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63節

寧善撣了撣衣袖上剛濺到的泥點子,“你我倒是巧,可你倒是不巧。我二哥今日出了城,你怕是找不到他。”

劉修遠的麵色一凝。他要去找寧儉的事除了他與寧儉,不會再有第三個人知道。寧善是怎麽知道的?轉念一想,劉修遠以為寧善是替寧儉而來,心中的警惕稍減了幾分。

“六爺說笑了。二爺貴人事忙,哪兒像我們這些小門小戶的。”

寧善望著街邊有家酒館兒,賣酒的老板娘容貌倒是好生俊俏,“相逢即是緣,既然今日與劉大少爺碰上一麵,不喝杯小酒佐些小菜,可就對不起這緣分了。”

劉修遠點頭,道,“六爺說的極是,您先請。”

——

滿月樓今夜又是黑燈瞎火的。自打沈衙內死了,滿月樓就日日歇業,不見往日一入夜就梔子燈高高掛的盛況。

不少恩客走到滿月樓前,歎一回可惜,轉身往花柳巷子去。再一看見關門的和香樓,又是歎一回。

這似乎,幾日來已成了常態。

寧善還能清醒的自己出了酒館兒,而劉修遠卻是人事不省,全靠隨侍好生扶著,才勉強站著。

“回去給你家少爺熬上一碗濃濃的醒酒湯,灌下去保準明日頭不疼。”寧善摸了摸袖中墨跡尚濕潤的房契,笑道。

隨侍道了謝,忙扶著劉修遠回了府。

寧福見著人走遠了,才上前道,“爺,咱們這麽做,不是擺明了從二爺手裏截胡。開罪了二爺,咱們還能有好果子吃嗎?”

寧善拍了拍衣袖,“怎麽算是截胡,他要花樓,我要房子。他是東家,我還是屋主呢!”

寧福歎了聲,卻見寧善不往傅府方向走,倒向著寧府走去。

“爺,天兒不早了,咱們現在不回傅府去?”寧善搖搖頭,“還有個人咱們得見見。”

鶯鶯今年剛在滿月樓掛了牌,開臉成了花娘。原以為好日子要來了,費盡心思的要奪那花娘的魁首。人算終究不如天算,卻沒料到魁首還沒個影子,東家倒是先死了,滿月樓歇業,她現在整日縮在一處小宅子中,偶爾接些散客,掙些散碎銀兩,聊以度日。

她正對著外頭的日頭引針,衣袖上有一處不小心被刮破了。她從滿月樓出來,身上的盤纏帶的少,侍奉的丫頭也不知道被誰帶走了,她現在隻能凡事親曆親為。

忽聽院門被人敲響,嚇得她手一哆嗦,剛引過去的絲線,又被扯了出來。歎了口氣,鶯鶯起身,在院門後輕問,“哪位?”

“寧家寧善是也。”

鶯鶯驟一聽見這個名字,心髒一緊。恍惚還是之前那個在寧家商行,替她解圍的小夥計,也依稀記得那個常來捧她場的寧家六爺。往事一幕幕浮現眼前,都讓鶯鶯唏噓。

開了院門,依舊是那個風度翩翩,時常掛著笑意的寧六爺。不同以往的是,似乎又高了些,容貌比以前更加俊俏。

“六,六爺。”鶯鶯怔怔看著眼前的寧善,寧善收了折扇,輕輕打在鶯鶯的腦門上,“怎麽,這才多少日子,你就不認得我了?”

語氣輕鬆熟稔,仿佛他們見麵還在昨天似的。

“不,當然認得。奴家怎的敢忘!”鶯鶯心中激蕩,麵上也顯出幾分局促來,“奴家這裏,簡陋的很,不敢汙了六爺的眼……”

話還未說完,就見寧善推門而入,“怕甚麽,我還是寧六的時候,也沒見你這個樣子。”

鶯鶯忙跟了上去,又是端茶倒水,又想著找些銀兩托鄰居置辦一桌酒菜來。

寧善按住了她,“不忙,今日有事來尋你。”

鶯鶯有些疑惑,“尋奴家?”寧善笑了笑,“六爺隻管吩咐,隻要奴家幫得上忙。”

“我要你,重開滿月樓。”

寧福有些不放心,“爺,就憑鶯鶯花娘一人,當真能成事?”

“不要小看她的手段。能用一年的時間就能在滿月樓站穩腳跟,她在背後可是動了不少心思的。”寧善打開折扇,上麵繪著一幅山水丹青,倒過來看,那山水直飛衝天。

作者有話要說:  中午吃撐了,晚飯完全沒多餘的地方盛的下。繞著學校走了一圈~

撐死我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 身份成謎

天色有些陰沉,眨眼的功夫就烏雲遍布,空氣都像十分沉重似的。

在外行走的人們都覺得像是汗水悶在身上,發散不出來。著實讓人煩躁不已。

京城中都在咒怨這惱人的氣候,卻有一處清涼沁人,若是有旁人在,定是要歡喜上打個滾兒的。

無方盤腿坐在靜室中,雙眼緊閉,雙手在胸前結成一個詭異卻又微妙的手印。隨著他一呼一吸,手印也緩慢變換著,當感到體內真氣循環一周天後,方緩緩吐了口氣,從修煉的狀態中退了出來。

靜室中置了冰,專門留給道觀弟子夏日時靜心打坐修煉用的,但現在隻要無方回了道觀,靜室似乎就成了他專用的修煉室。據說,這個特權是他贏來的。

門外候著的小童聽到無方的動靜,忙開了門,“爺爺,觀外有人求見。”

無方抖抖身上的道袍。在靜室呆得久了,身上的衣裳都透著一層寒意。

“這就奇了,竟還有人求見我?”大概從沒人這麽客氣,熟悉的人向來都是直接入觀,在他宿處等候。

來者何人。無方掐著指頭演算了一通,麵色有些不豫。

小童問道,“爺爺,可要見他們?”

