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64節

眼鏡丟了,今天花了半個月的生活費重新配了一副……

學院組織實習,我又是被單獨分出去的一個……

莫名最近一直倒黴……

又不開心了……

☆、第一百一十四章 順勢而為

  待到眾人坐定,宋真君向那男人問道,“大人,貧道可否借那方令牌一觀?”

  男人複又從腰間掏出令牌,眼卻望著無方,無方也隻當看不見。

  “會元真君,這是我家大王的家徽。當年小世子身上也有相同的一塊,還求真君請小世子出示令牌,與大王相認。”

  男人較之女人還是頗有些頭腦,知道無方抵觸此事,幹脆直接抬出了宋真君來壓製他。

  宋真君放下手中的拂塵,接過令牌認認真真翻看。

  “若是二位大人信得過貧道,貧道倒是不介意做這個中間人。大人的這塊令牌的確與無方手中那塊相同,但單憑一方令牌就認定無方便是你們要找的小世子,是否過於草率?”

  無方也深以為然。

  女人卻十分激動,“不會認錯!小世子與當年的大王長得一般無二,身上又有大王家傳的令牌,如何能認錯!”

  宋真君望著無方皺起了眉頭,“貧道當年在觀門口撿到無方,繈褓中的確放著這方令牌,貧道也是看這孩子無父無母,身份籍貫皆無從查證,便依著令牌上的‘姬’字取了名姓。若是二位大人能夠回想起小世子身上其他特征,或許也可作為憑證。”

  無方自小就接受了自己是孤兒的事實。在宋真君的教導下,長成如今的樣子,打心底裏就將宋真君當成了父親,根本沒有認回生身父母的打算。今日,他依著推演之術,算出身世就在今日將被揭曉,本想著該來的總要麵對,但卻在見到男人與女人的那一刹那,他卻又膽怯了。

  如今,望著女人滿臉期待的看著自己,無方又猶疑了。

  男人也望著女人,這個時候,最清楚的該是這個女人,“小世子八個月大丟失的,那時奴婢記得小世子的腰間有一處褐色的印記。但時隔這麽些年,卻不知這印記是否消退。”

  女人怯怯的說。

  無方暗歎一口氣,到底還是沒逃過。

  宋真君見他這副樣子,就曉得困擾了他20多年的身世之謎,算是解開了。

  男人女人此時激動不已,起身,齊齊跪在無方麵前。

  “屬下(奴婢)參見世子殿下!”

  ——

  無方暫時不會離開道觀,他平日裏還要去欽天監當值,更不會輕易離開。

  男人女人當即決定,誓死追隨小世子,小世子在哪裏他們就會跟到哪裏。無方翻了個白眼,煩躁不已。

  那日宋真君送走英衛等人後,便著人收拾了客房,安排著男人女人住下。

  無方有一次聽聞女人喚男人“蘭戈”,才得知他們原來是異域人,女人是男人的妹妹,名喚“蘭桑”。蘭戈是無方生身父親的手下,蘭桑是服侍無方生身母親的侍女。

  蘭桑總是怔怔望著無方出神,好幾次手都差點撫上無方的側臉,駭得無方每次見她都是繞著走。

  而蘭戈,隨身佩刀不說,還每日隨著無方入宮當值。入宮是禁止攜帶兵器的,蘭戈就站在宮門前等無方出來。頂著烈日,一站就是一天,還死心眼的不知到個樹蔭下避避。連宮門處的禁軍統領都調侃無方,他倒是尋了個忠心耿耿的護衛。

  若是他們知曉這個“護衛”是異域人,怕是早就拔刀相向了。

  宋真君自那以後倒是再沒單獨與無方見麵,既不勸他與父母相認,又不表明自己對此事的看法,讓無方十分苦惱。

  “師父……”這日,無方回了道觀,好不容易找到了剛做完晚課的宋真君,猶疑著不敢上前。

  宋真君轉過身,看見畏首畏尾的無方,“往日的無方哪裏去了?”

