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68節

  鳳慶點點頭,“柳院正,那咱們也先候著,等待召見罷。”

  “聽聞姐姐有了身孕,我這些日子沒能去看看,待到回門,我就下帖子去看望姐姐。”柳牧原點點頭,道,“有王妃娘娘惦記著,拙荊心中也是高興的。”

  ——

  寧謙出了宮往寧府走,卻在半路突然轉了方向,往城外行去。

  寧慶趕著馬車,“爺,公主殿下帶去的人可靠嗎?”

  “她的人都是心腹,還是可信的。若是消息沒錯,趙安謨跑不掉。”寧謙坐在馬車內閉目養神。

  城外有一座孤山,往日少有人煙。都是哪裏死了人,無家人收屍,便會抬到那山上就地掩埋,時日一久,那裏就變成了亂葬崗。

  前幾日,京兆府抓到一個更夫偷盜,細審之下,竟從他身上翻出了榮王的信物。京兆府尹不敢瞞報,慌忙告知了寧謙與傅京。

  聖上尚不得知趙安謨的消息,寧謙便請了名劍莊與趙安諾相助。

  到達了山下,就見趙安諾正與手下交談。寧謙走近了,趙安諾回過頭來,“還是來晚了,人已經走了很久了。”

  寧謙皺眉,“上去看看。”

  一座小屋被茂密的樹叢掩蓋著,不細看壓根發現不了。樹叢將小屋遮了個嚴實,一絲光都透不進去,青天白日的,小屋裏竟漆黑不見五指,還有著絲絲陰氣,散發出一股黴味。

  “很久都沒人住了,的確是來晚了。”寧謙看了看桌上油燈裏的油,已經幹涸,上麵還落了一層灰。

  趙安諾掏出絹帕掩住口鼻,“還以為他隻住的慣有良妻美妾的四合大院兒,想不到,他竟還有這種時候。”

  “能屈能伸,以前倒還是小看他了。”

  趙安諾冷笑,“再怎麽能屈能伸,也是個沒腦子的,四處抓瞎罷了。若是從這裏離開,他又會去哪裏,身無分文,連活下去都困難……”

  寧謙與趙安諾對望一眼,“回京城。”

  滿月樓白日裏關了門,花娘們接了一夜的恩客,如今都在補覺。後院兒,也隻有青若和鶯鶯正坐在房內聊天。

  “姐姐,咱們收進來的那個幫廚,到底是什麽來頭?不說話不吭聲,還以為他是啞巴呢!”青若坐在一旁磕瓜子,鶯鶯正拿著賬本慢慢對賬。

  “誰知道。隻要安心幹活,不惹事就成唄!”鶯鶯撥拉一下算盤,“這個黃四公子,欠了咱們樓裏這麽多銀子,到底是個什麽來頭?”

  青若翻了個白眼,“還能是什麽來頭,不就是仗著自己的姐夫是京兆尹府上的一個賬房,就敢到處使喚旁人。樓裏稍微有點兒名氣的花娘誰願意搭理他!”

  鶯鶯冷哼一聲,“那便直接找人,去他府上要錢去。連銀子都沒有,還敢到花樓來!”

  “哎喲,姐姐怕是有所不知,都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有錢的怕有權的,咱們可惹不起這個既光著腳又有權的黃四公子,他收手下可是管著一班的衙役。”

  青若將手裏的瓜子盡數放下,“要我說,越是有地位的越是要麵子。倒不如暗地裏下手,他也隻能悶聲吃了這個啞巴虧,也無處說理去!”

  鶯鶯麵露笑意,“還一直以為你就是個任人拿捏的麵人兒,想不到也是一肚子的壞水兒!”

