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74節

  趙安倫打量了一番趙安諾,“往日總是聽聞聖上最是偏疼十四妹妹,若是聖上龍體欠安妹妹都不著緊上心的來請安,以後聖上大好了,問起下頭的人來,妹妹如此怠慢,可教聖上寒了心就不好了。”趙安諾的一席話不過是譏諷趙安倫獻殷勤,如今卻被他順著話反諷了回去,讓趙安諾頗有一種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無力感。

  “十三哥可莫要用這種誅心的話來嚇唬我。妹妹便是有潑天的膽子,也不敢輕易怠慢聖上。隻是說,妹妹的孝心不及哥哥罷了,旁的,可就是哥哥想多了!”趙安諾又將話頭引回到趙安倫身上。

  “我想,妹妹是不是對我有何誤解?我自認以前可沒有得罪過妹妹。”趙安倫麵上帶笑,眉眼間卻是清冷如斯。

  趙安諾不禁一滯,“哥哥這話可叫妹妹從何說起?妹妹可什麽都沒說啊!”二人在此交鋒半日,最後還是鳳慶看不過眼,跑來和稀泥,“王爺,公主殿下,聖上還在裏麵病著呢!”

  趙安諾冷哼一聲,“既然十三哥事忙,妹妹就不多打擾了。哥哥可是聖上麵前的紅人,誰敢耽誤您的時日!”

  趙安倫也覺得趙安諾這話裏話外帶著刺兒,一通火也發的奇怪。

  鳳慶趕忙安撫著這兩尊大佛,“姑奶奶,您就少說兩句罷,聖上要是怪罪下來,咱家可是擔不起呀!”

  以後,宮中就有人傳,永安公主與平固王爺不和,二人見麵就定是要吵的。

  兩個人後來也是像烏眼雞似的,連寧謙都無可奈何。聖上倒是明裏暗裏給他們倆當過說客,無一例外都讓這“兄妹倆”給噎的啞口無言。

  “這倆孩子,多大仇多大怨呐?”

  ——

  良九肚子隆起的高度讓柳翩翩有些驚訝,“嫂嫂,莫不會是雙生子罷?尋常婦人的懷胎八月都不會這般巨大,你這也才四五個月。”

  柳翩翩手覆上良九的肚子,滿臉的豔羨。

  “夫君給我把過脈,雖說不真切,怕也是差不離了。若是一次便中了一對兒龍鳳胎,夫君肯定要歡喜瘋了!”良九如今越發有做母親的潛質。全然褪去了以前的尖銳與猜忌,隻剩下溫和柔順。

  孩子的到來,讓良九多了期盼。她所關注的重心,不再是牧原堂與柳府,還有整日擾人的賬簿、印子錢等等,而是能夠靜下心來為孩子縫製一件小衣,。或是坐在園子裏,一邊和腹中胎兒說著話,一邊期盼著他們能快快到來。

  這樣的良九,是柳翩翩從未見過的。她一直對嫂嫂抱著敬重的態度,這個“敬”中還含著“怕”。嫂嫂太精明了,她時刻都在提防著自己有沒有說錯話,惹了嫂嫂不快。現在,她卻沒了這些顧慮。

  “唉,翩翩你也嫁進來不短時日了。上次……後來二哥可有說起心思再要一個嗎?”良九小心翼翼問道。

  柳翩翩眼神黯了黯,“二爺雖嘴上沒說,我卻是看得出,他還是很喜歡孩子的。”都說“醫者不自醫”,柳翩翩自那次小產過後一直身子虛弱,每每是寧儉各處尋了補藥來為她調理身子。看得出,柳翩翩也是著急的。

  “你也不要過於著急。這種事情是隨緣的,你隻要將身子調養好了,自然就水到渠成。”良九安慰道,“看得出,二哥心中是有你的。”

  翩翩苦笑,“若是今年還未有消息,我是不是該給二爺張羅著收房裏人了?”

  良九驚道,“妹妹,你可千萬要想清楚呀!二哥本不是重欲之人,若是你貿然行事,恐是會惹惱他。”翩翩臉上越發苦澀,“可我,若是一直這樣,二爺膝下也無所出。長此以往,實在是怕糟了婆婆嫌棄。”

  “家中母親最是通情達理,斷不會因著這事就苛待於你。姨娘也是個溫順知禮的,對夫人言聽計從,你隻管放寬心罷!”良九如今是嫁出去的女兒,麵對娘家事也是難以插手。隻得說兩句寬慰的話,勸翩翩凡事往好處去想。

  二人說一陣,歎一陣,不知不覺,外麵天色就漸漸淡了。

  柳牧原從宮中回來,順道拐到了寧府的街上,在寧府外等候良九。良九還在翩翩處說話,就有漣漪來報,“夫人,老爺來了,就在府外等著呐!”

  翩翩笑道,“哥哥還真是被嫂嫂拿捏的死死的。瞧回個娘家,都是一副緊張的樣子。生怕娘家人給拐跑了還是怎的!”

  良九佯裝怒道,“你這個頑猴子,還說我!總有二哥收拾的了你!”