  無方歎了口氣,“弟子如今實在是無法,還望師傅指點迷津。”

  “你可知‘觀天之道,執天之行’?往日你苦學推演之術,常將‘天道’掛在嘴邊,為何如今輪到你行這天道,卻如此執妄了呢?”

  無方有些羞愧,“師父教訓的是。弟子觀旁人之事,事不關己,自然萬話可解,如今親身曆經,卻是才知其中苦不堪言。”

  宋真君輕撫著無方的肩頭,“你一直是聰慧的,不論是學道還是功課,縱使你那些師弟們及不上你,可他們也知‘生身者父母也’,難道在孝道上及不上你師弟們?”

  “師父是勸我與父母相認?”

  “不,師父隻是想告訴你,順勢而為。”

  無方還在愣神,宋真君卻翩然離去,“如今勢在眼前,順與不順,皆在你一念之間。”

  “其實,你心中已有了決斷,又何必再來問你師父。你已動念不是嗎?”

  猝不及防,一道聲音自背後傳來。無方轉身看去,又是英衛。

  “怎麽又是你?”無方忙掩了口,看看四周無人,道,“觀門已閉,公子還請速速離去。”

  英衛笑笑,“雖說是道觀,院牆倒是低矮的很。在下一心向道,原本想密會會元真君,求他為我解惑,卻沒想到,道長也是為在下解了一惑。”

  無方皺眉,“翻牆而入,怕不是君子所為罷?”

  “求知之心若渴,道長何必拘這小節!”英衛依舊是那張溫和無害的笑臉,無方卻唯有滿心的戒備與厭惡。

  蘭戈此時找了出來,遠遠見無方在園中站定,便要上前,“小世……”

  轉過回廊,就見英衛言笑晏晏的站在無方對麵,蘭戈原本的喊聲被生生咽了回去。

  無方聽見響動,見蘭戈麵色漲紅。

  英衛笑意漸深,他們果然識得自己的身份。

  “道長,時辰不早了,請您回屋歇息。”蘭戈不敢喊出小世子的身份,硬生生換成了“道長”,倒教無方吃了一驚。

  無方擺擺手,“還有客人,不方便。”

  蘭戈立即轉身走了。無方都有些驚詫,往日他若是不按他們的要求來做,定會一遍遍念上好久,今兒怎麽答應的如此痛快?

  難不成和這人有關?無方想。眼光再望向英衛,便帶了打量與審視。

  “你若是找師父,隻管去後堂找他便是,但你身份可疑,我卻是要問上一問的。”

  英衛微微一笑,“道長隻管喚我一聲衛英便是。”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又開始腰疼了……

碼字不易,求收藏~

唉……都25w字了,收藏才20個,昨天還掉了一個……

我在想,完結這篇文,還要開新文嗎?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上鉤

  寧善隻當和香樓一事渾然不覺一般,照舊與寧儉商議盤下滿月樓,算計著另起爐灶。

  二人各懷心思,一時倒也相安無事。

  隻是那日劉修遠酒醒之後,已然忘記了與寧善在酒館簽下的房契之事,隻當是寧善請喝酒,無非是寧家拉攏與他。一時心中甚是得意。連帶著在劉府,都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劉老爺憂心想要管教,但礙於現在他與寧府有所牽連,不好涼了這個長子的心,遂省了當麵訓斥,暗地裏卻是要敲打一番的。

  傅京不知寧善瞞著他在外麵做的勾當,隻當是“群賢畢至”連日裏事忙,他也不便過問。日子久了,心中也不免生出一些不滿來。

  這日,寧善照舊要早早出門去,傅京用過了晨食,正扯著一塊手巾淨手,“又要去?”