  趁著白日裏沒人,趙安謨在廚房燒了一鍋熱水打算回房好好洗個澡。

  “哎,你幹嘛呢?”趙安謨回頭,就看見鶯鶯半隻腳邁進了廚房,眼睛四處亂瞅。

  趙安謨指了指身後灶台,“那裏有掌勺留下來的包子。”

  “你還不去休息?都忙了一夜了。”鶯鶯毫不客氣的從籠屜裏拿出還冒著熱氣的包子,吹了吹就往嘴裏送,哪裏還有當初做花娘時文靜知禮的樣子。

  趙安謨皺眉,撇過了臉不再看她,“燒熱水,洗洗再睡。”

  “還挺講究。哎,你以前身份是做什麽的呀?當大官?”鶯鶯搬了個凳子,坐在趙安謨身邊。

  熱水開始“咕嘟咕嘟”冒泡,趙安謨從灶台上拿起一柄大勺,往一隻木桶裏舀水。

  “不是,就是一個普通人。”熱氣撲麵,熏的他的臉有些紅撲撲的。鶯鶯停下了吃包子的手,看著他的臉,“要是沒有那個疤,你這臉該長得多好看?”

  趙安謨手上的動作一頓,臉色有些怪異。鶯鶯忘記了手裏還有咬了一半的包子,愣愣的看著他。

  “掌櫃的慢吃,我先走了。”鶯鶯還想問些什麽,趙安謨就已經提著木桶走了出去。他的腳步匆忙,手裏的木桶卻是一滴熱水都沒有灑出來。

  鶯鶯看了半晌才想起來,“哎呀,要問他叫什麽的,我怎麽給忘了?”

  趙安謨並未走遠,鶯鶯的嘟囔全都聽了去。嘴角上扯出一絲笑來。

  青若在一旁看的分明,見到趙安謨走遠了才小心翼翼進了廚房,“姐姐,問到了嗎?”

作者有話要說:  回寢室路上突然下雨,沒拿傘的我……

半路又去買傘……

今天室友生日~

☆、第一百二十一章 這就好辦了

  “名劍令”出世,世人震驚。

  “聽說了嗎,京城出現名劍令了!嘖嘖嘖,不知道又是哪一個貪官要掉腦袋了!”茶館裏,眾人圍坐,講述著近月來,京城中的大事小事。

  前者話音剛落,就有人嗤笑,“名劍令?畏首畏尾,藏頭縮腦的一群膽小鬼罷了,還敢自稱鋤奸揚善?”

  眾人大怒,“你是誰,你懂什麽!名劍莊可是江湖中剛剛推舉出的武林盟主,誰家好漢不讚一句替天行道!”

  隻見那人青巾纏頭,肩上搭著褡褳,像是個走街串巷的貨郎打扮,“哼,世人愚昧,你們誰見過那個名劍莊的主人了?不過就是一些嘩眾取寵的手段罷了,打著鋤奸的幌子,四處殺人揚名。說到底,不過就是收人錢財,與人消災。”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

  貨郎模樣的人從桌上拿起一個茶盞,“且看著罷,這次什麽勞什子名劍令出現,不過就是一次戲耍人的把戲。”

  京城之中,不少茶肆都出現了這麽一個貨郎模樣的人。

  ——

  趙安謨剛從外回來,關上了後院門,突然有人出現在他身後。

  一揚手,趙安謨將那人按在了地上。

  “疼疼疼,快放手!”趙安謨一驚,聽聲音儼然是滿月樓的掌櫃鶯鶯。

  趙安謨放開了鶯鶯,緊退了兩步,“掌櫃的,怎麽是你。”

  鶯鶯從地上爬起來,身上的衣衫盡是泥灰,趙安謨麵色尷尬,“掌櫃的,我……”鶯鶯拍拍手,“我就知道你不簡單。果然,你會些拳腳功夫。”

  “以後別突然出現在我身後,會受傷。”趙安謨言罷,轉身欲走。鶯鶯這次沒有讓他順利離開。

  “哎,每次都沒能問你,你叫什麽呀?總不能一直叫你‘哎’吧?”鶯鶯笑道。

  趙安謨冷冷道,“都行。”

  “什麽嘛,突然這麽凶。”

  回到房間,趙安謨做了下來,鬆了口氣,“出來。

  “主子,已經按您的意思,將消息放了出去。”來人站在趙安謨身後,十分恭敬。

  趙安謨點點頭,“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他名劍莊想殺我,也得傷筋動骨一番才行。”

