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77節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入王帳 1

  “皇商”二字一出,滿座皆是驚詫不已。原本眾人隻道寧善是傅京的“家眷”,卻沒想到竟受聖上召見後,下了旨意封了“皇商”!

  “不得了,不得了。”眾人不禁紛紛感歎,卻有些人皺緊了眉頭,“這寧家的榮寵,未免太過了罷?”

  說話的,正是寧尚的嶽父,方夢嬌的父親,威武將軍方威。他身旁坐著的,是禦史台的齊禦史,“齊大人對這事怎麽看?”

  齊禦史擺擺手,“都說‘天意難測’。聖上如今要靠著寧家,自然是榮寵不衰,若是有一日,寧家沒了用處……”方威顯然也是想到了此處,“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噓,方將軍須得慎言。”二人默契的對飲一杯,轉頭去看旁處,一時無話。

  寧善與傅京二人回了座位,卻被告知,席位已經挪至前麵。寧善不由笑道,“這宮裏竟如此趨炎附勢,這才剛下旨,待遇便天上地下了。”

  傅京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樣,“這宮裏誰不是趨炎附勢,莫說是旁人,就說你兄長。你看著現在的風光與榮耀,殊不知剛剛入朝為官時,也是亦步亦趨的跟在前宰相身後,聽話的很。”

  “那你現在是不是也亦步亦趨的跟在四哥後麵?”寧善暗暗握著傅京的手指,“每次見你對我四哥倒是恭敬的很。”

  傅京邪魅一笑,“誰說的,不止你兄長,我明明對你也‘恭敬’的很!”

  ——

  熱熱鬧鬧的婚事已過,各處也都恢複了往日的平靜。

  一日,寧祥突然急匆匆的從府外回來,“四爺回來了嗎?”門房的小王被寧祥的樣子嚇了一跳,“沒……沒看到。”

  寧祥氣急敗壞的又離開了。正巧寧儉要出門去,見到寧祥匆忙離去的樣子,不由問道,“寧祥是怎麽了?”

  小王趕忙做了個揖,“二爺。剛剛祥哥兒急匆匆的問四爺回來沒有,看樣子是有急事找四爺罷?”

  “沒事了,你去忙。”寧儉擺擺手,麵上一絲狐疑。

  寧祥跑回公主府,門房也說沒有見到寧謙。寧祥眉頭皺成一個“川”字,“若是見到駙馬爺回來了,就趕緊請駙馬爺去書房。”

  門房趕緊應了。

  原來是寧祥得了消息,突厥那邊突然自己人打了起來,看樣子,像是部族之間起了矛盾。趙安錫率人馬也參與其中,不知是幫哪一頭的。

  納喇英衛托人給寧謙遞來了消息,請他秘密調人前來支援。寧祥得了消息,卻發現寧謙不知往何處去了,才有了剛剛四下裏尋找寧謙的舉動。

  寧儉心裏存了疑,暗地裏召來了寧全,讓他這段時間注意一下公主府的動靜。“可是要將公主府裏所有人都細細跟著?”

  “不,你隻管跟緊寧祥便可。”寧全領命而去。

  納喇英衛是在永安公主婚事前一月回了突厥,正好與無方等人一前一後回到王庭。姬鷹揚得知兒子終於回突厥,早早便算準了日子,趕到王庭迎接無方。

  這廂父子剛剛團聚,正要敘話,就見納喇英衛慢悠悠踱步而來,“好久不見鷹揚叔父,近來可安好?”

  姬鷹揚麵色頓變,“大王?”無方私下裏推演過納喇英衛的身份,被姬鷹揚叫出來,無方倒沒有什麽意外。英衛笑吟吟看著無方,“小師傅走的可是好生匆忙,我竟沒追上。”

  “隻因思念父親心切,若有失禮之處,還請大王多多包涵。”無方不喜納喇英衛,卻也是耐心回話。姬鷹揚見納喇英衛對無方的態度,像是十分熟稔,不由十分在意。

  納喇英衛擺擺手,“一直就覺得小師傅麵熟的很,還以為是合了眼緣。現在一見,原來小師傅竟與鷹揚叔父極為相似,恭喜叔父了,終於將兒子找了回來。”

  姬鷹揚點點頭,“大王舟車勞頓,就不打擾大王回王庭休息了。待日後,我定會帶著兒子,來給大王請安。”

  納喇英衛一臉溫和笑意,姬鷹揚卻是滿臉嚴肅。“不若明日,本王請叔父來王庭坐坐,也正好有些事想與叔父商議商議。”

  英喬自出了陽關,對納喇英衛的身份猜測幾乎可以說是呼之欲出,卻又不敢相信。直到真正入了王庭,才確信自己竟真的來到了突厥。

  “現下正是狩獵季節,王庭移到了這處草原上。若是時節一過,就得回上京去。”英喬被一名王庭侍女引著,往一處白帳行去,“這兒便是你日後居住的帳篷。”說罷就要離開。

  “哎,這位姐姐。”英喬拉住那名侍女,“可否問問,我來到這兒做些什麽?”

