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66節

“順勢而為……順勢,而為。”手指因為用勁兒有些泛白,“姬”字也有些模糊不清。

蘭戈麵對無方有些忐忑不安,“小世子,您……”一大早,無方就敲開了蘭戈的臥房門。

“回去,現在就收拾東西動身。”

宋真君望著無方歎了口氣,“我一直以為你的推演之術已臻至登峰造極,卻沒想到,你竟也算不出自己的命數。”

無方點點頭,“弟子給世人推演世事,洞曉天機,卻總不願為自己算一算吉凶。隻因弟子明白,就算知曉,天道無常,也躲不過所有禍事,倒不如不知,豈不是自在如常?”

“你能如此想就很好。”無方恭恭敬敬行了一禮,“弟子多謝師父教養之恩。”

宋真君拾起放在一旁的拂塵,“此去為師就送你一句話,要知道‘天地人生,因緣際會’,事出有因,凡事隨緣。”

無方將這句話念了兩遍,“師父,你是要我看清局勢,靜待時機?”

“局勢如何,時機如何。去罷,往後,可沒有人再管你貪睡貪酒,你算是自由了。”

三匹馬,三個人,三道影。

一旦出了京城,就自此黃沙漫漫,再無中原風流繁華。

“小世子,大王妃還在等您。”無方留戀的看了一眼城門。高大巍峨,每年年關上麵就掛滿了宮製大紅燈籠,他每每騎在師父的肩上,看著煙火升天,互道一聲“新年好”。這些是他再也看不見,再也聽不見的。

“走罷。”無方調轉馬頭。蘭戈與蘭桑趕緊催馬趕上。

——

“嗐,兄台怎麽還在這兒?今兒城東平固王府娶妃,寧府嫁女,這麽大的熱鬧你不去湊一湊?”

“當真?這位兄台等等我,待在下關了鋪子咱們同去!”

“好極好極,正愁無人結伴。”

平固王府上下紅綢漫天,喜慶非常。

“宮裏行完禮,王爺和王妃已上了步輦往王府裏來了。趕緊再把東西都規整一遍。”聖上撥了一位宮人前來報信兒,隨侍忙上下打點起來。

德十握緊了手裏的同心結,上麵已被汗水浸濕,滿是褶皺。

“恭迎王爺,恭迎王妃。”鴛鴦繡帕阻隔了德十往外瞅一眼的想法,隻得聽著外麵山呼“千歲”,卻無緣見一眼這盛況。

被寧喜扶著行至新房,“王妃,咱們到了。”

“王爺呢?”

寧喜幫德十整理好衣裳,“外頭盡是賓客,王爺自然是去了外頭。”寧喜頓了頓,語氣中滿是羨慕,“王妃您不知道,今日您可真是威風,百姓都夾道向您叩頭。王爺今兒一身喜服,比往日更是英俊。”

這時有位宮人走了進來,“王妃娘娘萬福。老奴是奉皇後娘娘之命,前來為王妃娘娘送東西的。”

寧喜上前,接過了宮人手中的物件兒。

一塊白絹。

“奴婢告退。”宮人見東西送到,不再逗留。

寧喜握著白絹有些為難,“王妃,這……”

德十成婚前在宮中學過禮儀,成年王爺成婚時,身為後宮之主,皇後都是要送上一物。

正是那白絹。

“放著吧。”

作者有話要說:  上班還挺好的,閑著碼字~

白絹用來做什麽呢?【邪惡的微笑】

你們猜~

☆、第一百一十八章 逃犯?

良九這日正坐在園中曬太陽,柳牧原從宮中回來就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

“寧家妹妹出嫁,寧府怕是越發受聖上忌憚了。”柳牧原端起茶盞,輕輕抿了一口。

良九將一個剝好的金桔放在他麵前,“有四哥在,怎麽可能讓寧府就輕易受了聖上猜忌。四哥從小就最會揣摩聖上心思,事事都往人家心眼兒裏碰,還怕出錯?”

“就是因為太會揣摩,平固王爺這步棋才不知是對是錯。”

漣漪這時匆匆過來,“夫人,齊禦史府上齊夫人做壽,給咱們下了帖子。”

“哎喲,我都差點忘了。遞帖子的人可還在?”良九忙道。

漣漪點點頭,“奴婢怕夫人有話交代,就做主將人留在門房了。”

良九將一串鑰匙遞給漣漪,“就說我近日才有了身子,要在府裏好生將養,壽宴不能過去親自拜壽,替我向齊夫人說聲對不住。再去後頭小樓裏找一對兒的青花兒的萬福瓶,前些日子金玉軒送來的一整副的翡翠頭麵也加上,算是我孝敬齊夫人的。”

漣漪一一應下了。

“齊夫人是個厲害的,雖失了丈夫寵愛,卻能以一己之身獨擋一麵,處處落好實在是不易。家中那些姨娘們個個不是省油的燈,庶子庶女們又挖空了心思與她作對。這麽多年也是難為了她。”

良九懷著孩子,體弱虛不受補,柳牧原就特意讓下頭的人將平日裏的茶水都換成了藥茶。

“還說旁人呢,你懷著孩子還操心府裏上下,也是個厲害的!”良九掩嘴偷笑,“我有夫君的疼愛,可算不上厲害!”