  二人又笑了一陣,才依依不舍的分手。

  “我如今有了身子,不好常來看你,你也要多回府去走動走動。家裏全是些煩人的婆子,若是你不去,我可真要被煩死了!”良九拉著翩翩的手。

  翩翩趕緊“呸呸”了兩聲,“嫂嫂懷著身子,可不興胡說!”

  出了寧府,翩翩與柳牧原笑著說了說話,沒幾句,柳牧原就問到了翩翩身子調理上。

  “現在吃著什麽藥?最近我記著牧原堂在配丸藥,正好你說出來,我便叫人連同你的一起配了。”柳翩翩想了想,“大約是鹿茸養身丸和清凝丸這兩個,二爺請來的大夫都說我受了虧損,虛不受補,隻能用些溫和的慢慢養著。若是哥哥哪日有空再來與我把把脈罷。”

  柳牧原點點頭,“正好,前些日子從同僚那裏送來一副鹿茸養身丸,回頭便來帶給你。”

  良九被柳牧原扶上馬車,還不忘回頭朝翩翩叫喊,“一定記得來尋我呀!”

  翩翩抿唇輕笑,“記得啦,嫂嫂還是小心些罷!留意身子。”

作者有話要說:  總覺得寫了些有的沒的……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早朝

  蘭戈夜裏悄悄回了客棧,將包裹行李悉數打包帶走。

  無方何蘭桑蹲在客棧後頭的牆根兒上,等著蘭戈將行李扔出來。

  “接著。”頭頂上傳來輕輕一聲叫喊,無方抬頭望去,隻見一個大包裹朝自己扔來,眼見著就要砸到他的腦袋上。

  半晌,無方睜開眼,蘭桑穩穩地將包裹握在手裏,距離無方僅僅隻有毫厘之差。

  “嚇死我了!差點兒以為要被砸死了。”蘭桑放下手裏的包裹,正色道,“屬下不會讓小世子受半點兒傷害。”

  無方擺擺手,“行了,既然東西拿到手,咱們就趕緊趕路。可別再碰到那個人了。”

  三人從馬廄牽了馬,急匆匆就要出關。

  “哎,有件事兒一直想問你們,我怕那人也就罷了,你們有武藝在身怎麽也忌憚他?”半路上,無方湊到蘭戈身邊,悄聲問道。

  “小世子又為什麽怕他?”

  無方晃晃腦袋,“小爺能掐會算,那人命格不簡單,離他遠點兒方是保命良策。”又用肘戳了戳蘭戈,“戈叔又是為何?”

  蘭戈麵色凝重,“小世子回去自然知曉。”

  “看你們緊張的樣子,就知道那人身份怕是與父親相平,亦或是比父親還要高。你們喚我一聲小世子,那父親就是王侯之類的人物。王侯在哪兒都是一等一的爵位,自然是少之又少,可若是再往上就是……大王?”無方心中有了猜想,“難不成,那個公子竟是突厥王!”

  蘭戈警惕的看了看身後,“小世子慎言。”給蘭桑使了個眼色,蘭桑催馬在後麵慢慢跟著,以策安全。

  “小世子還是不想知道大王的身份?”無方定定看了蘭戈半晌,“突厥,我在宮中多多少少也知曉一些。除了突厥王之外,突厥分了四大部族……”

  蘭戈打斷了無方,“不是四個,是五個。”

  “木熊族被金狐族所滅,上下族人盡數被殺,一個不留。”蘭戈望著遠處的城牆,過了那道城牆,便是關外。

  “除了木熊族和金狐族,如今統領突厥的大王,是炎獅族首領納喇英衛,您的父親,姬鷹揚,是冰蛇族首領。還有一族,是屬下的母族,岩猿族。”

  無方對突厥並不感興趣,倒是知曉了自己的父親竟是一族首領,日後若是說了出去,倒是有麵子的很。

  “那,可是冰蛇族與突厥王一族不和?不然,你們為何如此怕他?”

  “屬下非是怕。這納喇英衛年幼便接過了老突厥王的寶座,五族之中,四族都暗地裏想鏟除這個幼王,好自己登上突厥王的王位。誰知,各族盡派了好手過去,卻不成想,無一人得手。後來,納喇英衛召開部族會議,四王發現,他們派去的人都被他掛在了王帳門口的高杆上,風幹成了人幹。後來,又行使了一係列風雷手段,四族才被勉強按下,讓他坐穩了這個寶座。”

  無方點點頭,這個年輕突厥王倒是有幾分本事。

  “屬下所知,盡是如此,剩下的,便要等小世子回去,親自問一問大王。”蘭戈頓了頓,“屬下本不該與小世子說這些,小世子便隻當不知道的好。”蘭戈小聲道。

  無方點點頭,“曉得的。”

  ——

  東方將白,隱隱現了朝霞。

  “今兒這天,怕是有雨。”寧謙換了朝服,坐在書案旁捧著一盞熱茶。

  寧祥將吃食茶點端上桌,“眼見著入了秋,這雨一旦下了,便是一場秋雨一場寒。過了晌午若是下了雨,小的便拿著傘在宮外候著。”

  “最近怎麽不見善六回來?”寧謙突然憶起很久沒在府裏見過寧善,特意問起。

  寧祥笑道,“六爺如今可是忙人。都說二爺的商行掙走了全國一大半的銀子,可這京城裏一大半的銀全教六爺掙去了!”

