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70節

  沒過多久,趙安謨的房門被敲響。

  “那個,你會給狸奴兒洗澡嗎?”鶯鶯滿頭滿臉的水珠,手背上還有被狸奴抓傷的痕跡。

  重新燒了熱水,趙安謨抱著狸奴,一隻手輕輕抓撓著狸奴的脖頸。狸奴被撓的十分舒服,眼睛輕輕眯著。

  鶯鶯麵有愧色,“原本想好好給靈兒洗個澡,沒想到它不喜歡我。”趙安謨望了一眼懷裏的狸奴,“狸奴脾氣大,掌櫃的該順著,不能逆著。”

  趙安謨看著鶯鶯手背上的傷口,“掌櫃的還是先去看看手上的傷。”鶯鶯這才想起來被抓傷的傷口。

  “狸奴可真是難伺候!”誰知剛一說完,狸奴就睜開眼睛衝著鶯鶯眥牙,鶯鶯怕它再上來撓她,慌忙跑了出去。

  趙安謨微微一笑。

  ——

  寧善揉著腰從床上爬起來,傅京係好頸間的盤扣,“多休息休息,幹嘛急著起來?”

  “今兒還答應了人去談生意,歇不得。”寧福與傅甲端了洗臉水進來,低頭各忙各的,裝作什麽都不清楚的樣子。

  傅京理了理衣襟,“昨日寫的那兩篇字是不是又是敷衍來著?今兒再補上兩篇來。”

  寧善苦了臉,“平威,我今天很忙的……”

  傅京點了點寧善的額頭,“那就晚上挑燈來寫。”

  “……”

  寧福跟在寧善身後,“爺,咱們今兒沒有飯局呀?”

  路邊有小販兒叫嚷著賣胭脂水粉的,寧善直直走了過去,“傻子,騙人的你還真信呀?”

  “啊?爺您……”從小販兒的貨攤上拿起一盒精美的胭脂,寧善聞了聞,“我可不像你,什麽話都給傅甲說,任人拿捏。”

  寧福有些為難,“您這麽做,若是讓傅爺知道了,恐怕又要鬧起來了。”

  “哼,瞧你的膽子,怪不得被吃的死死的。恩愛些是好事,可是,事事都依著旁人,遲早有你哭的一天!”寧善從懷裏掏出一角碎銀子,扔給小販,大搖大擺的走了。

  “鬧?不怕他鬧。”寧善“唰”的打開折扇,“鬧完,該怎樣還怎樣,他又能奈我何!”

  寧福一臉不信。

  你自己還不是被傅爺拿捏的死死的!

  傅京從大理寺出來,傅甲將馬車趕到大理寺門口,“大人,回府嗎?”

  傅甲躬身請傅京登上了馬車,傅京轉身問道。

  “最近,跟著寧善的人有回話嗎,他最近都在忙什麽?”

  傅甲駕著馬車,緩緩穿過鬧市,“寧爺最近好像盤了個鋪子,近來這麽忙活,估摸著也是忙活這件事。”

  “盤了個鋪子?‘群賢畢至’都不夠他忙活,還想著賺大錢?夠貪心的,這家夥。”傅京搖搖頭,閉上眼。忙過了一天,現在正是他最疲憊的時候。

  傅甲低笑,“這個寧爺是夠貪心的。趁著滿月樓無主的低迷時期,去求了寧家二爺低價盤下滿月樓。向來這花樓就是個‘銷金窟’,開上這麽一間,十個‘群賢畢至’都是不夠看的。”

  傅京在聽到“滿月樓”時,猛然睜開了眼睛,“你剛說什麽?”

  傅甲這才驚醒自己說了什麽,“大人……”

  “查,給我查!我要知道,他最近都在滿月樓做了什麽!”

  寧善忽然覺得身後竄過一陣陰風,身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不禁打了一個寒噤。

  “嘶,最近是天涼了?怎麽背後毛毛的。”寧福看了看天,“爺,這麽大日頭呢,哪裏會冷?”

  寧善扭了扭脖子,“不知道,突然背後發涼。”

作者有話要說:  馬上就要五一了呢!

沒打算出門。

所以,不斷更~

狸奴就是貓,想必大家都懂的。

☆、第一百二十四章 現身

  武當派今日上下肅然,靜候那明劍莊莊主的到來。

  “掌教師兄,今日那明劍莊莊主真的會現身?”武當掌教撫了撫須,“名劍莊若是還顧及在江湖中的名聲,自然是會現身說法,以正聲名。”

  峨眉派掌門輕歎,“若真是名劍莊不顧忌名聲,那這武林盟主的位置,定是要易主不可。”

  二人眼中有一道精光閃過。

  “少林方丈了然大師到!”武當掌教慌忙起身,“了然師兄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了然大師低誦佛號,“阿彌陀佛。老衲也實在是好奇得緊那明劍莊莊主,不請自來,還望掌教師弟莫怪。”

  實則,了然方丈也是心中惦念著武林盟主之位,若是那明劍莊莊主真不現身,他倒是可以從中分一杯羹。

  武當掌教與峨眉掌門眉心可見一絲凝重。

  “掌教,山門外來了一行人,領頭的手持名劍莊的拜帖,說前來拜訪掌教。”武當派弟子匆匆趕來,眾人聞言一驚。

  到底是來了。

  ——

  寧儉一行人進了武當山的山門,沿途盡是探頭探腦的武當弟子。

  “二爺,這武當派上下好生不懂禮數。”寧全與寧慶麵露怒色。倒是走在前頭的寧儉擺擺手,“江湖兒女不拘禮數。”

  武當掌教慌忙帶人迎出山門,“名劍莊莊主大駕光臨,敝教真是……”武當掌教與峨眉掌門陡然一震,“寧家寧儉?”

