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76節

貼身宮人上前,“公主若是累了,在略略靠一靠罷。”將一對兒迎枕墊在趙安諾身後,“好歹迎親在傍晚,還能用些吃食。隻是這樣等著,太熬人了。”

趙安諾頭上的鳳冠足足有十多斤重,壓著她的脖頸子疼,腰更是苦不堪言。隻能倚著美人榻算是歇息。

宮人又給她理了理身上的吉服,一時無話。

寧祖新久不入宮,倒不見得對皇宮有所生疏。再加之前麵又有鳳慶引路,乾元殿的殿門眼見著就在麵前。

“老太爺,聖上單單召了您,奴才就不過去了。”鳳慶差了人進去通報,又客氣的與寧祖新寒暄一番,退到了一旁去。寧祖新穿久了僧袍,乍一換回常服,倒有些不適應。理了理身上的衣裳,聽見殿內傳來一聲沉穩的“進來”,心中不禁感歎,果然都老了。

聖上正與皇後張氏說話,見寧祖新進來,皇後張氏盈盈起身,“寧大人當真是稀客!”寧祖新端端正正行了大禮,“微臣拜見聖上,皇後娘娘。”

“快免禮。”聖上麵帶笑意,“給寧大人看座。”皇後張氏福了福身,“聖上若是沒有旁的吩咐,臣妾就按先前說好的去著人準備?”

“難得是小十四出嫁,宮中嫁女也如尋常人家,都說‘可憐父母心’,再添些東西,算是全了咱們做父母的心意。”聖上說的真摯,皇後張氏卻是聽在耳中,麵上含笑應了,心裏卻極不是滋味。

都說女憑母貴,趙安諾的母妃犯了大錯賜了死罪,原本也該遷入信宮中才對。奈何聖上對她不厭反喜,大有聖寵隆重的意味。到底,她哪裏就合了聖上的眼緣,讓聖上如此看重?

皇後張氏出了乾元殿。對,是寧家。要不是寧謙喜歡著個趙安諾,聖上為了籠絡住寧家,肯定是要用趙安諾來做籌碼的。“都是寧謙!不管是趙安倫還是趙安諾,盡數跟本宮作對!”

當初,皇後張氏念在無所出,想要拉攏趙安倫,好過繼到自己名下,倚著這棵大樹日後好入主西極宮去。誰知,雲珠回來卻說趙安倫粗鄙不堪,難當大任。猶豫之下,便失了拉攏的最好時機,倒是教寧家將寧淑德送到了趙安倫的府裏,坐實了兩家的連係。

在後宮,她又見趙安諾礙了眼,不過是使了些小絆子,便有寧家的人左右護著,倒教人動彈不得。這才不過是幾日,便都急著將人娶回去。

“好好好,寧謙倒是本事大得很,哪裏都能插上一手。”張氏一口氣說了三個“好”字,麵目有些詭異,“天下什麽好事都讓你一人占了,世上哪裏有這麽好的事!”

雲珠從坤安宮出來,就見皇後娘娘正站在宮門前,麵帶怒意。

“娘娘,這是怎麽了?”雲珠匆忙上前,福身行禮,“剛剛靈霄宮的宮人來問,儀程中是否還有金玉頭麵,奴婢剛剛去內務府問過了,前些日子尚珍局剛剛趕製出來的點翠頭麵如今還在內務府放著,若是娘娘看過了,就能放在儀程當中。”

皇後張氏半晌沒出聲,倒讓雲珠有些忐忑。張氏恨恨握了握拳,心中的怒意稍減,若不是顧忌著現在在宮外,來來往往的宮人如雲,她定是要大發脾氣的。

“去給內務府的黃總管說,就說那套頭麵本宮也不用過目了,直接就讓他們添在儀程中。本宮記得尚珍局還在製一隻血玉鐲子,若是製好了,也一並送過去,不用來報了。”

雲珠喏喏應了聲“是”。

作者有話要說:  啦啦啦,更新奉上~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迎親

寧祖新從乾元殿中呆了很長時間,外人雖不知聖上都與其說了什麽,但都知道,如今的寧家出了一位王妃,還有一位駙馬,外人再是想打寧家的主意,怕是也難了。

因著這層關係,永安公主的婚事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就連突厥王庭便早早遣使送上了一份大禮。中原與突厥連年戰事不休,雖是近鄰,卻也是敵人,關係疏遠。但好在突厥現今與中原尚在休戰時期,必要的外交連係卻還是要做足麵子。其餘的番邦小國眼看著就連中原的死對頭都送上了厚禮,不甘示弱有之,攀關係亦有之。紛紛送禮的送禮,遣使來賀的遣使來賀。唯恐落在了後麵,沒有給中原留下一個好的印象。一時之間,紛紛攘攘,好不熱鬧。