  寧謙有些訝然,“以前隻道這小子口才好,在商行中做個管事是頂破了大天的。沒想到做生意竟也是一把好手!”

  “那也得看做得什麽買賣。”寧祥笑,寧謙正色道,“若是花樓開好了,賺得大筆銀兩,那也算正經活計。”

  將晨食用了,寧謙看了看已經泛白的天,“將傘放到馬車裏去,若是下雨你就不必來了,讓寧二等著我就好。”

  寧祥恭聲應了。

  “相爺大人當真是公務繁忙,這都多少日子不見了,也不曉得來看看我?”宮門剛開,朝臣們皆下了馬車,往宮中行去。寧謙讓寧二將馬車趕到附近的茶棚去歇著,剛入宮門,就看到趙安諾巧笑倩兮的站在台階下。

  寧謙身旁偶有路過的朝臣,原本想上前搭話,見到永安公主在此,都十分識趣的徑直轉身離開。

  “天色還早,怎麽就起了?”寧謙的笑意深深,“聖上龍體欠安,可有請過安了?”

  趙安諾撇嘴,“今兒一早去請安,就看到趙安倫也在。不就是替聖上監國,代理朝政,以前沒見他請安那麽殷勤,現在倒是勤快的緊!”

  寧謙無奈,“多大的人了,脾氣快趕上小孩子了。快回宮去,待我下了朝,自去看你。”

  “聖上與本王交代,既然公主府已然落成,寧愛卿與永安公主的婚事,也該辦上一辦了。”趙安倫監國理政沒在聖上的聽政殿,而是換在聽政殿旁的正直閣,眾臣紛紛讚歎平固王的孝道與賢明,“欽天監與禮部可有商議出閣章程來?”

  欽天監與禮部尚書站了出來,“欽天監已擇下良辰吉日,就在下月初三。公主出嫁,禮法皆有章程,但依照聖上的旨意,是想在公主出嫁的儀程上再添,以示恩寵。”

  趙安倫點點頭,“既然聖上已有決斷,那便依照聖上的旨意辦。寧愛卿忠心為國,多些恩寵使應當應分的。”

  寧謙站了出來,長長作了一揖,“臣謝聖上隆恩。”

  “這幾日,邊關可有急報?”樞密院掌管軍事,院使站了出來,“回殿下,傳回來的驛報均無異樣,邊關平穩。”

  趙安倫長長舒了口氣,“如今聖上龍體欠安,加之剛剛與突厥一戰,國力尚未複原,無時無刻都不能放鬆警惕。”

  眾臣皆恭聲應是。

☆、第一百三十二章 竹麻紙

  寧善好容易解了禁足,正要與寧福準備出門去“群賢畢至”瞧瞧。

  “這是去哪兒?”傅京邊擦手邊進門,寧善看見傅甲手上拎著兩隻大肥蟹,“你今兒有口福了,管家是做醉蟹的高手。早點回來,不然吃不到了。”

  寧善將罩衫穿好,“你敢!好容易等到蟹兒肥了,就等著吃這一口呢!”

  傅京笑笑,從罩衫裏將他的長發拿出來,整理好衣物,“所以叫你早去早回。別在外多逗留。”

  “好了,知道了。”寧善從桌上拿起折扇,整一個風流倜儻的年輕公子。傅京看了半天,“真心想把你藏在家裏,哪兒都不許你去!”

  寧善得意一笑,“我知道自己臉長得好看,你當初還不是被我這張臉騙來的!”

  “胡說。”傅京拍了拍這張“將他騙到手”的臉,“每到晚上,我最不願意見的,就是你這張臉,太欠打!”

  ——

  金林擦擦臉上的汗水,“這幾日,小的研究過不少材料,發現這破麻片與竹片搗碎後得到的紙漿,製作出來的紙張最是細膩順滑。就是不知若是寫字又是何種感受。”

  寧善接過金林手裏的紙張,輕薄,表麵十分光滑,顏色雖微微發黃卻看著十分受用。

  “還有嗎?我可以找人幫你試試。”金林忙點頭,“有有有,很多。六爺盡管拿!”說罷,又從一處抱出一遝,“這個竹麻紙因著用料便宜,小的想著就算日後貴人們不喜歡,還可以賣給那些寒門學子,就做主多做了些。若是六爺的朋友喜歡,盡管拿去用便是。”

  寧善雖是學問不深,但僅是憑著手感就覺得傅京一定會喜歡。就連他這個每□□著臨帖的人,都十分受用,更遑論那個自詡“學問天下第一”的傅京了。

  金掌櫃樂嗬嗬的湊上前,“六爺可算是來了,這幾日好幾個客官還向小的問起您。小的隻推說您有要務在身,這才搪塞住了他們。”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