  寧善換了罩衣,“金林新研製了造紙的法子,這幾日都要人在那裏盯著,你若是有事,隻管去忙,不必管我。”

  傅京冷哼一聲,“你倒是賺錢忙的緊,全然將府裏撒手扔了個一幹二淨。”

  寧福在一旁侍候,呐呐不敢插話。

  “倒是你,休沐的日子怎不見你好生管管帳,管管府裏頭,倒在這裏編排我的不是?”寧善不甘示弱的回嗆,傅京將手巾扔回盆裏,寧福忙一溜煙兒下去了。

  “你最近氣性兒倒挺大。”

  可不是嘛!整日裏和寧儉周旋,裝傻充愣,心累得很。

  傅京擺擺手,“罷了罷了,隻管賺你親親的銀子去,省得在我眼前看著眼暈!”

  ——

  寧善到“群賢畢至”點了個卯,就邁著四方步往鶯鶯的小院兒行去。

  鶯鶯正邀了幾個往日在滿月樓裏相熟的姐妹,在家中閑閑扯些家常。

  “往日裏有生意時,還能白得幾分風光。但到底及不上你們這些闊太太們,家中下人都要恭恭敬敬的稱一聲‘太太’,人前還能賺個好名聲。不像我們,如今隻得低聲下氣的去求以前的熟人,拿臉麵搏個出路。”鶯鶯幽幽歎了口氣,眾人紛紛勸慰。

  鶯鶯所說的“闊太太”是一個叫青若的姑娘。以前與鶯鶯同在滿月樓做花娘,因著運道好,被一個富商看重,贖了身,做了大太太,不少人都看著眼熱。

  女人就是有這樣一個心理:你若是比我好,人前說著羨慕,人後卻是要免不得說幾句壞話,平衡一下心理的。

  而鶯鶯,在與旁人提起青若時,“不過是仗著比我年輕,會伺候人罷了”。

  青若麵上笑著,心中卻直泛苦澀。加入富商家,相公對自己雖好,卻架不住家中已有了三房小妾。婆婆也是“多年媳婦熬成婆”,因著自己出身花樓,卻是個明裏暗裏使絆子的。每每一想,打碎了牙也隻能往肚子裏咽,說與旁人聽,誰又能救她出火海呢?

  鶯鶯早打聽過青若的消息,此次邀人前來相聚,主要目的還是在青若。

  “青若妹妹,姐姐這輩子怕是沒了指望,一輩子也是隻能靠著花樓過活。可眼下,卻是連個棲身之地都沒有,這可叫我如何是好?”說罷,嚶嚶哭泣的樣子,別提多麽楚楚動人。

  青若是個心腸軟的,看著昔日的姐妹,連個出路都沒有,心中也是一陣焦急。

  “姐姐莫哭。前些日子妹妹還聽聞滿月樓有意發賣出去,姐姐在滿月樓呆了這麽久,手中定是有攢下來的體己,若是能盤下一個半個的,自己扯了大旗立山頭,不是比做花娘更來錢?”

  鶯鶯歎了口氣,“我也聽說了,如今我手中,銀子倒是有,就是……”看著鶯鶯為難的樣子,眾人忙問,“就是如何?”

  “如今身邊除了你們,還有誰原意跟著我,做這等不合算的買賣。大家都巴不得早早跳離這個火坑,哪兒還有巴巴往裏跳的!”

  青若想了半晌,“不瞞姐姐,這些年,妹妹也是不敢將一顆心全都交付他人,總想著有朝一日自己也要想想法子,另尋個出路。如今這大好的機會擺在眼前,妹妹也想隨著姐姐,掙一份富貴。”

  眾人聞言,大驚。

  “青若妹妹可要三思,你家相公家境殷實,家底豐厚,若是就這般離了心,可是不值呀!”

  青若搖搖頭,“原本以為嫁了人,就離了火坑。卻沒想到,竟還不如在火坑時自由。離不開便罷,若是離了,也要及早作打算才是。”

  眾人皆唏噓不已。

  鶯鶯見大魚上了鉤,餘下的都是些零零星星的小雜魚。果然,青若一說加入眾人也紛紛說願意助鶯鶯一臂之力。

  就這樣,寧善盤下滿月樓後,初步的計劃已經完成一二了。

  ——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