  那名侍女上下打量著英喬,用蹩腳的中原話回道,“這些你得去問教引嬤嬤,我隻管將你帶來。”

  “敢問教引嬤嬤又在何處?”那侍女一指外麵一處小帳篷,“那兒便是教引嬤嬤的住處,隻不過,她現在不在,你得去王帳附近找她。”

  英喬還想再問,那侍女便用突厥語說了句什麽,麵帶不耐。英喬隻好作罷,道了謝。

  第二日一早,英喬早早起了,剛出帳門,就見一位老婦人站在外麵。

  “英喬姑娘?”老婦人中原話比起昨日的侍女好了很多,英喬微微福身,“拜見教引嬤嬤。”她行的是中原的福身禮,教引嬤嬤盡管皺了眉,卻也沒說什麽,“隨我來吧。”

  “來了王庭,便是突厥女人。首先身上的衣裳就要換了,你這一身,日後定是穿不得了。”教引嬤嬤從櫃子裏取出一套衣裳,“大王並未特意吩咐你的位置,你便從最初做起。這一套是低品侍女的衣裳,換好之後就帶你去熟悉王庭內外。”

  英喬撫摸著手裏的衣服,有些百味雜陳。

  相比突厥的衣裳,中原衣裳更繁複,但行動起來就有諸多限製。突厥衣裳顏色相較中原的單一,卻是更加靈活輕便。英喬望著衣裳出神,這小臂都露在外麵,如何使的?

  英喬猶猶豫豫的換好衣裳,卻是十分不自在。

  別別扭扭出了帳門,教引嬤嬤點點頭,“走吧。”

  “中間那處便是王帳,日常除了灑掃,你還需要跟著她們清洗高品侍女乃至大妃的衣裳。”教引嬤嬤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條小河,“那邊是浣洗衣裳的地方,上遊才是打水的,以後要謹記著。”

  “大王每日在王帳內帳休息,你隻能在外帳活動,除非召見,不得入內。”英喬一一記下。

作者有話要說:  啦啦啦,更新來了~

今天考試去了,好心塞……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入王帳 2

  英喬隨著教引嬤嬤入了王帳,入目之處滿是被金子裝飾的物品,看起來華貴非常。

  “這就是你以後要值守的地方,這是福桑姑姑,以後你便跟著她做事。”教引嬤嬤引著英喬往裏麵走,就見一位長相及其俊秀女人正守在一處茶爐後,手執蒲扇。

  “請福桑姑姑安。”福桑抬眼望去,“這就是大王這次帶回來的中原女奴?把頭抬起來我看看。”

  這福桑姑姑語氣不善,隻怕日後是個不好相與的。英喬暗暗的想,一麵有些緊張的抬起頭來。

  “長相倒是過得去,就是不知道手腳是不是麻利。這茶就要煮開了,你倒一杯我瞧瞧。”英喬小心翼翼接過福桑手裏的手巾。英喬自小便學過這端茶倒水的禮儀,自是熟稔得很。可這畢竟是在突厥,而非中原。

  還未將茶壺從茶爐上移開,英喬就先取了茶杯來,福桑便皺了眉,“錯了。這是在王帳,一茶一飲皆是呈給大王的,又豈能用手碰觸?”

  英喬從懷裏拿出絹帕,裹著茶杯,將茶水倒入。福桑點點頭,“倒是個可堪培養的。”

  教引姑嬤嬤笑道,“好了,這人我領來了,以後就交給你了。”

  福桑點點頭,教引嬤嬤將英喬留下,先行離開。人剛走,就從後麵進來一個侍女,對著福桑行禮,“姑姑找我?”

  “昨日從外頭運來的茶葉可全都入庫了?”侍女回道,“入庫了,按照姑姑之前說的方法保存,保證不損一點兒味。”這侍女答話應對流暢大方,英喬都一一記在心裏。“一會兒大王要茶的時候,記得溫好再端過去。”

  侍女恭敬道,“是。”

  福桑回過頭,“想來教引嬤嬤也給你說了。你剛入王帳,這沏茶倒水的活計斷然不會就交給你做,倒是不少侍茶侍女缺一個洗衣,你便從那個做起。青珠,你去問一問,誰帳篷裏有髒衣裳的,全交給她來做。”

  叫青珠的侍女低低應了,“姑娘,請隨我來。”她的聲音低低柔柔的,讓人聽了十分舒服。想是在這王帳裏,每日麵對著大王或是高品的姑姑,想要高聲說話都是不行。英喬感受到,每個人說話都是壓低了聲音,好似在說悄悄話似的。

  英喬跟在青珠身後,出了王帳。

  ——

  英衛剛收了筆墨,就有侍女進來通傳,“大王,岩虎族族長到了。”

  守門的侍女掀開帳門,就見姬鷹揚並姬無方入了王帳。

  “剛剛還要著人去問叔父何時過來,正好,叔父快坐。”英衛看到無方,“小世子,又見麵了。”