“你呀!伶牙俐齒,孩子若是隨了你,我可就要遭殃了。”柳牧原笑道,“說到孩子,咱們是不是該想一想名字了?”

良九撫摸著微微隆起的小腹,“夫君可知柳家這一輩行什麽字?”

“柳家自我父親一輩很早就敗落了,我與妹妹自小就是被師父帶上山,哪裏有輩分可言。”

良九想了想,“既是如此,倒不如夫君自立祠堂,新修家訓豈不是妙哉?”

——

“滿月樓”重新開張,人們紛紛駐足在門口圍觀。

鶯鶯與青若笑吟吟站在門口迎客,望著門楣上閃閃發亮的“滿月樓”三個字,人人心中都是感慨萬千。

寧儉與寧善站在人群之中,“現在,可算是如願了?”

寧善望著掛滿紅幔,門口還高挑著一隻梔子燈的滿月樓,“如願了如願了。若是每日有萬兩的黃金入賬,那就是更遂了願!”

寧儉冷哼一聲,“別被你搞砸了才是。輕易就將這個鋪子交給旁人打理,真不知你對這到底上不上心。”

“自然是上心的,我還指著這件鋪子養老呢!”寧善笑道,“當然了,比不得二哥。若是今後和香樓再開起來了,弟弟怕是就要去喝西北風了。”

寧儉眯起眼睛,“你這話倒有趣,我何時要說開和香樓?”

“隨便說說咯,二哥不必放在心上。”

二人打著旁人不懂的機鋒。寧善略站了站,就要往“群賢畢至”去,“好歹不進去坐坐?”

寧善擺擺手,“不了。”

互道了告辭,出了人群。這時,卻有個著了一身玄衣的人慢慢擠進了人群,帶著一個碩大的兜帽。

“喲,看見沒,滿月樓招人呢!你不是最喜歡瑩瑩花娘的嘛!還不趕緊去試試?”

“我可不敢,家裏媳婦兒管的緊。”

玄衣人聽聞“招人”二字,眼神微亮。有什麽,比混跡花樓更有遮掩?

風微微吹起玄衣人的兜帽,赫然是當初逃出大理寺的趙安謨。

“請問,你們這兒要人嗎?”鶯鶯被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要。這位公子……”

趙安謨取下兜帽,露出了他的臉。

上麵有著縱橫交錯的疤痕,完全再看不出當年那個偉岸英俊的趙安謨。鶯鶯倒吸了一口涼氣,“公子,您這副樣子……”

“我可以在後麵幫忙,絕不嚇到客人。”趙安謨忙解釋道。

青若拍了拍鶯鶯,“姐姐,樓上的客人……”猛然看見了趙安謨的臉,青若大叫一聲,滿臉惶恐。

鶯鶯忙捂住了她的嘴,“真是對不住,我們這兒不招人了,您請自便。”趙安謨望了一眼青若,轉身離去。

青若眼看著趙安謨出去,拍著胸脯,“真是太嚇人了,那位公子是誰啊?”

鶯鶯白了一眼青若,“我哪裏知道,人都讓你嚇走了!”

趙安謨其實並未走遠,他轉過滿月樓,在樓後的牆根蹲下,從懷中掏出一塊幹硬的幹糧。

誰能想到,昔日吃珍饈飲佳釀的榮王,如今竟淪落到啃幹糧的窘境。

——

夜裏,才是滿月樓開始忙碌的時刻。鶯鶯單單要了一間遠離主樓的後院住下,現在她才剛剛收拾好,準備入睡。

聽著前邊兒熱鬧的嬉笑聲,漸漸夜深。

“啪嗒”輕輕一聲,在幽靜的夜裏十分清晰。

“誰!”鶯鶯猛然驚醒,坐了起來。黑夜裏,一道身影立在她的不遠處。

鶯鶯顫顫巍巍從枕下摸出一把匕首,“閣下是誰,半夜闖人房間不妥吧?”

那人動了動,桌上的燭台被點亮。待鶯鶯看清來人,不禁一愣。

“是你?你想做什麽?”趙安謨慢慢坐下,“別害怕,在下就是想找姑娘聊聊。”

鶯鶯給自己披了件罩衣,“您這聊聊還真夠嚇人的。”

“我如今無處可去,隻希望能在姑娘這裏暫時棲身。”鶯鶯往他臉上看去,“你看著有些眼熟,案犯?”

趙安謨一頓,“不是。”

鶯鶯在風月場中也算是見多識廣,趙安謨的小動作一揚樣都沒能逃過鶯鶯的火眼金睛,“殺了人,還是得罪了大人物?”

趙安謨無奈道,“在下不是案犯。”

“那就是逃犯?”有區別嗎?

鶯鶯擺擺手,“罷了罷了,管你什麽犯。後廚缺個幫手,每月月錢是六錢,做得了就留下,做不了麻煩出門記得關門。”

“有住的地方嗎?”趙安謨問。

鶯鶯指了指旁邊,“那裏有間柴房,歸你了。”

作者有話要說:  你以為他是好人?不你錯了,他隻喜歡姑娘很好看~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將軍的謀反日常霸官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容後傳農家記事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