寧謙這邊還在等吉時。堂中的家宴已聚集了眾多朝中官員以及名門富戶。趙安倫坐在主桌上,寧謙位於趙安倫下首作主陪,後麵便依次是方將軍、傅京、寧尚、白起與蘇莫。因著眾人知曉寧善是聖上特意下了旨要求進宮的,一番推讓之後也坐在了主桌上。

女客這邊不宜見外男,便吩咐了人另起院子,安排了桌椅。老夫人慕容氏輩分最高,坐主位,德十有誥命在身坐在了下首,依次往下又是方夢嬌、柳翩翩、雅七賢八並良九等。

兩邊皆是推杯換盞,言笑晏晏。而公主府這邊,卻是寧儉帶著寧慶寧全二人在不住清點宮中送來的物件。多是公主的嫁妝,還有不少是各個宮裏,或是來隨份的賀禮。再加上還有外邦來賀的賀禮,聖上也是悉數教人抬來了公主府。很快,庫房裏便堆積如山,僅憑他們三人,卻是辦不到了。

寧儉考慮再三,從寧家商行支了一名掌櫃過來,寧善也將傅府的賬房還有“群賢畢至”的金掌櫃一同指了過來。

六人忙活了大半天,才堪堪製了份禮單出來。

一看之下,眾人紛紛咋舌。聖上這是將整個國庫都搬過來了罷?寧儉略略翻了翻,“現在入了庫房的已經登記造冊,屆時教公主身邊的管事再來清點一番。怕是今晚迎親回來,公主身邊還會帶不少儀程,你們還是再辛苦辛苦。寧慶寧全,你們二人去到登仙樓訂一桌酒菜回來,今晚咱們就在公主府裏用飯。”

這六人中,除了金掌櫃,其餘的皆是見過大陣仗的。倒是金掌櫃微微有些緊張,“原本以為六爺府上就夠我稱道一輩子了,想不到我老金還能再公主府裏走上一遭。回去若是給我婆娘講了,她保準不信!”

傅府的賬房先生是一直跟著傅京的,之前因著寧善的緣故,也是見過這個金掌櫃。賬房先生笑道,“金掌櫃何不今晚多喝一杯,回去打個酒嗝告訴大嫂,這就是公主府上的酒味,保管大嫂就信了。”

眾人皆是笑意吟吟。

——

“王妃娘娘,王爺遣人來問您這邊可有用好,若是成了,相爺那邊該去迎親了。”有小丫頭進來回話,德十與柳翩翩等人忙站了起來,“去回王爺,就說都好了,這便過去。”

德十要隨著趙安倫入宮去參加宮宴,這便要走。眾人又是紛紛上來敘話,半晌才出了院子,往堂上過去。

欽天監並禮部備好了儀仗,在靈霄宮外悄然候立。

天稍一擦黑,便見寧府的花轎出了正門,往宮內抬去,寧謙一身吉服,端坐在高頭大馬上,格外英俊。原本此時宮門處該到了下鑰的時辰,此時宮門上掛著兩盞紅燈籠,看這格外喜慶。

亥時末,寧府一行人入了宮,先去靈霄宮迎親,待將公主送往寧府拜堂後,聽旨宣召的人再回宮入宮宴。

趙安諾等了一日,早已疲累不堪。聽著宮外有宮人來報花轎到了,眾人紛紛鬆了口氣。

入花轎,卻是要去乾元殿和坤安宮先拜別聖上皇後。聖上體念趙安諾辛苦,將皇後傳召到乾元殿,一同受了這禮,之後便由著寧謙將趙安諾抬回了寧府。

此時的趙安諾也如嬌羞的女兒一般,羞怯怯將手遞到寧謙手中,由丈夫牽著,入了寧府的正門。

眾人皆被趙安諾喜服上的龍鳳吸引了去,描金點翠,好不貴氣。就連胸前的盤扣,都是用了整整六顆的東珠,光彩熠熠,引人注目。

柳翩翩與方夢嬌等人紛紛讚歎,“不愧是宮裏的尚珍局,瞧著那東珠可是比博古軒的東珠好看多了!”

