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69節

鶯鶯打開門,正見趙安謨的身影在門外一閃而過。

寧善揚眉,“男人?”

門外,趙安謨看清楚了,鶯鶯房間的男人是寧謙的弟弟,寧善。

“這就好辦了。”

作者有話要說:  下了好大的雨,鞋都濕了。

好餓,要吃飯。

手腕莫名很疼,怕是最近用鍵盤的姿勢不對?

☆、第一百二十二章 孤身涉險

寧儉仍不放心,思忖著有什麽法子,既不用他出麵,又可安穩渡過眼下的難關。

寧全帶著人就在外麵候著。

“寧全!”他慌忙推門進入,“爺。”

寧儉似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寧家商行這幾日多派加人手,不能出一絲亂子。另外,送二奶奶回娘家住一些時日,等這裏事情平息,我親自去接她回府。”

“是。”寧全低頭應是。

一旦二爺站了出去,勢必有名劍莊的仇敵上門,這樣,不論是寧家商行還是家人都會陷入危險之中。就為了四爺扶持平固王爺登基的計劃,就將所有人暴露在外,真的值得嗎?

寧全不解。二爺從不是鋌而走險之人。

寧儉有自己的計較。

寧家自老太爺一代,就有漸漸頹敗之勢。如今的寧家隻單靠寧謙與寧儉二人聯手撐著,仍是惹了聖上猜忌,苦苦經營才勉力支撐到如今的局麵。

若是再不思出路,怕是真的就要沒落了。

寧謙另覓良主,寧家或許會有轉機。寧儉想。所以,他願賭上性命去助寧謙,卻不願寧家商行與柳翩翩一同涉險。那日寧謙莊重的與寧儉說,寧家還要靠趙安倫來恢複往日的榮耀,寧儉也是思慮良久,才狠心應下。

柳翩翩得知寧儉要孤身涉險,麵色微變。

“二爺怎麽說?為什麽突然就要我回柳府去?”

寧全畢恭畢敬道,“二爺什麽都沒說,也是為了保證二奶奶的安全,還請二奶奶準備準備東西,盡快離府。”

柳翩翩搖搖頭,“你去給二爺回話,就說我不會走。”寧全有些為難,“二奶奶,二爺也是為了您好,您還是……”柳翩翩放下手裏的茶盞,“我說的聽不懂嗎?”

寧全一震,無奈應下,“是。”

——

傅京回府,見寧善正與寧福比劃拳腳,便起了興致,上前指點一二。

“動作雖然好看,但全都是華而不實的。若真是碰到了高手,怕是連三招都撐不過。”傅京笑道。

寧善不服氣,“好歹練了這麽久,最起碼能自保,怎麽說也比大多數人強多了。”

傅京遞給他一塊手巾,“就你這花拳繡腿的,還保護自己,不給身邊的人添麻煩,就算你厲害了。”

寧福閃到一邊,“爺,小的就先下去了。”傅甲小心翼翼護著寧福,看他身上有沒有受傷。“放心,我下手有分寸。他竄的比猴還快,誰打的到他!”寧善撇撇嘴,盡管不願承認。

傅甲笑道,“六爺還是很厲害的。”

寧善有些得意,問傅京,“有見過比我還聰明的徒弟嗎?”

“沒有,你是天下獨一份兒。”傅京捏了捏他的手,掌心微熱,還有一兩個小繭。

寧善十分得意。

老管家端著茶盞,“大家都累了,喝口茶歇歇,待會兒就要用晚飯了。”寧善趕緊接過了管家手裏的茶盞,老管家每日都是樂嗬嗬的,尤其是見了寧善更是如此。

傅甲給每人都倒了茶。

“陳伯,昨日你釀的果子酒可還有剩?平威沒福氣,昨兒沒喝上,今兒就讓他試試。”寧善拉著老管家的衣袖,看著傅京一副炫耀的樣子。

老管家一張臉上滿是笑意,“有剩,多的是。現在六爺管著府裏,我沒什麽事,聽聞六爺喜歡喝酒,這是我專門從山上采摘的酸果子,前年就泡上了,今年喝剛好。”

傅京笑道,“你倒是會籠絡人,瞧瞧府上哪個人不是向著你的。”

“向著又怎樣,到頭來一個個還不是你的人!”

老管家瞧著熱熱鬧鬧的四個人,悄悄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這麽幸福的場景,卻隻是在夢中出現了。

門外突然進來一人,“大人,出事了。”

——

氣氛有些凝重,寧儉一臉的嚴肅,“翩翩,你該讓我放心的。”

翩翩不為所動,“二爺,自我嫁給你,就沒有獨活這一說。當初咱們說好的不離不棄,我怎能讓你孤身涉險!”

“你若是跟著我,我還要分心保護你,豈不更危險?”

翩翩不說話,態度依舊十分堅定 。一時之間,二人僵持不下。

“都說名劍令出世,奸人盡除。名劍莊莊主一把青霜劍,更是斬盡天下惡賊。上回書說到名劍莊莊主在榮親王府內大殺四方,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登仙酒樓裏,說書的張大爺又在講《名劍傳》,客人們紛紛噓聲一片,要求張大爺換一個。

張大爺一拍驚堂木,“呔,你們懂什麽。我來問你們,可知那名劍莊莊主是何人?”

