀器,就連平常晚上用的夜香壺都是金製的,看的寧善直咋舌。

這時,寧善就不由好生考慮,這棵“大樹”是做還是不做了。

“畢老哥,您這麽有錢,幹嘛還叫小弟來給您牽線?直接帶著銀子去找某個大人府上去不就好了?”寧善心中暗暗有了主意,卻仍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畢昇哈哈一樂,“不瞞六爺,哥哥想巴結的大人,正是六爺的兄長,寧相爺呀!”

“畢老哥那可真是找錯人了,想要攀上我四哥,您也該去找二哥做生意。小弟雖說封了皇商,到底是為傅府效力,真正撐著四哥的是寧家商行的東家,寧儉。”畢昇眼中顯出一絲狡黠,“放心,沒找錯,就是找六爺。您與傅大人的關係,老哥都懂的。這傅大人是相爺大人的人罷?那就沒有找錯!”

寧善皺眉,這是把主意打到傅京身上了?眼神一冷,寧善擺擺手,“這我與傅大人的關係,其實並未如老哥想的那般,不過就是京中的人們以訛傳訛罷了。這傅大人究竟是不是我四哥的人,我不知政事,並未留意。若是老哥沒有旁的事,小弟這今兒還得開門做生意,就不叨擾了。”

言罷,就要轉身離開。畢昇慌忙拉住寧善,“哎喲,六爺怎麽就急眼了呢?是不是老哪句話說錯了?瞧我,一高興嘴上就沒個把門的,六爺可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俗話說,“做人凡事留一線”,寧善也是時時刻刻秉記著。都是開門做生意的,把話說死了,以後不利於生意,當下臉色稍緩,“老哥說哪裏話,的確是小弟想起有事要去處理,這才失禮要走。”

畢昇將信將疑,“那不喝杯水酒再走?”

寧善笑道,“這頓酒就當小弟欠著老哥的,下次一定在登仙樓,小弟親自回請畢老哥。”

“好說好說。”

——

“六爺在東郊呆了一柱香的功夫,進去時臉色還好,出來時倒是像在發脾氣一般。小的趕去時恰逢六爺從農莊裏出來,他們談論何事,卻是無從知曉了。”傅京在東郊的線人,那個小管事畢恭畢敬道。

傅京點點頭,“嗯,還是辛苦你跑了一趟。下去領賞罷。”

小管事立刻歡欣鼓舞的出了門。

寧善又回了一趟“群賢畢至”,交代了一些事,才叫寧福回府。二人慢慢走在路上。

京中越來越繁華,尤其是商事漸多之後,更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可誰知道這副景象的背後,到底隱藏著多少苟且,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寧善想起畢昇那副嘴臉,不禁想到,與人虛與委蛇還真是心累啊!

作者有話要說:  午好~更新來了~

好困啊,聽課果然是催眠的好辦法!

☆、第一百四十二章 和樂

傅京暗地裏派人查明名單上的人,才一日功夫,比照著畢昇,就全被查了個底朝天。

“名單上的所有人盡數都是前些日子給六爺送禮,求六爺幫忙的。估摸著是六爺怕忘了,寫在紙上好記罷了。”傅甲收了線人的消息,趕緊就來回報。

事情沒有傅京想的那麽嚴重,這本是好事。傅京卻是皺起眉頭,“既然沒什麽事,那日他作何藏的那樣嚴實?”

“可能六爺不想讓您知道他收了人家的禮,您也知道,做生意嘛,誰不會從中賺些小頭,這種事情,一般不會被旁人知曉的。”傅京覺得說的在理,“這麽快就向著他說話了?你是誰的人?”

傅甲憨憨一笑,“小的也是為了大人著想。”

“吃裏扒外的東西!”笑罵了一句,傅京看著外頭的天兒,低沉的可怕,像是馬上就要下雨一般。“去看看他們倆回來沒有,帶兩把傘過去,別叫雨澆著。”

“哎,這就去!”

