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67節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入宮

大婚第二日,德十一大早就命人開了院門。寧喜扶著她坐在正屋主位上,一身正紅的吉服,襯得她膚色越發嬌豔。

各房各院的管事都候在院外,等待王妃宣召。

德十理了理雲鬢,一支鳳銜珠的金釵壓得她有些抬不起頭來,“王爺那邊來人了嗎?”

寧喜搖搖頭,“王爺才吩咐下去,估摸著這會兒聖上還未下朝,不著急進宮。”

“那也該早做準備才是。皇後宮裏也沒有來人?”寧喜麵色一紅,“已經打發走了。”

德十倒是神色如常,“那便去喚人進來罷。”

——

寧家比不得王府,德十盡管跟著良九翩翩都學著些管家,饒是如此,見到滿滿當當一屋子的管事婆子,也是有些頭皮發麻。

“咱們王府家大業大的,到底也有顧不到的地方,全都得靠你們這些下頭的人支持著。本王妃不是不能容人的,隻要做的好,一心向著王府的,統統都有賞。若是誰生了黑心眼子,暗地裏盡做些背主的事……”德十輕笑一聲,眾人心中俱是一凜。

管事婆子們忙不迭應下了。新主子進府,也該有些賞頭,寧喜將早就備下的金餜子挨個分了下去。眾人又是一通道喜。

隨侍遣了丫頭過來,“王妃娘娘,王爺已等著了。”今兒是德十該進宮敬茶的日子,自然是要早早進宮去。

“都散了罷,若沒有要緊事兒要稟的都等明日過來。”寧喜遣散了管事婆子們,扶著德十出了正屋。

趙安倫一身玄色朝服,顯得格外威嚴。

見德十過來,趙安倫伸出手挽住了她的胳膊,“咱們早些去,見過各宮娘娘,還有些時間帶你去見見我小時候住過的地方。”

德十微微一笑。她聽寧謙說過,趙安倫的童年住在信宮裏,那兒是往年關押罪妃的冷宮,難不成大婚後第一日就要往那冷宮走一趟?

她有些惴惴不安。

“我母妃去得早,我跟著已故的嫻嬪娘娘在靈慧宮住過些日子。嫻嬪娘娘的女兒怕是與你還有舊。”趙安倫笑道。

德十想了想,“可是早些年嫁去百越的永儀公主?”

趙安倫點點頭,“四皇姐那時待我極好,我在信宮也是多承了她關照。”

“王爺是不是在外遊曆時,也去過百越?”

德十聽聞那裏盡是些長著長鼻子的象和靈動活潑的靈猴,不禁心向往之。

“去過,在那裏住過很長時日。四皇姐做了那個小國的皇後,百越君主也是十分賢明。”趙安倫嘴角有一絲笑意。

馬車緩緩行進,大道上市井小民見是大官人家的馬車,紛紛避讓。一路上帶也是暢行無阻。

行至儀宣門前,隨侍將馬車趕到一旁,“王爺,是永安公主的車駕,看樣子,是要出宮去。”

趙安倫淡淡“嗯”了一聲,“避開罷,待她走遠了再過去。”

隨侍應了。

誰知,這廂有心避讓,永安公主那廂卻是直直朝這邊行來。

“十三皇兄娶了皇嫂,妹妹還未說聲恭喜。”趙安諾挑起門簾,悠然下了馬車。

趙安倫給了德十一個安定的眼神,起身下馬車。

“多謝。這個時候,永安出宮去打算做什麽去?”趙安諾一身茜色宮裙,發髻油光可鑒,一看就是精心裝扮過的。

趙安諾笑道,“皇兄與皇嫂來敬茶,皇後也無暇管我那小小的靈霄宮,正好瞅著這個空子出去走走。”

趙安倫負手而立,“外頭怕是不安生,妹妹一個人都不帶,若是讓聖上知道,又要念叨了。”

“可不就要靠皇兄多多打些馬虎眼兒,幫幫妹妹。”

趙安倫看了一眼趙安諾,“也要早生回宮才是正經。”

“放心,皇兄出宮我也就能正好回來。”

二人的馬車交錯而過。

——

寧謙自中書省出來,往乾元殿行去。

途徑群英殿時,正看見進宮來的趙安倫與德十。他們跟前兒領路的宮女正是皇後身邊的女官雲珠。

“微臣參見王爺,王妃娘娘。”寧謙作了一揖,德十側身受了半禮,趙安倫點點頭,“不必多禮。今兒本王與淑德也是回宮見聖上與皇後,寧相若是順路,不如同行?”

寧謙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雲珠,“是。”

雲珠自那日在王府中見過野蠻如莽夫的趙安倫,打心底裏是看不起這個半路竄出來的王爺。

偏偏人家就是得了聖上的盛寵。雲珠心道,麵上也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一絲錯處。

“寧相在宮中,永安那個丫頭怎麽還往宮外跑?”德十跟在趙安倫身後,趙安倫回頭望了她一眼,笑道。

寧謙腳步不疾不徐,“公主殿下昨兒遞了帖子,要往道觀去祈福。”

趙安倫挑眉,“本王還以為,寧相在哪兒,她會是跟到哪兒的。”

“王爺說笑了。”

雲珠自二人見了麵,耳朵就一直豎著,生怕漏過一句重要的話語。見趙安倫一直提趙安諾,寧相麵帶不愉,她對趙安倫的輕蔑就更深了一分。

如此拙劣的偷聽,哪裏能瞞得過神思敏銳的趙安倫。話裏話外都是不合時宜,按理。寧相雖是定下的駙馬爺,到現今也算是外臣。在外臣麵前隨意議論未出嫁的公主,算是極其輕佻的舉動了。

德十沉默不語。

王爺如此行事,定是有他的深意。德十望了一眼寧謙,他稍落後於趙安倫,在德十眼中,二人一般的身高,寧謙比趙安倫多了一絲沉穩,趙安倫更加豐神俊朗。

轉眼間,就到了乾元殿與坤安宮的岔開的路上。

“微臣還要去覲見聖上,先行告退。”寧謙拱拱手,就要拂袖而去。

雲珠看在眼裏,打算等下盡數都告訴皇後去。

趙安倫親親熱熱的拍了拍寧謙,“趕明兒寧相可要常來本王府上坐坐。本王特意著人找了兩壇上好的女兒紅,就等著與寧相不醉不歸!”