眾人忙問,“你知何人?”

張大爺似是十分得意,“就憑老漢我走南闖北,一雙招子可是看人毒辣得很。那名劍莊莊主雖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若是能循著名劍令出現的跡象來看,卻是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眾人大驚,“快說快說,若是說的準了,我們定天天來包你的場!”

張大爺雙手抱拳,“多些各位爺抬舉。老漢別的不才,卻是略懂些看相之術。在合著走南闖北多年積累下來的眼力,我猜這名劍莊莊主定是個家財萬貫之人。”

眾人嘩然,“如何看出?”

“世人皆知,名劍莊定然是個大門派,養著那麽多門下弟子的,首先就要有無數財寶支撐。”眾人點頭,說的在理,“但京城之中財大氣粗的多了去了,如何能得知是誰?"

“再者,名劍莊莊主定是京城中位高權重之人,或是,家中有位高權重之人。”

“如何見得?”

張大爺“刷”的一聲打開手中的折扇,“名劍莊隻斬貪官汙吏,每每清除一人,肅清朝野,為百姓謀福。若不是身在朝野,或是官宦之家,誰會有如此道義?”

眾人紛紛附和,“是呀是呀!的確如此。”

“那,依你之見,這名劍莊莊主是何人?”一人起哄喊到道。

張大爺搖頭晃腦一番,“這名劍莊莊主,正是掌管著寧家商行,寧丞相的兄長,寧儉寧二爺是也。”

“……”眾人皆默不作聲。

“老頭兒,你胡說的吧?”一男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張大爺麵色微變,“如何胡說!你若是親自在寧府外蹲著親眼看看,哪一次寧二爺出行,身邊不是跟著一大溜的高手,個個使劍。這都還不足以說明寧二爺是名劍莊莊主的?”

作者有話要說:  也不知道自己一天忙了什麽,就是覺得好累……

在公交車上,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老下雨,衣服都幹不了,好煩……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狸奴兒

柳翩翩終是戀戀不舍的回了柳府,一步三回頭,看的寧慶都有些心酸。

“爺,二奶奶那裏,小的會派人保護好。”

寧儉點點頭,“別被她發覺了,免得她擔心。”

寧慶點點頭,“是。”

武林中最近因為名劍莊中的傳聞,各家門派紛紛謠言四起。推選出來的武林盟主,竟然是一個收錢殺人的組織,這不是給武林正道抹黑嗎?

一時之間,各派均要求明劍莊莊主現身說法。吵著鬧著最凶的,當然是自詡天下正道第一的武當派與峨嵋派。

“武林推舉盟主,本意是希望能有德高望重門派號召武林匡扶正道。名劍莊雖是後起之秀,卻總是神秘莫測,讓人難窺其實。依在下之見,這個名劍莊就是一個偽正派,披著武林正派的皮,行著的卻是邪派之事,實在是讓人不齒。”

武當掌教首先站了出來,義憤填膺。

峨眉派掌門念了聲佛號,“阿彌陀佛。掌教師兄未免有些激進。如今連明劍莊莊主的麵都沒見到,何以斷定名劍莊就一個邪派?”

“師妹這是公然為名劍莊說話嗎?”眼見著二教氣氛劍拔弩張,眾派都有些惶然。

少林方丈慢悠悠站了起來,“二位也別爭吵了。若想知這名劍莊是正是邪,親自下了帖子,邀那名劍莊莊主一見,不就全都知道了。”

峨眉掌門與武當掌教二人全都噤聲。

眾人附議。

寧全將一封請帖放在了寧儉桌上。

寧儉抬起頭,“這是今日一早武當派下的帖子,說是邀武林同盟一聚,共商武林發展大計。”

“嗯,終是等來了。”

——

“名劍莊深陷謠言,若是想粉碎謠言,明劍莊莊主就不得不現身。武當已向名劍莊發了帖子,想必很快就會得知那人的身份了。”

趙安謨邊聽著來人匯報,邊忙活手裏的活計。

“主子,劈柴還是屬下來罷。”趙安謨擺擺手,“沒事了,你就先回去罷。”

來人恭聲應是。

看著眼前滿滿一垛的木柴,趙安謨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滿月樓如今靜悄悄的,除了偶爾能聽到院子外傳來幾道人聲。趙安謨仔細聽了聽隔壁的動靜,好像是鶯鶯正在逗弄新捉來的一隻小狸奴。

“快來,瞧你髒的!”鶯鶯打了盆熱水,抱著一隻黃白相間的狸奴,輕輕撫弄。

狸奴掙紮著要從鶯鶯的懷中逃脫。

“喵喵……”看到冒著熱氣的木盆,狸奴身上的毛都炸了起來,叫聲也顫顫巍巍的。

趙安謨認真聽了聽,聽出了狸奴的不滿,滿臉笑意。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安樂天下矜貴深藏不露,妾的紈絝昏君世家嫡謀大將軍的謀反日常霸官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容後傳農家記事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