——

今日是趙安諾三日回門的日子,除了靈霄宮早早的灑掃一新,皇後張氏也吩咐了宮人多備些小點,禦膳房此時也是熱火朝天的備齊了一桌禦宴。

乾元殿那邊鳳慶去了坤安宮傳話,聖上今晚駕臨坤安宮,讓皇後張氏準備迎駕。

皇後麵無表情的應了,鳳慶卻是見怪不怪,“娘娘,若是沒有旁的事,奴才這就回去了。”

“鳳公公留步。”張氏叫住了鳳慶,使了個眼色給雲珠,雲珠立刻伶俐的從袖裏取出一個荷包,掂著沉甸甸的,壓手得很。

鳳慶不解,“娘娘,您這是……”

張氏摒退了眾人,“公公也知,本宮在後宮中無依無靠,除了依靠著聖上的垂憐勉強在這後宮中立足。父兄俱是不中用的,如今得了掌管東西十二宮的鳳印也是蒙著皇恩。隻恨本宮身子不爭氣,不能為聖上誕下一男半女,所以本宮就想著能否在皇族宗親裏過繼一個孩子。”

鳳慶笑道,“娘娘這事兒也該與聖上去說,奴才人微言輕的,如何到聖上麵前說這些話。”說罷就要罷荷包還回去。

張氏搖搖頭,“本宮說的這事兒還就公公能辦成。”

鳳慶自坤安宮回來,心神不寧的。他往常與皇後張氏並未有過太多交際。就算遇見,也就是平常的主子與奴才的問安罷了,卻從沒有像今日這般熱絡的。

小聲嘟囔了兩聲,鳳慶便要回乾元殿當值去。此時,鳳慶身後,有一道身影閃過。看方向,儼然是要出宮去。

寧謙與趙安諾進了宮,遞了令牌便要往乾元殿去。宮門處,一個小太監卻是引起了寧謙的注意。那小太監腰上係了一小截紅繩,右手上還握著一把折扇。

趙安諾顯然也看見了,“我記得靈霄宮我有遺落的東西,夫君能幫我拿回來嗎?”寧謙點點頭,“你說,我去幫你找找,就讓你多跟聖上說說話。”

守宮門的侍衛聽聞二人的對話,暗自感歎相爺與公主還真是夫妻恩愛。

見著寧謙下了馬車,那個小太監立刻往靈霄宮去。

趙安諾見著人走遠了,才吩咐道,“走罷。”

“皇後這一陣子不對勁得很,大人多加小心。”小太監說完就跑了。原來他是鳳慶的人,腰上一截紅繩,手中握一把折扇,便是鳳慶的聯絡暗號。

寧謙進了靈霄宮隨意取過一支簪子,便往乾元殿去。

皇後?寧謙邊走邊琢磨。趙安倫剛回京,便著人拉攏示好,如今算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嗎?

——

乾元殿內,趙安諾正與聖上說話。聖上問起的無非就是夫妻可還和睦,寧謙私下裏脾氣如何,寧府的人好不好相處等等,趙安諾盡數答了,還不忘誇了寧謙一通,是個知冷知熱的男人,這終身沒有托付錯雲雲。

聖上點點頭,頗為滿意。

恰巧,寧謙從靈霄宮取了簪子回來,聖上笑意吟吟道,“能看到你們小兩口和和樂樂的過日子,朕心甚慰呀!”

寧謙微微一笑,“臣還有許多不足之處,還要仗著聖上與公主多多指正。”

聖上大笑,“你呀你呀,想不到往日在朝上就愛袖著手不說話的寧謙,私下裏竟然是個妻管嚴?這話估摸著又是這丫頭教你的吧?”

寧謙往趙安諾處看去,趙安諾挑眉一笑,滿臉的春風得意。

“這事兒聖上知道自己在心裏樂樂就罷了,臣還要留點兒麵子在朝中做事呢!”寧謙無奈道。

聖上看到他們能在一起拌嘴,心裏著實高興,又想起自己後宮中卻沒有一個女子能這樣與自己相處,倒是生出一分淒涼來。

趙安諾從袖子裏取出一方小盒來,“頭前兒不知誰送禮送了個這麽一個稀罕物件兒,兒臣覺得好看,就做主拿來給聖上看看。”

鳳慶呈給聖上,一看居然是塊西洋表。

聖上對旁國的機巧物件十分感興趣,這麽一件便讓聖上愛不釋手,“果然是個好東西,這個,是看時辰的罷?”

寧謙便與聖上講了西洋表的計時方法與中原的不同,還教授了聖上西洋表的用法。聖上大讚,龍心一悅,又賞了一堆東西來。

皇後張氏得了消息,又是一陣心氣不平。

二人在乾元殿逗留了許久,聖上趁著天早,又與他們往坤安宮去,一同用膳。皇後張氏麵上大喜,張羅著趕緊擺宴,暗地裏卻是吩咐雲珠,撤了幾道菜,語氣卻是不善。

“先饒了這一次,總有法子下手。”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