雅七笑道,“二嫂懂什麽,博古軒的東珠可不能跟進貢的東珠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賢八與良九卻是看著喜服上的繡法,低聲道,“這一件怕是出自尚衣局的鍾嬤嬤之手罷?瞧著繡法,像是江南那邊的蜀繡。不對,龍眼鳳翅看著用的是挑針,倒又不是蜀繡了。”

良九又仔細瞧了瞧,“姐姐難道不知,這一件喜服可是整個尚衣局花費了整整一年的時間繡成。每一處都是由熟練的繡女親自操刀,怕是一隻龍鳳就要經四五人的手。蜀繡湘繡粵繡等等都不盡然呢!”

二人瞧了半晌,意猶未盡。“你們若是想看,待到這喜事過了,親自去公主府借著一觀便是。”寧善伸出頭來,“人家都是看新娘子拜天地,你們倒是在這兒看人家的衣裳!”

“六哥,”賢八笑道,“今晚你可是出盡了風頭,誰不知道,你可是聖上指名進宮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日後要封官進爵呢!”

寧善理了理身上的衣裳,“若是聖上想封我做大官,我自然是樂意的很。再賞我幾錠金錠子,給我封個皇商,那便更是好事成雙!”

“六哥旁的不見長,這吹牛的功夫倒是見長。”良九掩嘴偷笑,“就算聖上想封你做大官,就你這大字不識的,哪個衙門敢收留你。”

傅京一直站在一旁,笑而不語。

“誰說我大字不識,好歹現在記賬的功夫都是我來做,我還會寫詩呢!”

作者有話要說:  更新奉上~晚安,祝好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封皇商

喜燭搖曳,映著新房中的大紅“喜”字格外好看。

趙安諾與寧謙拜過了堂,喜婆在他們二人手裏塞了一條紅綢,“新郎君引著新娘進新房!”眾人皆是紛紛道喜。趙安諾蓋著鴛鴦繡帕,除了腳下,什麽都看不真切。緊緊握著手裏的紅綢,一步一步都走的十分謹慎,唯恐丟了醜,引來笑話。

這時,忽然有雙溫暖幹燥的大手覆住她的手,“別怕,我牽著呢,摔不了你。”聲音來源自寧謙,語調微微上揚,聽得出,他十分高興。

喜婆拿著紅棗子,龍眼等喜果子往外扔,引來不少孩子的哄搶。

趙安諾這時倒像是聽不見旁的聲音似的,唯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還有感受到寧謙手掌的溫度。剛剛還覺得溫暖,此時竟有些燙的灼人。怕是她現在的臉頰,也微微發燙罷?

“恭喜四哥!”趙安諾仔細聽著,想是寧家那幾位弟媳、小姑或是小叔等人,聽聞聲音中的喜意,趙安諾此時唇角微挑。

礙著新娘子身份尊貴,原本“鬧洞房”的俗禮盡數被禮部劃了去,趙安諾進了洞房就隻管安心坐著,等著寧謙從宮宴中回來,揭蓋頭,飲合巹才算是全了夫妻禮數。

寧謙扶著趙安諾在床邊坐下,“若是累了,就叫丫頭給你捶捶腰,餓了外間桌子上有一盒桃花酪,我可能回來的晚,能睡一會就睡一會。明天還要進宮謝恩,有的忙呢。”

想了半晌,寧謙低聲加了一句,“娘子。”

趙安諾笑意越發大了,“嗯,早去早回。”半晌,她也加了一句,“夫君。”

寧謙的大手在她的肩上拍了拍,想是低聲笑了。

“進去守著公主罷。”趙安諾身邊的宮人低聲應了聲“是”。

——

寧善還是頭一次進宮,雖然牢記著傅京講的“不能亂看,不能亂說”的告誡,卻也是沒忍住心頭的好奇,偷偷看著這個集皇家氣象之大成的皇宮。

紅牆黃瓦,每一處都是氣度非凡。寧善像個頭一次進城的鄉巴佬,心底裏暗自感歎。怨不得人人都說想做皇帝,瞧這奢華的氣派,給多少錢都不換的!

傅京瞧著寧善好奇,也不忍心打斷他,便也由著他去了。還未進宮門,便由內侍引著,往澗水亭上去。

“還沒瞧夠?都看了一路了!”眾人在澗水亭上坐定,傅京悄聲笑道。

寧善扯了扯傅京的衣袖,“誰都說寧家最有錢,依我看,最有錢的還是聖上呀!”

傅京湊近寧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算寧家再有錢,若是聖上發了話,那也是聖上的。你說誰最有錢?”

