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75節

  “我沒來的日子,可有什麽大事?”寧善大致翻了翻賬本,倒是有一筆極大的收支,不禁問道。

  金掌櫃想了想,“有,前兩日不光是禦史台的續訂了咱家的紙,還有一個說是宮中的鳳公公還來了一趟,也想訂咱的紙。”

  寧善自認沒什麽本事能識得宮中的貴人,那就一定是傅京的人脈。寧善心中有些百感交集。“群賢畢至”雖是寧善一手開起來的鋪子,可不論是客源還是旁處的需要打點的一切,全是靠傅京的麵子撐起來的。

  其實,細算算,除了禦史台每月從他們這兒定期費些銀兩,其餘的皆是散客。不過是看著他們鋪子中的裝飾新奇些,才樂意花銀子進來看看。

  寧善雖不識得什麽鳳公公,卻也曉得這位在宮中也是有些地位的,莫不是某個宮裏的娘娘身邊的總管太監罷?

  待到寧善回府後與傅京說起時,傅京淡淡應了聲“嗯”。他沒說這個鳳公公是聖上身邊的總管太監,也沒告訴他,這紙是送到乾元殿去。主要是怕告訴了他,他得整日誠惶誠恐著,連覺都睡不好。

  傅京在用過“竹麻紙”之後,十分喜歡。連說要“群賢畢至”現在做出來的所有都包了,悉數送到大理寺去。寧善像變戲法似的,拿出一遝來。看傅京難得露出的神色,笑意吟吟。

  “為何這紙與旁處的不同,十分輕薄,竟比宮製的還要光滑幾分?”傅京試著提筆幾字,竟十分吃墨,連連驚歎不已。

  寧善笑道,“我也不知,據金林說,宮中的樣式盡是拿些名貴的料子來製。價錢的貴了,卻是平常老百姓用不起的。他四處搜羅了不少破麻片,還加了竹片,製出來的紙漿比旁處的細膩不少,做出來的紙,自然光滑輕薄。”

  傅京點點頭,“倒是新奇。若是放在‘群賢畢至’裏售賣,怕是各個府裏要搶瘋了。”

  “不急,我已經讓金林多置些存著,屆時咱們府裏留一些,再送一些去寧府,你相熟的同僚們在送上一些。餘下的,再行售賣。每月限定售賣數量,長此以往,咱們可就賺的盆滿缽滿!”

  傅京忙道,“不可。如此一來,必定成了‘洛陽紙貴’,人人哄抬紙價,可就違背了初衷。”

  寧善不好意思笑笑,“這倒是,差點兒就忘了。”

  “你呀,財迷!”

  ——

  鳳慶拿到了從“群賢畢至”預定的紙,緊趕慢趕的往乾元殿送去。

  聖上拿著紙翻來覆去摩挲,“的確比宮製的要好。你說是從何處買來的?”

  鳳慶忙上前,“回聖上,是從宮外一處叫‘群賢畢至’的鋪子裏訂來的。前些日子,奴才偶然見禦史台的大人們用的紙張很是新奇,便冒昧問了一句。沒成想,竟發現比宮製的還好,便自作主張,送來與聖上一試。”

  聖上倒像是十分滿意,“既比宮製還要好,怕是造價不低罷?”

  “奴才買來這麽些,統共還沒有一兩銀子。”聖上看看手邊厚厚一遝紙,不禁驚奇,“竟會如此賤價?可是其中有何玄機?”

  鳳慶笑道,“一開始奴才也這麽想,結果‘群賢畢至’的東家帶奴才一觀作坊,便知了緣由。”

  聖上被勾起了興趣,“你快細細道來!”

  “是,”鳳慶作了一揖,“原以為這紙定是拿天材地寶才能製得這樣輕便。結果奴才往那個作坊一站,周圍滿是破麻片,還有不少漚爛的樹皮等物。倒也奇了,製出的紙漿竟十分細膩。奴才再去曬紙的地方去看,白花花的一片滿是製成的紙張,隨手一揭就是聖上如今手中拿著的紙。奴才還誇那個東家,真是化腐朽為神奇。東家還謙虛的說,是他家的匠人出的主意,他也沒想到竟會有如此好的紙。”

  聖上點點頭,“這樣好的紙,如此低的價,倒是給不少寒門學子行了方便。”

  “聖上真是明鑒,那位東家也是這樣的想法呢!”

  鳳慶以手掩嘴,低低笑道。

  “你如此一說,朕倒是對那個東家十分好奇。”聖上將紙放在一旁,“那位東家是何人?”

  “回聖上,那東家不是旁人,正是相爺大人的小弟,寧家的六爺。坊間還說,這個六爺,是大理寺卿傅大人的男妻呢!”