  一翻掌,一塊古樸的名劍令在掌心泛著柔和的光。

  一時之間,大街小巷都流傳著“名劍莊大張旗鼓的搞什麽名劍令其實就是嘩眾取寵,其實質就是收錢辦事的暗殺組織”言論。寧謙聽到了消息,眉頭皺的很緊。

  趙安諾輕撫著寧謙的肩膀,“怕是趙安謨得了消息,他手下還有些殘餘不死心罷了。”

  寧謙搖搖頭,“照消息散布的勢頭,怕是他這個殘餘還不少。”

  “篤篤篤”有人敲響了房門,趙安諾慌忙放了手,“我就先走了。”

  寧謙打開房門,站在外麵的,居然是好久沒露麵的寧儉。

  “二哥居然難得有空來我這兒。”寧儉冷著臉,沒理會寧謙。

  寧儉隨意撿了地方坐下,“坊間傳聞都是怎麽回事?要不是寧全及時帶人遏製,怕是事情就鬧大了。”

  “前些日子因為追捕趙安謨,趙安謨可能有所防備,所以才想出這麽一招兒來。”寧謙倒了一盞茶遞給寧儉,寧儉胸中有氣,並不接那盞茶。

  寧謙笑了笑,“趙安謨以謠言保命,不正是說明他已經窮途末路,無計可施了嗎?”

  “趙安謨勢單力薄,想要在名劍莊的追捕下全身而退,並不是那麽容易。他能躲得過第一次,定是躲不過第二次第三次。他但凡有丁點辦法,也不會擅自出動自己手裏僅存的人手,來做這些事。”寧謙與寧儉細細分析。

  寧儉問道,“名劍令已下?”寧謙點點頭,“一有消息便會著人立刻去查,名劍令發出去多次,看樣子,趙安謨的確已經知悉了。”

  “你打算如何解決?”二人相對而坐。

  寧謙揉揉眉頭,“如今,偃旗息鼓已不是良策,現身說法何嚐不是辦法?”

  “現身說法?”寧儉不解,“你說誰呢?”

  寧謙撇撇嘴,“你唄。”

  ——

  寧善趁著今日出來的早,順道拐到了滿月樓去看看。

  鶯鶯開了後院門,請了寧善進來,“六爺,最近很忙?”

  寧善擺擺手,“不方便來,我今兒也隻是來看看。”

  鶯鶯請他進了房間,“樓裏一切照常,六爺大可放心。”

  “你做事,一向有數,我自然放心。”寧善抿了口茶,“你住在這兒?旁邊就是柴房,堂堂的滿月樓女掌櫃,就住在這麽簡陋的地方?”

  鶯鶯笑道,“前麵樓裏都住了花娘,一到晚上吵得頭疼。好不容易晚上能睡個好覺,這裏清淨。”

  寧善四處打量,屋裏雖是簡樸,但好在十分素雅,可見是花了心思的。

  “這幾日可有棘手的事?若是有,托人去‘群賢畢至’回一聲就成。”

  鶯鶯從箱籠裏拿出一本賬簿,“這是上個月的賬本,六爺先過目。”

  寧善接了,翻了兩頁後,前後一對照,發現出一絲不對來,“這個怎的虧空這麽多?難不成你們給客人的酒菜有差?”

  鶯鶯回道,“給客人的酒菜自然不會有差。上個月京兆府尹府上賬房的內弟來咱們這兒,拖欠了咱們不少銀兩。因著他家中的麵子,咱們又不好上門去討要,所以在做帳時,才在賬上做了手腳。”

  寧善想了想,“京兆尹府上賬房的內弟?陳師爺的內弟黃四公子?”

  鶯鶯點點頭,“正是。”

  寧善覺得有些好笑,“你們以前也是這般怕得罪人嗎?這種小角色都不敢要錢,很不知道以前的滿月樓都是如何賺的錢?”

  “以前有沈衙內在其中打通關節,任是誰,都得賣沈衙內一個麵子。現在滿月樓的東家尚不明確,管事兒的不過是個過氣的花娘,誰還會再買麵子給我們。”

  寧善想想也有理,“那便交給我,你不用管了。”

  正說著,突然有人敲響了房門,“掌櫃的,樓裏有人找你。”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清溪自悠然 富貴天成 春風十裏有嬌蘭 一品鼠夫人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