寧善挪了挪身子,有些不滿,“那當然是聖上,誰又敢抗旨不遵。”

“噓,聖上過來了。”傅京等人站了起來,就停內侍來報“聖上駕到”。眾人紛紛跪地行禮,寧善隨著眾人,一舉一動倒還像模像樣。

“罷了,今日是個大喜的日子,那些虛禮都免了。”聖上在主位上坐下,身旁還伴著皇後張氏。

君臣同樂的景象,在朝為官的倒是司空見慣。若是寧善這般頭一次進宮的,就不免有些謹小慎微。傅京揮手召了宮人前來,在寧善的麵前斟了杯酒,“沒人拘著你,不用緊張。”

還沒鬆口氣,就有宮人來傳,“敢問可是寧家六公子?聖上傳您和傅大人呐!”

寧善又是一口氣提了上來。

二人在澗水亭內跪了,“微臣(草民)拜見聖上。”聖上低頭打量寧善,皇後張氏在一旁掩嘴偷笑,“聖上這個寧六公子果然是生得一副好相貌。”

聖上點點頭,“起來罷,皇後說的不錯,是生的不錯。來人看座。”

澗水亭內就隻坐了聖上與皇後二人,旁人都是在亭子外設座,如今眾人都隔得遠,聽不分明亭內的話語。

“前些日子朕身邊的人還跟朕提過六公子,這竹麻紙的確是做的好啊!”寧善略一思量,就記起金掌櫃曾提起過,宮裏有位貴人訂了他們這裏的竹麻紙,想不到竟是乾元殿的貴人。的確是貴人,貴不可言。

“草民也是見旁處的紙張均是造價昂貴,也隻有富貴人家才能大批購買,用作書寫。草民和鋪子裏的夥計就思慮著,有沒有什麽法子能降低紙張的耗材,製出既便宜又耐用的紙張來。想不到鋪子裏的匠人日夜琢磨,還真是教他們製了出來。”寧善從剛剛的緊張,如今倒是漸漸放開來。

聖上似是十分讚同寧善的話,“朕也考慮過,為何天下如此之大,能學得一身本事沽於帝王家的卻是少之又少。六公子這一席話,倒是提醒了朕。讀書的代價太大,難免阻擋了那些能學成有才的寒門學子。若是讀書代價降低,自然是人人爭相學習,有朝一日靠著科舉來實現心中抱負。”

傅京一直沉默不語,現在這樣能與聖上對答如流的寧善,倒是他從沒見過的。如此一見,心中的驕傲,並不啻於旁人對他的誇讚。

“聖上英明。草民能否鬥膽求聖上一道恩旨?”寧善借著現在的膽量,倒教傅京吃了一驚,“寧善,別亂來。”

寧善朝他一笑,“放心,有分寸。”聖上撫須一笑,“大膽說,朕說不定就允了。”

傅京擔憂的望向寧善,寧善粲然一笑,“聖上,草民有預感,這竹麻紙一旦流出市麵,定然會引來各家的哄搶。草民鋪子小,每日頂多能製出千張左右,若是有投機者,低價從草民手裏買來紙張,轉手高價售出,依舊會讓不少寒門學子望而卻步。所以草民鬥膽請聖上下旨,公開竹麻紙的造法,全國通行此法。如此一來,既能控製市價,又能讓各地的學子都能感受到好處。屆時,人人有學識,聖上便可網羅到全天下的人才。”

聖上不禁拍案而起,“好呀!果然是寧府出來的孩子,識大體,能心係天下。”傅京鬆了口氣,嗔怪地看了寧善一眼,寧善回了他一張笑臉。這些話都是昨晚傅京教他的,隻不過傅京卻沒想到寧善能真的把這些話在聖上麵前說出來,也沒想到,平日裏看著財迷的寧善,竟還能有這樣的覺悟。

“鳳慶,即刻著人擬旨,將六公子剛才所說悉數寫上。還有,另擬一道旨,寧家六子寧善封皇商,日後乾元殿的紙張均由‘群賢畢至’進貢。”

寧善一喜。這不正是他想要的結果嘛!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昨晚看《龍珠傳奇》看到好晚,今天根本爬不起來上課……

現在是頂著困到睜不開的腫泡眼碼字……終於可以睡覺了~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駙馬請克製她這般好顏色帝後私房事記深宮女神探醉春光陛下見我多嫵媚農女為後後妃保命準則夫人的前夫回來了督主的寵妻之道日常翻牆的小侯爺太傅套路有點深夫君人設崩了王妃要嬌寵胭脂奸臣之子縣夫人探案手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