作者有話要說:  早更,出去一趟~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宮宴

  聖上平日裏忙於國事,聽鳳慶一提起宮外的坊間傳聞,倒是十分有興味。

  “男妻?傅京這人平日裏看起來不聲不響的樣子,想不到竟有這樣的愛好?”鳳慶笑道,“聖上有所不知,這個傅大人除了府中的這位寧家小郎,倒還真沒有過旁的。奴才聽說,傅大人若是去赴宴會,旁的大人身邊必是跟著一位陪酒的花娘。唯有咱們傅大人,自斟自飲,不近女色。”

  “這倒是朕頭一次聽聞。若是可能,還真想見一見這個寧家小郎,該是怎樣傾城的顏色,讓傅京這般一心一意。”

  鳳慶去“群賢畢至”下訂的時候,恰逢寧善正與傅京鬧矛盾,呆在府中禁足的時候,自是沒能見上一麵。聖上如此一說,鳳慶也是十分好奇,“可惜奴才也沒見著,著實遺憾。”

  “這倒無妨,待到寧謙與小十四大婚辦宮宴時,召進宮見一見就是。”聖上難得起了一探究竟的心思,鳳慶順著聖上的意思道,“聖上此法甚妙。”

  ——

  九月初三,宜嫁娶,百事皆宜。

  寧府從初二夜裏就開始忙活。嫁妝早早就從宮裏抬去了寧府,寧祥將禮單小心翼翼鎖進暗櫃裏,隻等明日將公主迎進府,他們好去核對嫁妝。

  寧謙從耳房沐浴出來,見寧祥還在房中一一檢查,“還不回去休息,都忙了一天了。”

  “小的不放心,下頭的人都毛手毛腳的,再有磕了碰了或是遺漏的,回頭再忙亂。”寧謙點點頭,“老太爺那裏可有安排好?”

  寧祥忙道,“今兒一早就吩咐人去請了,前兩日就將院子備好,這會子估摸著老太爺已經歇下了。”

  說罷,寧祥找了一條幹淨的手巾,站在寧謙身後給他絞頭發。剛剛洗完的長發還帶著濕氣,將寧謙背後的褻衣都打濕,貼在後背上。

  “隻盼著公主是個曉事理的,往後爺也能鬆快些。”寧祥平日裏不愛說話,隻默默在寧謙身後跟著,可寧謙的心,也隻有他最懂。

  寧謙微微一笑,“你今夜倒是反常的很,這話也不像是你說的。”

  “小的也是想著爺終於有人陪著,有感而發。這話也真不是小的說的,今兒去請老夫人的時候,老夫人說的。”

  書案上的蠟燭“劈啪”一響,寧謙與寧祥紛紛轉頭去看。人都說“燭花爆,喜事來”,“連燭火都知明日是個好日子。”寧祥笑道。

  “得了,趁早歇息去,明日又要忙活一天不得安生。記得囑咐下頭的人,明天都打起精神來。進宮的人可都安置妥當了?”

  “爺放心,明兒一早小的再檢點一遍,保管不出岔子。”

  “去罷。”

  “是。”

  寧謙又將頭發絞了一遍,約莫著幹了。想了半晌,才將後背濕了的褻衣換下來,重拿了一身褻衣換上。

  相較於寧謙這邊的安穩,趙安諾卻是不得安生。

  按照宮中慣例,公主出嫁前一夜,一定要有老嬤嬤跟著教導禮儀,出嫁時,也要跟著老嬤嬤在身旁陪嫁。皇後張氏曉得聖上最在意這個永安公主,特意挑選了四五位資曆深的老嬤嬤留給趙安諾陪嫁。聖上得知,倍感欣慰,大加讚賞皇後張氏溫柔恭順。順帶著初一初二這兩夜都是在坤安宮留宿。

  趙安諾強撐著睡意,擺擺手,讓老嬤嬤們都回去。宮人扶著趙安諾,心疼道,“公主,卯時就要起身上妝,咱們還是趕緊歇下罷!”

  宮人給趙安諾披了件罩衣,趙安諾讓人將一頭的釵環全卸了,“本宮前日給你們說的東西,可都備下了?”

  “回公主,奴婢一得了吩咐就趕緊叫人去置辦,保證明日不出差錯。”宮人恭聲道。

  趙安諾喚人來端了洗臉水,“左右歇不了幾個時辰。剛一躺下就得起來更難受。”

  “若是公主一夜未睡,明日又怎能有精神做個漂亮的新娘子?您也得存了體力,明日可是艱難呢!”宮人忍不住勸導,“一整日的儀程,連個喘口氣用膳的功夫都沒有。若是公主不歇息足了,這堂可沒力氣拜。”

  好說歹說,算是讓趙安諾睡下。

  外頭的天剛一擦亮,就有宮人來喚。趙安諾才覺睡下不久,又要起身沐浴上妝,宮人也無奈,“好歹一輩子就這一次,公主還是忍忍罷。”

  浴桶中的水,是宮人從南方尋來的柚葉,還有去年秋日裏存下的桂花,兌著水熬了,用來新娘子出嫁當日沐浴。

  換上一身鳳鸞和鳴的裏衣,又有老嬤嬤來“鉸臉梳頭”。一根紅繩在指間翻飛,輕盈間換了一副好容顏。木梳順著長發從頭到尾,老嬤嬤口中低念“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發齊眉,三梳梳到兒孫滿地,四梳梳到四條銀筍盡標齊。”就算是全了出嫁女兒的心思。

  因著皇十四女出嫁,聖上特下旨罷朝一日。待到趙安諾一切準備停當,就有坤安宮的宮人來喚,“聖上與皇後請公主移步坤安宮。”

  ——

  傅京得了聖諭,初三那日要攜家眷進宮參加宮宴。寧善擺擺手,“我還得留在寧府幫忙,聖上叫你攜家眷,我又怎好意思就這樣與你站在人前。你還是自己想辦法罷。”

  “可,聖上隻教我攜家眷,旁人卻是一概沒提的。你說,我又怎能抗旨不遵?”