  “名劍莊寧儉見過陳真人,澄明師太。”

  眾人紛紛大驚。

  “江湖中有傳名劍莊的謠言,原本晚輩本不想搭理。但無奈謠言越傳越盛,危及名劍莊在武林中的聲名。晚輩不站出來,是不想在眾位前輩麵前獻醜,可如今,晚輩也是逼不得已。”眾人在廳堂入座,不少武當弟子也在堂下站定。

  武當掌教陳真人與峨眉掌門澄明師太對視一眼,眼中意味不明。

  “自武林盟主推舉大會以來,名劍莊便少在江湖中行走,免不得會惹了幾多武林同道的流言。晚輩今日前來,一是想現身說法,解名劍莊之困。這二來,也是晚輩有求於眾位前輩。”寧儉抿了一口茶,悄悄偷眼看向陳真人和了然大師。

  陳真人礙於眾位弟子在場,“寧莊主有何困難盡管開口。大家都是武林同道,有困難定是要鼎力相助的。”

  澄明師太與了然大師皺了皺眉,陳真人這句話,算是將少林與峨眉一同扯了進來。

  陳真人嘴角微揚。

  寧儉似是毫無察覺一般,麵露喜色,“眾位前輩也知,‘名劍令’出世,定是要取奸臣性命。可這次遇到了些麻煩,遍尋不著這個趙安謨。晚輩是想求前輩,幫晚輩留意此人的動向。”

  澄明師太與了然大師皺眉。他們在江湖中有百年威望,一直不肯參與黨政之爭。誰都知道寧家最是在聖上麵前得寵,他們本想名劍莊是替聖上做事,不想再與寧儉多做糾纏。如今,卻被陳真人一句話拉扯了進來,二人都有些心存不滿。

  陳真人問道,“這個趙安謨可是以前的榮王爺?”

  “正是。”陳真人麵露難色,“之前聽身在京畿的教中弟子講,聖上收押先榮王在大理寺,後來先榮王越獄離開,隨後就傳出你們名劍莊的名劍令出世。”

  寧儉凝神細聽。

  “可是,武當派先祖留有遺訓,不得涉入朝廷之事。怕是,幫不上忙啊!”陳真人頓了頓,“聽聞了然師兄與掌門師妹有不少弟子在宮內供職,可教他們幫幫忙。”

  澄明師太與了然大師均是一怒,卻是在眾人麵前,敢怒而不敢言。

  寧儉從中窺得一二,心中稍定。武林中正道三大巨擎有隙,對誰都是好事一樁。

  “前輩若是為難,晚輩也是個知進退的,自然是不敢麻煩三位前輩。”寧儉放下手裏的茶盞,“往後若是前輩有需要,隻管來寧家尋晚輩。時候不早了,晚輩這便告辭了。”

  聽到寧儉這麽一說,眾人麵上均是一紅。人家來求他們做事,被他們一口回絕的幹脆,人家不僅不掛懷,還大度的說以後有事盡管來找人家。嘖嘖嘖,雲泥之別,雲泥之別呀!

  寧儉拱拱手,笑著離去。

  “哼,掌教師兄也不嫌害臊!”澄明師太振袖而去,陳真人有心辯解,卻見了然大師也是一臉怒意。

  “這個寧儉!”陳真人歎了口氣。

  ——

  寧善將和香樓的房契仔仔細細揣進荷包裏。確認四周無人後,將荷包塞進了一個大箱子中,壓進了箱底。

  合上箱子,寧善勾著唇角,哼著小曲,喜滋滋的往外走。

  待他走遠了,房間裏,忽然有道人影閃過。

  傅甲關上書房門,傅京正坐在書案後看書。見傅甲進來,傅京麵色凝重,“看見了嗎?”

  “看見了。寧爺藏了個荷包。荷包裏,是‘和香樓’的房契。”傅甲有些同情寧善,按照他家大人往常的脾氣,過不了多久,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傅京將“和香樓”三字念了好幾遍,麵上的笑容有些詭異。

  “好啊,一個滿月樓都塞不滿他的胃口,竟還想著開第二家花樓。好樣的寧善,以前倒是小瞧了你了。”

  傅甲背後有些發冷。許久不見他家大人這樣笑過了。

  傅京麵色泛冷,看的傅甲渾身一個哆嗦,“去叫他過來,就說我有話問他。”

  “是。”

  寧善這幾日正樂的清閑,帶著寧福在府裏侍弄花草。烈日炎炎,竟不覺辛苦,哼著小曲兒正費力將一株牡丹移到園中。

  傅甲是在園子裏尋到寧善的,“六爺,我家大人請您到書房一趟。”

  手上沾了一手髒泥的寧善,絲毫不嫌棄的將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叫我?叫我幹什麽?”

  傅甲麵露為難,“大人沒說。不過,大人臉色不好,六爺您多當心。”

  寧福聽聞此話,在傅甲身邊問道,“大人最近可有因為什麽發火了?”

  “我家大人從不發火,六爺您是知道的。”寧善拍了拍手,“我最近也沒做什麽惹他的事兒啊?”

  傅甲心道,您可沒少做。麵上卻是不敢說的。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一百二十五章 露餡兒

  寧善在去書房的路上有些忐忑不安。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清溪自悠然 富貴天成 春風十裏有嬌蘭 一品鼠夫人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