  無方自打與姬鷹揚相認,便被教導“不許與納剌英衛過分親近”。無方有些無奈,他與那個突厥大王真的不熟啊。

  “拜見大王。”無方別別扭扭的行了個突厥禮,英衛擺擺手,“現在沒有旁人,小世子不必客氣。”

  姬鷹揚犀利的眼神向無方看來,示意他不可造次。

  “以前,是不知大王身份,如今知道了,卻是再不敢任性妄為了。”無方循著昨晚姬鷹揚教的話語,盡數推辭了英衛的好意。

  英衛自然是眼神毒辣,一眼看出無方這話定是有人教導,“叔父真是教子有方。”

  姬鷹揚微微一笑,“大王過獎。我這兒子久居在外,實則不堪教化愚鈍得很。”口中說著愚鈍,麵上卻是滿是驕傲神色。

  寒暄半日,總是要轉到正題上來。英衛抿了口茶,“父王薨逝時,曾留下過教導,演說侄兒一旦遇到無法化解的難題,隻管求教姬叔父。還言說叔父博學多才,胸中溝壑非父王能及。眼下侄兒就有一題,時時不得解。還要請叔父為侄兒答疑解惑。”

  姬鷹揚沒有接話,英衛也不甚為意。

  “自木熊族的東方叔父離世,突厥上下越發離心。達罕爾叔父也在一旁常常與侄兒為難,這大王的寶座著實讓侄兒坐的艱難。侄兒也是心中鬱結難紓,要不是無法,也萬不敢麻煩叔父的。”英衛一番話說的委實可憐,無方倒是在心中推演了一番,這突厥大王似乎是憋著什麽壞呀!

  姬鷹揚就算沒有無方的推演之術,也曉得英衛定是又要搞些大事出來。距離上次英衛召他在王帳見麵,正是英衛上位稱王之時。

  “大王吩咐,屬下莫敢不從。”姬鷹揚暗想,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年輕的大王倒是比之父王,又有何不同。

  英衛點點頭,“達罕爾在南境集結練兵,竟直指東方之地為假想敵軍出沒之地。要知道,本王這王帳正處南境東方。本王自然是願意相信達罕爾無造反之心,但本王卻是不得不防這旁人的胡亂猜疑。若是叔父願集結闔族兵馬,襄助侄兒前去一探南境。”

  姬鷹揚暗暗心驚,這是公然要向金狐族宣戰了?

  “侄兒知道叔父不便立即應承,須得回族去和族人商議,但侄兒保證,借叔父的兵馬,隻為護衛之用,決不損傷一人一馬。”英衛看出姬鷹揚是不願出頭的那個,“對了,本王在中原與小世子結識,一見如故,恰巧小世子還是頭一次踏上我突厥的土地,倒不如與本王一同前去南境瞧瞧?那裏可是富庶的很,跟中原的京城比起來,也是不遑多讓的。”

  無方有些頭疼,這人怎麽就盯著我不放了呢?無方暗想。

  “大王,屬下剛剛回家,母親也是重病在身,屬下如今不宜遠行,隻能侍奉在母親榻側。”無方借母親為借口,拒絕與英衛有過多牽扯。

  英衛笑意不減,“本王聽聞小世子通曉推演之術,不若本王便封小世子為右騎仆射將軍,助本王此番下南境。”

  “……”居然直接下令封官!這下,真是想拒絕都沒借口了。無偷眼去看姬鷹揚,臉色極差。

  這不就是變相的脅迫加挾持人質嘛!

  英衛端起茶杯,杯中尚有餘溫。隻要爭取到岩虎族的支持,剩的部族便不足為懼。微微抿了一口茶水,英衛唇角微揚。

  有小世子在手中做質子,姬鷹揚就隻能聽命於他。是龍,就得盤著;是虎,就得臥著。不然這王位又該如何坐得安穩。

作者有話要說:  更新啦!終於忙完了能安心碼字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入王帳 3

  英喬捶了捶酸軟的臂膀,慢悠悠往帳篷走去。剛打開帳門,赫然看見一人正坐在她的床邊。

  “你是誰?”那人問道,“是你的行李吧?這是我的床。”她指了指地上的一個小包袱。

  英喬念在自己是新人,不便與這些人使性子,幹脆選擇了忍氣吞聲。

  “姐姐,妹妹是新來的侍女,被教引嬤嬤安排在這間帳子裏。”那人挑眉,“我好歹品階比你高,這床是我的。至於你嘛,櫃子裏還有一套寢具,你打地鋪。”

  英喬見那床是兩張並在一處的,那人寧願讓她打地鋪也不願分一張給她,著實可惡。本不予理會的英喬此時也是一肚子的窩火。

  恨恨將寢具從櫃子裏取出,鋪好,英喬躺在那裏直直望著帳頂發呆。原本打定主意絕不會理會這個蠻不講理的女人,英喬翻了個身,背對著那人。誰知那人卻上來與英喬搭話,“哎,新來的,你叫什麽?是桑部的還是珠部?”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有味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