  寧善苦臉,“難不成還傳進宮中去了?”

  “左右宮宴是在晚上,咱們一同從寧府過去就是。”傅京拍拍寧善,“換身衣裳,爺帶你見見大世麵去!”

  寧府滿府的紅綢,目之所及皆是一片紅。寧尚與寧善站在府門處迎客,寧儉穩坐中堂,寧慶與寧全來回奔走。柳翩翩與方夢嬌二人陪伴著老夫人慕容氏坐在壽寧院裏接待女客。

  傅京從府中出來,站在寧善身旁,“可累了?”

  寧尚轉頭望去,傅京生得高大,正好將寧善當了個嚴嚴實實。“傅大人。”傅京轉身,見寧尚正朝這邊揚手,“寧大人,恭喜。”

  “傅大人也算半個寧家人,該同喜才對。”寧尚笑道,“前幾日聽聞聖上遇刺,還以為四哥的婚事又要延後。”

  “聖上惦念著相爺,又特意吩咐了平固王爺著手督辦此事,算是聖上的恩寵。”

  二人正說著,就有人來報,“平固王爺攜王妃來賀!”

作者有話要說:  更新奉上~

☆、第一百三十四章 皇後張氏

  府中的人得了消息,紛紛起身去迎接趙安倫。

  德十今日一身粉荷色宮裙,身旁的寧喜扶著她,看起來格外的恬靜。老夫人慕容氏也是由方夢嬌和柳翩翩扶著,出門見禮。慕容氏見了德十正要行禮,卻被德十一把拉住,“母親這禮,女兒可受不得!”

  翩翩與方夢嬌也執以平禮算是拜過,慕容氏拉著德十的手上下打量。

  “王爺如今監理朝事,今兒也是奉了聖上的旨意,才得了空過來給四哥賀喜。”慕容氏連連應好,“頭前兒看著十丫頭還是個姑娘樣子,整日裏和老六打打鬧鬧,這才幾日不見,到底是嫁了人的人了。”

  自德十嫁去了平固王府,府裏上下就她一個正經主母,趙安倫又整日裏不在府中。人人敬著、捧著,原本飛揚的小性子也被慣得越發沒了管束。也隻有進了宮,或是回了寧府才稍稍收斂些。

  “王府中到底不比家裏,規矩大不說,到哪兒都有人看著,哪兒就能像做姑娘時那樣瀟灑肆意了。看得出,王爺到底是心裏有王妃的。”翩翩點頭笑道。

  德十與翩翩感情最要好,二人立刻湊在了一起唧唧咕咕說著些女兒家的體己。隻得方夢嬌攙扶著慕容氏,一群人熱熱鬧鬧的往慕容氏的康壽院去。

  相較於女人家這邊的和樂融融,趙安倫這邊就有些中規中矩。由寧謙開始,眾人紛紛向平固王行禮,整肅寂靜,絲毫看不出是要成親的喜氣。

  “各位也不用過於拘謹。本王雖是代聖上前來,到底也是本王與寧相有些私交。寧相,恭喜了。”趙安倫一身紫袍,身後僅跟著隨侍。負手而立,皇家貴氣便在舉手投足間淋漓盡致。趙安倫,不再是剛剛入京時的趙安倫了。

  寧謙作為地主,又是今晚的主角,春風得意,不在話下。

  “王爺光臨寒舍,是下官的福氣。堂內備了些酒席,還請王爺上座。”一揚手,就有寧祥與寧慶引著眾人往堂內行去。

  此時氣氛稍緩。

  ——

  宮內還有一場宮宴,就擺在禦花園的澗水亭內。

  眾宮人一路穿花拂柳,來回穿梭,擺桌添物。欽天監定好的迎親吉時是在傍晚,此時尚早,就有不少宮人為著宮宴忙亂。靈霄宮距澗水亭不遠,宮裏頭就能聽到澗水亭這邊的動靜。

  趙安諾坐在榻上閉目養神,“外頭什麽動靜?吵吵嚷嚷的。”

  有教引嬤嬤過來回話,“公主,聖上將宮宴安排在澗水亭,現在不少人都在那兒忙活呢。”

  “現在什麽時辰了?寧家人進宮了嗎?”教引嬤嬤忙道,“還早呢,花轎得傍晚才來。寧家的老爺子進宮來謝恩了,相爺還在寧府呢,聽說是聖上指了平固王爺去寧府走動,代聖上道喜呢!”

  聽到“平固王爺”四字,趙安諾有些反感。“若是沒事,便下去罷。”教引嬤嬤不知何處得罪了趙安諾,頓時噤了聲。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