寧謙往旁邊略挪了一步,正好躲過了趙安倫拍過來的手,“多謝王爺。微臣告退。”

趙安倫非但沒有生氣,竟還爽朗一笑,“好好好,去吧。本王等著。”

作者有話要說:  周末好快就過去了~不想上班……

心好累……

求收藏……

☆、第一百二十章 名劍令

趙安諾的馬車出了宮,沒有按照既定的路線往道觀去,反而緩緩出了城門。

守城的將士攔住了馬車,誰知從馬車裏伸出一雙素淨的手,拿著一塊古樸的令牌。守城將士一見,紛紛讓路退避。

“哎,老大,剛剛那個是什麽呀?”一個剛剛派來守城的新人問剛剛那人。

那人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剛走的馬車,“去去去,不該你問的別問。”

新人悶悶不樂轉身要走,卻聽到那人暗自嘀咕,“奇怪,名劍令怎麽會出現在這兒?”

名劍令?新人皺眉。

據傳,江湖中有一個十分神秘的組織,名喚“名劍莊”。誰都不知道這個組織中的人究竟是何模樣,這個組織究竟藏在何處。隻知隻要江湖中有惡事不平事,這個組織就會發出“名劍令”,為世人鋤奸。

這個“名劍令”出現在這裏,怕是又要出人命了。

——

皇後張氏喝過德十敬上的茶,雲珠忙不迭送上絹帕,“昨兒個內務府送來的新製式的頭麵,全都給了平固王妃,還有,上次百越送來的一串珊瑚珠子,也給平固王妃拿去。”

德十一聽見“百越”,不由去看趙安倫,見他一臉漠然在一旁坐著,便轉頭笑著受了皇後的禮,福身道,“謝皇後娘娘賞賜。”

從坤安宮出來,趙安倫手裏擺弄著那串珊瑚珠子,“她倒是有心,這都能讓她找出來。”

“皇後娘娘一貫會做人情。”德十邁著拂煙步態,嫻靜的跟在趙安倫身後。

趙安倫停下了腳步,眼望著一處高出的宮牆,“那兒就是靈慧宮,嫻嬪娘娘去了,那裏就被封了,往日裏還有些宮人常常灑掃,如今卻是完全荒了。”

德十能想到,在他小時候,得不到聖上的重視,不論是兄弟們還是各宮的娘娘們,皆是捧高踩低的,日子過的艱難可想而知。卻唯有一個不受寵的娘娘,盡心盡力護著他,給了他母妃般的溫暖,恐怕他心中早將嫻嬪娘娘當成了母妃。

“王爺,咱們還進去嗎?”

趙安倫搖搖頭,“沒什麽好看的,就不進去了。”

乾元殿裏靜悄悄的,除了更漏的嘀嗒聲,就剩下鳳慶小心翼翼的腳步聲。

“今兒老十三帶著他媳婦兒進宮,怎麽還不過來?”聖上將手裏的書放下,揉了揉眉頭。

鳳慶笑道,“回聖上,皇後見到王妃娘娘,自然是要多多囑咐兩句的。平固王爺往日裏在外頭吃的苦不少,皇後娘娘多心疼些,王妃娘娘也要皇後娘娘多多提點的。”

聖上淡淡“嗯”了一聲,皺眉不語。

“聖上莫不是頭痛症又犯了?”鳳慶見聖上麵色有些憔悴,上前關切道,“可是要宣柳院正過來?”

聖上擺擺手,“不礙事,剛剛看奏章時間長了,看著眼疼。一會兒就好了。”

鳳慶立刻叫人去沏一杯決明子茶來,“聖上要保重龍體,教柳院正過來,請個平安脈也是好的。”

“也罷,就隨你罷。”聖上想了想,應了。鳳慶立刻往太醫院行去。

鳳慶前腳剛離開,趙安倫便帶著德十到了乾元殿。

“給聖上請安,聖上萬福金安。”德十與趙安倫規規矩矩行了禮,聖上笑道,“好好好,到底是大了,成了家立了業,就該收收心好生關心關心朝事了。”

趙安倫在一旁站了,“兒臣知道以前讓聖上費心了,今後,兒臣與淑德一定會好生孝敬聖上。”

聖上點點頭,“寧丫頭是個好的,你今後可千萬不要負了人家。”

德十含羞帶怯的低了頭,趙安倫執起她的手,“是,兒臣定不負她。”

說完家常,聖上與趙安倫又將話題聊到國事上。德十不方便在旁,便先退了下去,在殿外候著。

鳳慶帶著柳牧原往乾元殿行來,柳牧原老遠見著德十,“王妃娘娘萬安。”

德十笑道,“柳院正多禮了。可是來給聖上請平安脈?”鳳慶一張老臉上滿是褶子,一笑猶如綻放的菊花,“王妃娘娘聰慧,王爺是不是正在裏麵?”

“正是,他們在商議國事,我就退出來候著了。”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