“該來總會來的,見一見罷。”

——

突厥人向道頗多,巫奇在一次閑逛中偶見京城鬧市中有一道觀,頓感神奇。回去便與英衛講了,二人今日左右閑來無事,便來尋一尋這所道觀。

臨走前,英喬剛備好一些茶點。英衛想了想,“不若跟我們一同出去走走?”

英衛喚來寧香,尋了一頂兜帽來,將她的臉嚴嚴實實罩了,三人才往鬧市走去。

無方出了觀門,見一男一女遠遠站著,不由麵色一沉。

“無量天尊。二位來尋貧道有何事指教?”口中說著指教“指教”,麵上卻是十分傲慢無禮的很。

那男女也不氣惱,隻拿一副難抑激動的樣子對著他。女人上前,握住了無方的手,“是小世子!那眉眼,跟大王當年的樣子一般無二!小世子,奴婢可算找到您了!”

無方退後一步,手也從女人的手中抽出。

“二位若是來認親的,怕是走錯地方了。貧道不認得什麽小世子。”說罷,轉身欲走。

男人這時才慌了神,“等等!”

無方腳步一滯,無奈轉身,道,“二位還有何事?”

男人從懷中掏出一方令牌,上麵一個篆體的“姬”字格外顯眼。

“不知道長可有見過這方令牌?”無方渾身一震。

男人見無方的麵色有異,心想事有轉機,一扯女人的衣袖上前,“小世子,屬下終於找到您了!”

無方有些惱怒,“我不是什麽勞什子的小世子!”

話音剛落,觀門裏傳出一道聲音,“無方,不得無禮。”

觀主宋真君慢慢行出,仙風道骨,白髯飄飄。

“平日裏的靜心打坐都修到哪裏去了?這般沉不住氣。”無方呐呐的應了,垂手站在一旁。

男人與女人皆是肅然,行禮道,“會元真君。”

宋真君向那二人回禮,拂塵青絲微揚,“二位大人還請入內,喝些茶水詳談此事。”男女二人點點頭,卻都看向無方。

“姬無方,你也一同過來。”二人聽得名字,眼中皆有喜色。

“爺,那人竟好生眼熟!”無方轉身望去,不正是那日潑他一身酒釀圓子的那對兒主仆嘛!忙用衣袖遮了麵,就想往宋真君的身後躲去。

巫奇手疾眼快,一把將無方像個小雞仔似的拎出來,“哎,你不就是那個沒禮數的小子嘛!”

無方麵色漲紅,“別,別亂說!”男人女人皆是一怒,“何方宵小,竟敢對我家世子無禮!”

男人女人都帶了隨身佩刀,此時刀都出鞘半寸。反觀巫奇,一隻手將無方拎起,卻是毫無防備的樣子。

英衛拍了拍巫奇,“將人放下,莫嚇著人家。”

一見到英衛,男女二人開始麵色有些古怪,對視一眼竟都不約而同的收了戒備,刀也完全入鞘。

巫奇見到那二人的佩刀,不由“咦”了一聲。英衛也將二人的古怪行徑收入眼中。

“原來該稱呼一聲道長,上次多有得罪了。”英衛笑道。

無方整整衣襟,心不在焉,“好說好說。”

“二位光臨敝觀,不知……”宋真君口中問著英衛,眼卻看著無方。

無方忙擺擺手,推說自己不認得他們,不是衝他來的。

“弟子平日一心向道,今日前來特來拜訪貴觀,望能得大師指點。”宋真君點點頭,“那二位還請入觀稍候,貧道還有些俗事處理。”

英衛行了一禮,“全行大師方便。”

——

靜室剛空了不久,不久又“咯吱”一聲打開了門。

小童正在裏麵感受這冰涼,樂的在裏麵打滾兒。乍一看見有人進來,手忙腳亂要爬起來。卻不料道袍寬鬆,踩到了衣帶,摔了個狗啃屎不說,身上的衣裳也鬆散開來。

無方不厚道的笑出聲來,小童漲紅了臉,“爺爺……”

男人幹脆裝作沒看到,女人卻笑了出來。

宋真君一揮拂塵,“還不快備茶去?”麵帶笑意,和善而又慈祥,誰又能料到,年輕時宋真君卻是個殺伐決斷的常勝將軍呢。

另一邊,英衛等三人在禪室落座。早有小道長過來接待,端上了一壺茶水。

“爺,他們……”英衛一抬手,製止了巫奇繼續說下去。

悠悠呷了口茶,“回去再說。”

小道長眼皮都沒抬,隻快速規整好東西就退了出去。

英喬隻在一旁靜靜聽著,不言不語。英衛順手遞給她一杯茶水,看她乖順的在一旁喝茶。

“不管他們是誰的人,既然認出來了,總有一天會表明身份,急什麽。”巫奇點點頭,不再言語。

英喬希冀從他們的言語中聽出些許關於他們身份的蛛絲馬跡,想不到他們說話雲山霧罩的,讓人摸不著頭腦。

剛才他們在說誰?他們又是什麽身份?他們到底隱藏了些什麽?

還有,這兩個人究竟是誰?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掉了一個收藏……傷心~

本來看文的小仙女就少……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駙馬請克製她這般好顏色帝後私房事記深宮女神探醉春光陛下見我多嫵媚農女為後後妃保命準則夫人的前夫回來了督主的寵妻之道日常翻牆的小侯爺太傅套路有點深夫君人設崩了王妃要嬌寵胭脂奸臣之子縣夫人探案手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